banner
10 月 24, 2020
81 Views

男子臉色微微柔化了下來。

Written by
banner

“我父親生前便是拜入離山陰陽師秦凱門下,習得陰陽術。”

“喲呵……你爸是我爸的徒弟,那你還得叫我一聲少爺了。”

男人看向駕駛座上的秦陽:“秦凱是你父親?!”

“嗯。不過,我怎麼不知道他還收了一個徒弟……所以你到底叫什麼名字?”

“……在下高子騫。”

“哪個子?”

“子醜寅卯的子,不騫不崩的騫。”

秦陽點頭,打好方向盤。

蘇婭那邊已經調出了地圖,秦陽等紅燈的時候瞥了一眼。

“這麼遠?蘇婭,從我褲袋裏把那個手機拿出來,打回去,開免提。那鬼現在就在作祟了,我怕等我們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蘇婭點頭,湊過來,小手伸進了秦陽的褲兜。

伸進去之後,她明顯臉色一怔。

“淡定。”秦陽面不改色地提醒。 秦陽的每個褲袋都是特別加工過的,就是爲了能裝不同的道具。這褲兜除了之前姜浩澤跟他住在一起的時候,叫他收衣服時看到過,別人都不曾見識過。

褲帶裏層層分隔,還有防水層,功能齊全。蘇婭伸手進去,正好摸到了那些內袋,才感覺到詫異。

這哆啦a夢的萬能袋似的褲兜真相就是如此。

蘇婭很快回神,掏出了手機撥了回去。

很快,那邊就接通了。

蘇婭按了免提。

“沙沙……秦大師……沙沙……秦……沙沙……救命……”

背景聲音非常嘈雜,能夠聽得出當事人在拼了命的跑。他的旁邊還有一些尖叫,還有慘呼。那些都是恐懼到極點才能發出的聲音,聽着就讓人毛骨悚然。

秦陽本來還想說點別的,聽到那邊的情況,當即皺眉。

“把手機湊過來。”

他提示蘇婭。

蘇婭拿着手機湊到他旁邊。

“這位先生,手機開免提,讓鬼聽到,快。”

秦陽一邊看着路況,一路加速,嘴裏當即吟誦出一串鬼文。

手機那邊的聲音頓時安靜了下來,只剩下不少人奔跑之後,又因爲驚恐到極致發出的古怪喘氣聲。

秦陽就這麼一路念着鬼文,朝着目的地飛快開去。

他還真從來沒去過那麼遠的地方。他們這邊離梨花村,上高架也要一個多小時。

整整一個多小時,他嘴裏一點都沒停下過,車子也開得四平八穩。

他看了看後視鏡裏的高子騫,得意地挑了個眉。

高子騫面色一僵,扭頭看向車窗外。

嘖……這反應能跟蘇婭最開始的一比。唔……跟之前那個葉飄飄也有的一比。

在村口的一棵老槐樹下熄火,秦陽接過手機,下車。

天色已經黑得不能再黑了。伸手不見五指,秦陽掏出另一隻手機,打開手電筒照明,深一腳淺一腳地朝着梨花村走進去。

陰氣波動就在這個村子裏面。秦陽一邊念着鬼文,一邊打量周圍。

這是一個早就沒落的村子,不知道爲什麼至今沒有拆除建新。現在看來,就是因爲鬧鬼了纔沒人願意靠近。

真不知道,打電話的這位二十來歲的小夥子,到底是多麼想不開纔會來這裏……這就是作死啊。

一邊靠近,一邊感嘆——這邊的土坯房都能跟他老家那邊的相提並論了。

秦陽三人很快來到了陰氣集中的地方。

繞過幾個房子,眼前出現了一個還算完整的平房。

黑暗中,秦陽手中的手機便是唯一可以看清事物的光源。

依稀能看得出,這像是一箇舊時代的私塾學堂。房子前面有三層臺階,臺階上還仰躺着一個生死不知的男人。

三人當即上前,蘇婭探了男人的鼻息。

“還活着。”

秦陽眼神示意把他架起來,繼續往裏走。

所有人都在這個學堂裏面。

旁邊的高子騫正想上前幫忙,卻見蘇婭一把架起那個男人,面如常色,面不紅氣不喘。

秦陽跨過門檻,朝裏走去。

他念了一個多小時的鬼文只是最基本的定魂咒。因爲沒有定身符,秦陽只能不停地念着定魂咒,才能讓那個正在做祟的鬼魂暫時定住身形。

走進學堂,正面就是一個屏風。這屏風看上去非常老舊,上面的圖畫都已經褪色了。

可吸引他們的不是因爲屏風本身,而是上面的血手印。

一串血手印,有大有小,看上去還很新鮮,像是剛按上去的。還有血跡在緩慢往下流。

死寂中,只有秦陽一個人的念着定魂咒的聲音響起。

順着血手印走過去,繞過屏風。

啪——

一個嶄新的手印突然出現在秦陽三人的面前。就在秦陽的腳尖前面。

突然出現的手印,就連秦陽都被嚇了一跳。

在他的定魂咒下還能動彈的鬼魂,他從來沒有遇到過。

這手印很小,就像是剛剛出生的嬰兒的手印。秦陽心頭一跳。

鬼嬰麼……

啪!

又是一個手印,又是那個大小的。

是鬼嬰無誤了。剛出生就死亡的嬰孩往往含有極大的怨氣。但怨氣大到能在定魂咒下繼續動彈的,確實厲害。

只不過,這個鬼嬰此刻不在他們眼皮底下。這些只是那個鬼嬰很早之前就完成的小把戲罷了。

啪……啪……

這個小手像是在給他們指引方向。

眼前是一個轉彎處。秦陽能聽到自己的定魂咒正從拐彎處傳來。看來,打電話的那個人就在這彎道後面了。

大步走去,只見地上趴着三個人影。

秦陽一時不察,差點一腳踩到一個人頭上去。

他及時收腳。

腳是收了,口中的定魂咒卻也斷了。

幾乎在瞬間,整個學堂裏的陰氣再次涌起,殺氣洶涌。

“啊——救命啊!”

三個撲倒在地的人影像是腳上被什麼東西纏着似的,被飛快地往後拖去。離秦陽最遠的那個女人尖叫着,直接被拖進了一個屋子。中間那個男人一手死死抓着手機,也叫得慘絕人寰,不受控制地被那個屋子吸去。

離秦陽最近的一個人伸手死死扣住秦陽的腳踝,整個身子都被拉直了。

“鬆手!我是來幫你們的!”秦陽差點被這股力量拉得摔倒,掙脫了兩下,可地上那人早就害怕到了極點,根本聽不進去他的話。

正無語間,身後猛地竄出去一個黑影,飛快衝進了那個作祟的鬼屋。

秦陽臉色頓變:“不能進去!”

高子騫這個傢伙,一看到有鬼魂就什麼都不管不顧了,也不想想他的那點本事,能不能對付得了那屋子裏的鬼魂。

把通話的手機飛快揣回兜裏,直接取出一張藍符,俯下身子一掌震開那雙手,飛快衝向那鬼屋。

他能確定,裏面不止一個鬼嬰。

這洶涌的鬼氣,少說也得有兩個……

來到大開的鬼屋門前,側頭看向裏面。

接着手機的一點光,他看到了裏面一片腥紅,一股腐臭味當即撲鼻而來。

在一片腥紅之中,他看到了在地上爬的鬼娃娃,還有一個俯身、正打算把手插進高子騫胸口的女鬼。

“住手!”秦陽當即豎起眼睛,按着手中的藍符,雙手飛快捏起復雜的手訣,口中飛快念過一串咒文。

“去!”

藍符當即自行朝着女鬼飛去。 這絕對是一個有着好幾十年道行的女鬼。

而且,這個女鬼殺過的人絕對不是一隻手數得過來的。

女鬼長髮枯亂,垂在臉側,雙目流血,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的。她的雙手染着血——剛纔屏風上一大一小的手印,大的那個想必就是她的了。

藍符飛快朝着她飛過去。

女鬼眼神清明,雙目漆黑沒有一點眼白,還泛着兇惡的紅光。她反應非常靈敏,注意到藍符的特殊,第一時間避開,當即出現在秦陽面前。等秦陽意識過來的時候,她枯瘦如白骨的手已經伸到了他的脖子面前。

鏗!

如金屬碰撞的聲響當即迴盪在這個不大不小的鬼屋之中。

蘇婭出手了。

她如鬼魅般出現在秦陽的面前,攔住了女鬼對秦陽的攻擊,一人一鬼當即大打出手。

她們每一次交手,都能發出如金屬碰撞的聲音。每一聲都讓秦陽聽着心裏撲通撲通地跳。

蘇婭這骨頭該不會是什麼鈦合金打造的吧,戰鬥力也太強了!

現在不是感慨的時候,他當即衝了進去,繞過那個在地上亂爬的鬼嬰,一把拎起高子騫,四周環視,地上還有五個青年男女四仰八叉地倒着。

五個男女有四個已經暈死過去。

秦**本無法把他們快速帶出去。

高子騫面色有些慘白,但還勉強保持着鎮定。秦陽看向他:“護住他們。”

說完,轉身,一手亮起橙光,穩穩地抓住了那個亂爬的鬼嬰,另一隻手飛快伸進褲兜裏,抽出一張黃符直接貼在了鬼嬰身上。黃符當即變大,把鬼嬰的身子包得嚴嚴實實。

“哇啊——”一聲嬰兒啼哭的聲音驚動了那邊打得不可開交的女鬼。

女鬼轉頭看向這邊,秦陽已經控制住了鬼嬰。

“再動手我現在就把這個孩子滅了。”

女鬼狠狠地盯着他,獠牙染血,衝着他如野獸般怒吼了兩聲,可最終還是不敢再動手。

秦陽心跳劇烈,一刻也不敢放鬆。

“蘇婭,把這些人都帶出去。在屏風外面放着。”

這些人中,有幾個都已經被嚇得失禁了,那股惡臭味到讓這裏更加難以忍受。

蘇婭和高子騫兩人當即把在場五個外來者帶出去。

女鬼放棄跟蘇婭的打鬥,僵硬地一步一步,朝着秦陽緩緩走過來。

“把我的孩子……還給我……”

如野獸般的聲音,依稀能辨認出在說什麼話。

鬼嬰的啼哭聲響亮,秦陽頭疼不已,直接給了他一個禁言術。終於,整個鬼屋總算是安靜了下來。

“站住,不準再過來了。”秦陽威脅道。

女鬼站在原地,死死看着秦陽手中的鬼嬰,臉上竟然露出了一個慈母般的心疼與急切。

真是沒想到,都過去這麼多年了,這個女鬼身上血氣滔天,竟然還能保留着一點人性——她對孩子的疼愛,這點母愛竟然還保存着。

等到蘇婭兩人把裏面的人都帶出去之後,秦陽這才稍微放鬆了下來。

再次看向眼前的惡鬼,他心中有了判斷。

對於這種身上已經揹負了數十條人命的惡鬼,他根本沒必要繼續多說什麼。

直接超度就好了。

“等一下!”

突然,一個不屬於女鬼的聲音在這間鬼屋中響起。

秦陽心中一凜,當即掐緊了手中的鬼嬰。

“不準過來!”

他口中念動咒文,使得自己旁邊形成一圈鬼魂無法靠近的防護罩。

再次看向聲源,只見得鬼屋的最角落爬出來一個男鬼。

這裏……竟然還有一個鬼!

看男鬼身上的打扮,金絲邊框眼鏡,中山裝,果然是上個時代的人物了。他的後腦勺處有一個洞,看來這就是他的死因。

男鬼走出來,卻沒有第一時間看向秦陽,而是看向了女鬼。

“翠兒,收手吧。正好有個陰陽師父在,我們一家求求他,把我們超度了吧。”

這竟然還是一家子的鬼。

秦陽看向女鬼,只見她的臉上煞氣漸漸褪去,露出了正常的模樣。

褪去了煞氣,這張臉竟然還不錯看。眉清目秀的,黛眉彎彎,朱脣鮮紅,十分好看。

真是沒想到,就是這麼一個美豔的女鬼,竟然能如此殘忍地殺人不眨眼。

秦陽冷聲看向男鬼:“事到如今,你們還有什麼話想說的。這女鬼身上至少有幾十條人命。這種罪孽足以去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不要跟我說這些是有原因的,難不成幾十個人都跟你們有血海深仇不成!?”

男鬼點頭:“大師,我們知道我們有罪,但是這件事確實是有內情的。還請行行好,給我們一個機會,把當年的冤案說出來。說完之後,我願與我妻子一同承受十八層地獄的懲罰,只求您能饒了這個孩子。孩子剛出生就被他親生父親摔死了,實在是太可憐了。”

秦陽眉眼一挑。

“你們不是一家三口麼,怎麼這孩子還有個親生父親?”

不料他只是這麼一問,女鬼原本已經恢復平靜的臉霎時間變得狂躁不安,又露出了青面獠牙,好不恐怖。

她仰天長嘯一聲,就要朝着秦陽撲過來。

“翠兒,不要!”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