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8, 2020
70 Views

景奇武感受一下體內的力量,那是杠杠的蛻凡境真元,在丹田竅之中,猶如汪洋一般洶湧澎湃,生生不息。

Written by
banner

力量是無窮,是真的!

那麼為毛,剛剛自己調動力量的時候,竟然是調動不出去???

景奇武無法察覺夏母神異的神通,下一刻,林帆便已經再次殺來,手中長槍一捅,恐怖的玄火瞬間凝聚成了一個點。

「玄火點星!」

林帆一槍點在景奇武的身上,由玄火凝聚出來一點火星,頓時便被轟進了景奇武的體內。

身影不停,林帆手中金銀長槍一捅,瞬間就在景奇武的身上捅出了一個血洞,鮮血直流。

「啊!」

景奇武一聲慘叫,一掌拍出,憑著那僅有的肉身力道,把金銀長槍給撥到一旁去。

(本章完)百镀一下“最強狂武帝王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而他在那股碰撞的力道之下,整個人從而降,直接砸在霖面上,塵土飛揚,形成了一個人形深坑。

「老祖!!!」

剛剛從靈脈當中出來的景秋看到這一幕,頓時就被嚇傻了,自家的老祖,竟然被人用槍挑了?!

沒來由的,景秋內心發寒。

自家的老祖那可是蛻凡境五重啊,整個古萊府的絕對強者,誰人能及,誰人能擋其威勢!

可是現在,他竟然被挑了?!

「啊!老祖~啊……」景秋心中悲憤大叫,就要轉身逃跑,心裡發誓,老祖你就放心地去吧,孫兒日後會為你報仇的。

然而下一刻,一道血人身影就從深坑之中竄出,一閃之間,就落在了景秋的身邊,一手把他拎起,直接往遠處逃去。

「噗嗤!」

不過剛剛逃到半空,被林帆轟進景奇武體內的火星,瞬間就炸開,成了熊熊的玄火四散燃燒,在他的體內肆虐。

「啊啊啊!!!」

景奇武凄厲慘叫,張嘴便是噴火,這麼的一會兒,他體內的經脈都被燒毀了不少,一股烤焦聊氣味。

不過在景奇武反應過來之後,他便動用無盡的丹元氣,把這股玄火給鎮壓下去,身影接著亡命狂逃,消失不見。

林帆持槍的身影一頓,眉頭輕皺:「玄火竟然都被他壓住了?!」

他略微思索,還是轉身返回,不再追過去,畢竟他的實力其實還是不如景奇武的,只是有著夏母的相助,他才能夠力壓景奇武一籌。

「老王爺逃了!!!」

「快逃!快逃!」

「啊啊啊,快點走!」

在景奇武逃了之後,景親王府中,一道道的惶恐萬分的驚叫聲響起,瞬間引起了恐慌狂潮。

看到景奇武都逃了,景親王府之中,那些衛士以及奴僕們,也都跟著屁滾尿滾地,往王府外逃去。

這個時候不逃,他們留下來也只是找死。

「這夏族,好可怕的實力!」

看到景奇武竟然毫無還手之力,就被林沖給擊敗,柳若藍頓時便瞳孔微縮,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她的目光隱晦地打量著林沖,卻是眉頭輕蹙,心裡孤疑:「他的實力,真有那麼強,能夠把景親王府的老祖擊敗?」

不是柳若藍多疑,而是就憑著她那敏銳的觸覺,她並沒有在林帆的身上感受到威脅福

反倒是……

柳若藍的目光落在了夏老爺子,以及夏母的身上,在這兩人中,她倒是有一股若隱若現的威脅感,而且還很強。

「那是夏肘的母親以及爺爺?」

柳若藍眼中冷聲冒閃,想到了那名驕縱英才的少年,內心不禁是有些複雜,五味雜陳。

想到了夏肘,柳若藍的目光搜掠,確實是沒有發現夏肘的身影,這讓她心裡更是微動:「傳聞在地靈脈出現之前,他便已經消失了。」

「就是不清楚,他去了哪裡。」

柳若藍思索了好一會兒,最後咬咬紅唇,眼色不甘,身影還是慢慢地退去。

對上夏老爺子以及夏母,她沒有必勝的把握。

甚至是有所預感,哪怕是自己爆發出絕脈劍體來,也不一定能夠勝得了兩人。

思前想後,她還是沒有冒險出手。

「她走了!」夏母目光一瞥,對著夏老爺子以及夏父輕道。

「這女娃不簡單啊!」夏老爺子頗有感慨道。

「為什麼放她走?她們柳家,當初可是被肘兒趕走磨西城的,她的爺爺與父親,更是被肘兒廢了修為,這樣放走她,只怕是有禍事!」夏父眼中卻是殺機一閃,也有些不解道。

「一個女孩子,殺什麼殺!」夏母卻是瞪了他一眼,一個女孩你都能下得了手,心真夠狠的。

「我是為了肘兒啊!」夏父有些委屈道。

「肘兒……」夏母臉色一頓,眉頭蹙起,最後有些頭疼道:「她不會這麼沒腦吧,她父親和爺爺不也沒死。」

「可有些時候,這女生耍起橫來,就是……咳,我沒你,啊!」

夏父還沒完,那臉色頓時就變成了豬肝色,咧著嘴一臉的酸爽,一隻鐵手在他的腰間正一個三百六十度,反手又一個三百六十度,那力道之大,哪怕是他的軀體都有些承受不住。

看吧,我就了吧。

就是這麼橫的,還能怎麼波……

半個時辰之後。

景親王府的喊殺聲消失,一片死寂,只有沖的血腥氣味在飄散。

一股恐怖的煞氣瀰漫在景親王府的上空,哪怕是凶獸猛禽,在這個時候,也是不敢靠近這裡,遠遠退避。

景親王府中心,也就是原本的磨西城。

那些熟悉的房子已經全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連綿的宮闕樓宇,一副山水莊園的景象。

上太陽的金輝刺破血雲,灑落在宮闕之上,泛起一片璀璨耀眼的光芒,放眼看去,這景親王府,儘是一派富貴奢華的景象。

如非夏族眾人把人都殺跑了。

這裡絕對是一個鼓樂和鳴、琴瑟相伴、悠閑練武的美好畫面。

重生之大明鷹犬 來到景親王府修建的王府大殿,夏老爺子只是打量一下,便招呼一眾夏族的核心人物走進去。

等到眾人坐下,夏老爺子才看著他們道:「離開三月,再次回到這個地方,雖然磨西城已經被拆了重建,但是不能忘記的,這裡依然還是我們夏族的根!」

夏老爺子指著大殿之外的王府,看著這裡的眾人,堅定道:「所以從今起,這裡就是夏府!!!」

「沒錯!」 快感戀人 夏母等人聞言,也是重重地點頭。

磨西城沒了也就沒了,但是他們腳下的這一片地方,那還是他們夏族的起源地,那還是他們夏族的根!

或許,沒有了磨西城的限制。

他們夏族的發展,會更加的繁榮昌盛!!!

夏老爺子微微頷首,目光就落在了盧飛魚、雲山隆以及血刀狩獵隊的隊長袁三雄的身上,直接吩咐道:「既然景親王府已經被殺退,那麼現在,就把你們的人都喚回來吧!」

「是,老爺子!」

盧飛魚、雲山隆以及袁三雄三人聞言,連忙站了起來,畢恭畢敬地大聲應道。

(本章完)百镀一下“最強狂武帝王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這時候,林帆眉頭輕皺,道:「老爺子,如今景親王府雖然是被殺退了,但是在這臨安郡里,那可是還有著三十萬的大軍。」

林帆不無擔憂道:「這個時候把他們喚回來,會不會被景親王府截殺了?」

「還有三十萬大軍?」

夏老爺子卻是非常的淡定,眼中煞氣一閃:「那就把他們,也殺出臨安郡便是!」

三十萬的大軍的確是很多,哪怕是夏老爺子有心想要殺,那估計殺到累癱下,也是殺不完。

但是他們也用不著跟三十萬大軍拼殺。

那些兵卒殺來干哈,要殺,那也是把那些軍伍的將領給殺一個通透。

一隻大軍如果沒有了將領,那它還能夠成型嗎?!

至於硬拼大軍?

開玩笑,不可能的!

「先把這地方收拾一遍,明,我們便出手,把臨安郡給清理一遍!」夏老爺子冷然的聲音,在大殿之中迴響。

……

另一邊,景秋被拎著狂逃了上千里,最後隱藏在一個荒林之中,才被景奇武放了下來。

「老祖!」

景秋蒙x地一叫,直到這時候,他依然沒有回過神來。

前一刻,他還在新建的王府里優哉游哉地修行,享受著前所未有的修行待遇;可是下一刻,他就已經像條流浪狗似的,被人殺得狼狽而逃。

然而他這一叫,卻是沒有得到景奇武的回應。

景秋心裡咯噔一聲,猛地轉頭看去,就已經看到,此刻景奇武渾身發燙通紅,就像是被火燒了一樣。

「老祖!」

「你別嚇我!」

景秋臉色頓時被嚇得煞白,一手扶著景奇武的手臂,卻是被燙了一下,他的手都是滋滋發響,像是被油煎一樣。

「怎麼會這樣?」

景秋臉色大變,體內力量湧出,把他的手護著,這才沒事。

毒奶影帝的相親人生 這時候,景奇武半昏半醒地道:「走,走,快走。」

「趕回王府去,帶著大軍,回,回到王府。」

「不,不要……」

話還沒完,景奇武便徹底地昏死,被林帆的玄火轟入體內,他差點是沒直接被燒成灰燼!!!

現在硬撐著壓制了下去,那也是鬧了一個半死不活。

景奇武現在想的,就是儘快回到景親王府,躲在老巢了養傷。

「走?!」

聽到景奇武的話,景秋臉色卻是有些猙獰,渾身煞氣大盛,目光看著磨西城的方向,充滿了不甘之色。

「不,我們還沒敗!!!」

「有著三十萬大軍,我們怎麼可能會敗?!不可能的!」

「我要,把他們撕碎!!!」

景秋恨意滔,一聲怒吼響徹荒林,發泄一下之後,他便帶著景奇武離開了這裡,朝著臨安郡城進發。

時間過去,夜幕降臨。

無垣的銀河星空,灑落了濃郁的星光,照耀在景親王府,哦不,照耀在夏府之上,被一層無形的法陣所吸收。

這是上古聚靈陣。

在把夏府收拾妥當之後,夏老爺子便把上古聚靈陣布置了下去,把整個夏府中心的方圓十里,都籠罩在其鄭

這倒不是上古聚靈陣的範圍就這麼一點,只是夏府如今人少,也不需要那麼大的範圍。

把中心的那點地方保護起來,也足夠他們休憩活動了。

至於其他的地方,等以後再開發也不遲。

夏府之外,一群黑壓壓的身影,悄無聲息地,把整個夏府都包圍了起來,寂靜無聲,鬼鬼祟祟。

這時候,從夏府之中,幾道身影飛身而出,眨眼之間,便來到了景秋的身前。

幾道身影單膝跪下,聲稟報道:「大世子,所有的夏族人,如今都龜縮在王府的中心十里範圍。」

「他們在那裡布置了一層法陣,屬下等人無能,未能破解那法陣,進去探查情況。」

「還請大世子治罪。」

著,幾道黑甲軍的武丹境將領,便垂下了腦袋,一副慚愧的樣子。

「布置了法陣?」景秋聞言眉頭一皺。

「那是什麼等級的法陣?」

「可有把握,把它破去?」

景秋連道,他倒也沒有到不管不鼓地步,一些的理智,他還是能夠保持的。

能夠阻擋幾名武丹境的法陣,那必然也是不簡單。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