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70 Views

我明顯的看見這個女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後她忍住了想要發作的脾氣對我說道,“這種帶有幸運效果的紋身,只有紋在心口才有效果的。”

Written by
banner

“是這樣的嗎?”我問道。

女人隱忍的閉了閉眼睛然後說道,“是的。”

從接觸這點時間看來,這個漂亮女人的脾氣似乎不是很好的樣子。

隨後這女人拿着一朵新鮮的夢魂花朝着我的胸部襲來。

我眼神一凜,聲色微微一變,帶着一絲絲的輕佻的味道問這女人,“喂,老闆,你這紋身都不用工具的嗎?”

武俠樂園 這女人也許是着急着要替我完成這紋身,並沒有注意到我的表情和語氣,她不耐煩的說道,“你怎麼就那麼的廢話呢?還紋不紋了?不紋走人!”

我裝作很委屈的樣子,“老闆,你怎麼做生意的啊?我不紋了!”

沒有想到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那個漂亮女人古怪的看着我一笑,“嘿嘿,那就不行了,這紋身你必須紋!”

“你不是說不紋就走嗎?我現在不紋了!”我裝作很氣憤的說道。

漂亮女人突然笑得非常的猙獰起來,她手中把玩這那朵新鮮的花,對我說道,“好不容易有新鮮送上來門的母體,我怎麼會輕易的放過,來吧,小寶貝~”

說着她舉着這朵花就朝着我的胸部摸過來,我豈能讓這夢魂話碰到我?

我渾身靈力一提,將綁着我的幾根帶子全部給震斷了,我一個鯉魚打挺從太子上蹦了起來,然後以一個帥氣的姿勢落地,我伸手將被扒開的衣服輕輕地穿上。

“你想怎麼將這夢魂花種在我的身上?” 重生之肆意的人生 我輕聲的問道,面帶微笑。

聽到我說出夢魂花的種子,女人的臉上震驚可以用精彩來形容,她驚訝的問我,“你,你是什麼人?怎麼會知道夢魂花?”

“你不用管我知不知道夢魂話,我就想問,你的幕後主使是誰?”我臉色一變非常嚴肅的問道。

這個女人當然不會這麼同意就告訴我,“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只是一個打雜的!”

對付這種嘴硬的女人,我只能使用攝魂術,對這個女人使用攝魂術後,從這個女人的腦子裏我還是得到了一點點有用的消息。

這個女人是魔界的人,是受了上頭的命令纔來這裏種植夢魂花的,跟我想的一樣,這些種出來的夢魂話的種子被都用到了那些無辜的人身上了。

而這些夢魂花的母體是用自己的血肉在種植這花,每天只能產出品質好的花種一顆,但是如果沒有藥物來抑制的話,這些母體的身體裏還有長出更多的種子,只不過這些種子都是沒有用的,所以黑車司機和店內的其他人才會每天準時來送花種,喝藥物。

從這女人的腦子裏,我發現指使她的人,竟然不是魔界的冷筱若。

我之前懷疑過是魔界的人乾的,不過現在看來,好像並不是這樣的。

“夢魂花的解藥呢?”我問這個女人。

這個女人對說道,“夢魂花的母體是沒有解藥的,只有將這些母體全部殺死,不然的話他們會每天產出花種,而且藥物抑制的話,他們也會因爲花種過多而死去的。”

“你們真是喪心病狂!”我厲聲問道,“你們到底在人間種了多少的母體?”

漂亮女人突然笑了起來,“哈哈哈,好像有很多的吧,幾百還是上千?我忘記了。”

我撤回了攝魂術,漂亮女人如夢初醒,她震驚的看着我,我看着她渾身散發出強烈的魔氣,當我的魔氣散發出來的時候,這個女人突然噗通一聲就跪倒在了地上。

“魔王……魔王……”她身子劇烈的抖着,匍匐在地上,一副非常害怕的樣子。

我託着下巴看着她,竟然這個女人是魔界的人,可是指使她的手卻似乎並不是魔界的人,那這個幕後的指使人到底是誰?

wWW●ttКan●¢ 〇

而這魔界的女人又爲什麼要幫其他人做這件事情?剛纔我用攝魂術的時候,並沒有在對方的腦袋裏找到這個有用的消息。

在這個女人的身上,估計也找不到什麼了。

我伸手虛空一抓,將掉落在地上的夢魂花給撿了起來,這花長得可真醜,六瓣黑色的花瓣,花蕊像是一張紅色的嘴巴。

“您,您是新任的魔王嗎?”漂亮女人在我的腳下小心翼翼的問道,我看她一眼,她馬上低下了腦袋。

重生之傾城貴女 我不禁冷笑了一聲說道,“你是魔界的人,連魔界新任的魔王都不認識嗎?”

“呃……”這回這個女人說不出話來了。

這個女人該怎麼處置呢?好像也沒有什麼利用價值了,可是外面的那些人呢?夢魂花的母體,隨時都可能喪命。

我用攝魂術控制了這個女人,我來到外屋的時候,那些人已經走了,只留下了黑車司機一個人了,因爲黑車司機被我下了攝魂術是走不了的了。

除了黑車司機外,在場的還有一個女孩正在收拾杯子。

“露露姐,這個藥我全部給他們喝了。”女孩對我身後叫做露露的女人說道。

我看到這個女孩子不淡定了,這個女孩子,這特麼不就是我一直心心念着的丁菱麼?

她怎麼和這個露露爲伍了?

看到我在看她,這個女孩非常好奇的看了我兩眼,然後禮貌的問道,“您是新來的客人嗎?”

聽到這陌生的語調和表情,我就知道了,丁菱和叮噹一樣,他們不認得我了。

丁菱是冷冰冰的,是不會這麼熱情的,更不會聽命於別人,可是現在……

我趕緊走到了丁菱的面前,我仔細的看着這她,不會有錯的,就是丁菱,這是我以前用過三年的身體,是什麼樣子的我最熟悉不過的,怎麼會變成這樣?

“你叫什麼名字?”我強忍住落寞的情緒問道。 看到雪封震驚的樣子,墨九狸笑了笑抱著寶寶進了房間,留下獨自激動的雪封站在原地……

好半天,雪封才在小二的呼喚下回過神來,想到寶寶剛才的話,雪封俊美的臉上露出一抹絕美的笑容,看的身邊的小二眼睛一眨不眨的……

一夜無話

翌日,墨九狸帶著墨寶寶還有雪封,三人向掌柜的打聽了下一個地方的位置,然後一起出了客棧。早在出了魔獸森林在城外的時候,墨九狸就和雪封還有寶寶,就各自服下了換顏丹……

換顏丹是墨九狸沒事煉製出的一種易容丹,將三人原本出色的容貌,微微做了改變,幾乎還是那張臉,不過看起來就沒有原本那般讓人一眼驚艷的感覺了……

只是看起來依舊是男的俊女的美,小的可愛,卻不似他們原本容貌的傾城絕色罷了……

這也是墨九狸為了行事方便而故意這麼做的,雖然這個世界上不缺俊男美女,可要是頂著他們原本的容貌,絕對會被人圍觀,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的……

誰讓墨九狸的性子畢竟懶呢,能不惹麻煩就不惹的好!可是越到後來,墨九狸越是發現,自己穿越過來,真真是繼承了一個麻煩體質啊!不管她願意不願意,總是不斷的有麻煩找上門來,這讓墨九狸煩躁不已……

就像現在,他們原本要去的正是風雲城中,一家名氣不錯的綢緞莊,錦繡綢緞莊……

幾年前墨九狸救下的哪位,正是這錦繡綢緞莊的主子。因為墨九狸是一路歷練而來的,並不能確定自己何時能到風雲城……

因此,跟人家約好了,只要到了風雲城后,便會先來錦繡綢緞莊相見……

這不,墨九狸一大早帶著寶寶和雪封,吃過了早餐,就跟掌柜的打聽好了位置,決定率先來赴約,之後再帶著寶寶和雪封逛逛風雲城……

誰知,墨寶寶剛剛走進錦繡綢緞莊,迎面便飛來一鞭子,墨九狸和雪封走在寶寶的身後,眼看那鞭子就要打到寶寶身上時,雪封眼神一冷,也沒看他怎麼動的……

身影一晃,寶寶已經被他抱在懷裡站在了一邊,墨九狸只聽到耳邊忽然劃過……

-嗖……-

-啊……-

-砰……-

三道不同的聲響……

再看,原本揮著鞭子的藍衣少女,直接被雪封連鞭子帶人給丟了出去……

藍衣少女的身子在空中劃過一抹美麗的弧度,然後以著非常不雅的平沙落雁式摔在了地上,還是臉先著地的……

看的墨九狸和雪封懷裡的墨寶寶,還有圍觀的眾人,都忍不住狠狠的抽了抽嘴角……

「嘖嘖嘖,雪叔叔,你怎麼一點也不溫柔,這臉先著地那的多疼啊……」墨寶寶忍不住說道。

眾人都在心裡齊齊點頭,是啊!一定挺疼的……

這時,從裡面跑出來兩個丫鬟,跑到藍衣的女子的身邊顫抖的喊道:「小姐,小姐你怎麼樣了?」

說著不停的扯著藍衣女子的手臂搖了起來,看的墨九狸眼角直跳。這兩個確定是哪位小姐的丫鬟?不是仇人?

自家小姐都摔暈了,不趕緊找人抬回去,還在那裡扯著手臂使勁的搖,她們每搖一次,那藍衣女子的臉就在地上蹭一下,估計再這麼搖下去,死人也給疼醒了……

果然,在兩個丫鬟驚慌失措,不斷努力的搖晃下,原本摔暈的藍衣女子,終於被疼醒了……

「啊……」

「小姐,小姐你醒了。小姐你沒事吧……」丫鬟聽到慘叫聲,搖的更加厲害了……

「該死的,別搖了!還不扶我起來!」藍衣女子忍著疼痛吼道。

「哦。是是……」兩個丫鬟一邊應著,一邊手忙腳亂的準備扶著藍衣女子起來。

可是藍衣女子被雪封那一摔,可不是鬧著玩的,身上的多處骨頭都被摔碎了。此刻,兩個丫鬟慌忙之中,動作也不注意,一個扶著藍衣女子的左手往上提,一個扶著右手往上拉……

一拉一抬之間讓藍衣女子疼的大叫一聲:「啊……」

結果她不叫還好,這麼一叫兩個丫鬟一害怕,同時一鬆手,剛剛醒過來的藍衣女子,再次被自家丫鬟給摔暈了過去……

兩個丫鬟一愣,回過神來之後蹲下身子,一邊一個扯著藍衣女子的手臂,又開始搖了起來……

看的墨九狸和圍觀的眾人直牙疼……

全都同情的看向地上昏迷的藍衣女子,真不知道這是在哪裡找的極品丫鬟,這是不把自家小姐玩死不算完的節奏么……

「雪叔叔,娘親,那個大嬸好弱哦。竟然被丫鬟給摔暈了……」墨寶寶驚奇的看著地上的主僕三人,聲音稚嫩的說道。

眾人默……

好像人家主子是被抱著你的那個男人給摔暈的吧!怎麼能賴在人家的丫鬟身上啊!還有沒有道理了……

兩個丫鬟聞言一愣,隨即回頭狠狠的瞪了墨寶寶和雪封一眼,才轉過身繼續搖她們的家的小姐……

墨九狸在心裡默默的為藍衣女子點上三炷香,身邊有這麼極品的丫鬟,那位小姐還真的幸運啊!果然,那句話說的沒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簡直就是真理啊……

不再理會身後的鬧劇,墨九狸帶著雪封和寶寶這才走進了錦繡綢緞莊。 重生成小土豪 這店鋪非常的大,裝修也非常的豪華……

此刻,裡面也有不少的貴族小姐和夫人,在選著綢緞,左邊站著兩個紫衣女子,身後還帶著幾個丫鬟,看她們站的位置,應該就是跟外面昏迷的哪位藍衣女子起衝突的人了……

墨九狸根本就懶得多管閑事,雖然剛才迎頭甩向寶寶的鞭子,是因為眼前的兩個紫衣女子躲開造成的,但挨打要躲開,只要不是傻子,都會那麼做的……

至於,外面趴著的藍衣女子,會被雪封教訓,也只能怪她運氣不好。鞭子往那甩不好,非得往她家寶寶身上甩,就算雪封不出手,她也不會那麼算了的……

所以啊,外面的藍衣女子,也只能怪她自己倒霉了……

墨九狸無視兩個紫衣女子的打量,直接來到掌柜的面前問道:「掌柜的,我找上官澈,不知道他可在這裡?」 「姑娘是?」掌柜的打量著墨九狸,謹慎的問道。

很少有人知道他們主子的名字,看墨九狸和雪封也不像尋常人等,掌柜的說話也很客氣……

「我姓墨……」墨九狸說道也客氣的說道。

「原來是墨小姐,小姐請跟我來,主子已經等候墨小姐很久了……」掌柜的聞言,態度立即變得恭敬的說道。

墨九狸點點頭,帶著雪封跟著掌柜的,在眾多人詫異的目光下向後面走去……

別人不知道,這店裡的管家小姐和夫人,可都知道這錦繡綢緞莊的主子,身份不簡單。單是從這風雲城只有這麼一家綢緞莊就看的出來了……

也不是沒有別人在風雲城開過綢緞莊,可是最後全部都莫名其妙的關門大吉了。獨獨剩下了這錦繡綢緞莊一枝獨綉……

哪怕是風雲帝國的皇族,也要對錦繡綢緞莊的主子,忌諱幾分的……

據說從來也沒有人見過錦繡綢緞莊的主子……

外面的人怎麼想,墨九狸一點也都不知道,他們跟著掌柜的直接來到綢緞莊後面,一處清幽的小院外面,掌柜的回頭說道:「墨小姐,主子在裡面了,您請吧……」

「多謝……」墨九狸笑著道了聲謝,帶著雪封和寶寶走了進去……

「九狸,你來了……」隨著一道好聽的聲音響起,一個藍衣男子從裡面走了出來。

男子一襲藍色錦衣華袍,袖口與領口處鑲著藍邊,頭髮自然的束起一髻,玉冠結頂,氣度瀟洒,有幾分玩世不恭的痞氣,又有著貴族的傲氣……

相貌很是英俊,濃眉大眼,眼神明亮,看似紈絝不化,可那明澈的眼眸里又盈著一縷深邃,讓人一邊便知他深藏不露,絕非表面上看起來的那般簡單……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幾年前墨九狸無意中救起的上官澈,至於他的真正身份,墨九狸也不知道……

墨九狸只知道他是風雲城錦繡綢緞莊的主子,其餘的她沒有問過,也不在意……

不過,正是因為這幾年上官澈偶爾會在墨九狸需要的時候,提供一些消息,也讓墨九狸對他的印象很好,談不上交情有多深,卻也勉強算是她在這異世第一個認識的人……

「嗯,你一直在這裡?」墨九狸看著對面的上官澈笑著問道。

「嗯,最近這段時間一直在這裡……」上官澈露出一個完美的笑容說道。

「進來坐吧,他們是?」上官澈看著雪封和他懷裡的墨寶寶問道。

「他是雪封,這是我女兒寶寶……」墨九狸淡淡的一笑,又對著寶寶說道:「寶寶,叫上官叔叔……」

「上官叔叔好!」墨寶寶看著上官澈萌萌的喊道,這個叔叔她聽娘親提起過,卻是第一次見,長得倒是蠻好看的,墨寶寶在心裡說道……

雪封也客氣的對著上官澈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上官澈卻已經被墨九狸一句我的女兒給震驚的愣住了,獃獃的忘記了反應……

墨九狸早就知道自己說出這話時,上官澈會是這種表情,也沒有催促他,而是隨意的走到小院中的石桌前坐了下來……

「娘親,上官叔叔怎麼了?」墨寶寶從雪封懷裡滑下來,來到墨九狸的懷裡,看著發愣的上官澈疑惑的問道。

「沒事,一會兒就好了……」墨九狸笑著問道。

「九狸,他之前不知道寶寶吧……」雪封挑了挑眉問道。雖然是問句,語氣卻是肯定的……

「嗯,之前我沒說過……」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她救了上官澈的時候,並沒有想到以後還會有什麼交集,自然不會什麼都說了……

如果不是上官澈非得要報恩,硬是送了她一個傳音石,也許他們之間也不會有什麼交集的……

傳音石是凌天大陸上,一種用來傳音的特殊晶石,雖然不是什麼天材地寶,卻也不是誰都擁有的,一般只有在大型的商鋪才有出售,每一枚都價格不菲……

這些墨九狸是不知道的,不然她一早就會猜出上官澈的身份不簡單的……

上官澈回過神來時,發現墨九狸三人已經坐在一邊了。微微有些尷尬的走過來坐下問道:「九狸,她……寶寶真的是你的女兒?」

「我當然是娘親的女兒啊,別人怎麼敢當娘親的女兒……」不等墨九狸說話,墨寶寶就自發的說道。

「咳咳,不是,我……只是有些驚訝罷了……」上官澈難得不好意思的說道。

他一直以為墨九狸不過還是個小女孩兒,沒成想她竟然連女兒都有了,看寶寶的年紀應該也有4–5歲了,這麼說他初見墨九狸時,她就已經有了寶寶了,這幾年卻絲毫沒有聽她說起過,難道她一直沒有將自己當成朋友嗎?

上官澈心裡猜測著,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墨九狸沒有將自己當成朋友,他心裡就非常的不舒服……

墨九狸沒有察覺到上官澈的變化,笑了笑道:「是挺讓人驚訝的……」

「對了,你之前說的事情是真的?」墨九狸看著上官澈問道。

上官澈見墨九狸絲毫沒有解釋,為何沒有告訴他寶寶存在的意思,心裡微微有些失望。不過隨即聽到墨九狸的問題,他的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說道:「嗯,是真的,如今墨老將軍已經卧床不起有些日子了,據說連煉丹公會的會長,都對老將軍的病情無可奈何,就更別說宮裡那些御醫了。聽說除非能請到天師大人出手,可是天師大人的行蹤向來成迷,又豈是說請就能請到的……」

「怎麼會這樣?」墨九狸皺著眉頭低聲道。

「我安排的人傳回消息說,墨老將軍很有可能是被人下毒了。不過,現在這消息還沒有對外公布而已……」上官澈說道。

雖然他不知道墨九狸跟將軍府是什麼關係,但是自從墨九狸讓他幫忙盯著將軍府的時候,他變派人打探消息之後,立即告訴了墨九狸。可是每一次墨九狸聽完都沒有什麼反應……

這讓他覺得自己打探的消息,也許根本幫不上墨九狸。因此,兩年前他便設法將自己的親信,暗中安排進了將軍府…… 女孩歪着腦袋盯着我,一副非常天真的樣子,她對我說道,“我?我沒有名字啊。”

“沒有名字?是人都會有名字的,你怎麼會沒有名字呢?”我不禁問道。

不過女孩對我說的話好像是很不理解的樣子,她一臉不解的望着我說道,“我不知道,沒有人告訴我過我。”

看到丁菱這個樣子,我的心裏忍不住一陣難過,她和叮噹到底經歷了什麼?

丁菱沒有一雙好看的眼睛看着我身後的露露,她奇怪的問道,“露露姐,你怎麼不說話呀?”

這個女人被我控制了,自然是不能說話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問她,“你知道你給這些人喝的是什麼藥嗎?”

“露露姐告訴我這是給這些人止痛藥,她說這些客人紋身後都會覺得很痛,所以這些是露露姐叫我準備的止痛藥。”丁菱老實的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