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6, 2020
36 Views

他將東西收了回來,然後也進去閉關修鍊中。

Written by
banner

轉眼一個月過去,四門比試大會還有一天就開始了。

張澋煜帶著慕容澋軒還有兩個妹妹來到青峰,花枔沒有看到白君,便詢問張澋煜。

「你外公怎麼沒來?」

「此行外公不跟我們一起去。」

「他不去?」

這白君就這麼放心自己的外孫?

不過一個月不見,這四個孩子的實力提升倒是飛快,雖然好奇他們如何提升這麼快,但還是忍住沒有說。

「既然你們的外公不去,那就出發吧。」

花枔放出自己用來飛行的契約獸鳳訫,是一種類似於鳳凰的鳥類,但它不是鳳凰,只是跟鳳凰有幾分像。

澋瓊被這鳥的外觀驚艷到了,她驚呼:「哇,這個鳥好看,我也要一隻這樣的大鳥,二哥,什麼時候給我抓一隻?」

她回頭問二哥。

張澋煜看了一眼這鳥,然後看向門主。

花枔見狀,笑道:「等這次比試結束,本門主親自帶你們去魔獸深林里抓。」

「那我要跟門主一樣的大鳥。」澋瓊立刻嚷嚷起來。

花枔點頭,他很喜歡這個敢說的小丫頭,不像其他人看到他那般恭恭敬敬,帶著畏懼。

當這個門主也有千年了,他還是挺孤獨,若是以後有這麼個丫頭在他身邊嘰嘰喳喳,也蠻好。

此次同行的還有其他五峰的人,其他五峰沒個峰派了幾個弟子,都在逍遙門大門口等著門主。

眾人見門主來了,紛紛坐上自己的飛行獸,跟在門主後面,向比試地點去。

後面跟著的弟子門看到門主那的兩位少年跟少女,不禁好奇。

「門主那裡是白峰的幾位嗎?」

「沒錯,就是白峰的人。」

「他們長得真好看。」

「是啊,不僅長得好看,而且他們的實力也厲害,聽聞這次比試大會,他們四個代表我們逍遙門出戰。」

有些最近兩天才出關的人,聽完這話,驚訝的說:「真的假的?」

「自然是真的了,畢竟能夠參加比試大會的人也就他們符合條件。」

所為條件,就是參加比試大會的人年齡不可超過二十歲,逍遙門不到二十歲的人沒有多少,可那些人的修為不行,所以無人報名參加。

「本來我還想去跟白峰的那幾位交個朋友,可惜他們白峰的人專心修鍊,根本不出來。」

這個說話的人是之前去白峰送禮的人,他拿著丹藥回去后,師父讓他與白峰的人好好相處,可他想好好相處,奈何人家不給機會。

比試大會的地點在四門中心天然形成的展露台上,地方很寬廣,可以容納十幾萬人。

逍遙門人到的時候,其他三門的人也相繼陸續而來。

四門門主齊聚,相互說著客氣話,你捧著我我捧著你。

慕容澋軒看不下去了,轉頭看向別處,然後他發現一個問題,他扯了扯澋煜的袖子。

張澋煜側頭看過來,用眼神詢問:「有事?」

「澋煜,我覺得我們這次肯定能夠拿到第一。」

「嗯。」他也是這樣認為。

一旁閨門的人,聽到他們的對話,不屑的諷刺起來。

「大話別說得太早,小心到時候輸得想哭。」

「就是,還沒開始比試,就想著拿第一,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兩名閨門的人你一言我一語,話里話外都是諷刺的意思。

慕容澋軒掃了他們一眼,正要與他們爭論一番,卻被張澋煜給阻止了。

「無需浪費口水。」

閨門的二人聽完張澋煜的話,反而笑了起來。

「還無需浪費口水,我看你們就是心虛了吧,就這點膽量還敢說拿第一,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就是,瞧著你們的修為也才六七重,就這點修為,還想拿第一,真是笑掉我們的大牙。」

張澋煜跟慕容澋軒,還有澋湘澋瓊都有偽裝自己的修為,他們都往低了偽裝,修為比他們高一重的人才能看出來他們真正的修為。

而這兩人沒看出來,很顯然是他們的修為連澋湘澋瓊都不如。

「那我估等著你們笑掉大牙。」張澋煜說完這句就沒有理會他們了。

二人還想說什麼,但門主過來了,他們只能作罷。

閨門的門主掃了這二人一眼,二人立即低下頭,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你們兩個,立即滾回去。」「來都來了,就讓他們看完比試再走,也好讓他們長長見識。」花枔笑著阻止,給人一種很隨和的樣子。 「對呀,也好讓兩位大哥哥看看我們是如何拿第一。」澋瓊接了一句,被澋湘瞪了一下,她吐了吐舌頭,做了一個鬼臉。

「小丫頭口氣倒是不小。」

飄渺門的門主也過來了,看著這對雙胞胎姐妹,便知這是蕭長老看上卻沒有收到的兩個小丫頭。

兩個小丫頭長得極好看,才十歲的年齡,修為也到了八重,這天賦異稟啊,怪不得蕭長老想要這對姐妹花。

澋瓊看著飄渺門的門主,這是一位年紀輕輕,看起來只有三十歲左右的男人,乾乾淨淨,沒有一絲不妥的地方,可見是一位很嚴謹的人。

她沒有怕,而是眨了眨眼睛,說:「不是口氣大,說的是事實。」

蕭綦笑了起來:「小丫頭很有自信啊,你是澋瓊吧。」

澋瓊眨了眨眼睛:「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自然是有人同我說了,只是你們姐妹在逍遙可惜了,要不來我飄渺?」

眾人吃驚的看著飄渺門的門主。

一旁的花枔臉沉了沉:「蕭門主,老夫還在這裡,你想挖人,可否背著老夫挖?」

「這丫頭又不會跟我走,你急什麼。」蕭綦瞪了花枔一下。

「既然知道,那又何必多此一問。」花枔回瞪回去。

「問問都不行嗎?」蕭綦毫不示弱的頂了回去。

眼看著兩人就要打起來,張澋煜這個時候開了口。

「時間到了。」

針鋒相對的兩門主,聽到張澋煜這話,互相瞪了一眼后帶著人去他們各自的場地。

為了公平起見,所以四大門主為評委,比試規則是點到為止,不可傷人性命,擂台式比試。一人上去,另一個人去挑戰,直到一人下台,然後另一個人上去挑戰。

「澋煜,你有沒有覺得這個比試有點智障?」慕容澋軒小聲道。

然而,縱然他說得再怎麼小聲,旁邊的人都聽到了,好在旁邊的人是逍遙門的人。

不過大家還是挺贊同他的話,因為這個比試形式,越早上去的人越早被淘汰,若想拿第一,只用最後上場挑戰就行了,可偏偏就是有人想表現自己,早早的衝上去。

張澋煜掃了一眼場中央正在比試的兩個人,抿著唇沒有說話。

一旁的花雪兒趁著師兄們的不注意,偷偷的來到張澋煜的身旁。

慕容澋軒的眸光在場上,所以沒有注意到她,這才給了她可趁之機,但澋湘澋瓊看到了。

二人看著花雪兒湊近哥哥,相視,然後一人伸一隻手,一人抓住花雪兒一隻手。

被抓住的花雪兒回頭看著她們,咧開嘴笑道:「嗨。」

她這聲嗨,讓慕容澋軒看了過來。

「你這個女人,怎麼又湊過來了?」

「這地方又不是你家的。」言外之意就是我想在哪裡就在哪裡。

慕容澋軒瞥了她一眼,語氣不佳的說:「一看你就是沒安好心,告訴你,我家澋煜可不是你能夠肖想之人,而且我家澋煜不喜歡你這盤菜。」

「你……」花雪兒氣得說不出來了。

其他人聽完慕容澋軒的話,紛紛低頭笑起來。還是第一次見花雪兒被懟得說不出話,真是奇事。

「認真看比試。」張澋煜對慕容澋軒道,從始至終都沒有看花雪兒一眼。

花雪兒見狀,有些挫敗,瞪了慕容澋軒一眼,她就在澋湘澋瓊身旁站著。

場地上,剛結束一場比試,贏的是姬門的人,擅長傀儡術。

贏者站在場地中央,見許久沒人上來挑戰,開始有點飄了。

「沒人上來了嗎?」語氣裡帶著囂張氣焰。

「澋軒,你上去。」

「啊?」

慕容澋軒愣住了,還沒來得及開口問,就被張澋煜一腳踹了出去。

慕容澋軒就這般遂不及防的被踹了出去,剛在場地站穩,耳邊便傳來澋煜威脅的聲音。

「你若被打下來了,那麼我就從你身上割一斤肉下來喂小金。」

小金:我的口糧要變成人類的肉了嗎?

小金想死了,它不要吃人類的肉。

然而,慕容澋軒在聽完澋煜的威脅后,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他可不想喂那隻跟屎殼郎一樣的蟲子。

評委台上,其他三門的門主看著逍遙門門主花枔。

「這是一個月前從恆川大陸上來的人吧,花枔,你逍遙門是沒人了嗎?居然讓一個剛從恆川大陸的人替你們逍遙門參加比試。」蕭綦問。

花枔不怒反笑,說:「你也說了是一個月前,他既已入逍遙門,那就是逍遙門的人。參加比試是個人意願,老夫又沒有強迫他。」

「話雖如此,可讓一個從恆川大陸上來的人參加這次的比試,你就不怕輸得太難看嗎?」

花枔再次失笑:「何以見得就是輸?」

他對場地上的少年很有信心,雖然不知道他們用了什麼辦法將真實實力隱藏起來讓四大門門主看不出來,但他相信這個少年,甚至還覺得這個少年會大放光彩。

作為姬門最年輕,最有天賦的少年姬少闐看著面前明顯比自己大的慕容澋軒,看到他只是六重修為,特別是還長得一副禍國殃民的臉,頓時鄙夷起來。

「區區六重,就敢上來挑戰我,真是不知死活。」

「小爺六重也能將秘按在地上摩擦。」

說完看了一眼腳下的地,地面並不是裝修過的地面,滿地的小石頭,

看到這滿地的小石頭,他抬起頭擰起眉頭一臉為難看著面前氣焰囂張的少年。

「你這長得本就不太好看,若是再將你按在地上摩擦,你豈不是更丑了?以後娶不到媳婦,應該不會賴我吧?」

圍觀的人聽完慕容澋軒的話,忍不住笑了起來,甚至姬門中也有人再笑,只不過笑得很隱晦。

而當事人姬少闐,臉沉得能夠滴墨,恨不得立即將面前調侃自己的慕容澋軒撕得稀巴爛。然而,他越是生氣,慕容澋軒就越是高興。

「生氣了,看來你也是在擔心自己以後娶不到媳婦,不過我這裡有美容養顏丹,只需要十萬金,你就可以擁有美貌,從此你將走上……」

慕容澋軒嘰嘰喳喳的說了一大片推銷丹藥的話。

澋瓊捂額,嫌棄道:「他這個毛病真的需要改改,怎麼走哪裡都推銷東西,咱們也不差錢,他怎麼弄得我們很差錢似的。」

澋湘聽完妹妹嫌棄得不得了的話,笑了笑:「這還不是讓咱娘逼出來的。」

自她懂事後,就覺得澋軒哥哥挺慘,總是被娘親壓榨著掙錢,時間一長,就成了一種習慣。

不過,她覺得這樣的澋軒哥哥還挺有魅力。

澋瓊看姐姐姨母笑似的看向澋軒哥哥,無語的翻了一個白眼。

花雪兒聽著她們的對話,好奇的問了一句:「他是煉丹師嗎?」

「不是。」澋瓊回答了花雪兒,就簡單兩個字后沒有再說別的話了。

她不說,花雪兒自然是要問了。

「那誰是煉丹師?」

「二哥咯。」澋瓊道。

「他?」花雪兒指著張澋煜。

「對呀。」

「冒昧的問一句,你們四個是親兄妹嗎?」花雪兒好奇。

「只有台上那個不是我娘親身的。」

澋瓊說完后,花雪兒便一副瞭然的樣子,她就說嘛,親兄弟哪有不像的人,這兩兄弟一看就不是親兄弟。

不過她決定了,一定要將張澋煜拿下,三條腿的男人遍地是,但會煉丹的男人就很少了。

根據原主的記憶,這個聖墟再萬年前經過一次劫難后,聖墟的人在退化,新生兒的資質越來越差,本來煉丹師遍地都是的聖墟,現在煉丹師倒是成為了稀有物種。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