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70 Views

“……她在機械這方面有很多的想法,假以時日,只要給她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她肯定能做出令人矚目的成績來!”

Written by
banner

楊青莫名篤定。

……………………

薛城打聽完所有消息,在電話那端深吸一口氣。

“不用假以時日了。”

這話聽起來怪怪的……

楊教授一愣:“啊?”

只聽薛城平靜的說道:“她經做出來了。

——“高仿真機械肢,沒有磨合期,利用神經元感應……” 不差錢的霜霜大佬,爲了儘快解決原始世界的房屋問題,在校內任務論壇上直接懸賞三萬元,不拘團隊還是個人,在截止日期之前,得出的最好的解決方法,就能得到這份獎金。

至於哪一份纔是最好的……周霜霜表示,她有錢,她說了算。

畢竟,自古文人相輕,他們閱微的學生,恐怕在各自的專業領域上,同樣也是誰也不服誰。

而因爲環境的特殊性,以及時間的緊迫性,周霜霜可沒功夫等他們較量出個一二三來……甚至答案實不實用,她得親身實踐過後才知道。

所以,簡單直接點好了。

反正是私人任務,只要懸賞金已經到賬,那別的是沒人會管的。

……………………………………

而這時,生物系的師兄,以及化學系那邊,齊齊給出了之前那片樹葉的研究結果。

“霜霜師妹,你能不能告訴我,這種植物是哪裏來的?”

周霜霜剛坐上凳子,化學系的師兄就連忙追問道。

周霜霜一挑眉:“當然不能啦!”

化學系師兄:……

不過,他也不在意,反而激動的打開了話匣子:“我跟你說,不管是哪裏來的,你可都要保護好了!”

他小心翼翼的掏出一隻試管來,透明的管子當中,那一抹綠油油彷彿液化帝王綠翡翠一般。

化學系的師兄一臉迷醉:“你看,多美啊!”

周霜霜失笑。

果然,在實驗室呆久了,人就會有一股癡勁兒。

而這時,植物系的師兄也張張嘴。

然而,還沒等他說些什麼,化學系的師兄已經又開口了——

“這種植物,我對比了已知的所有同類型植物特性,但沒有一種,與它相似度能在百分之十以上的……”

植物系師兄:……

——喂,這是他的臺詞好吧?你一個搞化學的,對比這個幹嘛?肯定數據不準確!

他清了清嗓子,張口欲言。

“我……”

“就我觀察來看,這種植物的細胞活性,非常的高!”

然而令他絕望地是,他纔出口一個字,化學系師兄已經侃侃而談了。

摔!

……………………

化學系師兄一臉獻寶的神情,對着周霜霜毫不保留。

“這片葉子中的其中有幾種成分,常應用於你們女生的護膚品當中……不,應該是廣泛應用於市場。綜合起來描述,就是修復作用。”

他看看周霜霜白嫩的臉蛋,又有些不確定的問道:“你用護膚品吧?應該知道哪種修復作用吧……就是對皮層的修復,類似於護膚品中的角鯊烯或者是EGF,我個人覺得它更偏向於EGF一些,能夠促進細胞的增殖分化,提升皮膚的修復與再生能力……”

“甚至,據我短暫的觀察來看,這份能力是非常強大的。”

“比如說你們女生最討厭的痘痘,再比如說燙傷一類的創面,通過它,全部都能解決。”

周霜霜看看已經瀕臨絕望的生物系師兄……她相信,對方肯定也是認真研究過的,可偏偏……嘴慢了。

說起來,這位化學系師兄的能力,真是跨專業跨的令人窒息啊……

…………………………

周霜霜原本已經找到了生物系的師兄,原本是不打算再找別人的。但陸綿綿不同意:“你要研究什麼東西是不是?那就多找些人啊,千萬別在一棵樹上吊死了。”

“不然萬一對方臨時毀約,你又偏偏趕時間……會很被動的。”

所以,她才又找到了一名化學系的實驗狗師兄。

………………………………

現在看來,這多出的錢花的挺值。

此刻,比生物系師兄晚一步加入的化學系師兄仍在侃侃而談。

“……我不知道這種植物是在什麼環境下生長的,但做了基礎地域特性對比後,我敢肯定,這不是我們帝都。”

“——它有極高的耐寒與耐高溫能力,這兩種特性綜合起來,你知道代表着什麼嗎?”

代表着……它根本不需要保存。

“這樹葉,本身就是最天然的防腐劑。”

“霜霜師妹,你要發了!”

化學系的師兄激動得雙手都在隱隱顫抖,攥着試管的手指咯吱咯吱用力。

周霜霜眼皮一跳,生怕他將玻璃試管一把捏碎。

但很顯然,她虛驚一場,並不是每個人都有她那樣的神力的。

尤其對面兩個實驗狗,體格都相當孱弱。

……………………

不過,該說的不該說的,都叫這人說完了。

周霜霜略有些同情的轉頭看着一旁最早過來的生物系的師兄——

對方已經瞠目結舌,什麼都說不出了。

他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自己的學生證,再看看對方的學生證,深覺兩人肯定是顛倒了院系——不然怎麼他的工作,全被化學系的給搶過去了呢?!

此刻,在周霜霜同情的眼神之下,他囁嚅半天,最後只能諾諾的接上了一句:“霜霜師妹,你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周霜霜有點想笑。

不過這樣太不道德了。

她想了想,燦然笑道:“我就想知道,它有沒有什麼副作用、或者毒性之類的?雖然能夠促進細胞的增殖分化,但有沒有臨界點?”

“又或者……這種增殖分化,對人體本身會不會帶來很嚴重的後果呢?”

——比如在一定時限過後,皮膚會出現早衰等症狀……

額……這個嚴格來說,也屬於化學範疇了吧?

化學系師兄躍躍欲試。

然而他剛準備張口,生物系的師兄立刻警覺又飛快的回答道:“沒有,放心,我做過實驗了。”

他猶豫一下:“也不能說沒有,在同一部位使用超過十次以上,它的作用就會逐漸減少,直至沒有一點作用。”

說到這裏,生物系師兄又笑了笑:“不過,這也是很正常的,倘若它要是沒有任何限制,這纔可怕呢。”

就像藥物一樣,同種藥物服用過多,下次再吃,就沒效了。

周霜霜眨眨眼,心道:師兄要是有她那樣的開元通寶,說不得這會兒,也會什麼都不稀奇了。

畢竟,最大的不可能都成爲可能了。

…………………… 生物系師兄倒沒察覺周霜霜的心思。

“我仔細研究了它的每一種成分。”

“說來也奇怪,這葉子中,每一種出現的成分,現如今都已經被廣泛應用。可偏偏它的表現出來的作用,卻彷彿是同樣成分同樣單位的數十倍以上。”

“而且,它促進細胞修復與再生能力,雖然有一定時間和範圍的限制,但它本身,的的確確是沒有任何副作用的。”

“你們確定?”

這個纔是最重要的。

她鄭重的看着兩人。

“嗯。”

這下子兩人齊齊點頭。

“一片樹葉的檢查而已,師妹,你付了大筆的佣金,我們也不好意思就做些最基本的檢測,所以……就借用了實驗室的小白鼠……”

這次,兩人倒是都有想法。

“不管是食用還是塗抹,都沒有任何異常。”

周霜霜終於滿意的笑了起來。

化學系的師兄天生是個八卦,此刻暗搓搓的湊過來,偷偷問道:

“你放心,師妹,我不會泄密的。你能不能告訴我,這是不是誰家將要研發的新產品?”

他羨慕道:“有這樣金手指一般的原材料,哪怕你們什麼都不用做,把葉子搗碎灌裝,就能掙到全世界女人的錢了。”

周霜霜失笑:“師兄,你想的太遠啦。化妝品的研發和投入市場,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不管是配方研發,還是比例調整,以及審批,還有市場宣發……

種種種種,都是一個漫長的程序。

這下子,輪到化學系的師兄鄙視她了:“你呀,還是圖樣圖森破。”

周霜霜:“???”

化學系師兄有點失望:“你不是女生嗎?不關注護膚品彩妝之類的嗎?現在化妝品審覈,根本沒那麼嚴格的啊……只要確定無害就行了。”

他環顧四周,又偷偷摸摸加一句:“就是有也沒關係,市場把控沒那麼嚴格的。”

周霜霜:……

她下意識摸了摸臉。

看到她的動作,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師妹,我們不是那個意思,你放鬆一些。”

“化妝品的審批,還是很嚴格的。我說的市場把控,是因爲有些是違規,或者不合法的買********如說,你們經管有位大三的師姐,她家是中藥館的,現在自制護膚品面膜販賣,每個月的流水差不多三十萬……這犯法嗎?”

“嚴格來算,不犯法。但是她違規了。”

“但是這一塊,民不舉官不究,所以……這個空間,就有的操作了。”

“你手上有這麼強大的原材料,就像我剛纔說的,哪怕直接灌裝,也能碾壓同類產品……只要做到乾淨衛生,完全可以靠這個走上人生巔峯的嘛。”

………………………

兩位師兄是好心。

周霜霜心裏明白。

不過……

“我現在已經走上人生巔峯了啊。”

她說道:“我有錢,爲什麼還要知法犯法?”

——會心一擊!

兩位還窮嗖嗖的實驗狗羨慕嫉妒……恨吶!

“而且,我纔不要賣三無產品……”

就像把這裏的影音資料帶去星環城一樣,哪怕不盈利,周霜霜也要明晰版權。

行得正坐得直,說話纔會真正有底氣。

………………………

看來,這樹葉一時半會是用不上了。

周霜霜略有些沮喪,不過,來日方長嘛,她看的也開。

她打開支付寶,找出兩位師兄的賬號,此刻爽快的轉了賬——雖說之前就已經發過紅包了,但是對比兩位師兄的態度,周霜霜覺得,還應該再補一個纔是。

她給錢給的爽快,兩位師兄收到短信後對視一眼,又聚在一起嘀嘀咕咕了。

十分鐘後,他們叫住了周霜霜。

“霜霜師妹,這東西我們確認它的安全性了,它這麼好的修復能力,你真的不想讓它面市嗎?”

周霜霜搖了搖頭:“那太草率了。我覺得,還是等到以後有條件了,再考慮吧。現在,我沒有時間研究配方,沒有時間來進一步審覈它的安全性……也沒有時間來準備審批工作……就算是中介,也沒有全權代理的吧。”

“謝謝兩位師兄,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既然這條路不通,那就去找薛城好了。

機械肢的事,總該討論一下的。

“等等。”

兩位師兄突然叫住她。

“那麼……你看我們行嗎?”

兩人指指自己。

“我們不打算考研究生,這個時候,也該考慮實習單位了。你考不考慮註冊一家公司?”

怕周霜霜拒絕,兩人坐在一起,已經給她細細捋了一番思路——

“我的建議是,我們找oem代工,然後網上銷售。”

看到周霜霜想要拒絕,兩人忙道:“不不,師妹別誤會,這是合法的,該有的程序我們都不會少。”

“只不過實體宣發投入太大,我們畢竟不擅長營銷,所以才建議網絡銷售的。”

“首先,你需要出面註冊一個商標,第三類就行——當然,這個建議找中介公司。”

“其次,因爲這樹葉的獨特修復性,我們如果如實申報,那就是特證類產品。特徵類產品的審批程序複雜,而且週期太長了,最少都要六個月……我建議申報爲常規類產品,例如補水之類的。”

他們強調道:“師妹,這個不算騙人,它的確有補水的能力。只是我們隱瞞了修復能力,算起來,還是我們壓制了它的市場和價格呢。”

周霜霜點點頭,也來了點興趣。

——她對化妝品這塊,基本算是一無所知。但她最大的優點,經過星環城之後,已經根深蒂固的在骨子裏形成——不懂就問,不會就學。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