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0, 2020
93 Views

但我本能的感覺到一絲驚悚,這女人美的根本不像人!我不認爲一個正常的女人能美成那個樣子!只是她也不像鬼,鬼沒有體溫,她有,而且吐氣如蘭。

Written by
banner

我跑到外面,又停住了,因爲大蒜鼻的那些手下七竅流血的全部躺在地上,臉上定格了一種很急色的表情,就像禁慾二十年的男人看見了一個絕美的裸女一樣。

此外,他們額頭上還出現了一個鮮紅的胭脂印,看着分外妖異!

我頭皮發麻,忍不住就去摸他們的脖子,發現他們心跳已經沒有了,而且通體發涼,死的不能再死了。

儘管早有心理準備,但我還是忍不住後退了幾步。

白香月把他們都殺了!!  絕美的外表下隱着冷冽的殺機。

“艹!”

我想起了胖子之前跟我說過胭脂湖的事,呆不下去了,急忙就往外面狂奔,在經過一輛金盃車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包在駕駛座裏面。

於是我又停下,找了塊石頭將玻璃砸碎,將自己的包拿了出來,檢查了一下,發現自己所有的東西都在包裏面,這包是皮衣客弄的防水包,裏面東西都完好無損,夜明珠也在,甚至還找到了已經進水的手機。

唯獨不見了的,就是那個神祕的玉盒子!

肯定是大蒜鼻拿走了。

之後我又在車上摸索起來,幸運的是真讓我找到了一把備用車鑰匙,於是發動了車子,朝着外面開去。

我沒考過駕照,但苗苗教過我一些基本的東西,也試開過她的車。眼下這裏不安全,我也管不了那麼多,天知道大蒜鼻會不會回來。

這是一路廢舊的工廠,路面很平坦,開起來倒也沒什麼難度,只是我不太會換擋,所以乾脆一檔使勁轟油門,反正不心疼。

上路以後我選了一個方向走了大概半個小時,經過一個路口發現時不時會有車經過,於是便下車攔了一輛出租,直接讓司機帶我去夜市。

……

(本章完) 下了車,到了一處熱鬧的夜市之後,我總算鬆了一口氣,混進人羣中找了一下,找到一家買手機的點走了進去,直接對老闆說買一部手機。

店老闆是個中年男人,他有些奇怪的看了看我,笑道:“好的。”說完,他便拿出幾個品牌的手機讓我選。

我本來就是賣手機的,一眼就挑中了一部直接拆開,將手機卡往裏面塞,眼下最重要的是儘快和胖子聯繫上。

可我裝卡的時候發現,店老闆看的眼神有些異樣,帶着一絲曖昧的笑。

“你看我幹嘛?”我不滿的瞥了他一眼。

“咳咳。”他訕訕的一笑,咳嗽一聲樂道:“小夥子,有女朋友了哈。”

我被弄的莫名其妙,道:“你什麼意思?”

“這個。”老闆遲疑了一下,指着我的脖子說:“你脖子上有個脣印。”

我一愣,立刻拿出手機屏幕當鏡子往脖子上一照,頓時發現,自己脖子上真的有一個脣印,還是胭脂的紅色,赫然就是剛纔白香月親的那個位置。

我大吃一驚,急忙就去抹,可連抹了兩下卻發現,這個脣印竟然抹不掉!!

我都傻了,不甘心的又用力抹了幾下,結果還是一樣。

“靠,活見鬼!”

我罵了一句,白香月絕對不是人,否則不可能親一下脣印就抹不掉了!

店老闆見我這樣,還問我:“小夥子,你那……難道是胎記嗎?脣膏怎麼會抹不掉?”

我心裏亂糟糟的,沒心情理回他,給了錢拿着手機就出店門了,一邊等開機一邊找哪裏有有脖賣,抹不掉就先遮起來。

重生之全球首富 很快,我就找到了一個賣圍脖絲巾的夜市攤,又是一個男老闆,只不過比較年輕,一看我就指着我脖子曖昧道:“哥們挺高調呀,看脣形,女朋友一定很漂亮吧?”

“滾蛋!”

我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甩給他二十塊錢,拿起一條男士用的圍脖便走了。

把圍脖圈在脖子上,手機也開好機了,我下載了一份通訊錄,然後急忙給胖子撥了過去。

電話幾乎秒接,胖子焦急的聲音傳來:“春子,你在哪呢?”

“我已經不在那裏了,你在哪?”我問。

胖子說:“我回廢工廠了,沒看見你,沒事吧?”

我暗道一聲速度好快,然後說:“我現在暫時安全,在城南夜市這邊。”

“好,你就在等我,到了再說!”胖子說了一句,便掛了電話。

我明顯聽到他那邊好像有很多人,這讓我有些好奇,胖子究竟是找的哪裏

的救兵。沒多久,我便在路邊和胖子會合了,可載他來的人卻讓我吃了一驚!

桂一海!

那個黑車司機!

是他開車送胖子來的。

“桂哥,怎麼是你?”我奇怪道。

“你朋友請我來的呀。”桂一海笑道。

我莫名其妙,給桂一海散了一根菸,將詢問的眼神投向胖子。

胖子有些尷尬,說:“我本來想報警讓警察去救你,可那邊明顯被打點過了,根本不出警,沒辦法我只能出錢請黑道上的朋友幫忙了,剛好遇到了桂哥。”

我點點頭,感激的看了胖子一眼,他雖然目的不明,但到現在爲止一直在盡心盡力幫我。

“你這朋友不錯,這一次請我大哥出馬可是花了不少錢。”桂哥拔了一口煙,讚賞的看了胖子一眼。

我點點頭,對胖子說:“謝了,胖子。”

“小意思。”胖子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好了,我該走了,廢工廠一下死了那麼多人驚動了條子,我得去躲一躲,免得麻煩找上門。”桂哥道。說完跟我和胖子打了聲招呼驅車離開了。

胖子見桂一海走了,就小聲問:“是誰救你出來的?”

我臉一僵,心情十分複雜,白香月救了我,但她卻讓我感覺驚悚,這女人肯定不是人,但估計也不是鬼,靠近我的目的不明。

胖子見我臉色有異,驚道:“該不會是胭脂湖哪位吧?”

我苦着臉點點頭,然後將圍脖掀起來,指着上面的脣印道:“她又親了我一口!”

“哎呀我的嘛呀!”胖子大驚失色,嚇的蹬蹬瞪後退了好幾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的樣子讓我更驚悚了,就問:“這……這應該有是一個印記吧?”

“完了完了!”

胖子將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說:“那女鬼恐怕是看上你了!”

“什麼?”

我兩腿一軟,道:“胖子,你可別嚇我!再說她不是鬼,她有體溫的。”

“體溫?”

胖子一臉你傻逼的樣子,道:“她完全可以製造幻覺讓你覺的她有體溫!她可是千年女鬼,迷惑你不跟玩一樣?”

我只覺腳底板一股寒氣直衝腦門,哆哆嗦嗦就問:“被她看上了會咋樣?”

“她會把你也變成鬼!”胖子道。我腿徹底一軟,和胖子一樣直接癱在地上。

“那我該怎麼辦?”頓了頓,我艱難的嚥了口唾沫,又問。

“這點還不急。”

胖子沉吟了一下,說:“那女鬼既

然救了你,就說明她還不打算害你,暫時還不會有什麼事。”

“我靠,嚇死我了!”我拍了拍性口猛鬆一口氣,只要暫時沒事就還有解決的時間,於是急忙起身。

這時候胖子還坐在地上沒起來,我無語道:“是我被鬼看上了,又不是你,你怕什麼,還不起來?”

胖子搖頭,道:“我不是怕,我是沒力氣了。”

“什麼情況?”

我感覺不對勁,急忙跑過去,發現胖子渾身都在微微顫抖着,臉色蒼白,而最讓我吃驚的是,他胸前那裏竟然散開了一團殷紅。

我拉開他衣服一看,發現他胸前竟然有一道半尺長的創口,皮開肉綻,被水泡的發白,此刻還在流着血,應該是傷口止血後又崩開了。

“靠!你受傷了怎麼不早說!”我心一抖,這王八蛋,不要命了。

二話不說,我又攔下一輛出租,取下他的小包將他放進後座,然後讓司機送往醫院。

到了醫院之後,醫生說傷口有太深,有發炎的症狀,要求胖子住院。

這時候胖子已經虛弱的連話都說不了,還發着高燒。

我連忙答應,醫生便將胖子推進了手術室消毒縫針,我就去幫他辦理住院,也不敢用他的真名,隨便報了一個假名字。

醫生忙活了一個小時纔將傷口縫好,我將胖子推進了病房,他人已經昏迷過去。我不放心,就問醫生情況怎麼樣,醫生說是麻藥的作用,另外有些失血,但問題不大,後面就看傷口恢復的情況了,短則幾天,長則半個月。

我點點頭,對醫生千恩萬謝,送他離開了。

看着沉睡的胖子,我心情很感動很複雜,他爲了救我也是拼盡了全力,身上被炸彈劃開這麼大的傷口都不管。

我覺的有必要去老君廟一趟了,自己必須搞清楚胖子到底是不是賀瞎子,會不會是有人,或者有什麼東西用字條在離間我和他。

我一直守着,寸步不離,一直到後半夜等掛完水,胖子呼吸心率都平靜了,燒也退了,我才鬆了一口氣,之後靠在椅子上,也不知道怎麼就睡着了,兩天兩夜沒睡,是實在扛不住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天早就亮了,胖子也醒了,正好奇的把玩着一個方方正正的玉盒子。

赫然是那個玉盒!!

我驚的直接從椅上翻了下去。這東西不是被大蒜鼻給拿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難道?

我突然想起一個可能。

是白香月送回來的!!

除了她,不會有別人了!

……

(本章完) 胖子已經臉上已經有血色了,扭過頭看着我:“這東西就是那個盒子?”

我心頭亂跳,點點頭:“對,它被地頭蛇拿走了,怎麼又回來了?”

“不知道啊,我一醒來這玩意就在你手上了。”胖子道。

“肯定是白香月送來的。”

我直接道,除了她沒誰了,大蒜鼻是絕對不可能送回來的。而且大蒜鼻恐怕也被白香月收拾了,因爲白香月親了我一口之後就匆匆離開,肯定是去追大蒜鼻了。

眼前這個玉盒子就是明證。

只是我不明白,白香月爲什麼要把這個盒子給我,之前七彩鷹玉盒子銜回來給我的時候,我就覺的很奇怪了,現在更是坐實了,盒子就是白香月給我的。

“那女鬼叫白香月?!”

胖子一臉狐疑和曖昧的盯着我,說:“你和她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

我一陣無語,都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快點,你和她一定發生過什麼,不用瞞我。”胖子伸出手扒拉開我脖子上的圍脖,看了一眼上面櫻紅的脣印,一臉八卦。

我無奈,只得將來重慶的之後發生的事說了個清清楚楚,包括白香月裸浴,我給她撈玉盒子,還給她帶上了暗金玉鐲。

胖子聽的目瞪口呆,驚道:“她還色誘你了?”

我也不知道那算不算色誘,於是只得點點頭,說大概是吧。

“小子,你可一定要把住門,千萬不能碰她!”胖子臉色一肅,很慎重的警告我,說:“不管她是不是鬼,但一定不是人,不管是之前你臉上的印,還是脖子上的脣印,陰氣都特別重,如果你碰了她,你那點陽氣肯定會被吸乾的!”

重返2008年 我愣愣的點頭,這點苗苗也曾經跟我說過,說有些鬼或者其他的鬼魅魍魎會變成美女的樣子勾引男人,一旦男人把持不住,輕則陽氣被吸重病一場,重則當場被吸成人幹!

活人和鬼是絕對不能媾和的!

只是我不知道的是,白香月是不是打着吸我陽氣的想法?如果那樣的話,我怕自己真的把持不住,這女人說是魅惑衆生都不爲過。無關乎理智,而是身體的一種本能的反應。

可如果是這樣的話,邏輯又有些不太通,第一是我見她的當天晚上,她沒有動手,第二是幹嘛針對我一個人,她要是願意,大都市哪裏缺男人?以她那絕色到令人窒息的樣貌,勾勾手指頭絕對能勾引到一大堆。

我本能的把這種情況排除了,不太可能,至少不單純是。

於是我把猜測和胖子一說,胖子也有些拿捏不定了,遲疑道:“難道,是你把玉鐲子給她戴上,產生了某些變故?”

他這一說我想起來了,大蒜鼻走的時候也說了這樣一句話:是你給他戴上了的玉鐲。

語氣中帶着一絲驚悚和詢問。

“玉鐲子!”

一想到這,我幾乎就肯定了,那個玉鐲子肯定有問題,大蒜鼻肯定知道一些什麼,知道我我給她戴上之後似乎都害怕了。但之前我說玉鐲子被她拿走的時候,他又沒有害怕的反應。

兩者之間的區別就是,我給白香月戴上了玉鐲。

似乎“戴上”那個動作纔是關鍵!!

可是,我給她戴上和她自己戴上,有區別嗎?

“難道是她認爲,玉鐲子你給她的定情信物,所以看上你了?” 將軍絕寵之這個夫人很囂張 胖子一臉曖昧道。

我瞪了他一眼,罵道:“滾蛋,是她要求讓我給她戴上的,又不是我主動。”

胖子摸了摸下巴,也是一臉想不通的樣子。

“那這個盒子你怎麼看?”我從胖子手裏將盒子拿了過來,細細看了一下,沒發現什麼和上次不一樣的地方。

胖子沒回答,而是問:“你知道盒蓋子上雕的那東西是什麼嗎?”

我搖頭,還真不知道,盒子上面是一個造型很奇怪的獸類,像兔,但卻要兇猛得多,身上有鱗甲,兩耳尖長,造型有些猙獰,尤其是那張嘴,看着像龍口。

“這是犼!”胖子道。

“犼?”

我心臟狠狠一抽,犼這東西我可沒少接觸,洪慶生當初不就是變成人面犼了麼。那顆人犼之心此刻就在我身上跳動着。

咋一聽“犼”這個詞,讓我不禁驚疑不定起來。這東西,該不會和人犼之心之間有什麼講究吧?我下意識的想到。

“對,這是一種叫做朝天犼的東西,有守望和鎮壓的作用。”胖子道。

“朝天犼!”

我嘀咕了一下這個名字,這玩意在以前古代的房子和華表上經常可以看見,就是房角上翹起來的那個東西。

叫朝天犼,也叫望天犼。

只造型似乎有些區別,不是特別的像,也許也可能是房子上比較粗糙,而這個比較精細的原因。它身上的鱗甲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你看,這盒子下方有紋路。” 生生登皇記 胖子又將玉盒倒過來,指着盒子底部的三個歪歪扭扭的紋字對我說:“犼有守望和鎮壓的作用,但從這些紋理來看,盒子明顯是做成了印的樣子,偏向於鎮壓,而是不是守望。”

我點點頭,這盒子我第一眼就以爲它是一方印,確實很像。

“這就是問題的關鍵!”

胖子臉色微微一肅,道:“如果這個盒子代表了鎮壓,那它鎮壓了什麼?據我所知,胭脂湖雖然一直鬧鬼,但也

僅限於胭脂湖的範圍內,換句話說,那裏的存在應該被鎮壓過,離不開胭脂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