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5, 2020
88 Views

布里斯雙臂護頭,往上一擡,硬頂對方一腳的瞬間,身大力不虧的他,擡起右腳,向着尚在空中的雲天踹了過去。

Written by
banner

雙手一擋對方的腳風,雲天落在地上,左腳爲軸,右腳再次旋轉,踹向布里斯的耳根。

急忙用手護頭,這一腳力道不小,不過布里斯卻並不在乎,再一次衝向雲天。

你來我往間,兩個人在叢林之中都得不亦樂乎。

平生所學此時全部揮灑出來,人高馬大的布里斯不落下風。

身上的防彈衣保護着他不被古拳法所侵,雙手護頭間,西方最常用的拳擊術讓他不斷的抵抗着雲天的打擊。

反觀雲天,也並不算是狼狽,掌握主動的他,猶如一陣旋風。

腳法如風,攻向布里斯的頭部和下三路,但云天心裏知道,這些天來沒有太好的休息,而且右腿的傷口還在滴血。

如果一直這樣拖下去,對於他可是非常的麻煩,但云天又不能使用殺招,因爲他必須要讓布里斯活着。

戰鬥之中,不能分心,但云天卻又太多太多顧慮下,一個不注意就被布里斯捕捉到了。

趁着雲天一個不留神,布里斯的拳頭狠狠的轟向雲天的左臉之上。

這一擊,力道十足,雲天頓時被這一拳,打得一個趔趄。

不過,雲天那融入骨髓之中的格鬥術,讓他身體的本能富有攻擊性。

遭受重拳的瞬間,身體做出反應,腰部用力一提,左腳爲軸,右腳向上一個朝天踢,重重的踹在了布里斯的左臉上。

同時雙手一撐,雲天一個側翻,躍出戰團的他,晃了晃腦袋,嘴角被這一拳轟出血來的他,看着同樣一個趔趄後退的布里斯。

這傢伙的身體果然過結實,若是一般的人,這一腳足以讓他昏迷了。

搖了搖頭,布里斯感覺到有些頭暈,剛纔那一瞬間,他可是眼前一黑差一點摔倒在地。

“好腳力,再來!”

布里斯怒吼一聲,很久都沒有打得這麼過癮,東方特種兵的能力果然讓他眼界大開。

怒吼一聲的他,現在可是極爲興奮,大步流星向着雲天衝來的他,今天要好好的打一場。

“看起來不讓你疼一點,你是不會讓我走了!”

狂妻來襲:駕馭惡魔總裁 看着衝上來的布里斯,雲天皺了皺眉頭,時間不能在耽擱下去,他只能觸殺招了。

“砰!”

可就在雲天準備撲上去的時候,突然眉心處傳來一陣生疼。

同時一聲槍響,迴盪在叢林之中。(。) 子彈貼着雲天的頭皮飛過。

若不是關鍵時刻雲天感知到後一貓腰,恐怕就要被子彈爆頭了。

這突然而至的槍聲,讓原本準備撲上去的布里斯也是一愣。

本能回過頭來的他,看着遠處叢林中跑來的身影

“你身邊的人已經被收買了!”

雲天雙腳一蹬地面,整個人鑽入了草叢之中。

猶如兔子般,快速的消失在了布里斯的面前。

布里斯這一次並沒有追趕,因爲雲天的話,讓他心中也是惱怒異常。

“誰讓你們開的槍?”

布里斯看着來人,正是自己所帶領的小隊。

平日裏除了完成制定的任務外,他們在國內,也有各自的小隊。

一來是一同訓練,讓擁有實戰經驗的老兵帶領新兵,將會有很快速的進步。

二來則是作爲未來替代的人選進行培訓。

這些人,都是憲兵大隊的骨幹力量,但不管怎麼說,他可是這個小隊的隊長。

帶着憤怒的情緒,布里斯看着眼前的這個幾個傢伙。

沒有自己的命令,他們竟然敢開槍,而且這子彈可是在他背後射出的。

“隊長,我們也是擔心你的安全啊!”

開槍的狙擊手,也是小隊的副隊長,在平日裏布里斯不在的時候,負責小隊的任務。

此時他抱着狙擊槍,對着布里斯說道。

同時一揮手,身後的幾個隊員,立刻準備追蹤而去。

“站住,我讓你們追擊了嗎!”

布里斯憤怒的看着眼前的幾個人,聲音冰冷的說道。

不管怎麼說,他都是隊長,可是這些傢伙卻完全不理會自己的命令。

“隊長,那小子可是爆炸案的元兇!”

副隊長轉過頭來,看着布里斯,兩個人剛纔交手他可都看在眼裏。

“這用得着你提醒嗎?我就是問你,誰讓你開的槍?”

布里斯眼睛佈滿血絲,剛纔的那一槍,讓雲天的一切話語更加的可信了。

“隊長,我這不是爲了幫你嗎!”

副隊長卻不知道,兩個人之前所有的交談。

死不承認的他,依舊看着布里斯。

“我問你們,皮特給了你們多少錢?讓你們滅口?”

布里斯眼睛裏可不揉沙子,一雙虎目掃過眼前的每一個人。

他的話,明顯說中了這些人的心事,副隊長一看衆人低頭,也無法在辯駁了。

“隊長,我們也有妻兒老小,大家得過且過,而且殺一個爆炸案的元兇,也不算是什麼罪名吧,我們只是爲了給無辜的百姓報仇!”

妙手神農 副隊長猶豫了一下,但這件事情既然被捅破,大家也不用噎着藏着,反正殺掉的,不過是一個恐怖分子罷了。

“閉嘴,你有什麼證據他就一定是爆炸案的兇手,你們這些人根本就不配當兵!”

怒目而視的布里斯,心中不由的**了一下,之所以很多人無法成爲影子部隊的原因,就是忠誠的問題。

但成爲白練的利器,所要抵禦可不只有敵人的子彈,還有各種的糖衣炮彈。

身爲一國之隱兵,這絕對是他國最想拉攏的對象,一旦他們叛變,那將會帶來無以倫比的殺傷力。

瞭解一切隱藏的軍事力量,熟知所有作戰的方式,執行的永遠都是最艱鉅的任務。

暴蛇的吻痕 這樣的人若是叛變,絕對是非常的可怕。

布里斯看着眼前的幾個傢伙,他們的身手雖然打倒了優秀,但是他們的意志卻已經動搖了。

這樣的人,是絕對不可能成爲隱兵,更不會成爲***。

“隊長,這件事情由我們處理吧,事成之後,我們絕對不會忘記你給我們的照顧。”

談判破裂,副隊長轉過身來,對着那幾個人擺了擺手。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已經瘦了皮特的錢,他們自然要辦事了。

他可是許諾,若是擊斃那小子,獎金豐厚,只要拿到那筆錢,他們就不需要在拼命,找個風景優美的地方安度晚年豈不更好。

副隊長的命令,讓幾個人遲疑了一下。

但還是紛紛鑽入了叢林之中,沿着雲天留下的痕跡繼續追擊而去。

布里斯站在那裏,看着消失的手下,緊握雙拳的他真想不到,那皮特的權勢已經伸入到了軍隊之中。

可就憑這幾個傢伙,根本不可能追得上那個神祕的男人。

布里斯嘆了口氣,將地上散落的槍械重新裝起來後,轉身向着來時的道路走去。

他必須要把這些事情弄個清楚,否則他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叢林之中,鴉雀無聲,帶隊的副隊長,領着幾個人沿着那蹤跡尋覓而去。

只不過,他們道行尚淺,想要追蹤雲天自然是不可能的。

辨識了一下方向後,雲天清理掉自己的痕跡,向着都市的方向跑去。

半個小時之後,雲天輕鬆的離開了那片山林,雖然衣服是一身的狼狽,不過看着遠處開過來的計程車他還是很高興。

揮了揮手,打了個車子,他立刻向着大白鯊的公司駛去。

已是夜晚,但街頭上依舊人來人往。

下了出租車的雲天,匯合了等在那裏的李清揚。

“怎麼弄的這麼狼狽?”

看着雲天的衣衫只剩下裏面的襯衫,而且渾身上下都是血絲。

李清揚急忙脫下自己的外衣,遞給雲天。

“沒辦法,影子刀的實力不弱,甩開他比較費勁!”

雲天笑了笑,那出租車司機一直都緊張的看着自己,生怕他沒有錢付車費。

“好吧,我已經聯絡了線人,大白鯊一般都會在這裏,而且他的車子停在地下車庫,應該人還在!”

李清揚當然知道影子刀的實力了,畢竟身爲影子部隊,實力的差距絕對不大。

“好,百靈鳳那邊怎麼樣了?”

雲天看了看那棟熟悉的大樓,昨天剛剛在這裏逞強,沒想到又一次回來了。

“她也已經打探到,那個皮特此時正在參加一個宴會,所以我們懷疑貓貓應該被囚禁在他的別墅裏。”

李清揚急忙把百靈鳳那邊的情況說了一遍。

今天,皮特有一個重要的晚宴要參加,從時間上來看,他還沒有機會見到貓貓。

那麼現在問題來了,皮特在參加宴會,而貓貓可能被囚禁在雲天和百靈鳳曾經住過的別墅。

事件分爲兩頭,而他們也僅有兩個戰鬥人員,那麼今晚到底如何行動。

聽完了李清揚的情報,雲天也陷入了兩難之中。

現在擺在他面前的有三條路。

第一條,直接闖入他的別墅解救貓貓,可是問題是他們並不能確定貓貓就在裏面。

第二條,等待對方宴會結束一路跟蹤,但同樣,他們也不能確定,這傢伙今晚一定會去找貓貓。

狡兔三窟,這種政客也都是超級富豪,豪宅更是有很多所。

那麼最後一條,就是直接襲擊宴會廳抓人,亦或者在他離開晚宴之後動手。

思來想去,也只有第三條算是最可行的方法了。

“百靈鳳,我準備在他的宴會時候動手,你先想辦法弄到入場券和平面圖,我們找到武器之後就來!”

撥通了百靈鳳的電話後,雲天急忙對着她說道。

直接在宴會廳綁人,纔是最好的方法。

“明白,我這邊會準備的!”

百靈鳳點了點頭,這種事情,她還知道如何應對。

而另一邊,掛斷了電話的雲天,則向着那棟大廈走去。

“站住!”

就在雲天來到通往樓上電梯的門口時,兩個彪形大漢攔住了雲天的去路。

這個電梯是直通頂樓的,所以會有人執勤。

“告訴大白鯊,他的老朋友來找他了!”

恐怖片場 雲天看着兩個人,很明顯,他們並沒有見過自己。

“你是誰?”

兩個傢伙打量着眼前的雲天,這成立有頭有臉的人他們大概都認識,卻沒有見過雲天。

“昨天晚上和他聊過天的人,你就這麼說就好了!”

雲天冷笑着對兩個人說道,於是他們急忙用對講機和頂樓的人員聯絡。

沒有準備硬闖的雲天和李清揚就站在樓下,一臉笑容的等待着。

“噔!”

過了大概五分鐘,電梯門緩緩打開,走出來的幾個人,立刻向着站在不遠處的雲天和李清揚走去。

“你確定這樣大搖大擺的進去,不吃槍子嗎?”

李清揚看着那幾個氣洶洶的傢伙,不由的開口問道。

他和大白鯊認識的方法可是有些特別,現在又大搖大擺的要找人家。

“應該不會吧!”

雲天笑了笑,其實他也沒有把握,但有求於人,他也只能如此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