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25 Views

景容知道以後馬上送我去了醫院,因爲對於我肚子的事情一定不能馬虎,畢竟裏面還有另一位普通的寶寶呢,沒有什麼自愈功能啊。於是,我現在躺在了檢查室,其實肚子已經不疼了但還是要接受各種檢查。

Written by
banner

不過,全部是女醫生。

這次女醫生的年紀比較大也比較穩重,不過她氣質很溫和,在替我檢查的時候道:“你年紀很小嘛,懷着雙胞胎很辛苦吧?”

“嗯,有一點。”

“放鬆。”

“你緊張,孩子也會緊張。”

“嗯。”

我真的放鬆了下來。自從懷孕後只要有人碰我的肚子我就會忍不住緊張。

還好景容在我的身邊,所以倒是不那樣擔心。

愛情保衛戰 “啊,你們的孩子好有趣。”

“啊?”孩子會有什麼有趣的。不過就是兩個小球嗎?

“好可愛,雖然男生很瘦小,但是卻緊緊護着女生,真的讓人感動。”

“能看出男生和女生了嗎?”

“呃,對不起。這件事本來是不應該向病人透露的,但是你們應該是第一胎,所以不會不要他們吧?而且是龍鳳胎哦,真的很少見到。只是男孩子有點弱,好似營養都被女孩子吸收了。不過他好懂事,抱着女孩子像是在哄他一樣,好可愛。”

女醫生大概也是看到龍鳳胎很稀有所以十分興奮,竟然將裏面的情形轉述給我們聽。

我聽到後就覺得元元是在保護着自己的妹妹?或者是姐姐?在我肚子裏抱着姐妹的這個樣子真的是太萌了。

我微微一笑。然後看了一眼景容眨了下眼。意思是,你兒子還挺懂事的吧,比你這個老爸強多了。

不過看到他也在對着我笑,然後還轉過去看女醫生所顯示的屏幕,怔了一下,竟然笑出聲道:“傻小子。”

最後女醫生告訴我們沒有什麼事情。兩個孩子發育的都很正常,而且她還滔滔不絕的講兩個孩子五官端正?

我非常奇怪,她是怎麼看的出來五官端正的啊?

不過人家是大夫,看過無數的嬰兒了,所以透過那個小屏幕可以看到一些我們看不出來的事情。

出去的時候我瞪了一眼景容道:“看你以後還敢不敢亂來。”

“……”景容將頭轉到一邊去,竟然不承認自己的錯。好吧,了就那個脾氣我怎麼會不瞭解呢?

“元元爲什麼會瘦弱呢?他應該知道怎麼讓自己更健康的活着啊。”

“他將自己的讓給了女孩兒,因爲他在保護她。”

“是嗎?但是元元,你也要注意保護自己哦。”

又要保護我這個媽媽又要保護這個妹妹。 思君能有幾多愁 元元一定很辛苦吧。

“他是個男人,知道怎麼做。”

景容帶着一點驕傲的語氣道。

“那你這個做爸爸的呢?”

“咳,有一件事要準備一下,我們要一起準備去一個地方了。現在他已經長大了穩定了,所以應該去那個地方了。”

“哪裏。”

“冥界。”

“嗯,是應該去了。”

怪不得景容一直沒提,就算我追問他也說再等等。我以爲他要準備什麼,原來是在等元元穩定再過去啊。

我們回去後,景容將自己準備的手提箱給拎出來。我都奇怪他什麼時候弄的這些?

首先,他將一隻手銬拿了出來,上面用紅繩纏着。然後道:“進去的時候我們必須一直用這個連接着,否則我就危險了。”

“你危險?”

“嗯,現在我是人。而真正能在冥界之中橫着走的只有你,所以我要靠你的力量才能得到庇護。”

“呃。”

什麼時候改成我是他的保護者了?

然後他又交給了我一把槍,道:“這裏面的子彈我都寫上了符文,可以傷害任何的鬼怪,因爲是鬼胎的母親,是冥界的恩人,你可以隨便射殺任何鬼怪,無罪。”

“我去……”還有這樣的規矩,我是不是應該高興呢?可是不知道爲什麼,我對這種大bug有點高興不起來。

“認真聽……算了,我會慢慢的告訴你的,只要你不要太過激動,一切都沒有關係。”

“嗯,好的。”

我覺得緊張的是景容,不過他又是自信的。好似去冥界我就可以變身成爲螃蟹似的。

“你休息一下,晚上我們來一起期待他們的迎接。”

“好。”

迎接?

不是應該自己開車去嗎?我記得上次生下元元的時候不就是自己去的嗎?

我一直覺得景容是有道理的,於是洗了澡換了身行動方便的衣服。可是景容看到搖了下頭,道:“你穿這一套吧。”

我看着那套雪白的看起來很華麗的衣裙不由得奇怪的問道:“爲什麼?”

“穿上就是。”

“哦。”

爲什麼還要穿得這麼奢華去冥界?再說,白色與冥界的黑暗調子有點不搭吧,這樣是不是太突出了?

不過我還是換上了,然後等到了晚上。

夜黑風高殺人夜……

不對,是夜黑風高伸手不見五指的時候我們一同走出了房間。

景容先把我兩個給銬在了一起,然後舉起了我的手道:“跟着我講。”

“好的。”

“冥界的使者,聽我吩咐,打開冥界之門。”

“冥界的使者,聽我吩咐,打……開冥界之門。”就這樣說,能給打開嗎?

正在我懷疑的時候,就見我對面突然間出現了一座黑漆漆的大門,接着喀喀直響,慢慢的打開了。

記得之前也見到過這樣的門,但是打開後好像元元長了很多。

這次卻有點不太相同,門打了一些,而且陰氣並沒有外放。

“這次不會有什麼意外,不必擔心。”

“嗯。”

“再跟我讀。”

“鬼轎來接。”

“鬼轎來接。”是不是有點太過份了,命令人家開門還要鬼轎來接?

不過很快,四隻小鬼擡着一頂上面點着陰燈的轎子停在了我們的面前,然後他們跪下,似乎十分本份及虔誠的樣子。

我與景容一起坐了上去,而景容則道:“知道爲什麼他們會對你那般尊敬嗎?”

“爲什麼?”

“因爲在經歷了一世後,他將是這裏的鬼王,所以……”

“鬼王?”

“是。”

“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我點了點頭,終於知道了這一切。怪不得他們對鬼王胎這樣執着,原來這後面還有着這樣的故事。得到了這胎,就等於得到了冥界的力量嗎?

可是景容沒有這樣的野心,他不過是想與我們一起活着而已。 坐着鬼轎子進了門,然後四個小鬼擡着我們飛速的向裏面前進。

這速度有點快,我開口道:“可以請你們慢一點……”

“命令,電視裏的太皇什麼的你應該看到過,學一學。”

“啊?”有這麼年輕的太后嘛啊喂。

我只能在心裏吐槽,然後輕咳一聲道:“給我慢一點。”

這個世界很高能 外面的的小鬼們還真的聽到了,然後慢了起來。

我鬆了口氣,而景容卻道:“記住這點,不要對任何鬼客氣。不要給元元丟臉。”

“好的。”做爲媽媽自然是不能給兒子丟臉了,我使勁的拍了下自己的臉,表示自己一定要堅強起來。

景容則還是原來的樣子,好似無論什麼時候他都是這個表情就沒怎麼變過。

越來越深入冥界,我感覺到自己的也沒有什麼不舒服,可是景容手心卻有些出了冷汗。我尋問道:“你不舒服嗎?”

“嗯,畢竟我也是他的爸爸。”

“那我們一起加油。”

“說出去,去輪迴鏡室。”

“好。”

“去輪迴鏡室。”

吩咐完。那些小鬼就轉了個方向走了。

我本來想看經過了什麼地方,可是景容去不同意,道:“別看向外面,那些東西你一定不喜歡看。”

“爲什麼?”我好奇啊,於是還是掀開轎簾看了出去,然後看到了外面的情形,本以爲是什麼地獄似的場景哪知道和人世沒有什麼不同。

有街道,有人家,還有來回行走的人。

不過,每個人的表情都很呆板,看來好似沒有什麼生氣兒似的。

“爲什麼大家都好似沒有表情。”

“那是因爲你是生人而他們是死人,所以看不清她們的表情。而且,不要與他們總接觸,對你的身體還是有影響的。”

他將我拉了回來,讓我端正的坐好。沒有辦法。只好與他端端正正的坐着,直到似乎到了應該到的地方。

轎子停了下來,我與景容下了轎子。然後看到門前跪着兩隻不同的鬼。他們穿着好似制服一樣的古代服裝。看外形似乎是十分正常的人類。我剛要細看,就見被景容的手給掐了一下,沒有辦法挺胸擡頭向前走。

那是一座宮殿一樣的地方,因爲黑所以我無法看清全部的情形,就好似來到了一個黑暗的沒有任何燈光的世界。

景容好似不想讓我與這裏的人有任何接觸,而對方也是一樣似乎並不敢與我有什麼交談或是對視。

就這樣走進宮殿,奇怪的是雖然黑暗但是我們卻還是看到了樓梯與周圍的一切,真的是挺奇怪的。

景容拉着我一步一步的向上走,走了一會兒就道:“休息一下,你應該很累吧?”

“不累,景容你沒事吧?”我站了下來,好似真正累的人是景容。

“身爲人類。在冥界確實有些負擔,比我想像中的要累的多。”

“那我們必須儘快了。”

我先拉着景容讓他休息了一下,然後才扶着他上樓,可是景容卻笑了,他拍拍我的臉道:“笨。”然後自己突然間將我抱起,竟然直接向樓上跑。

“啊。你別逞強啊。”

結果景容跑到了樓上,他將我放下來笑道:“對自己相公的體力沒有信心?”

“有有,你現在怎麼樣?”

“沒有任何問題,前面就是輪迴鏡。”

我向前一看,果然看到那裏有一面鏡子。

鏡子非常的大,不過鏡面卻是黑的,閃動着不祥的光芒。

景容道:“只有你才能讓它顯示過去與未來,任何人都可以。”

“那麼我講出蘇蘇的名字可以嗎?”

“可能需要我的血。”

“哦,明白了。”

我們走了過去。按照景容教的辦法我必須先喚醒輪迴鏡。可是要怎麼喚醒似乎景容也不知道,我只好輕咳一聲對鏡子道:“喂,鏡子,結我醒醒。” 驚天絕寵,蠻妃獵冷王 似乎要裝一裝身份,用命令的語氣纔對。可是我叫了兩聲鏡子沒什麼動靜,我看了一眼景容。他表示自己也沒有辦法。於是道:“加油,只有你有辦法。”

“我有辦法是指什麼辦法啊?鬱悶……”看着那面鏡子,我伸手敲了敲鏡面兒。道:“請醒一醒了,我找你有事。”

可惜仍然沒有什麼迴應,我有那麼點氣憤,於是從敲變成了砸,道:“聽到了沒有,你到給我醒醒啊。”

大概砸的有點種。鏡子終於有了反應。整個鏡子出現了一張老人的臉,而且他還冒着鼻涕泡,看來沒睡飽的樣子。而且這個老人看來眼神兒還不太好,竟然伸出了一張臉看了我半天才道:“你是……誰啊?”

“鬼王胎的母親。”

“哦,那真是失禮失禮,呼……”

“你別給我睡着啊。 潛伏王妃 我找你有事。”這種態度氣死我了,直接動腿踢了幾下他才醒過來。

“請問,您有什麼事。呼……”

我又踢了他一腳,道:“我要看一個人的前世今生,給我顯示一下。”這種情況是逼着我成爲女王啊。

“好好。如果是您的話可以隨便看,但是請問要看誰的?”

“蘇蘇,唐朝的一位妃子……”

“需要這個人的血爲引子。”

“她已經去世千年了。”

“有她的血脈繼承人嗎,需要這個人的血爲引子。”

“有的。”

景容走了過來,他挑開自己的手指然後送了過去。

“你……是鬼主啊,原來已經復活了。真是可喜可賀。”

“廢話少說。”

“好。”

那個鏡子竟然突然間張嘴將景容的手指給吃了進去,我嚇得差點大叫,但是想着要保持形象。就緊張的想問,但是卻被景容拉了一下手,竟然不讓我尋問他。

想想也是。他的嘴裏還含着景容的手指呢,所以確實不適合說話。

我咬牙忍着,等了半天,眼見着景容的臉色越來越蒼白。我不得不開口道:“你到底要吸多少?”

“現在就可以了。”鏡子老人終於將景容的手指鬆開了,我看到了他的那隻手指已經蒼白的沒有一點血色了。忙關心的替他拍着手指,讓血液一點點的運行過來。

景容卻坐在地上,道:“我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現在應該可以了吧,快把蘇蘇的出生到輪迴顯示出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