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90 Views

李雙希原以為秦少嶺會跟著她一起回宮的,沒想到現在卻變成這個樣子。要她一個人回宮嗎?

Written by
banner

「沒事兒,我還有事兒要查,你先回去吧,過幾天我會回去看你的。」

原來他還有事兒要辦,李雙希覺得自己不能礙著人家的事兒。再說了,她一個人出宮,一個人回宮才合理啊。再說秦少嶺現在可是傳聞中受了重傷的人啊。

李雙希不能和他這樣回去,一定會被人懷疑。她有些不舍的看了看秦少嶺,然後又走了起來。

走著走著,她突然覺得頭有一點點痛,李雙希回過身去,秦少嶺居然又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她身後,剛剛不是還讓她走,現在他過來又幹什麼?還抓她的頭髮,好痛啊!

「放開我的頭髮,很痛啊!」

秦少嶺怎麼這樣呢?她原以為他是個好人的,居然又在欺負她。難道……她記錯了嗎?

嗯,想起他們初遇那次,李雙希覺得也許是時間太長,日子太久,又或是他後來對她還不錯,再不就是她對他……

嗯,反正就是李雙希居然忽略了,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就在那邊欺負她來著,雖然最後的結果於她而言是有益的,但不可否認當時他就是有意的在欺負她,明明早已經知道了她的身份……

結果時間長了,她居然開始覺得……他是好人……

大概還是因為太喜歡……喜歡他了。但即便如此,李雙希還是生氣。

居然扯她頭髮!真的好痛的啊!

「我說你一定要乖乖回宮,千萬不要逃跑。」秦少嶺目光灼灼的看著她,「想要的東西我一定會給你的,不論是自由還是其它。所以你一定要等我回去,不要私自行動,我希望回去的時候還能看見你」

原來他是在擔心這個嗎?她的氣頓時消了大半。李雙希重重點了點頭,她一定不會讓他失望的。因為她也想見到他啊。

秦少嶺見李雙希如此乖順的模樣,終於安心了,招招手讓她走了,這次李雙希終於頭也不回的走了。

雖然暫時還不懂秦少嶺的用意,但李雙希相信,只要相信他就可以了,秦少嶺是一個可以被她信任的人。所以她願意聽他的。

再說了,這次的事情能夠如此圓滿的結束,還多虧他了。雖然她還是不知道真相,但是知道的越多,危險就越多。她只要能和皇上交得了差就可以。

就這樣李雙希回到了宮中。 張若寒縱身衝進球場裏,回顧四周一圈後,差點以外自己走錯了地方,因爲在他眼前的上海體育館內部,竟然黑通通一片,沒有一點明亮的燈源,使得張若寒頭頂上,置於球員出口處上,那盞灰濛濛的光源,以及站立於光源下的張若寒是如此的顯眼,如此的引人注目!

然後,當張若寒那張本場比賽裏,雙方參賽隊員中唯一一張的亞洲人、中國人的面孔,異常清晰出現在電視機的鏡頭裏,出現上海體育館裏突然亮起的大屏幕上時,

數道耀眼的探照燈燈光光柱,剎時在nba官方從美國特意調來的專業燈光師的操控下,一道接一道的打在張若寒身上,晃射的張若寒一陣目眩時,一道極其歡快、刺激的背影音樂在上體館內突然響起,緊接着便是nba賽場裏的頂級dj,用苦練了不下百遍的一句中文,非常煽情的解說道:

“先生們,女士們,讓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最激情的吶喊聲,歡迎令每一名中國球迷自豪,令每一名美國球迷津津樂道的夏洛特山貓隊的十三號,你們的英雄,我們的球星,貓王張若寒的登場吧!”

於是,全身上下因爲探照燈的直射,而反射起淡淡光輝的張若寒,在夢幻般的一幕裏,緩緩向上海體育館正中央,鋪滿從美國空運而來的本地板球場跑去。

他的每一個腳步落下,等待着他的,等待着所有電視機前觀衆們的,便是此時身處上海體育館裏的最鐵桿、最熾熱的上海球迷們、中國球迷們,用最狂暴的方式,用最狂野的方法拼命喊出,全力發出的的瘋狂吶喊聲

“張若寒~~~~~~~~~貓王~~~~~~~~貓王~~~~~~~~~~張若寒!”

那些沒有一絲保留,更沒有一絲虛假,狂野到極點、狂爆到讓人的心臟差點都要破碎開來的吶喊聲,是如此響亮、如此宏亮,不但讓電視機前無法親臨現場的觀衆們,深深感受到此時上海體育館內,每一縷空氣裏的溫度是何等熾熱,何等滾燙,更讓,幾分鐘前便已經登場的老鷹隊球員們、教練們、拉拉隊隊員們,以及從美國專程趕到現場的鷹隊最忠實的球迷們,被震憾到說不出一句話,被震憾到腦海中近乎一片空白,更讓某些球員在巨大的失神中,在無比的羨慕中,不住的追問着自己,

這就是伍德森口中,那些可悲、可哀的球迷們嗎?

如果是的,如果有可能的話,他們真的好想成爲這些球迷擁護的對象,愛戴的球員啊!,

因爲,這是一種何等讓人狂熱,讓人窒息,讓人感動的榮耀啊!

……

以特邀嘉賓的身份,出席本場nba中國賽的陸其順,一邊滿臉無奈的按着自己狂跳的心窩,一邊凝視着向球場裏緩緩跑去的張若寒,不住的驚歎道

“小怪物啊,從你的外表上看,你和一年前的你,基本上沒有一絲改變,頂多是個子長高了幾個釐米,但是你的影響力,卻已到了球星二字的頂鋒,真是有你的!今晚的所有榮耀都是屬於你的,就看你要怎麼去把它拿下了!”

…..

熱情好客的中國情迷,雖然沒有以如此狂爆的歡迎方式,歡迎張若寒的隊友們,但還是向奧卡福,奈特,等球員送上非常巨大的呼歡聲,只是當所有參賽的球員完全進場後,打開全部燈光的上海體主育館內,上演nba原汁原原鼓掌的火辣勁舞,以及非常搞笑吉祥表演時,衆多中國球迷們的眼光,手中的照像機鏡頭,卻仍然緊緊的鎖定在,坐在場邊球員休息區裏的張若寒身上,他們真的不願錯過一線線,目睹心目中少年英雄的機會。

按照nba季前賽裏的慣例,主力球員是很少在球場上,累積上場時間達到三十分鐘以上的,所以,伯尼交付到技術臺的首發名單裏,只有張若寒一人是主力球員,而且這也是伯尼,知道不讓張若寒首發上場,他一定會被中國球迷的噓聲給淹沫後,方纔臨時作出的決定。

伯尼原本打算首發全上替補,不過,照目前的情形看來,這個打算,只能是想想而已。

“張,看來今天晚上,你只有完全的燃燒了,並且,即使你自己不去燃燒,你的這些同胞們,也一定會用他們的吶喊聲,幫你燃燒!”伯尼看着張若寒,輕笑道。

“呵,沒關係,反正對於我來說,今晚是我的時刻,如果有可能,就讓我打滿全場吧!”張若寒的雙眼內,彷彿點燃着一團雄雄烈火,分外堅定的說道,因爲,在今天的此時此刻,他只有將亞特蘭大雄鷹的翅膀,當場折下,方能報答這些最可愛的球迷們,爲他精心送上的榮耀。

他不但要在今天的比賽中獲得勝利,更加要全力追逐完勝和大勝!

而在另一邊,亞特蘭大才鷹的休息區裏,不停的拿着戰術板,向球員們傳授戰術的伍德森,會讓張若寒如願大勝,完勝嗎,抑或是最簡單的勝利?

答案只有一個!

不會!

“馬文你的身體素質非常出色,籃球技術也很好。可以在內線和外線發動進攻。不論是在籃下,還是在外線都是你的撐控領地,因此,一會上場之後,你給我把眼睛擦亮些,盯着山貓隊的任何前鋒前員,不論他是大前鋒,還是小前鋒,只要他的得分能不力錯,就由你前去防守他,死死的盯住他,如果有可能,就將他徹底的封殺吧!雖然你只是個新人,但我對你非常有信心,相信你能做到這些,

馬文你不會令我失望吧!”

伍德森用一種非常信任的目光,望着馬文威廉姆斯,後者,打量一眼不遠處的張若寒後,雙眼中閃過一絲極度的渴望,卻只能非常黯然的點點頭,雖然他很想找上張若寒,但他只是一名小前鋒,和張若寒根本對不上位置。

“恩,”

伍德夢非常滿意的笑了笑,然後向鷹隊目前的靈魂人魂,太陽隊開價五年七千萬薪金,仍然無法挽留住的後衛球員喬約翰遜望去,

“喬,你是我們好不容易請來的新任鷹王,今天就是你發揮出自己全部本領的時候,雖然你在太陽隊時只是太陽隊隊內的第三得分點,但其實你的最大的優點,卻是在於防守上,由其是對外線的防守,因此,在今天,我只要求你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去把貓王張若寒防住,防死他,證明鷹永遠比貓強!”

“ok,沒問題,我會當着他的同胞面前,將他一把抓起,帶到山貓終生不可及的天空中,讓他在真正的高空裏感受着恐懼,非常害怕時,欣賞他露出的絲絲醜態!”

喬約翰遜憑空緊握雙拳幾下,流露出濃濃殺機的雙眼,向不遠處的貓王張若寒望去,即使外界把這小子風傳的再強大,再可怕,但是在同樣強大的自己面前,喬約翰遜決不相信,會有貓比鷹厲害的神話存在!

…..

伍德森逐個向首發上場的山鷹隊球員,吩咐出自己安排給他們的任務後,向所有老鷹隊的球員們,沉聲吩咐道,

“大家上場只要做好自己的任務,比賽的最終勝利一次會是屬於我們的,因爲在一場籃球比賽裏,防守強大的隊伍,纔是真正的強者,你們明白了嗎?”,

“明白了!”

山貓隊的球員們齊聲喝道,然後和伍德森一起坐在場邊,打量着在大屏幕上打出的雙方首發球員出場名單

夏洛特山貓隊:

主教練:伯尼比克斯達夫

中鋒:四三十號傑克-沃斯庫爾高度:2.11米,體重:99.8公斤

大前鋒:七號普里莫茲-佈雷澤克高度:2.16米,體重:114.3公斤

小前鋒:二十四號賈森-卡波諾高度:2.03米,體重:96.6公斤

得分後衛:十三號張若寒高度1.82米,體重77.8公斤

組織後衛:二十一號卡里姆拉什高度:1.98米體重:97.3公斤

亞特蘭大老鷹隊

主教練:麥克-伍德森

中鋒:五號邁克爾-斯圖爾特高度:2.08米,體重:117.8公斤

大前鋒:三號艾爾-哈靈頓高度:2.06米,體重:113.1公斤

小前鋒:八號馬文-威廉姆斯高度:2.06米,體重:108.6公斤

得分後衛:二十四號喬-約翰遜高度2.01米,體重104.3公斤

組織後衛:三十六號羅伊爾-伊沃伊高度:1.91米體重:90.7公斤

“大家看到沒有,我們上場的是全部的主力陣容,而山貓隊卻沒有派上奧卡福,這將會是他們的一個致命失誤,因爲,落在我們手裏的比分差,山貓隊是無論如何,也根本奪不回去的!ok,我也沒什麼要說得了,最後一句話,上場吧,我的雄鷹們,卻盡情享受你們的食物吧!”

伍德森大手一揮,由他精心打造的老鷹隊的最強陣容的球員們,便全部站起身,在上體館內的中國球迷們注視下,在遠道而來的老鷹隊的忠實球迷們吶喊聲中,昂然的向球場中央走去,

雖然在不久之前,他們也在爲上體館內,中國球迷們對張若寒的那種狂野熱情,而感到震驚,但是,他們的任務,他們現在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那就是去讓中國球迷們平靜下來,徹底的平靜下來。

…..

“上吧,我的山貓們!堅待完第一節,你們就等於勝利了!”

伯尼向着自己的四個替補球員和貓王張若寒笑道,任伍德森想破腦袋也想不到,山貓隊的首發陣容裏,根本就只有張若寒一人,還是伯尼如今最強大的陣容裏的絕對主力!

“ok,沒問題!”

已經躍躍欲試的山貓隊替補球員們,非常珍惜他們此時的這個上場機會,他們非常渴望聽到,看到在他們進球之後,會爲他們爆起最熱烈呼歡聲的中國球迷們的喝采!

能夠享受到其他國家的球迷們,如此熱烈的歡呼聲,在他們的籃球生命裏,能夠有幾次呢,也許就這一次吧,所以他們發誓,要打好他們在場上的每一秒鐘,即要完成伯尼佈置給他們的任務,更要迎得中國觀衆們多一點,再多一點的歡呼聲!

仍然坐在座位上的張若寒,轉過頭,凝望一眼身後,自己所訂的那個vip包廂裏的爸媽、江娜,以及江娜身邊三個非常漂亮的女孩後,轉頭向四周看臺上的觀衆們望去,卻非常意外的發現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望着自己,就連攝象機的鏡頭,也在緊緊的鎖定在自己,於是,明白完成榮耀的時刻,已經到了的張若寒,猛然站起身子,拿出貓王應有的霸氣,大喝一聲“出發”之後,帶領着四名早已站起身的隊友們,向場上的老鷹隊球員們直直走去,

到底是山貓的爪牙更厲害,還是老鷹的利爪更鋒利的時刻,終於到了!

但是,在張若寒心底,他卻堅信,在今天晚上,敗的必定只會是高高在上的,雄鷹!

因爲,今天是他的時刻,他纔是這裏,真真正正的唯一主角!

….

從美國來的白人主裁,靜靜的站在中場線上,他的身邊堅立的是兩座如鐵塔一般高大的男人。

白色的鐵塔是剛剛加盟山貓隊的中鋒沃斯庫爾,黑色的鐵塔是老鷹隊的球員斯圖爾特。

從外表上盾,兩人的身高差只有區區的三釐米,也許在某些小級別的比賽裏,這點身高差,再加上臂長,會讓兩人之間跳球時,差生一定的差距,但是在nba的球員裏,即使十釐米的身高差,也是可以經常忽略不算的,應爲在nba裏,總得會有驚人的事情發生,總會有號稱天才,怪才的球員涌現!

因此,兩名球員,同時屈着雙腿,保待着最佳的起跳資勢,等待着成爲本屆nba中國賽裏,第一個碰到籃球,將會被記裁記史冊裏的人物!

片刻後,籃球從白人主裁的手裏,向上高高飛起,微有向下滑落痕跡的剎那,早已待機而動的一黑一白兩道人影,立時沖天而起,全力向上躍起的瞬間,不斷向後揚去的手臂,終在他們上方的籃球,等待着變向、等待着被決擇時,同時飛快的向籃球煽去。

“啪!”

白色的手掌,搶先零點零幾秒鐘,重重拍在籃球上,已經被決擇出命運的籃球,立時化作一道劃過而過的虛影,向老鷹隊的半場飛去。

“拍的漂亮!”

處於籃球飛行路線之下的張若寒,輕輕起跳後,伸手一撈,將籃球穩穩的抓在手裏,正準備向前衝進的時候,卻聽到鷹王喬約翰遜的一聲大喝,

“回防”,

然後,鷹隊的球員們,便在第一時間內,飛快的向他們自己的半場狂衝而去,剎那間便已回防成功!

絲毫不給山貓隊,快襲籃下的機會,他們完全的在遵照着伍德森的話去做,

會防守的球隊,纔會贏球!

張若寒打量一眼沒有絲豪空隙的鷹隊籃下,不禁於心下默默想道,你們最強的便是防守嗎?

好吧,那就讓你們看看,什麼樣的進攻方式,是你們根本防不住的!

想罷,嘴角邊湯起一絲冷笑的張若寒,將球向站在他左側的拉什傳去,然後,縱身向鷹隊重重設防的陣地內,徒手奔去。

張若寒剛剛踏到鷹隊的三分線附近,便已被一臉兇狠之色的喬約翰遜看防住,對喬約翰遜來說,將張若寒封殺掉,是他證明自己這個鷹王價值的最直接舉動!

放棄了高額薪金,寧*頭,不做鳳尾的喬約翰遜,來到老鷹隊的最大目的,便是想享受世界圍繞他而轉,球隊圍繞他而打的樂趣,因此,此刻便是他這個新任鷹五,向全世界證明自己的時刻!

“小子,聽說你因爲戰勝了雷阿倫,所以最近風光正起,不過,我勸你還是在你的第一個學期裏,做一名安守本份的乖學生吧,因爲這裏目前,還不是你能一手掌控的世界!”

喬翰遜彎下腰,跟防着無球空跑的張若寒,向張若寒向是非常真誠的說道,因爲,他總是喜歡將道理先告訴自己的對手,然後,纔去照着他所說的道理,給對手,上很是生動的一課!

“是嗎?也許吧!”

看上去非常和善的張若寒,卻在用一種冰冷的讓喬約翰遜心顫的目光,打量着喬約翰遜,然後突然的當着喬約翰遜的面前,左腿猛然大力一發,向喬約翰遜左側高速衝去,

那瞬間便從極靜跳躍到極快的速度轉換,驚得喬約翰遜心頭又是一陣猛顫時,張若寒已經衝到喬約翰遜的身後,順式接住三分線外的拉什,及時輸送進來的傳球,嗖得一下,如箭騰空般飛了出去,射了出去!

沒有絲豪起跳的跡象,沒有絲豪準備動作,便已經踩在禁區線上,向站立於籃下斯圖爾特直直飛去,彷彿眼前兩米零八身高的黑色巨人,只是一縷虛無飄渺的空氣!

榮耀,

我的榮耀!

瞬間飛臨斯圖爾特頭頂上的張若寒,眼中爆射着渴望的目光,在斯圖爾特根本不及反應的電光火石的一剎那,猛然一掄右臂,將籃球硬生生的轟進籃框後,另時從空中墜下,砰然落在斯圖爾特面前!

整個扣籃得分的動作,不論從騰空高度,還是從揮臂的瀟灑姿態,以及落回地面的身形,都如此的不起眼,如此的平凡,沒有一絲特別之處,但卻在所有人不到一呼一吸的的瞬間,所有人都還沒有明白髮生了什麼的一剎那,便已經快若一道一閃而過的閃電,將該做的事情全部作完,將nba中國賽的第一球轟到手中,更將伍德森心目中,固若金湯的防守驟然轟破!

毅立在斯圖爾特身前的張若寒,緩緩舉起右拳,等待他的沒有歡呼聲,沒有吶喊聲,只有剛剛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的人們,那一張張目瞪口呆的面孔,不過,這些正是張若寒想要的,因爲一場極速的比賽,從此開始了!

小鬱200512.30 天色已沉,李雙希回來的時候,宮門差點就關了。要不是她流連於集市,還在那裡多逛了一會,誤了時辰,也就不用這麼急急忙忙的趕回來了。

不過,今天她的運氣不錯,不僅見到了秦少嶺,他幫著她解決了煩憂,而且還能準時回宮裡。

要不然,她可能就要在這宮外過夜了。這個時辰,她要投客棧也是有些麻煩的。再說,可以回宮,那為什麼還要住客棧啊?

李雙希覺得,自己有時候是想的通透明白,有時候呢又是糊裡糊塗的。真不知該如何評價自己這個……

應該還是說愚蠢的人吧……

李雙希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所以她決定就當個傻瓜好了。外面的事情,全有秦少嶺幫她擔負著。她就安心的等著他回來就好了。

本來夜色已深,李雙希回到宮中準備先行歇息,明日再稟告皇上這些事情的。沒想到她剛回到宮裡,第一時間就胡內侍叫到了皇上跟前,看來這事是真的拖不得啊。

而皇上原想著這姑娘應該要去個三四天才能回來。所以也就給了她百十兩銀子讓其在外花費,女孩獨自在外,有點錢傍身才可以。

但他如何也沒想到秦暮暮下午剛剛出去,晚上居然就回來了?這辦事的效率可真是極高啊,這姑娘果然是不簡單。

雖然平時看著呆呆傻傻的,人又極為羞澀,但沒有想到,居然也是個辦事利索的人。

看來不僅是廚藝,查案也是難不倒她的。秦家一門真是他的左膀右臂,個個都這麼出色能幹的。

不過為什麼他會覺得有點奇怪呢?

雖說這麼快查出真相,他確實歡喜,但……怎麼說呢?這姑娘難道這是知道些什麼嗎?否則怎麼可能會這麼快回來呢?

不過皇上也沒有憂心太久,因為過一會秦暮暮到了這裡,也就必然會告訴他,她是如何查出真相的。想到這裡,皇上才立刻讓胡內侍傳秦暮暮過來。

而李雙希的心裡也心裡藏著事兒。她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直接跟皇上坦白。

天啊……

李雙希打了自己的臉一巴掌。為什麼她時時刻刻都在想著泄露自己的身份給別人?要是皇上追問起來,有關於她的事情怎麼辦?

再者說,三王爺和九皇子都是他的嫡親血脈,要是為了護著他們,她隨時也會有危險的啊!

明明秦少嶺已經為她計劃了那麼周詳的計劃了。她居然還在放縱自己誤事?要是自己誤事,李雙希自己都覺得不該原諒了。

李雙希在心裡再次譴責了自己。她不該再胡思亂想一些奇怪的事情了。或是做出一些讓自己深陷泥塘的蠢事。

嗯,或者就按照青少年所說的,她只需要告訴皇上,一切事情均已查明,再將那份密函奉上。其他什麼都不要做。

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

嗯,秦少嶺教給她的東西一般是沒有問題的。她就這樣說便好了。這樣想著,李雙希立刻來到了皇上的跟前。

皇上看著眼前的姑娘,心裡也有著藏不住的歡喜。

他語氣親昵的對她說道:「哎呦,你這麼快就回來了。朕本來也是非常想念你來著。」

這樣親昵的話語讓李雙希心裡猛地一顫,皇上這也太過於……難道就因為她查清了這件事嗎?

雖然這般的確是很厲害了,但是李雙希心裡不免有些發虛……

因為她……根本不清楚這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她敢就這樣回來,這也是秦少嶺跟她說了,她才回來了。

不然,她估計在外遊盪十天半月都未必會回來的。到最後,可能真的就逃跑了事了。不會這樣回來,還心安理得的樣子。

「那是自然,暮暮已經查清了所有的事情。」李雙希強忍著心裡的懼怕,按壓住自己一直在顫抖著的手,「暮暮有一物呈上。」

李雙希拿出袖子的那一封密函。胡內侍走了過去,他想要拿走李雙希手上的那封密函,拆閱給皇上讀。但李雙希偏過身子,將密函抓到了手裡。胡內侍扯了一會,竟發現這個姑娘的手勁如此之大。

「暮暮姑娘,你這是作甚。不是有物件呈給皇上看嗎?就讓我拿給皇上便是了。」

李雙希想到這其中的複雜性,覺得還是不要讓太多的人知道這件事。現在還是以穩為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