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26 Views

也不吵不鬧,就老老實實的待在李肅的手機裏,這如果還不算是聽話的話,那就真的是不好說了,這應該算是聽話了的,大家說是不是,大家應該會說是的,對吧,好了,接下來繼續看文,看看這最後一棟房屋,到底有什麼。

Written by
banner

到底有什麼恐怖、詭異、危險的事情,相信有李肅在,是不用擔心的,但是,這個世事無絕對,也許,也許魔王它丫的,它丫的又限制李肅的道法,那該怎麼辦,那就有點危險了,也有點恐怖和驚悚以及詭異,詭異的原因,還是。

還是因爲它的未知,如果是已知了,那麼也就不詭異了,不未知了,甚至是,還能從中找出它的破綻,其實也就是生路,只有找到生路,任務參與者們才能活下去,才能活着離開任務世界,離開這個恐怖、危險的任務世界,不然。

不然的話,要不然的話,任務參與者們最終還是會死在這個任務世界裏,好了,到底死不死的,還是要看李肅等人的造化了,要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相信總有生路的,相信總還是可以活着離開任務世界的,所以,所以嘛,不。

不用擔心,大不了就是有驚無險,被一直嚇,或者是嚇一跳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有李肅在,從來都不怕,只要一想到李肅他那高深的道法,妖魔鬼怪又算個啥呢,又算個什麼呢,還不是隻有被李肅打得魂飛魄散的下場,除。

除此之外,要麼就是被李肅他給超度了,不然的話,還真的是沒有第三種可能了,逃跑,想逃,那也還是有可能的咯,因爲畢竟李肅他,他還是不願意直接就將鬼魂打得魂飛魄散,所以,逃走也還是有可能的,但是,應該不會。

不會太多,天花板,這個天花板,它到底上面有什麼,是空無一物呢,還是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存在,不知道,也不清楚,還是要看看天花板才知道,當然咯,不是說要大家看看天花板,而是要李肅等人看看天花板,最後一棟。

最後一棟房屋,難道說,問題出在天花板上,問題會是就出在天花板上嗎,還是,如果說,不是天花板,那麼,會是什麼呢,李肅等人,此時還沒有走進這最後一棟房屋,但是,也快了,李肅正準備去開門了,只要把門打開就。

就可以進去了,並且,還不用隨手關門,因爲這個門,它是自動的,雖然說,開門還是需要任務參與者去開,但是,關門,它是不需要任何人力的,它的這個能量來源,也不知道是來自於哪裏,反正它就是這麼的神奇,歐了。

“任務參與者李肅在這棟房屋裏禁止發言,並且不能以任何方式告訴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哪一個纔是真正的鬼魂,任務參與者注意,這棟房屋會有很多的鬼魂,但是,只有一隻纔是真正的鬼魂,任務參與者只要找出真正的鬼魂。”

“那麼這棟房屋裏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注:在這棟房屋裏,可能會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情,任務參與者只需找出真正的鬼魂,那麼任務立刻就算是完成”,當李肅快要把門打開的時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突然出現,宣佈了。

宣佈了這最後一棟房屋的任務提示,有很多鬼魂,只有一隻鬼魂是真的,並且要找出真的那一隻鬼魂,然後任務就算是完成,這,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就是找鬼魂嘛,要找到真正的那一隻嘛,那麼,問題來了,假的鬼魂會是。

會是怎麼樣的呢,是有多假,還是有多真,和真的一樣嗎,和真的差不多嗎,還是,這個,它完全別說啊,那要怎麼找,一個個找嗎,還是,估計這是哪個二的任務參與者心裏想的吧,奇怪,他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呢,無法。

無法想象啊,不可思議啊,他竟然會有這樣的想法,確定他不是來搞笑的嗎,怎麼好像總感覺,他是,他就是,哎,算了算了,不管他了,接下來還是看看李肅等人,當然咯,也包括他在內,看看李肅等人接下來會遇到什麼樣的。

什麼樣的一幕吧,是兇是吉,全憑運氣,當然,也需要一點智慧,智慧和運氣,是在任務世界裏必不可少的兩樣東西,缺一不可啊,真的是缺一不可,不然的話,都很難再回到現實世界啊,真的不能再墨跡了,直接進屋算了。

這時,李肅已經把門打開了,打開門之後,李肅感覺到怨氣怨念還是那麼的重,好像絲毫都沒有減少,然而,這棟房屋裏很大,李肅也分不清,到底鬼魂在哪裏,好像到處都是鬼魂,但又好像都不是,這就有點無奈了,有點鬱悶了。

這麼大的房屋,這麼重的怨氣,還可能會有那麼多的“鬼魂”,那麼,到底真正的鬼魂在哪裏,要找出真正的鬼魂,又談何容易,不過還好,它好像沒有設定時間,也沒有其他的什麼限制,那就還好,任務參與者們有大把的時間。

有大把的時間可以去找,也不用擔心會找不到,只是,李肅他不會說話,那麼也就是說,又不能靠李肅了,哪怕是李肅他知道真正的鬼魂的在哪裏,是哪一個,也不能說出來了,哎,這就是最無奈的,也是唯一的限制,雖然說。

雖然說,這個限制它看上去不大,但其實,它卻是至關重要的,不過也不要緊,因爲,李肅他還是可以使用道法的嘛,還有就是,時間也沒有規定啊,它沒有說,要在規定的時間內,將真正的鬼魂找出來啊,所以,所以啊。

也不是那麼着急了,但是,它也說了,在這棟房屋裏,任務參與者可能會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情,那麼,也就意味着。 秦穆然看到蘇長青這個樣子,大概也猜到了幾分。

「是你老子的電話?」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不過,蘇長青聽到秦穆然的話以後,做出了一個反常的舉動,著實嚇得大家不知所措。

只見蘇長青突然蹲下身來,潤了潤嗓子以後,便是唱起歌來:「我很醜,可是我有音樂和啤酒,有時激昂,有時低首,非常善於等候。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外表冷漠,內心狂熱,那就是我。我很醜,可是我有音樂和啤酒,一點卑微,一點懦弱……」

蘇長青的突然舉動,哪怕是秦穆然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都什麼情況?

剛才不是寧可死都不唱這個歌嗎?怎麼現在這麼積極主動了?

他老子到底是什麼樣優秀的人,一個電話就能夠如此端正他的思想了?這也太厲害了吧!

一旁,梅中也沒有想到蘇長青會突然這樣,不過他也是心思靈敏之輩,在看到蘇長青接到電話以後沒有一絲猶豫地唱了「拯救」,他便是知道,肯定是剛才電話里,蘇保國對蘇長青說了些什麼,肯定是惹了一個惹不動的人了,所以他便是跟著蘇長青一起跪了下來,同時一手捏著他的公鴨嗓子,道:「可是從不退縮我拿什麼拯救,當愛覆水難收,誰能把誰保佑,心愿為誰等待。我拿什麼拯救,情能見血封喉。誰能把誰保佑,能讓愛永不朽……」

兩兄弟一時間就好像將吳亞龍家的院子里當成的演唱會的現場,生怕秦穆然聽不見一般,大聲地唱著。

另一邊,辛覺看著原本還很是囂張的兩兄弟,現在成了這個樣子,頓時也是明白了些什麼。

不愧是紀凌風的老大,這手段就是牛逼。

不戰而屈人之兵,這就是王者的最高境界啊!

辛覺都如此意外,更不用說與梅中他們一起來的中年婦女和曹夢了。

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在他們眼中如此牛逼的蘇長青,蘇家的大少爺此刻正蹲著,扯著嗓子在向他們宣告自己很醜,可是卻溫柔。

她們都很清楚,這些京城來的大少爺們的脾氣可都不是一般的橫,能夠讓他們心甘情願地做這些事情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秦穆然的背景比蘇長青還要大,甚至大到蘇長青沒有辦法反抗。

這個秦穆然到底是什麼來歷,為什麼連蘇長青這麼大的背景都沒有辦法?

只是,曹夢母女兩個並不知道蘇家在偌大的京城裡面其實也不過算是一個小小的家族,在像秦家,韋家這樣的超級大家族面前,蘇家滅亡也僅僅是一個念頭的事情。

「秦少,我唱完了,不知道您聽著還開心嗎?」

唱完歌的蘇長青戰戰兢兢地看著秦穆然,忐忑地問道。

「這個歌唱的還是不錯的!一看平常就沒少去KTV唱歌。我說你啊,以後有事呢,就好好考慮下你的音樂夢想,別整天玩這個,玩那個的,做些坑爹的事情。」

秦穆然一臉告誡的樣子說道。

「是!是是!秦少說的很對,以後我一定好好發揚我這方面的天賦,做一個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好少年!」

「嗯!知道就好!」

秦穆然點點頭。

看著這蘇長青的態度也算是誠懇,也沒有犯什麼大錯,就姑且放過他一回吧。

「記住,以後不要再糾纏他們一家了,若是再讓我知道你還不死心,我不介意親自去京城蘇家廢了你!」

秦穆然看著蘇長青,言語之中滿是警告。

「放心吧,秦少,不會的,我再也不敢了!」

蘇長青連連點頭。

開什麼玩笑,現在知道吳家都是由你秦大少罩著的,誰還敢動啊,那簡直就是壽星公上吊,嫌命長啊!

「滾吧!」

秦穆然揮了揮手,頓時蘇長青等人如蒙大赦,擦了擦臉頰上的冷汗后,便是迫不及待地要離開這個院子!

這個地方,如果可以,蘇長青願意一輩子都不踏足。

「等等!」

就在蘇長青以為自己快要解脫的時候,秦穆然的聲音突然又從後面傳了過來。

下一秒,蘇長青剛剛踏出的腳步停在了半空之中,整個人的身軀都僵硬在了那裡,一動都不敢動,彷彿自己只要動一下,整個蘇家就要完蛋了一般。

「秦少,還有什麼吩咐嗎?」

蘇長青努力讓自己淡定,臉上堆著笑容,轉過身來,看著秦穆然問道。

「就是我想問問,這個門是誰踢的!」

秦穆然眼睛示意了下地上那斑駁破碎的鐵門,道。

「是…是我。」

梅中知道這個時候只能夠自己硬著頭皮站出來了。

都怪自己剛才太過積極了,想要在辛覺的面前賣力的表現一下,沒有想到自己坑了自己一把。

辛覺是秦穆然的人!這不是白忙活了嗎?

現在秦穆然詢問這個鐵門的事情,他在這裡資歷最小,身家最小,他不站出來,誰站出來,而且本來這個鐵門就是自己踢的。

「哦!原來是你啊!」

秦穆然看到梅中站了出來,臉上閃過一抹玩味的笑容。

「秦少,我知道剛才是我衝動了,這個門是我弄壞的,我有責任,我願意賠償!」

梅中此時哪裡還敢惹秦穆然啊,立刻表態道。

「嘖嘖,這個態度不錯,就是不知道你想怎麼賠償了?」

秦穆然看著梅中,繼續問道。

「一百萬!」

梅中豎起一根指頭說道。

「一百萬?打發要飯的呢!今天這事兒不能善了,你哪個肢體弄壞的鐵門,就留下哪個吧!」

秦穆然很是果斷,語氣之中也是霸氣十足,不容許反抗。

「那秦少你說多少錢!」

梅中咬了咬牙,秦穆然的意思很明顯,要是錢不到位,那就要自己的腿到位了!

「這得問你啊!我不是當事人!」

秦穆然搖了搖頭,默不作聲。

「五百萬!」

梅中知道秦穆然這什麼意思,當即咬了咬牙,狠下心來說道。

「五百萬!還不錯,應該值這個價格了!」

聽到梅中這麼說以後,秦穆然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小月,把你的銀行卡號報過來!」

秦穆然對著吳月說道。

「啊?」

雖然吳月有些震驚,但是她還是照做了。

沒一會兒,吳月的手機便是傳來到賬的簡訊,秦穆然看到以後,這才將梅中給放走了。

「滾!以後別讓我再看到你來騷擾他們!」

秦穆然對著臨走前的梅中警告道。

「秦少,放心!一定不會!不會!」

梅中連連抱歉,隨後便是慌忙跑出了院子里,生怕晚了再重蹈覆轍。 這棟房屋,它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啊,有蹊蹺,絕對有蹊蹺,只是現在還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還是先。

還珠之醫仙阿哥 還是先看看吧,“大家小心一點,我覺得這棟房屋裏不簡單”,李肅把門全部打開之後,隨後對衆人說道,接着他就準備自己一個人先進去,先進去看看,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情況,不過,其他人,其他的任務參與者,隨後也。

隨後也跟着李肅一起進去了,這棟房屋確定是大,有客廳,一個很大的客廳,還有幾間房間,還有衛生間、廚房等等,完全就是一個住家的好地方,家裏的東西應有盡有,甚至是,還有,“李肅,你”,秦風說到這裏的時候。

突然想起了,李肅他不能說話,所以,秦風他也就沒有繼續說下去了,哎,這該死的魔王,幹嘛限制李肅說話,不是限制道法,就是限制說話,哎,什麼鬼嘛,就不能讓李肅稍微牛逼一點,一下就把真正的鬼魂找出來,然後。

然後任務也就完成了啊,哎,謝特,法克,有種想罵魔王的衝動,不過,最後還是忍住了,因爲,知道罵了也沒用,也不能改變什麼,還是得繼續做任務,還是得繼續待在任務世界裏,還是,自己還是一個任務參與者,這是改變。

改變不了的事實,李肅、程陌、秦風、劉美熙、葉黎,他們都改變不了的事實,一旦被魔王給選中,那就是永遠的任務參與者,哪怕是,有一天,完成了十次任務,離開了任務世界,永遠的離開了任務世界,那麼,他也曾經是。

是任務參與者,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就看大家能不能理解了,爲什麼要說,一旦被魔王它給選中了,就是永遠的任務參與者,這句話,看大家自己能不能理解了,反正,話是這麼說完了,加油,任務參與者們,相信你們是可以。

是可以活着離開任務世界的,沒什麼事情,沒什麼恐怖,沒什麼危險,是你們所不能承受的,李肅,尤其是你,你一定要堅持,你的目的是什麼,你的誓言是什麼,你的信仰又是什麼,當然咯,你是不需要信仰了,因爲你是學道。

你是學道之人,學道之人,自身就都是信仰,只要道學好,那麼都可以飛昇,飛昇直接做神仙了,肉體已不再需要,什麼東西,什麼物質,也都不再需要,只要飛昇,那就是所有的學道之人,心目中最想的一件事,一件事情。

沒有之一,當然,飛昇也不是那麼容易的,魔王它,它的力量,現在可以說是,非常的強大,甚至是,飛昇的得道高人,都不是它的對手,它的力量,可以和佛一較高低,一念爲佛,一念爲魔,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大家知不。

知不知道爲什麼會有這種說法,原因就是因爲,魔,它和佛的力量是差不多的,只是,做壞事的話,那就是魔,如果是做好事的話,那就是佛,這就是爲什麼有,一念爲佛,一念爲魔的說法,它們本來可以是一樣,但是,一個。

一個走火入魔了,一個還是之前的樣子,所以,最終,一個爲魔,一個爲佛,但,它們的力量,到底誰的力量會更強一些呢,這個,怎麼說呢,善惡到頭終有報,人間正道是滄桑,所以,那還是佛要更加厲害一些,這是必須的。

不過,也有人說,魔要更加厲害一些,因爲,魔,它是突破了自己,所以才成魔的,而佛,它是一直,好了,到此爲止,不多說了,接下來還是繼續看文,看看李肅等人,在進去這最後一棟房屋之後,會遇到什麼樣的情況,是。

笑看君心似我心 是恐怖驚悚呢,還是平安無事,哈哈哈,平安無事,真的是想得出,可能會是平安無事嗎,大家說說,可能嗎,答案絕對是,不,可能,等下,這個逗號打得,那到底是可能還是不可能啊,雖然知道你喜歡打逗號,但是,你也。

你也不能在這種情況下打啊,你這叫,叫我們大家怎麼看嘛,都不知道到底是可能還是不可能,哎,你這逗號打得,給你一百分,完全不怕你驕傲啊,謝謝,謝謝,謝謝大家打的一百分,沒毛病,抱拳了,老鐵,這逗號,還真的是。

是有點多啊,以後,還是儘量的少打吧,要不然的話,也不知道會不會影響閱讀,但願,但願不影響哈,如果影響了,大家可以反饋一下,然後某人以後一定少打,儘量不多打,但是,該打的那還是要打,就比如說,現在這樣。

李肅等人,也就是,李肅、葉黎、劉美熙、秦風還有程陌,他們五人,他們五人,現在是已經全部進入到這最後的一棟房屋了,“嘭”,就這樣“嘭”的一聲,當李肅等人全部進入了房屋之後,那個門突然就又自己關上了,都說。

都說了,這是個自動門,它自己會自己關上的,不用人力去,沒錯啊,是不用人力去啊,但是,它丫的,能不能關輕一點啊,它非得關這麼重嗎,非得關這麼重不可嗎,它關輕一點,會死啊,哎啊的,把李肅等人都嚇了一大跳。

還以爲發生什麼了呢,還以爲剛剛進來,就要搞得這麼恐怖了呢,這最後一棟房屋,它到底是,它到底是什麼鬼,又會發生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這真的是,讓人,讓任務參與者不解啊,但又很想知道啊,於是,心裏面肯定也是。

也是非常着急的,也是非常緊張的,也是非常渴望知道的,但是,魔王它就是不說,它就是要搞得這麼詭異,這麼未知,讓任務參與者們在還沒有見到鬼之前,就嚇得不行,那麼,接下來還得了,豈不是,心理壓力很多,這個。

這個是可以有的,就好像,天花板上,它是可以有鬼魂一樣,也是可以有的,不信,大家現在先趕緊看看自己家的天花板,然後,大家就會發現,就會發現,就會發現什麼呢,是它嗎,還是,想這麼多幹嘛,還不如直接看一下。 蘇長青和梅中火速地離開了吳家的院子里。

另一邊,秦穆然的強勢再一次地震撼了吳家的眾人。

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秦穆然真正的實力比他們當初想的還要更加的厲害。

剛才吳亞龍從自己的表姐口中已經知道了一些蘇家的實力。

在京城那也是響噹噹的大家族,可是這麼一個以前整個吳家都遙不可及的大家族的大少,在秦穆然的面前竟然如此的懼怕,到底秦穆然得多大的身份。

「部長,你……」

吳亞龍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彷彿秦穆然變成了一個很陌生的人。

「不要多想,我剛好認識他一個長輩!」

秦穆然笑了笑。

其實他說的也沒錯啊,按照諸葛輕狂的輩分來算,連蘇保國都是要跟著諸葛輕狂後面當小弟的,是蘇長青的長輩,這話沒有毛病啊。

「哦!原來是這樣啊!」

聽到秦穆然這麼說,吳亞龍才恍然大悟。

「不過部長,這個錢,我一會兒讓小月轉給你,這錢,我不能要!」

吳亞龍突然想起梅中臨走前還賠償了500萬給吳月,說是他踹壞門的賠償,一個破爛的鐵門哪裡會值500萬啊,就算是純金做的,也沒有這麼多錢吧!

「呵呵!這錢是他賠償給你們的,不是給我的!而且,你們不收下的話,恐怕他的心不會安下來的。」

秦穆然看著吳亞龍咧嘴笑了笑道。

他這麼做,不光是為了吳亞龍,也是為了他這個家。

吳月平常也很是努力,而吳芳好不容易身體好了些,也是要補補的,他們一家長久居住在貧民區這種環境之下,也不是長久之計,這筆錢正好能夠幫助他們度過難題。

「部長這……」

吳亞龍臉上露出一縷為難的神色。

「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我也不會給你!聽我的,收下吧!我又不缺這錢!」

秦穆然勸解道。

「……」

吳亞龍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夠無奈地不說話,算作默認了。

「不如這樣吧,我也累了,今天我就在你家蹭飯了!」

秦穆然也看出了吳亞龍心中的糾結,他也知道,軍人出身的吳亞龍不願意白白受人的恩惠,再加上本身吳亞龍已經受了自己很大的幫助了,他真的不會好意思的。

「好!今天飯管夠!管夠!」

吳亞龍知道秦穆然這是給自己面子,頓時臉上露出了笑容,變得更加的熱情。

「秦少,你們就自己聚一聚,我還有事就不打擾你們了。」

辛覺也很是識時務,看到這個場景還不知道秦穆然要自己聚一聚嗎?頓時便是如此說道。

「好!這件事,你也辛苦了,等過幾天,我做東,喊你和小風一起出來喝酒,以後都是自己人!」

秦穆然拍了拍辛覺的肩膀,說道。

「那感情好,以後秦少只要有事情用的到我辛覺的,一個電話,二話不說給您辦好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