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5, 2020
58 Views

他不想要來替季唯川解決這一檔子破事到最後自己粘的一身腥也沒落的別人一個好笑臉。

Written by
banner

季唯川雙手叉腰跟沈明的這個談話,他已經是很習以為常的了,他瞧不起沈明,沈明自然也瞧不起他的。

「不行我還是得去找戴若瀅一趟,免得她又給我在生出事端出來,還有,我必須問清楚那個孩子到底是誰的。」

他記得自己的每一次都是十分小心的,絕對不可能有今天的局面。書倉網www.shucang.cc

說是遲那是快。

季唯川就沒有猶豫地衝出了季氏,等到他上車之後幾乎是讓沈明用飆車的速度開到了戴若瀅的公寓樓下,他不知道戴若瀅這會在不在,不過在下車的時候看見他樓上亮著的燈就已經知道她應該是回到了家中。

他氣沖沖的就要上樓,可是關鍵時刻沈明還是攔住了他,畢竟也是一個公眾人物,而且現在也生活在話題之下,絕對不能夠做出那些讓人可以捕風捉影的事情來。

「季少,你現在這麼怒氣沖沖的上去,不但解決不了任何問題,還有可能讓別的媒體看見了倒打一耙,把黑寫成白或者把白寫成黑,再加上戴若瀅現在滿肚子的壞水,你這麼急沖沖的上去,她一旦抓住了把柄肯定是會加以利用的。」

可這個時候季唯川哪裡還顧得戴若瀅會不會對自己的行為加以利用,他要的是趕緊把這個問題解決掉,如此一來,他才能夠真正的全身心的投入到季氏集團的業務中去。

「我現在還顧得了他們是怎麼想的嗎?但如果你被一而在再而三的利用媒體來製造這些話題和新聞,難道我還要繼續這樣放任下去,還要給她陪著笑臉嗎?」

當然是不可能的,他季唯川就沒有給誰陪過笑臉,當然除了溫念念之外。

「可是你這麼怒氣沖沖的上去根本解決不了任何問題,現在的情況是在這附近肯定有狗仔蹲點拍攝,一旦讓他們看見了你這麼怒氣沖沖地上樓,誰知道會不會又給你編纂出一段故事來?」

「行了,行了,我忍著點就是了。」季唯川懶得跟他廢話。 這邊的小插曲並不能夠影響那邊一段安靜祥和的晚餐。

而此時沈白去了洗手間,溫念念也終於逮到時間可以跟余瑾銘說教。

總裁哥哥別惹我 她祈禱著沈白不要太早回來,這樣她可以多教育余瑾銘一段時間。

通過剛才跟沈白的聊天,溫念念覺得這個女孩子和自己是興趣相投性格也相仿的,自然自己不會有太大的意見。

只見安靜的氣氛中,溫念念放下手裡的餐叉,然後一臉嚴肅的看向余瑾銘。

余瑾銘就知道她要教訓自己了,主動打開話匣子問道「有什麼話就直說吧,不用跟我拐彎抹角的。」

「我也沒想著能夠跟你拐彎抹角,余瑾銘,我可告訴你這個沈白確實是一個不錯的姑娘,你要是不喜歡可得早點跟人家把話說清楚,但你要是有點意思的話也千萬不能拖延,免得到時候這麼好的女孩子跟別人跑了,看你找誰哭去,到時候怕就是你哥出手都沒有辦法把人家女孩子的心給捆回來吧。」

「不是念念,你怎麼說的好像我跟偷心盜賊似的。」餘墨欽臉色有點掛不住了,什麼叫做他去偷別人的心?

這分明就是余瑾銘自己的事情啊。

溫念念對著餘墨欽笑的笑「我就隨口說說,這不是教育余瑾銘才是關鍵嘛。」

余瑾銘明當然知道溫念念說的這些道理,可是他對沈白目前真的是無意,之後的事情他又說不準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只能想著不要讓溫念念瞎湊合這件事情就好。三k小說網

「溫念念我發現你跟媽他們時間久了,竟然練就成了這婆婆媽媽的個性,我哥怎麼可能受得了你天天這個樣子,要我說我的事情你就別摻和了,有一家人在裡面從中作梗的你還擔心我會把沈白如何呢?」

余瑾銘說的頭頭是道,意思就是摻和在這件事情裡面的人多了去了不差她溫念念一個了。

而溫念念當然是不會放過這麼有意思的一個機會,她從來就喜歡撮合別人,這可是太有意思了,不是嗎?

「我怎麼就不能摻和了,你再怎麼說也是我弟弟吧,這你婚姻大事可是十分重要的,我絕對不能放任沈白這麼好的姑娘和別人跑了,我好歹也得爭取一番不是嗎?」

餘墨欽聽這意思以為是溫念念還不明白余瑾銘跟沈白之間正在玩的遊戲,瞧著溫念念也不是長輩也不會走漏風聲,於是他就替余瑾銘說起了話來。

「念念,其實余瑾銘和沈白他們兩個是商量好的。」

話還沒有說完,溫念念就直接插過的話來,她可不要太清楚余瑾銘和沈白之間的把戲了。

「不用你說我也早就看出來了,余瑾銘和沈白肯定是商量好了要在父母面前演戲假裝在一起,然後再假裝分手,從頭到尾都在假裝是不是?」

餘墨欽目瞪口呆,沒有想到溫念念跟自己在一起之後竟然變得聰明了許多,連余瑾銘都跟著刮目相看了起來。

「不是吧,我有這麼明顯嗎?你也看得出來?那爸媽是不是早就看出來了?可是他們為什麼還沒過來教訓我,我的天吶,這太可怕了。」 溫念念也難得看到余瑾銘緊張的樣子,她倒也不是說一眼就能夠看出來,只不過看著余瑾銘跟沈白坐在一起的時候,那個樣子就像是離婚很久在自己孩子們面前裝的很親切的夫妻一樣。

這麼明顯她不會感覺不到。

「你們兩個坐在一起的時候一點接觸都沒有,甚至如果是不小心碰到的還立馬就彈開了,你以為我是瞎子?再說了你們兩個每周每天都出去約會這麼頻繁,誰敢相信?還有你朋友圈裡面曬的那些照片一定是把不少人都隔絕在外了吧?再說了,你嫂子我又不是眼瞎多看幾眼就知道你那些照片是在同一天拍的了。」

可以說溫念念把餘墨欽前一天跟他們分析的東西是分析的頭頭是道,不得不說溫念念和餘墨欽待久了之後真的是耳讀目染也學會了不少。

余瑾銘看著這樣就也不敢繼續多嘴了,他現在唯一擔憂的事情是不要被自己的父母發現了。

那這樣自己不就是功虧一簣了嗎?

他只能放下氣不來軟著聲音求著溫念念「我的好嫂子啊,我這陣子也沒有惹你,你可千千萬萬不能把這件事情跟爸媽說,不然我指定是要吃不了兜著走的。」

溫念念難得盼到余瑾銘求自己當然就是要見風使舵了。

「那你以後還損我嗎?余瑾銘你可是有把柄在我手上的人啊。」

余瑾銘就知道溫念念絕對不是那麼好說話的人,於是他立即就變了一副柔和的表情,一臉殷勤諂媚的樣子,看得溫念念簡直發笑。

「我絕對絕對不再說你半句壞話,也絕對不會在外人面前在損你一句,如果再有下次你直接把我的這個小秘密告訴我爸媽怎麼樣,前提是你千萬千萬要幫我保守住這個秘密呀!」020小說網

想不到他余瑾銘有朝一日竟然也能落得現在這一步田地,溫念念看的那叫一個滿心歡喜,這可太解氣了。

溫念念其實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拆穿余瑾銘他們,因為一旦說了還不免惹得自己父母們擔心餘瑾銘。

晚婚 這樣得不償失的事情,她才不願意做,索性就由著余瑾銘去吧。

「行了,行了,我跟你哥都沒有打算逼你,這件事情都是你們兩個人自己的事情,不管怎麼說,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只要沈白願意跟你演這齣戲我也不會多說什麼。」

這還是第一次,余瑾銘覺得溫念念這麼善解人意。

像之前她可沒少跟自己鬥嘴,也不曾想她這一次這麼快就鬆了口,沒有繼續刁難自己,如此一來到時讓他放心了不少。

因為溫念念的性格雖然倔強了些,但是有一說一,答應的事情也絕對不會食言,如此一來他才放心的下來。

但是好話也是不能少的「我就說嘛,我哥娶了這個嫂子是他八輩子修來的福分,這麼善解人意的樣子以前我老損你一定是我有眼不識泰山。」

溫念念被他噁心到了,直接嘖嘖了幾聲,她真是受不了余瑾銘這一副變得如此快的嘴臉,看著他就心裡頭髮麻。

「得了得了啊,你差不多就行了,少在那邊跟我玩這種殷勤的套路,老娘不吃你這一套。」 這個時候,季唯川已經坐在了戴若瀅的家中,戴若瀅已經知道他前來找自己的目的,甚至連一杯水都不曾給他端上。

而此時季唯川正坐在沙發上,而戴若瀅坐在他的身邊,兩個人沉默了很久,沈明站在門邊等待,他不會允許裡頭的季唯川做出什麼令人髮指的事情來的。

所以他一直很細心的聽著裡頭動靜,隔了很久,終於戴若瀅才忍不住打破了這一份沉默的僵局。

她對著季唯川有點兒自信的問道「你來找我應該是因為孩子的事情吧?我們也明人不說暗話,你想要怎麼做?」

季唯川不屑的笑了笑「我是來跟你商量解決辦法的,但我希望你能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決措施,不要把我逼急了,我們之間不存在我對你會留有情面。」

戴若瀅當然知道季唯川不會對自己留有情面了,況且他本身就是一個心狠手辣的男人。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當初莫名其妙的會跟季唯川糾纏上,但既然已經糾纏上了她就想要把這個問題好好解決掉。

「戴若瀅我不清楚你現在在玩的是什麼把戲,但倘若是你被我知道你這一次又在跟我耍什麼心機的話我一定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代價的。」

「你覺得我至於拿這麼重要的一件事情來哄騙你嗎?季唯川我不是傻子,如果不是真的有這種事情發生,你以為我還會這麼恬不知恥的賴在你們季家人的身邊嗎?」

這個時候戴若瀅倒是非常的堅決,可誰又能夠知道她心裡的秘密有多麼的骯髒。為尊書院

這一切都是她一手策劃出來的,既然是她一手策劃的,她就一定會把它進行到底。

只見她自由自在的摳著自己的指甲,像是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一樣的悠閑,而季唯川看著她這樣子是氣不打一處來,他也不跟戴若瀅賣關子了,說了這麼多廢話,還是問一些重點比較好。

於是他帶著微微的薄怒問道「告訴我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誰的?我不相信這個孩子是我的,我們兩個之間難道你還不清楚嗎?」

再說了,孩子能夠是這麼說有就有的嗎?肯定是戴若瀅在背後耍的手段。

季唯川絕對不能夠被她這麼容易的掌控,而戴若瀅還是用一副自己無所謂的樣子,她現在是已經塵埃落定了,由不得季唯川反駁或是如何,只見她悠閑自在地說道。

「孩子確實是你的,跟你在一起的這幾個月來你見過我跟哪個人走的特別接近嗎?就連你給我安排的那些戲在片場的時候我可都是跟他們保持著一定距離的,不信你可以去調查,這些個月我的身邊可是只有你一個的。」

這點其實季唯川不需要調查,因為他十分的清楚,如果戴若瀅身邊多出了一個人來,那麼他也不可能留著她在自己身邊呆上這麼久的時間。

所以這個孩子很有可能就是像戴若瀅所說的那樣是自己的,可是他卻很想不通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戴若瀅會懷上自己的孩子。

而且在這個節骨眼確實是巧合了一些,自己想要跟她斷了個乾淨,殊不知卻多出了個孩子來。 但既然戴若瀅已經這麼說了,他們就必須要想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在季唯川看來這個孩子是絕對絕對留不下來的,因為倘若是這個孩子留下,那必然會影響到自己之後的名聲。

好不容易暫時削減下來的話題就又會被重新提上來,這樣不就是自砸招牌的事情嗎?

季唯川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的。

「所以你現在是怎麼打算的?你該不會天真的想要用這個孩子來綁住我,然後順理成章的進到我們季家的門來吧,戴若瀅你這樣真的讓我很難相信你。」

戴若瀅聳了聳肩,然後用一副意味深長的眼神看向季唯川。

「你覺得我還會在意你相不相信嗎?」

說到這裡,她揚了揚下頜對著桌面上平放著的幾張檢驗報告單,示意季唯川可以去好好看看,證據就在眼前。

「你自己好好看看吧,白紙黑字清清楚楚可比我在這邊跟你說一些你不相信的話來的管用多了,再說了,你若是不相信你可以去找醫生查驗,沒必要把我想得這麼壞。」

季唯川不用看了,因為即便是他不看都也知道那張報告單上面寫的會是什麼東西。

他認真地看向戴若瀅,是時候要想一個解決辦法了。久禾書苑

「孩子我是絕對不會留下來的,倘若你不想毀掉自己的一生,那你就自己去把孩子打掉,不然就不要怪我親自動手了。」

戴若瀅也沒想到季唯川真會這麼狠心,甚至她在他的臉上沒有看見任何一點點的動容,她整個人都警惕起來,跟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用一副季唯川罪大惡極的眼神看著他。

「你的意思是你不要這個孩子了是嗎?季唯川我怎麼就沒看出來,你竟然是這麼狠心的人啊,那只是一條小生命,他是無辜的。」

喝茶見她激動起來,整個人也發怒了,他直接站起來狠狠地抓住戴若瀅的手臂,瞧著她這樣就是不願意自己去解決這個問題了,那麼就只有他來幫助她了。

「無辜?你做了這麼多的事情出來,你好意思說無辜,即便是無辜也是孩子無辜關你什麼事,你休想藉助這個無辜的孩子走進我們季家的門來。」

他看的可不要太清楚,孩子是真是假另當別論,至少現在擺在眼前的事實就是戴若瀅確實是想要利用這個孩子走進季家來的。

戴若瀅一時激動,季唯川抓著自己的手她就感覺到害怕,她想抽回來,但是卻發現季唯川的力氣實在很大,她沒有辦法掙脫。

「你想做什麼?你要帶我去醫院嗎?季唯川我勸你三思而後行,不要做一些損人不利己的事情,我現在外面都是媒體,就等著看我們的笑話。」

季唯川冷笑了一聲,他哪裡還會在意說什麼笑話不笑話的?

「事情已經被你鬧成現在這個樣子了,我怎麼還會在意所謂的笑話不笑話的,倒是你的戴若瀅,你最好祈禱你不要成為別人的笑話才是,走!跟我去醫院!」

「我不去!」戴若瀅狠狠地甩開手,她想要逃跑,因為一旦去醫院指定會露餡,這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家門是沒有被關緊的,她就朝著家門的方向跑去。 而季唯川見到戴若瀅就要逃跑,心裡那是緊張的不得了,只見戴若瀅直接衝出了家門,就連外面在等候得沈明都跟著愣了一下。

在見到戴若瀅衝出來之後,他跟著就聽見後頭季唯川火急火燎的對他喊道。

「攔住她!快點!」

沈明追的上去,但戴若瀅是十分熟悉自己的公寓的,所以她很快找到了安全通道,把自己整個人都關進了安全通道裡頭去。

如此一來她雖然不能夠輕而易舉的躲過季唯川的視線,但是能夠暫時的給自己爭取一點時間。

她直接順著安全通道下來,來到下兩層的電梯,乘坐電梯直接去了地下室坐進了自己的車內。

而這個時候季唯川,看見電梯正在緩緩下降的數字就也知道戴若瀅桃跑到了哪裡去了。

他急急忙忙跟沈明下了樓,也跟著坐上了車,剛坐上車的那一瞬就看見戴若瀅駕駛著自己紅色的超跑離開了公寓。

坐在後座的季唯川心中一驚,急忙指著戴若瀅的方向對著沈明吩咐「趕緊追上去,不要讓她跑了。」

「我們這樣追真的好嗎?別到時候被人看見了,指定又要編出什麼故事來了。」

季唯川可沒有沈明這麼多的擔憂,他現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把戴若瀅抓去醫院,這樣才能解決掉這麼一樁大事。

「少廢話趕緊跟上去,難道你要看著戴若瀅跑了?那之後可就真的一發不可收拾了!」

沈明沒有季唯川的辦法,他只能按季唯川的吩咐做事,很快他就帶著季唯川跟上了戴若瀅。美食小說

而此時戴若瀅並不知道自己要往哪個方向跑去,但她想著眼下的當務之急還是要保住自己這個並不存在的孩子。

最後她想了一個不錯的主意,季騰身為季唯川的父親不會不在意自己孫子的死活,於是她就冒了一次險直接把車開到了季家去。

可她並不知道季唯川能夠有今天這樣做派都是受到了季騰的影響,即便是她把車開去了季家,季騰想法也只會是季唯川一樣的。

此時的季家門前,戴若瀅停下了車,她知道後面季唯川對自己窮追不捨,可是還她是下定決心要博這麼一次。

只見她連車門都來不及上鎖,就直接踩著高跟鞋跑進了季家中,而此時季騰和宋潔沫剛剛吃完晚餐要上樓去,這個時候就連季唯川的繼母也是在場的。

季騰一見到戴若瀅就直接把季唯川的繼母給支上了樓去,如此一來客廳內只剩下了他們這幾個當事人。

「戴若瀅你又來做什麼?你還嫌事情不夠亂嗎?」

這裡是季家,宋潔沫簡直難以想象這個戴若瀅完全就是把季家當成她自己的家來看待了吧。

竟然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戴若瀅一點就不怕她,她現在有十足的證據證明自己懷了孕,她相信季騰一定會維護著自己的。

然而她想錯了,她走到了季騰的面前,用一副嚴肅的語氣對著他說道「我來找你們當然是有事情了,季叔叔,我相信你一定會有興趣聽到的。」

季騰簡直覺得可笑,在這個戴若瀅的身上他能夠聽到什麼樣的好消息? 「不要輕易再來季家挑事,你以為季家是你家嗎? 靈卦天下 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嗎?你未免也把這裡想象的太輕鬆了吧?」

然而戴若瀅無所謂自己被季騰如何的對待,她只是想要告訴季騰自己現在的狀況,她已經十分期待待會季騰聽到自己懷孕的消息,該是有多麼的目瞪口呆了。

「我當然是有一個好消息要來告訴你們的,我相信這個消息肯定足夠震撼。」

宋潔沫立即感受到了緊張,跟著她就看到後面季唯川從大門那邊快步走了進來,她覺得事情不太對勁了。

能讓季唯川這麼著急想必一定是一件大事,只見季唯川一進來就拉著戴若瀅,要把她往外拉「誰讓你來季家鬧事的?戴若瀅我看你是瘋了吧!」

可是戴若瀅既然來了,就好像是抓住了什麼護身的把柄似的不願意走了。

「你在緊張什麼,你自己闖下的禍難道還害怕我說出來嘛?季唯川我可不是好欺負的,今天我就在這裡把所有事情都說清楚,要怎麼解決,我就要看看你父親是怎麼定奪的了。」

「到底是什麼事情戴若瀅你把話給我說清楚了。」見到宋潔沫也跟著緊張起來戴若瀅那是一個信心滿滿的。

她直接揚起了自己下頜毫不留情的說出了實話「我懷孕了,孩子是季唯川的,我想這一點你們應該沒有什麼可以質疑的吧?畢竟之前我跟季唯川在一起的事情,你們可是清清楚楚的,你們就說現在我肚子里的孩子應該怎麼辦?」

聞言宋潔沫的整個人都像是被雷劈了一樣呆愣在了原地,她完全就沒有想到季唯川和戴若瀅竟然會走到今天的地步。歐歐電子書

她的眼眶瞬間就紅起來了,更多的是委屈自己明明也很努力的待在季唯川的身邊,不給他添亂爭取去做一個透明人,可是他竟然還是做出了這些令人髮指的事情來。

季唯川也看到宋潔沫一時間紅了眼睛,他是慌亂的,他真的前所未有的慌亂,相比之前看到宋潔沫掉眼淚,這一次是令他最難受的一次。

他似乎想要解釋,著急的朝著宋潔沫那邊邁進一步,可宋潔沫卻先他一步已經開了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