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11 Views

「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值得你如此興師動眾。」

Written by
banner

杜守成同樣好奇。

「聽話水其實並不是簡單的下三濫的藥水,他是布國研製出來的一種新型的毒藥。他們利用地下的這些渠道,將毒藥擴散出去。」

「什麼?新型毒藥?」

聽到這話,一慣沉穩的杜守成和洪少全齊齊臉色變了。

青幫和洪門下面是有賣DP的,但是這些他們也都控制在一定數量里。

畢竟有市場就有需求,而且這麼大的肥肉,青幫和洪門都要運作下去,也需要資金。

再加上毒.品在他們的運轉下,能夠控制,若是讓其他人將這個生意搶走了,一旦泛濫起來,哪怕是青幫和洪門都很難管控。

只是他們沒有想到,這個毫不起眼的聽話水,竟然會是一種新型毒藥!

「穆然,你會不會搞錯了啊,聽話水據我所知,到現在沒出過什麼事情啊!」

洪少全還特意去調查過聽話水,發現只是一般的下三濫手段,也就並沒有放在心上。

「沒有弄錯,若不是我身邊的兩個朋友遭受了這個,我恐怕也不會發現!」

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其中一個,你們應該都知道,紀家大少紀凌風!」

當秦穆然說出紀凌風的名字以後,洪少全和杜守成臉色齊齊變了。

「紀凌風?他也中毒了?」

以紀凌風在中海的地位,他若是都中毒了,那就真的是太恐怖了。

堂堂紀家的大少,未來紀家的繼承人,中海第一家族,細思極恐。

「是的,神不知鬼不覺。」

秦穆然點點頭。

聽到這話,杜守成和洪少全兩人的臉色凝重了起來。

一開始他們都小看聽話水,但是現在,聽到連紀凌風都中招了,不由得提起警惕。

「這聽話水到底何方神聖?什麼作用啊?」

杜守成皺著眉頭,問道。

「這是我讓人去檢測聽話水的報告,你們可以看看!」

秦穆然說完,劉嘯便是拿出了一份文件,遞給了杜守成和洪少全。

這段時間,秦穆然將從烈焰紅唇帶回來的那張擦拭酒液的餐巾紙讓陸傾城帶到盛康集團去檢測了,而這一份報告更是陸傾城親自檢測的,所以極具水準。

杜守成和洪少全看著上面的報告,那些專業術語還有化學成分名稱在他們看來都跟天文一樣,頓時合了起來,看著秦穆然道:「這東西看著都打瞌睡,我們兩個老傢伙哪裡懂這些科學,還是你介紹吧!」

「這份報告裡面的成分都是對神經具有損傷的,據我收到的消息,這個聽話水若是服用,就會對神經造成傷害,一般的話,會被人操控,成為傀儡,嚴重的會直接成為植物人。」

秦穆然將報告簡單對著他們兩人解讀了下,道。

「什麼?傀儡?」

聽到這話,兩位大佬再也不能淡定了。

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這毫不起眼的聽話水竟然會有如此大的威力,這怎麼可能呢!神乎其神了!

「嗯!這是布國聖保羅大教堂的陰謀!他們要禍亂中海!」

秦穆然點點頭。

「布國!這群洋鬼子,亡我夏國之心不死啊!」

杜守成眼睛微眯,目光中暴露出冷冽的寒意。

雖然青幫是混跡地下世界的,但是在那個混亂的戰爭年代,在外族入侵的時候,青幫毅然決然站在名族大義後方,幫助國家抵禦外賊,立下赫赫戰功。

這也是為什麼朝廷能夠容許青幫主管中海地下世界的原因。

不管他做什麼,因為朝廷知道,青幫的心永遠是紅色的,永遠向著的都是這個國家!

「又是這群洋鬼子在搞事情,敢踏入中海的大門,老子就讓他們全部葬送在這裡!」

洪少全也是殺氣涌動。

兩位中海地下世界的王者一怒,足夠讓中海大地震一次了。

「穆然,聽話水都已經收繳了,想必布國的那群人也已經驚動了吧!」

杜守成畢竟老練,他看著秦穆然說道。

「嗯!我心裡有個計劃,還需要三幫配合。」

秦穆然看著杜守成和洪少全嘴角微微上揚,道。

「什麼計劃?」

聽到秦穆然有計劃,頓時杜守成和洪少全全都精神一振。

秦穆然那可是有手段的,否則的話,杜守成才不會讓杜天明跟秦穆然交好,跟著他後面學習。

重生之隨身莊園 若是杜天明能夠學到秦穆然一星半點的手段和智謀,將來青幫交到他的手中,自己是絕對放心的。

「這個計劃能夠將他們一網打盡!」

秦穆然笑了笑。

「我們不是想要將他們找出來嗎?中海這麼大,他們又跟個老鼠一樣,肯定不會主動竄出頭來的,但是唯有一個才能夠吸引他們出來!」

秦穆然說到這裡,頓了頓。

「什麼?」

洪少全迫不及待地問道。

「那就是請君入甕!」

秦穆然眼中閃過一道智慧的光芒。

「請君入甕?你這是要引蛇出洞,再關門打狗了?」

杜守成也是瞬間明白了秦穆然的意思,笑道。

「你們說什麼呢?這成語一個接著一個的,還能不能好好說話了?出來混的,盡整那些文縐縐的,賣弄啥文化啊!誰還不是個文化人!」

洪少全有些鬱悶地說道。

相比於秦穆然和杜守成,他就是一個小學畢業的水平,這些成語什麼意思,他是不清楚的。

「哈哈,洪叔叔,你別著急,我們的意思很簡單,就是放出消息,告訴他們聽話水被集中放在哪裡了,他們想要完成任務,肯定會盡全力去奪取的,等他們全部出動的時候,我們再來個四面楚歌,將他們一網打盡!」

秦穆然一邊說著一邊做了個斬首的動作。

聽到這話,洪少全算是明白了,連連點頭,對著秦穆然豎了個大拇指。

這個主意,真的是太好了!

找他們多麻煩啊!還不如讓他們親自送上門來,成為案板上的魚,到時候就任他們宰割了! 就這樣,秦穆然和杜守成,洪少全制定了方案。

當晚,青幫,洪門,龍鱗三幫都有些人在他們的示意下,有意無意地透露了聽話水儲存的地方,同時三幫都回去組織人馬,準備前往戰場。

「嘯哥,這一次咱們龍鱗就我親自帶隊吧!」

回到龍鱗的秦穆然有些不放心,看著劉嘯說道。

「啊?然哥,你親自上啊?那還需要三幫幹什麼?你一個人就足夠了啊!」

劉嘯是知道秦穆然實力的,別看龍鱗現在整體實力都很強,可是他心裡卻是門清。

龍鱗的所有高手加起來都不一定會是秦穆然的一招之敵。

「你是不是傻啊!為啥要我一個人上!我又不是救世英雄,再說了,青幫,洪門這種百年傳承的幫會,你以為就沒有高手了嗎?雖然不如我,但是他們的實力絕對不會弱!」

秦穆然白了劉嘯一眼。

「我去,就是湊個熱鬧,以防萬一,我總感覺,聖保羅大教堂還派了高手過來,這一次,他們的高手肯定會出動,到時候青幫和洪門的高手若是不敵,只能我勉為其難的出手了!」

秦穆然瀟洒地甩了甩額前的劉海,說道。

「也是,有然哥在,萬無一失!」

劉嘯連連點頭。

「然哥,這一次你派誰過去?」

劉嘯看著秦穆然問道。

「我懷疑會有西方的異能者出現,那麼就讓咱們的高手過去吧!也不要多,就小白和小道兩個人吧!」

秦穆然想了想,這麼長時間沒有見到他們兩個了,正好讓他們去試試西方異能者的實力,順便看看這段時間他們的實力到了哪一步了。

「行!我這就讓他們過來!」

劉嘯點點頭,便是走出房間去喊道將行和白羽。

沒過一會兒,道將行和白羽便是出現在了秦穆然的房間里。

道將行還是一如既往,手中拿著他的寶貝酒葫蘆,臉上泛著酒暈,紅通通的。

白羽則是英姿颯爽,整個人氣勢都不一樣,好似一把出鞘的利刃,鋒芒畢露,隨時準備將人擊殺。

「老大,喊我們過來什麼事?」

道將行喝了口酒看著秦穆然問道。

「小道,最近你忙什麼?」

秦穆然看著道將行問道。

「沒忙什麼啊?忙著喝酒算嗎?」

道將行笑了笑。

「你乾脆睡在酒缸里得了。」

秦穆然無奈搖了搖頭。

「好主意,我怎麼沒想到!」

道將行拍了拍腦袋。

「小白呢?」

秦穆然又將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白羽。

「然哥,我就是在練劍。」

白羽倒是實誠,直接說道。

「練劍?青蓮劍法練到哪裡了?」

秦穆然問道。

「大成!」

白羽也不掩飾,回道。

「嗯!這次我回來正好也有個東西給你!」

秦穆然看著白羽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什麼?」

「我傳你一套古武心法!」

秦穆然話音落下,白羽倒是沒有什麼反應呢,道將行卻是在瞬間眼睛都亮了,如同看到了巨大的寶藏一般。

「老大!怎麼說我也跟了你這麼久了,任勞任怨的,我也缺古武心法,你也傳給我一個!」

道將行沒有任何節操的湊到了秦穆然的身前,笑道。

「你滾一邊去!」

秦穆然聞著撲面而來的酒氣,那叫一個嫌棄,恨不得一腳直接將這個混蛋踹飛出去。

「你都有古武心法的人了,還想著其他的啊!典型的吃著碗里的想著鍋里的!」

秦穆然白了他一眼。

「這套古武心法是為小白量身定製的,你不適合,你不會耍劍!」

秦穆然看著道將行說道。

「誰說我不會耍賤的!我現在給你耍一個賤你信嗎?」

道將行不服氣了,當即就要開始給秦穆然表演。

「你那是賤,不是劍,拉倒吧你!你有道門的古武心法,那可是個好東西,要不這樣,你告訴我道門的古武心法,我就告訴你這個,公平交換!」

秦穆然臉上露出壞笑道。

「不要!我師父說了,道門心法不得外傳,否則的話,整個道門上下必將傾盡道門之力誅殺!老大,你是想要和道門對抗嗎?」

道將行同樣露出狡黠的笑容,言語之中儘是威脅。

「那還是算了吧!道門的古武心法也就那樣!我不感興趣!」

秦穆然擺了擺手。

開什麼玩笑,道門那幾乎都是古武界的第一宗門,與他對抗,秦穆然還沒有這個自信。

尤其是葉孤城告訴他,這個世界沖氣境不少,大都在閉死關,秦穆然那就更加不敢莽撞了。

是的,現在的道門估計沒有人會是他的對手,也沒有人能夠攔得住他。

可是當道門被逼的山窮水盡,底蘊盡出的時候,沖氣境的強者也就出世了。

沖氣境出手,秦穆然絕對沒有任何的活路。

至少,秦穆然現在化勁大圓滿的戰力在老道士這個沖氣境之下,沒有任何還手的餘地,只有被虐著打。

「小白,我先傳授你古武心法,小道,你就在這裡待著!」

秦穆然白了道將行一眼,隨後便是走到電腦前,然後打開電腦,讓白羽看。

白羽原本以為秦穆然會傳授他,可是當看到那電腦上手機拍攝的照片,整個人都愣住了。

他看了眼秦穆然,表示有些懷疑,不過由於他對秦穆然終究還是很相信的,便是坐在電腦前開始看了起來。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古武心法真的如同秦穆然所說的,就是為白羽量身定製的!

那精妙的語言,那神奇的運轉路線,白羽一邊看著,體內的勁氣一邊不由自主地跟著運轉,驟然,房間里爆發出刺骨的劍意。

「轟!」

秦穆然釋放氣場,將白羽隔絕了起來,要不然的話,這個房間就徹底沒了。

「又是一個破壞狂!」

道將行站在一旁看著白羽散發的氣勢,嘴微微一咧,有些鬱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