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77 Views

他什麼都沒說,沒有動人的話語,甚至態度是那麼的傲慢,那麼的拽……

Written by
banner

可就是這樣的他,一舉一動。都讓自己覺得窩心。

金子捧着碗盞,感覺吃在嘴裏的每一口,都有說不出的甘甜的味道。

龍廷軒回來的時候,雅室內依然如他外出時那般安靜,二人都是安靜的吃着飯。並無言語。

他回到席上坐下,喝了一口湯,悠然笑道:“姒喜縣主的消息倒是靈通,阿桑收到飛鴿傳書,竟是她寫給本王的短箋。”

辰逸雪拿起帕子優雅的擦了擦嘴角,眉目清冽而銳利,笑道:“鄭玉在上衙門之前。必然是讓人先傳信回去了,縣主此舉,意料之中。”

龍廷軒朗聲一笑,不緊不慢的說道:“姒喜縣主讓本王不看僧面看佛面,哼,這面子要怎麼看怎麼給。那要看本王的心情!”

姒喜縣主寫給龍廷軒的短箋裏,有意無意的提及他的生母容妃,而她並不知道,龍廷軒最討厭的就是有人拿他的母親說事。

容妃,也就是逍遙王龍廷軒的生母。

容妃當年之所以能被英宗看中納爲側妃。其中與姒喜縣主有一些淵源。

當年姒喜縣主尚未出閣,在京中府邸辦了一場簪花宴,邀請了帝都中的大半名門貴女和郎君公子。容妃便是在那場簪花宴中與彼時尚未登基的英宗邂逅,從此躍上枝頭,成爲英親王側妃。

姒喜縣主當年自居爲牽線紅人,而後與容妃也一直保持着不錯的關係。

其實就算沒有姒喜縣主的那場簪花宴,容妃也不會錯過與英宗的緣分。

當年大胤朝掌管江山的是英宗的兄長憲宗,而憲宗的皇后正是容妃的表姐。英宗作爲蕭太后最寵愛的兒子,出入宮禁並無障礙,見到皇后與容妃的機會,不是沒有。

後來,憲宗出征韃靼因戰事不利被俘,至尊寶位易主。聽說當時蕭太后推英宗上位的時候,英宗其實是不願意的。?那個位置擁有至高的權利,卻也存在着風險,他的兄長,不就是最好的例子麼?

與韃靼打了幾年仗,最後出征了,還因主帥指揮不力,身陷敵營,從此不得歸朝。

想想,在韃子那種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呆着,有多麼的可怕?當年,英宗說什麼也不願接下這個燙手山芋。

蕭太后雖爲女流,卻極具政治手腕和智慧謀略。她知道小兒子的顧慮是什麼,當年的江山風雨飄搖,外有韃虜侵擾,內則民心不穩,讓他這時候挑起這個擔子,對從未處理過朝政的他來說,是件艱難的事情。

可她能怎麼辦?眼睜睜的看着大胤朝的江山落入其他王侯之手麼?

蕭太后她不甘心,她辛辛苦苦守了半輩子的江山,怎能交到與她毫無血緣關係的人手裏?

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三寸不爛之舌,終於說動了英宗,勸服他暫代皇權,處理國事。她答應英宗,只要有一天,憲宗能回來,就準他退位,將皇位還給他。

英宗就是在那樣的情況下被強行推上了至高的寶座的。

在那個位置上,他從開始的惶惶不安,到最後的戀棧,只有短短兩個月的時間。他愛上了那種感覺,手握權柄,主宰一切,所有人都跪在他面前臣服山呼萬歲的感覺,英宗第一次嘗試到,原來當皇帝不是枷鎖,而是一種難言的美妙。

他開始擔心,擔心兄長哪一天回來了,把好不容易已經習慣了的,屬於他的東西通通奪走……

每一次,前線傳來獲勝的戰報,他竟絲毫感覺不到激奮與快樂,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不安。

與韃靼的最後一戰,韃靼不敵胤朝大軍。退兵至關外。他們手裏依然扣着憲宗做人質,?向大胤朝喊話,要讓憲宗歸朝,必須割地賠款。

朝廷那時候分裂成了兩派。迎與不迎,接受與否這個問題在朝堂上吵得不可開交。英宗在歷代帝王的神牌面前跪了一個晚上,最後,他去了寧和宮面見蕭太后,他說要收回當時的承諾,他不會將皇位還回去了。

而事實證明,蕭太后的眼光是獨到且正確的。英宗是個極有天賦的帝王,一個從未執政的人,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下被逼着登上皇位,卻將一個內憂外患的國家治理得井井有條。不僅挽回了戰事上不利的局面,將韃虜趕出關外,內安民心,從善如流。

蕭太后只是含着笑看着英宗,問了一句:“何以爲君?”

英宗當時一愣。蕭太后卻是擺了擺手,讓他下去了,在英宗邁出寧和宮門口的時候,蕭太后低喃了一句:“當爾如是!”

意思是你這樣的想法,纔是一個帝王該有的想法。

蕭太后何嘗不想憲宗回來?可是這個好不容易安定下來的天下,經不起反覆的折騰。 玄幻洪荒之至尊通天 憲宗是個好兒子,是個好人。但比起英宗,算不上是一個好皇帝。

爲了讓英宗放心,蕭太后掃除了朝中大半的屬於憲宗心腹的大臣。而留守在後宮中的嬪妃,位份較低的,全部移送感業寺落髮爲尼,位份高且有子女的。在短短半年之內,都相繼病逝。

這就是皇室的殘酷。

爲了捍衛皇權,所有有可能的威脅和障礙,都必須要掃除。

憲宗皇后成了那場捍衛皇權首當其衝的犧牲品,而容妃。作爲皇后的表妹,少不得被一些有心人拿出來做文章,特別是後宮爭寵鬥豔的是非之地,更是不可避免的添油加醋。

在容妃去與留的決議上,姒喜縣主曾經爲她說過話。

容妃在英宗的心裏佔據着怎樣的地位?

或許應該說很深很深。

姒喜縣主與容妃的關係不錯,但不至於爲了她而得罪宮中的其他貴人。她之所以會在那個時候出言說話,無非是看出了英宗對容妃的特殊感情。

而事實上,因爲她當年的一句話,這些年,鄭氏家族才能如日中天,迅速的壯大起來。

得到的是付出的千百倍,見好就收就是了,這時候還來一封這樣的短箋明示暗示,真是可笑。

龍廷軒最不喜歡的就是被別人端着施恩者的態度拿喬。

都市無敵仙帝 或許是姒喜縣主太過緊張鄭玉這個寶貝兒子,準備功夫做不到位,逍遙王註定不會買她的賬。

用過午膳後,金子有些疲倦,剛好西湖離百草莊不遠,便提出先回去睡個回籠覺。

未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煩,金子童鞋很有覺悟的謝絕了任何一方的護送,讓畫舫的老闆娘幫她僱了一輛馬車,一個人上路了。

午後這一覺,金子睡得特別沉,醒來的時候,房間裏一片漆黑,透過窗戶的一角,依稀看見低沉的夜空和寥落的零星。

“竟睡了這麼久?”金子低喃了一聲,掀開被子,拿起屏風上掛着的緞衣披上,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笑笑正從院外進來,看到金子,忙走上來,嗔道:“娘子醒了,也該披件厚實一點兒的衣服,這深秋露寒,萬一着涼了怎麼辦?”

金子笑了笑,在廊下的石階上坐下來,應道:“哪有那麼嬌弱?”

笑笑卻是不依,邁步走進房間,取衣服去了。

青青聽到聲響,眼睛一亮,回頭對廚房裏的樁媽媽喊道“媽媽,娘子醒了……”

金子瞧她激動的樣子,哈哈笑了起來,睡公主沉睡千年醒來,也無需如此大的反應吧?

樁媽媽哎了一聲,喊了青青進去,將熱好的膳食端出來。

ps:

感謝若燃燃,戴思、g、xxiou001、幸福藍貓1980、a羽之靈、爽媽?寶貴的粉紅票!艾瑪,感激不盡啊親們~~~容我去哭一會兒,太感動了~ 「走吧,我們兩個下去看看……」胡海天起身想了想說道。

「好的家主!」胡漢山聞言說道。

胡海天和胡漢山起身直接拉到了胡海天書房的書架后側,胡海天伸手拿起一本書架上面的書籍,接著書架左側的牆壁,打開一道暗門……

胡海天和胡漢山腳步一轉走了進去,墨九狸和妖皇也緊跟兩人身後走了進去,墨九狸和妖皇的腳步剛進去,身後的暗門就關閉了!

好在妖皇的實力強悍,氣息籠罩在墨九狸和自己的身上,完全沒有被走在前面的胡海天和胡漢山發現……

墨九狸和妖皇跟隨胡海天兩人順著暗淡無光的暗道,走了差不多一個多時辰,墨九狸察覺出來這暗道應該是向著胡海天書房的後院,也是胡家的後院而去的……

走到盡頭后,出現一個向著下面的階梯,胡海天和胡漢山兩個人順著階梯往下走,墨九狸和妖皇也跟著走了下去,四個人又往下來的階梯走了差不多一個多時辰的時間。

終於來到了最下面一處有亮光的地方,胡海天和胡漢山從階梯下來,面前就出現一個不大的空地,空地上面一隻火鳳趴在一個密室的門口……

空地的地方太小,墨九狸和妖皇只能暫時站在階梯上面,看著下面的胡海天和胡漢山兩人。

「火鳳,裡面一直沒有動靜嗎?」胡漢山看著自己的契約獸火鳳問道。

「主人,一直沒有動靜!」火鳳說道。

「嗯,你先回去吧!」胡漢山說道。

火鳳聞言身上光芒一閃,回到了胡漢山的體內。

胡海天看著面前的密室門,想了想,從懷裡拿出一枚黑色的令牌,直接扣在了密室門上的一個印跡上面。

「咔嚓,咔嚓……」的聲音響起,密室的門被打開。

胡海天和胡漢山兩個人走了進去,墨九狸和妖皇也緊跟著走了進去……

同樣是墨九狸和妖皇前腳進去,身後密室的門就被關上了……

墨九狸進入密室后,依舊沒有察覺到熟悉的氣息,這個密室看起來也很大,但是周圍什麼都沒有,只有密室的中間,放著一個沒有蓋子的黑色棺木……

而且棺木雖然沒有蓋子,但是上面卻帶著一層淡淡的光芒,像是結界,更像是一個禁制,墨九狸挑眉看了眼黑色的棺木,和妖皇來到了胡海天和胡漢山身後不遠的地方站定……

胡海天和胡漢山來到棺木前,立即恭敬的跪在地上,胡海天和胡漢山兩個人低著頭,然後胡海天說道:「參見大人!」

胡海天的話說完許久,棺木內都沒有動靜!

「家主,難道需要……」胡漢山想了想小聲的說道。

「我去試試,你留意點!」胡海天聞言想了想說道。

「是,家主!」胡漢山說道。

胡海天聞言站起身,來到黑色棺木的旁邊,然後看了眼黑色的棺木裡面,什麼都沒有看到,於是胡海天猶豫了下,咬破自己的手指,血液順著手指滴到了黑色的棺木上面,順著閃爍的光芒落入棺木裡面…… (ps:週末愉快親們!月末了,小語再吆喝兩嗓子求粉票~~粉140的加更,下午奉上!)

第二天清晨,金燦燦的太陽跳出地平線,溫暖的光暈覆蓋着清幽靜謐的百草莊。

金子穿着一襲淺紫色的交領襦裙,青絲挽成一個低低的倭髻,安靜的站在藥圃小徑上,望着視線裏的碧綠,發呆。

鄭玉的審判和量刑,是龍廷軒和衙門的事情,她和辰逸雪現在只需要等消息,給江浩南這個委託人一個交代便沒什麼其他工作了。

忙亂了一陣子,又突然閒下來,還真是有些不大適應。

金子做完吐納,便回去起居的院子裏用早膳。

早膳用罷,金子回屋裏,尋了一本醫書翻看起來。

樁媽媽踏進院子裏,一隻手提着從東市上採買回來的食材,一隻手捏着一封類似信箋的物事。

笑笑從耳房洗漱出來,看到後,忙上去搭把手。

“我自個兒拎進廚房就成了,這個你給娘子送進去,剛好在大門口碰到莊內的小童,說是早上有人送過來給娘子的。”樁媽媽將那封白色的箋文遞給笑笑,囑咐道。

笑笑應了一聲好,徑直上了長廊。

門口光線一暗,金子慣性的挑眉望去。

笑笑正站在門口,笑道:“娘子,有人送了一份請醫的帖子給你。”

金子露出一絲疑惑,哦了一聲,放下書本說道:“拿過來我看看!”

笑笑在門外褪下屐履,麻利的將信箋送進來。

金子看了一眼,便合上了,將帖子往几上一扔,慵懶地倚在軟榻上,眸子微微轉動,正考慮着要不要接手這個病患。

“娘子。是什麼人來請醫啊?疑難雜症麼?”笑笑在蒲團上坐下,有些好奇的問道。

金子嗯了一聲,點頭道:“造成紅牡丹感染梅毒的病原體患者。”

笑笑瞬間色變,蹭一聲從席上躥起來。咚咚的拔腿往屋外跑。

金子一愣,錯愕的望着笑笑的背影,低喃道:“這麼大反應?”

須臾,笑笑便端着一個銅盆進房間,放在金子面前的矮几上,緩了口氣說道:“娘子,奴婢按你之前教的方法,在溫水裏加了醋,你快淨手消毒吧!”

金子失聲笑了笑,問道:“笑笑。你這是作甚?”

“娘子,你都說那人是病原體患者了,他寫的這個請醫帖子啊,八成有毒,還是用醋淨手消毒安心些!”笑笑一臉擔憂。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成分。

就是瘟疫的傳播也沒有這麼兇猛的啊!

金子搖了搖頭,爲了讓小丫頭安心,還是聽話的淨了手。

笑笑遞過帕子,讓金子擦乾手,一面勸道:“娘子,那個秦公子,實在不是什麼好東西。咱們不必理他了,治好他的病,他又該去禍害別的女子。按奴婢說啊,他那種風流成性的花花公子,就該一刀閹了才省事。”

金子抿着嘴含笑盯着笑笑,笑笑被金子盯得有些發毛。這才覺得自己剛剛說的話,實在有些‘強悍’!

“娘子,奴婢……”笑笑雙頰漲得通紅,不好意思的低着頭絞着袖子。

“其實本娘子……也是這麼想的!”金子說完,哈哈笑了起來。見笑笑放開了,才說道:“不過這次怎麼說秦公子也爲指證鄭玉出了些許力氣,也罷,就是開些藥給他內服外敷而已,至於他日後能否潔身自愛,那就是他自己問題了,本娘子可管不着!”

笑笑嗯了一聲附和,見金子提筆準備給他開方子,忙幫着硯墨,一面道:“娘子心地就是好!”

金子一面寫着方子,一面淡淡的應道:“沒有所謂的好與不好,只是遵循本心罷了。”

笑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寫完方子後,金子讓笑笑將藥方送到仁善堂,讓館裏的學徒抓好藥之後送去尚在禁足中的秦公子,至於費用如何收取,就讓仁善堂的掌櫃去計算好了。

看了一個早上的醫書,發現一些新奇的製藥方式,下午金子便迫不及待的躲進實驗室去搗弄了。

堂屋那邊。

樁媽媽睜大眼睛,瞳孔收縮着,眼淚欲落不落,下脣被牙齒咬出了血痕,似不相信般,再次問道:“笑笑,你說的……是真的?”

笑笑一張臉早就垂滿了淚痕,擡起袖子抹了一把淚,哽聲道:“是真的,奴婢要不是出去送藥方,還不知道這件事,現在都傳開了,連娘子以前患孤獨症、不祥什麼的,都扒拉出來說了。奴婢聽仁善堂的小學徒說東市茶館裏都將娘子的事情編成故事,說起書來了。”

樁媽媽一臉驚愕,連連退了幾步,袁青青站在一側,眼明手快的扶助她,一面擔憂的喚了一聲:“媽媽……”

樁媽媽擡手扶了扶額,道了一聲沒事,又問道:“她們究竟是如何編排娘子的?”

這個‘她們’,主僕三人都明白指的是誰。

娘子驗屍的事情,早不曝光,晚不曝光,偏偏在這個時候被捅了出來,這事跟金妍珠被報復的事情,斷然是脫不開干係的。

笑笑神色憤恨又哀傷,若不是自己不小心,若不是娘子爲了自己,又怎麼會被她們拿捏着這個做文章?

她咬着牙,憤憤的說道:“那些個不怕閃了舌頭的長舌婦,添油加醋的說娘子是被鬼怪附體,才能安然無恙地從鬼門關回來,才能逆轉本性脫胎換骨,才能去做那些剖死人肉白骨的事情。”

笑笑說完,眼淚如斷線的珠子一般掉下來,緩了口氣後才緩緩續道:“她們就這麼見不得娘子活下來麼?就這麼見不得娘子好麼?以前關於金仵作精湛高超的驗屍技術,都被她們黑化了,變成了人人退避三舍的鬼神之說。媽媽,你說娘子以後該怎麼辦?出了這樣的事情,以後那個人家敢迎娶咱們娘子啊?嗚嗚……”

樁媽媽也痛心疾首捶胸頓足地責罵了自己一番,她忽的朝東南側的方向跪下,磕頭流涕懺悔道:“夫人啊……都是老奴的錯。是老奴沒有好好的照顧娘子,規勸娘子,纔會被那賊婦抹黑謀算……”

袁青青在一旁看得愣了,樁媽媽哭。笑笑姐也哭,只有她無知無覺。

她在想,要是娘子在的話,估計也應該是壓根不放在心上吧?

有啥好哭的呢?哪會有人家不敢迎娶娘子?

這不還有辰郎君在呢!

袁青青見她們實在哭得傷心,也不敢讓自己太淡定,跟着哼了幾聲,扶起樁媽媽,轉着眼珠子說道:“媽媽,要不咱們也編故事黑她們去!”

這話剛出口,樁媽媽還沒來得及訓斥。便見笑笑劈頭蓋臉的對袁青青罵了一頓。

這丫頭,說話還是不經大腦啊,連‘編故事黑她們’這話都能說出來,真是無語了。

袁青青氣鼓鼓地翻了一下白眼,哼了一聲不說話了。心裏卻老大不服氣了。

她不就是提一提主意麼?總好過只哭不解決問題來得強吧?

樁媽媽哭完,發泄過情緒後也冷靜下來了,她在廊下坐了下來,對笑笑和袁青青說道:“這事兒做得這麼明顯,老爺沒理由看不出來,老爺究竟是不是真將娘子放在心上,就看他處理這件事情的態度了。一會兒娘子出來了。你們可都把嘴巴閉緊了,別將外面那些難聽話轉述給娘子知道,我怕……”

樁媽媽怕什麼,笑笑和袁青青也清楚。

她上次知道金子爲了笑笑的事情,一大早就上梧桐苑給了金妍珠一頓血的教訓,嚇得手腳發顫。

樁媽媽就怕這次林氏是有備而來。挖好坑等着娘子去跳。

袁青青和笑笑紛紛點頭應好。

傍晚的時候,金子扭着僵硬的脖子從實驗室裏出來。

搗弄了一個下午,還是沒有成功。

她剛走到起居的院門口,便看到一襲交領款藍衣的辰語瞳領着春曉從夕陽的餘暉中走來。

金子停下腳步,含笑望着徐徐走近的辰語瞳。問道:“語瞳娘子今天怎回來得這麼早?”

辰語瞳笑容如扶桑花兒綻放,攏了攏耳邊的碎髮,大步走到金子面前,笑着應道:“毓秀莊剛好沒什麼事情,便早些回來了。正好告訴你個事情!”

“什麼事兒?”金子問道。

“走,咱們進院子說!”辰語瞳說完,挽着金子的手臂一併往院子裏走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