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41 Views

“她跑了!”周然皺了皺眉,面上有些焦急。

Written by
banner

鄭延爍也不在意,搖搖頭說道:“算了,現在報警也還真是麻煩。”說着,他徑自走向橫在地上的趙先生的屍體,掏出一道符唸了幾句咒語,瞬間屍體隨着符紙燃燒,憑空消失得無影無蹤。

蘆葦驚呆了,簡直無法接受眼前的事實,他不禁張大了嘴巴:“哇!你居然……你居然還有這個本事!這要是你殺了人……豈不……”

鄭延爍不以爲然:“最終還不都是會化爲黃土的嘛!”

蘆葦口中喃喃:“太可怕了……”

“可是……不報警的話……我該怎麼才能爲我姐姐討回公道?”蘇晨月壓低了聲音,默默低下頭。

一時間無人言語,屋子裏頓時安靜下來。

許久,鄭延爍嘆了口氣:“既然你這樣說了,我也就告訴你吧,其實……你姐姐一直都不希望你捲進來。”

“可是……”

“這樣吧,如果你想見她的話,我倒是可以讓你們見一見,到時候你再做決定吧。”鄭延爍無奈,只好這樣說。

“人命關天,我們真的不報警麼?”胡靈也提出質疑。

“報警是肯定要報警的,只不過……”鄭延爍盯着牆壁上濺滿的血,“難不成我們要說是林楚霞在這兒殺了人?”

“這……”

天色漸漸暗下來,鄭延爍關起餐廳的門,將蘇晨雪召喚出來。

“姐姐!”

“小月!”

姐妹倆又一次見面,感情仍然未曾減少半分。蘇晨月淚眼汪汪,一時激動想要拉起蘇晨雪的手,然而再次穿過她的身軀,蘇晨月終於意識到,任憑她們兩姐妹感情再好,也真的已經是人鬼殊途了。

“姐姐,你快告訴我,當年你都受了什麼樣的委屈?還有你和方澤明到底是怎麼回事兒?”蘇晨月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真相。

“我……”蘇晨雪猶豫了,“小月,這件事……你還是不要管了。”

“姐姐,我不怕!”蘇晨月目光堅定,不可動搖,“只要你告訴我,我一定會幫你討回公道!”

蘇晨雪的說法與林楚霞之前所說的並無二致,她只是更加詳細地交待了那天與方澤明在活動室所發生的事情。

“其實在方沫死後不久,我看他日漸消沉,心中很不是滋味兒,於是我想着藉此機會多陪陪他,當然我也表白了。後來方澤明對我的態度相較之前要好很多,我想我可以慢慢融入他的生活。可是那天……剛下了體育課,他卻把我叫住……”

“他對你做了什麼?”蘇晨月急忙追問。

“他很平靜的問我是不是我把方沫推下樓的,我當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知道這件事兒的人只有我和林楚霞,我就在想是不是林楚霞背叛了我,偷偷告訴了他。”

蘇晨雪努力回憶着,彷彿又回到那時候,神情漸漸變得傷感起來。 總裁別太猛 蘇晨月認認真真地聽着,彷彿一下子被姐姐帶進那個場景,一同感受着她的悲喜。

“我開始試探着問他是聽誰說的,可他不但沒有回答,情緒還異常激動,搖晃着我的肩膀不停地問,我本想掙脫他的手,於是扭動了幾下,可在這時,我卻感覺到從他手上突然感到一股推力,我根本來不及反應,身子直接向地面倒下去,迷迷糊糊中看到他跑出門……”

“那你的眼睛是怎麼回事兒?”胡靈看着蘇晨雪用長髮遮擋住的半張臉問道。

“眼睛?”蘇晨月一愣,繼而試圖伸手去撥開蘇晨雪的頭髮。

蘇晨雪下意識閃躲,擡手捂住眼睛,遲疑許久:“是方澤明。”

“難道事情還有後續?”胡靈側頭看着蘇晨雪。

蘇晨雪心知瞞不住,便繼續說道:“我死後才發現,方澤明不知是學了什麼邪術,他囚禁了我的魂魄,並挖出我的一隻眼睛用來牽制我,讓我聽命於他。他雖然沒有讓我害人,但我恨吶!可我又……沒有能力報仇。”

“姐姐,我幫你報仇!”蘇晨月憤憤咬緊牙關。

蘇晨雪立即搖搖頭:“小月,你鬥不過他的。”

“姐,你放心,我有的是辦法。”

“被方澤明害死的可不止一個人,只要能拿到證據,我們就可以報警,他的下半輩子……嘖嘖……也算是有着落了。”鄭延爍感嘆着。

“咳咳……我有證據。”一直昏睡的葉幸清醒過來,聽着他們的談話,勉強出了聲。

大家立即圍過來。

“葉寶寶,你怎麼樣?你還好吧?”胡靈沒有急着問有關證據的事情。

葉幸搖搖頭,又將目光轉向鄭延爍:“在學生會辦公室的暗格裏,只要方澤明還沒把東西移走。”

鄭延爍稍一思索:“我想方澤明現在還沒來得及回學校去,我們趕緊去找找。”

“好!”

幾人異口同聲。

“葉寶寶,你能不能走啊?”胡靈看着葉幸虛弱的樣子,難免有些擔心。

“我來背。”蘆葦二話不說,就在葉幸身前蹲下來。

葉幸原本是拒絕的,卻被幾個人攙扶着趴到蘆葦的背上去。 回到學校,幾個人也沒有耽擱,直奔教學樓頂層的學生會辦公室去。

鄭延爍上前推了推門,確定門是鎖着的,正要掏出自己的“萬能鑰匙”,葉幸擡起胳膊遞上一把鑰匙來。

開了門,蘆葦將葉幸小心翼翼放在椅子上。

鄭延爍在屋裏轉了轉:“哪裏有暗格?”

“把字畫摘下來。”

於是他小心翼翼取下對面牆壁上的大字畫,這才隱約可以看見牆體有一條不明顯的縫兒。

“推開。”

在葉幸的指引下,鄭延爍找到了好幾本有關禁術的書籍,還有譚曉陽的日記本。

幾人大致翻看了一下,確定這本日記的價值之後才報了警。

警察取證後,一直沒找到方澤明的藏身處,他已經兩天沒有到學校來了。警察揣測他近期會回來,於是便在學校裏設下埋伏。事情沒有預先通知校長,他們知道校長向來膽小怕事,一定會各方面“打點”,最後又弄得不了了之。

果然,方澤明返校了,他的精神很差,在去往教學樓的途中恰好遇到葉幸和胡靈。

方澤明猛朝着葉幸撲上來,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小沫!小沫!跟哥回家!”

葉幸一愣:“澤明哥……”

“小沫,我們走,快走!”方澤明用力拉扯着葉幸,不知道要把他帶到哪兒去,“哥一定會想辦法救你的,一定會!”

“方澤明!你瘋了嘛?”胡靈大吼道。

方澤明一下子愣住了,呆了半晌,臉上的表情霎時變得兇狠,他突然扼住葉幸的喉嚨,憤怒地瞪着佈滿血絲的雙眼,惡狠狠呲着牙:“我想起來了,是你!都是你!我的小沫……我的小沫呢?”

葉幸的身體還沒有恢復,幾日下來愈漸消瘦,根本抵不過他這樣猛烈的衝擊,腳下也站不穩,眼看着就被方澤明提了起來。

“你放開他!”胡靈猛地衝上去,試圖從方澤明的手中解救葉幸。

危急關頭,幾個警察不知從哪裏竄出來,大家合力制服了方澤明。方澤明幾次掙扎,還是被無情的戴上了手銬,送回警察局。

胡靈扶起倒在地上的葉幸,葉幸咳了兩聲,又血從嘴角流出來。

胡靈頓時慌了:“葉寶寶,你怎麼了?你別死啊?”

這麼熱鬧的事情總有不少圍觀羣衆,鄭延爍推開擋在身前的一堆同學,趕過來看了看葉幸的情況。

“他怎麼樣?”胡靈焦灼地看着他。

鄭延爍擡頭瞅瞅胡靈,目光閃躲:“他……他的身體狀況一天不如一天,我當時是想除掉他身體裏的惡鬼,下手太重了,何況之前……他就已經被方澤明父子傷的不輕,照這樣下去,恐怕……”

胡靈懵了,語氣裏帶着哭腔:“會死麼?那怎麼辦啊?”

鄭延爍頓了頓:“我說了,去找那個讓他籤鬼契的人,說不定還有希望。”

葉幸被送去宿舍休息,他的意識不是很清醒,腦子裏像灌滿了漿糊,沉沉的,也不願思考。眼皮很重,擡也擡不起來,總想黏在一起。

“葉幸!你醒醒,要挺住啊!”

不知從哪裏傳來的聲音,似乎很是迫切。葉幸懶得理會,便沒吭聲。

“葉幸!葉幸!”

那個聲音一直在耳邊環繞,像蒼蠅一樣,讓葉幸很煩躁,於是慵懶地迴應道:“太累了,別吵,讓我睡會兒。”

“醒醒!不能睡,堅持住!”

“不行了,我撐不住了。”

守在一旁的蘆葦隱約聽見葉幸嘴裏嘟囔着什麼,便湊近了些想要聽得仔細,然而葉幸卻再也沒開口。

蘆葦不禁納悶兒:“幸哥兒這是說胡話呢吧?”

胡靈見不到葉幸,心中更是擔憂,於是苦求着葉幸的室友帶她混進宿舍去。幾人拗不過她,只好答應下來。高雲鶴借給她一件寬鬆的連帽衫,在幾個男同學的簇擁下逃過了宿管大爺的法眼。

將胡靈安全送達後,他們便一同返回教室繼續上課。

看着葉幸緊閉着眼睛,呼吸均勻,動也不動一下,像是睡得正熟,胡靈不由得想起之前阿婆交給她的任務——

“靈啊,你要趁現在葉幸沒有反抗的能力,儘快動手,以免錯失良機。”

“阿婆,我要怎麼做?”

“很簡單,殺掉他,要新鮮的心頭血,另外……把屍體帶回來,我還有用。”

“可是阿婆,我……”

“怎麼?你難道就忍心看着阿婆一天一天衰老下去麼?”

“不是……”

“那就馬上下手,否則再被別人搶佔先機,我可不饒你!”

想到這些,胡靈的腦子裏滿滿的都是阿婆咄咄逼人的嘴臉,她第一次感到那張面孔不再和藹,反而這樣可怕,久久的在眼前晃動着,陰晴不定:

“殺掉他!殺掉他!殺掉他……”

胡靈猛地晃了晃腦袋,想要把這些拋得遠遠的,可是阿婆的話就像某種魔咒一樣,迫使她不得不去做自己違心的事情。

漸漸地,胡靈的心智好像受到蠱惑,她不知從哪裏掏出一把匕首,雙手不受控制一般,將匕首抵在葉幸的心臟處,她緊閉上眼睛,顫抖着遲遲不肯刺下去,腦中有兩種意識爭辯不休:

“要聽阿婆的話,殺了他!”

“不不不,不行,我下不了手。”

“阿婆那樣疼愛你,你就眼睜睜看着她一天天老去,直到死亡?”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 “我不想!”

“那你還在猶豫什麼?”

“可他……他是我喜歡的人啊!”

“難道他比阿婆還重要?”

“我……我不知道……”

“別猶豫了,快刺下去,一刀下去就一切都結束了!”

被這個聲音指使,胡靈猛地睜開雙眼,匕首刺下去的同時,她清楚地看見葉幸在那一瞬微微睜開眼睛,輕輕彎起嘴角,那樣乾淨純粹的笑容,絲毫沒有敵意。

胡靈腦中頓時猶如驚雷炸響,猛然清醒過來,不禁被自己手中的匕首嚇了一跳:“我在幹什麼?我怎麼會這樣?”她趕忙將匕首扔掉,慌忙檢查葉幸胸口被刺破的傷,好在不深,沒有大礙。胡靈卻忍不住哭起來,“我這是怎麼了,我不想傷害你的……” 過了好久,葉幸纔算清醒過來,終於睜大眼睛看清眼前,方知自己是在宿舍裏。他用兩隻胳膊撐起身子,試圖坐起來,一旁的胡靈立即將他扶住。

葉幸方纔並未察覺身旁有人,這才轉頭來看,一見是胡靈,不禁大驚:“你怎麼……在這兒?”

胡靈嘟着小嘴,擡起眼睛偷瞄着葉幸,像個做錯了事兒的小孩子:“我……還不是怕你死了。”她的聲音越來越小,總覺得心虛。

而葉幸則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完全不記得胡靈差點兒殺掉他,反而好奇地問:“你是怎麼進來的,宿管大爺沒攔着?”

胡靈有些奇怪,心下暗忖:“難道……他不記得?”

“怎麼了?”葉幸見胡靈突然愣着出神,忍不住問道。

“沒有沒有!”胡靈一下子回過神來,趕忙擺擺手,回答葉幸方纔的問題,“是……你的室友把我僞裝好了帶進來的。”

葉幸突然笑了,眼底竟有幾分寵溺:“這麼大的膽子哦!”

儘管葉幸對之前的事情絕口不提,又或是真的沒印象,胡靈也覺得心裏過意不去,陷入深深的自責之中,無法自拔。

薄情總裁,饒了我 葉幸的身體一直都很虛弱,但他還是堅持每天去上課,胡靈照顧得也算周到,很多時候會親自去給葉幸買東西吃。

“哎,小狐狸!”

胡靈站住了腳,猛地轉過身來,瞧見鄭延爍又嬉皮笑臉看着她,頓時有些無措:“你……你居然看出來了。”

“嘁~道爺我可不是浪得虛名!”鄭延爍得意地昂着頭,他對胡靈並沒有惡意,很快湊過來小聲地問,“喂,你是不是真喜歡葉幸那小子啊?”

胡靈不解其意,歪頭看了他一眼,還有些戒備:“你……幹嘛這麼問?”

鄭延爍輕輕嘆了口氣,明明很無奈卻又故作輕鬆,緊接着從衣兜裏掏出一隻吊墜,遞給胡靈:“喏~拿去。”

胡靈接過來仔細摩挲着,這吊墜好像一塊醜陋的石頭,表面凹凸不平,一點兒也不美觀。胡靈不由得蹙起眉頭,有幾分嫌棄:“是什麼鬼東西,這麼醜!”

“喂喂,你可千萬別小看它,這可是寶貝呢!”鄭延爍的語氣突然正經起來,“這東西可以讓你心智清明,免於咒術困擾。”

胡靈又是一驚,但未敢表露出來,只是神情微微有些恍惚,垂頭壓低了聲音:“謝……謝謝。”說罷,逃似的擦過鄭延爍的肩膀,腳下生風,不見了蹤影。

鄭延爍望着她慌張的樣子,聳聳肩、搖搖頭,便也走開了。

胡靈遲遲不肯對葉幸下手,時不時就會有人催促。阿婆近日頻繁與她聯繫,要求她儘快行動。原本之前還能操控她的意識,可是自從胡靈戴上鄭延爍送給她的吊墜之後,阿婆對她的咒術就失靈了。雖然阿婆並不知曉是怎麼回事,但對於胡靈的態度一次比一次強硬。

“靈啊,你長大了,理應知道爲阿婆分憂,阿婆上了年紀,行動不方便,此事就靠你了。”阿婆最後一次與胡靈交談,先是語重心長的勸導,見胡靈仍猶豫着,便不願忍耐,“這次……你如果再延誤時間,那就別怪阿婆不顧祖孫情面了!”

胡靈知道,阿婆的耐心已經被她消耗殆盡,如果再不動手,阿婆恐怕就要發怒了,到時候還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樣的麻煩。她也糾結得很,一邊不想讓阿婆生氣,一邊又不願傷害葉幸,誰知阿婆爲什麼只偏偏看中葉幸這副身子,難道換一個人不可以麼?

終於,胡靈頂不住阿婆施加的壓力,打算找個機會完成任務。

“葉寶寶,一會兒下了自習,你跟我去個地方唄?”胡靈用商量似的口吻說道。

葉幸想都沒想,隨口就答:“好啊。”

胡靈沒想到葉幸會答應得這麼痛快,他甚至都不問一下去哪裏、做什麼,這樣的信任,使得胡靈心中的愧疚感更加強烈。

絲毫沒有心思學習,胡靈看着鐘錶上流逝的時間發呆,她暗自祈禱這個自習要過得慢一些,最好時間可以永遠停留在此刻。她偶爾稍稍側頭偷瞄着葉幸的臉,葉幸正打開書本,認認真真翻看自己落下的課程,彷彿沒有注意到胡靈異樣的神情。

終於捱到鈴聲響起,葉幸合上課本,將書整整齊齊放置在桌角,這才轉過頭看着胡靈:“走吧。”

胡靈一愣,突然緊張起來:“走……走吧。”

葉幸跟在胡靈背後,胡靈一路上只顧低着頭,也不說話,兩隻手緊緊地攥在一起,食指不停地相互攪動着。葉幸才察覺到她與往日有些不同,複雜的目光中有些許無奈,他在背後輕輕嘆了口氣,加快腳步緊跟上來。

不知不覺,葉幸隨胡靈走到一處較爲隱蔽的地方。

胡靈轉過身,擡頭看着葉幸,水汪汪的眼睛正對着葉幸的眸子:“葉幸,其實……我……”

她終究是說不出口,又漸漸把頭埋得很低,緊咬着嘴脣不再出聲。

葉幸似乎知道她想說什麼,只是不願戳穿,便也不吭聲,只靜靜看着她。

片刻,胡靈的肩膀微微有些顫抖,藏起來的臉龐早已淚水肆虐,她微微張開嘴,發出很小很小的聲音:“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突然,胡靈張開手掌,指甲瞬間變得又尖又長,她猛地仰起頭,向葉幸襲來。

葉幸倒是鎮定,連退都沒有退一步,他就老老實實站在原地,長長舒了口氣,然後閉上眼睛。

見他不動,胡靈立即收手,問道:“你都不覺得奇怪麼?還是……”

“我早就知道了。”

穿越之一路逍遙 胡靈皺了皺眉:“不可能啊,我明明隱藏得那麼好,”她忽然想起在醫院的時候,她與阿婆互通消息,不由得渾身一涼,“難道你……”

葉幸與她似乎總能心照不宣,從來不用多說。葉幸彎起脣角,點點頭:“嗯。”

“那……上次在宿舍……”胡靈吞吞吐吐,“你也是……裝作不記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