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285 Views

“這個遊戲區域的設計真怪異,路燈亮着室內卻沒法用,監控有電又需要密碼。這東西不應該是打開就能看的嗎?”江雨煙評價道。

Written by
banner

“其實也不難理解,有的是爲了提高氛圍,有的則是提高難度。綜合起來都是爲了更好的進行遊戲而已。”藍海辰說。

“殺手剛纔爲什麼要追你?”江雨煙問。

“他已經發現我的身份了,這根本就是衝我來的。”藍海辰解釋說。

“什麼,你暴露了?”江雨煙驚道。

“是啊。”

“什麼時候?”

“估計是我們第一次和他對上的時候,當時他之所以肯退走,應該就是已經獲得了我的身份。”藍海辰猜測。

“是用那個能力嗎?居然能查出你的身份。”江雨煙喃喃地說。

“是啊,真是個可怕的能力。不過具體是什麼依然搞不清啊。”藍海辰也說。

“好了,密碼問題解決,讓我們看看殺手現在在幹嘛。”藍海辰很快解決了密碼問題,顯示器上終於顯示出了畫面。

藍海辰將畫面調到年輕殺手所在的那一層,發現年輕殺手正急得來回亂轉,顯得很是焦急。

“哼,你也有今天!”藍海辰冷哼一聲說。

“現在他唯一的出路就是窗戶了,只有那裏還出的去。”江雨煙看着年輕殺手說。

“沒關係,我把周圍樓層的監控也調出來,這樣我們就可以一直監視着他。”藍海辰說着將周圍樓層的監控也調出,“接下來就是最激動人心的時刻了!”

藍海辰說着打開邊上的話筒,清了清嗓子,拿出變聲器開始說話。

“大家注意、大家注意,我是蒙面!”

整合醫院裏突然響起蒙面的聲音,所有人都擡頭看向喇叭。

“是蒙面,他要幹嘛?”

“不會是有什麼新發現吧……”平民們都期待着蒙面接下來的話。

“現在殺手已經被我們困在了八樓,並處在我們的監視之下!請大家儘快到監控室集合,我們一起來看看誰纔是殺手!”藍海辰對着話筒說,同時看着顯示器裏的殺手冷笑。

“還是你給了我靈感呢,親愛的殺手。”藍海辰心想。他現在所用的方法與昨晚殺手的類似,都是通過排除法將對方的身份找出。

不同的是昨晚藍海辰可以想辦法避開殺手的監視,今晚殺手則只能在原地等待着被審判!

“蒙面困住了殺手?”

“這樣就可以排除出殺手的身份了!”

“終於要結束這場遊戲了嗎?”

所有平民都激動的往監控室跑,希望就在眼前,他們要一起將殺手找出!

“蒙面,你居然用這一招!”殺手惡狠狠的看向頭頂的監視器,就像看自己的仇人一般。

“殺手,你跑不掉了,今天我們就要將你揪出來!你是等我們排除出你的身份呢,還是現在自己摘下面具,讓我看看你的臉呢?”藍海辰通過話筒對殺手說。

“你這個傢伙,我絕不會讓你將我找出來的!”年輕殺手聽後怒火越來越盛,他喘着粗氣,渾身都顫抖起來。

“看來你還不死心啊,那就等着吧,等我們聚到一起就知道你是誰了。”藍海辰笑道。

這時門外傳來腳步聲,藍海辰心中一喜,暗道已經有人來了。他回頭看去,見公子哥興奮的走進屋來。

“怎麼是你啊,我還以爲是別人。”藍海辰看後說。

“怎麼,不想見到我啊。”公子哥笑道。

“我已經知道你不是殺手了,你來不來都一樣啦。”藍海辰也笑道。

“我可不管這個,這種事怎麼能不來看看。”公子哥將視線移到顯示器上,看到了困在八樓的年輕殺手,“真的把他抓住了,太好了,今晚就能結束這場遊戲!”

“是啊,終於要結束了。”藍海辰也說。

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此時,年輕殺手的嘴角露出詭異的笑容。

“蒙面,你還是太小瞧我了!” 此刻年輕殺手被困,所有人都在趕來監控室的路上。面對這種情況,年輕殺手還有什麼後手,能夠死裏逃生不成?

藍海辰看着顯示器中的殺手,心中正盤算着等會怎麼對付這個傢伙,不想畫面中,年輕殺手突然背對顯示器,開始從兜裏掏什麼東西!

“嗯,他想幹什麼?”藍海辰覺得奇怪,便仔細去看。但殺手背對着監控,再加上週圍黑暗,什麼細節也看不到。

一旁的江雨煙和公子哥也注意到了這點,同樣湊過來觀察。

“這個傢伙又想幹什麼?”江雨煙皺眉說。

“不會是要搞什麼鬼吧?”公子哥也懷疑。

“關鍵是現在這種情況,他還能做什麼呢?”藍海辰思索着說,就算是他,這種時候也只能束手就擒了吧?

就在這時,年輕殺手身前突然出現一絲光亮。畫面中那光亮雖然模糊,但卻十分顯眼,明顯區別於周圍的環境。

“那是什麼,發着光?”公子哥問。

“手機吧?看大小和形狀應該是手機。”江雨煙猜測。

“是手機,不過他拿出手機幹什麼,能有什麼用?”藍海辰也說。難道年輕殺手是個低頭族,覺得自己快死了,利用最後這點時間玩個爽?

“如果他是在玩遊戲的話,我詛咒他手機沒電。”公子哥顯然不想讓殺手在死前快樂一把。

年輕殺手不知道衆人的議論,繼續做着他的事。只見年輕殺手飛快在手機上操作者,似乎是打開了什麼軟件。

“沒這麼簡單,你看他那副樣子,似乎是在尋找什麼。”藍海辰越來越覺得不對勁,一種不好的預感縈繞在心頭。

“有什麼辦法阻止他?總覺得不能讓他繼續下去。”藍海辰有些擔心的說。

“應該沒關係吧,不就是個手機,能有多大作用。”公子哥不以爲意的說。

“不一定,手機很多功能我們不常用,但不代表它沒有。”江雨煙也有種不好的感覺。

“比如?”公子哥問。

“就比如這個監控,你知道手機也可以查監控嗎?我就見過,看得還挺清楚呢。”江雨煙說。

但剛說完,江雨煙就頓住了。同時藍海辰和公子哥也突然想到了什麼!

他們同時回頭看向上方的牆角,在那裏,一個監視器正對着他們。

“監控室裏爲什麼會有監控……”公子哥說。

“或許是爲了監督工作吧。”藍海辰回答。

“我想問一句,如果殺手是通過監控看到我們,能召喚出厲鬼嗎?”江雨煙問。

“可以,只要看到就行……”

“不會吧,他難道真的能用手機查看這裏的監控?那東西沒這麼好搞定吧?!”公子哥叫道。

“我不就搞定了,如果他是白天做的,我們也根本發現不了。”藍海辰說。

氣氛一下子緊張起來,衆人都觀察着周圍,戒備着隨時會來的襲擊。

“哼哼哼,蒙面,既然你都做了這麼多準備,爲什呢我就不能呢?”

另一邊,年輕殺手看着自己的手機大笑道。在手機屏幕裏,藍海辰三人正緊張的看着周圍,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出來吧厲鬼!”年輕殺手一聲令下,藍海辰等人立刻聽到周圍一陣響動!

“是厲鬼?該死他果然能通過監控看到我們!”公子哥叫道。

“厲鬼在哪裏?”江雨煙四處尋找。

“厲鬼不可能直接出現在我們身邊,它必然在50米外的地方!”藍海辰說着看向不遠處的窗戶。

就在這時,一張慘敗的鬼臉倒着出現在窗口,沒有眼白的雙眼惡狠狠地盯着藍海辰等人!

“在那裏!”藍海辰叫道。沒想到厲鬼居然出現在醫院的外牆上,爬着到了監控室!

厲鬼陰冷的衝衆人一笑,然後怪叫一聲破窗而入。藍海辰本以爲它會直接朝自己撲來,卻不想灰衣厲鬼先竄到監控旁邊,一把將最近的一臺顯示器打爛!

“它在毀壞監控,這樣我們就沒法看到殺手的行蹤了!”江雨煙立刻明白了殺手的意圖。

但衆人根本無力阻止,只能眼睜睜看着厲鬼將顯示器一一毀壞。

“跑,我們快跑,它下一步就要殺人了!”藍海辰提醒還在呆呆看着的兩人,拉着他們往門外跑去!

“殺手肯定是想殺我,你們先跑到別的地方,等60秒時間過後再來救我!”藍海辰邊跑邊說。

“這裏都有監控,殺手能一直看着你!”江雨煙說。

“診室和病房裏是沒有的,等會我躲到裏面,你們就在外面替我擋着就行!”藍海辰說,“來不及細說了,咱們快點分散!”

前方出現一個拐角,藍海辰立刻轉彎,江雨煙和公子哥只得聽藍海辰的,往另一個方向跑去。

“咱們要不要也分開?手機屏幕很小,切換肯定不容易,咱們分開行動,殺手很可能會亂掉!”公子哥建議道。

“可以,咱們儘量走快一點,這樣殺手就必須不斷切換,很可能會跟不上最後跟丟!”江雨煙覺得這個建議可行。

於是他們兩個也在樓梯口分開,朝不同的方向跑開。

但江雨煙比公子哥想的還要多,她知道殺手的目標肯定不是自己,因此她心一橫,直接往關着殺手的八樓跑去!

此時灰衣厲鬼已經將顯示器盡數毀掉,立刻向着藍海辰追去。年輕殺手正得意洋洋的通過監控追蹤藍海辰的位置,不想就在這時,一聲聲響突然從走廊盡頭傳來!

嘩啦!那似乎是卷閘門拉動的聲音,方向正是先前被江雨煙鎖上的那邊!

“不會吧,這個女人居然還敢過來!”年輕殺手看着卷閘門的方向說。

按理說年輕殺手不該怕江雨煙,畢竟生殺大權在年輕殺手手裏。但此刻年輕殺手想殺的是藍海辰,江雨煙過來勢必會造成阻礙。

而且就算年輕殺手成功殺死藍海辰,江雨煙同樣可以過來將年輕殺手的身份揪出。年輕殺手可不認爲自己一定是江雨煙的對手,這個小妮子雖然看着柔弱,但伸手絕對不差!

“怎麼辦,難道任由她過來?”年輕殺手心想。 年輕殺手這個念頭一起,江雨煙的行動就算是成功了。這樣江雨煙在年輕殺手心中就時刻是個威脅,無法全力對付藍海辰!

江雨煙打開卷閘門,一步步向年輕殺手的位置走去。她走得很慢,但卻故意將腳步聲弄得很大。

在寂靜的走廊裏,一聲聲清脆的腳步聲徐徐向年輕殺手逼來,給年輕殺手造成了強烈的心理威懾!

江雨煙心裏其實也很怕,畢竟殺手現在還可以殺人,江雨煙也只有一個人。如果就這麼過去,誰也不知道殺手會怎麼辦。是慌張的逃走,還是直接將江雨煙殺掉?

江雨煙在賭,賭殺手對藍海辰的狠。只要殺手真的想先殺藍海辰,江雨煙就不會有危險。

年輕殺手聽着江雨煙漸漸接近的腳步聲,心中也在猶豫。是繼續追殺藍海辰還是殺了江雨煙?

最後對藍海辰的狠還是佔據了主導,年輕殺手無論如何都要先殺了藍海辰!

可江雨煙馬上就過來了,怎麼辦?年輕殺手看向一旁的診室,裏面每個房間都有窗戶。醫院外牆有很多可供攀爬的地方,只要出去就能到其他樓層。

“沒辦法,只能這麼辦了,希望厲鬼不要跟丟蒙面!”年輕殺手一咬牙,將手機收起走到最近的診室,打開窗子探身出去。

醫院的外牆說是可以攀爬,但其實要做到並不簡單。年輕殺手小心翼翼的踩在外牆的凸起處,慢慢向樓下移動。

同時江雨煙也終於走到年輕殺手原先所在的位置,發現沒有人在,江雨煙心中先是鬆了一口氣。看來她賭對了,殺手始終還是想殺藍海辰。

江雨煙站在原地努力深呼吸,剛纔選擇走進來幾乎已經耗光了她的精神,此時她最想要的就是休息。

但江雨煙知道,這還不是休息的時候,她還要爲藍海辰爭取更多的時間!

於是江雨煙使勁甩了甩頭,讓自己清醒起來,然後轉身向身旁的診室走去。

江雨煙很清楚,殺手想要逃走只能走外牆,樓與樓之間並沒有多少距離,因此要在殺手逃到其他樓層之前儘快行動。

江雨煙打開窗戶小心看向窗外,立刻發現了外面的年輕殺手。此刻年輕殺手連一半還沒有爬完,正掛在外面努力向下爬着。

“哼,怎麼也要給你點驚喜。”江雨煙將視線轉到屋內,看着屋裏的擺設,她決定搞點事情!

在江雨煙打開窗戶的時候,年輕殺手也已經察覺到了江雨煙的存在。不過由於身在外面的關係,年輕殺手視線受阻看不到江雨煙。

“這個女人要幹什麼,她不會也想出來吧?”年輕殺手有些不安,此刻自己行動不便,江雨煙做什麼對年輕殺手來講都是大麻煩。

這時只聽得上方響起窗戶被拉開的聲音,年輕殺手心中一凜,江雨煙來到自己正上方了。

然後不等年輕殺手反應,一個圓圓的,白色的,反着光澤的東西就從裏面冒出頭來。

“這、這不是個花瓶嗎?”年輕殺手認出了那東西,“江雨煙想要幹什麼,難道她要扔東西下來砸我?!”

年輕殺手猜對了!江雨煙將花瓶對準年輕殺手的位置,鬆手將花瓶投了下去!

碰!花瓶砸在年輕殺手肩膀上,讓年輕殺手險些沒抓住掉下樓去。花瓶被年輕殺手身體彈開往樓下墜去,好一會兒才傳來碎裂聲。

“這可是八樓啊!她想把我砸下去嗎?!”年輕殺手在心中大喊,此刻他已經意識到自己做錯了,不應該主動到外牆上。剛纔實在是太緊張,居然選了這種白癡般的選擇。

年輕殺手想出手殺死江雨煙已經不可能了,江雨煙躲在診室裏,根本不讓年輕殺手看到。而身在外牆的年輕殺手卻不敢有大動作,只有出來的人才知道,掛在這種高度有多嚇人!

沒過多久,上面的診室又傳來聲響。年輕殺手擡頭看去,不禁叫苦連天。天殺的,這次出來的是一張桌子!!!

花瓶已經夠嚇人了,這張桌子比花瓶更大更重,被砸中還不直接掉下樓去!

“江雨煙你等着,我一定殺了你!”年輕殺手憤怒的大喊,同時趕緊把身體往旁邊移。

“你先躲過這個再說,去死吧你!”江雨煙說着再次鬆手,桌子夾雜着勁風向下砸去!

還好年輕殺手提前移動了身子,再加上江雨煙怕被看到不敢仔細瞄準,否則這桌子一定正中年輕殺手。

但即便如此,桌子下墜時依然打到了年輕殺手手臂。年輕殺手一隻手脫離外牆,整個身體都不穩定的晃動起來。

“你這個混蛋!”年輕殺手怒吼道。

“還沒下去嗎?看來你還挺頑強啊。”江雨煙聽到年輕殺手的聲音,氣喘吁吁的看向周圍。剛纔搬動那張桌子已經很累了,但江雨煙還要繼續。

最後,江雨煙把目光集中在了那張牀上!

有些診室爲了方便看病會準備一些小牀,這間診室就有。而且正好,這張牀不是太大,窗戶也足夠寬。

於是江雨煙走過去使勁將牀拖到窗前,又使出吃奶的力氣把牀架在窗臺上!

“這次……我看你還……怎麼躲!”江雨煙喊道。

年輕殺手看到從窗戶中探出的牀身,心中是崩潰的。這牀無論如何是躲不過去了,它實在太大了!

“看招!”江雨煙用盡力氣將牀推出窗外,牀晃動着向年輕殺手砸去。

這次年輕殺手真的避無可避,直接被牀砸中向下滑去!但年輕殺手下意識向周圍亂抓,不想居然抓住了下一層窗戶的外檐,同時身體砸在了空調室外機上,掛在了半空!

“唔……好險……”年輕殺手意識到自己沒有摔下去暗叫僥倖,他顧不得身上的疼痛,爬到窗戶前將窗子打開,慌亂的進入室內。

“沒下去嗎?好可惜……”江雨煙將頭微微探出窗外,看着樓下說。

“不過我應該已經爲海辰爭取了足夠的時間,他應該沒事了……”江雨煙心想。

江雨煙很想下樓繼續找年輕殺手的麻煩,但江雨煙很清楚,此刻年輕殺手恨不得把她的皮拔了,現在下去肯定是找死。所以江雨煙立刻離開這一層,找了個地方躲起來。

與此同時,年輕殺手蜷縮在七樓診室的地板上,剛纔的驚魂瞬間讓他渾身不住顫抖。

“江雨煙……我一定要殺了你!殺了你!”年輕殺手唸叨着擡起頭,扶着桌子站起身來。

“我的厲鬼呢,蒙面死在它手上沒有?”年輕殺手離開診室,另找了一個地方躲起來,他現在要知道厲鬼追殺藍海辰的結果。

藍海辰當然沒有死在厲鬼手裏,厲鬼並不聰明,在沒有殺手指引的情況下,擺脫它並不困難。

他悄悄進入一間病房,打算在這裏躲一段時間,臨進門前,他還回頭看了一眼上方的監控。

“奇怪,剛纔明明經過了好幾處監視器,爲什麼殺手沒有殺過來?”

“海辰你怎麼樣,厲鬼還在追你嗎?”這時江雨煙的聲音從耳機中傳出。

“沒有,我擺脫它了。你那邊怎麼樣了?”藍海辰進入病房回答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