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81 Views

而熾羽這邊則是有點訝異,訝異這個叫嚮往者的演變軍官竟然是上尉。對於這次會見,熾羽親自前來是展現誠意,對於對面的勢力會不會派遣同級別的演變軍官,熾羽是不抱希望的。按照熾羽的猜測最大可能應該是一位高等徵召兵,面對沒有自主感情的徵召兵,熾羽都準備直接念稿子了。不過這回來的是一位演變軍官,熾羽打量了一下任迪,將自己原先的話語備案放在一邊,準備組織一下語言。

Written by
banner

在熾羽看來,紫鑰匙演變軍官就會有利益心,複合自己的利益心。

熾羽:“我的真名叫做熾羽。在這個戰場見到預備役上尉很令我意外,這個任務你是第幾個任務?嗯,請不要誤會,這麼早被邀請到這種級別的對抗戰場,說明你的實力被看中,纔會被挑選進入的,我沒別的意思,畢竟我在上尉的時候這種越級想都不敢想。”

任迪說道:“我,真名任迪。這應該是我進入演變空間以來第四個任務。”

熾羽唸叨道道:“第四個任務,咦,你是一場任務一場晉級?”

熾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任迪,這種一場任務一場晉級的預備役演變軍官非常罕見。任迪笑了笑略過了這個話題說道:“第一次看到飛碟,你能帶我進去看看嗎?剛剛靠的有些近了。”

熾羽說道:“剛剛有些抱歉了。如果你願意看是可以的,不過?”

熾羽看了看後面駕駛直升機的人說道:“但是僅限於你。”

其實上任迪現在披着的預備役上尉還是很有迷惑性的,至少熾羽沒有對任迪戒備,反而是戒備後面的高級徵召兵。熾羽到是不怎麼,擔心,“四個任務的預備役上尉,看看高科技最多是看看熱鬧吧。”對於任迪,熾羽是這麼想的。

當爬上繩索跳上飛碟上的斜面時,任迪的第二天賦開始針對飛碟進行思路上的大致架構了。熾羽並不知道,這個任務以後的主要對手,就在自己面前。面前的預備役並不是哪一個演變將官在這個任務臨時徵召的手下。 未來,任迪第一次在演變戰場上感覺到了未來,巨大的飛碟,這絕不是柴油動力可以支持的,當然也不是核反應堆提供能量,核反應堆太重了。這應該就是電離體電能儲存技術的運用。這種低質量高能量高功率的動力核心,任迪在元淼位面那種元素燃料棒的科技到是能做出這樣的效果,而且更加持久,但是在這個世界能讓飛碟這種大型飛行作戰平臺飛起來,說明武器體系已經強大到了一定程度。在上面完全可以充當武庫機的作用,安裝激光,電磁炮,以及高爆炸彈。

至於裏面的動力體系是什麼任迪看不出來,不過裏面的射擊操作系統,任迪大致有個概念,至少駕駛室的平臺在哪。打那地方致命,增氧,飛碟的結構射擊決定了其不能做出的,或者說是做出會對結構很傷的動作,任迪在第二天賦的雛形上圈圈畫畫。

至於任迪的壞心思,熾羽並不知道,他看到任迪如同好奇寶寶一樣睜大眼睛,認爲己方的技術的跨時代程度已經完全震撼了面前的這個演變尉官預備役。

“你是怎麼進入這個任務世界的,撐杆道具嗎?”熾羽問道。任迪:“是的,你們戰區也有道具?”熾羽聞之一笑說道:“整個地球,人類歷史主導的戰區,雖然輔助力不同,但是道具是通用的。”

“地球人類?”任迪聽到了這個兩個詞。熾羽說道:“地球人類發展有着多條歷史線,我們的歷史線,你們的歷史線,都是地球人類的歷史線,當然在演變空間中單單地球中最後形成頂端智慧生命的有可能不是人類。據我所知,人類歷史線只不過是地球基礎多歷史空間中,43種智慧生命中一種。”

任迪想了想上個任務說道:“那麼非地球的也會出現人類。”

熾羽愣了一下,說道:“這個,不清楚。不過既然有四十三種生命,那麼意味着人類現在的這個形態是適合地球環境從而演化出來的心態。如果其他星球氧氣重力以及衛星體,和太陽日照合適的話,出現人類形態的文明並非不可能。畢竟演變太大了,以往單條歷史線上看起來是隨機的事情,但是多條歷史線上對比,就能驗證出規則。只要符合自然條形成條件,當條件滿足後一切惡都是容易重現的。”

熾羽看了看任迪說道:“你我之間的陣營在多條歷史上看來並無多大的意義。我們所舉的旗幟,有時候僅僅是被動拿起,重要的是你願不願意拿起。”說到這熾羽意味深長的看了看任迪。

任迪的現在的思維怎麼反應不過面前的這位在說什麼?任迪現在的身份是尉官預備役,既然現在要代表一個與將官對等的勢力與面前的這位進行對話,任迪自然不會自報家門,說目前自己就是他們在北亞面對勢力的主事人。當然任迪如果真的實話實說,估計熾羽也不會信,熾羽原本就對任迪四場任務晉級到預備役上尉持保留態度。

在談判中隨機應變,爲了不露馬腳,任迪很自然的全方位的代入了這個角色的思考。熾羽所謂的被動拿起旗幟,還有選擇拿起旗幟,任迪聽得懂。

演變預備役上尉,沒有帶頭大哥,單單進入這個將官世界單獨打拼,嗯,現在任迪自己想到自己現在這個情況都感覺到非常玄幻。任迪明白,熾羽絕對是以爲自己是某一位將官陣營下的小兵。拿起旗幟不過是小兵(預備役上尉)執行將軍(少將的戰略。)。熾羽談人類文明多樣性,其實是奉勸任迪多選擇,不要糾結站在那個一個陣營下,有背叛心理陰影什麼的。

這事情任迪見識多了,任迪位面,什麼美利堅人類希望什麼的,大喊人類希望,貌似就以此爲依據說明自己投往別家的正義性。當然如果任迪當初用撐杆投入孫馳勇麾下,孫馳勇提戰略,然後任迪執行的情況。熾羽說這句話還是有一定誘惑性的,而且如果孫馳勇一碗水端不平,或者是在任務中對待自己和孫冰慧有什麼差別之類的。反水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現在,任迪現在執行的戰略,舉起的大旗,是任迪自己畫的。整個戰略執行建立的對嚮往者索取基因科技,以及承諾前進的義務的模式是任迪自己定下來的。現在這個旗幟就是任迪的旗幟。任迪就是這個位面的指揮官。熾羽現在從演變光幕得到的預備役上尉,怎麼說呢?或許以後演變空間在這個任務中會多一個投訴者吧。而且這種投訴,演變這回是真的沒法解釋了。

毫無疑問,現在任迪一方,黃土區一方是弱者。黃土區現在是能打一場戰爭,給對面帶來嚴重損失,但是對面恢復的一定比黃土區要快。

因此任迪說道:“當猛獸環伺的叢林中,兩隻受傷的動物是沒必要死磕的。”

熾羽臉上露出了笑容說道:“很好,不過這句話?”

任迪說道:“是我的意思。”

熾羽臉上一僵,任迪隨後說道:“也是我方的意思。”

熾羽隨後輕鬆下來。然後輕微試探說道:“你對你方的指揮官影響很大?”

任迪說道:“我們那裏並不是一言堂。 神奇寶貝之系統不靠譜 你們的力量很強大,不可能存在意氣之下與你們進行一場並不划算的戰爭。而且,這個世界怎麼也不該是陸地先爆發你死我活的戰爭。”

熾羽點了點頭說道:“那麼,說說看你們在北方的目的。”

任迪笑了笑說道:“我們的目的很大也很小,不過是生存。”

任迪一根一根手指扳着說:“我們要水資源,要陽光資源,要煤礦資源,要鋼鐵礦產資源。”

熾羽問道:“保障你們的水和接受陽光的土地,我們之間就有和平的基礎是吧?”任迪感覺到對面的態度有點詭異。然而點了點頭。

熾羽單手按了一下旁邊的按鈕一道光從旁邊下垂,熾羽伸出右手,在光中翻轉了一下,似乎被髮射光的儀器記錄了訊息。緊接着就是周圍房間幾十個鏡頭開啓,熾羽擡起手攤開手掌,幾十個攝像頭捕捉到熾羽的掌心紋路後,上方舉着屏幕的機械臂,隨着熾羽右手的移動,將屏幕遞交到任迪和熾羽面前,屏幕上顯示出了北亞區域的地圖。

熾羽握拳,掌心收起,而任迪看到隨着熾羽手的移動周圍的鏡頭仍然死死的捕捉着熾羽的手。這種自動化程度實在是太高了,熾羽拿起筆在北亞上畫了一條線。這條線上以南貝加爾湖以及一系列煤田,而北部極夜極晝的範圍。

熾羽說道:“這樣劃分怎麼樣,你我雙方的飛行器,在未通報的情況下不得接近這條線兩百公里的範圍。雙方的陸地載具不得在這條線附近五十米範圍內前進。你我雙方可以用不超過兩百公斤的無人偵查裝置在屬於自己線內的一側偵查。”

熾羽很有誠意,至少任迪感覺到很意外。這樣劃分的話,自己這一方太佔便宜了。任迪說道:“這個我方表示同意。如何保證呢?”

熾羽說道:“一個默認規則成立即可,短時間類你我雙方既然無意戰爭,一個默認的規則規避衝突就行了,當然可以簽訂演變契約。”

任迪說道:“我並不知道你方到底有多少少將。”

熾羽點了點頭說道:“也是,這樣吧,你我之間簽訂一個契約可好。”

任迪笑了笑說道:“少將閣下,你未免太看得起我了。”

熾羽說道:“有渠道總比沒有渠道要好。你我二人的契約多多少少能制止兩方的衝突。”

任迪點了點頭說大奧:“好吧,契約的時間是二十年吧,二十年後你我二人有權利決定是否續約。”

聽到任迪說二十年,熾羽有點意外,這個時間太長了。一個預備役上尉怎麼會這麼有自信決定自己的勢力有決心執行這麼長的政策呢?不過熾羽並不在乎,就算這個預備役上尉無法決定該勢力能否執行長期合約又如何,萬一無法執行,契約束縛下,熾羽認爲任迪在無法做主的情況一定會慌亂的想自己尋找對策。

當填寫到違約紫金數額的時候,任迪頓了頓。說道:“紫金方面我很窘迫。”

熾羽笑了笑說道:“其餘的呢?道具之類的也可作爲抵押。”

任迪問道:“道具?”

跑偏的1618 熾羽說道:“連續晉級四個任務你不會沒有道具吧。”任迪皺了皺眉頭後拿出了一個榮光道具,這是第四個榮光,任迪進入這個世界總共就四個榮光,孫鼎創,李子明還有自己,一人一個還餘下一個。

看到這個東西熾羽眼睛一亮,看待任迪的陽光變了,然後笑着說道:“很好,這樣該抵押物值五千噸紫金。”

任迪搖了搖頭說道:“不,我不接受紫金。紫金對你們來說沒有任何約束力,你們是將官。”

如意算盤打碎後,熾羽嘆了一口氣問道:“你需要什麼?”

任迪說道:“我只接受道具。比如說大領袖,以及王冠。”

熾羽說道:“大領袖沒有,九十九分道具,小領袖和王冠是可以的。九十九分道具,我可以出三個。現在我這裏有三個王冠,抵押你這一個。”

說完掏出了三個王冠,任迪感覺到有點奇怪,明明王冠是百分道具,怎麼變成了九十九分道具了。在通過演變光幕查詢後,得知,在熾羽的戰區,王冠是九十九分道具。

家庭這個單位在熾羽所在的戰區中是沒有的。所以王冠在他們戰區不值錢,但是不代表任迪撿便宜了,跨區交易,熾羽戰區交易過來的王冠只等於三分之一王冠碎片。交易到任迪手上,必須有三個碎片才能合成一個王冠。三個王冠合成後會溢出一個九十八分的道具,千金復來。在任務結束後,使用這個道具,該道具會回收任務時間段,使用資金數量的百分之九十。該道具一次性,但是可以在其他演變軍團願意的情況下,回籠多位演變軍官在任務中使用的紫金。至於該道具激發者是否願意將其他演變軍官回籠的紫金還給他們,這就另說了。該道具還有另一個稱呼,戰後斂財。

契約簽訂,雙方紛紛舒了一口氣。 當任迪乘坐直升機返回黃土區的時候,李子明:“搞定了?”

任迪答道:“有可能是我搞定了,但是也有可能是我看不到隱患。”

對於讓北方出現這樣一個鄰居到底會有什麼樣的結果,任迪不清楚,就像信息化作戰出現之前,沒人知曉其效果如何。現在唯一可以做正確的事,是儘快的提升黃土區的元氣,也就是增加人口數量和質量。

南方孫馳勇正在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的一份契約,這份契約上所有的內容與任迪和北方鄰居簽訂的契約內容完全相同。孫馳勇是如何得知這個契約的?

孫馳勇手頭上的一個戒指形態的道具就是投影這份契約的原形。 獸世悠然田居 該道具的名稱爲政治洞察,效果指定一位演變軍官,該演變軍官在該任務與其他演變軍官簽訂的一切契約都會備份到使用者這裏。一共可以對十個人使用。

孫馳勇自然是悄悄的對任迪用的這個道具,對於孫馳勇來說這個任務很重要,選擇盟友的時候,絕不能出現一戰意大利那種二五仔的情況。不僅僅是任迪,孫馳勇對任迪,李子明,孫鼎創,三個人都用了這個道具鎖定。

孫馳勇正在研究任迪自這個任務以來和其他演變軍官簽訂的第一份契約,至於簽訂契約當時是什麼場面,孫馳勇是不知道的,只能從演變契約上了解契約雙方達成了什麼關係。

或許任迪認爲北方的邊界劃分並沒有什麼,但是一旁的孫冰慧一臉不舒服的樣子。嗯強勢歷史線和非強勢歷史線,對邊境理解的概念是不同的。孫馳勇孫冰慧這對兄妹是演變空間中特有的例子,同父,但是生長在不同的歷史線下。兩人的歷史線都是所屬文明強勢的歷史線,至於邊界概念孫冰慧所在的世界是被他演變軍官身份的父親干擾過的,中華的邊界那個叫喪心病狂,直接到達北極在北冰洋對岸的北美極地地區插旗,向東跨越了白令海峽,把北太平洋的阿留申羣島和阿拉加斯加撕了下來。

所以孫冰慧有不爽的理由,任迪“割地賠款了”。孫馳勇的歷史線就沒這麼變態,嗯但是也推到北冰洋了。對於任迪簽訂的這個契約,孫馳勇眉頭緊鎖。

孫馳勇倒不是氣憤任迪的“背叛”。這根本談不上背叛,整個契約方面只提了互不侵犯,沒有任何軍事同盟的性質。任迪之所以沒有戰爭,孫馳勇到是很理解,因爲力量不足。如果任迪有了戰爭的力量,孫馳勇反倒對北方的盟友有些警惕。

嗯,選盟友嘛!不能弱的像意大利一樣,否者戰爭的時候要崩盤,當然也不能選的和毛子一樣太強,否則二戰結束後太強的盟友和自己爭奪主導權,鐵幕就要降下來。最理想的盟友應該能當人手沙包防守有餘進攻不足的,比如說蔣公治下的中國。

任迪簽訂契約沒有錯,戰略上遏制了另一方的演變軍官南下,當然任迪在簽訂契約的時候過來和自己商量一下,孫馳勇就更滿意了。孫馳勇現在皺眉頭的是蘭特人一方,這個契約很顯然是限制任迪一方的勢力在二十年之內不要北上,爲了這個目的不惜放棄了南邊大量有價值的土地。

“外戰區的演變軍官到底想要幹什麼?”孫馳勇很疑惑。孫馳勇的思緒轉到自己控制的南極大陸,貌似幾十年前南美地區的外戰區演變軍官也進行了爭奪。

看了看北方的地圖,任迪簽訂契約中的大片封鎖區阻擋了進入從北亞大陸進入北冰洋的可能,孫馳勇有些無語地說道:“堵得真嚴實。”

孫冰慧說道:“我要和任迪見一面,他必須給我們一個解釋。”

孫馳勇擡起手製止說道:“不,留在心裏就好。他並不知道我們已經清楚他簽訂的契約,你跑過去質問,這個問題沒法解釋。”

看到孫冰慧有些泄氣的樣子,孫馳勇笑了笑說道:“時刻都要保持冷靜,還有如果確認自己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前,不要暴露自己瞭解信息的渠道。”

孫冰慧說道:“那我們現在不能什麼都不做。”

孫馳勇說道:“先安安靜靜的備戰。北邊我們從其他地區想辦法。”

鏡頭切換。

北極北冰洋區域內一艘艘船隻在冰冷的海水中穿行,北冰洋區域平均海深只有一千米,算是比較淺的海洋,在冰凌的海水中,一個個潛水機械從船隻中放下,到達海底將鋼索固定在幽暗的海底,至於鋼索的另一端固定這空心的鋼鐵浮筒,這些鋼鐵浮筒組成的漂浮物將由海底多條鋼索固定,然後再海面上構建固定的懸浮漂浮物。

這樣的海上作業不是一個店,而是有如棋盤豎線直線交錯點一樣準備密密麻麻的分佈在海洋中。

在覈潛艇中主導這個龐大工程發生的蘭特人很得意。嗯當然得意,雷姆特人現在做不到的事情,蘭特人在這個位面開始做了。

嗯目前這個科技是熾羽穿越前他們世界的最高科技水平。至於理論非常通俗易懂。

在高中物理教科書上,根據法拉第定力閉合線圈內磁通量,也就是磁力線垂直穿過線圈的密度發生變化,閉合線圈內就會產生電流。

地球是一個大的永磁體,磁力線從南北兩個磁極發射出來。而地球大部分表面是和磁力線平行度,磁通量爲零。唯獨磁極部分,地磁線從大地北磁極垂直髮射,朝着四面八方散開,然後迴歸南磁極。

如果在北極圈建造一個大線圈,地磁穿過這個區域,這裏面的磁通量就不是零了。然而地磁極雖然有變化,但是基本上穩定。如果線圈中的磁通量不變化線圈也無法發電。

但是地球磁場在一日爲週期是發生變化的。因爲太陽風,太陽風是從恆星上層大氣射出的超聲速等離子體帶電粒子流。200-800km/s的速度運動的高速帶電粒子流。當彗星靠近太陽的時候,巨大的彗尾就是太陽風從彗核上刮下來物質,反射太陽光後形成絢麗的掃把。

彗星這種小質量的天地在太陽風下會變成這樣,而地球這種大型天體呢,這場星體之間電和磁的較量中,在地球低緯度的人類或許看不到,但是原本應該是對稱的磁力線被壓迫了,面對太陽的那一側被壓迫了,太陽風無法像揉捏彗星一樣將彗星刮下來一層皮變成彗星尾巴,但是它能偏轉地球磁場,儘管地球在自轉,但是始終是白天地球一面被太陽風擠壓,當到夜晚擠壓結束周而復始。

所以極地地磁極附近的磁通量是由隨着地球轉動地面上磁通量被太陽搖晃的。

在任迪的位面,該種太陽風和地磁相互作用的理論,是地球發電機理論,網絡上可以搜到,主要研究地球地幔金屬液體繞地球環流過程中地磁變化的影響。該理論推演地幔的電磁。

然而在蘭特人和雷姆特人世界中,他們用超導線圈,覆蓋整個磁極的超導線圈,來替代地幔這一環節。讓一個線圈徹底覆蓋地球磁極因爲太陽風和地球自轉而磁通量變化的區域。

現在蘭特人在北極的建造被海底固定的基站,就是準備在北極建造龐大超導線圈的節點。爲了實現這個戰略首先磁極必須控制在手,現在地球磁極在北亞在北冰洋的大陸架上。其次要佔據北冰洋大片的海岸線,就像現在一樣幾乎懷抱了半個北冰洋。

一旦建成後會有什麼後果,當磁場偏轉的時候會被超導線圈阻擋,線圈中有電流,也會有磁場,太陽風推動地磁的難度也就大了,也就是說極光看到的而次數會少,而太陽風推動地磁幅度變小,但是地磁更能承受太陽風了,就像一拳打到葉子上飄着的葉子,葉子飄得厲害的厲害,但是實際上一拳打固定的葉子上,葉子承受的力量更大,會一拳打爛。

所以地球的磁力系統會太陽風影響的更厲害了。地磁衰弱甚至反轉的週期會變短。

在任迪所在的戰區上,文明的主流分佈是東西分佈,所以在南極和北極區域,有着劇烈的爭議,開發這種根本來源是地球自轉動能的能源,東西文明根本談不攏。

而雷姆特和蘭特人的文明在星球上是南北分佈。所以這兩個文明一個霸南極一個霸北極。你開發北極磁力發電,榨取地球能量,我就在南邊開發南極。

而541298戰區中,沒有一國家能獨佔一極,即使宣佈佔領一極,由於其他勢力的虎視眈眈,絲毫不敢做出不義的事情,這對541298戰區的文明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當地球的化石能源耗盡,又沒有跨越星際文明的障礙,地球自轉的最後能量將是留給下一個文明崛起的最後財富。

不過現在這裏是演變戰場,文明角鬥場,該處歷史線人類文明已經到達了能否前進的焦點,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北冰洋地磁海域,天空中一艘艘飛碟在白色海冰的海面上漂浮,看着海水上露出的一個個尖尖角的鐵塔。

亞特蘭蒂斯已經在這個星球上留下了自己醒目的痕跡。 演變的中的戰區除了按照歷史線劃分,還按照歷史時期劃分,如同541298戰區,這個戰區都是來自第三次工業革命開始,第四次工業革命來沒怎麼開花結果的時期。

當然演變戰場中也會挑選一戰和二戰之間的科技階段作爲戰區,這個戰區的演變軍官到達上校軍銜,在技術掌握上和541298戰區的演變軍官是相同的。

但是如果將兩個戰區的演變軍官同時投入二戰爲背景的演變戰場,541298戰區的演變軍官會像羅斯福一樣玩命弄核武器,然後想炸小鬍子重水工廠一樣不惜工本的派遣轟炸機,來消除另一個戰區演變軍官邁出這一步的可能。

當然上述這種坑人,嚴重偏袒先進戰區的一方的情況不可能發生。現在這個戰場的情況纔是演變空間的作風。雷姆特還蘭特人兩隻力量被投入戰場的時候,沒機會在北邊落腳。

直接在赤道附近選擇人口發展。直到現在,雷姆特人也沒有搶到南極洲,南極洲給孫馳勇搶走了,至於蘭特人,有米哈伊爾帶路,然後孫馳勇毆打萬明斯坦,讓蘭特人有機會向東,最後和任迪打成互不侵犯條約。嗯要是讓雷姆特人知道蘭特人這一連串的經歷。雷姆特人會大聲高呼天道不公。

沒錯當冰海上頻繁出現蘭特人的飛碟,而且是直徑六十米的飛碟。堪比大型運輸機的運力。這種飛碟在天空中漂移,搭載的激光武器,已經在北冰洋上公然攔截從瓦特聯邦一方靠近的飛行器。

先不提瓦特聯邦內部對此如同叛亂的行爲是如何軒然大波。雷姆特人現在情況是,嫉妒的眼睛都紅起來了。墨西哥灣弗羅裏達半島,城市羣的五百米地下,大廳中一個個雷姆特任演變軍官投影出現在這個大廳中。

一個非常短的視頻,長度不過十五秒鐘,這個航拍的飛行器看起來是從雲層裏剛剛鑽出來不過十五秒鐘的時間,拍攝到海面,上的情況然後就是被遠處一道突然出現比太陽光還明亮刺眼的光點所毀滅。

在這十五秒的時間中拍攝到了海面上一個個白色尖銳的東西在海面上凸起。標準的金字塔結構海水上露出一個尖角,在雷姆特這些懂行的演變軍官眼裏,已經明白了,金字塔海面下是沉穩的基座,基座被被海底的鍍鈦鋼索連接。

“現在是第幾個級別的工程,可以破壞嗎?”雷姆特人——嘉光問道。現在雷姆特人的頭,這座地下會議室的主人,不是投影在這個會議室,而是真身在這個會議室的蘇埃爾說道:“二級工程,從尖角的搖晃程度來看,與海底應該是繩索固定,而不是實體固定。但是所有的超導線應該在水下,核爆難以大規模破壞。”

蘇埃爾放大了圖像,指着金字塔尖端的出現的白色雪花痕跡說道:“從目前來看,這座金字塔已經開始運作。金字塔中已經對儲藏超導線的白色管道中進行製冷了。北極地區平均溫度零下十五度。這些金字塔尖端出現的散熱系統正在和外界進行熱交換。”

北極建造地磁能源廠有北極地區的技術,在南極製造地磁能源廠有南極地區特有的建築,畢竟一個是海洋,一個是冰層覆蓋的陸地。南極比北極更冷,風更大。

蘭特人善於在北極修建地磁能源廠,雷姆特人善於在南極修建。不過作爲對抗的老對手,雙方對對面的手段很熟。比如說北冰洋這邊,現在雷姆特人就在想着怎麼破壞掉蘭特人的電廠。

如果要是核彈的話炸超導線是效果有限,因爲超導線的管道是在幾百米的海面下,二戰美帝土豪的用一系列戰艦海面測試核爆,發現海水對核爆衝擊波有着良好的吸收性,所以才繼續走航母道路。

超凡貴族 如果要斷超導線,在廣闊的北冰洋上要地毯式核轟炸,嗯這是不現實的,估計還沒炸完,就全球氣候災難了。那麼剩下的就是炸海上的基座塔。

如果是一級工程,這些金字塔應該是沒入水面以下的,在水下有一個固定柱子插在金字塔下面的基面上,當必要露出海面給飛碟進行能源補給的時候,金字塔順着固定基座上升,露出水面。如果不必要的時候,順着基座插下去,沉入水面下,由於北冰洋海面浮冰流動,沒有固定座標,就算第一次看到,幾個小時回頭再看就找不到位置了。

現在只是二級工程,沒有固定升降支柱,只有連接海底的鋼索。雷姆特人明白一旦讓蘭特人完成一級工程的標準,那就意味着北極區域已經形成霸權了。蘭特人具體能從該地區汲取多少能源。具體數字無法比較,但是極光每年引發的磁暴能量相當於13年美國全年耗電量的一百倍。

但是這幫雷姆特演變軍官糾結的問題是,現在蘭特人搞得這種二級工程也沒辦法破壞,這個世界沒有衛星體系。也就是說炮射核彈只能盲射擊,雷姆特人雖然眼紅蘭特人正在搞得建設,但是實際上沒有任何干涉手段,北極圈內亞洲大陸的這一方已經被任迪讓給蘭特人了,美洲大陸的這一方被卡維斯嚴防死守不允許向北方擴張,歐洲這一部分是在蘭特人的影響下。

討論,激烈的討論,既然蘭特人已經在搞超級科技,雷姆特人開始討論該怎麼辦。趕快把南極搶到手?嗯理論上現在軍事力量最強大的是周天合盟,現在周天合盟不主動發動戰爭就已經很不錯了,主動向周天合盟找事,且不說能不能戰勝,恐怕一開始就會在瓦特聯邦內部的質疑下不了了之。

由於不知道這個世界即將展開的電磁工程意味着什麼,這個位面的土着,包括進入這個位面的541298戰區的演變軍官都是短視的。

那麼告知周天合盟真相?然後用周天合盟的力量對抗蘭特人?嗯那是更作死的事情,現在周天合盟缺的不是力量而是方向和決心,一旦點醒了有演變軍官的周天合盟。那絕對是比蘭特人更具威脅的存在。

德倫說道:“靜觀其變吧。蘭特人比我們走運,但是,我相信,運氣總是能被用完的。我們現在只能盡我們所能。”

時間的指針稍微轉動,鏡頭切換到瓦特聯邦五大湖城市羣。在五大湖的湖底,一座基地內卡維斯看着面前顯示的地球地圖,這個地球地圖的中心是北極,一副北半球地圖。

щшш⊕ ttka n⊕ c o

現在瓦特聯邦的局勢非常詭異,外有周天合盟這個勢力龐大正在消化戰爭紅利野心勃勃的軍國主義國家威脅,而瓦特聯邦內部竟然還出現了分離的裂痕。

南邊併入的雷姆特族就不說了,儘管這個種族一再聲稱自己誠心誠意的加入瓦特聯邦成爲瓦特聯邦的一員,但是北方所有北方聯邦家族對這支勢力是有戒心的,否則憑藉卡維斯一個人根本攔不住。但是卡維斯知道隨着時間的退役,當新一代瓦特聯邦的新人類出生後,雷姆特人遲早與整個瓦特聯邦更接近的。

而現在卡維斯盯着地圖上的位置是歐洲。卡維斯拍了一下腦袋,進入這個位面後差點就把米哈伊爾給忽略了。現在看來這個毛子演變軍官真的是想搞點事了。

這個位面,當核大戰爆發的時候,歐洲地區是在覈武對抗中被炸的一片狼藉。而瓦特聯邦的前身,就是整個西方世界,自羅馬以後,歐洲就沒有大塊的,宗教也是分爲東正教天主教,最後在這個位面雖然合在一起對抗敵人。但是核戰後物資匱乏,各方的矛盾在這種匱乏的物資中放大。

而歐陸東地中海,黑海區域的這支隸屬瓦特聯邦的方面軍,其實只是核元紀年後投靠瓦特聯邦的力量。而瓦特聯邦爲了對抗萬明斯坦向地中海侵襲,所以接受了這支勢力,但是在給養上很不給力。

由於瓦特聯邦展示什麼叫做後孃養的,而這歐陸上半獨立的勢力也將在外君命有所受很多年了。但是現在公然擊落瓦特聯邦在北極區域的飛機,這是頭一回。這個世界強權雖然核心區域是在沿海,但是飛機是自己默認的領土上亂飛的。在三十多年前,雖然黃土區在陝西搞自己的。但是天空上的時不時有周天合盟的飛行器飛過,宣誓廣大中國區域的主權。如果黃土區直接擊落周天合盟巡視領土的飛行器。好吧,那就是公開宣佈獨立了。

幾天前瓦特聯邦爲了這件事已經鬧開鍋了,一封封電訊發往西歐地區屬於瓦特聯邦的方面,要求對東歐區域的集團軍就此事詢問爲什麼?現在瓦特聯邦可不想分裂,如果東歐區域的集團軍給一個解釋,什麼防空系統出錯了之類的,雙方有個臺階下。還是可以的。

但是西歐方面最新的報告是,在黑海方面的軍團已經在佈置防禦戰線,並且一直在拒絕回答聯邦的詢問。當然很更重要的情報是,該區域的軍團已經控制了裏海,裏海區域的萬明斯坦幾座城市也在他們的控制下。

咔嚓一聲,卡維斯將手中的筆捏斷了,看了看地圖上俄羅斯的方向。心裏面那個叫糾結,“都欺負我……”卡維斯腦海裏莫名其妙的冒出了這一句。 “懲戒,必須給那些蠻子懲戒……”當西裝革履的瓦特聯邦上議院院長在議會上呼喊的時候,一層層半圓形階梯式桌子上,一個個表示同意的綠燈亮起來。

在兩方演變軍官的操縱下,議會的風向迅速轉爲代號爲嚴冬的懲戒計劃出3臺了。當然瓦特聯邦的這幫人還沒有腦袋熱到在歐路上和米哈伊爾擺開戰鬥架勢,坦克對坦克,飛機對飛機,核大炮對核大炮的幹一架,大家還沒敢把周天合盟當不存在。

既然不能打,那麼就是懲戒。在瓦特聯邦的上層決定後,北大西洋上大量運載着粉碎後石灰石的船隻朝着冰島行駛過。盤旋在冰島火山上的列車,滿載着這些大塊的石灰石。進入火山山體的隧道中。嗯選用石灰石的好處,就是不用粉碎,丟到岩漿裏面去。

在熾熱的火山空間中,這裏猶如煉獄一樣當大量的岩石送周圍的階梯上傾斜後,最上方的金屬擋板開始遮蓋,火山進入了封閉狀態,經過數個小時的灼燒,火山的擋板收起,從外面看火山的壩體上冒出了一股赤紅色,赤紅的高溫氣體隨着擋板的溢出,但是隨後這股高溫就遭到了降溫,大量的水被注入其中。緊接着整個山體發出了輕微的震顫,火山壩體充盈的赤紅瞬間被沖天的白色煙柱取代。驟冷驟熱中,原本在岩漿表面覆蓋的高溫石灰石瞬間堪比炸藥一樣升騰起來。巨大的煙柱被持續不斷的推力推上了天空,並且煙柱持續上升,一朵緩慢的蘑菇雲長出來後,在蘑菇雲的傘蓋上繼續出現上升莖狀氣流,再次長出另一個蘑菇雲。

幾千噸的火山灰被噴射,隨後在熱空氣上升氣流的作用下到了上萬米高空,在西風的力量下朝着整個歐洲大陸擴散。這一次的噴發量不多,嗯接着第二批運載礦石的火車進入了火山山體。

不準備有部隊打你,但是我噁心死你。降低歐洲地區的光照時數。另外火山灰嚴重干擾航空。至於冰島上,天空中飄着的灰塵點,讓這裏的每一個人戴上了口罩和雨衣。整個城市上到處都是泥漿。

由於瓦特聯邦這樣的努力,核元紀年65以來,阿爾卑斯山脈以西的歐洲區域,變得格外寒冷。整個歐洲的天空天和四川的天一樣,很少見到太陽。

由於部分火山灰進入平流層,在平流層擴散,全球的氣溫都在下降,沿海地區還好,氣溫適宜,日照嘛本來就是過量的。而在內陸,就明顯感覺到了氣候的變化。

核元紀年1267年,河南區域的水庫已經乾涸見底,露出了龜裂的土地。蝗災到是沒有起來,因爲剛有跡象就被飛機撲殺了。任迪和李子明在這個世界降臨的時間已經滿六十年了。在演變的通知下這二位已經進入了衰老期。

三大數值中體力和敏捷將開始逐漸衰減,當然衰減的速度將取決於生活的健康程度。黃土區的居民中,最早進入學校的那一批次人類。早已經死去,現在就連第一批嚮往者基因修改後的嚮往者也開始去世大半。

現在的黃土區的中的人口數量已經到達了九百萬,其中能從事正常勞動十五年,高中文化課的合格嚮往者爲四百萬人。一個尉官在這個將官任務世界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相當了不起了,就算因爲壽命不足而退場。這個世界同做這種任務的將官也無資格嘲笑。

是否選擇使用榮冠在這個世界繼續,是考驗尉官是否有堅持下來的決心,在這裏任迪是可以選擇的,演變提供了榮光又提供了進入高等世界的權限,意義就在於此。

在黃河干流此時由於旱災,現在進入枯水期,黃河滿是泥沙的河牀中央只有一條涓涓細流,在一公里外大量的重型機械正在建設,幾十噸中的混凝土鋼筋邁入河牀中。由於是旱季所以建造合攏的大壩無需向長江截流一樣困難。如果是長江那樣的大河,截流的最後過程水流會非常湍急,必須要超重的鋼筋混領土大塊投進去。

如果黃河現在充滿了河水,截流也是很困難的。所以現在這個時間修的非常合適。至於水壩該怎麼修建,以什麼目的修建。反正黃河上不能修建水利發電站。因爲水利發電機是需要用水力量帶動轉輪的,爲了轉輪的壽命問題,這個水中泥沙對水輪機的磨損非常大。所以經常是需要建立一個緩衝區域讓水中泥沙沉澱下來。嗯,黃河的情況中國人都是知道的,經過黃土高原後,一碗水小半碗沙。排水口建立在上方泄流發電?蘇聯人設計的三門峽計劃中發電,是最大的敗筆。

那麼就只能蓄水了,泄洪的位置在大壩的下方,水庫下方的水壓露出排水口,有利於帶走水庫底部積累的泥沙。當然水庫還是有壽命的,因爲帶走的泥沙只能是水庫前面的河道,然而水庫擡起的是一大片的水位。大片的水位中會積攢大量的泥沙,所以選擇的修建水壩的位置也就是上游區域需要有廣闊的水域。供給黃河沉澱泥沙。面積要非常的廣闊。所以陝西不適合。

最好是河南,河南平坦,修建低矮敦實的大壩。就能蓄積大量的水。地點是李子明調的,具體座標應該是距離小浪底五十公里的位置,這個世界的黃河河道有點變化。基本上是在河南西北處。

河南那點降水現在已經不夠用了。不把路經河南的黃河截下來,根本沒法應對這場大旱。工業用水可以抽地下水,但是農業用水不行,現在內陸的地下水經過了一千年的恢復是可以的。量是足夠的。但是地下水之所以稱爲是地下水,就肯定是從地下岩層在一起的。地下岩層肯定是有石灰岩的。所以地下水是呈鹼性的。敢用地下水灌溉,就等着土地鹽鹼化吧。

地表水,尤其是流動的江河水,現在是任迪最看重的資源。因爲用的量太大了,根本沒辦法運輸。要是核反應堆的核燃料,以及生物柴油之類的,還是能從周天合盟地區購買通過黃河水道運輸過來的。但是農業需要動輒多少億立方米的水怎麼運?同樣無法運輸的還有陽光日照這種能源。

所以當北方的蘭特人看中了地磁極時,任迪現在的目光只注重水資源,現在,水資源應該是黃土區唯一戰爭的理由,當然也是振奮勞作的理由。馬力巨大的柴油機轟鳴。攪拌機嘩啦啦嘩啦啦的混凝土澆築在磨具上,然後由巨大的起重機搬運到了建築工地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