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4, 2020
59 Views

他準備動手立威。

Written by
banner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刁鵬大驚失色的說:「住手。」

「啊?為什麼?」小弟不解的問,在想刁鵬此刻為什麼這麼客氣,這個時候不是應該毫不客氣的教訓多管閑事那人嗎?

刁鵬沒好氣道:「讓你住手就住手,費什麼話?」

小弟委屈住手。

刁鵬才不管小弟委不委屈,趕緊上前,諂媚招呼道:「九哥……」

「九哥?」

看到這一幕,混混那叫一個難以置信,不敢相信他們崇拜的刁爺,有朝一日會這樣諂媚的招呼一個人,更讓他們不敢相信的是,那個人居然愛答不理的,一點都不把他們崇拜的刁爺放在眼中。

氣人不?

簡直氣死他們了,覺得威風掃地,很沒有排面,想教訓眼前這位不識好歹的臭道士。

無知無畏。

顯然,刁鵬不同。

他知道九龍道長的厲害,跟他們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

在九龍道長面前,他今天帶來的這點人手壓根不夠看,乘十還差不多。

當然,這是在赤手空拳的情況下,如果拿上武器,局勢又不一樣。

可那也要他敢才行。

大庭廣眾之下,朗朗乾坤之中,他還沒狂到拿著刀砍人的地步,更別提拿槍。

他依然保持笑臉,說:「九哥,你不是一直在九龍山上潛心修行嗎?什麼風把你吹這裡來了?」

兄妹戀人 九龍道長回答說:「什麼風把我吹來的你無需知道,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就行了。」

「什麼?」刁鵬問,心裡升出一股子不祥的預感。

九龍道長沒有賣關子,直接說:「這裡不是你能鬧事的地方,謝大王也不是你可以敲詐勒索的人,以後膽敢再來這裡鬧事,行敲詐勒索之舉,我要你吃不了兜著走。」

「這……」

刁鵬傻眼說:「九哥,沒聽過你跟謝玉龍有交情啊?你這怎麼幫起謝玉龍來了?」

這也是謝玉龍的疑惑。

他也認識九龍道長,甚至還邀請過九龍道長出山,來統領謝家的保安隊。

待遇不菲,他給出的是年薪一千萬。

結果,九龍道長拒絕了,借口是他要在山上潛心修行。

當然,真實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聲名在外的九龍道長不愁找不到來錢的路子,不願意失去山上那份自由。

平時他請都請不來的人,現在不請自來不說,還無條件的幫他,他有這麼大的面子?

顯然,不可能。

以前他是原石大王的時候,都沒有這麼大的面子,現在他不是原石大王了,更加不可能有這麼大的面子。

那麼九龍道長為什麼來?

他想到了,隱隱覺得九龍道長到這裡來跟顧銘有關。

當然,沒有想過顧銘把九龍道長收服這種他認為不可能的事情,而是覺得顧銘沒有去山上赴約,九龍道長找上門來了。

九龍道長想要通過他找到顧銘,所以幫他一個小忙,他覺得他這樣的推斷合情合理。

然而九龍道長的回答讓他大跌眼鏡。

九龍道長沒有隱瞞。

不是不願意,而是隱瞞不了,畢竟剛才的事情知道得人很多,遲早會在昆城傳開。

既然他敗給顧銘的事情遲早要被人所知,還不如他大方的講出來。

他如實說:「剛才我跟顧先生比武,輸給了顧先生,答應以後替顧先生效力。」

「什麼?」

美女總裁俏媳婦 謝玉龍驚呆了,傻眼了。

他想過顧銘可能打敗九龍道長,但他壓根沒有想過,顧銘能夠收服九龍道長為他所用。

假的?

九龍道長親口說出來的話,能有假嗎?

顯然,事實是真的。

不得不說一句,顧銘再一次出乎了他的意料,給他巨大的驚喜。

九龍道長,威名赫赫,有他坐鎮,無論是昆城還是緬國,都要容易很多。

這一刻,他開始相信顧銘,相信顧銘說,他們可以跟青木商社和柴家一較高下了。

刁鵬不知道九龍道長口中的顧先生指誰,但是這並不妨礙他驚訝,他驚呼道:「什麼?還有能打敗九哥你的人?」

昆城第一高手,居然敗在別人手中,那擊敗九龍道長的那個人該有多強?

他想不出,但他可以肯定,那個人絕對不是他招惹得起的存在。

刁鵬不知道,很快他就會跟顧銘見面,因為他的手下,抓了一個人,一個顧銘必須去救的人。 這是一件悲傷的事情。

因為此刻刁鵬已經在心裡做出決定,打死不去招惹連九龍道長都不是對手的變態存在。

同時,他心中還有一個疑惑。

他問九龍道長,「九哥,你被人打敗,答應聽那人的話,這跟謝玉龍有關係嗎?謝玉龍值得你幫他嗎?你沒有必要這樣幫他忙吧!!」

「呵呵!!」

謝玉龍發出嘲笑聲。

刁鵬聽聞,不屑說:「怎麼,你覺得我說的不對?」

謝玉龍說:「你說的很對,我謝玉龍不值得道長幫忙,但是……」

刁鵬搶話說:「沒有但是,那是永遠不可能的事情,你就死了那條心吧!!」

九龍道長說:「但是可以有的。」

刁鵬想說,真不能有,他還指望在謝玉龍身上敲一大筆錢呢。

可是,自欺欺人有用嗎?九龍道長會因為他不承認就放任他敲詐勒索謝玉龍嗎?

顯然,這不可能,他得面對現實。

他膽顫心驚的問:「九哥,這個但是、是什麼?『

九龍道長說:「這個但是就是,顧先生跟謝大王是朋友,顧先生讓我以後聽謝大王的。」

「什麼?還有這種事情?」

刁鵬有吐血的衝動,老天爺這是在玩他呢?

這咋辦?

以後謝玉龍有九龍道長這樣強力的手下,他壓根一點好處都討不到啊!!

甘心?

他真不甘心。

憑藉原石,謝家賺得盆滿缽滿,成為昆城有數的豪門。

他眼紅,他嫉妒,好不容易遇到謝家生變,謝玉龍陷入困境,不從謝玉龍身上咬下一塊肥肉來,他不甘心。

他不甘心的說:「九哥,就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

他這是在間接提醒九龍道長,別那麼較真,都什麼年代了,答應算個屁,白紙黑字寫下的合同說撕就能撕,該食言的時候要食言。

「呵呵!!」

九龍道人嘲笑說:「刁鵬,難不成你以為打贏我的顧先生會拿你們沒有辦法?」

九龍道長瞧不起說:「不是我看不起你們,就你們這樣的渣渣,別說現在這點人,人數再翻十倍,都不會是顧先生的對手。」

小弟表示不服氣,摩拳擦掌想要證明自己。

九龍道長瞧見,說:「不信,你們可以試試,跟我過過招。」

「刁爺!!」

「刁爺!!!」

小弟喊著,躍躍欲試。

刁鵬:「……」

初生牛犢不怕虎,那也得是牛才行。

顯然,他的這些小弟沒有資格稱牛犢子,純粹就是想找死。

這他得攔著,說:「九哥說笑了,他們怎麼可能是你的對手。」

九龍道長說:「承認不是對手那就滾吧!否則別怪我不客氣,打得你們滿地找牙。」

刁鵬:「……」

他帶著一眾小弟灰頭土臉的離開公盤大夏。

心情很不好。

不是丟人,而是感覺到手的鴨子飛走了,損失了好大一筆錢。

他心疼的不行。

薄情男神傲嬌妻 這時,一個好消息傳來,說:「刁爺,申海市來的那孫子抓住了。」

「抓住了?」

刁鵬陰沉的臉上勉強露出一絲笑意,誇獎說:「不錯、不錯。」

頓了一下,他問:「那女的抓住沒有?」

「女的還沒有,讓她給跑了,不過刁爺你放心,綠毛他們已經追去了,很快就能把那女的抓住,聽候你的發落。」

「好!!」

刁鵬叫好道:「我等著你們的好消息。」

同時,他還承諾道:「好好乾,事成之後,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謝刁爺!!」

……

九龍山,九峰並峙,若飛龍騰飛。

山中,植被繁盛,溪水流淌,還有活泉瀑布散落其間,時乃夏季旅遊的一處好地方。

顧銘和田靜遊玩的很開心。

忘卻一切煩惱,沉迷在如畫的美麗風景中,不知不覺,一個多小時已經過去。

回去?

怎麼可能。

都說了,他們今天沒事,不玩盡興怎麼可能回去。

前面,傳來溪水流淌的聲音。

兩人過去,看到溪水,沿著溪水往前走,水聲更大,如暴雨傾盆。

「瀑布!!」田靜激動的說。

顧銘:「……」

他早就知道前面有瀑布,所以帶田靜過來,沒有說,就是為了給田靜驚喜。

田靜很高興,飛奔過去。

瀑布不高,沒有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那樣壯觀。

但是,依然很美。

然而,這卻不是顧銘帶田靜來此的目的,他帶田靜來此的目的,只有一個,找刺激。

沒有什麼是比在水中野~戰更刺激的事情了。

所以,田靜跑走後,他跟著走了過去。

田靜還不知道,一頭**靠近她,還在那裡歡呼雀躍著。

顧銘走到田靜身後,摟住田靜的柳腰,並把腦袋放在田靜肩上,聞著田靜身上散發出來的幽香。

令人迷醉,令他忍不住產生強烈的悸動。

田靜感受到了,感受到顧銘的存在,扭動嬌~軀說:「又想要了?」

「是啊!想要。」顧銘好不掩飾的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