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29 Views

杰特法師摸了摸鬍子說道:“這片區域是帝國元素協會的讓我監管的區域,有未知隱患出現在這裏,我到這裏探查自然是責無旁貸。”

Written by
banner

這位法師隨後繼續愛撫自己的法杖去了。

範如思看了看旁邊的隆科特。隆科特點頭笑了笑走上前來說道:“法師大人,我們衆多家族準備了一點禮物。”

一位士兵抱着一個箱子走過來交給隆科特。隆科特打開箱子說道:“這是我們藍河二十四個家族準備的一點心意。”箱子打開後一溜排形狀各異,顏色碧綠的隱隱有着熒光的寶石。

杰特法師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法杖上閃爍了一下,大量的光霧一樣的東西匯聚,然後又散開,然而光霧迅速散開後部分似乎粘在了寶石附近,久久不散。杰特法師笑着說道:“也罷,我最近正好要調查一下森林中的生態情況,我和我的二十四位學生和你們走一趟吧。”

荊棘寶石帝國中部的戰爭開始了。 來到荊棘寶石敵國中央地帶,任迪和雲辰和一開始就做好了上來就戰爭的準備。當越來越多的自以爲隱蔽的探查,被雲辰和揪出來後。雲辰和已經意識到戰爭迫在眉睫了。

“沒時間訓練工人和士兵了。”雲辰和對任迪說道。

任迪嘆了一口氣說道:“技能沒時間訓練,體能也沒時間培養。但是人口還是要的。先用紀律組織起來。反正我們也不缺糧食和衣服。組織後,未來或者成爲工人或者成爲士兵,都要比一片空白的平民進入我們的體系有要好。”

雲辰和想了一下說道:“說的沒錯,我負責用軍隊將周圍的人口聚集到翡翠山谷。聚衆,要比組建造軍隊要輕鬆得多。不過你準備怎麼組織這麼多人呢,不會用教育吧。”

任迪笑了笑說道:“我沒那麼迂腐,用拳頭打服一部分人。然後組織這一部分人,繼續讓更多的人服氣。將組織條例傳遞下去。”

雲辰和笑了笑說道:“沒錯,冷兵器戰場,我們大家就是用這種方式來組織軍隊的。以前在冷兵器時代,只要紫晶足夠,匯聚的兵力就能無限擴大。那時候我就在想,有一天我有那麼個幾百公斤紫晶,到任務世界就能橫行無忌了。可是現在……”

雲辰和臉上露出一絲對過去懷念。這失神只出現了一會。雲辰和說道:“現在這種單純的聚衆裹挾太低級了。”

任迪疑惑地說道:“你就不擔心接下來的戰爭?”

雲辰和笑着說道:“你搞出的那種武器,已經是跨時代了。這個位面到底還是低級位面。不要把這個位面的戰力想的過於恐怖。”

任迪說道:“這東西比不上大炮。”

雲辰和說道:“你說的大炮應該是射程五公里一戰以後的火炮。真的讓你把迫擊炮爆破彈弄出來,那就是我們平推這個世界時候。”

任迪說道:“你說夠用我就放心了。雲辰和,當你聚集十五萬人口的時候,我可以保證你進入火器時代。”

仙尊歸來當奶爸 雲辰和皺了皺眉說道:“代價太大了吧,我們可以緩慢一點,真的不留一點農業人口,靠着演變兌換物資養活工業人口?”

任迪笑着說道:“你用不着擔心,由於某種原因,我的資金爲十五噸(任迪這裏還是隱瞞了一下。天賦隱瞞不了所以公開大方的暴露出來,而資金,這個任務任迪不認爲會耗費二十噸資金,開玩笑二十噸資金投到上尉任務中。這恐怕是世界上最豪放的上尉任務完成方式了。)”

雲辰和倒吸了一口冷氣,不過也沒問,任迪十幾噸紫金,是怎麼來的。但是演變任何東西都是要付出相應代價的,任迪的代價到底是什麼,雲辰和對此一直感覺其中迷霧叢叢。雲辰和擡頭苦笑地說道:“你這麼花,我以後還不起。”

任迪笑了笑說道:“十噸紫金而已,既然要陪這個世界過一場,那就在氣概上壓倒這個世界。雲辰和讓我們放手做吧。”

雲辰和看着任迪,眼中突然有點閃避,問道:“任迪,我們可以重新組成一個新的陣營。”

任迪疑惑地說道:“這個世界我們還能依靠別人嗎?”

雲辰和說道:“我說的是徹底在演變契約上斬斷和曉峯的聯繫。”

雲辰和張開了自己的演變光幕,拿出了一個花朵模樣道具。

自由之花:“擺脫壓制束縛獨立綻放。效果,徹底割裂演變確定劃分的陣營,在釐清之前契約關係後。重新組成新的陣營。道具評價91分!”

這個道具天子盟不少見,確切的說凡是有可能建立日不落帝國的文明,在衰落的時候,都有那麼幾個決定在政治上獨立自治,從而產生這個道具。雲辰和這個道具並不是他打出來的。而是他在上次見到過曉峯就兌換出來的。

當這個道具出現,任迪明白了很多事情。從一開始,雲辰和就不想讓自己和曉峯接觸。然而曉峯之後的表現,雲辰和似乎都沒有任何生氣,似乎就是等着任迪受不了和曉峯決裂。

任迪不後悔和曉峯分離的決定,因爲雙方根本走不到一塊去。然而云辰和這麼躲在一邊,瞞着自己暗暗推手,讓任迪感到有點不舒服。有一種被利用的感覺。

任迪張了張嘴,然而終究沒有說出來。任迪可以感覺到雲辰和現在的緊張。任迪想了想自己沒資格指責雲辰和。在上次任務中任迪和雲辰和的關係接觸並不多。

雲辰和總是要爲自己的利益考慮,他非常不確定,任迪會不會同意分裂隊伍,畢竟雲辰和沒有把握代任迪做決定。

換位想了一下雲辰和的想法。任迪突然笑了對雲辰和伸出了手,說道:“現在我們是朋友了吧?”

雲辰和有些發呆的看着任迪,然後臉想露出笑容,但是卻有些不自然。任迪的意思很明白:“之前你似乎還在考慮,我們是不是朋友。現在考慮的怎麼樣了。”並沒有責備雲辰和的隱瞞,任迪表現的是自己一致在努力和你成爲朋友的一種態度。

雲辰和也在演變混的太久了,似乎發現自己遇到了一個稀罕的人。以誠待人,說起來非常簡單,但是很少有人能夠這麼保持了。或許是任迪太年輕了。

雲辰和伸手,兩個人的手握在一起,雲辰和說道:“是的,與你爲友。吾之幸,吾之榮。”

看着雲辰和離開後,任迪輕輕地說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在不脫離現實的情況下,眼睛往遠處看一點總是好的,向前走遲早會遇到。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只要與我前進的方向相同,對身邊的同路人,多一點包容總是好的,說不定自己摔倒了,也許會向他們伸手。”

傲劍戰神 將軍出征時,後方表現了強大的安定對一支軍隊的支持是重要的。雲辰和在校場上看着一千八百人的軍隊。這一千八百人只有一百零三人是演變徵召兵。雲辰和看着這支剛剛從平民集羣變成士兵集羣的部隊。說道:“多餘的話我不想說,你們可以看到生活的變化。戰鬥的意義是什麼,你們也知道。軍法我也不想提了,在訓練的時候大家都是互幫互助的,包括我在內和各位睡的牀吃的飯都是一樣的。每個人也許對身邊人的呼嚕都記住了。”

說到這隊伍一陣鬨笑聲,雲辰和也笑了笑,然後語氣一冷大喊道:“肅靜。”

整個隊伍安靜下來。雲辰和說道:“我只爲自己的戰友負責,何爲我的戰友,能夠和我一起站在戰場的就是戰友,凡是任何背叛行爲,在關鍵時刻,將背後轉回來背叛的人。我會嚴格執行軍法。現在所有人都有,給我把六殺令吼出來。”

“不前者,殺!

臨陣怯逃者,殺!

延誤戰機者,殺!

投敵叛變者,殺!

泄露軍情者,殺!

違犯戰場紀律者,殺!”

雲辰和這時候強調是六殺令,不是三大紀律八大主張。原因是現在最高目的是保障勝利。只有勝利才能讓工業基地進一步發展。然而現在就能看出高等軍官智力的作用。智力就相當於這個世界法師的天賦,知識就相當於這個世界法師的魔法構型,而通過物資和徵召兵以及軍事制度驅動這個世界的人生產高威力武器,投入戰鬥,就相當於施法。

工業時代勝過農業時代是在生產力和知識體系上勝過。即使是在一個熱武器短時間內不能使用年代。工業基地用其他方式展現的戰鬥力也是強悍的。一輛輛馬車從隨着雲辰和的軍隊進發。這種馬車可以看得到結構非常有鋼鐵感覺,鋼鐵軸承,鋼鐵車輪,懸掛使用良好的彈簧片,車板上搭載着一個可以旋轉的牀弩。牀弩由前後兩個弓片組成,兩個弓片都是由彈簧鋼組成,由於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木材的彈性係數,也沒辦法搞成複合材料,所以只能用鋼,做弓片。任迪設計的是拉伸二十次的前方弓片和後方弓片的弦之間有滑輪結構。

這種消耗替換隻有工業時代才能做得到。而且並非採用所謂的弩箭,如果單純依靠動能殺傷,那麼有效射程就要縮水一截。所以還是採用爆炸物。炮彈爲兩層外面一層筒套裏面是乾餾出來的木焦油,而裏面一瓶是雙氧水。(用電解60%的硫酸,得到過二硫酸,再經水解可得濃度爲95%的雙氧水。)

一旦撞擊混合那麼就能產生爆炸。撕破外面的鐵片並且濺射高溫燃燒物。唯一的缺點就是高濃度雙氧水需要嚴格保存,嚴格制止碰撞。這東西太危險了。

雲辰和就是讓馬車拖着這些東西進入戰場的。二十輛馬車可以組成一個拋射距離最大達到四百五十米的遠程攻擊陣地。由於是標準化零件生產,所有牀弩操作要求標準都是統一的,所以炮兵們依靠統一的指令步驟,可以迅速精確的向着一個區域投射密集的火力。

一隊隊士兵揹着鋼弩和一個六十釐米鐵棍模樣的東西,以整齊的列隊朝着,目標方向去。面對這樣的敵人還用不着打防守戰。而且通過這一戰,雲辰和要徹底奠定五色谷周邊區域絕對的軍事權威。既然要當這裏統治者眼中的悍匪,那就做的徹底一點。 藍河行省,兩個軍團一共三千多人。帶上衆多的貴族的私兵。總人數大概有四千五百多人。老海林看着後面騎着馬隨行的貴族,暗暗的吐了一口吐沫。老海林作爲一個從帝國東部戰線前線受傷返鄉的軍官,對這些蜜糖中泡打大的貴族非常不屑,雖然裝備精良。但是看起來怎麼都像繡花枕頭。

作爲帝國一位受封的騎士,老海林對自己的武技是非常自信。騎士這個稱號,必須有實力,並且要有一定的武技經過考覈。所以每個騎士之間真實的戰力只有在戰場上才能檢驗。然而老海林看到在後面和貴族們一起騎行的法師。眼裏也露出了一絲笑意,這些法師看起來還嫩了。真正的戰場法師組成隊列,形成持續不斷火力壓制,纔是可怕。那種法師是戰爭法師,而自己眼前的這種法師則是學院法師。

老海林愜意的伸展了一下筋骨,身上的骨頭髮出“咯咯”的響聲。嘴裏無所謂地說道:“這麼長的時間,骨頭都快生鏽了。”對於五色谷地帶出現的莫名武裝力量,老海林是非常感興趣,能將那一大波紈絝子弟全部一網打盡。膽量真的很大。然而這麼想的時候老海林眼睛腫卻露出了可惜的色彩。

突然老海林感受到後方一亮,一個魔法火球作爲信號燈出現在空中,騎在馬匹上的法師發現了前面的情況,然而看到前方一隊隊前進的士兵,杰特法師,嘴巴不由的微微張開。一抹赤色的紅旗出現在遠方。一列列看起來沒有帶盾牌和長矛的步兵正在前方快速靠近戰場。

雲辰和早就發現的對手,命令部隊組成十個陣列,每一個空心方陣中是兩輛馬車拉着的弩炮。在發現敵人後開始以正常行軍的步伐統一向着目標接近。

撕逼秦軍和羅馬軍團誰強誰弱,是毫無意義的事情,每一隻軍隊的發展都是隨着自己需要面對的對手和戰場而變化的。執着於在同一個生產力時代,不同區域,爲了戰勝不同敵人而建立的軍隊孰強孰弱,這根本無法判斷。但是可以確定的是工業化軍隊戰鬥力絕對要比封建時代的軍隊要強。

在徵召兵士官站在最前方喊着一二一的口號下。這支新生的部隊,統一步伐齊刷刷的朝着面前代表權威的帝國軍隊列隊前進。當步伐統一後,紅旗軍的新兵們原本緊張的情緒逐有所緩解,因爲動作一致,有一種處於集體的感覺。

猶如一場精彩團體舞蹈,一千五百人緩緩的走來。老海林臉上一怔,然後輕蔑地喊道:“花架子而已,孩兒們讓這幫人見識見識什麼叫做帝國精銳。”

說完長劍向前一指,發出一陣怪叫聲,這支衛戍部隊,開始朝着前方衝鋒。而這時候帝國軍一方所有人都看清楚了。紅旗軍的標配,在這個世界上奇葩的配置,純弓弩兵。

紅旗軍在兩百米外站立後,迎來了對手首次衝鋒。“上弦……”一個個軍官開始喊道。所有的士兵開始將弓弩放下雙手用自行車腳踏板一樣的上弦器快速爲自己的弓弩蓄積彈性勢能。大概八秒鐘後,所有的弓弩上弦完畢。

而這時候後面的弩炮紛紛將方向轉向,衝鋒集羣的方向。牀弩的基座,滾珠摩擦的咯吱咯吱聲音。不絕於耳,所有的弩炮射擊諸次元調節完畢後。放上了拼裝後的炮彈。

看着紅旗軍後面在弩炮操作,範如思不由地說道:“弩炮怎麼會這麼快部署完畢。”

隆科多說道:“大量使用弓弩,這到底是哪裏跑出來的軍隊。”

隨着弩炮準備完畢,得到後方訊號的老兵,老海林大聲喊道防禦陣。如同海洋上波光粼粼,所有帝國士兵將包鐵的盾牌。舉過頭頂。然而二十多個弩炮炮彈從天而降,帶着巨大的動能,砸到了龜甲大盾牌組成陣列上,挨着炮彈的盾牌陡然彎曲了一下,一發發炮彈動能被消減,順着大盾彎曲的曲面滾了下去。

看到拋射的彈丸質量如此之小,老海林松了一口氣,然而這口氣鬆開的氣還沒有從嘴巴中吐出來,大片的火光沿着龜甲陣的底部擴散。從上方看,原本波光粼粼,如同鱗片一樣密集的大陣,從天空看瞬間大片的鼓了起來。大量火光徹底掀翻了這些龜甲。高熱氣流撐開龜殼裂紋的彈片,沿着大盾組成的天花板下方對密集的人肉形成瘋狂洗禮。彈片高熱燃油如同絞肉機一樣將這個擅長於鎮壓平民的部隊亂作一團。

隔着兩百米,紅旗軍的炮兵對密集陣列打出了暴擊。火焰風暴瞬間吞沒了三百人的生命,外帶四百多人受傷,大量的大盾牌被點燃。

很不幸的是老海林正好處於一發彈丸的十米範圍內。此時他身上已經插着彈片,在一片火焰中痛苦的掙扎了。

“魔法炮!”有人喊出來這個,在東線戰場傳的神乎其神的戰爭利器。隆科特臉色發白的看着眼前恐怖的場面,旁邊的杰特說道:“這不是魔法炮,沒有任何魔法元素波動的痕跡,這是一種鍊金產物,我的上天,他們竟然用將鍊金產品大量的投入戰爭。”

然而這時候戰場形勢並不容樂觀,平舉着弓弩的紅旗軍齊步逼近了帝國軍的長矛方針。面對一排重型軍用弩,長槍兵的步伐不由有些混亂。在三百米後長槍兵開始隊形散亂的。向前奔跑試圖。

然而紅旗軍看到這些長槍兵,心理也是有點抖,不知道誰先放了第一下,尖錐箭頭瞬間從一個長槍兵面門沒入。好在弓弩沒有槍聲。沒有引起連鎖反應。

在五十米範圍內,在統一的哨聲中,紅旗軍的士兵們如獲大赦的扣動被扳機。肉眼可見的一條線,在一秒之內,掃過前方的槍兵身上,如果眼力比較好,可以看到前方槍兵胸膛頭部綻放的血點。

然後第一排迅速後撤,第二排蹲下,三秒鐘後再次一輪齊射。隨後第三排補上。三排一輪向前方攻擊。一次齊射五十發弩箭。共有八個這樣的三段擊橫列,前方帝國軍槍兵集團掃射。

軍弩的威力在這個距離上充分顯現了威力,雖然這個威力距離滑膛槍還有一段距離。但是颼颼箭矢劃破空氣的尖嘯,如同死神索命。在前方大量的槍兵倒地後,被這種重弩糊臉的戰術打的沒有脾氣。雲辰和就是欺負對面沒有重騎兵,如果有騎兵部隊話,雲辰和就不出來打殲滅戰了。而是讓任迪做蒸汽大炮防守禦敵。

很快有帝國軍開始丟下長矛開始向後撤退。發現這個情況的雲辰和,那部分戰場四個陣列的士兵下達了白刃戰的命令。所有的弩兵從背後抽出六十米的鋼棍,按了一下,彈出來一節鋼管,旋轉固定讓鋼管不能收回後,再次按了一下伸出來鋼管的按鈕,有一節帶着三棱刀刃的鋼條伸出來。再次旋轉形成了一個一米五長的長矛。這個長矛迅速套在弓弩下方的卡座上,原本橫着放的弓弩豎着放置弓片這時候不妨礙左右手臂,反倒可以形成寶劍護手保護的作用。至於弓片會不會壞的問題。拼殺過程中必然是有損壞的。但是後勤方面是任迪管的。

弓弩齊刷刷在五秒鐘內變成了短矛部隊。開始對喪失陣型的潰退長槍兵實施追擊作戰。排成一列舉着寒光閃爍短矛的紅旗軍,在貴族的目瞪口呆下,發動了衝鋒。逃得慢的帝國軍士兵被數槍捅死。

這一套鋼鐵組合兵器,基本上是不會在地球上出現的,地球上能加工這個出來,基本上就能量產司登衝鋒槍。怎麼會使用這種排槍槍斃的十八世紀的戰術。但是雲辰和就是欺負你是中世紀,直接讓任迪搞出來這一套過度裝備。也只有任迪這種加工天賦,才能這樣玩。高精度鋼管,弩機零件。

面對紅旗軍這一套超時代的戰法,在後面原本等待看戲的貴族們突然發現敗兵撤退過來了。中世紀的敗兵可不是撤退到安全地帶就可以按照軍官軍銜重新組織起來。而且潰退並不是一條線。跑得快的直接跑到了一百米外,跑的慢的正在被紅旗軍戳屁股。

金絲草家族,範如思伯爵這時候展現了大無畏的精神穿着華麗的鎧甲騎着大馬準備帶着家族騎士衝鋒,但是這個盔甲太華麗的。雲辰和第二場炮擊開始了延伸射擊,不巧的是一發五公斤的炮彈恰好將這個貴族砸到了馬下。然後伯爵大人就在一片火焰中變成了火光閃閃的人飛到了五米之外,落地的姿勢來看,兩條腿基本上是徹底骨折了,脖子好像也砸歪了。

確定目標ko後,雲辰和將眼光放回戰場,在多個方面戰場上,牀弩開花彈破陣,弓弩兵五十米範圍內齊射,將對面組織打爛,然後上刺刀白刃戰。在二十分鐘內將面前的敵人打的不成組織。然而地面上大量的土塊隆起,組成了一條岩石的障礙。杰特魔法師大人看到這些莫名其妙的士兵快衝到自己面前了,開始釋放魔法了。這個魔法釋放後,身後的年輕法師們開始詠唱,或風刃或者,火球,還有冰錐。開始對土石柵欄外的紅旗軍士兵開始掃射。看到法師釋放法術,這一隊紅旗軍,開始不禁有些動搖。一兩個士兵開始脫離陣列。

雲辰和皺了皺眉頭,對身邊的後備警衛力量指着那幾個脫離陣列的人說道:“把他們給我抓回來。”

然而大部分士兵還是習慣性的聽從軍官的命令開始列隊射擊。一發發箭頭上膛。看到這支部隊這個樣子傑特法師給自己套上了一個大氣神盾。拍馬走人。

雲辰和看到這一幕,雲辰和臉上露出了一絲冷笑。抄起了馬上的槍桿。用手指感應了一下風向,三點一線瞄準。手非常穩穩的拿住長槍。一聲脆響,熱武器在這世界的第一個戰果出現了。大氣神盾可以阻止體積大的箭矢偏離。但是擋不住子彈。雲辰和使用的是十二毫米口徑大威力步槍彈。火藥並不是消化物,而是氯酸鉀火藥。屬於實驗性產物。三百米的雲辰和根本沒用瞄準鏡,直接一槍命中。

巨大的空腔在這個老法師的體內形成。胸口被動能帶出了一個巨大的血洞。這位法師直接死不瞑目。不可能不死,十二毫米的全威力彈,在早期可以反坦克了。 從一開始,雲辰和就可以用狙擊彈滅掉敵軍指揮官,這種長程大威力彈在這個世界是無解的。雖然點解鹽水獲取氯氣然後再製作氯酸鉀很麻煩。但是這一杆槍放在演變軍官手中還是有很大效果的。

這場戰鬥在雲辰和眼中最大的意義就是練兵,這麼弱的敵人總是要珍惜一下的。好好的將新組建的部隊問題暴露出來,然後實施預防,強調紀律。那幾個逃兵撞到槍口上了。待會會在全體士兵面前強調紀律後,作爲反面教材處死。

槍口火焰噴射,槍栓拉動,彈殼拋飛,槍響人倒,射手這個職業以後註定是要淘汰法師的。一名名法師應聲而倒,聲音的發源地,雲辰和迅速成爲了戰場的焦點。當貴族軍一個個大人物倒下後,原本就已經崩潰的藍河軍隊。現在崩潰的更徹底了,原本還抱着武器,現在爲了逃命開始丟盔棄甲。

雲辰和看着被自家軍隊趕的如鳥獸散的貴族軍隊,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不堪一擊。”不同於任迪,雲辰和此時眉目,語氣,行走站立姿態表露的氣質,爲殺伐之氣。

而與之戰場上配套景色是,馬匹失去主人驚慌失措的嘶鳴,因爲恐懼而尖叫,或者哀求呼喊,還有統一刺殺的口號。儘管貴族軍的人數還有一些,但是組織被打垮的集團縱然有十倍的人數,也只不過是羔羊罷了。僅僅是薄薄的一條刺刀陣線,正面滴着鮮血的刀鋒。這一堵薄薄的人牆對於身邊沒人統一站在一起的人來說,那就是一排死亡之牆在平推。面對一排刺刀,長槍無用,因爲只要被格擋一下其他刺刀就能在格擋的時候完成突刺。單一的方盾也沒有用。方盾左右兩邊遭到突刺,單手持短劍根本沒法招架。在冷兵器時代再強的武器也無法抵消組織上優勢。

以往這些帝國士兵是依靠組織度震懾地方。現在倒過來了。

一個半小時後,除去已經被直接刺刀,弓弩火炮直接殺死兩千七百四十二人,以及1587名俘虜,剩下的人逃跑了。看着這些逃得一乾二淨的人。雲辰和明白,接下來幾個月後的報復恐怕是更加激烈。

看了看蹲倒抱頭的一衆俘虜,裏面摻雜着幾個衣衫鮮麗的貴族。雲辰和臉上露出了殘酷的笑容。在有地主集團的世界發動底層的反抗精神那就是批鬥,這是東方風格的社會主義大革命,因爲地主自詡文人,文士對泥腿子壓制,所以只要徹底把臉打回來就行了,然而在有貴族存在的世界,尤其是這個歷史至少有五萬年的大陸。貴族依靠血統壓制,生來就高貴就可以壓制平民的思想已經根深蒂固。所以要打破這種壓制那就不只是踹一腳那麼簡單。

以殺止殺以暴制暴,蘇維埃式徹底對盤踞在社會上層數萬年的那一撥秉持血統決定地位的家族,進行大清洗。 神奇寶貝之醫武 這個道理雲辰和對任迪說過,任迪無力反駁。但是任迪與雲辰和約定當政權徹底穩定後,手段要稍微緩和一點。然而這個緩和的程度任迪自己都沒說,因爲這場戰爭的結果很可能是這個世界人類自動分爲兩大階級血腥摩擦。

這就是大一統帝國中搞社會革命跟在封建領主文化的社會搞社會大革命的區別。封建領主文化的社會,搞徹底打破人與人地位鴻溝大革命的流血程度太大了。不可能妥協,一旦妥協就是承認貴族的命比平民的命要強,那麼就削弱了自己這一方每一個平民生來和貴族生命平等的法理。貴族只要堅持他們天生高貴,堅持平民和貴族生命不等價,那麼雲辰和與任迪的這個集團就必須用血矯正過來,用以殺止殺的手段告訴貴族,這個世界你們不願意平等,那麼就讓我們證明一下可不可以平等。

俘虜中分開,平民俘虜捅貴族俘虜的恐怖遊戲出現了,這個遊戲結束後雲辰和笑着對臉色煞白的俘虜們說道:“各位在階級成分上現在沒有任何問題了。”

沒有贖金,沒有甄別,現在基本上和雲辰和這支部隊混,那就徹底上了貴族們劇烈恐懼不可饒恕的黑名單。戰鬥結束後雲辰和立即將軍隊投入了驅趕平民進入黎明公社的道路。大量收斂人口的活動開始了。

鏡頭切換。

任迪看着這個雕琢華麗的箱子,而箱子中美麗的寶石非常奪目。雲辰和說道:“任迪,這種寶石我到現在沒搞清楚是哪一個種類的。你見識過嗎?”任迪想了想,突然眼睛一眨。立刻取來一個燒杯倒上一杯熱水,用小刀輕輕地在這個翡翠的石頭上刮下來,一個鹽粒大小的物質,滴到燒杯中搖晃,然後輕輕的舔了一下,立刻跑到水龍頭那裏迅速漱口。

看到任迪如臨大敵的樣子云辰和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問道:“怎麼這玩意有毒?”

任迪漱口完畢後不放心又用竹片在自己剛剛舔的舌頭部位颳了一下。繼續漱口後,說道:“鈾礦,只有鈾礦這麼漂亮,還有這個味道。翠砷銅鈾礦。”

雲辰和聽完後也誇張的向後退一步,然後立刻通過井口召喚鉛塊。一邊召喚還一邊說:“臥槽,鈾礦你還敢舔,等等你說你嘗過,上個世界你到底做了什麼?”

任迪動用軟化力場將鉛塊軟化。說道:“這點微量沒關係,上個世界每一種鈾礦我都舔過。我這是爲科研工作,我們歷史線還有人和鈾礦物熒光汽水,我漱口是主要這礦裏面還有砷。”

任迪將這個木頭盒子放到挖好的厚重鉛盒子中。任迪問道:“你從哪裏搞來這東西。”

雲辰和說道:“這個世界魔法石,我還以爲這發光的東西是什麼能量石呢。”

任迪臉上一亮說道:“你說這東西是魔法師補充魔力的東西?”

點了點頭,雲辰和想到了什麼:“據說是一個防護魔法,對礦工釋放,然後就讓礦工下井開挖,挑選裏面的晶體。”

任迪說道:“這個世界生產力太落後了,找到這個礦,用工業化生產的硝酸硫酸浸潤,我能弄出來大量黃餅!”

雲辰和臉上憋不住笑意地說道:“看來你對核工業還是戀戀不忘。”

任迪語氣有點狂熱地說道:“雲辰和,這個世界我跟你來值了。說不定這個世界咱們能核爆。”

雲辰和點了點頭說道:“你需要多少人口來完成這個項目。”

任迪思考了一下:“五百萬,不,最好一千萬以上,然後經過十五年的時間培養一代人才。然後就可以攀登核工業了。不過估計要拖到下一個連環觸發任務了。”

雲辰和眉毛一揚說道:“你放心,這個目標很有可能實現。咱們到這個世界不就是要搞大動靜嗎。我非常想見識一下觸發完成的時候,那幫少校的表情。任迪你這一戰必定是要揚名的,想好自己的代號了嗎?”

任迪搖了搖頭說道:“搞出來後,再考慮這個吧。”

這些鈾礦的發現讓任迪重新確定了自己在這個世界戰略目標。這個世界對於任迪最大的財富應該就是一段長而連續的時間。也只有尉官時代容易發生這種連續觸發一個個提高時代的任務。

元素歷33年剛剛完成第一次反圍剿的紅旗軍開始了主動發動羣衆,在時間上與反動派展開賽跑。當讓這個發動羣衆的工作過程有些粗魯,五色谷山區附近上百公里的範圍內,可以看到一對隊一百人的士兵,分頭行動到達村莊後,用刺刀逼迫着在這裏生存的人離開。首先用大馬車將小孩孕婦老人趕上去運到的主基地附近,然後給每一個壯年男子發下去一大塊巧克力糖果,讓他們跑步跟上。在皮鞭和糖果的雙重驅動下,大量的民衆被驅趕到翡翠山谷,開始根據登記造冊。

少數識字的人被立刻提拔爲隊長。領導接下來的分組集體活動。短短一個月時間翡翠谷山區人口聚集程度達到六萬,然而這六萬人並不等於戰鬥力。因爲任迪和雲辰和的人手不夠了。所以這大部分人每天就是集體洗漱,集體吃飯,集體跑步鍛鍊,然後集體認這個世界的大陸通用語文字。

原本大量被按照此類規則調教完畢的,第一批公社民衆,被任命爲新公社民衆的管理者,這些被賦予管理任務的平民,以表現的姿態,對公社平民的行爲按照條例進行嚴格的規範。然而維持着一個龐大羣體組成一個紀律性隊伍的是演變軍官強大的經濟能力。大量的糧食從演變空間中召喚。當核技術有望的時候,任迪現在已經不惜工本了,哪怕用十噸紫金召喚一千萬噸糧食,養活一百萬人二十年走純工業化道路(在老人孩子在內平均一個人四百天一年消耗五百公斤量算的),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在演變中核技術可不是紫金可以砸出來的。沒必要現在在紫金上斤斤計較。既然從高等世界來到低等世界,那麼就得讓這個冷兵器世界的一雙雙眼睛見識一下什麼叫做壕。任迪先直接將這麼多人養起來,咽不下去的肉先搶先含到嘴裏,等會慢慢嚥下去。

然而既然養起來這麼多人,那就不能採用民主制度,空想社會主義都是要崩潰的,物資充分保障下,軍事化管理才能最大的發揮集體辦大事的力量。

相對於公社的人口紅利出現,將這麼多人口迅速消化。因爲工人是需要教的。而云辰和這邊軍隊開始成倍擴張到六千人,也需要訓練的人手。任迪不得不忍痛又放了兩百名徵召兵過去組織軍隊。而云辰和這裏也開始大量提拔那些上次戰鬥中表現良好的士兵充當基層士官,並且重點思想控制。

五色谷區域風暴眼已經醞釀成功了。 自古以來社會制度和生產力之間是相互進步的,生產力到達了,但是生產製度不前進,那麼生產製度照顧不到的那羣人就是革命的動亂之源。本位面數萬年的歷史停滯就是掌握強大力量的統治者可以輕輕鬆鬆的將這股動亂之源鎮壓下去,賣爲奴隸。所以生產力一直在被強行適應生產製度。

而生產力達不到,就強行搞生產製度,王莽老人家強行搞一些超越時代的東西,直接讓當時掌握生產力的世家們聯合位面之子給揍了。生產力是什麼,是先進生產技術和大量供養社會的財富。在這個愚昧度非常高的世界,演變軍官既然來到這個世界,演變空間判定低級軍官可以完成這個任務,真的要是超高魔的世界恐怕那是更高級別的演變軍官來折騰了。現如今任迪這個擁有大量生產技術的存在,並且捨得花錢的存在,在現在這個位面,只要肯花錢,似乎沒什麼解決不了的。

不過,似乎管理上也要跟上,這幫人終究還是缺乏工業素質。對條例的執行似乎有點散漫,至於事故那是常有的事情,在乾餾木材的時候,兩位工人沒有按照條例降溫,直接將乾餾爐子打開準備通風,根據他們奇思妙想,準備通風降溫。氧氣突然進去,順着進入爐子,爐口猶如火焰噴射器一樣噴出來。這兩個倒黴孩子一死一重傷。

任迪突然想到了一個事情,對工業素質不高的人進行管理的問題。不解決這個問題,這些人就不能轉化爲工人。任迪讀包身工的時候記得日本紗廠的管理方式是工頭在後面打。然後當衆體罰。當時讀的義憤填膺。不過現在想起來,小日本在中國遇到的問題,和自己現在遇到的問題,一模一樣。不過小鬼子使用的方法非常符合他們的文化風格。以社會等級秩序維持工業條例的維持。

不過任迪不準備用這種方法,讓徵召兵充當管理者在後面打,從上到下的壓迫條例執行,任迪想了想,自己的有技術的工人本來就不夠,還要擔當一部分監工的工作,這是神坑。

而且直接由上級來施加體罰,受罰者受罰後產生畏懼的第一對象是上級,並不是對條例的責任心。

數千人坐着的大會堂中,紅色的安全生產橫幅掛了起來。兩個誤操作的人員現在是不能拉出來教育了,但是這個事故責任總要有人來背。那麼就由同一工作組的領導者來揹着主要責任責任,同一組的工人揹着未能及時集體中生產條例的次要責任。

會議的程序,這些人一個個被趕上來,當着數千人的面,面對這數千雙眼睛,念檢討書。該組直接負責一線生產的小組組長直接免職,上面乾餾廠的領導一個個被宣佈減工資記大過。至於檢討書字數是要達到三千的。以這些文化水平低劣工人寫三千字檢討書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們按照他們寫的檢討書字數重複在大廳上念,念個六千字爲止。

在這個唸的過程中,大廳下默然不語,但是每個人的眼睛都注視着臺上,在臺上犯錯誤的人猶如走刑場一樣,低着頭悶着念,有的人越念越小。然而小到一定程度,任迪就會示意讓監督者上臺吼:“大聲點。”一個女工人直接在臺上哭了。但是任迪不爲絲毫所動,因爲在兩個工人誤操作後,工廠中竟然還有人幸災樂禍嘲笑這兩個人犯傻。如果不把生產條例搞成嚴肅的話題,自己的這幫工人看到其他地方出事故,就是事不關己態度。最後那就是一盤散沙。

連續三天的安全生產大會,犯錯的那一組人完全停產,在所有人面前作檢討。然後就是所有參會的生產小組組長準備保證書,上臺當着所有人的讀出來。

任迪用最大的嗓門在臺上吼着:“我知道肯定有人對我這麼做,感到小題大做。但是燒死的是你們自己,你們恐怕就不會這麼想了。都給我把弦給我繃緊了。工業很危險,但是想要不搞,就沒有力量,就手無寸鐵就要被反動階級砍死。如果要搞就要最嚴謹的態度。這個世界上沒有輕鬆生活的伊甸園。這個危險的世界,我們都要共同面對的。條例上都給我嚴格執行。不要有任何好奇,偷懶耍滑。出了事情嚴格遵照處罰條例進行。”

全體大會召開了三天後結束,所有的工人再次回到了崗位。這一會,工人之間的氣氛發生了變化。條例這東西,每個人做事都下意識的看一眼,再也不會像之前那樣將其當成耳旁風了。

很顯然任迪和雲辰和在把人口徹底消化入體系方面都按照現代管理進行。個人魅力管理,根本比不上社會爲進步演化出來的組織化。而現代國家競爭明面臉皮上講的都是仁義民主面子給國家民衆的福利享受,面對利益相互炫耀的都是強大的武備,但是實際上競爭的還是社會組織度如何更好的將所有人的才能力量有效發揮動員出來。

可以說任迪和雲辰和在對這個位面停滯了幾萬年的文明進行了強制點火。現在在這個位面戰場上,任迪和雲辰和二人演變軍官的稱號當之無愧。

人口蓄積的速度也逐漸加快。沒有談情說愛,沒有和本土騎士魔法師的世界有過多的交流,沒有和貴族美女,悠久世家公子們有着任何禮節性的交談。而是直接展開了戰爭。

藍河兩個軍團在五色谷地帶被完全殲滅的事情終於影響到了帝國上層,相對於兩個軍團的損失,荊棘寶石帝國卡曼三世大帝,更加感興趣的是情報上面,這個紅旗土匪的精良裝備和對帝國貴族無情的屠戮。

“你怎麼看……”卡曼三世,在這片用金箔鑲嵌着各種花紋的皇宮大殿上,一位位官員坐在這裏,而唯一和皇帝靠的最近坐在左右下方的兩位公爵所在的坐位,不過其中一個坐位是空的。因爲烈焰獅公爵現在在東南戰線。而這位皇帝問的人很顯然是另一位公爵,這位公爵面容是一個非常英俊的中年男人,不過就是鼻子有點鷹鉤了破壞面容的美感。

雷蛇公爵,沒有人會輕視這位面容有些陰沉的中年人。這位公爵看了一下情報說道:“這個時間出現在這個點的這樣一隻精銳部隊,我覺得我們要關心的是這支部隊到底是誰派來的。他們究竟想做什麼。”

卡曼饒有興趣地說道:“你看出這些人的來歷和目的。”

雷蛇公爵說道:“陛下我不能。”

卡曼三世冰冷地說道:“我是不能接受臣子這樣回答的。”

皇宮的氣氛陡然變冷。然而卡曼接下來語氣轉晴說道:“不過雷蛇,你可以有幾次例外。”

雷蛇大公低頭說道:“陛下寬厚!”

卡曼的手指開始節奏性的在王座上敲擊着說道:“那麼雷蛇,說說你爲什麼不確定,不要再說模棱兩可的答案了。”

雷蛇公爵說道:“從請報上來看這支部隊大量使用製作精良,並且可以快速變成長矛的武器。”一個魔法球投射的在大殿上,紅旗軍戰鬥最後刺刀衝鋒的場面出現。這個魔法球記錄的非常詳細,包括快速上弦,齊射,以及最後的彈簧鋼管組成的刺刀。一連串插在弓弩的動作,十秒鐘不到弩兵變近戰部隊。這個魔法記憶球是一位逃出來的魔法師記錄的。

雷蛇說道:“從目前大陸各國交戰勢力看,並沒有任何一方使用這種兵器。包括那種鍊金武器。這就是我疑惑的地方,這麼一隻精銳力量投放到我們大陸中央,這支軍隊背後的勢力,花費這麼大的代價,到底要幹什麼?”

卡曼對下方安穩坐着的一位法師喊道:“潘斯卡,五色谷方向最近有魔法潮汐運動跡象嗎?”

卡曼命令說道:“讓魔法學院那幫雛鳥提前展開試煉吧。你帶隊,蒼山行省兩個衛戍軍團,黑林行省的休整的三個軍團也該休息好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