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00 Views

想了想,又掏出了一個薄木片。

Written by
banner

“看在咱們兩次在網吧見面,送你一個護身符。貼身帶着。”

嶽煒接過木片之後,有些好奇地看了看上面的咒文,扁扁嘴:“雖然看上去一點也不靠譜的樣子,不過還是謝了。”

秦陽啞然失笑。

這少年果然還小啊。

交換了聯繫方式之後,秦陽很快接到了那小子發來的微信加好友請求。

他平時不怎麼用微信,現在倒是聯繫人越來越多了。

唔,還基本都是他的“客戶”。

出了網吧之後,秦陽問蘇婭搜索結果。

“跟方爺爺他們同時段從雲南苗疆那邊出來的苗族人有不少,但是跟方爺爺他們有聯繫、有接觸,並且也紮根在a市的,只有方曉曉他們那一家了。”

秦陽對於苗疆那邊的一些手段早有耳聞。與湘西的趕屍一同,成爲現在社會上最神祕的傳說。

但是,網上流傳的多爲苗疆蠱術。如果是蠱術的話,應該不會造成方爺爺和小方叔如今變成這樣,不得超生。

秦陽不是沒有找過歸塵,而是就連歸塵都帶不走他們兩人。鎖魂鏈都對他們沒什麼效果。

“我們先去長壽衣莊看看。”

兩人直接朝着長壽衣莊飛奔而去。

如果是同一個地方出來的人的話,或許方爺爺那邊會有一些線索。

兩人很快來到了長壽衣莊。詢問了方爺爺和小方叔之後,兩的鬼的臉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方曉曉的爺爺,與他們正好認識。

不光認識,而且還有過恩怨。

“這會不會就是他們對你們下手的原因?”秦陽問道。

方爺爺沉重地搖頭:“我也說不好。但是,我希望不是這個樣子。”

秦陽明白他此刻的心情。

在a市唯一一個同伴,如果被查出來竟然是對自己和兒子下毒手的惡人,換了誰都會受不了。 在長壽衣莊坐了一會兒,方爺爺終於開口,給他講了他們小時候的故事。

替身狂妃 那是苗疆真正的歷史。

戰錘神座 苗疆的蠱術自是不用多說,各種毒蟲自相殘殺,煉製出的蠱蟲,往往擁有難以用科學解釋的效果。

有些可能只是單純的食物中毒等等,但有些會變得喜怒無常,心昏頭眩,甚至會出現被控制成傀儡、萌生輕生念頭,甚至苗疆的蠱蟲也能製造出情蠱的效果……

總之,要多稀奇有多稀奇。

而這些毒的煉製,邊緣化的苗族人其實已經沒什麼接觸了,而在最古老的苗疆內部,還在不斷的傳承下來。

“我還小的時候,親眼看到過同族的人養蠱。儀式其實還挺複雜的,比較繁瑣。而且一般養蠱的人都比較低調,我看到的那個還是蒙着臉的,根本看不出是誰。要不是小時候玩伴也就那麼幾個,我也不會認得。”

方爺爺感慨道。

秦陽問:“那個養蠱的就是方曉曉的爺爺,方世真麼?”

“不是,是她奶奶。養蠱之人到現在基本上已經變成傳女不傳男的了。就連方世真這個名字,其實也是入贅之後改成的方姓。原本姓什麼,早就已經忘了。”

秦陽有些驚訝。

傳女不傳男,也就是說——如果養蠱的方法傳承了下來的話,那麼方曉曉也很有可能是一個懂得蠱術的女人!

被她盯住的話,怕是沒什麼好事。

“其實一開始,養蠱純粹只是爲了傳承。好歹也算是一門技藝,失傳了也未眠太可惜了。但是萬萬沒想到,已經是現在這個年代了,竟然還有人會用蠱術來傷害別人。”

秦陽也很感慨:“方爺爺,你跟那個方世真有過什麼過節啊?”

方爺爺的臉色在聽到這個問題之後,變得有些微妙起來。

“他……曾經是你奶奶的追求者。”

秦陽恍然大悟。

小方叔都不知道這事,此刻看上去有些驚訝:“爸,我怎麼不知道這些事?”

“都是些陳年舊事了,沒有人提起的話,我幹嘛主動提起?其實當初要接受蠱術傳承的人,按輩分來說,應該是我這老伴兒。她年輕的時候,是整個寨子裏最好看的。喜歡她的追求者數不勝數。就連我,一開始也完全沒想到,有一天我竟然能娶到她。”

一提到過去,方爺爺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靦腆的笑意。

那些過去,放到現在來看,還是讓他心悸不已。

方爺爺擡頭,看向秦陽:“其實還是得怪我。我無意中破壞了你奶奶的繼承儀式。那個時候比較鬧騰,一片混亂的時候,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反正最後那蠱蟲發生了意外,弄死了幾個人……也是因爲那個意外,當時苗疆內部不少人都爲了逃命,紛紛離開原來居住的地方,開始了四處打工的生活。”

秦陽點頭。

“後來的消息,我知道的不多了。你奶奶也一直沒說當年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後來發生了什麼。但是,隱約知道,就是因爲我的那次闖入,害死的是方姓旁支的幾個重要人物。我是知道的,如果被那蠱蟲給害了,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條了。”

“所以,只要查出,方曉曉的爺爺奶奶他們就是當初受害者,或者是相關人士。在發生了那段事情之後,應該就有線索了。”

不過,讓秦陽震撼的還不是別的,還是這苗疆的詛咒。

詛咒人永世不得超生,特別是小方叔,生命結束得那麼悲哀。就好像整個人生都一直被某人控制着、監視着,最後,一下斃命。

秦陽看向旁邊的蘇婭。

蘇婭點頭。

小方叔拍了拍他的肩膀:“小秦,知道你心裏有我們,我們已經很感激了。其實,你不用太過在意我們。我們現在這樣也挺好的。”

秦陽點頭:“我知道。但是,我現在更加懷疑的是,當年害你們的那個方家的後輩,跟我差不多年紀的一個孩子方曉曉,她可能正在對別的普通人進行蠱術的植入。”

“什麼!”

“什麼!”

果不其然,兩鬼都瞪大了眼睛。

“蠱術豈可隨意傳授!更不可輕易濫用。要是一個不小心,極容易被反噬。”

秦陽的臉色低沉起來。他低着頭,思考了很多。

“實在是不太放心。我現在強烈懷疑,她其實就是製作出那個含血煞之氣掛墜的兇手。”

說他武斷也好,憑直覺來也好,反正他就是這麼想了。

除此以外,好像也沒有誰能稱得上是有關聯的嫌疑人了。

“方爺爺,你們照顧好自己和方奶奶,我們先回去查一查。”秦陽兩人又一次匆匆告辭。

“接下來怎麼辦?”

秦陽反問蘇婭:“你覺得應該怎麼辦?”

“調查出方曉曉的一切行蹤,嚴密監視她的一舉一動。這個我得自己拼裝一臺電腦來完成比較容易……你們這裏的電腦,太落後了。”

秦陽茫然了一瞬,很快釋然了。

“現在拼裝一臺電腦會不會有點趕?”

“不用。只要材料到,不到兩個小時就可以完成。”

秦陽對此只能表示666。不過,他也覺得,如果每次出門都要去網吧裏搜查的話,確實還是有一臺筆記本或者平板隨行比較方便。

特別是現在的上網費也坑,時間待得越久反而越便宜。

“那你需要什麼材料,我們這就去準備。”

“這個可以交給耗子。如果我們單獨去收集一大批零件的話,恐怕會引起地方或者別的有心人的注意。”蘇婭說道。

秦陽想了想,也對,撥通了姜浩澤的電話。

結果那小子一聽到最近有事,當時就來了精神,一口氣包了下來,並且表示很快就趕過來。

“耗子要過來看你怎麼組裝電腦。” 逆流2004 他掛了電話,跟蘇婭說了一聲。

шшш ¤ttκá n ¤c o

蘇婭面無表情:“讓他看,反正他看不懂。”

“爲什麼?耗子對計算機也是有點了解的。”

“我手速快,他看不過來。”

秦陽乾巴巴的點頭。

好吧,算你厲害。

“我很好奇,你剛說我們這裏的電腦太落後,你那裏的電腦有多先進?”

蘇婭“啊”了一聲,好像是想起了什麼。 “怎麼了?”

蘇婭看向秦陽:“其實我很早之前就想告訴你,我不是……”

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小鬼?”他微微皺眉,接通了電話,“怎麼了?”

電話那邊是今天才剛見過的網吧少年嶽煒。

“你送給我的薄木片碎了……”

秦陽原本還漫不經心,聽到這個,眼皮擡了起來。

“碎了?怎麼回事?”

“我把它揣外套的袋裏了。去上了個廁所之後回來,感覺空調有點冷,穿上外套的時候,一摸,已經碎了。”

秦陽想了想:“會不會是什麼人不小心坐破了?”

這裏的座椅可都是軟座,他的薄木片又不是鋼鐵片,幹木片一坐就碎,也正常。

“不可能。我把外套掛在椅背上的,我記得很清楚,走的時候怎麼放的,回來還是那個樣子。”

好吧。

“你那邊現在沒發生什麼事吧?”秦陽給蘇婭一個眼神,示意可能得先去一趟興欣網吧。

他沒看到的是,蘇婭張了張嘴,好像還想說些什麼,最終還是因爲他注意力集中在電話裏而放棄了。

她起身,很快就準備好了出發。

秦陽掛了嶽煒的電話之後,又聯繫了姜浩澤,提醒他直接到興欣網吧去找他們。

重新回到興欣網吧的時候,老闆娘擡頭看到了他們,似乎是認出了他們今天之前纔來過。

“又上機?”

秦陽笑了笑:“不,找個人。”

老闆娘見不是生意,也就沒繼續管他們,自己趴在前臺,看着電腦,一手按着鍵盤上的幾個按鍵,一手掌控着鼠標。耳機裏隱約傳出熟悉的音樂。

“老闆娘,最近這個遊戲很火麼?怎麼好多人都在打。”秦陽隨口問了一句。

老闆娘繼續操作者,一邊頭也不擡地說:“是啊。現在最火的就是榮耀。今年已經是這個遊戲的第五年了,我也是最近纔想試手玩玩,沒想到還真有意思。看到那邊的建築了麼,嘉世,就在前不久,三年了,榮耀三連冠!”

秦陽能夠明白,玩遊戲的人對遊戲都會抱有一種無比的熱情。

聊了幾句,他就找到了嶽煒。

“你怎麼在這裏?還可以換座位麼?”秦陽有些意外地發現,嶽煒已經換了一臺機器,正坐在最角落的電腦面前。他的電腦屏幕上,那個頂着“夜無情”的角色人物旁邊還有一個男性角色和一個女性角色。

一個叫做“可嘆門前”,一個叫做“一諾”。

這兩個人正在發文字泡,好像對於“夜無情”的突然不動彈表示非常疑惑和不滿。

秦陽拍了拍他的肩:“沒事吧?”

嶽煒被這麼拍了一下,渾身猛地一抖,像是受到了巨大的驚嚇。

秦陽伸手扶住了他。

“怎麼了?”

看他這個樣子,可不像是之前他認識的那個嶽煒。這猴子在他們來之前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可是,看他身上沒有任何陰陽失衡,一時間也很難判斷究竟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嶽煒猛地轉過頭來看向他,終於是認出來了他是秦陽,像是看到了救命恩人似的,緊緊地抓住了他的手。

“我剛纔遇鬼了!”

秦陽點頭:“我天天見鬼,沒什麼大不了的,你淡定點,跟我說說怎麼回事。”

“電腦裏!這裏的電腦裏有一個鬼!剛纔,我打完電話,準備等你們來的時候,它出現了。”

秦陽繼續點頭:“長什麼樣?男的女的?穿什麼衣服?”

嶽煒似乎很排斥去回憶剛纔發生的事。

但是,面前的秦陽等着答案,他只能非常不情願地回想。

“剛纔,我的那個電腦畫面突然變成了一個綠色灰暗燈光的小房間。有一個搖椅在那裏一搖一搖的。然後……屏幕裏,從上到下,出現了一個鬼的臉……啊我不想去回憶了……嚇死我了。”

秦陽想了想:“會不會是電腦病毒?或者是有誰惡作劇呢?”

“不是惡作劇!”嶽煒非常肯定地說着,“我第一時間換到了旁邊空着的機子,剛坐下,畫面就變成了那個樣子。那個鬼跟定我了。”

“我剛來的時候,你現在這臺電腦屏幕很正常啊。你確定不是你的幻視麼?要不要去檢查一個神經科之類的?”

嶽煒對於他好心的緩解緊張方式一點都不買賬。

“我沒有任何問題,我看到的就是那個樣子的!剛纔有人跟我說了,我現在坐着的位置,曾經有人猝死過。我問了一下,剛好跟屏幕裏的那個鬼吻合了。都是十六七歲的少年。”

秦陽也覺得有些奇怪了。

“按你的意思說,就是這個網吧裏因爲曾經猝死了一個少年,所以他對同樣年紀不大的你比較有惡意,專門針對你,想讓你成爲下一個他?”

嶽煒很肯定地點頭。

“不可能。”他敲了敲嶽煒的腦袋,“如果這裏有藏着什麼鬼,我不會沒察覺。我可是專業的陰陽師。我看,是你想太多了。”

嶽煒還是不甘心,拿出分成兩截的薄木片。

“那這個怎麼說?!你說這可是護身符,一般的小鬼是沒法破壞,可是現在它自己壞了,肯定是有厲鬼在附近了。”

嶽煒說着,更加緊張地看着周圍,似乎周圍就藏着所謂的“厲鬼”似的。

秦陽對他表示有些無奈。

他接過兩片的薄木片,仔細觀察了一會兒。

“確實不是坐壞的。是有人針對它壞掉的。”他得出了這個結論,“不過也不見得就是什麼猝死鬼乾的。一般猝死的會在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就自行去陰間報到。從來沒聽說過什麼猝死的還能在陽間作威作福的。”

嶽煒的臉色也變得猶豫起來。

“你說的都是真的麼?”

秦陽點頭:“千真萬確。我是專業的。放心吧,既然現在我在你這邊了,乾脆就陪着你吧。等到11點59分再看看。不過我可跟你說好了,我這可是賺錢的營生,看在你沒多少錢的份上,給你優惠,這次事件解決之後,你付我一百塊。”

“啊?!”嶽煒明顯是愣了一下,對秦陽突然提到錢表示很意外。 既然決定在這裏待一下午,光在網吧裏坐着也不想回事。

秦陽和蘇婭乾脆都開了個機子。秦陽還買了一張他們都在打的遊戲的卡,進了那個遊戲裏玩了幾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