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37 Views

(本章完)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梓童沒有告訴蕭晟,宣王的老師教授他的話,這些東西關乎到宮廷內部鬥爭,一旦信息落後於另一方,就可能造成無法彌補的大錯。

Written by
banner

然而,夢中的辛梓童似乎始終沒有說起這件事。

我查了一些蕭宣的信息,看到他是下一任帝王,我的心瞬間涼了半截。蕭晟在歷史記載中是英年早逝,曾經蕭晟說是我害死了他,那宣王這件事我沒有告訴蕭晟,會不會有什麼關係。

我心事重重,陷入了自己畫定的怪圈中。我查了關於宣王晟王的很多資料,但是很難有所發現。這些史料極少見於流傳於後世的作品中,到頭來,我對當年的事還是一知半解。

而我又不能直接去問蕭晟,就算他知道了我在做什麼,在查什麼,這和主動說還是兩碼事。我甩甩頭,企圖讓自己暫時擺脫這些東西,今天要去小莫那裏,林子會來面試。

許盈盈一聽我去小莫那,立刻來了精神,“小童啊,回來記得多帶點吃的,明天后天,都需要儲備糧呢。”

“你見過保質期三天的鮮奶蛋糕嗎?”我堵她的話。

許盈盈攤開雙手,“在我手裏的蛋糕,是不會活到第二天的。”

小盼一撇嘴,“你這說得真血腥。”

我對小盼說,“許盈吃東西和屠殺沒分別,真的,我就算把小莫店裏的所有蛋糕打包帶回來,她也能吃完。真不知道她的胃是怎麼長的。”

劉穎也出來了,她瞭解了我們在討論什麼後,一起加入話題,“你們看了B站上的木下嗎?她可是超級大胃王,一頓能吃十斤的食物。”

許盈盈擺擺手,“哎呀,那算什麼,我能吃十五斤,下回日本大胃王比賽,讓我上,妥妥給咱們國家爭光。”

“那感情好,收復臺灣不用別的,直接放你過去,吃窮他們,他們自然就哭着迴歸喊爸爸了。”我說。

許盈盈想了想覺得不甘心似的,看着我,“要不,我下午和你一起去吧。”

“我怕你們打起來。”

“不會。”許盈盈笑着,不過,是奸笑,“只要蛋糕供得足,一切都可以商量。我估計你下午也不會帶回來多少,所以還是我直接去吃來得實際。”

“這次我可不請你了,你自己帶錢,自己養活自己吧。”我說。

“行啊,那就說定了,下午和你一起過去。”許盈盈打個哈欠走回屋,“我補兩個小時覺,中午叫我起來哈。”

李小盼神祕兮兮地問我,“誒小童,你和小莫關係越來越近了,是不是考慮複合了呀?”

“想太多。”我假裝打個哈欠,也表示自己要回屋,讓她們自己在客廳玩吧。我睡意不大,早上剛起來就想睡的人,除了許盈盈估計不會有別人了,她昨晚八成又沒按時睡。

許盈盈的直播做的好,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許盈盈興致上來往往會超時,一超都是一小時兩小時,她話嘮起來收不住,段子頻出,特別受大家

歡迎。

我看過她的錄屏,說得真精彩,可不比那些流行的脫口秀主持人差。趴在電腦桌前,我百無聊賴地翻看網上傳的火熱的一些視頻,搞笑的,新聞類,娛樂圈的,都有看。算作打發時間,做主播統共就忙那幾小時,其餘時間自由分配。

我是屬於不愛出去玩的,主要原因似乎失去記憶,如同剛來到這座城市。一個人待着的時候往往容易多想,我就是,在臥室閒坐,控制不住自己去想古代的事,想古代的夢,想那個蕭晟和那個梓童,想他們的愛情和生活。

古人的生活似乎比我們單調,女子在家學女紅,男子詩書禮樂,尤其是帝王家。我還從沒夢到過自己單獨的故事,現在爲止夢見的都是有蕭晟存在的部分,難道我記憶中保留的只有蕭晟?

蕭晟昨晚沒有現身,哪怕是睡着,或是第二天早上接近醒來。

“叮鈴鈴”手機設定的鬧鐘響起,我坐直了一看,都中午十二點了,我發個呆看個網頁,時間過得這麼快。

我敲了敲許盈盈的叫她,然後蹭了寫李小盼做的午飯,許盈盈磨蹭了半小時終於出來,完全是拎着包準備走的樣子。

“你還吃飯?待會去狐狸……奶茶店可以吃個痛快。”許盈盈陡然改口。

我瞧了她一眼,她看向別處,然後走到門口,催我快點。

“許盈盈,矜持。”我說。

“矜持算個球!快點,我要吃蛋糕。”

小盼笑我,催着我快過去。我沒轍,背起包和她一道出了門。

路上我又跟許盈盈提了一下劉少鬧鬼的別墅的事,結果許盈盈一連串的問句,整個將我整蒙圈了。

“他家別墅在哪?什麼時候買的?怎麼個鬧鬼法?曾經的主人幹什麼的?你這些都不知道,去個球啊!他是不是想泡你故意這麼說的。”

我愣了愣,“他都主動讓我帶着朋友一起去,肯定是真事吧。”

許盈盈鄙視地看看我,沒說話。

我岔開話題,“我下午過去是因爲陪一個人來面試的。”

許盈盈呵呵一笑,“他那種小店還用招人?笑死我了。”

“小莫的店很火熱的,你不是吃過他的蛋糕嗎,能做出這種口感,他的生意會差嗎?而且他開了美團糯米大衆,各種,只要能宣傳的他全開。”我一一給許盈盈列舉。

許盈盈表示,“那好吧,我姑且去看看他招的什麼人。”

“是上次被女鬼附身的林子,他在找工作,又不準備再去公司那種,我就推薦他來小莫這裏,我感覺,應該還蠻合適吧。”

“狐狸精和被上過身的人類。嘖,其實這種被上過身的人,有了一次就容易發生第二次,你把他們安排在一起還真是有創意,你不知道狐狸精很擅長上身嗎?”許盈盈說。

我微張了口,想到小莫跟我說,他曾經也吸人精氣。“不,小莫現在不會這麼做了。”

“他說什麼你都信?沒聽過狐狸與烏鴉的故事啊?

”許盈盈繼續潑我冷水說,她本來還是帶着愉悅地口吻,談到這個事情就變了。

“你如果不相信他,還來吃他做的蛋糕,不怕他下毒?”我好奇地轉問許盈盈。

“我多少也是有些修爲的好嘛,這麼容易被他毒死,我還要不要混了?再說了,也得看他敢不敢這麼做,除非他不要命。”

我舒口氣,“你根本就是想吃,嘴饞吧……”

“胡說!”

說話間,我們已經走到小莫的店門口。

小莫從裏面打開門,先是對我笑得溫柔,然後冷冷地瞪着許盈盈,“先交錢,才能進。”

許盈盈沒廢話,掏出五百塊大鈔,“姐姐我今天吃窮你,五百塊,有多少上多少,吃不完三倍,吃完了把錢退給我。”

我很想攔住小莫別跟她打這種堵,可是小莫沒經驗,還興致勃勃地收下錢,去後廚準備。看着許盈盈笑得越來越賊的臉,我就知道今天小莫輸定了。

“你不許說話。”許盈盈跟我說。

我無奈,“你們賭約都立了,我再說有用嗎?不過你這麼欺負小莫……”

許盈盈張着一雙大眼睛,眼睛裏寫滿無辜,“你不是說他的奶茶店很賺嗎?我再幫他增加人氣,讓他賺得更多。”

“小莫用的原料都是進口的……你這種吃法,會把他吃窮的……”

“沒有天天吃,他扛得住。”

所以啊許盈盈,你到底是哪來的自信。我嘆了口氣,看着小莫將最先端出的蛋糕飲料擺到我面前,然後纔去拿許盈盈的那份。

他給許盈盈上了一份八寸的提拉米蘇,“你喜歡的,儘管吃,不撐死你,也能膩死你。”

許盈盈勾脣一笑,“我昨晚就沒吃飯了,你猜,我能吃多少。”

小莫頓時如霜打的茄子,整個人都不好了。我再次嘆口氣,就知道會這樣。小莫啊小莫,你可是一隻狐狸精啊,要有點狐狸的樣子,不能給歷代聰明狡猾的狐狸丟臉吶。

小莫默默回身,去廚房開搞第二個。

我側着身體看他在廚房搗鼓料更足的第二份大甜點,再看面前如餓狼一般,雙眼對着提拉米蘇冒紅光的許盈盈,感覺下午又是一出好戲。

不過,要是把新人林子嚇到就不好了,得不償失,林子可是個不錯的人呢。

我看了眼時間,林子也快到了。

wWW✿ T Tκan✿ ¢ ○

“誒,那鬼附身的幾點來?”許盈盈慢條斯理吃着面前的蛋糕,這真有點不像她。

“兩點左右。”我說,接着問他,“你今天怎麼吃這麼慢,憋着什麼壞水呢吧?”

許盈盈笑,“慢慢吃,自然可以吃得更多,這是規律和科學,文盲了吧。”

不,我只是對你文盲。我冷靜地搖搖頭,低下來吃自己面前的正常人分量。

“沒人性啊,我吃這麼多還不見長肉,你們隨隨便便吃那一兩口就整體嚷嚷着減肥。”

許盈盈,你知道你這樣子是會被打的嗎?

(本章完) 許盈盈這個人,就算知道她自己的話有多欠扁,也不會改口,更不會委屈自己不說。和她鬥嘴或者辯論,累得只能是自己。

幸好林子即使出現拯救了我,他先給我打了電話,我出去看到,是大利開車送他過來的。我與大利打了聲招呼,大利下午還要上班,所以把人送到他就回去,我聽到大利說晚上來接他。

林子下車,我們目送葛大利離開,林子便和我聊了幾句。

“小童主播你來得這麼早,是不是等一陣了?”

“沒有,我和室友正好一起過來的。”我說,“你叫我小童吧,總叫主播有點彆扭。”

林子笑着答應。

我們進門,小莫擡頭看了看我們,在廚房裏喊着,“小童,你把門外的營業中翻到休息那面吧,我們下午暫停營業。”

誒?好吧。我翻動了門外掛着的牌子,不知道昨天那個喜歡小莫的蔣同學下午會不會來。

“稍微等我一下哦,這個甜點要一氣呵成,停下再搞就不好吃了。”小莫在裏面喊,“童童,麻煩你幫我招待一下咱們的新人,先讓他嚐嚐我的手藝。”

我安排林子坐下,當然是坐在我和許盈盈隔壁的位置,許盈盈忙着吃,抽空擡頭對林子笑一笑,權當是問好,林子看到許盈盈面前那一個大份甜點吃驚不小。

我邊拿着一份芝士,邊對林子說,“別介意別介意,她就是能吃一點,人很隨和的。”

林子笑了,“這樣才比較真實嘛,我怎麼會介意呢。”

許盈盈回頭對林子豎起一個大拇指,“孺子可教。”

林子和葛大利不同,葛大利相貌普通,但林子屬於儒雅型,這和小莫不太一樣,小莫是帥,林子屬於讓人感到舒服的那種儒雅,帥氣沒有,但是看着順眼。

“林子,你嚐嚐看小莫的手藝,肯定不會來這一趟的。”我說,“而且男生開這樣的店面反而更受歡迎,更有市場,因爲喜歡吃這些的大多是小女生,他們就喜歡看帥哥,如果店長還是帥哥的話,她們一定天天光顧。”

許盈盈插嘴道,“有點道理,不過重要的還是味道。小哥你沒問題,看起來比裏面那個長得舒服多了,滅他妥妥的。”

真是,哪跟哪啊。我無語,許盈盈是不是又巧克力吃多,黑色素上腦了。

許盈盈看了我一眼,“我說得大實話,這小哥比莫狐狸有潛力多了,是個不容小覷地高手,一看也是個專業廚子。”

我噗嗤一樂,林子也樂了。

“在家沒少做飯吧?”許盈盈問他。

林子說,“都是我做,但是我們就兩個人,平時吃不多。”

“我掐指一算,你走甜點師這條路將大有作爲。”許盈盈神神叨叨,故作狀態,搖頭晃腦。

我忍不住吐槽她,“你快把巧克力甩出來了。”

她鄙夷,“怎麼會,巧克力都融化在我腦子裏呢,別想出來。”

聽着有點噁心,腦子裏塞滿巧克力什麼的。

那邊林子已經把面前的芝士蛋糕吃掉了一半

,他是男人,吃東西不會像女人那樣,他吃的很快。

“怎麼樣?”我問。

他點點頭,“味道很好,比我吃過的幾家,口味好太多。他是怎麼做的?”

“他以後會教你的。哦對了,還沒有介紹,廚房裏面那隻就是店主,大老闆。”我指指裏面,“他姓莫,莫愁的莫。名字……你看着叫。”

說道名字,我囧了,之前確實一直沒問過小莫的名字,都是小莫小莫的叫,習慣了。

“我叫莫須有。”

“啥?”我扭頭看着從廚房出來的人。

小莫微微一笑,“開個玩笑,我的名字是莫玄,玄妙的玄。我是一隻狐狸,俗稱狐狸精。”

呃!我大驚,他這是做什麼,全說開了嗎?林子只是個普通人啊!我惶恐地看向林子,生怕從他臉上看出一些奇怪的情緒。

但是林子沒有,他很平靜。或許是注意到我的驚訝,他反而安慰我,“我覺得自從我被附身過後,對這些東西就看透許多,他說自己是一隻狐狸,我也不會覺得太驚訝。”

“這樣最好,這樣才能合作愉快。”小莫笑,他伸出手和林子互相握握手,“你叫林子是吧?”

“林宇,雙木林,宇宙洪荒的宇。”林子說。

“好,你已經通過我的第一段面試了。”小莫拍拍他的胳膊,“首先得知根知底,我才能考慮要不要好好用你,然後才能把技術教給你。”

這聽起來就像古代拜師學藝,總要先看過人,師傅親自挑選。這架勢,有些鄭重過頭了吧?

小莫倒是開門見山,直接了當,“被鬼附過身的人,往往容易被二次附身,你做我的店員,我就會多少照顧照顧你,而且是小童介紹你來的,我會負責。”

我估計林子還是懵懂的階段,突然適應了狐狸店主,接受了自己容易被鬼附身的這種事實。如果是普通人早就被嚇跑了,或者當我們是神經病。難怪小莫發佈了不少地方的招聘,卻始終招不到合適的人選。

“你是狐狸變的?”林子問。

“對,我的本體是狐狸。”

林宇看看我,想從我這裏得到確認。我點點頭,順口說,“他的本體狐狸長得挺好看的。”

小莫揚揚眉毛,“小童喜歡?”

“不,我不喜歡皮草。”

林宇看了我們一圈,似乎在體會我倆之間的關係,我說,“我和小莫是朋友,千萬別誤會。”

小莫撇撇嘴,“童童……”

我淡淡瞪了他一眼,小莫聳聳肩,放棄爭辯這個話題。他繼續考驗林子,“你會最基本的嗎?比如炒菜做飯增加創意。”

“會的。”

小莫把林子叫到身邊,帶他去廚房。我好奇地趴在透明玻璃外看,小莫和林子在廚房的案板上撥弄麪粉,小莫指着好多五花八門的材料對林子介紹。

“你放心好了,這麼難得的人,狐狸精會留下他的。”許盈盈說,“上哪找認識的,還被上過身,然後還能接受狐狸人設的普通人類?這要是都不要,他就自己

乾死吧。”

我噗嗤一樂,“林子人挺好的,我是不擔心小莫不要他,就是會擔心小莫欺負人啊。”

“你多盯着點,省得狐狸精一個激動把人給吃了。”許盈盈說這句話就像在說今晚吃什麼一樣平常。

我陡然一驚,“小莫不吃人吧!”

“姓許的,你會不會說點人話?”小莫手臂抱胸,靠在廚房門口瞪她。“我先把你吃了,你就不會聒噪了吧?”

“NO,你等着今天賠本吧。”許盈盈面前的提拉米蘇告罄。

我嘴角一抽,就知道是這樣,論吃許盈盈絕對不會輸。我不禁又爲小莫暗暗叫苦,這個賭從一開始就註定要輸。

小莫的臉果然迅速黑了下來,我甚至能看出他臉頰抽動的肌肉,小莫說,“你是豬精嗎!”

許盈盈手一伸,對小莫說,“下一個蛋糕,快上來。要賭就賭到底,別中途反悔。”

小莫立刻回身,氣勢洶洶地從廚房端出他剛剛做好的一份特別實在的芝士水果蛋糕,重重地看在許盈盈面前。

“慢慢吃!”

許盈盈雙眼放光,“哇哦,看着就好吃,謝啦。”

我一旁看着他們,不由自主地笑了。小莫轉而看向我,眼神和語氣都放柔和了,“小童你別受她影響,嚐嚐我給你的這份。”

“好好好。”我愉快地應下,然後問他,“林子在裏面做什麼呢?你現在就讓他做甜點啦?”

小莫說,“不是,我測試一下他的天賦。剛纔,我告訴了他大概幾種料的作用,然後讓他自由發揮,隨便做,做什麼我吃什麼,然後從口味和外形來判斷最後是不是真的用他。”

“我去,狐狸精你不是吧,就這麼一個破奶茶店,你要求這麼高?強人所難吧!”許盈盈不滿。

我也隱隱覺得這麼做有些誇張了點。

小莫不爲所動,他說,“你以爲我是在幹嘛?隨便什麼人都可以?而且我開的工資很高的,時間還自由,這麼好的條件,我不得好好挑選挑選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