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56 Views

“我真是有眼無珠,一開始,還以爲你們二位是大學生,想請你們進軍演藝界的。現在看來,葉大師做法師,捉鬼作法,更來錢啊!”

Written by
banner

葉知秋翻白眼:“什麼意思?大導演是心疼那五十萬的費用?”

“不是不是,葉大師千萬不要誤會。這五十萬,我自然分文不少地奉上。”李宇傑急忙搖頭,又壓低聲音,笑道:“我有一個發財的好路子,想跟葉大師合作,不知道葉大師有沒有興趣?”

“什麼路子?不是又要勸我進軍演藝界吧?”葉知秋略帶譏諷地問道。

“當然不是!”李宇傑搖頭,賊兮兮地說道:

“是一個一線當紅大明星,影視歌三棲女星,遇上了一些古怪事,似乎是養小鬼,被小鬼反噬。如果葉大師有手段,我們跟她開價一千萬,她都會答應!?”

說到錢,李宇傑的眼神亮光閃閃,非常激動。似乎人家的一千萬,已經到了他李宇傑的手裏。

“一線當紅女星,影視歌三棲……是誰呀?”葉知秋皺眉問道。 “就是……”大鬍子很小心,站起身彎着腰,準備湊到葉知秋耳邊щщш..lā

葉知秋急忙偏開腦袋:“說話就說話,別這麼親熱,這裏又沒有別人,你怕誰聽了以後,出去亂說?”

李宇傑這才坐回來,咧嘴一笑:“是林立影。”

“林立影?”葉知秋皺眉想了想,忽然笑道:

“這個明星我認識,比倉大師演得都好!她主演的那個……午夜迷情,我看過好幾遍!除了島國倉大師,我最喜歡的女明星,也就是她了!”

李宇傑一臉崩潰,在自己的禿頂上猛地一拍:

“唉呀,午夜迷情那個叫林曉影,專門拍少兒不宜的限制片,是我一手帶出來的。你看午夜迷情的時候,有沒有看見製片人的名字是我?林立影是一線當紅明星,人家不拍限制級的電影!”

“啊?你是專門拍限制級電影的?”葉知秋一愣。

“嘿嘿,那也是藝術嘛。”李宇傑咧嘴笑。

葉知秋大怒,一把揪住李宇傑的衣領:“你個死大鬍子,你拍那種電影,還做星探,要我們進軍演藝界?幸好我機靈,要是聽了你的鬼話,那我這一身好皮肉,不是給全國人都看見了?”

想想好後怕,堂堂茅山弟子,差點墜落風塵了!

這李宇傑是星探?拉皮條的吧?

李宇傑嚇得禿頭變色,連連擺手:“葉大師別誤會,你要是進軍演藝界,咱們就拍……林正英那種風格的捉鬼片啊!現在的恐怖電影,也很賺錢的……”

柳雪起身,瞪了葉知秋一眼,走向樓上的客房:

“你們好好研究拍戲的事吧,最好,讓李大導演把那個什麼林曉影叫來,讓知秋和他的偶像親密互動一下。或者讓大導演再拍一部限制片,林曉影做女主,知秋做男主好了。”

“雪兒,你別誤會,我……看電影,不看具體動作,只看……故事情節的。”這回,輪到葉知秋語無倫次了。

“不用解釋,以後再收拾你。”柳雪陰森森地一笑,上樓而去。

葉知秋鬱悶,惡狠狠地瞪着李宇傑。

都是這個該死的傢伙,沒事說什麼女明星?害得自己一時興起口無遮攔,在柳雪面前暴露了真面目。

“其實限制片也是藝術,就演技來看,林曉影真的很出色,職業道德也很好,演戲的時候放得開,很賣命,深得無數少男的喜愛!”李宇傑不以爲意,繼續說道:

“現在不談林曉影,說說林立影。影視圈傳聞,林立影養小鬼,被小鬼反噬,活不了多久了,在到處尋找高人救命。嘿嘿,葉大師有沒有興趣啊?”

葉知秋翻白眼:“沒興趣。”

“一千萬啊葉大師,這都沒興趣?如果做成了這生意,葉大師,我們一人分得五百萬,可是一筆鉅款啊!”李宇傑很意外。

“錢財身外之物,沒興趣。”葉知秋繼續搖頭。

李宇傑的眼珠子轉了轉,忽然低聲說道:“葉大師……如果願意的話,我們可以個林立影談條件,比方說……潛規則什麼的。人家是一線紅星,人間絕色……真的,演藝界裏面,什麼都可以談,我給你做經紀人。”

葉知秋更是蛋痛,斜眼問道:“你有沒有潛過人家?”

李宇傑自嘲地一笑:“人家是大明星,我是小導演,要潛規則,也是人家潛規則我呀。可我這熊樣,哪個女明星瞎了眼,能看上?這點逼數,我自己心裏還是有的。”

葉知秋想了想,揮手道:

“生意可以做,但是這一千萬的酬金,我要三七分,我七你三。另外,我只在長安城,不去別的地方。林立影要是願意,叫她自己過來。還有……必須在最近一個月之內,過了一個月,我就離開長安城了。”

如果平分的話,便宜李宇傑了。這傢伙住着大別墅,拍着限制片,說不定還潛規則女明星,不能讓他太享受了!

李宇傑抓着頭皮想了半天,終於點頭:“行,我明天就聯繫林立影,安排這件事!”

葉知秋點點頭,走進樓下的客房裏睡覺。

……

次日一早,幼藍取來行李,帶着蘇珍和小太歲秦毛人,一股腦地來到了李家別墅。

李宇傑看見這一大幫子人,心裏叫苦不迭,臉上卻帶着笑,殷勤招待,安排客房,安排飲食,小心翼翼地伺候着……

因爲李宇傑還指望葉知秋對李珊珊進行進一步的治療,也希望和葉知秋合作,從林立影那裏賺錢。

葉知秋等人反客爲主,大模大樣地住了下來,根本不拿自己當外人。

早上八點,李珊珊起牀,洗漱以後來見葉知秋。

經過一夜的休息,李珊珊的氣色明顯好轉,精神也不錯。

葉知秋問道:“怎麼樣,昨夜裏有沒有丟失衣服?”

“沒有了,夜裏很安靜。”李珊珊紅着臉說道。

“很好,我給你一道符,你帶在身上,以觀後效。”葉知秋畫了一道符,忽悠李珊珊和李宇傑。

其實李珊珊現在,已經百無禁忌了,只是需要時間來慢慢恢復。..

但是葉知秋想住在李家別墅,便故意誇大李珊珊的病情,藉此白住李家別墅。

早飯以後,葉知秋和柳雪帶着大家出門閒逛,欣賞古城風光,瞭解風土人情,增長閱歷和見識,也順便找找這裏有沒有什麼老鬼。

在外面溜達了一天,傍晚時分,衆人才回到李家別墅。

李宇傑喜滋滋地迎了上來,將葉知秋拉到一邊,低聲說道:“葉大師,我已經聯繫上林立影了!”

“怎麼說?”葉知秋問道。

“三天以後,林立影會派助理和經紀人過來,跟我們面談這件事。我看啊,這生意成了,到時候,就看葉大師的手段了!”李宇傑興奮不已,眼神中一片貪婪。

“這林立影很叼啊,還先派助理過來?”葉知秋微微皺眉。

“人家是一線當紅女星嘛,當然有些臭架子。她出門的時候,前呼後擁,保鏢都有七八個。這種事又非常私密,所以林立影慎重一些,很正常。”李宇傑嘿嘿笑道。 葉知秋點點頭:“行,等她的助理來了再說吧。品書網 對了李老闆,你知不道長安國大學的情況?”

“國大學?”李宇傑愣了一下,問道:“葉大師想了解哪方面的情況?姍姍在國大學讀書啊,只是因爲精神狀態不好,目前在休學狀態。”

“姍姍是國大學的學生? 萌寶1V1:爹地你出局了 那行,我找她瞭解情況好了!”葉知秋嘿嘿一笑,帶着柳雪去找付珊珊。

今天閒逛的時候,葉知秋無意聽見,國大學是長安城的鬧鬼聖地,經常發生一些非正常死亡事件。還有很多學生,都在讀書期間,精神出了問題。

所以葉知秋想了解一下,順手捉鬼,揚名立萬,積累雪兒所說的“念力”。

在李珊珊的閨房裏,葉知秋開門見山,問道:“姍姍,你是國大學的學生,有沒有聽說過,你們學校鬧鬼的事?”

李珊珊已經精神大好,聽見鬧鬼兩個字,眼神閃過一絲悚然,點頭道:“學校……經常鬧鬼,每年都有幾個非正常死亡的學生,不過都是聽說,並沒有人親眼見到過鬼怪。或者說,見到過鬼怪的人……都死了。”

葉知秋點點頭,問道:“明天,你可以帶我們去國大學參觀一下嗎?”

“可以。”李珊珊很爽快地點頭。

……

晚飯後,葉知秋在李家別墅的後院,佈置了結界陣法,開始煉鬼。

次在終南山抓的‘一目五先生’,葉知秋還帶在身,現在有了空閒時間,剛好煉一下。

煉鬼之前,葉知秋忽悠李宇傑,說是給李珊珊隔空作法,禁止李家任何人旁觀。

李宇傑自然是深信不疑,躲在房間裏,不敢走出一步。

煉鬼開始,鬼童子和蘇珍幼藍,都在一邊警戒、護法,柳雪也在一邊旁觀。

‘一目五先生’的道行不錯,也有些鬼力,被葉知秋在一炷香的時間裏,全部吸收。

剛剛打坐結束,許兆麟來報:“老大,黑白無常來了。”

葉知秋急忙撤去結界,吩咐道:“叫他們偷偷過來,不要喊號子,驚擾生人。”

許兆麟點頭而去。

不多久,黑白無常現身,從院牆外飄了進來,向柳雪和葉知秋施禮。

“兩位老哥,才幾天不見,又想我了?特地過來看我?”葉知秋暗含譏諷地問道。

黑無常齜着一嘴白牙,笑道:“葉老弟,你和柳姑娘在長安城裏住了下來,莫非這無極之地,要在這裏出現?”

“無極之地飄渺不定,鬼知道會在哪裏出現?”葉知秋搖頭。

黑無常嘿嘿地笑:“這個……鬼也不知道,因爲我是鬼,我不知道。對了葉老弟,既然你們不確定,爲什麼又來到這長安城?”

“我在山裏面轉累了,休息休息,不行嗎?”葉知秋懶洋洋地問道。

“行,當然行了。可是無極之地……事關重大,葉老弟休息的時候,也不能忘了正事啊。”黑無常說道。

柳雪一笑:“不瞞二位,我從天相分析,覺得一個月內,無極之地會在長安城出現。所以先來一步,守株待兔。”

“原來如此!怪不得柳姑娘會在這裏住下來。”黑無常大喜,問道:“具體什麼時候,什麼地點,柳姑娘有沒有推算出來?”

柳雪搖頭:“一切都不確定,還在觀察。”

“那有沒有需要我們兄弟倆幫忙的?”黑無常討好地問道。

“沒有,如果有需要,自然會請二位出來。”柳雪說道。

“好好好,那我們兄弟倆回去了,靜候佳音。”黑白無常施禮,要告退。

葉知秋揮手:“等等……這件事,兩位老哥不要對外說,要保密。否則,天下道門又是蜂擁而來,擠破了長安城的街道。”

白無常苦笑,說道:“實不相瞞葉老弟,道門人都以你和柳姑娘爲風向標。大家知道你們在長安城,已經蟻聚而來!”

我靠,這些傢伙夠狡猾,都盯着自己和雪兒的行蹤啊!葉知秋不由得頭大。

“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他們喜歡來來吧,長安城也不是咱家的,不能閉門謝客。至於來了以後有沒有收穫,看各人的造化了。”柳雪說道。

“柳姑娘說得對。”黑白無常一起點頭。

葉知秋想了想,又問道:“那個瘋和尚,有沒有來長安城?”

“目前還沒發現,等我發現了,通知葉老弟。”黑無常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請黑白無常自便。

黑白無常知趣而退,瞬間消失。

等到黑白無常走了,葉知秋這纔想起來,剛纔沒問國大學的事!

不過轉念一想,自己在這裏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也不着急,明天先去國大學看看再說。

柳雪也同時想到了國大學的事,低聲說道:“無極之地所到之處,都有大妖老鬼出世。知秋,國大學向來鬧鬼,如果無極之地經過那裏,或許……那裏鬧鬼會更加厲害。”

“明天看看再說,儘量敢在無極之地到來之前,搞清楚國大學的事,解決那裏的古怪。”葉知秋點頭說道。

商議已定,衆人各自休息。

次日一早,衆人吃過早飯,前往國大學。

長安國大學,位於長安城西北,傳說,這裏是大禹之子‘啓’征戰有扈氏的古戰場。

大學歷史已有百年,雖然經過多次休整,但是主體建築的位置,幾乎沒有變化。

這時候是臘月,大學裏面已經放假,所以校園裏空蕩蕩的。偶爾看見幾個學生在校園裏走動,都是一些考研的學子,在假期裏補課加班。

李珊珊精神不錯,給大家做導遊,帶着大家到處參觀。

轉了一圈之後,衆人來到學校間的廣場休息,享受冬日裏的陽光。

葉知秋看着柳雪:“雪兒看了一圈,有沒有什麼感受?”

“考我呀?”柳雪微微一笑,隨手拾起一個石子,用石尖在地畫圖,一邊說道:“國大學的主建築,一共有八處,分佈在外圍,恰好是八卦圖案。這不是一種巧合,而是有意爲之。似乎……隱藏着某種陣法佈局?”

葉知秋佩服不已,豎起大拇指:“雪兒好厲害,我看了半天,剛剛纔分析出來……”

李珊珊卻皺眉,遲疑着說道:“不對吧?我們大學的主建築,好像只有七處。”(第三更。) 李珊珊卻皺眉,遲疑着說道:“不對吧?我們大學的主建築,好像只有七處。 ”

“加荷花塘,是第八處了。”葉知秋用手向西一指,說道:

“先天八卦的佈局,離東坎西,荷花塘屬於水,恰好在西側。西北艮位,前面有巨大的假山羣,代表艮山。整個學校的建築佈局,是一個很標準的八卦形,規矩。”

李珊珊很驚訝:“原來還有這麼多的講究,我是這裏的學生,卻一點不知道。”

“學校歷史,你應該知道吧?什麼時候建立的?”葉知秋問道。

這個情況李珊珊當然知道,隨即回答道:“學校有一百年的歷史,前身是洋務運動時候的一個學堂,建築佈局,從那個時候固定了。具體是什麼人規劃的,不清楚。”

葉知秋點點頭:“設計學校建築規劃的,是個高人啊。”

蘇珍問道:“高在什麼地方,師公能給我們說說嗎?”

葉知秋手指四周的建築,說道:“這裏的八卦,是一個鎮局,在於壓制某些東西……”

“國內建築,排列成八卦形的很多,也未必是鎮局。如平遙古城、均源古村、和諸葛故里,都有這樣的建築。”蘇珍又說。

葉知秋一笑,指着腳下的廣場和廣場間的火炬臺:

“如果沒有這個火炬臺,不是鎮局。有了這個火炬臺,很明顯了。面的火炬代表着命燈,很明顯的鎮局佈置。如果王晗在這裏,她會知道,這個佈局和太湖湖底的鎮妖局,異曲同工。”

柳雪聽葉知秋說過太湖降妖的事情,回身看看四周,皺眉道:“難道這裏和太湖一樣,有鎮局,也有祭局?”

當初在太湖水下,祭壇是祭奠吳越兩國死難戰士的,以西施爲祭品。

但是同時,又在祭壇的對面,設置了鎮壇,以越女劍來震懾。

鎮局和祭局並存,相當於恩威並施,目的在於壓制那些水下殭屍羣。只是經過兩千多年的潛移默化,西施怨靈也強大起來,最後才導致了一連串的詭異。

葉知秋點頭:“可以初步斷定,這裏也是鎮局和祭局並存,只是現在還不明白,鎮局和祭局,爲誰而設。可惜了那些非正常死亡的學生,成了這個祭局的祭品。”

“再看看吧,會搞清楚的。”柳雪說道。

當着李珊珊的面,有些話不好說。

葉知秋找了個藉口,和柳雪單溜,在學校裏轉悠,進一步商量。

柳雪說道:“等到無極之地轉移過來,這個鎮局下面的東西,肯定壓不住了,會出來作亂的。我們要趕在無極之地到來之前,把這下面的東西解決掉。”

“這個也容易,等我問問白楓老道和黑白無常,看看這裏有什麼玄機!”葉知秋說道。

學校裏空蕩蕩的,不見人影。葉知秋隨便找了個地方,叩擊黑無常的命牌,召喚他出來說話。

黑無常百日現身,皺眉問道:“柳姑娘,葉老弟,你們怎麼來這鬼地方了?”

葉知秋一笑:“看來你對這個鬼地方,有所瞭解?請老哥出來,是問一下,這鬼地方究竟有什麼古怪?”

黑無常沉吟了一下,說道:“這個學校的佈局,是一個八卦鎮邪局,壓制着下面的一個惡靈,非常兇殘,一旦破局而出,難以制服。”

“什麼樣的惡靈,連冥界的黑白無常都害怕?”葉知秋不解。

“唉,冥界在陽間,並不是無所不能。”黑無常嘆氣搖頭,說道:“這下面,壓着一個古惡靈,別說是我們兄弟倆,算當年的戰神蚩尤,見了這個惡靈,都戰戰兢兢!”

柳雪也微微皺眉:“什麼惡靈這麼利害,連蚩尤見了都害怕?”

“是蚩尤他老婆……”黑無常咧嘴笑道。

“啊?”葉知秋和柳雪都被雷得不輕。

如此看來,男人怕老婆的傳統,從古時期開始了!

“嘿嘿……有道是,男人不怕女人,除非是紅頭髮野人。”黑無常嬉笑着,又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