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2, 2020
65 Views

很嫩。

Written by
banner

她的臉……

有點燙。

他悶聲一笑。

「東西別收了,早點睡。」傅沉對年叔說完就直接回房了。

年叔欣慰得笑著,終於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傅沉娶妻生子了。

躲在暗處窺視的一群人徹底懵逼了,這雞湯真特么有毒。

大家各自回房休息,完全忘了還在門外罰站的狗子。

傅心漢打了幾個噴嚏,縮著脖子靠在牆邊:秋風好冷,要凍死狗子了。

------題外話------

三爺,你這麼撩晚晚,真的太過分了!

三爺:來自單身狗的怨念。

我:(╯‵□′)╯︵┻━┻滾粗——

傅心漢:還有人記得我嗎?天真的冷……

*

新的一個月從加更開始,哈哈,新的一月,大家也要繼續支持我啊,筆芯~ 模特?

宋風晚給狗順毛的手指頓住,老師要求是身邊熟人,她也正為這件事發愁。

「是啊,不知道年叔……」她哪裡敢找傅沉,立刻將目光移向年叔。

年叔淡定笑著,「您可別逗我了,我這老胳膊老腿的,多站一下都覺得疼,怎麼能給你當模特啊,三爺每天也沒事,您不如找他。」

「我……」宋風晚關顧四周,剛才屋裡還有不少人,此刻居然全都消失了。

大家又不是傻子。

現在不走,要是被宋風晚盯上,那不是死定了。

她看了眼傅沉,「三爺平時應該挺忙的,我還是找別人吧。」

「最近不忙。」傅沉語氣很淡,「你什麼時候開始畫?」

「明晚開始吧。」

「那我在家等你。」傅沉直接把事情敲定。

宋風晚腦子有點暈,事情定得太快了吧,她什麼時候確定讓傅沉做模特了?

不過三爺也沒想象的那麼不近人情,樂於助人,很熱心。

這樣的話,傅沉每晚就能名正言順的等她回家,兩人還能獨處一會兒。

宋風晚:「我盡量快點,不會耽誤您太多時間。」

「我時間很多,不急。」

「好了,快過來喝湯吧,再不喝雞湯都涼了。」年叔招呼宋風晚過去,「三爺,湯很多,您也喝一碗吧。」

**

以前餐桌上只有傅沉一人吃飯,現在多了個人,兩隻白瓷碗放在一處,兩人坐在一起,整個家裡都充滿了煙火氣。

他倆話都不多,安靜喝著自己的湯。

傅沉沒有吃宵夜的習慣,更不愛喝雞湯。

但凡他家有人懷孕,老太太總愛燉雞湯,喝不完的都餵給他,傅沉是喝怕了。

喝了兩口,餘光就一直盯著宋風晚。

傅心漢一直安靜趴在邊上,睜大眼睛,盯著兩人的互動,它似乎看出了什麼……

冷不防傅沉一記冷眼射過去。

它身子戰慄,急忙往宋風晚身邊湊,她騰出手摸了它一下,某狗子立刻笑得齜牙咧嘴,搖頭擺尾。

傅沉垂眸:蠢狗。

雞湯很香,傅心漢早就想吃了,不敢找傅沉,只能糾纏宋風晚。

「別鬧!」宋風晚壓根沒法安心喝湯,勺子伸到嘴邊,它跳起來扯住她的衣袖,勺子從她嘴邊擦過,雞湯直接灑出來。

「傅心漢!」傅沉沉著聲音,「給我去外面罰站!」

「嗷嗚——」它肯定不想走。

宋風晚正扯著面紙擦濺出的湯,一時沒顧得上它。

傅心漢也知道自己做錯事了,耷拉著腦袋走出去。

「宋小姐,怎麼樣?沒弄到身上吧,傅心漢很饞,吃飯的時候,你逗它,它就纏著要你要吃的。」年叔解釋。

「沒事。」宋風晚低頭檢查身上是否濺到雞湯。

「我看一下。」傅沉挑眉。

宋風晚再抬頭的時候,瞳孔微縮。

他什麼時候靠得這麼近了?

他手指細長,伸過去的時候,宋風晚來不及閃躲,下巴被他挑起,呼吸那麼近……

燙人的熱度要將人皮膚都灼燒。

「好像沒燙傷。」他氣息很淡,嘴唇削薄,唇形要命的好看。

這種距離,他的氣息無孔不入,縈繞著她,讓人心顫。

他吞吐每個字眼,語氣都很慢,氣息每一下落在她臉上,都像是砸在她胸口,令人窒息。

他的眸子在燈光下好像有星光,深沉濃烈,能將人溺斃其中。

宋風晚往後一縮,抽離他的掌控。

「沒燙到什麼,我喝好了,先上樓了。」 我到異界放衛星 宋風晚起身就往樓上走,腳步慌亂。

傅沉盯著她的背影,知道她消失在視線中,才低頭摩挲著手指……

剛才入手的感覺。

很滑。

很嫩。

她的臉……

有點燙。

他悶聲一笑。

「東西別收了,早點睡。」傅沉對年叔說完就直接回房了。

穹頂之上 年叔欣慰得笑著,終於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傅沉娶妻生子了。

躲在暗處窺視的一群人徹底懵逼了,這雞湯真特么有毒。

大家各自回房休息,完全忘了還在門外罰站的狗子。

傅心漢打了幾個噴嚏,縮著脖子靠在牆邊:秋風好冷,要凍死狗子了。 宋風晚回房之後,心緒難平,獨屬於傅沉的氣息似乎還在周圍。

無孔不入,揮之不去。

這人長得太好看,真是一種罪過,做什麼都讓人覺得賞心悅目,就連……

她伸手撫摸被他觸碰過的皮膚,好像還有電流在簌簌跳動著,帶著點灼人的熱度。

之前只是覺得心慌,現在沉下心,那種生澀悸動的感覺反而被循環放大,心臟都要跳到嗓子眼了。

簡直要命……

宋風晚拿出一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擬》,轉移注意力。

**

第二天一早,宋風晚照常起床準備去學校。

通常這個點傅沉都在小書房,除非她去找他,否則兩人早上是碰不到面的,可是今天他卻坐在客廳,對面站著兩個她並沒見過的男人。

「早啊。」年叔笑著招呼她,「今天早飯是雞湯麵。」

「嗯。」宋風晚抿嘴笑著,「三爺早。」

傅沉正低頭看東西,聽著動靜沖她點了下頭,又繼續看文件。

反而是站在他面前的兩個人,不動聲色得打量著宋風晚。

這二人穿得一黑一白,一個模樣粗獷,線條張狂,面色寒沉,另一個卻輪廓精緻,儒氣斯文,嘴角含笑。

「這次的事處理得還可以。」傅沉翻著文件,「你倆辛苦了。」

「應該的。」白衣男人笑起來,那雙狐狸眼,狡黠無害。

「還有點事要交代你們,去書房吧。」傅沉說著起身上樓,兩人亦步亦趨跟著,分明不是一類人,站在一起卻分外和諧。

年叔看宋風晚一臉好奇,開口解釋,「他們兩個跟了三爺十幾年,幫他打理公司和其他事務,三爺平時不愛露面,許多事都是他們出面處理。」

「嗯。」宋風晚低頭攪拌著麵條,這也是為什麼她之前和傅聿修訂婚,都沒見過傅沉的原因。

因為報紙雜誌都很難拍到他的正面照。

「黑衣服的叫千江,你別看他冷這個臉、長得糙,其實人不錯,白衣服的叫十方,那傢伙才是一肚子壞水。」年叔打趣道。

宋風晚悶笑著點頭,看得出來白衣服的是個典型的笑面狐狸。

而此刻樓上的兩人正等著傅沉交代事情。

二人一進門,就看到傅沉書桌一側放著一套模擬卷,還有兩隻粉色中性筆,就連沙發上都有一個女生用的暖色抱枕。

十方伸手戳了戳身邊的人,「老江,難怪家裡那群小崽子上躥下跳,三爺這還真的是有情況啊。」

身邊的人冷著臉,不為所動。

某人繼續戳,「三爺開竅是好事,他把精力集中在別人身上,最起碼沒閑工夫瞎折騰我們。」

「就是那丫頭太小,怕是我們還得熬兩年。」

……

那人戳上癮了,黑衣男人終於皺了下眉,偏頭瞪了他一眼。

話癆聒噪,簡直煩人!

「不戳了還不成?」十方雙手一攤。

沉默面癱,毫無情趣!

「你倆再暗戳戳的搞小動作,就給我去遛狗。」傅沉壓著嗓子,剛下飛機,倒是有精神。

兩人立刻垂眸不再說話。

媽的,傅心漢那條狗,脾氣那麼大,高冷認生,誰特么願意遛它啊!

**

另一邊

宋風晚照舊去學校上課,程天一在出事之前就好幾天沒上學,大家對此已經習以為常。

而今天她剛坐到位置上,就聽到後面幾個女生在小聲嘀咕。

「……肯定是出大事了,具體的我爸沒說,不過他和我媽去醫院看了,傷得很嚴重。」

「要是放在以前,程家早就炸開了,這次居然悶聲吃虧?怕是惹到人了。」

「聽說他姐今天給他辦休學,傷好就送出國。」

……

宋風晚默默拿出書本溫習功課,她本來覺得傅沉出手太重,對程天一還心存愧疚。

後來到了派出所,才知道他年紀不大,卻是個慣犯,犯過不少事,也糟蹋過一些好姑娘,對他也沒什麼歉疚了。

要不是他那晚對自己心存歹念,也不至於被打成那樣。

中午放學,她照舊去完食堂準備到畫室。

剛走出校門,就被人攔住了去路。

那人穿著鐵灰色西服,戴著墨鏡,「宋小姐,打擾兩分鐘,我們小姐想和你聊兩句。」

宋風晚抓緊肩上的畫夾,「你們小姐……」

「這是她的名片。」那人將一張黑白名片遞給她,【京城日報主編:程嵐】,姓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