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83 Views

“哎,只是讚揚你而已,用的着殺人嗎?”宋德華不知道自己說錯什麼,他也是剛剛纔發現眼前的女殺手其實也挺動人,難道說一句要殺人?

Written by
banner

咻咻咻……

財務經理全力出手,完全沒有留情的意思,一來到宋德華的身前就連連刺殺。戰鬥,一秒定生死,所以她不能留情。

只是無論她怎麼攻擊都被眼前的青年輕鬆躲開,這讓財務經理在惱怒的時候多了份平靜。被怒氣矇蔽的殺手已經不是合格的殺手,多年的經驗讓她意識到這一點,所以她很快平復了自己的躁動,而手中的攻擊依舊給力刺向宋德華。

左閃右避,宋德華依舊輕鬆躲開了財務經理的攻擊,女人畢竟是女人,攻擊凌厲但依舊是在速度上慢了少許,起碼宋德華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她刺向自己的軌跡並預測自己下一步該如何面對。

咻咻!

伴連兩聲極限刺招,財務經理突然跳開向後三米外開去,因爲她已經意識到自己無論怎麼攻擊今天都不能把宋德華怎麼樣,如其浪費精力不如退到一邊策劃下一部該如何。

“沒了?我可以繼續講故事?”宋德華見財務經理閃身開去,知道對方已經意識到她和自己的差別。如果明知道送死都還去送死,那麼這個人就絕對不是聰明人。但現在宋德華可以證明眼前的財務經理是聰明的。

“帥哥,我發覺我還是聽你講故事的好,不過……”財務經理一改原本的凝重和冰冷,現在卻是嫵媚萬分的看着宋德華,頻送秋波。

“不過什麼?”和殺手在一起就得鬥智鬥謀,現在一看財務經理的模樣宋德華就知道沒好事,又是美色誘惑。

“不如我們去開房?故事開房可沒意思。”財務經理職業裝是低領的,此時她說話的時候不忘記將領子瞥開少許,露出一片白。

“好哇,不過得讓我和你們董事見上一面再說,有人要殺我呢,我總該知道誰要殺我。”宋德華愉快道,眼睛不忘在財務經理身上掃描幾眼,美女誰不喜歡,尤其是成熟丰韻的美女。

“董事有什麼好的,不如我們先去開房嘛。”財務經理慢慢走向宋德華,深情看着宋德華。

宋德華站着不動,這個時候能有什麼好事,宋德華用腳趾都能想到。但宋德華是男人,男人面對一個極其危險的女人都不會拒絕對方投懷送抱。只是看自己最後怎麼征服就是了,而宋德華完全能清楚知道眼前美女的下一步,肯定是出手。

轟!

果然和宋德華現象的一樣,財務經理還是出手了。只不過財務經理揮出的拳頭沒能打在宋德華的身上,而是被宋德華用手牢牢拿住,並且,宋德華正得意看着她。

“別這樣嘛,人家也只是給點驚喜給你。”財務經理臉上看不出一點驚慌,反而嘻笑的看着宋德華,然後身子一軟居然直接倒在宋德華的懷裏。

溫柔入體,香味襲身。頓時在宋德華的胸前傳來財務經理那溫柔體貼的撫摩,此時的財務經理那裏還是殺手,完全是一個溫柔可人的女人。

“不玩了?”宋德華輕笑看着懷裏的女人。

“玩什麼嘛,人家要做你的女人,等你和我開房去。”財務經理說到這裏臉上頓時紅潤,情亂迷人。

“好哇。”宋德華依舊笑看懷裏美女,感受着她那不安分的手在自己身上隨意遊走。如果她不是殺手將是一個能死死捉住男人心的女人,因爲她很會挑逗男人,就如現在一般,時而溫柔時而嬌。

陡然,在財務經理的手中又莫名的變化出一把匕首,閃着鋒利光芒的匕首直接出現在她正撫摩的宋德華脖子上,匕首貼肉。

宋德華沒有絲毫驚慌失措,依舊保持原來的微笑看着眼前這個善變的女人,依舊看着財務經理那玩耍一般調皮的微笑。

“你叫什麼名字?總不能等下我們開房了還不知道你名字吧?”宋德華問道,絲毫不在意匕首那冰冷傳遞在他全身。

財務經理抿嘴一笑道:“叫奴家安麗就可以了。”

“安麗呀,現在去開房?”宋德華低頭的時候居然能看到懷裏美女那撇開的領子裏的深勾,這一發現將宋德華牢牢吸引住了,他就這樣不斷的向裏面看去,希望能看到所有男人都想看到的東西。

“深夜纔好呢,最好沒有月亮,天最黑的時候,這樣去開房最是浪漫了。”安麗已經知道宋德華在看着自己的胸前,不忘估計抖幾下好把領子再抖開。

眼前的青年已經在她手上,只要她願意,匕首一帶過,眼前的青年必然死去。安麗現在只不過是爲了滿足下宋德華而已,畢竟對方也是貪婪自己的美色才被自己用匕首架住了,死就讓對方做個色死鬼吧。

“黑色的,真有誘惑性。”宋德華看的是鼻血直衝,腦門也是一片熱血。白皙的讓宋德華真心忍不住想摸幾下,當看清楚裏面是黑色罩的時候更是有股邪火從下往上衝來。

“黑色的還不是你的,我還有個地方也是黑色的呢,要看不?”安麗嬌笑,眼前的青年身手很好,但可惜不是他們的人。現在安麗在嘗試着要不要把對方拉攏到殺手團來,畢竟一個身手好的人是很難找的,培訓至少也得從小開始培訓,沒個十年二十年不成。

“要,當然要看!”不用安麗講,宋德華都想直接拔下來看了,懷裏的女人真是個尤物,性感又會挑逗,這樣的女人絕對是極品。

“只要做我的男人,那我全身上下不都是你的了?”安麗繼續挑逗,在美色面前,男人的智商爲零。

“我是男人,我喜歡征服女人,可不喜歡自己做女人的男人。”宋德華伸手向安麗的胸前摸去。

“是嗎?”安麗覺得可笑,現在自己的匕首正架對方脖子上,他居然還說喜歡征服女人,真是可笑。“你覺得你行?”安麗繼續笑道。

宋德華動了,在安麗笑的那一刻直接翻手過去,按住安麗的手然後一擡一抖。

“啊!”安麗失聲驚叫。

安麗手上的匕首直接拋飛出去,接着宋德華強行將安麗拉在懷中欣賞起來。安麗此時滿臉通紅,掙扎不得。

“你就乖乖等我開房吧,現在我得找出要殺我的人是誰。”宋德華嘻笑,接着把安麗直接按倒放在一邊,站起身子向董事長辦公室走去。

“你……”安麗的話到一半就說不下去了,因爲她沒辦法阻止宋德華向辦公室走去,所以她除了開口也沒辦法再做些什麼,只能站在一邊看着宋德華繼續走去。

宋德華還沒走到辦公室,那門卻自動打開了,只見從裏面走出一個黑色長髮女人,同樣漂亮的出衆,脫俗清新。

“想不到我們也有做虧本生意的時候。”劉月月出來後眼勾勾看着宋德華,仔細打量起來。不帥不高不霸氣,可是眼前的青年卻是把自己的成員全部打敗並站在自己面前,毫髮未傷。

“這是因爲你們接了不該接的生意。說吧,僱主。” 重穿農家種好 宋德華挑了挑指甲再看向劉月月,確實是個美胚子。

“你知道,行規。”劉月月帶笑,出賣僱主信息代表他們黑月殺手團以後再也不用開了。

“殺我的女殺手呢?”宋德華好奇的向裏面眺望,既然對方現在不肯透露信息,宋德華只好慢慢來。越是在意的就裝做越不在意,這樣才能更容易獲得自己想要的信息。

“任務失敗,死了。這是金牌a級任務,失敗了就只能死了。”劉月月說這話的時候沒有半點感情。

“最毒婦人心。”宋德華輕笑,瞥眼看向劉月月。

“生存而已,人,要生下來活下去,必要的手段而已。” “你確定不打算告訴我僱主是誰?”宋德華現在突然感覺自己很沒意思,在來之前他就應該知道殺手團裏都是美女,而且也應該知道她們殺手都不會出賣僱主信息,即便自己殺死也一樣。所以現在宋德華感覺自己不會殺死對方,即便殺死了也得不到任何信息。

“是的。” 我這穿越有點怪 劉月月微笑,死也不說。

躊躇少許,宋德華擡頭:“那好,我帶安麗去開房了,至於僱主是誰,我會知道的。”

宋德華要想獲得僱主信息不是不可能,只是需要花費點時間而已。現在既然不能繼續逼問,那麼宋德華也沒必要繼續逗留。

“隨便,只要你不介意你身邊的女人會隨時殺了你。”劉月月依舊微笑,但話裏的意思很明白,無非在警告宋德華,安麗是她殺手團裏的殺手,如果要強行帶走,那就要小心自己找死了。

“我喜歡征服女人,從今天開始。所以我看上的女人是兔子,不嗜血。”宋德華淡笑,開房後,壓過身,那就是自己的女人,那裏還輪到她放肆。

“呵呵……”劉月月笑了,笑宋德華的自大,不過眼光裏卻是多了幾分欣賞,有勇氣和強悍的男人都值得去欣賞。

“我……”安麗突然開口,現在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她希望劉月月能阻止宋德華,因爲她知道自己在宋德華面前正的無法反抗,一點餘地也沒有。

“去吧。”劉月月說完這句話重新回到自己辦公室,然後關起了門。

“走吧,親。”宋德華瀟灑回頭,現在他要領着女人去開房。

安麗並沒立刻跟着宋德華離開,而是看着那緊閉的門。安麗曾經也希望離開殺手這個行業,做一個普通的人。因爲她已經厭倦了那生死間,也厭倦了疲與奔命的生活。但這個念頭從過去到現在都一直被埋藏在心裏。在她想來這是不可能的事,只是她從沒想過真的有一天能實現。

此刻看着那緊閉的門突然內心惆悵萬分。劉月月讓眼前的青年帶自己走就意味着自己有兩條路,一是殺了對方然後回到殺手團,第二就是殺不死對方就永遠陪在對方身邊,而從那個時候開始,自己就只是普通女人,不再是殺手。

曾經劉月月也和她們說過,只有遇見比自己強大的人才可以依託,因爲她們是殺手,每一個人手裏都染了血,自己的另一半是普通人只會害了對方,只有選擇一個強大的人,自己才能安全安靜繼續生活下去。

“還不走嗎?”宋德華突然回頭,注視着安麗,從她眼裏,宋德華看到了女人都有的感性。

“走就走,誰怕誰!”安麗回頭,再次冷漠無情道。反正她是不會放棄殺宋德華的機會,不管如何,如果自己能順利將宋德華殺了,那也就證明對方沒有資格成爲自己的男人。

“切。”宋德華不屑鄙視,向外走去。

見宋德華走遠,高慕最後也跟了上去,不知道是爲了什麼,但心理卻留着期待,這種感覺彷彿把她帶回了過去無慮的年代。

“老闆,她是?”高慕剛好徘徊在路口,她是後面追來的,只不過宋德華走的太快,她卻是掉隊了。此時見宋德華從自己眼前出現並且在他身後還跟着一個不比自己差的女人頓時疑惑。

“戰利品。”宋德華微笑,今天豔福不潛呀,有了個漂亮的女僕又多了個小女人,以後不怕沒機會開房了。

“厄……”高慕無語了,怎麼又多個女的?該不會又是女僕吧?和自己爭寵嗎?莫名的高慕多了絲絲妒忌,這太不厚道了。

安麗似乎也意識到這一點,此時也帶着有色眼睛看着高慕,她同樣感覺到了危險,原本以爲自己可能會成爲宋德華的女人的安麗知道,有能力的男人身邊就是不缺女人,而自己又是第幾個呢?

“閃開,全部閃開!”正當宋德華也感覺到兩個女人的火藥味時道路的對面卻是傳來急觸的聲音。卻見三個青年正向宋德華面前衝來,而在他們背後還有一個青年在追着他們。

三個青年異常的恐懼,因爲他們已經有六名兄弟已經被身後的那個青年殺死,太厲害了,那青年的厲害和恐怖讓他們三人不得不用出吃奶的力氣奔跑逃命。

“恩?是他?”宋德華正眼看去,一眼就認出了那追着三人的青年正是陳都善,不過此時的陳都善身上卻是散發着一個股令宋德華很不喜歡的味道,殺戮。

並且,現在的陳都善一點也不像過去的那個,完全變了個人似的!

“閃開呀!”三名青年已經來到宋德華四米遠的地方,可是宋德華和他的兩個女人依舊站在那裏絲毫沒有閃避的樣子,這讓三名青年大急,眼見要撞上了三人只好想向另一邊奪路,只不過身子剛準備轉身向右,卻見剛剛擋着自己路的青年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右轉並來到了他們的身前,接着三人眼前一黑卻是被這人直接一拳砸暈。

“小樣!”宋德華拍了拍手,將眼前三個逃命的傢伙放倒很簡單,一根指頭也夠了。

“爲什麼?”陳都善已經追了過來,望了望地上的三人然後對着宋德華道。

之前看到宋德華的時候他也微微一愣,他想不到還能見到這個人!

“陳都善,上次的事情不是我本人想這樣,算一這次算是幫你一個忙化解我們過去的一些誤會……”這件事宋德華一直放在心上,不吐不快。這次再見陳都善,雖然感覺到陳都善變化了,但宋德華還是要把自己沒去找他的原因說出來,有些東西不說則永遠不知道那是誤會。

當初是向鳳蓮在挑撥離間,而宋德華也是一時氣氛然後讓他丟了工作。如今能再見也算是緣分,所以宋德華樂意將這一段事情化解掉。

但是宋德華話剛講到這裏卻見陳都善舉起了手,示意宋德華不用講下去了。

“我都忘了。”陳都善完全沒有了過去那遲鈍和愚蠢的一面,身上也少了愚昧的樣子變的精明能幹。

此時陳都善給宋德華的感覺就是冷漠和殺戮,似乎在他的身上發生了不少事情,而他在這些事情中經歷已經面對後卻是成長不少,只是這種成長卻不是好事。

一個人從原本的碌碌無爲和愚蠢變的精明能幹如經過魔鬼訓練一般。背後到底代表什麼,宋德華一時也想不出來。

“抱歉。”宋德華沒有多說話,他知道眼前的陳都善已經不是過去的陳都善。他和陳都善之間也不可能會是朋友了,即便自己再解釋也是多餘的。

“我來執行任務,人我帶走了。”陳都善眼中看不到一絲感情,而是直接面對着宋德華道。說完直接伏下身子將三人一個扛兩個夾,三個青年瞬間被他拿在手中轉身向後走去。

“老闆?”高慕從陳都善身上感覺到了一種危險,她很奇怪宋德華爲什麼會認識這種人。

宋德華凝視看着陳都善消失在人羣中,腦子卻不斷思考是什麼讓陳都善變成今天這幅模樣,對於身後高慕的詢問卻是不聞不問。

“走吧。”呆滯少許後宋德華轉身招呼他們跟上。

現在的陳都善不像經理,倒像是個戰士。力量也不小,能將三個成年人扛起。可是,宋德華內心可沒覺得是好事呀……

宋德華在前,高慕和安麗在後,一行三人就這樣向人羣裏走去,淹沒其中。

“都解決了?”陳都善走過人羣后閃身來到一條小巷裏,轉折幾個彎後來到一名嬌豔美女身前停了下來。

“恩,最後三個了。”陳都善將三名青年丟在地上,眼中卻是閃過一道緩色。

“殺了,埋在亂山崗。”美豔少女從包裏拿出香菸點了起來,深吸一口慢慢吐着菸圈淡淡道。

“是!”陳都善沒有半點猶豫,眼前女人的話就是命令,只要是她說的話陳都善都會無條件執行。這是陳都善活着唯一目的,失去她,也許自己從此也將消失在這個多彩卻充滿黑暗的世界裏。

“都善,辛苦你了。”美女突然幽聲道,樣子楚楚動人。

陳都善原本剛毅的臉上多了份感動,做了那麼多,這是女人第一次這樣和自己說話,不過有這句話他就滿足了,即便再苦再累也值得。

“什麼時候你能再強大點呢?殺了那混蛋的親信,很快我就可以掌握大權了,到時候我一定讓你做幫會的第二大哥。”女人用手撫摩陳都善的臉,接着突然變的寒冷淡淡道。

這三天已經將那混蛋身邊值得相信的人殺的差不多了,很快她就可以完全接手那混蛋的幫會,只要有勢力有人,那麼自己要報仇也變的簡單。所有得罪她的人也死的差不多了,惟獨還有一個人活的瀟灑無比,剛剛她已經看到了他了,在他身邊還有兩個女人,每一個都比過去的自己還漂亮。

當第一眼看到那個人的時候,女人恨不得立刻撲上去殺了。只要看到他女人就會想到過去的一幕幕,咖啡廳和自己的母親,還有被父親趕了出去,接着成了任人唾罵的賤女人。 但現在不同了,女人已經漸漸擁有自己的勢力,很快她就可以報仇了,而且在她身邊還有陳都善,這個可以爲女人付出一切的傻男人。

高慕走在寵物醫院的時候異常恐懼,見識到無數的牧羊犬後高慕發覺自己已經得了恐懼症,現在無時不在提防四周突然會竄出一隻碩大的牧羊犬。

對比起高慕的畏懼和慌張,安麗倒是走的自然自在,當看向高慕的時候臉上自然多了一道不屑。這樣的貨色美女和不是自己的對手,安麗得瑟想道。

“哇,好多可愛的動物!”當安麗看到神宮裏面暫放的一些貓貓狗狗什麼的時候頓時失聲尖叫。這是她一路來唯一開口說話,因爲眼前的動物吸引了她。

“女人果然是愛心氾濫。”宋德華看到這裏低聲道。

此刻神宮正爲一隻烏龜治療,見到宋德華他們進來的時候顯得詫異。小朵才離開不久,宋德華怎麼又帶了兩個女人過來?

別說,她還真看不出宋德華的本性如此風流。

“鄉巴佬!”高慕鄙視,一些動物而已,自己看到的時候都沒這麼誇張。

“你纔是!”安麗可不會視弱,直接回擊。

“哎。”宋德華煩惱,原來女人多了還是有壞處的,這下自己的耳朵就不清淨了。

“神宮,貝西呢?”宋德華實在不想一路聽兩個女人再爭吵下去,從開始他就感覺到的火藥味終於是要爆發了,不過宋德華很聰明,會用貝西做擋箭牌。

要說宋德華的祕密自然多的不行,比喻和貝西交流等等。這些屬於魂魄類的事情宋德華能輕而易舉的辦到。只不過,按照正常來講,這些祕密是不能說出的。

“外面吧……”神宮忙起來的時候根本就顧慮不到貝西,於是道。

宋德華也簡單,轉身走人,任由兩個女人爭吵。女人打架男人插手就要完蛋了,偏心任何一個人都要得罪另一個人!

“兩位喝茶。”神宮再忙也不會忘記招呼這兩個客人,所以在宋德華走後轉身泡茶並且端了上來。

“謝謝。”高慕和安麗同時答謝並舉起杯子喝了起來。

“這有什麼?你們坐着,我還有事。”神宮鬆了口氣,繼續去幫助小動物治療。

宋德華現在在寵物醫院外看着排隊等待治療動物的人,同時內心倒苦水。

這女人多了也不好,正在鬱悶怎麼處理的時候他的手機卻響了,電話號碼是陌生的,不過現在宋德華渴望離開這裏也就毫不猶豫的接通了。

“喂,米西米西?”宋德華糾結呀。

“宋德華,我這裏有點小麻煩,你能過來嗎?”一聽聲音宋德華就知道電話那頭是誰了,正是陶媛。

“好,地點。”別說宋德華現在正愁着往外面闖,就是宋德華忙的不可開交他都會爽快答應,張小雅的事就是他的事。

很快陶媛把地點告訴了宋德華,接着宋德華掛了電話向外走去。

但讓宋德華萬萬想不到的是當他剛因爲離開而得意笑着回頭的時候卻看見了宋德華最頭痛的女人,兩個女人。

高慕和安麗正叉腰站在寵物醫院外盯着宋德華看,兩人現在就如兩姐妹一般,一臉怒氣看着宋德華,似乎她們早就知道了宋德華的下一步,早早就在等着他了。

“啊,天氣真好。”宋德華很奇怪爲什麼她們兩人會知道自己要走,不過瞬間他就醒悟過來,連忙用手在自己的衣服摸索起來。

“真的是……”在宋德華的衣服右下角處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掛了個很小的僞裝竊聽器,和衣服一樣的顏色,如紙張一般貼在衣服上。這叫高科僞裝竊聽器,高級特工纔有的東西,宋德華卻想不到居然在自己身上會有這樣的好東西。

若不是宋德華意識到自己身上被人做了手腳也不會知道自己身上有竊聽器一類的東西,現在宋德華手裏捏着高科僞裝竊聽器無奈搖頭,在女人面前自己還是大意了。不過這種高級特工纔有的東西也的確讓人防不勝防。

“老闆,你這是要去那裏呢?”高慕有些得意的從宋德華手裏奪過竊聽器,然後把它藏在自己的頭髮裏,接着那原本和宋德華衣服一般顏色的竊聽器又轉變成頭髮的烏黑隱去不見,仔細看則還在那頭髮上貼緊,只不過很難發現。

現在宋德華知道這個竊聽器怎麼會出現在自己身上了,高慕在一路來的時候沒少擺弄自己的頭髮,而竊聽器在頭髮裏。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高慕就已經將那竊聽器貼在了自己衣服上,只是宋德華一直沒發覺而已。

“你怎麼會有這種竊聽器?”在宋德華印象裏高慕可沒這個實力,即便財大氣粗也不一定會有高級特工的這種高科僞裝竊聽器。這是國家高級特工使用的東西,在正常人生活中極少出現。

高慕詭祕一笑道:“我沒告訴過你我有個未婚夫是國家特工?”

宋德華聽後眼睛一翻,白了。現在宋德華後悔了,早知道高慕這混蛋有未婚夫他就不收她爲女僕了,攤上國家級特工就意味着攤上大事了。

“怕了?”高慕居然有些得意,其實她那裏來的未婚夫?這個只不過是在以前的一個對手身上偷來的,至於對方是怎麼得到這個東西高慕就不清楚了。

玄塵道途 “切!”宋德華又一翻白眼,說自己怕宋德華還真沒怕過誰,過國家特工又怎麼樣?身手上宋德華可以肯定即便國家特工也少有人是宋德華對手,不過他們的一切儀器什麼倒是很先進,讓宋德華感覺有些棘手。

“老闆,我們該去那裏?”安麗突然也湊前過來,擠在宋德華和高慕之間,直插。並且臉上盡是嫵媚輕笑,對着宋德華一句嗲聲老闆讓宋德華全身起疙瘩。

宋德華現在知道,惹上兩個心計十足的女人後果會是如何了。現在想來還是張小雅和小朵這些平凡女人才好,安靜,乖巧。而現在眼前的這兩個女人雖然瘋狂,刺激,但宋德華知道自己不得不忍了。

“得了,我的小姐們,跟着就好了。”宋德華現在才知道自己爲了刺激而找高慕當女僕是錯的,把安麗帶回家也是錯的。

“哼!”高慕和安麗冷哼,跟在宋德華後面冷如冰孀。

見到陶媛的時候她正一個人焦急的在來回走着,謝文雙出事了。剛剛謝文雙突然打電話給陶媛,說是讓他要躲一段時間,說完不等陶媛詢問他那邊就匆匆掛了電話。

陶媛不知道爲什麼謝文雙突然會這樣,並且那麼匆匆忙忙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謝文雙肯定出事了!!

接到電話後陶媛嘗試回撥,但電話那頭傳來手機關機的聲音。這讓陶媛焦急萬分,最後只能打電話給宋德華,除了宋德華她沒有任何人可以相信的了。

“怎麼了?”宋德華來到陶媛的身邊一臉關切。

“宋德華,文雙出事了。”陶媛見到宋德華的時候一臉激動,眼中帶着淚花直接撲在宋德華的懷裏輕聲哭泣。

高慕和安麗對望一眼,現在她們的“敵人”又增加一個。不過兩人並沒太在意,其實兩人都清楚,她們兩個都不算是宋德華的女人,只不過兩人都在宋德華手裏失敗過,當接觸過宋德華後知道宋德華的爲人,兩人只是想好好報復下宋德華而已。實際上她們都很尊重宋德華,就如現在兩人只是乖乖站在一邊,眼睛留意着四周,保護宋德華和他懷裏的女人。

“到底怎麼回事?”宋德華不明所以,陶媛一直很堅強,宋德華卻想不到有什麼事會讓她露出軟弱的一面。

聽到宋德華的話後陶媛擡頭,擦拭眼淚後便講剛剛謝文雙打電話來的事說了出來。

“恩?”宋德華聽後陷入沉默。這事情需要慢慢查才能知道了……

“怎麼辦?”陶媛焦急,如果宋德華都沒有辦法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