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368 Views

「你不但關了攝像機,你還關了門呢。」林雄壯依稀發現了什麼,他補充了一句。

Written by
banner

樂天剛要開口。

「砰!」

一隻拳頭就重重的砸在自己的右眼上。

「我靠!你特么是瘋了吧?」樂天暴起,竄起來瞪著蘇紫萱。

「我就是瘋了!你個王八蛋……老娘才是隊長!老娘想問什麼就問什麼!你只是老娘花錢請回來的顧問!你特么敢管老娘的事情?」

蘇紫萱徹底爆發了自己的本性,林雄壯麵色大變的看著這個女人,又看了看被暴揍的樂天,不由得吸了口冷氣。

樂天極力的抵擋,可是這女人是練過的,自己的武力值又不是很高,除了挨揍幾乎沒有別的辦法。

「呼……」蘇紫萱終於停了手,她暢快的吐了口氣。

警局規定不能打嫌疑人,但是沒說不能打自己的朋友啊!再說了……朋友之間打打鬧鬧也不能算打架啊。

樂天捂著臉趴在桌子上,這個女人……打人不打臉啊!

「打的爽吧?」林雄壯問了一句。

「太爽了!」蘇紫萱回答。

「恩,這貨就是欠揍!嘴賤!」林雄壯附和了一句。

見識了蘇紫萱的暴力,林雄壯也老實了許多。

「好了,熱身結束,我們繼續……」蘇紫萱哼了一聲,再次坐了下來。 眼看殤就要被樺柑的能力擊敗之際,幾根冰錐拔地而起,直刺入樺柑腿內。

痛苦讓樺柑放輕了施加在殤身上的力量,她瞥了一眼扎在腿上的冰錐,用能力將冰錐敲碎,並後退一步,略微蜷起受傷的腿,以維持站立的姿勢。

襲擊樺柑的人正是凝雪,她現已恢復意識,並選擇幫助自己的同伴。雖然凝雪知道殤那黑暗的出身,但她在同伴和同族之間,還是選擇了前者。

「你不該幫人類!」

樺柑瞪了凝雪一眼,然後示意自己的同伴去應對凝雪。

而凝雪看著朝自己攻來的一眾異類,微微一笑,接著就用能力,降下幾座冰牆,困住了那些異類。然後,凝雪就後退幾步,進一步拉開和樺柑之間的距離,並使用了自己引以為傲的能力,凍結了樺柑周圍的地面,讓樺柑無處可躲。

由於樺柑初次遇到凝雪時,凝雪已被千枚擊昏,所以她未曾見識過凝雪的能力。也是因為如此,樺柑才一愣,她沒想到凝雪的能力也如此之強。不過,樺柑很快就回過神來,因為她想到,凝雪之前曾被千枚擊敗,而這也就意味著,凝雪的能力必然存在顯而易見的弱點。

『是近戰嗎?』

樺柑看著身形纖弱的凝雪,她很快就想到了這一點。而她眼見地上的冰即將凍結自己的雙腿,就快速用能力將地上的冰擊碎。

「過來吧!」

在想到凝雪的弱點后,樺柑隨即就用能力引凝雪來自己身邊。

就在樺柑分心應對凝雪時,原本施加在殤身上的力量也減輕了許多,而這給了殤可乘之機。儘管殤也累了,但他不會放過這次機會,他再次拼盡全力掙脫了樺柑的控制。

可殤在掙脫樺柑的控制之後,卻猶豫了。殤能感覺到,眼下是擊敗樺柑的好機會,但同樣也是抽身離開的絕佳時機。當然,好戰的殤並沒猶豫太久,不到一秒的時間裡,他就做出了決定。

「這還不是我的極限。」

殤沒在猶豫下去,而是趁著樺柑牽制凝雪之際,對樺柑發起了猛攻。

『那傢伙到底怎麼回事?!』

殤的攻擊亂了樺柑的陣腳,殤和凝雪都是她需要盡全力應對的敵人,而她卻沒辦法做到同時對付兩人。若只對付其中一人,另一人就必將傷到她。

樺柑沒有選擇,她只能做好受傷的準備,並使出全部力量,用能力阻擋殤和凝雪兩人的攻擊。

樺柑有效阻擋了凝雪的能力,卻疏忽了殤的攻勢。而殤在凝雪的配合下,終於碰到了樺柑,他出拳命中樺柑的腹部,將樺柑打退至幾米之外。

這一拳讓樺柑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她在深吸幾口氣之後,才忍住了呼之欲出的痛感。樺柑意識到,如果這樣下去,自己可能會敗給這兩人。可樺柑不甘心失敗,因為她有最後一張底牌,只是打了這張牌后,她也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就在樺柑思考要不要用最後手段時,塔可站了起來。 林雄壯獃獃的看著蘇紫萱,蘇紫萱看了看林雄壯又看了看一直低著頭的樂天。

「喂!你剛剛不是要問什麼嗎?問啊!」蘇紫萱碰了一下樂天。

「我沒什麼好問的了。」樂天嘟囔著說道。

這傻女人有一拳打在了自己的鼻子上,那股子酸痛勁還沒過去呢,樂天哪能抬頭?讓人看自己淚流滿面的樣子?

他還要臉呢……

蘇紫萱撇了撇嘴,這貨還和自己鬧脾氣?

「你說!」她指著林雄壯。

「啊?說什麼?」林雄壯看著蘇紫萱。

這女人在他的眼裡危險程度急劇上升。

「接著剛剛的說!周曉梅離開之後又有誰進來了?」蘇紫萱哼了一聲。

「唔……後面進來的那個人我沒見到他的樣子,不過我聽到有人進來的聲音,當時李大富正壓在我的身上……他的表情看起來非常的惱怒!」林雄壯說到這看了看蘇紫萱的反應。

「我說……和男人發生那種事真的有感覺?」蘇紫萱又開始轉移話題了。

林雄壯無奈的嘆了口氣,他只能快速地適應蘇紫萱的問話方式。

「李大富無能這事……你們不知道吧?我們怎麼可能真的做什麼?」他簡單的解釋了一句。

「可是我們在那張休息室的床上發現了一些痕迹……」蘇紫萱這次沒跑題,依舊順著這條線索問了下去。

「那是李大富留下的,他根本就不是個男人,不過他也能進行自我壓榨……」林雄壯說道。

蘇紫萱腦補了一下,兩個男人疊羅漢,其中一個還是個太監……

這個太監不能人道,但是卻能自我壓榨……

她不由得打了個冷戰,好像有一點噁心的感覺。

樂天終於抬起頭來了,他用手在臉上抹了一把。

「這個人應該是吳雄!你繼續說……」他開口。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這男人好像有點慘……兩隻大大的熊貓眼,鼻子上還掛了一溜鼻血!

她有點不自然的收回目光,在口袋裡拿了一包紙巾遞了過去。

樂天看了看,沒接。

蘇紫萱挑了挑眉,又收了回去。

「後面……就沒人了,至少在我離開之前是沒人的,我離開的時候,李大富剛剛用意念壓榨了自己,正在休息室休息呢!所以如果你們想在我身上找到李大富死亡的原因……你們是不用想了。」林雄壯淡淡的說道。

樂天點點頭,好像對這個結果很滿意。

「不過我還可以給你們提供一點點線索,我在下樓的時候……再次碰到了那個保安!」林雄壯說道。

蘇紫萱一愣,難道那個保安去了李大富的辦公室兩次?

「再說了……李大富是跳樓,你們怎麼能證明他不是自殺?如果你們把李大富的案子定性為自殺,你們警察不是輕鬆了許多?」林雄壯無不引誘地說道。

「放屁!老娘自從穿上這一身警服就沒有過這樣的打算!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想糊弄我那是做夢!」蘇紫萱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林雄壯張了張嘴,無奈的閉上了嘴巴。

蘇紫萱打開了審訊室的門,吩咐人將林雄壯帶走!

「你答應我了!」林雄壯看著樂天。

樂天挑了挑眉,將手上的小瓶子放進林雄壯的口袋。

林雄壯這才被帶走了。

「幹嘛這麼看著我?」樂天一回頭就看到蘇紫萱看著自己。

「關門!」蘇紫萱說道。

樂天挑了挑眉,這女人又發什麼瘋?他回身把門關上。

「這個案子如果不是你……早就結案了!我把這個案子定性為他殺,完全是因為李大富去過你的心理診所算過命這一點!完全是基於你一個人的說法!現在我有一個疑問,是不是你的選擇是錯誤的!」蘇紫萱看著樂天。

樂天沉默,這個可能也不是沒有。

「我還有很多別的案子,為了一個跳樓案我實在沒有更多的精力浪費!所以……我再給我們一天的時間!明天……如果明天還不能找到確實的證據,這個案子就會結案!」蘇紫萱說道。

樂天把自己的腦袋湊到蘇紫萱的面前。

「謝謝!」他說道。

蘇紫萱一愣,不明白這是為什麼。

「我認為兇手無非在幾個人之間!」樂天說道。

「誰?」蘇紫萱問。

「周曉梅!吳雄!林雄壯!還有那個保安!我認為這四個人有一個人一定再次返回過李大富的辦公室!目前那個保安嫌疑最大!」樂天慢慢的說道。

蘇紫萱沒說話,因為目前可以確定的嫌疑人也只有這些。

「去看看那個保安?」她站起身。

樂天點點頭。

兩個人剛剛往外走,蘇紫萱突然停下腳步,她拿出紙巾給樂天擦了擦鼻血。

「以後能不能別打我?」樂天問。

「是你自己找揍的。」蘇紫萱哼了一聲。

「即使要打能不能別打臉?」樂天商量。

「可以!」蘇紫萱點點頭。

「我能不能看看你的手?」樂天又問。

蘇紫萱抬起頭,這傢伙個子倒是蠻高的,可惜是個菜瓜……

「你又想找揍?」她問道。

「我給你看看姻緣!」樂天說道。

「切!」蘇紫萱哼了一聲。

「花不了多少時間,你就不想看看將來哪個男人那麼倒霉碰上你?」樂天看著蘇紫萱。

「砰!」

又是一記直拳打在樂天的肚子上,樂天渾身一顫,他低下頭看了看,這女人陰毒啊……

就差那麼一點點,這女人就要打到自己的下三路去了!

「咕咚!」樂天咽了口口水。

他感覺自己依稀開啟了面前這個女人被關在心裡的那頭猛獸的籠子……

兩個人走出了審訊室,在走出警局上了警車的時候,蘇紫萱突然伸出自己的手。

「幹嘛?」樂天看了看。

「看唄!你不是想看看將來哪個男人倒霉碰上我?」蘇紫萱哼了一聲。

其實她自己心裡也挺好奇地。

樂天抓起面前的手,捏來捏去,翻來覆去的看了好幾遍。

蘇紫萱挑了挑眉,她忍了又忍,這個王八蛋……說是給自己看看手相,這特么都摸到自己的胳膊了……

「你是不是想死?」她從牙縫裡擠出這麼一句。

樂天抬頭看了看,馬上鬆開了手。

「這是摸骨術!比看相還要准一點,剛剛摸得一時興起……」他乾巴巴的解釋。

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這傢伙怎麼滿頭大汗的?自己有那麼恐怖? “想必這位就是精靈一族的女王了……莉莉絲和希芙蓮的母親。”

秦守暗暗咋舌,當他把目光投注到另一個灰布長袍的蒼老身影的時候,不由得再次瞳孔一縮,只見此人高冠白髮,烏金絲邊飄飄飛揚,臉色枯黃暗淡,長鬚如銀,八字眉拖曳下垂,一雙豎長眼睛似閉非閉,昏昏欲睡,神如風燭,氣若游絲,彷彿一指頭就能直接把他從人世間帶走。

難不成這位就是傳聞中的大長老?

秦守心頭驚疑不定,傳聞中的大長老是精靈一族的靈魂支柱,占星術獨步天下,作爲一族之尊,還是以生命之泉、生命輪盤等生命元氣最爲豐富的精靈一族,怎麼會一副壽元枯竭,搖搖欲墜的模樣?而且更重要的是,以秦守的瞳術不難看出,大長老和這生命古樹竟然連爲一體,只有兩種可能,要麼大長老本身就是脫胎於生命古樹的一位精靈,要麼大長老壽元枯竭,不得不借用生命古樹的精氣來爲自己續命。

但是不論哪一種可能,秦守的仙人之體都能清楚的感知到,大長老的壽元正在走向終點,同時暗暗心驚,難不成這就是使用占星術所帶來的天罰,大幅度縮減壽元以獲得預知未來的神奇能力,秦守不由得對神祕的占星術越來越感興趣了。

大長老的眼皮慢悠悠的擡了擡,乾咳一聲,老態龍鍾的擡起蒼老如枯樹皮的臉龐。一雙蘊含神采的眼眸卻充滿了智慧,他將目光定在了秦守身上,讚歎出聲:“何等磅礴的生命精氣和力量。恐怕你的壽元比起神靈也不遑多讓了,你是服用過地母靈液吧。”

秦守心頭一震,吃驚不已,但這並沒有值得隱瞞的,坦誠的點了點頭。

“這一次邀請各位大陸最年輕的俊傑前來做客,不必拘謹,你們來的目的我也很清楚。可以放心,作爲精靈一族的貴客。你們所有的需求都能得到滿足。”大長老微笑示意,讓人頓時感覺如沐春風。

秦守等人對視一眼,紛紛驚喜不已,秦守二話不說立刻從神威空間中把昏迷不醒的火鳳仙和鳳凰火兒放了出來。大長老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之後,就緩緩的說道:“這些傷勢並無大礙,帶她們去浸泡生命之泉吧,最多三天時間就能恢復如初了。”

兩位忠實的精靈侍衛躬身行禮,喵喵揹着火鳳仙和鳳凰火兒走向後殿,那裏有生命之泉的瑤池,既然大長老都這麼說了,那麼火鳳仙肯定能夠醒來,這毋庸置疑。隨後大長老以熱情的禮儀對待貴客來招待曉組織的一行人,濃香撲鼻的香茗和果酒端了上來,曉組織一行人心中的緊張感一掃而空。

小豆丁卻出人意料的跳到了大長老的腿上。竟然用小爪子扯着大長老白花花的鬍子,翻騰個不停,秦守倒是嚇了一跳,急忙叫道:“別亂來!”

大長老微微一笑,搖了搖頭對着秦守說道:“無妨。”

小豆丁單純的眼睛亮晶晶的,清澈透明。帶着半點兒疑惑,同時帶着幾分好奇。嘟囔道:“你怎麼跟我夢裏的白鬍子老爺爺很像呢?”

秦守一怔,這纔想起了當初小豆丁迷迷糊糊總是在自己面前嘟囔有一個白鬍子老爺爺的故事,自己只當他是做夢,但萬萬沒想到這竟然是真的,而且貌似那個口耳相傳的白鬍子老爺爺是大長老,秦守看着大長老那恬淡而蘊含智慧的眸子,似乎頓時明白了什麼。

大長老幽幽的解釋,但是所說的內容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爲之震撼:“它不是天生地養的普通玉麒麟,世間的玉麒麟已經絕種了,只有三千年前唯一的一隻,就是曾經冰神殿的第一神將米迦勒……”

“第一神將?!”龍淵瞳孔驟然一縮,似乎有些難以置信的叫道,“傳聞中三千年前第一神將不是已經銷聲匿跡了麼,也有傳聞說第一神將疑似已經隕落。”

大長老長吐了一口氣說道:“當初的祕辛太多是世人永遠都不會知道的,冰神殿掌握真正的神靈傳承,或許不能單純的用神靈傳承來解釋,他們現在就相當於一個神王朝,八部神將的力量來源於神降術的威力,就拿現在的紅衣大主教加百列來說,只不過是區區的尊者修爲,但是被八位聖天使神降之後,就能具備至尊級的戰力,甚至還能突破更高層次,爲此誰也不可能在冰神殿內與之抗衡,第一神將似乎是觸及到了冰神殿的禁忌領域,引來了神尊的致命打擊,幾近垂死……”

“米迦勒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堅持來到了我族內,而我也早早的爲他占卜過這一切,知曉他命不該絕,爲此我動用族內的生命輪盤把他生命凍結,讓他在經歷一個輪迴,等到真正甦醒的時候,就是本尊歸來的時刻,而且會超越以往的巔峯重獲新生,現在就是應驗之時了!”大長老蒼老滿都是皺褶的手掌撫摸着小豆丁光可鑑人的麒麟紋,慢悠悠的說道,“這也是讓你們做客精靈一族的原因之一。”

秦守和其他幾位成員面面相覷,萬萬想不到小豆丁竟然還有這麼一層的隱藏經歷,曾經的冰神殿的第一神將,三千年前與龍皇大戰的絕代高手,實在不知他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觸動了神尊沐秋殤的禁忌底線而招致報復,甚至重傷到利用生命輪盤都差點兒無法恢復的程度,現在變成懵懵懂懂的幼年期玉麒麟,曾經睥睨天下,笑傲大陸的至尊現在變成了少不更事與低階魔獸終日爲伍,隨時可能有生命危險的單純小豆丁,到底經歷了多少坎坷和挫折,看着小豆丁依然似懂非懂,迷迷糊糊的萌萌大眼睛。心理防線脆弱的薇薇安已經是哭的梨花帶雨了。

秦守則是若有所思,既然大長老沒有多說,那自己也不好意思多問。但是短短的幾句話讓秦守陷入了沉默,冰神殿似乎水很深啊,幸虧自己當時沒有腦子發熱的趁着神尊被宇智波斑重創的機會去攻伐冰神殿解救採離,恐怕自己都回不來了,冰神殿始終如同擎天巨餘嶽橫在所有人的面前,當真如同一位神靈一樣神環籠罩,無從超越。

“待會兒我會親自幫它恢復記憶。不過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恐怕要持續大半年沉睡在生命輪盤之中。”大長老說道。

秦守連忙拱手謝道:“萬分感謝大長老慷慨幫助!”

小豆丁也有模有樣的學着秦守作揖。憨態可掬的模樣惹人喜愛。

大長老說道:“幫助你們就是幫助我們精靈一族,我的占星術不會騙我,你將來一定能夠在未來浩劫中庇護我精靈一族,爲此我們能給予的幫助是不會吝嗇的。”

秦守大喜過望。連忙謝過,同時把結盟的事情告訴了大長老,但是大長老並不驚訝,似乎早就已經知道了,不過想到大長老無往不利,大陸傳的神乎其神的占星術,秦守也就見怪不怪了。

大長老非常爽快的同意了:“既然如此,我精靈一族也加入遮天盟,爲了族羣的延續。我們會爲聯盟提供足夠的幫助的。”

“聽聞大長老的占星術非常的神奇,不知道能不能幫我占卜一次?”秦守有些忐忑的說道,心頭也是暗暗激動不已。如果說能夠憑藉占星術來預知未來的話,那麼這不啻於直接開掛,到時候趨吉避凶,豈不是無往不利?更重要的是,秦守只是想知道能否用占星術來算出自己能不能再未來成功的救出採離,這是秦守目前最爲關心的事情。

這時候許久不曾開口的精靈女王貌美的面容染上了一層慍怒。櫻脣輕啓:“大長老每次占卜都是以大量的壽元爲代價的,每一次占卜都將耗費大長老僅剩不多的壽元。怎麼能隨隨便便的占卜!”

秦守尷尬不已的摸了摸鼻子。

大長老輕輕的擺手示意精靈女王不要多說,寬慰的對着秦守說道:“對於未來的占卜,我也並非沒有嘗試過,但是未來變數太大,其中甚至涉及到某些禁忌的存在擾亂結果,而且其中還有很多無法被天機掌控的人隨時決定着未來的結果,爲此,即便是付出了最後兩千年的壽命,最終我還是沒能將未來結局算明白,只能捕捉到些大概和輪廓罷了……”

“敢問什麼是無法被天機掌控的人?”秦守虛心的求教。

大長老輕輕的捋了一下白鬚,說道:“所謂無法被天機掌控的人,是無法通過占卜來得知此人的命運,或者是逆天而行遭受天罰的人,或者是天生命格虛無無從捕捉的人,或者是秉承大氣運,可以自己掌控命運的人,目前爲止,我只見過三個無從捕捉命運的人。”

“一個是神尊沐秋殤,另一個是劍聖葉流雲,第三個,就是你,秦守!”

大長老語出驚人,黯淡的眼睛突然迸發出湛湛神光,一直盯着秦守看個不停,似乎根本不明白爲什麼始終算不出有關秦守的未來,按理說秦守只是一個普通的人族,並沒有什麼天生的異象命格虛無,也沒有逆天而行,更沒有所謂的大氣運,但是打死大長老他也想不到,有一種叫做火影系統的東西可以不受這些影響而讓秦守的未來充滿了變數,無從被捕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