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01 Views

這應該是地府的枯骨魂火,專門焚燒人的三魂七魄。

Written by
banner

一旦被它們粘,鬼王之下,會在瞬間被焚化成灰。

看到枯骨魂火,慕容雪菡生出了畏懼之感,忍不住向後飄去。

“雪菡,不要怕!看我的!”

秦巖念動咒語,對着枯骨魂火指去:“乾坤無極,天地無盡,歲月如梭,陰陽如道,滅!”

無數枯骨魂火的火焰立即熄滅下去,像油燈燒完了煤油馬要熄滅一樣。

可是在這時,一朵朵枯骨魂火又劇烈地燃燒起來,甚至剛纔還大了一圈。

“崔判官,你也來了吧!”看到這種情況,秦巖知道崔俊洛肯定來了。

否則以黑白無常鬼王的實力,根本無法和他對抗。

“哼!秦巖,今天是你的死期!”崔俊洛的聲音在汽車內響起,帶着不屑和憤恨。

“哼!”秦巖也冷哼起來,“你在算計我的時候,你以爲我沒有算計你嗎?崔俊洛,我今天即便殺不了你,也要讓你脫一層皮!”

“蔣婉兒!開陣!”秦巖從褲兜裏面掏出一張傳信符當場捏爆。

傳信符化作一道幽光從車內鑽出,落到了服務區一個賣水的大媽手。

大媽雙眼綻放出兩道精光,她擡起頭向秦巖的奔馳車望去。

大媽拿起一瓶礦泉水,向半空扔去。

“轟”的一聲,礦泉水瓶爆裂開,礦泉水像雨水一樣灑在地面。

當礦泉水落在地面,立即發出“呲呲呲”的聲音,像將油澆在了熱鍋。

冒起的水汽蒸騰而起升到了半空,形成了一個透明的罩子,將整座服務區罩在其。

“李天霸,宇天成,動手!”

大媽大吼一聲,在臉一抹,立即現出了原貌。

原來賣水的大媽不是別人,正是蔣婉兒。

兩個打掃衛生的老頭聽到蔣婉兒的話,立即大吼一聲,同時揮拳砸在地。

“轟隆隆!”

地面像發生了地震一樣劇烈的顫抖起來,一絲絲陰氣從地面下冒出。

崔判官和黑白無常的身形立即閃現出來。

只見崔判官三個呈三角形將奔馳車圍在間,崔判官站在奔馳車的車頭前,黑白無常分別站在奔馳車的左右兩邊。

發現自己身形暴露,崔判官和黑白無常立即眯起眼睛,憤怒無的向蔣婉兒他們望去。

蔣婉兒懶得理會崔判官,大喝一聲對着半空指去。

與此同時,秦巖在車內同時大喝一聲對着半空指去。

“轟隆”一聲,半空的透明罩子劈下一道閃電,閃電咔嚓一聲轟擊在車頂。

“啊”的一聲,轎靈發出淒厲無的慘叫聲,被閃電劈的身受重傷。

秦巖和慕容雪菡趁機打開車門從車裏面走出來。

崔俊洛和黑白無常愣住了,沒有想到他們苦心設計的陷阱居然這麼輕鬆被秦巖和蔣婉兒聯手破掉了。

不等崔俊洛反應過來,秦巖一把抓住汽車的後視鏡,念動咒語向外拉去。

“陰陽無極,天地無盡,律令九章,乾坤借法,收!”

隨着收字念出,一頂半透明的轎子被秦巖從車身拉下來。

這頂轎子是剛纔附身到奔馳車的轎靈。

轎靈此刻虛弱無,只有進的氣,沒有出的氣,它的一雙大眼睛長在轎簾,正可憐巴巴地看着秦巖,用眼神祈求秦巖放過它。

秦巖懶得理會轎靈,大喝一聲,揮掌拍在轎靈身。

“啪”的一聲,轎靈發出一聲慘叫,被秦巖拍的魂飛魄滅。

秦巖轉過頭,眯起眼睛向崔俊洛望去,眼寒芒閃爍:“崔大判官,你好啊!不知道現在誰是獵人?誰是獵物?”

“秦巖,你好陰險啊!居然早在這裏埋伏好了!”

崔俊洛睜大眼睛,憤恨無地看着秦巖,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計了。

“彼此彼此!”

秦巖挑起眉毛翹起嘴角,笑眯眯地看着崔俊洛,只是眼神犀利無,像兩把尖刀一樣。

“哼!我承認你心思細膩,道法精湛,只可惜你所謂的大陣在我眼不過是小伎倆罷了!”

崔俊洛冷哼了一聲,擡起腳踏在地。

地面顫抖起來,並且震開一道道裂縫。

一絲絲黑色的鬼氣從地縫冒出,並且冉冉升,在大陣的罩子下面形成了一朵朵黑色的雲彩。

看到這些黑色雲彩,秦巖不由眯起了眼睛。

他記得這種雲彩好像叫鬼典雲,乃是地府特有的雲彩,不過鬼典雲能做什麼,秦巖並不知道。

“秦巖,受死吧!”

崔俊洛大喝一聲,飄飛而起,伸出鬼爪向秦巖的脖子抓去。

秦巖和蔣婉兒大喝一聲,同時念動咒語向陣法指去。

大陣亮起一道道閃電,滾滾雷聲在人們的頭頂“咔嚓咔嚓”地炸響。

閃電在半空劃過一道道弧線,向崔俊洛當頭劈下。 崔俊洛伸手一招,黑色雲朵像風箏一樣被他拽到頭頂,擋住了從天而降的雷電。

雷電轟擊在黑色雲朵,響起一聲聲悶響。

絕大多數雷電被黑色雲朵擋下了,消失的無影無蹤。

只有有少部分雷電穿透了黑色雲朵,轟擊在崔俊洛的頭和身。

但是這少部分雷電已經被黑色雲朵卸掉了絕大部分威力,根本無法傷害到崔俊洛分毫。

崔俊洛“嘿嘿”冷笑起來:“雕蟲小技!”

說罷,崔俊洛再次伸出鬼爪向秦巖抓去。

秦巖沒有想到崔俊洛這麼強悍,居然可以強行擋住他和蔣婉兒的聯手一擊,而且這聯手一擊還藉助了大陣的力量。

“主人!”蔣婉兒叫了一聲秦巖,給秦巖使了一個眼色,準備直接使出他們商議好的絕招。

原本這個絕招準備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使用,可是現在卻不得不使用了。

秦巖點了點頭,對着慕容雪菡伸手一招。

慕容雪菡非常配合地將焚魂爐祭出來。

蔣婉兒化作一道鬼火,“嗖”的一聲鑽到焚魂爐的爐底。

“轟”的一聲,焚魂爐爐底燃起來熊熊鬼火。

“四象八荒,天地問道,律令九章,陰陽借法,起!”

秦巖一邊念動咒語,一邊將準備好的符籙從口袋裏面扔出來。

符籙像一道道利箭一樣,“嗖嗖嗖”地向焚魂爐爐底飈射而去。

當它們衝到焚魂爐爐底之後,全部在瞬間焚化成灰,眨眼間轉化成一道道金光。

這些金光像一條條小金龍一樣,繞着焚魂爐旋轉起來,並且燃燒起來。

剛開始崔俊洛根本不以爲然,覺得秦巖施展的是雕蟲小技,不過緊接着他臉色突然大變。

他發現秦巖和蔣婉兒這是在玩命。

蔣婉兒和秦巖居然用自身魂火催動焚魂爐,這簡直是不要命的打發。

雖然他能擋住秦巖和蔣婉兒的合力攻擊,但是他也會身受重傷。

他可不想打斷別人一條腿,然後被別人打斷一條胳膊的玩法,這種兩敗俱傷的鬥法讓他很反感。

崔俊洛大吼一聲,擡起腳跺在地,地面“轟”的一聲裂開一條細縫。

他化作一道青煙,鑽進了地縫,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到崔俊洛逃掉了,黑白無常詫異無,他們想不明白崔俊洛爲什麼要跑。

不過他們兩個很快反應過來。

連崔俊洛都不敢與秦巖他們硬抗,他們兩個更不是對手了。

他們兩個對視了一眼,然後在原地旋轉起來,化作兩道青煙準備鑽地逃遁。

但是他們想逃走已經晚了。

那些燃燒起來的金光像暴雨一樣斜着向他們飈射而去,眨眼間將他們化成的青煙穿透。

“啊!”黑白無常頓時發出淒厲無的慘叫聲,並且現出了身形。

只是讓秦巖等人大跌眼鏡的是,死掉的居然不是黑白無常,而是十幾個鬼差。

原來黑白無常來之前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萬一不是秦巖的對手,用陰魂鬼魄置換大法將鬼差置換成他們。

看到躺在地的一個個死掉的鬼差,慕容雪菡皺起了眉頭:“主人,被他們逃走了。”

秦巖點了點頭,臉色也有些不爽。

崔俊洛逃走,秦巖覺得這是肯定的,因爲他原本也沒有覺得能留下崔俊洛,因爲崔俊洛的實力太高了。

至於黑白無常,秦巖可是志在必得。

可是誰能想到居然又讓這兩個傢伙逃走了。

蔣婉兒恢復真身飄到秦巖身邊:“主人,你沒有必要沮喪,我估計黑白無常即便逃走了也會深受重傷。”

秦巖雖然明白這個道理,但是沒有將黑白無常留下,他心裏面還是覺得有些遺憾。

不過緊接着,秦巖突然想到一個對付黑白無常的辦法。

當初自己將一半的千目鬼瞳逼進黑白無常體內,黑白無常雖然將它們壓制住了,但是此刻黑白無常身受重傷,絕對無法再壓制它們。

如果能激活這些鬼瞳,絕對可以要了黑白無常的命。

想到這裏,秦巖擡起頭掃了一眼慕容雪菡她們。

“雪菡,跟我走!婉兒,你們在這裏守護我的肉身!”

不等蔣婉兒答應,秦巖念起了離魂咒:“律令起,陰陽開,天清地靈三魂應;天地通,兩極暢,玄術幻法七魄脫。”

“嗖”的一聲,秦巖的魂魄從他的肉身飄出來。

秦巖拉住慕容雪菡的手,化作兩道青煙鑽到了地面下。

蔣婉兒他們都愣住了,想不到秦巖這樣走了。

進入陰間,秦巖蹲到地,伸出手在地畫了一個羅盤:“以天爲導,以地爲盤,尋魂追魄,萬法皆然。”

當秦巖唸完咒語,羅盤的指針頓時指向了西北方向,並且鑽入了地底。

“走!”秦巖對着指針指去。

指針像能聽懂人話似的,沿着地皮向前飈射而去。

秦巖拉住慕容雪菡的手,跟着地皮向前飛速飄去。

大約十幾分鍾後,指針帶着秦巖來到一個小山坡下。

隔着小山坡,秦巖聽到黑白無常的對話聲。

“兄弟,你好點了嗎?”黑無常有氣無力的說。

“我的魂力只剩了一點點,還無法趕路。實在不行,你先走吧,不要管我了。”白無常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

哼!你們想走,那是不可能了。

秦巖在心裏面冷笑起來,同時念動咒語喚醒了黑白無常體內的千目鬼瞳。

“兄弟,你的臉怎麼了?那些鬼瞳怎麼跑到了你的臉?”黑無常驚訝無的說。

“咦?你的臉怎麼也出現了那麼多鬼瞳?你不是把它壓制住了嗎?”

與此同時,白無常也驚訝的叫起來。

黑白無常的臉、額頭、脖子長滿了一隻只鬼瞳,而且與他們的雙眼一模一樣,根本分不清哪隻是真的,哪隻是假的。

聽到對方的話,黑白無常臉色大變,同時伸出雙手向自己的臉摸去。

在這時,秦巖飛身而起飄到他們面前,幻化出兩面鏡子:

“兩位兄弟,你們是不是想照一照鏡子?我給你們準備好了。”

秦巖說罷,將鏡子分別扔到了黑白無常的手。 黑白無常接過鏡子,剛準備照臉,他們突然想起了什麼,同時嚇的先後退去,並且尖叫起來:“啊!秦巖!”

秦巖點了點頭,挑起眉毛翹起嘴角,“嘿嘿嘿”地冷笑起來:“沒有錯,是我!”

“你……你……”

黑白無常指着秦巖“你”了半天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秦巖掃了一眼黑白無常的臉,忍不住搖了搖頭:“兩位,永別了!”

說罷,秦巖念動咒語,對着黑白無常的臉指去。

無數鬼瞳得到秦巖的命令之後,像一條條蟲子一樣在黑白無常的鬼皮下開始流竄,瘋狂地吸食着他們的魂力。

眨眼間,黑白無常被吸乾了魂力,只剩下一張魂皮。

他們兩個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皺巴巴地趴在地。

看到老對手死了,秦巖長長鬆了口氣,轉過身對慕容雪菡說:“我們……”

話剛說到一半,秦巖停下了,他眯起眼睛憤怒地盯着慕容雪菡身後的崔俊洛。

此刻崔俊洛站在慕容雪菡的身後,慕容雪菡像木偶一樣一動不動。

不用想秦巖也知道,慕容雪菡被崔俊洛用強大的魂力定住了身形。

“秦巖,你好大的膽子啊!居然敢來地府!”崔俊洛繞過慕容雪菡,一步一步地向秦巖走去。

崔俊洛每走一步,秦巖覺得身的壓力陡增一分。

“崔俊洛,你放開她,有什麼衝我來!”

秦巖面對強大的壓力,不但沒有後退,反而向前走了一步,同時睜大眼睛冷冷地和崔俊洛對視着。

“你們兩個今天都跑不了!”崔俊洛翹起嘴角邪笑起來,透露出一股邪惡的氣息。

在這時,一道猶如蒼蠅“嗡嗡”般的聲音在秦巖耳邊響起:“大哥,一會兒你帶着慕容雪菡趕快走。記住了,千萬不要回頭,否則我也救不了你。”

嗯?這是誰在和我說話?秦巖詫異無。

掃了一眼四周,秦巖沒有看到一個人,他以爲自己出現了幻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