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1, 2020
88 Views

今兒不少人都在一字閣,今日大管事和每層樓的掌事都提前離開,紛紛去了地下室開大會!

Written by
banner

木葵道,「各位,由於藍若昕大掌柜嫁去了北國,所以這京都的大掌柜需要人來接手。」

「木蓮管事雖然還在京都,但是身體抱恙加上九公子也受了重傷,所以怕是不少日子不能來了。」木蓮身子必須得將養著,所以他們都是不同意她去管理的。

即便是木蓮來,那至少也得等一年之後,可知其間不能不栽培人啊!

「我們知道,唐希少爺真的這麼嚴重嗎?」「聽說唐希少爺為了護著咱們夫人受了重傷?」「還聽說是和賊人鬥爭遭了毒手。」「好像是夫人懷了身孕,唐希少爺為了護著母子才遭了毒手。」「嗚嗚嗚,我的九公子實在是京都第一好男人,不枉我喜歡十年。」

其實早前的事情說唐將軍出事,有人甩鍋給唐希,京都這龐大的糖粉早就炸了,根本聽不得這等誣衊,細細查哪個造謠出來的,也一輪接一輪的把風聲換了又換,不過十日功夫就把風頭轉換成了唐希的好話,不管真與假吧,反正京都再一次看見了糖粉的強大!

木葵倒是並無太多感觸,之前在離王府見得太多了,整個離王府甭管男的女的清一色把唐希捧在心尖兒上的,美色勾一勾,爹媽都不認得!

前些日子回府,那成堆的禮物補品,實在是駭人。

「正事兒呢!唐希公子的事情我們雖與之親近,但我等不好替人說明。」木葵面色肅穆,「不過唐希也說了日後他自會解釋。」

「姐妹們,兄弟們,我們摸摸守著九公子就好,等著九公子親自說明,他現在還病重我們不給人添麻煩安安靜靜等著,好嗎?」味閣的蘋果雖然是個男的,但是妥妥的糖粉,而且非常有號召力。

「好!」整整齊齊,不帶一絲雜音。

舞依炫總是調侃真的是有組織有紀律,唐希哪輩子修的福氣得了這麼些龐大乖巧不惹事兒的粉絲呢?

還不是近水樓台先得月,唐希跟一字閣走得近,那消息都是第一手的。 我和美女董事長 加上一字閣的人那都是品性不錯的人,那粉絲頭頭自然是很棒。

不過蘋果還是歪著頭跟舞依炫套近乎,小聲念叨,「小舞,你能不能多畫點九公子的小冊子,最近大家都沒見著九公子,很是難過,讓大家也看看九公子圖個安心嘛。」

蘋果本就長得清秀,這一賣可憐倒是楚楚動人,舞依炫顏控不嚴重也見不得自家人難過,立馬就應下了,當是給大家的福利吧。

「靜一靜!」木葵一眼掃過去瞪了眼交頭接耳的舞依炫。

「我本身也是不得不回北國去,所以閣主交代直接在北國雪城當做一字閣的大本營之一,如同京都,那麼我與大掌柜的精力就會分散,所以日後的京都一字閣終究是掌握在在座諸位手中的。」

幾位掌事也開始面面相覷,這誰來呢?不過倒是沒敢吱聲,木葵本就是個冷麵閻王的稱號,加上不久前一躍成為北國太子妃,這下面的人可不就是緊著勁兒發怵嘛!

不過惹得舞依炫笑得直抖身子,看大傢伙盯著木葵看又不敢看得模樣,好奇又害怕,真不是說大家害怕木葵反而是真心崇拜這女子,只是因為木葵殺傷力的確很大,讓大家敬畏之心非常重,活脫脫一堆驚恐粉絲!

卑微!太卑微!但真的有點意思。

桌上齊聲,「是,明白,我們定不辱使命,光大一字閣。」

木葵點點頭,一貫的冷言冷語,「閣主與我等商量了,京都人才濟濟就在這裡挑選人才擔任大掌柜,不會從外另找人了,而且機會人人平等,只要想爭取我們定會給機會。」

翡翠有些奇怪,「咱們這還有小舞和木蘭管事呢?為什麼不直接提拔,這二位的能力都是有目共睹的。」

木葵道,「木蘭你自己說吧。」

木蘭點點頭,「我的重心幾乎是放在珠寶器物上,可能對掌管整個一字閣的能力尚且不夠,左右逢源和能言善辯並非我所擅長。」

這一點大家都是信服的,木蘭管事的確更加痴迷於雕琢修葺貴重之物,加上之前雖然尚且撐著一字閣但是也只是維持著,比較平庸。

行行出狀元,人都有一技之長嘛!木蘭管事的確不是最合適的。

「至於小舞…」木葵輕輕蹙眉,「她不在考慮範圍之內。」

什麼?小舞雖然看似沒有做很多事情,也捉摸不定,可次次都出現在最關鍵的時候,有時候大家對她的信任感和親切感超過了所有人。

「她的身份特殊,大家不用猜疑,一字閣與小舞不可分割,但是京都大掌柜之位不歸她。」

這丫頭不想暴露身份,木葵也是無奈,為了避免大家猜疑她覺得還是得說點什麼。「小舞就是煙火!」

不給爆大號,那就爆二號。

「什麼?」「果真的是很!」「我就知道那日與那公主爭辯的時候,就是了。」「雖然圓了過去,可誰有咱們家小舞點子多呀!」

一下子又變成了煙火的大型粉絲見面會,「小舞,你怎麼這麼厲害?」「我家小舞妹妹不僅僅天仙容貌,脾氣還好,多才多藝,身世還好!」「我酸了,女媧娘娘鑿我的時候一定是甩的泥點子!」「我家小舞眼看著就給了人,嗚嗚嗚~」「我家小舞妹妹就該供起來,誰都不準碰!」

木蘭抽動嘴巴,「梨子,綾羅,這話可別叫離王爺聽見!」

舞依炫被這熱情弄得呀,當起了大爺,揉了揉姑娘家臉蛋,拍了拍小夥子肩膀。

重生異能:暗黑嬌妻不好惹 木葵瞥一眼,「真不怕離王?」

還以為鳳沐璃來了,嚇得小舞正襟危坐。

談正事兒談正事兒!

木葵曲線救國總算是把話題給拉回來了,最後各個閣都出了一個人,味閣出得是姑娘櫻桃,飾閣出的是姑娘翡翠,閑閣出得是小伙阿戟,衣閣出得是姑娘雲錦,大堂則是葉筱柔。

皆是自願自發的。

「定了五個人,好。」

木葵拿出張紙,上面寫了幾行字,「閣主定下的規則。參與競選京都大掌柜的人選,需要在結花節和七夕節作出超過去年百分之三十的營業額,超過去年百分之十的利潤。結花節可選擇自己擅長的領域閣類(例如衣閣、飾閣),七夕節則是由掌事抽籤決定且必須不能和結花節相同領域閣類。選擇的領域閣類,全部交由個人負責,且可以挑選閣內人去負責從旁協助,同樣可以請教外人。」

「其中結花節看重營業額,七夕節看重利潤額。最後各自相加比較大小,若是出現打和成績則看重利潤大小;若是再打和,則有閣主出題加一輪比賽。當然如果有弄虛作假,作出違背道義觸及律法的行為嚴懲不貸,直接見官!其他細則我也不念了你們自己到時候看就行。」

「幾位可有異議?」

「營業額百分之三十,會不會有些高了?而且風險也會不會…」有人發問,雖然他們一字閣的確是穩步上升並沒有下滑的趨勢,可頭一次比試交由全權負責會不會高了些?而且風險也大了些?

雖然不乏老人但也有新人啊!這要是損失可是很大一筆,他們家閣主最愛錢的呢!

舞依炫聲音也沉穩了下來,「一字閣哪一年不是在冒險?」

「我們每一年都在做創新,每一件商品每一次促銷每一次策劃,都是推陳出新,我們一字閣是一個年輕的家庭,我們不能只求安穩,需要進步,那就需要新鮮血液。這一次的競選機會就是你們展現自己的大好機會!」

木葵也道,「你們考慮的問題,咱們閣主那斂財的個性能夠不考慮嗎?」

「閣主不過是相信你們可以,你們都是被閣主一個一個挑選出來的,有幾人都是跟著一字閣十年來一步步走了過來,所以閣主覺得你們有的人是時候獨挑大樑,有的人潛力需要平台激發。」

「給出的比賽規則按照今年完全有機會勝過去年,但請放心閣主也做好了相應的補救措施,只不過不到萬不得已閣主不會把方案拿出。要看的還是你們自己的能力!切不可不戰則退!」

「只要你們好好思考,好好應對,大可放手一搏。」

眾人聽了這番話信心十足,其實大家並不是不敢嘗試放手一搏,只是怕自己能力不夠給一字閣帶來損失,正如木葵所說這是個家庭,誰都不希望做了有害家庭的事情。

「好,我們定會竭盡全力。」顯然比剛剛士氣高昂許多。

葉筱柔也是內心狂喜,她本就是個驕傲的人,也明白這些日子所做的事情雖然雜可卻雜而不亂,各閣的事情都了解了幾分,她私自以為閣主是很看好她的。所以這一次機會她定然牢牢抓緊!

舞依炫自然對她躍躍欲試的表情很是滿意,希望她不會讓她失望。

木蘭補充幾句,「這次競選,大家比試歸比試,閣主希望上下團結一心但是不希望傷了和氣,公歸公私歸私,定要分清楚。」

這也是為什麼結花節和七夕節必須是不同的領域,因為擅長的領域總是在舒適圈也是有自己親近的一小撮人,就怕會抱團,內部矛盾擴大並不有利於這次競選也不利於一字閣發展。

而七夕節不同領域,這樣子在之前就得明白所有人都不僅僅是你的對手更可能是你未來的盟友,加上抽籤的幾率誰也不好說準的,如此一來大家都不會撕破臉皮也沒有必要。

「七夕節的抽籤是在七夕節之前開始並不在本次競選開始選定,不管在哪一閣你都是需要旁人協助,所以大家記住也許結花節那次你們是對立的陣營,但是到了七夕節也許你們又是互助的盟友。」

「本次的競選不僅僅是選出一個大掌柜,一個勝利者,我認為是無數個。因為你學得到的東西可能比以往要多得多,你接觸到的領域拓展了,你相熟的人多了,你或許會認識到自己更適合的領域,所以只要大家認真以對,那麼這一次人人都可以成為勝利者。」

「你的付出總是和你的成果是相對的。所以一切全看你們自己!」

一解釋大家都明白了閣主的用心良苦,這次的機會不僅僅剛才的五個人,所有人都覺得熱血起來,因為這一次大家都可以被挑選去到其他的領域。

一字閣,從不讓人失望!在這裡,從來都是遇見更好的自己! 855

錦國篇

一字閣的成長看起來雖然快速但實際上不然,歷經了磨難才有如今的輝煌。這些跟著她打拚的人年紀都不大,可卻都是大好青年,有志青年。

「我有時候真的是佩服自己~」佩服自己看人的眼光真有一套,怎麼這麼多好的人兒都跟她湊到一起了呢?哪兒來的福氣!

眾人:?

紅塵盡陌 舞依炫忙擺手,「沒啥沒啥。」小手攪在一起,默默低下頭,「真的沒啥~」

木葵也不顧她,「大家要是沒有什麼其他的問題,那就散會吧,參與競選的人留下,好好看看細則,也有幾句話囑咐囑咐。」

「好的。」臨走前大傢伙看著珍稀動物似的看著舞依炫,彷彿多看一眼自己都金貴了幾分。

木葵就把幾條重要的細則說了一遍,然後大家有些疑惑進行解答的過程,鼓勵的話自然是木蘭來說。舞依炫就負責看著邊上的人,嬉皮笑臉過完全程。

等到大家都出去了,這三個也開始了交換意見,但是也沒說什麼,只是分析後面結花節和七夕節怎麼安排比較好。

葉筱柔感覺真的渾身都是勁兒,滿腦子很多思想很多主意,這一次的競選她一定要拿出來十二分的精神去對待,她想要這個大掌柜的職位!她想要在一字閣大展宏圖!

所以小姑娘趕緊去找紙筆,得把自己的想法趕緊寫下來。

哪知道~又給人堵住了去路。

正所謂好狗不擋道,那擋道的自然都不會是什麼好人!

「唐七公子,我以為我說得很明白了。」葉筱柔真的不知道這個人是怎麼有勇氣有那麼厚臉皮的,都很明確的拒絕了他的表白,也跟他說了絕無可能,更加說了自己已經有了良人。

就連一字閣的不少人也都幫著她說了。

可這位少爺是不是有失憶症?為什麼他還會來呢?弄得好像她對不起他一樣!

「你們尚未成親,我並不是沒有機會。」唐行根本不在意,「而且我這前後十天左右的時間都來找你看你,也沒有瞧見那慕狄過來尋你一次!」

「我看他根本就不在意你吧!」

葉筱柔嘆氣,這種無賴也真的是說不清楚,自行走自己的,她剛剛想到的好點子就快沒了。

偏生這個唐行不長眼老是喜歡踩雷區,「筱柔你要去哪兒?」

在大堂也不好發脾氣也不好趕人,葉筱柔只能是忍著,「我有急事,還勞煩讓一讓。」

「又有什麼事兒我幫你弄。」

葉筱柔當做沒聽見一個勁兒往前走,直奔後院了就,只可惜啊,那人還是跟了上來。

有了前車之鑒,葉筱柔自然不敢去無人的地界,後院那邊她知道今天有人在修建花圃,所以就還好。

「小米,忙呢。」

「是啊,剛剛聽說你要競選大掌柜,加油啊~」

葉筱柔愈發覺得一字閣的人真的都很好,雖然有競爭可卻不會陰陽怪氣或者排擠,譏諷誰。

「我會的,我雖然剛剛來沒多久,但是我想爭一把。」

小米笑笑,繼續低頭弄花圃,「今年小舞弄了不少的稀奇花品來,也許今年的結花節會別有一番風味。」

小米手裡擺弄東西,但是只要碰到花藤枝蔓那眼裡的光芒是怎麼都無法忽視的,彷彿他手裡握著的就是天下珍寶。

「是嗎?難怪有些眼生的很,我還以為是因為苗太小了,往前確實少見花不在花季的時候。」以前在葉家,府上都是盛開的花,什麼季節開什麼花就會擺放在府內,確實不算有多了解,即便是了解她也真的是對名貴花的品種感興趣,普通常見的那時候她可不屑。

她也跟著蹲下來,結花節每年雖然都是以結歡花為主的,可是重頭戲還是男女之情,男女之緣。

一則是結歡花本就是難尋得要緣分的,二則就是結歡花不得可另尋他花呀!而一字閣每年出的花品種雖然和其他種花買花的人差不多,可是在包裝上,由頭上都有了新的創新,所以銷量一向叫賣。

加上一字閣打出的名號就是獨一無二,所以結花節上男女若是從一字閣去買的物件若是遇見一模一樣的,也被稱作是不可多得的緣分。

她結花節選得就是大堂領域,跟其他幾個人一樣都是出自哪裡那便是選了哪裡,結花節是第一輪勢必要保證穩中求勝,「只有大堂買賣真花,那我今年看來得在花上面下不少功夫了。」

雖然稀奇的花朵抓人眼球,可是同樣價格那就是挖人眼球了!一定會很貴!但是求偶求緣的人又不是只有達官貴人,多得是平民老百姓!

往年一字閣其實也不多出品真花,一個是獨一無二太難,一個是舞依炫太懶不願想由頭,而且外麵店鋪商販雖然沒有由頭不打幌子但是其實更容易被人買,因為也就一天的時間碰碰運氣。

葉筱柔覺得自己可不可以除了獨一無二,這量上面也可以多一多,給平衡一下呢?

「小米,你可否教我些花的知識?」她向來不打無把握之仗,那就必定會把該準備的都準備好。

「可以啊,你先聽聽哪些?」

一字閣幾乎都是偏科的,但是這偏科的人絕對在自己領域是佼佼者,這小米就是其中一人。雖然看人家二十來歲,小小個子,平凡樣貌也不過是尋人人家出來的,可對花的知識張口就來。

花的習性、種植方法、典故、味道、烹飪、藥引等等幾乎只要有涉及到花的地方,這小米就沒有不知道的,人送外號「花王」。

「我想了解……」

「筱柔,你若是喜歡這些花,我為你尋來就是了。就是多名貴的花也可以。」唐行聽了半天加上方才在大堂那塊聽到的消息,也弄清楚葉筱柔應該是想要爭取一字閣大掌柜的位置,而結花節是個比賽。

結花節能有什麼,那還不就是花嘛!唐行想的是只要是越稀奇的話越名貴的花,物以稀為貴!那到時候買賣一定是爭搶不斷,那自然就很容易贏了。

「唐少爺財大氣粗,筱柔無福消受。而且筱柔並沒說自己喜歡花呀,不必您費心。」

語罷,葉筱柔又跟小米說起來,「我想知道每年銷量最好的花類是哪些?不僅僅指一字閣買賣的,還有外面的一些店鋪或者小販。不知道花王大人您可知道呀~」

「你這丫頭嘴巴這麼甜!」 冷情總裁請斯文 小米樂呵,「你要是問別人那不一定知道,問我呀倒是還真能給你聊上幾句。」

唐行一聽立馬嗤了一聲,「這海口誇的大了吧。」

「筱柔誇了你一句真的就把自己當做是花王了?」

小米臉都垮了,本就是老實人,這種稱謂本就是別人給的,他自己個兒倒是不在意,來了個小丫頭想跟他聊聊花,自然是高興歡喜的。

但是被唐行這麼一衝卻也是有些噁心,可臉上也有些臊得慌。一時之間還真的不好說什麼。

葉筱柔不是忍的個性,起身就開始懟起來,「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兒?我已經很客氣喚你一聲唐少爺,七公子,我也麻煩你對得起自己的身尊稱可好?」

「小米雖然不是出生名門貴族,可人家在花上面的造詣早就是少有人能及,不知道麻煩你不要胡說八道,出口傷人。」

這丫頭過於給力,小米也起身挺直了腰板,一副很有本錢的模樣,「這位少爺咱們比比花的知識,我可不覺得家世顯赫的您比得過我。」

「筱柔,我沒那個意思。」唐行低著頭,「我只是想要你接受我的好意。」倒是擺出了一副可憐人的模樣。

好在他沒說什麼特別過分的,葉筱柔也真的是一時半會兒趕不走他。這陣子這個唐七少爺真的是改變策略,不用強攻而是採用懷柔手段。天天對她噓寒問暖,送她東西,真的是以她的良配自處!

若非是慕狄隔三差五差人送東西給她,她真的就差點以為這個唐七少爺是不是私底下弄她家慕狄。

「我不能接受也不想接受。」態度堅決。

小米也知道這人,天天纏著筱柔姑娘,「我說這位公子少爺,筱柔已經有了良人你又何必插這一腳,吃力不討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