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66 Views

這除妖師破口大罵,“我操你祖宗的!”

Written by
banner

江離一聽,赫然握着除妖師的用力朝着空中一拋,奮力一摔,直接將這除妖師狠狠的甩在院子的牆面上,砸的他臉上血肉模糊,這除妖師廢了好大的力氣才站起身來。

此時江離開口,“旁邊村子死了不下二十多個妖盟的人,全是你一人所爲。”

這除妖師微微一愣,江離赫然朝着他一步一步走來,用着極其冰冷的口吻說,“你身上絲毫沒有陽人該有的氣息,你的衣服和鞋底全部都是泥土印子,這說明,你曾經被泥土掩埋。”

我愣了愣,江離的意思是?

此時江離繼續說,“如果我沒有猜錯,在你下葬的時候,正好被埋在了靈珠子的旁邊,所以你靠着靈珠子靈氣變成了一句行屍,還能掩蓋你身上的陰氣,那麼你說道士就應該降妖除魔替天行道,我江離今日收了你,就是爲天行道!”

這個除妖臉色很是慘白,滿臉不相信的看着江離,“放屁!不可能,我什麼時候死了!我活得好好的!”

江離冷冷的看着他,“那就看你受不受得住這咒法的厲害了。”

話音一落,江離赫然並指唸咒,“聽吾號令,速開鬼門,勾魂精兵,速來領命!急急如律令!敕!”

此時忽然一股陰風吹過,天色原本還是藍天,赫然變成了黑夜,不過一分鐘的功夫,外面就傳來了鐵鏈子的聲音,一路拖着走了進來。

這除妖師一聽,渾身不禁發抖,忍不住的說,“這是什麼聲音,爲什麼我聽到會那麼難受!”

江離冷冷的看着他說,“因爲只有已死的人,纔會懼怕勾魂使者的鐵鏈聲。”

果然,此時江離的身後赫然站着四五個勾魂使者,他們的手中拿着鐵鏈子,一臉嚴肅的看着除妖師。

(本章完) 「不管主人有任何藥材,想要快點成熟到多少年,都可以直接種在綠色葯田裡面,如果主人沒有特別下達指令的話,綠色葯田會按照藥材的屬性,讓它在最快的時間,成熟到最佳的狀態,然後靜止!如果主人特別要求說,需要三天內長出根不要開花,那麼就會按照主人想的成熟,所以我覺得綠色葯田,可以叫做萬能葯田哦,因為萬能葯田的時間,是隨著主人的心念隨意快慢和靜止的哦……」小書看著墨九狸眼神閃亮的介紹道。

墨九狸聞言看著綠色的葯田微微驚訝,這真的是萬能葯田啊,竟然比以前的千年流速還要神奇,真是太讓人驚訝了……

「真的是太好了!」墨九狸忍不住笑著道。

「主人,還有讓你更開心的哦!」小書神秘一笑的說道。

「嗯?還有什麼?」墨九狸聞言看著小書問道。

「主人,你看那邊是什麼地方?」小書轉身,指著葯田對面一片的小院問道。

虛空之形 「原來這裡就是我們居住的地方,現在倒是返璞歸真,都變成小院了……」墨九狸看了眼不遠處說道。

上一次空間晉級,他們住的地方變成了一座宮殿,可是這一次卻都變成了一個個小院,看起來十分舒服,一片小院聚在一處就像是一個小村莊一個小鎮……

「主人猜對了,那裡就是以後主人你可以居住的地方,神仙小鎮哦!」小書說完,帶著墨九狸直接來到小鎮邊,墨九狸看到入口處一個巨大的拱門,上面寫著神仙小鎮四個字……

墨九狸微微挑眉,和小書一起走了進去……

小書知道因為寶寶的離開,墨九狸心情低沉,所以儘可能的多說話,來幫墨九狸緩和心情,小書拉著墨九狸進入了小鎮左邊第一個小院,走進去后小書開始介紹道:「主人,這裡的每一個小院,都是全封閉的,除了主人和我之外,別人無法知道隔壁小院的人在做什麼,住著誰,這裡每間小院住進人之後,就會自動隔絕任何神識的探查……」

「還有這裡的小院房間都是無限量的,比如主人的舅舅他們一家來了,都可以住在一個院子裡面的哦,房間只要主人心念一動,就會多出很多,就像這樣……」小書說著心念一動,原本小院裡面是一個正房,兩個廂房的,瞬間變成兩個正房,四個廂房了,而且一點都沒有縮小和擁擠的感覺。

看的墨九狸都覺得神奇無比,她心念微微一動,廂房消失了,整個小院只剩下一個正房,一個花園一個溫泉池……

「真不錯這裡!」墨九狸讚歎的說道。

「主人,還有更好的哦,你進來看裡面……」小書拉著墨九狸走進正房的屋子裡面,墨九狸看到裡面的擺設很簡單,但是卻是日用該有的傢具,一應俱全……

小書拉著墨九狸來到了卧室的隔壁,竟然是一間木質的沐浴間,裡面放著一個木質的池子…… 勾魂使者面無表情的盯着除妖師,這除妖師恍然大悟明白自己已經是個亡人,只不過是因爲下葬的時候恰巧被葬在靈珠子的附近,自己藉着靈珠子的靈氣復活,以爲自己還是除妖師,只是力量變得和以前略有不同,就乾脆設下陣法,大開殺戒。

那些道行不高的小妖則橫死在村子裏,而遊屍王這種千年妖,則是一點一點失去妖力。

這樣大面積的傷害妖,除妖師實在是罪不可赦,江離也沒打算要放過他。

就在此時,原本還帶着一絲害怕的除妖師,赫然站起了身子,一臉陰邪的笑了起來,“不過是幾個小小的勾魂使者,還想要來取走我的命?簡直是癡人說笑,我可不是這村子裏普普通通的人,就算是要來收我,那也必須是酆都城內的黑白無常來,區區勾魂使者,怕是做這樣的事情就是越界了。”

這幾個勾魂使者赫然面面相覷,對着除妖師的話有些擔心,此時江離卻開口說,“你就是普通人,妄想與道教同等!”

我後來才明白了江離這話的意思,這除妖師的名字也不過是周大神自己給自己定位的,卻不受任何地方的肯定,而酆都城黑白無常,也只收那些德高望重或者道士這類的人,就連端公這些也一樣是走的城隍廟。

所以這除妖師自然而然也是應該被勾魂使者所收。

此時這幾個勾魂使者明白了江離的意思,也沒有打算繼續等下去,拿起手中的勾魂鐵鏈用力朝着那除妖師的身上拋去,極其迅速的牢牢套死着除妖師的身上,令他動彈不得,這除妖師本就被江離打的傷的不輕,顯然整個人的氣色也很是不好。

就在我們都以爲他已經手無縛雞之力的時候,他突然嘶聲裂肺的一吼,‘砰——’一股極其強大的力道將他身上的鐵鏈全數衝破,這勾魂使者的鐵鏈不過在一瞬間的功夫,全部斷裂。

此時這除妖師的臉色變得陰暗了許多,赫然氣勢洶洶的盯着江離身後的勾魂使者,咆哮了一聲,“滾!”

這幾個勾魂使者見勢,紛紛哆嗦了一下,面面相覷,赫然離開了院子。

我心裏很是納悶,這些勾魂使者也太過分了,不過救是看到這除妖師不大好對付,竟然二話不說就跑了。

江離反倒是一臉平靜的模樣,靜靜的看着除妖師。

此時此刻,除妖師的全身彷彿被擴大了一倍似得,先前還與正常人的樣子無異,可現在這渾身的肌肉猶如爆開了一樣

,渾身結實厚重,他原本身上穿着的衣服早已經被撐開,隨時會破碎一般。

我很是驚訝的看着除妖師,不過是一瞬間的功夫,他怎麼就突然變成了這樣?

此時除妖師的臉嘴彷彿一頭餓狼似得,齜牙咧嘴帶着血腥兇狠的模樣直勾勾的盯着江離,隔了一會這除妖師赫然開口,“臭道士,你今日想要我的命,我就吞噬這靈珠子,讓它與我融爲一體!不服,繼續來戰!”

除妖師的眼神依舊時不時的看着塗靈,因爲剛纔江離的一起化三清分離出來的人,已經找到了這除妖師的陣法並破壞成功,塗靈的氣色也微微好了起來。

江離見這除妖師一心想要殺塗靈,赫然將塗靈護在身後,塗靈緩緩站穩身子,一臉淡定的站在江離的身後。

此時江離的眼神裏,透着一股陰沉之氣。

總裁,夫人又徵婚了 除妖師一聲輕蔑的笑聲,赫然踏着步伐朝着江離猛的衝了過來,可是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江離已經來到了除妖師的身後,根本來不及看清楚,就將這除妖師一把抓住,用力朝着天空上拋了出去,扔出了數十米。

緊接着江離並指唸咒,“太上臺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保命護身。智慧明淨,心神安寧。三魂永久,魄無喪傾,急急如律令。”

這剛摔在地上的除妖師,忽然嗷嗷大叫起來,並不是因爲摔的疼,而是因爲江離用淨心咒干擾他身上的陰邪之氣,並且將他體內已經融爲一體的靈珠子,分離出來,這種痛苦常人是難以忍受的,彷彿有千萬刀子在他的身上刮骨。

不過一會,這除妖師先前渾身結實的身材赫然變成了纖細的身軀,原本還帶着一股濃烈邪氣的他,不過是一瞬間的功夫,赫然消失的一乾二淨,此時此刻,他的身體裏突然涌出一顆金燦燦的珠子,被江離一瞬間吸了過來。

江離將靈珠子握在手中看了我一眼說,“這東西,你拿好。”

我恩了一聲,連忙接過靈珠子,將其放在懷裏,江離又突然叮囑我,“這兩枚靈珠子,全部吞進肚子裏。”

我愣了愣,不過江離說什麼我自然會照做不誤,連忙將靈珠子吞進了肚子裏,一咕嚕嚥下去,只覺得有那麼一瞬間,自己渾身彷彿被火燒了一樣,刺痛難忍,不過約莫過了幾分鐘後,這種的痛覺也就慢慢的消失了。

此時這除妖師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臉色帶着一絲癡笑,彷彿對發生的一切都有了一種生無可戀的感覺。

江離冷冷的走在他的身邊,用着極其冰涼的口吻說,“自作孽不可活,你自己種下的孽,遲早會要還的。”

話音一落,除妖師的嘴裏忽然吐出了一團黑氣,緩緩漂浮在空中,江離撥出身後的法劍,犀利的一揮,將這黑氣斬斷的無影無蹤。

在定眼一看地上的除妖師,此時已經魂飛魄散,只剩下一具屍體。

村長連忙走了進來,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江離說,“道長,這剛纔的事情我們都看見了,莫不是這大神是早就已故的亡人?”

江離恩了一聲,看見村長後語氣略微柔和了許多,“沒錯,他剛纔就是一具行屍,不過是沾染了一些東西的氣,讓他的屍體活了起來,所以纔來你們的村子添麻煩了。”

這村長一聽,兩眼珠子股的厲害,一臉震驚的看着江離說,“道長,這……咱們村子的確挨着那酆都城,莫不是這酆都城裏真有那些妖魔鬼怪?”

江離低沉着聲音告訴村長,“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互不干涉。”

村子愣了愣,又追問江離,“道長,咱們村子可否安全?”

江離擡頭看了一眼天空,又極其沉重的口吻說,“如今三界動盪,沒有所謂的安全,不過你們大可好生過日子,這裏雖然魚龍混雜之地,可畢竟是在酆都城的四周,酆都城的那些官員可不會袖手旁觀的。”

江離的這番話似乎給這村長吃了定心丸一樣,先頭這村長還顫顫巍巍的樣子,聽到江離說了這句話後,就把腰桿給挺直了。

只是這次也算是陰差陽錯,竟然讓我們找到了靈珠子的下落,只是我不禁想起了老瞎子的那個怪異的舉動,總覺得隱隱約約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

那王爺爺給我的盒子,這老瞎子給奪了去,還這般神祕兮兮的,也不曉得他會拿着那盒子做什麼。這老瞎子一會看上去像是在幫我們,一會又想不是想幫忙的感覺,眼下我也不能信任老瞎子了,他的舉動太過於怪異,弄不明白他的真實想法。

щщщ ⊙ttκā n ⊙Сo

塗靈見一切安靜下來以後,一臉諂媚的看着江離,一臉慵懶的癱在江離懷裏說,“人家走不動路了,你抱着人家好不好呀?”

江離微微蹙着眉頭,倒也沒說什麼,乾脆將遊屍王一把抱了起來,塗靈滿臉開心的笑着,一個勁的盯着江離,不過江離倒依舊是那副冷冰冰的樣子,只是塗靈的開心絲毫不見,反倒是樂呵的更厲害了,忍不住的衝着江離傻笑起來。

(本章完) 最主要的是墨九狸看到池子裡面一直冒著溫熱的泉水,她沒看錯的話,那是靈泉水才是……

「主人,這個厲害吧!這個應該就是主人常常說的沐浴間了,這裡面的靈泉水常熱常新,省去了主人換水了哦!而且主人看到那個按鈕了嗎?按一下就是茅房,很方便哦……」小書在門邊的按鈕按了一下,然後門邊打開一扇門,就是一間茅房。

墨九狸看到這裡,覺得自己的空間真的是太逆天了,這一次空間升級,簡直變得有些現代化了……

小書看到墨九狸眼裡的滿意,心裡也很開心,然後又拉著墨九狸走了出去,葯田和小鎮的中間區域,是靈果樹和靈泉池相間的,林間有許多涼亭,泉水邊多了許多修鍊的地方……

然後在小鎮的周圍,靠近靈泉池,還有幾個小院,都被靈果樹包圍著……

「主人,那邊是你修鍊和煉丹煉器的地方,裡面的時間流速是外面一年裡面千年!裡面有很多的修鍊室,但是你想要更多,心念一想就可以了……

還有那邊是之前我們養殖食材的地方,有低級魔獸,還有魚和蔬菜,那個位置的時間流速是外面一天,那裡一年!其餘地方的時間,都和外界是同步的!」小書看著墨九狸不斷的介紹道。

「那是什麼地方?」 頂級神豪 墨九狸聽著小書的介紹,也十分的滿意,視線落在靈果樹邊上,一個單獨的小院好奇的問道。

「那是空間里最好的地方,所以我覺得主人以後就住在那裡好了!」小書說道。

「哦?有什麼好的?」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主人,那個院子跟萬能葯田是一樣的,那裡的時間隨著主人心意改變的,想快想慢主人說的算,主人沒有下達指令的時候,時間流速就跟外界一樣……」小書解釋道。

「不錯,那以後我就住那邊,小書空間這一次晉級了這麼多,而且還變的有些現代化,那你呢?可有什麼收穫?」墨九狸看著小書問道,看到小書酷似寶寶的小臉,她又忍不住想寶寶了。

「主人,我也晉級了,雖然沒有長大,但是我可以離開空間了哦,每次可以離開空間大概一天的時間吧!但是,我對外面不感興趣,反正我都看得到啊,我還是喜歡在自己的天地待著,照顧我的花花草草……」小書十分傲嬌的說道。

「好,等你什麼時候想出去,就跟我說,我帶你出去……」墨九狸看著小書說道。

「知道了主人!」小書說道。

「我先出去了,你去看你的花花草草吧!」墨九狸看了眼空間說道。

「嗯,主人,你別太難過了,我們很快就會找到寶寶的!」小書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我知道了,對了小書,紫夜和他們呢?」墨九狸忽然想到什麼的問道。

「大神在神仙小鎮最裡面的院子裡面了!寶寶的爺爺奶奶也在神仙小鎮的院子裡面……」小書說道。

「那就好,我出去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江離看着我說,“去找雯雯和小胖子,我們必須要去凌雲山一趟。”

我點點頭,跟着江離一塊離開村子,走的時候這些村民都用着異樣的眼光看着我們,雖然我們除掉了這所謂的除妖師,可在村民們的眼裏,我們和那除妖師並沒有什麼兩樣,甚至更加的害怕我們。

我問江離,“師父,這些人爲什麼都討厭我們?”

江離看了我一眼,“他們只是害怕我們會傷害他們,只要我們離開了這裏,他們就不會討厭我們了,明白了嗎?”

我哦了一聲,點點頭,雖然心裏有些不大痛快,可也曉得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我們一路走了許久,總算是回到了之前住的地方,可是敲了敲小胖子的房門,始終沒有人應答,我和江離乾脆就去敲這雯雯的房門,雯雯緩緩打開門,一臉詫異的看着我們,“怎麼了?”

我說,“小胖子不開門,你曉得他在不在屋裏啊?”

雯雯搖搖頭,“我和他回來了以後就各自進了屋子裏,我就沒管了,他是不是睡死了?”

我們無奈之下,只好找老闆來開門,畢竟這附近的招待所都比較簡陋也沒有什麼規矩,主要是價格便宜,這老闆曉得我們幾個是一起的,就也沒多問,拿着一串鑰匙就跟着我們一起上了樓,三下兩下就把門打開了。

可是這門打開以後,屋子裏啥都沒有,空無一人。

我心裏一沉,這小胖子不可能會消失的無影無蹤的,這門顯然是反鎖了的,證明小胖子就沒有從房間裏出來過,可現在的情況告訴我們,小胖子就是失蹤了,而且是毫無頭緒的失蹤了。

我腦子裏一片混亂,忍不住想起了之前陰司的人都想抓走我弟弟,因爲我弟弟就是它們在找的陰童心。

“完了,一定是陰司的人,這裏離酆都城最近,極有可能是被他們給抓了去。”我心裏很是着急。

江離也曉得我心頭急,安慰的方式拍了拍我的肩膀,用着溫柔的語氣說,“如果是陰司帶走了他,我一定會讓你弟弟平安無事的回來。”

我恩了一聲,心中的情緒憋着很是難受。

我腦瓜子突然想起了之前老瞎子說的那些話,立即告訴江離,“師父,那老瞎子當時跟我說了一些他知道的關於九格宮的祕密。這九格宮,具有扭轉乾坤的能力,而這周武王需要九格宮的這一部分的力量,通過陰童心、鬼王魂、天師油、十萬陰魂、陰長生的血、周武王的殘魂,一同

在九格宮內做陣法,才能使得周武王復活。”

江離低沉着聲音說了句,“他們應該取得了十萬陰魂,這個數量在陰司綽綽有餘,不過是動手指頭的事情不足困難,陰司的行事風格也絕不會拖沓,鬼王魂在你爹那會他們就已經拿到了,天師油是通過你爺爺的師油提煉的,他們也拿到了,殘魂也在他們手中,如今他們只差這陰童心和陰長生的血。”

我不免有些奇怪,“我弟弟就是陰童心,可陰長生的血怎麼得?”

江離臉色變得陰冷了起來,“周武王這段時間極有可能復活。”

我立即說,“老瞎子還告訴我陰長生的復活方法,有一半的記載,還有一半,只有鬼谷子的轉世才曉得,而大家都曉得的一部分,就是八枚靈珠子、天地人三皇、純陽之血、仙骨,據說當時的不倦上被銷燬了剩下的記載,也就不得而知了。這八枚靈珠子這麼重要,陰司以前還阻止陰長生的復活,現在也並沒有過多的阻礙,只不過是想壓制我們而已,這就說明,實際上陰司也需要陰長生的復活。”

江離陰沉着臉,隔了許久纔開口說,“未必是這樣,據我瞭解,周武王的復活,並不需要陰長生的血,怕是有人在暗中操作,故意跟陰司那邊說需要陰長生的血。”

此時江離又看着我說,“你覺得這個人會是誰?”

我愣了愣,“故意用陰長生的存在來讓陰司妥協,只怕……只有老瞎子了。”

江離恩了一聲,繼續說,“眼下還不清楚是不是老瞎子帶走了你弟弟,還是陰司的人帶走了你弟弟。”

一聽到這句話,我心裏就急的很,連忙江離,“師父,那我們該怎麼辦?”

江離一本正經的告訴我,“凌雲山那邊鬼谷子的事情就先放一放,想辦法救出你弟弟纔是最關鍵的。”

究竟是誰擄走了我弟弟,成了最大的問題。

如果橫衝直撞去陰司奪回我弟弟,萬一不是陰司的人做的,指不定弄巧成拙,反倒讓他們曉得了小胖子的真實身份,更引起了他們的關注。

可如果置之不理,我弟弟隨時有可能被陰司的人挖去了心。

江離赫然開口,“陳蕭,你敢不敢去陰司大鬧一場?”

我愣了愣,“我……敢!”

我本是不敢有些膽小,可是一想到能救我弟弟的命,我說什麼也不怕了。

江離滿意的點點頭,“之前我給你的判官筆和生死薄,你帶着身上沒?”

我恩了聲,連忙將揹包裏的判官筆和生死薄一個一個拿出來,遞到江離的面前,江離並沒有接過這些東西,而是一副嚴肅的口吻對我說,“你一會拿着這些東西去酆都城,就說你是判官,那些陰兵不敢來攔你去路。”

我心裏有些發虛,這種坑蒙拐騙的事情我可不擅長,更別說是去陰司做這種事情了。

雯雯站在一旁也很是不能理解,立即說,“這可不行,陳蕭才參加的三界武鬥,好不容易沒了危險,又去陰司大鬧,這孫悟空本事那麼大,去大鬧天宮也被如來佛祖給壓在五指山了,這陳蕭要是去了,還能活着出來嗎!”

雯雯自然是擔心我的,我突然想起來,這雯雯曾經說過,我要是能在三界武鬥會上平安無事的話,她就會考慮和我回到以前。

此時江離卻極其嚴肅的看着雯雯說,“你應該相信陳蕭,而不是質疑。”

雯雯一聽,更是不服氣的說,“江離,不是每一個人都有你這般牛逼的能力,陳蕭是個普普通通的道士,如果不是他身體裏還有靈珠子給力,他根本就沒辦法去抗衡,你當我們都不知道嗎!”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雯雯用這種兇狠的語氣和江離說話,我和塗靈兩個人全然給愣住了,不過很快塗靈就反應過來,立即說,“雯雯,雖然說你和陳蕭兩個人已經沒了婚約了,可說到底你倆的關係還是很好的,難道你都不相信陳蕭的能力嘛!”

雯雯氣得有些發抖,立即說,“江離!你在凌雲山和袁天罡說的那些話,可都聽到了,你就是想要害死陳蕭你才罷休!”

江離的臉色忽然陰沉了下來,用着極其冰冷恐怖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雯雯,雯雯起先還氣勢洶洶的,可看見了江離這張臉,赫然就嚇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此刻江離立即說,“這三界任何人都有可能害陳蕭,除了我。”丟下這句話後,江離的眼神最爲冰冷。

雯雯渾身一哆嗦,連忙跑到我的身後,隔了許久,雯雯還忍不住的問了一聲,“那你能解釋一下,你爲什麼要跟袁天罡說,要讓陳蕭放血的事情。”

江離低沉着聲音,“這一滴血也是血。”

此時此刻,雯雯才意識到了原來是她自己誤會了江離,滿臉尷尬的看着江離。

江離繼續對我說,“到了酆都城,我不管你怎麼鬧,能鬧翻天是最好的,一旦酆都城亂了套,若是你弟弟在他們手中,自然會說出來,如果沒有,他們一定會想辦法處置你。”

(本章完) 墨九狸的神識從空間回到身體后,又待了一會兒,才緩緩睜開眼睛,百里老頭兒見到墨九狸看起來很正常,沒有什麼事情,這才鬆了一口氣,伸手一按墨九狸所在的光幕……

墨九狸和小鳳就直接被傳送到了百里老頭兒所在的屋子裡面,墨九狸在看到百里老頭兒時微微一愣道:「百里爺爺,你怎麼在這裡?」

她想過很多這魔神冢可能並不是真的,但是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之前偶爾閃過的想法,竟然是真的,竟然真的是百里爺爺在這裡……

「哈哈哈……丫頭,我們又見面了,你果然是每一次都讓我驚訝啊,原本我還以為我們至少要過個幾萬年才能再見,沒有想到這麼快就見面了……」百里老頭兒看著墨九狸十分滿意的說道。

「百里爺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在這裡的?」墨九狸回神看著百里老頭兒問道。

「你坐,我慢慢跟你說……」百里老頭兒揮手又拿出一張椅子放在地上說道。

墨九狸四周看了看,發現雲夏,雪封,三位護法,魔紫皇和帝溟寒都還在修鍊,也算是放心了,她仔細看了幾人的實力,發現都提升了很多,墨九狸這才放心的收回視線,看向面前的百里老頭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