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0, 2020
85 Views

話音剛落,王院長就像是一陣煙一樣的,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Written by
banner

不等張昊天和周瑩瑩回過神來呢,高院長也跟着出現了,說的也還是跟王院長一樣的話。

緊接着,之前跟王院長一起的那個姑娘也出現了,還都是一樣的,再就是又出現了不少生面孔,也都是衝着張昊天和周瑩瑩呼喊,讓他們趕緊離開這裏,千萬不要再回來了,這裏實在是太危險了。

張昊天和周瑩瑩全都不理解了,這地方現在能有什麼危險的?還有,如果這裏真的有危險了,是不是就是那條巨蟒又要興風作浪了?

再就是,要是真的是巨蟒要搞事情了,要不要疏散了這裏的醫生患者的,這地方雖然不大,但是也還是有不少醫生護士,甚至還有不少患者,要是他們還繼續留在這裏的話,會不會出現什麼麻煩事兒?

來不及想更多,因爲這會兒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幻象出現了,也全都是一樣的。

並且還有一個問題,這個地方的情況實在是太特殊了,因爲在這裏,鬼和人基本上都差不多,根本就不好分辨,要不是那些鬼在到了近前的時候像是煙霧一樣的散開,張昊天和周瑩瑩幾乎都沒意識到那是鬼。

這讓張昊天和周瑩瑩更加的糾結了,現在到底應該怎麼辦啊!

站在原地眼看着那些鬼慢慢的消失,數量也開始越來越少,周瑩瑩和張昊天簡單的商量了一下之後,決定還是進去看看,至少要搞清楚裏面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是否真的有危險。

當張昊天和周瑩瑩邁步走進辦公樓的時候,一陣陰冷的風從他們的腳踝飄過,就像是一隻冰冷的手,在腳踝的位置上摸了兩下一樣。

周瑩瑩被冷的一個激靈,低頭看的時候,一個黑影兒就從腳跟的位置轉了一下,隨後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我剛纔好像看到什麼了。”周瑩瑩不太確定的說着,那個影子像是一條蛇,但是又不是非常的像。

“什麼?”張昊天不太知道周瑩瑩這話的意思,她看到了什麼?她能看到什麼?

或者說,這地方還有什麼是沒顯現出來的?

張昊天四下看着,想知道這附近到底是否真的藏匿着什麼東西,但是看了一大圈兒,周圍根本就什麼都沒有,別說是可疑的東西了,不可疑的都沒有呢!

“沒什麼,我大概是看錯了。”周瑩瑩想着自己大概是看錯了,不然爲什麼會看到那個?

但是真的是自己看錯了嗎?周瑩瑩不是很確定。

張昊天決定繼續往前走看看,可走着走着,周圍的一切六開始變得更加不對勁兒了。

按說,這裏是醫院,周圍的牆壁全都是那種純白色的,看起來乾乾淨淨的,但是這會兒,周圍的牆壁上,時不時會出現一些類似於蛇皮一樣的紋路,這就很詭異了。

難不成,這裏真的被那條巨蟒給佔領了嗎?

那條巨蟒一直不都是在這個下面的嗎?昨天來的時候,巨蟒的狀況還相當的穩定,甚至也都說了,只要是不打擾它,其他的什麼都不想管,這纔多少時間啊,就變了?

張昊天心裏各種的不理解,但是也只能靜觀其變,這種事兒,誰又說的準呢?誰知道這幾個小時裏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周瑩瑩這會兒整顆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了,因爲在周瑩瑩的眼睛裏,周圍不僅僅只有一些蛇皮一樣的紋路,還有一些人頭的形狀!

那些人頭就隱藏在蛇皮的紋路里面,並且隨着每次那蛇皮紋路的出現,越來越清晰。

周瑩瑩心裏猜測,這條蛇這是害死了多少人啊!那些人死後也得不到解脫,就這麼跟着那條蛇融合在一起了,所以纔會有現在的這個現象吧!

眼看着那越來越多的人頭,周瑩瑩心裏開始更加發毛了,看來,剛纔進門的時候高院長他們呼喊的事兒不是沒道理的,這地方實在是太危險了,真的不應該繼續留在這裏了!

周瑩瑩把自己心裏的想法說給了張昊天,希望可以趕緊離開這裏,至少在沒找到什麼更好的解決辦法之前,還是不要來這裏的好。

但是張昊天並不這麼想,在張昊天看來,這地方要是真的有危險,那才更應該留在這裏! 第93章那你不可以動手哦

煮好粥,陸司寒回到醫院病房的時候,謝半雨和汪寄真正陪在姜南初的身邊。

「先起來吃點東西,我去給你洗餐具。」

「南初,我也幫忙一起去洗餐具。」

汪寄真說完,放下了包包,來到洗手間。

「陸先生,對不起。」

汪寄真垂下頭說道,自己是陸司寒派去守在姜南初的身邊保護她的,卻沒想到陸先生才離開五天,就出現了這麼大的紕漏。

「你該慶幸南初沒事,不然殺了你都於事無補。」

陸司寒仔細的擦洗餐具,薄唇吐出最讓人毛骨悚然的話。

「我看的出來,南初挺喜歡你的,汪寄真,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這次的事情,我不希望再發生第二遍。」

「是!」

汪寄真後背全是冷汗的應下。

陸司寒洗好餐具走出洗手間,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一道不善的聲音。

「你們是誰,憑什麼攔著我,都給我讓開!我要去見南初!」

簡梓佑在門外想要進來,但是卻被保鏢攔在門口。

陸司寒正覺得胸口這團火沒地方熄滅,找打的人就過來了。

陸司寒親自為姜南初倒上一碗香濃的粥,遞到她面前。

「外面的事情交給我去處理,等我進來的時候這碗粥必須喝完。」

「嗯,那你不可以動手哦。」

「好。」

簡梓佑闖了半天都沒有闖進去,正準備打電話叫人,陸司寒已經從門外走了出去。

或許是上一次在咖啡廳被陸司寒揍得陰影還在,簡梓佑看到陸司寒,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陸司寒,讓你的看門狗全部都給我滾開,我要進去看看南初。」

簡梓佑盡量挺直了腰板說。

「簡梓佑,我答應了南初不動手,給你一分鐘時間滾出去。」

「呵,陸司寒你好大的口氣呀,你不要以為認識了段家的人就了不起了,我告訴你,我簡梓佑想要玩死你,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你儘管來試試。」

「你!等我找到了宋權錢,就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還有你不要以為南初是真的愛你,她不過是氣我當初沒有認出她罷了,你這張臉只怕和你睡在一起都會做噩夢。」

陸司寒皺了皺眉,南初才剛剛清醒過來,在她的病房前見血不是什麼好事。

「你們,把他拖走。」

風輕雲淡的一句話,陸司寒全程連正眼都沒有看簡梓佑。

「陸司寒,你給我等著,你給我等著!」

簡梓佑一路被人拖出了醫院,整個人都狼狽不堪。

原本簡梓佑還打算衝進病房的,到現在他仍舊不信南初會對自己這麼絕情。

只不過剛剛跨進醫院大門,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看了眼來電顯示是母親馮婭的電話,簡梓佑只能不耐煩的接通。

「媽,我現在有好多正事要做,你找我什麼事?」

「兒子,媽身體好不舒服,頭暈眼花的,你回家來看看我好嗎?」

「怎麼會這樣?好,我知道了,我馬上來。」

簡梓佑看了眼姜南初病房的方向,看來只能等過幾天再來看看了。 “留在這裏有什麼用啊!你也搞不定,還不如回去想辦法找人了。”

周瑩瑩不高興了,覺得張昊天就是太莽夫了,這種時候真的不能逞能了,自己要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本事,沒有那種本事的時候,就應該趕緊想辦法找人幫忙。

但是在張昊天看來,既然遇到了這些事兒了,又有什麼好害怕的?能行就行,不行就跑,雖然這地方的事兒太詭異了,但是還不至於到要逃跑的地步,還是應該繼續往前走,到時候再看看。

再說了,這裏還有這麼多人呢,要是這地方真的出了大事兒了,好歹也要提醒一下週圍的那些人趕緊離開這裏,不然,還真的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死在這裏呢。

周瑩瑩又勸說了幾次,希望張昊天可以聽自己的話,趕緊離開這裏,之後再說,但是張昊天根本就不聽,到後來,聽的周瑩瑩說的也累了,乾脆讓周瑩瑩留在這裏,打算自己繼續往前走。

“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固執啊!”周瑩瑩真的生氣了,這不就是拿着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嗎?明明知道前面有危險,現在好了,還非要往前衝。

“隨便你怎麼說,今天這地方,我還就非要進去看看不可了。”張昊天也來了脾氣了,這事兒真的就怪自己嗎?自己也是好心的好不好,再說了,周瑩瑩爲什麼這麼自私呢?

周瑩瑩看着張昊天那個樣子,氣的不行,“好!你高興進去就直接去好了,我不去了!”

這話說完,周瑩瑩轉身朝着醫院外面的方向走,根本就不打算管張昊天這邊的情況了。

張昊天看着周瑩瑩離開的背影,默默的嘆氣,心說周瑩瑩走了也還算是好的,到時候,就算是真的有什麼危險,也都是自己一個人撐着,不用連累周瑩瑩了。

心裏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抓心撓肝的,有些說不太上來。

張昊天這兩隻手,這會兒放哪兒都覺得不對勁兒,就是各種不舒服。

爲了讓自己淡定一些,張昊天深呼吸了幾下,想要丟掉那亂七八糟的想法,趕緊進去醫院裏面看看,也不知道里面現在是什麼狀況了。

繼續往前走,張昊天總能聽到一陣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地上拖拽的聲音,聽起來要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眼看着周圍那些正在看病的患者,張昊天心裏開始糾結,先不說這些到底是人還是鬼,就說他們看着自己的眼神,爲什麼這麼詭異?

硬撐着心態,張昊天終於走到了之前吳院長的辦公室,想看看之前吳院長到底在辦公室裏發生了什麼事兒。

按照之前那些人的描述,吳院長在下班之前都是好好的,但是這偏偏更加不對了,如果什麼都是好的,那爲什麼會突然暴斃?這根本就不可能的!

所以,這當中肯定還有什麼事兒是自己不知道的,或許去看了辦公室就能知道也說不定呢。

剛一推開並沒有鎖上的辦公室大門,張昊天心裏又是咯噔了一聲。

要說之前走廊裏牆壁上的紋路還是時隱時現的,那這裏直接就是一直停留着的了。

並且,外面的那些紋路全都是幾乎透明的,這個辦公室裏的紋路全都是那種褐色的,看起來更加滲人了,要不是張昊天膽子大,真的要被嚇死了。

手上帶着的那扇門,張昊天忽然不知道是要關閉還是就這麼開着了。

要是關閉了,這可是離開這裏的唯一通道,真的要關閉嗎?

可如果不關閉,這房間裏的事兒外面經過的人看的清清楚楚的,會不會嚇壞那些經過這裏的人?

就在張昊天猶豫着的時候,不知道哪兒來的一陣風,就這麼把張昊天朝着房間裏面吹了一下,順帶着,也還關閉了那扇門。

聽着那扇門關閉的聲音,張昊天心裏忽然更加緊張了,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面對的會是什麼事兒了。

果然,這扇門剛一關閉,房間牆壁上的那些黑褐色的紋路就開始慢慢的移動了,這種感覺,就像是周圍被巨蟒的皮給包裹住了一樣,並且,那條巨蟒還是移動着的。

“無知的人類,你們居然這麼喜歡打擾我的休息,是不是?”

就在張昊天看着房間的紋路的時候,周圍忽然出現了一個低沉的聲音。

這個聲音張昊天也算是熟悉,這就是之前那條巨蟒的聲音,張昊天肯定是不會聽錯的。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張昊天不理解了,看着天花板,弱弱的問着。

心說,難不成又有誰來打擾這個傢伙了?這不可能啊!誰能這麼沒勁兒,來這裏打擾一條巨蟒的休息?

還有,就算是有誰打擾了巨蟒的休息,那就直接懲罰那個人就是了,至於弄出這麼大的陣仗嗎?還有,吳院長的死是怎麼一回事兒,難道還能是吳院長打擾的嗎?

他本來就在這裏上班的好不好,要是想打擾,肯定早就下手了,至於還等到現在嗎?

張昊天心裏的問號瞬間又增加了不少,只是,這次面對的是個本事不小的龐然大物,還是小心謹慎一些的好。

“你難道聽不懂嗎?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忍,你們無止境的打擾,真的有意思嗎?”巨蟒的聲音又一次從頭頂上傳下來,並且這一次,巨蟒顯然變得更加生氣了。

張昊天還是不明白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想着無風不起浪,肯定是有誰打擾了巨蟒的休息,所以纔會變成現在這樣的。

或者說,這條巨蟒一直都是沉睡着的,並且還是睡的很熟的那種,被人吵醒了,還反覆的吵醒,換了自己,也肯定會相當不高興的。

將心比心的想了想,張昊天決定安撫一下這條有起牀氣巨蟒,希望他不要這麼生氣,大不了再繼續想辦法睡下去就是了。

但是後面的話還沒等說完呢,張昊天就看到原本高院長的那把椅子上,慢慢的出現了一團黑乎乎的東西。

隨着那些黑乎乎的東西扭曲,變形,最後終於凝結成了一條蛇的樣子。

要說上次在停屍間裏見到的蟒蛇是那種龐然大物的話,這次見到的就小巧多了,至少體型小了不少,但是那雙血紅色的眼睛,還有那血紅色的蛇信子,也還是一樣的,看起來要多讓人恐懼,就有多恐懼。

張昊天壯着膽子跟那條蛇四目相對,想知道對方到底是爲什麼生氣,爲什麼會殺了吳院長,爲什麼會說被反覆打擾。

那條蛇時不時的吐着蛇信子,眼睛也滴溜溜的轉悠着,像是也在探查着張昊天的小心思一樣。

雙方對峙了好長時間,還是那條蛇先開的口,“你真的不是來打擾我的嗎?”

張昊天不明白了,自己沒什麼事兒爲什麼要來打擾這條蛇?還有,這條蛇有什麼是值得讓自己來打擾的?

不過,聽着這傢伙的意思,應該是有不少人來過,並且還都是帶着目的的那種,難不成,這條蛇真的是個“許願蛇”,還能讓人夢想成真不成?

想到這個,張昊天覺得好笑,什麼都能夢想成真嗎?真的是想太多了,也想太好了。

命數是老天爺一早就安排好的,什麼命就是什麼命,要是想要逆天改命,那也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的。

有些人原本就沒有什麼富貴的命,非要求着得到很多的財富,他們或許會真的有求必應,但是也是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的,最後弄不好,錢留不住,人也不見得就能好了。

“你說說,都是誰來打擾你休息了?還有,他們是如何打擾的?”張昊天看着那條蛇的情緒還算是穩定,當然了,蛇要是能有情緒的話。

想着這條蛇八成會跟自己描述一下也說不定呢,自己也好明白明白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

“呵呵,你果然跟他們不一樣。”那條蛇像是很滿意張昊天似的,甚至還輕輕地點了點頭。

“一樣不一樣的,我們都是人,大概是我不是真的很想打擾你吧,在我看來,你還是一直沉睡的好,至少這樣世界就能和平了。”張昊天笑呵呵的說着,想着之前死在這裏的那些人,真的覺得這條蛇還是永遠休息的好啊。

“呵呵,在你看來是一樣的,但是在我看來,就不是一樣的了!

我記得,在很多年之前,這裏還是一片樹林的時候,有獵戶上山發現了我,從那之後,我就沒有安靜的日子了。

那個獵戶總是隔三差五的給我送來一些食物,讓我吃了,之後再讓我滿足他的願望。

一開始也還算是簡單的,就是讓我給他弄來一些小動物,這樣他就可以不用費勁,還有不少的收穫了。

我當時也沒想那麼多,人家都給我送來好吃的了,我還給他一些吃的也是應該的。

但是後來,獵戶越來越貪心,開始不僅僅需要小動物了,開始找我要錢,要房子,要所有他想要的東西。

一開始我還聽了他的花言巧語,滿足了他想要的,但是後來我發現,人的貪心真的是沒有止境的,他得到的越多,想要的就越多,並且這些全都不是他辛苦賺來的。

輕易得到的東西就不會被珍惜,也就想得到更多!

在我明白這個道理之後,我決定不去管那個獵戶,任由他自生自滅,可誰成想,這傢伙從我這裏得不到好處了,就開始找人來挖我的墳墓,呵呵,我就是這麼被他們從地底下挖出來的。

當然了,那些想要挖我的傢伙也沒什麼好下場,你看看那邊,這都幾百年了,他們還被我困在這裏。”

巨蟒說到這裏的時候,語氣像是稍稍有些得意,看的出來,他對於收拾了那個獵戶表示很開心。

正所謂鑼鼓聽音,張昊天心裏大概明白了,一定是有誰驚擾了巨蟒,之後,還想從巨蟒這裏得到一些好處,所以才惹怒了巨蟒,也纔會有現在的這個狀況的。

果然,很快的,巨蟒就接着往下說了。

“自那之後,我又沉睡了很長很長的時間,一直到這裏開始漸漸出現了人類,他們在這裏蓋房子,建工廠,但是他們僅僅只是在我身上弄這些設施,從來沒在我腦袋上弄什麼,一直到那個小醫院的出現。

那個很小的醫院其實說是診所更加合適,當時的那個人選的那個位置,說來也巧,正好就是我的頭頂上。

當時附近就只有這麼一個小的診所,所以來往的人也還真是不少,我當時就是半睡半醒的,聽着那些人說話,真的是要多頭疼就有多頭疼。

終究有一天,我忍無可忍了,就半夜託夢給那個診所的主人,讓他趕緊離開這裏,隨便什麼地方,永遠不要回來就是了。

可我沒想到,那個人誤會了我的意思,還以爲我要保佑他,還給我在診所旁邊弄了個小的廟供奉起來了。

人家給了我香火,我也不好意思做的太過分,就這樣,我容忍了他們一段時間,但是也真的是因爲那個小廟,周圍那些人全都來許願,吵的我更頭疼了。

沒辦法,我就再次託夢,讓那家人趕緊搬走,不要再繼續住在這裏了,也不要再打擾我了,可我沒想到的是,那家人居然也開始跟我談條件了!

他們希望我可以讓他們在城市裏立足,有很多的錢,買很大的房子,我當時就想着要趕緊讓他們走,順嘴就給答應了。

這下好了,他們又開始重複之前那個獵戶的故事了,我還能說什麼?”

巨蟒又開始冷笑,但是聽的出來,他顯然變得更加無奈了。

聽着巨蟒說這些話,張昊天也覺得很無奈,人啊,只要是有不勞而獲的可能性,誰還會去勞動?這都是劣根性,換了自己,也不見得就能忍受得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