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96 Views

張小凡心道你以爲我不想,只是老子的精神力跟抽風似的,多的時候可以放一把火,少的時候用個幾秒,實在太奇怪了,張小凡決定此次之後一定要好好了解一下這是爲什麼。

Written by
banner

回頭一道小火球扔出,薄如紙片的老勇身上也升騰起火焰,兩隻鬼猶如火人朝張小凡撲去。

張小凡驚慌失措之下猛然看到有一把大刀道具,瞬間撿了起來,朝前砍去。

這一擊,他使了吃奶的勁,“咔擦”大刀在老勇靈屍肩膀上斬下,隨後大刀一橫,整個頭顱飛出。

“我曹,終於殺了一個。”張小凡興奮不已,一陣得意,沒想到下一刻,老勇體內卷出一道陰風。

劉玉尖叫道:“這是躲在屍體裏面的魂魄,用符紙。”

張小凡連忙掏出兩張符紙,扔了出去,“砰砰”兩聲,陰魂直接消散。

“只是剛變成靈屍的陰魂,太弱了。”劉玉說。

張小凡沒想到,靈屍的魂魄會這麼弱,看來這種靈屍主修的還是屍身,失去了屍身的庇護,魂魄不足爲慮。

剩下一頭身上還着火的靈屍此時也沒多少力氣了,畢竟大火吞噬了他大部分的身軀,之前的反擊都已經是出了全力,現在一陣大火灼燒下來,他身上的皮肉都已經冒出了烤熟的味道。

張小凡上前把他頭斬落,隨後將早已準備好的符紙扔過去,兩頭屍體就此倒下。

怕引起火災,他把火吸收,嘖嘖嘴說:“這招倒挺好用的,還能吸收火,以後我可以考慮當消防員。”

劉玉說:“火也屬於一種能量,你之前消耗能量了,所以才能吸收火,你試試你能量飽滿的情況下還能吸收嗎?肯定包體而亡。”

“好吧,不過你懂得真多。”張小凡說。

“我可是四級的鬼,怎麼會不懂。”

“你這麼厲害,之前居然也不幫下我。”

劉玉說:“爲你好啊,我頂多在你身邊呆一個月,之後我就走了。”

“嗯,不過他們爲什麼要我們執行這種任務?”張小凡突然問。

“不知道,不過一定有他們的目的吧。”劉玉說着,嘆氣說:“所以你這期間一定要好好修煉,畢竟不是所有鬼都像我這麼好說話,還有,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生理問題一定要解決好……”

“滾!”張小凡怒罵。

“我說真的,年輕人氣血方剛,憋着的話很容易招來女鬼,她們要吸收你的陽氣。”

張小凡沒搭理她,走過去說:“這兩個靈屍這麼在意這裏,這裏一定有什麼東西。”

說着走入裏面,裏面一陣血腥味傳來,仔細一看,三具支離破碎的屍體躺在一堆道具裏面。

“這三個看來就是看守這裏的人,沒想到直接死了。”張小凡捂着鼻子說。

“不對勁啊,按理來說,那兩個靈屍死了,屍體是放在醫院的,可是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還殺了三個人呢?”劉玉嘀咕着說。 第二百八十二章:

兩人看著地上的深坑,心中一陣后怕,這道攻擊如果落到身上的話,就是不死也得重傷啊!要知道在這幽冥鬼域里,這裡可不同於酆都城的時候,可以放開了打,這裡可是殭屍們的主場,修真者們在這充滿煞氣的地方,不但不能修鍊,甚至於連出行都得在自身罩上一層靈力罩,以免身體受的這裡的煞氣影響,要知道這裡的殭屍生前的時候,一個個的可都是修真者啊!就連化神期的尊者都抵抗不住的煞氣,她們就更弱了,要是被通化成了殭屍,那就更是悲催了得了。

每年來到此處的歷練的修士不少,個個修為高深又身價豐厚,雖然被通化的修士屬於鳳毛麟角的存在,卻也不是沒有,長時間在外,就算修士們是用的靈力補充的自身損耗,長時間在外的話,在四處都瀰漫著煞氣的幽冥鬼域,被煞氣入體的修士還是有很多,因此才有了三大城池的存在,讓再次歷練的修士有個能休息,祛除身上沾染煞氣的場地。

兩人這一路走來,不是沒有動過手,也殺了不少的殭屍,就是修為在元嬰期的藍眼殭屍都處理過,但這些殭屍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是落單的,兩人圍攻一個,但是現在……光是看著這麼多一看就是訓練有素,身後有人的殭屍團隊,兩人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有多遠就走多遠,絕對不能招惹,要知道這些殭屍生前可都是修士,最看重的就是個人利益的得失和對大道的追求,就是變成了殭屍,失去了生前的一些記憶,可是印刻在骨子裡的事情,哪裡是能輕易忘懷的,因此就算是變成了殭屍,也是單打獨鬥形單影隻,可是現在卻有「人」愣是能將不可能變成了可能,由此可見,這身後的渾水有多深,遇見了自然會報告宗門,卻不會參與其中,兩人如今的修為還很低,起碼這些事情還不是如今的她們能參與的,兩人此刻只想平安的趕緊離開這裡,可是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躲開就能過躲的開的。

兩人猝不及防的情況下,被這些圍上來的殭屍群一陣攻擊,本來背靠著背互為依託的兩人被分了開來落了單,那些個殭屍見兩人分開,立馬有一對人從中見穿過,就這樣又成了一個新的方隊,把兩人分而圍之。

蕭楠眉頭一皺,見他們一步步靠近,也就不在尋找縫隙去與南宮風華回合了,遠程攻擊比不上他們人多勢眾,蕭楠果斷的選擇了近身作戰,轉而沖向了殭屍所在的隊伍當中,手中的混元太極劍劍鋒泛著灰色光芒,看著不顯鋒利,但是每一劍刺下去,都入肉三分,在這一群殭屍中間來回穿梭,仗著寶劍的銳利,可謂是所向披靡,所到之處,嗷嚎之聲不絕於耳,殘肢斷臂零落一片。

那些殭屍吃了蕭楠近身攻擊的虧,也很快就調整了攻擊陣型,不再是一位的往前沖,隨著一位紅衣殭屍的吼叫,那些殭屍們聽到命令般的紛紛退後,很快就在以蕭楠和零星幾個被蕭楠纏著的殭屍為中心的空出了一大片的空間,緊接著就是一道道的五行各種術法的攻擊落下,眼看著攻擊就要落下,蕭楠身形一閃,消失在了原地,那些來不及退走的殭屍則遭了殃,被這各種術法直接轟成了碎渣。

蕭楠的身形在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在陣型外圍了,當時戰鬥的同時,也沒有忘觀察者四周,察覺到當時的那一聲吼叫以及隨後的變動,即使不懂的殭屍之間的語言,也猜測到那個殭屍是這一群中的領頭之人,隨即一個瞬移,再次出現的時候,出現的位置正好是那個紅眼殭屍的面前,手中利刃高高舉起,在對方驚恐的眸色中一劍劈了下去,整個殭屍就被一劍從中間劈開了兩半,身子直愣愣往兩邊的倒了下去。

失去了領頭之人的控制,殭屍群整個都失去了章法,再也沒有了先前的訓練有素,整個場面如羔羊入了狼群一般,看到蕭楠出現的時候,只剩下了對包含的靈力的血肉的貪慾,一個個毫無章法的沖了上來,離得近的本能的直接使出了近身攻擊,那些了離得遠了些的,以最快的速度趕奔而來,還有個別的幾個殭屍牢記著自己的「本份」,還是用著術法攻擊,這樣一來,整個場面頓時大亂了起來。蕭楠見時機不錯,看到那裡有人就用瞬移神通往哪裡去,頓時所在之地一片狼藉,不一會的時間,整個隊形就被蕭楠沖的四零八落,一兩輩人的隊伍只剩下了十幾個殭屍還頑強的站著,剩下的不是缺胳膊斷腿的,就是受了重傷的,算是完全廢了。

與此同時,南宮風華這個體修也選擇了近身作戰,不同於蕭楠在殭屍群當中的遊刃有餘,她則是實打實的近身作戰,好在身為煉器世家的嫡女,最不缺少的就是各種功能的法器,尤其是身上穿的護身法衣品階更是不低,此刻紅色法衣變成了護身鎧甲,本命法寶早已經幻化成了拳套,看著蜂擁而來的殭屍群,南宮風華此刻忘記了害怕,也忘家了恐懼,那些個愛恨強仇也全都消失不見,此刻眼中只剩下了殺戮,心中只剩下一個信念,把眼前出現的所有一切全部摧毀,真箇人進入了忘我的階段。

南宮風華隨著殺戮的持續,慢慢的有本能進入了天人合一的階段,當初在比試台下被打斷的頓悟,在這一刻再次被喚醒,因此遠遠的望去,只見以南宮風華為中心,殭屍群不忘的往中間那個紅衣女子衝去,而那些個殭屍則是一個個的被高高的拋起,女子好似不知疲倦一般,狠狠地把攻擊而來的殭屍砸向了其他的殭屍身上。

蕭楠解決了所有的殭屍,看到南宮風華此刻的狀態,忍不住羨慕了一番,不過只是一瞬,就只剩下濃濃的擔憂了,在戰鬥中進入頓悟,以後收穫自是不一般,光是這一番頓悟,就已經不枉此行了,要是頓悟在修真界,自是不用擔心安全,但是此時此刻,說不定後邊還有修為更加高深的殭屍群,在此處停留的時間不宜過長,否則一段再有人來……

在原地踟躕了一會,也就不再糾結了,總不能為了一些沒有影的危險而打斷她的頓悟吧!更何況此刻也沒有追兵追來,算了,總一步算一步吧!打不過跑總可以吧!再不濟還有空間呢!保命總是可以做到的,至於南宮風華?到時候再說吧!

觀察了一陣子,看到了此處隊伍中的領頭之人,直接出手解決了,又順手結果了十幾個殭屍就不再理會,轉而返還回去,處理起來戰利品來了,光是那些殭屍頭顱中的晶石就有不少,待所有事情都解決了以後,在周身布置了一個防禦陣法,拿出靈石補充消耗的靈力。

時間一點點流逝,又過去了三個時辰,每當看著南宮風華撐不下去的時候,蕭楠就出手幫上一把,直到所有的殭屍全部殺死,蕭楠這才遠遠地退開,看著遠處幾乎精力全部耗盡仍然倔強著站立著的南宮風華,此刻身上一片暗紅,滿身的狼狽,渾身上下散發著濃烈的血腥之氣,更有鮮紅的血液順著衣擺往下滴落,也不只是殭屍們身上的還是自己身上的。

蕭楠在退離得時候,儲物袋裡的靈石趁機灑向南宮風華周圍不遠處,而且全部灑出來的都是極品靈石,以備不時之需,果然,只見南宮風華感應出了周圍的靈力,在周身本能的布置了一個結界,把所有靈力圈禁在結界之中,盤腿坐下五心向上修鍊了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灰暗的天空更加灰暗,煞氣比之先前更加濃郁,幾乎擰成了實質一般,周圍還是寂靜無聲,但是卻散發著一股濃重的血煞之氣,蕭楠警惕的用神識往四周查看了一下,並沒有一絲異狀,但是多年來的修鍊,讓蕭楠對危險有了一種本能的警覺,雖說眼見為實,但經歷過了先前的一幕,讓兩人落入了這殭屍群之中,蕭楠此刻不僅對無往不利的神識產生了懷疑,更加不敢放鬆一絲警惕,看著不遠處還在修鍊的南宮風華,不禁一陣急躁,到底該不該打斷她的修鍊?

沒有讓蕭楠糾結太久,很快就有一隊「人馬」出現在眼前,看著前方的幾個藍色眼睛以及身後的一片閃爍的紅光,蕭楠再一次放出了神識,果然,神識所到之處一片空無,別說是正往此處趕來的殭屍群了,就是那些個迎風舞動著的樹葉也在這一刻處於靜止狀態,這是神識被那些殭屍給蒙蔽了嗎?要真是如此,真是太可怕了。 張小凡心中一凜,說:“有人搞鬼?”

“不清楚,不過有些問題。”

張小凡搖搖頭,沒理會屍體,檢查了一番道具,突然耳邊傳來聲音。

“你想擁有很多很多錢財嗎?”

“你想成爲獨一無二的美男子嗎?”

“你是不是想要強大的力量?”

“對了,你是不是想要蘇倩倩?想要推倒林柔?”

“來吧,來到我這裏,這些願望都能幫你實現。”

“來吧,過來,對,靠近我,我將是你的……”

張小凡腦子突然變得迷迷糊糊的,他甩甩頭,喃喃說:“好奇怪,有人叫我。”

劉玉的聲音居然也不見了。

此刻,張小凡只感覺自己站在女人堆裏,身邊都是自己喜歡的類型,緊接着,無數的錢掉了下來,定睛一看,宋風,王虎等人跪在地上向自己求饒。

“自己居然這麼厲害了。”張小凡放肆的大笑,他走過去,突然有人說:“開心嗎?”

“誰,是誰?”張小凡大喊。

“我啊,在你手裏。”

張小凡伸手一看,自己的手中,有一面古樸的鏡子,顏色是青銅色,只有手掌大小,做工非常精美,後面一個女人的臉,對着人微笑着。

雖然微笑,但是給人的感覺有些怪異,不知爲何,會對這個人臉生出一種好感。

張小凡撫摸着人臉,喃喃着說:“好美啊。”

“喜歡我給你的一切嗎?”人臉居然開口說話。

張小凡點點頭,翻過鏡子,鏡子裏,是一個絕世美男,張小凡撫摸着自己的臉說:“這是我啊,太帥了。”

鏡子裏的人卻是笑了,“沒錯,我就是你,然後,你想進來嗎?看見旁邊的繩子了嗎,上吊吧,你可以來的這裏,來吧,來吧。”

張小凡喃喃點頭,他感覺到有一絲不對勁的地方,但是說不出哪裏不對,他只覺得鏡子裏的自己說的是正確的。

手中赫然出現一根繩子,他擡頭看去,就在這裏上吊吧,多好……

突然,他右眼一閃,看破了虛妄,鏡子裏哪有自己,而是一個女子,她面色猙獰的說:“就在這裏上吊吧,多好……”

女子突然面色一變,她捂着臉說:“啊……眼鏡,你的眼睛……”

嗖……

鏡子恢復原狀,張小凡整個人恢復過來,此時的他站在一張椅子上,上面吊着一根繩子,就差一步,他就上吊了。

“小凡,小凡,你聽到我說話嗎,打開盒子啊,你瘋啦,要自殺……”劉玉在盒子裏大喊着,看來喊了有一會。

感覺到鏡子的邪門,張小凡直接把鏡子扔了出去,後怕說:“這是什麼鬼鏡子。”

“到底怎麼了?你剛纔嚇死我了。”劉玉喊。

張小凡把剛纔發生的事情說了一下,後怕說:“剛纔太險了。”

“這面鏡子不簡單,很可能是有人死的時候,魂魄進入了裏面,久而久之變成了鬼鏡,你用黑布包着吧,不能流落在外面害人。”

張小凡點點頭,用黑布包好之後,說:“回頭我就扔了它,把它扔掉海里。”

“你想要錢嗎啊?你想……”

“哼,到這個時候還想迷幻我。”張小凡右眼一閃,他有種感覺,自己精神力輸入右眼之後,似乎能開啓某種能量。

把這事和劉玉說了之後,劉玉說:“小凡,我覺得,趁這段時間有空,你回家一趟,也許能弄清你眼睛具體的情況。”

張小凡也覺得應該這樣,因爲他記得自己被東西砸暈昏迷之後,等自己醒來,原本的自己好朋友都和自己沒聯繫了,只有爺爺一人照顧自己,這讓他到現在還有些疑惑,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收好鏡子,把周佳佳弄醒,周佳佳知道這裏也死人之後,兩人跑了出去,最後周佳佳報了警,後面的事情張小凡不知道了,估計這種案情到最後也是不了了之吧。

此時離一個月的時間已經過去好幾天了,張小凡知道自己得儘快弄清自己的情況,只有這樣才能更好的對付未來的事件。

當天他便告別了周佳佳,雖然周佳佳挽留他,但是還是走了,畢竟小命最重要。

坐車到了鄉下鎮上的時候,展嘯風下車給蘇倩倩打了電話,蘇倩倩說本來沈峯幸他們還要進入那個賓館的,不過她拒絕了,說等張小凡回來。

隨後又聊了一些,便掛了電話。

走在路上,張小凡給爺爺打去了電話,說今天會回家看看,爺爺說知道了,會給自己做好菜等他回來。

鎮上離鄉下還有很長一段距離,坐車估計要兩個多小時,此時天色已經黑了,路上車很難攔。

好在,沒多時,一輛運輸的小卡車被他攔了下來。

“小夥子,去哪裏?”運輸司機叼着煙說。

張小凡露出一副好學生的模樣說:“去老寨溝,你經過嗎?”

司機說:“巧了,我路過老寨溝邊上的新寨溝,你要不要來?”

新寨溝離老寨溝大概幾公里路,張小凡估摸着自己可以走過去,隨後趕緊答應了下來

“兩百塊。”司機伸出手。

“搶錢啊?”張小凡很不爽,自己雖然有錢了,但節省的優良品質還是有的。

“愛坐不坐。”司機就是看準了這麼晚沒車。

無奈,張小凡只能坐上了車。

路上的時候,張小凡因爲太累,直接睡着了,過了也不知道多久,就感覺車身顛簸的厲害,張小凡直接醒了。

目光掃了掃窗外,他皺眉說:“司機大哥,你這路不對啊,怎麼這麼偏?”

司機笑着說:“幹我們這行,等熟悉路,要不然全走大道,賺什麼錢?”

“你故意不走收費站?”張小凡震驚的說。

“廢話,老子要是不走小路,我得賠本。”隨後嘟囔了幾句,讓張小凡睡覺,很快就到新寨溝了。

此時張小凡哪裏還睡得着,他看了看手機,已經12點多了,這條小路異常的難走,這司機爲省錢也是夠拼了。

突然,張小凡看到面前隱隱約約有人攔車,他說:“這大半夜的,難道還有人想要坐車?” 第二百八十三章: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難不成殭屍中也有能煉器的宗師了?還是說根本不是法器的作用,而是這幽冥鬼蜮中生出了人修不知道的靈草,這才讓殭屍能蒙蔽修士的神識,不管是哪一種,對於長時間依靠神識的人修來講,都不亞於是一種災難。

蕭楠看著不斷靠近的殭屍群,步伐一致說明紀律嚴禁,再看看那身後的一片紅藍相間的眼睛,明顯這一隊伍比之前一隊伍的實力更強,再看自己這一方,自己是剛剛恢復到了最強的實力,但是同伴還在頓悟當中,就是現在即刻清醒過來,身體內的靈力還沒有補充,如今身體虧損得厲害,完全就是個拖後腿的,這樣一算,雙方的實力實在相差甚遠,讓蕭楠完全沒有了一點抵抗的心思。

蕭楠心思拈轉間,閃過一個個念頭,腳步飛快的衝進了南宮風華所在的防禦陣內,打算直接動手先把人帶走再說,哪知剛一步入陣法,就看到原本在陣法中間閉目打坐的南宮風華驀然睜開了雙眼,雙目中好似盛滿了星光,當在仔細看時,又恢復了正常。

南宮風華從頓悟中清醒過來,看著四周的極品靈石,又看看周身布置的防禦陣法,心中就明白了什麼事情,對蕭楠一陣感激,感謝的話語還沒有說出口,看著蕭楠焦急的模樣,想著兩人如今所在的地方,就猜測著外面的情況非常糟糕,趕緊開口道:「外面情況如何?現在可是要離開?」

蕭楠也沒有出聲,一手揚起,地上原本散亂的靈石就被收到了儲物袋裡了,另一隻手緊緊的抓住了南宮風華的胳膊,往上一使勁,南宮風華就被帶了起來,蕭楠順勢就把南宮風華整個人摟在了懷裡,往前一步邁出,兩人就出了防禦陣。

南宮風華雖然反應的很快,但是架不住先前消耗的太多,有些事情做起來的時候難免慢了一些,於是整個過程就顯得受制於蕭楠,好在這些日子兩人在一起培養的非常默契,即使不明情況,南宮風華出於對同伴的信任,讓她完全沒有反抗,甚至於在蕭楠把她攬住的時候自動的攀了上去,非常的配合蕭楠接下來的動作,自己則是騰出手來,忙著趁著這些功夫,抓緊時間吸收靈石里的靈力恢復自身的損耗。

兩人出了陣法之後,蕭楠沒有在用神識,而是把靈力聚於眼睛,看了看四周,見其他三個方向沒有殭屍大軍,就向著西北方向逃去,那個方向原本就是兩人此行的目的所在方位。

兩人一出了陣法,身上的氣息就算有著靈力罩罩著,加上南宮風華身上的血腥之氣,還是難免泄露了出去,在第一時間就被那群殭屍發現了,一個個的彷彿打了雞血一般,原本有些暗淡無光的眼球像是紅寶石一般,散發出了燦爛的光芒,有些個甚至在沒有得到追擊的命令,靠著自身對血食難以抵抗的誘惑,就自作主張的追了上來,原本看著還算整齊的隊伍,在有人自作主張和遵守紀律的拉鋸下,就這樣一轉眼的功夫,稀稀拉拉拉起了長隊。

蕭楠看到這裡,心中就有了個主意,當初在水藍幽海被人追殺的時候,不管是陸地上的,還是在水裡游的,蕭楠在碰到有妖獸攔路,而自己又有時間處理的時候,沒少殺那些個不長眼的,由於時間的不充足,殺的妖獸也不是低階妖獸,沒有時間處理,丟掉的話又有些可惜,因此,就把那些個妖獸的屍體直接裝進了儲物袋裡,打算等有時間的時候在把沒有利用價值的部分處理掉,誰知這段時間忙的準備天涯英雄榜,就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如今倒是派上了用場。

蕭楠一邊打開儲物袋,把一頭五階的火雲獸給丟了出去,一邊分出一點心神觀察,火雲獸的屍體正好落在了殭屍的右側方向,就見那些個殭屍有一部分立馬停下了追擊的腳步,紛紛化身成了餓狼,一個個的伸出鋒利的爪子,對著火雲獸的屍體爭搶起來,火雲獸三百多斤重的身體,一眨眼的功夫,就被分割成塊搶奪一空,搶到肉的殭屍更是直接就這樣茹毛飲血的塞到嘴裡咯吱咯吱的咀嚼了起來,肉塊上殘存的血液順著嘴角溢了出來,血食的誘惑讓那些沒有搶到肉的殭屍更加暴躁,往上用力一撲,把那些還在進食的殭屍壓在身下,直接用嘴就撕咬起了血肉,兩方就這樣爭搶了起來,整個場面頓時失去了控制亂起來了。

跟在後頭壓陣的藍眼殭屍眼神略帶鄙夷的看著亂作一團爭搶血食的那些個低階殭屍,尤其是那些個拚命往嘴裡塞生肉的,爭奪的時候,一個不小心,血淋淋的生肉掉到了地上,沾染上了一層泥土,他們就像是沒有看見,一點都不受影響的在嘴裡咀嚼時,心中一陣反胃,自從成為了殭屍以後,他已經很少有活著的時候作為一個人的感覺了,看到這一幕,只覺得一陣悲哀。

在這裡,殭屍一共分為兩種,一種是活著的時候,被封印在這裡出不去,讓煞氣生生侵蝕變成殭屍,他們這樣的一群殭屍都有著作為人的全部記憶,平日里在這裡生活,就算成了殭屍也保持著人的習慣修鍊煞氣來增強自身的實力,就算是貪婪修士身上的靈力,也是殺了人後,掏出丹田處的金丹服用,剋制著自己不去吞噬「同類」,雖然進步緩慢,但是對於不死不滅的殭屍來說,時間是最不值錢的。

而另外一種殭屍,則是先前與魔族打鬥時戰死此地的修士,還有後來壽元將近卻不想從這個世界消失的修士,他們的身體長時間被煞氣侵蝕成了殭屍,就算是在後來覺醒了生前的記憶,也只是腦海中殘留的一小部分,或者是生前很深的執念,雖有一小部分的記憶,但是意志力薄弱,一切只靠著身體的本能來生存,就像是這次帶來的這些個紅眼殭屍,他們的實力不弱於金丹期的修士,但是由於記憶的缺失,他們的智力相當於只有七八歲孩童一般,需要長時間的積累,才能恢復長大豐富自身,擁有作為人類的時候的智慧。

當然也有死後變成的殭屍也能恢復所有記憶的幸運兒,他們由於有著生前的記憶,在變成修鍊不需要看資質的殭屍之後,只要不被修士發現處理掉,他們把身體內殘存的所有靈力轉化成了煞氣之後,也能很快的就恢復到了生前的實力,而作為這對人馬中的一員,蔣嶼山只用了七十年的時間,就成為了媲美元嬰真君的藍眼殭屍,這是他在是人的時候,一輩子都不可能達到的高處,每每想起當初來幽冥鬼域作為埋骨之地的決定,他都忍不住得意,可是如今看著這一群不爭氣的東西,讓他心中的殘暴戾氣再也壓制不住,腳步往前一陣疾行,雙臂張開往前一帶,就有兩個殭屍「躲避」不及,被蔣嶼山鋒利的指尖化成了兩節,蔣嶼山看都沒看,沖著還在地上翻滾這的殭屍大聲吼叫了一聲,身為藍眼殭屍的強大氣息不在遮攔,頓時把所有的殭屍壓的歪倒在了地上。

這次帶領的殭屍雖然智力不高,但是靈魂深處那種對於死亡的恐懼卻很敏感,膽怯的看了一眼暴怒著的藍眼殭屍,生死存亡之際,也不在惦記著那些血食了,小媳婦似的委屈幽怨的看了眼地上近在眼前美味的血食,嗚嗚咽咽的連滾帶爬的起身追向了前方的隊伍,一會,原地就只剩下兩個只有半截身軀的殭屍慢慢挪動著身體爭搶著掉落在地上的血食。

蕭楠見妖獸的身體果然能吸引這些殭屍,心中喜不自勝,一邊帶著南宮風華瞬移,另一邊不停的往殭屍群中拋灑著妖獸的屍體,原本一兩百人的隊伍很快只剩下幾十個殭屍還在「契而不舍」,最最奇怪的就是,討論速度的話,蕭楠瞬移的時候,速度不亞於元嬰中期修為的真君,在這大部分都是紅眼殭屍的隊伍中,要想撇下他們易如反掌,就在兩人以為就要脫離危險的時候,看著前方矗立著的兩位藍眼殭屍和身後的三十多名紅眼殭屍,剛放下一半的心又提了起來。

修士不同於殭屍,消耗的是身體內的靈力,一旦等靈力用盡了以後,只有等死挨宰的份,蕭楠帶著南宮風華一路疾馳,身體內的靈力消耗了小半,但是殭屍的身體卻是不知道疲倦似的,不知道他們用了什麼方法,每一次都能被發現,並且組成包圍圈,好在都是一些眼皮子淺的紅眼殭屍,每次蕭楠都是用妖獸的屍體和極智逃之夭夭,可是如今看著前方的幾十個早就等急了的殭屍,要是找不到原因的話,擺脫不了被追擊的命運,遲早會被他們生生的耗死在這裡,原本還不想動手的,可是看著前面這個架勢,看來是不動手不行了。 說完,卻是感覺司機臉色有些不好看,他一踩油門,根本沒有停車的跡象。

“我曹,司機大哥,你不賺兩百塊啦?”張小凡揶揄的說。

司機沒說話,他面色慘白的一路開過去,張小凡搖搖頭,突然他靈光一閃,這麼晚怎麼會有人攔車,難不成是……

剛剛看到這個人影的時候,張小凡沒過多在意,也不知道對方是人是鬼,現在想想,這司機看出了什麼端倪?

這樣想着,張小凡看向後視鏡,攔車的是個女子,五官很好看,穿着大紅裙,目光一直看着離去的車,但是她沒有說一句話。

張小凡心中一沉,完鳥,這絕逼是鬼了。

張小凡說:“司機大哥,還是你厲害,一樣就看出她是鬼。”

司機瞪了張小凡一眼,惡狠狠說:“說什麼呢?這大半夜的,剛剛哪裏有人攔車!”

“嗡……”

張小凡直接蒙了,他忘記了一點,那就是普通人在鬼不想讓他看到的情況下,普通人是看不見的,而自己因爲眼睛特殊的緣故,能夠見鬼。

“我可你說,你小子身上不乾淨,要是再敢胡說八道,你就下去。”司機臉色難看的說着,下意識的還看了看後視鏡,這一看,他嘴角一抽,後面真有人。

瞬間,司機頭皮發麻,剛剛還沒人,現在突然出現有個女的,他一踩油門,速度飛快的駛離出去。

張小凡感受到速度加快,他瞥了司機一眼,隨即問劉玉:“這司機好像見到鬼了啊。”

“麻煩了,這個鬼不簡單,紅衣女鬼,是最厲害的一種厲鬼,等級和我差不多。”

“你也對付不了她嗎?”張小凡急急的說:“貌似你也是厲鬼啊。”

“我在上次的時候,被那蔣建浩的黃紙粉弄傷了,現在出不了多少力,甚至不太好現身,而且她很有可能發現我之後,會想辦法吞噬我。”劉玉急急的說。

“這下麻煩大了。”張小凡嘀咕一聲,朝前看去,頓時面色大變,不知什麼時候,那紅衣女鬼竟然再一次站在了前面招手。

掃了一眼司機,這司機這一次顯然也看到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女鬼,輕罵了一句,隨後竟然一個拐彎,拐入一個小樹林,隨後趕緊熄火,朝張小凡說:“不要說話,瑪德!”

他拿出一串佛珠,隨後唸唸有詞:“天靈靈地靈靈,太上老君快顯靈……”

“這沒用。”劉玉說。

張小凡說:“算是他心理安慰吧。”

大概過了十多分鐘,司機朝後看,鬆了一口氣說:“做我們這行,就要會念咒,現在估計鬼走了吧,不過今天真倒黴,以前都沒碰上,怎麼就今晚碰上了。”

說完看向張小凡,說:“該不會鬼是聞到你身上氣味了吧?”

張小凡無語的說:“我大好人一個,找我幹嘛。”說話的時候心中有些發矇,早就聽劉玉說,鬼喜歡靠近身上有精神力的人,該不會真的盯上自己了吧?

很快的,司機把車退了出去,他緩緩的開過去,沒人,再過去幾公里,還是沒人。

農家科舉之路 終於,車輛停在一所小屋門口,張小凡眉頭一皺,說:“停這裏幹嘛?”

司機笑了一聲,下車後來到張小凡這邊,拉開車門突然面色猙獰的掏出一把小刀,威脅着說:“下車。”

張小凡權衡了一下,兩人距離太近,自己貿然動手的話,恐怕有麻煩,於是說:“司機大哥,你難道還想劫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