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89 Views

「好!」

Written by
banner

秦穆然點點頭,體內,《元龍訣》的古武心法自動運轉,他的身後,自然而然地颳起了一陣風來。

「轟!」

體內發出一聲悶響,秦穆然勁氣外放,整個人的氣勢都不一樣了。

若是以前,因為戰場綜合征的緣故,秦穆然的氣勢更多的是殺戮,那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殺氣,但是經過點穴激發潛力以後,秦穆然身上的氣勢完全改變了,原先的殺戮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滾滾雄渾的王霸之氣。

「斬!」

南宮正並沒有使用武器,而是他的雙指併攏,聚集成劍指,體內的勁氣順著經脈,流入到手指之中。

手指橫空一道豎劈而下,一道磅礴的劍氣好似從天外而來,寒光一閃,狂躁的劍氣剎那間便是將四周都籠罩了起來。

言出法隨!

這種境界真的存在!

秦穆然目光一凝,他沒有想到,南宮正的修為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隨便一擊都能夠打出如此驚天動地的異象出來。

「元龍破蒼穹!」

秦穆然自然不敢小覷南宮正,他臉色沉重,怒吼一聲,身上的氣場全部都聚集在了拳頭之上。

「昂~~~~」

一聲高亢的龍吟傳來,秦穆然的身後驟然出現一條荒古元龍的虛影,元龍張牙舞爪,渾身鱗片金光閃閃,睥睨天下,霸氣十足。

「碎!」

秦穆然一拳隔空轟出,荒古元龍的虛影便是朝著南宮正劈出的劍光沖了過去。 “在我印象中若曦不會是那種膚淺的女人,可是她爲什麼要說出那麼刻薄的話呢?”

“李文淵作爲若曦的父親,保護她無可厚非,但是第二次見面的態度似乎有些不同。

“還有王醫師爲什麼要說抱歉?難道說她知道了若曦肚子裏的孩子不是我的?”

“學校方面,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爲什麼卻沒有動作?他們這麼容忍我到底是因爲什麼?”

趙小川聽到沈菲兒的話之後,一個個疑問從腦袋中不斷地冒了出來,腦中一片混沌。

“其實有些事情沒有那麼複雜,想想它的本質可能會思路更清楚一些!”

沈菲兒看到趙小川的臉色不斷地變化,幽幽的嘆了口氣,出聲說道。

“本質?”

趙小川猛然擡頭,看向沈菲兒,正好與她的眼睛對視在一起,瞬間腦袋中閃過一道電光。

“沒錯,本質!說到底,這些問題歸納起來,大致可以分爲三點!”

“第一,事情演變成這樣,都是因爲若曦肚子裏的孩子引起的,所以想要了解事情的真相就必須弄清楚若曦肚子裏的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第二,雖然不能肯定,但是直覺告訴我,這些事情的發生都和劉莊子經歷的事情有關係!爲什麼大家的記憶都會被篡改,這一點非常的重要。”

“第三,也是最關鍵的一點,這所學校到底是怎麼回事?曾經那些詭異的事情過去也許只是一場夢境,可是現在看來卻佈滿了疑點。比如那詭異的廁所、還有入學儀式等等!”

趙小川的思路越來越清楚,覺得自己裏真相也越來越近,同時他對眼前的沈菲兒也有絲好奇,不由轉頭看向她。

“沈菲兒,你真的認不出我是誰麼?”

趙小川當初可是清楚地記得沈菲兒也被吸入了鬼璽當中。

“你不就是趙小川麼?”沈菲兒疑聲道。

趙小川察覺自己的說法似乎有誤,解釋道:“我的意思是你真的不記得當初劉莊子中軍訓的事情麼?”

“軍訓?你說的是你們軍訓的時候事情?”沈菲兒恍然道:“這點我當然記得,當初你昏迷時不就是我負責的?”

“恩?”趙小川一愣,說道:“軍訓的時候到底是什麼情況,你和我說說!”

“還能什麼情況?你中暑了唄!然後我就在一直照顧你,最後我聽說王醫師是這所學校的醫生,我就跟了過來,沒想到又遇到你這個倒黴鬼,而且。。”

說道這裏,沈菲兒頓了頓,趙小川不由疑惑的問道:“而且怎麼了?”

“而且一來就聽說你把一名女同學的肚子搞大了,但是後來發現似乎那個孩子不是你的!”

沈菲兒小臉紅撲撲,尷尬的說道。

趙小川眼中一亮,急忙道:“這孩子不是我的?那是什麼人的?你知道麼?”

“不太清楚!王醫師說要保密並沒有告訴我!”沈菲兒搖搖頭說道。

“看樣子最關鍵的點就在王醫師身上!”

趙小川腦中閃過這麼一個念頭,神情顯得有些沮喪。

之後,趙小川和沈菲兒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然後沈菲兒實在堅持不住疲憊,離開了醫務室,而趙小川也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正當趙小川熟睡的時,立刻被一陣喧譁聲吵醒。

他一睜眼便看到郝大寶、蔣舟舟在自己的身邊不斷地吵鬧着。

“我說了我要的是大餅加雞蛋,你給我加腸做什麼?”

郝大寶手中拿着一個大餅,氣急敗壞的說道。

“人家認爲腸比雞蛋要好吃,不信你試試?”

蔣舟舟委屈的說道。

“試什麼試?一大早就窩火!不吃了!”

郝大寶‘啪’的一下吧大餅拍在桌子上,怒道。

“你不吃,那我就不客氣了!舟舟說的沒錯,大餅加腸可好吃了!”

一旁的趙小川躺在牀上無語的看着兩人,然後一伸手,將桌子上的大餅拿過來,一邊吃着,一邊說道。

“小川,你終於醒過來了!”

郝大寶和蔣舟舟轉頭看着趙小川精神奕奕的模樣,驚喜的叫道。

“唔,確實味道不錯!挺好吃的!”

趙小川看着眼中充血、神色疲憊的兩人,笑着說道。

同時他也想起之前沈菲兒說過這幾日除了她以外,郝大寶和蔣舟舟幾乎也沒有閤眼,在不斷地照顧着她。

“看吧!我說的沒錯吧!大餅夾腸纔是美味!”

蔣舟舟驚喜過後,聽到趙小川的話,立刻得意的看着郝大寶。

“切!”郝大寶鄙夷的看了蔣舟舟一眼,然後又看向趙小川,緊張的說道:“趙小川,你這剛醒來就吃這麼難吃的東西沒有問題吧?要不要我給你在買一份兒去!”

趙小川看到蔣舟舟瞪着郝大寶,瞬間無語,然後搖搖頭表示自己不需要。

三人經過這個小插曲後又交談了一會兒後,趙小川話語一轉,忽然問道:“大寶、舟舟,你們知道若曦現在怎麼樣了麼?”

兩人臉上欣喜地表情一滯,變得有些支支吾吾起來,似乎有些難言之隱。

“發生了什麼事情麼?”趙小川臉色一變,立刻問道。

“小川,對不起!以前是我看錯了李若曦,我收回我以前的話!”

郝大寶羞愧的看着趙小川說道。

“天下好女人多得是,小川!李若曦就讓她成爲過去吧!等以後我給你介紹幾個好女孩兒!”

蔣舟舟擔憂的看着趙小川說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

趙小川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急忙追問道。

郝大寶看着趙小川焦急的模樣,猶豫了片刻後,咬咬牙道:“趙小川,你答應我們。知道了這件事情不要生氣,我們就告訴你!”

“好!”趙小川點頭道。

蔣舟舟臉上閃過一絲焦急,似乎想要阻止郝大寶,趙小川先一步攔住了他。

郝大寶看着滿臉焦急的蔣舟舟,怒道:“舟舟,你別阻攔我!畢竟小川也有知道的權利!”

“好吧!”

蔣舟舟看着滿臉疑惑地打量着他的趙小川片刻,最後放棄了掙扎,頹然的說道。

郝大寶深吸一口氣,然後嚴肅地看着趙小川,說道:“小川,李若曦要結婚了!” 秦穆然這一拳轟擊出來,荒古元龍咆哮而出,滾滾龍威碾壓而去,向著南宮正劈出的一道劍氣衝擊了過去。

南宮正的一劍同樣霸道卓絕,雖然只是以指化劍,轟擊出來的一道劍氣,但是依舊不可小覷。

我能召喚華夏人傑 劍光瀰漫,有如九天銀河墜落,破空而來,漫天劍輝,更是刺的人睜不開眼,滔滔劍氣,化成千絲萬縷的銀光將秦穆然周圍封鎖住,讓他沒有退路。

曾經的天驕榜第一,名不虛傳!

「嘭!」

荒古元龍探出籠罩,以劈天蓋地的龍威咆哮著向著那道劍光抓了過去。

一聲悶響傳來,荒古元龍的龍爪被劍氣破碎,同樣的,劍氣形成的劍刃也在荒古元龍的龍爪之下,被碾成了碎片!

這一擊,竟然是打成了平手。

南宮正看著秦穆然,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不過很快就被掩飾了下去。

「南宮師兄,多謝承認!」

秦穆然臉上露出一絲驕傲的神色,對著南宮正拱了拱手道。

「師弟不愧為師父的弟子,如此年紀便有這麼強的戰力,為兄也罪魁不如!」

南宮正臉上沒有多少表情,但是他卻是第一次對一個年輕人有如此的讚歎。

「南宮師兄,我說了,我也能夠接下你一招,現在,你可以把點穴刺激潛力的手法交給我了吧!」

秦穆然臉上賤兮兮地看著南宮正,一副計謀得逞的樣子。

「可以!」

南宮正點點頭。

之前他或許覺得秦穆然沒有能力學會這招,畢竟江湖兇險,秦穆然擁有點穴激發潛力這種絕學一旦流傳出去,便會被無數的古武界中的人惦記。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秦穆然沒有足夠的能力,根本就不能保住這樣的絕學。

但是,經過剛才的動手,南宮正已經知道了秦穆然的實力。

戰力直逼化勁之境大圓滿!

「嘿嘿,我就說嘛,師兄怎麼會藏私呢!」

秦穆然嬉皮笑臉地說道。

「走吧,回屋子裡,我傳授你!不過,能夠學到多少,就要看你的天賦了!」

南宮正一手別在身後,轉過身,向著茅草屋走了過去。

秦穆然連忙跟了上去。

回到茅草屋后,南宮正手袖一拂,頓時,院子里的柴扉通通合上。

「師弟,這點穴激發潛力的手法是我從一本古籍上面學到的,其中蘊藏深奧的妙義,共有五指,但是后兩指已經失傳,只有前三指,但是這三指也依舊能夠讓你受用無窮!」

南宮正看著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還請師兄傳授!」

秦穆然這一刻臉上沒有了以往嬉皮笑臉的樣子,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凝重。

「看好了!」

說完,南宮正便是一指點在了秦穆然的眉心。

秦穆然只感覺眉心一涼,隨後,一股龐大的圖像展現在了自己的眼前,沖入了腦海之中。

那一道龐大的人體框架結構圖,那人體的穴位有如繁星般排布。

若不是秦穆然本身就是中醫,對這些穴位都了如指掌,恐怕一時半會兒也會頭疼。

但是,因為有了之前的基礎,這一切就變得容易了很多。

有如繁星般的穴點陣圖,在秦穆然的腦海中有如放電影般地閃過,不過這道穴點陣圖卻更像是有感應一般,秦穆然跟著穴位亮起來的部分,開始記憶。

這些,都是能夠激發潛力的穴位。

秦穆然閉上眼睛,雙腿盤旋,坐在地上,陷入了悟道之中。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一眨眼,一夜便是過去了。

第二天的清晨,秦穆然這才緩緩睜開了眼睛。

經過一天的悟道,秦穆然並沒有勞累,反而從他的眼睛之中綻放出睿智的光芒。

「參悟的怎麼樣了?」

南宮正見秦穆然醒了過來,也是緩緩睜開了眼睛,問道。

「差不多了。」

秦穆然淡淡說道。

「差…..差不多了?」

南宮正有些沒有反應過來,問道。

「是啊,那麼簡單!」

秦穆然理所當然地說道。

「簡單…….」

南宮正聽到秦穆然這麼說,頓時就愣住了,當初自己學習這個點穴刺激潛力的時候,那可是足足花費了好幾天的時間,也不過才學會了一指的精要,現在秦穆然,僅僅是一個晚上就……想到這裡,南宮正都有些懷疑秦穆然是不是在裝逼噁心自己。

「你確定?你都會了?」

南宮正還是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當然,就是一些穴位而已,很好記的。」

秦穆然點了點頭,說的很是輕鬆。

「就是一些穴道……那可足足有三百多處穴道…..」

南宮正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

「才三百多處而已,師父當初教我中醫的時候,那可是足足有三千六百多處穴位,比這個可複雜死了!」

秦穆然一副就這個還能夠說困難的樣子,嘚瑟道。

「………」

南宮正看著秦穆然,有些無語。

或許,他就真的是註定要學習這個方法的。

「師弟,看來你跟它是有緣分的!」

此時,哪怕南宮正都不得不承認這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