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91 Views

帝溟寒直接把墨九狸抱到懷裡,他感覺到了墨九狸的想法,但是他不在意,畢竟那九世是給墨九狸歷劫的,歷的還是劫難,並非是情劫,因此就算自己陪著,也沒辦法每次拿到她心三人的角色的,如果他想不是做不到,而是他不能那麼做……

Written by
banner

因為他承擔不起讓墨九狸渡劫失敗的後果!

好在自己的記憶封印了,每一次陪著墨九狸轉世都沒帶前面的記憶,否則真的不清楚自己會做什麼!

「不管怎麼樣,從前,現在和以後,我的女人只有狸兒一個人,永生永世都不會改變,我愛你……」帝溟寒貼著墨九狸的耳朵道,最後一句聲音特別小,但是墨九狸還是身體一僵,全部聽到了。

瞬間耳朵就紅了起來,察覺到墨九狸耳朵又紅又熱,讓帝溟寒忍不住覺得好笑,好聽的笑聲而出:「狸兒,耳朵紅了,是不是害羞了……哈哈哈……狸兒真可愛!」

墨九狸……

她覺得自己剛才的感觸都餵了狗,這男人越來越不正常了好吧,她怎麼可能害羞呢?孩子都生了三個了,當她是不懂事的少女么?

但是墨九狸在心裡自己想的,卻沒說出來,回頭瞪了眼帝溟寒,把整個人埋在帝溟寒的懷裡裝死!

這一晚,兩個人沒做特別多的運動,當然也不是一點沒動,最後墨九狸就趴在帝溟寒的懷裡,聞著他身上好聞的冷香睡了一個好覺……

第二天,墨九狸沒帶任何契約獸,直接帶著寧兒和小彩,離開了諸天界! 金昊欽的熱臉,毫無疑問,貼了冷屁股!

其實金子對他,談不上怨恨。

因爲她不是金三娘,無法切身的感受三娘這十三年來對親情是怎樣極度的渴望着,又是怎樣承載着內心的孤寂和失落的??但金子認爲,三娘之所以會患上孤獨症,跟她這些極品親人脫不開干係,因此,她心裏多多少少對金昊欽是鄙視的。

他這個兄長,當得有多麼不稱職?還需要別人提醒麼?

如果自己沒有意外的進駐三孃的身體,代替她活下去,代替她走出禁錮的心靈,那麼他金昊欽是否依然可以一輩子對自個兒的親妹妹不聞不問?

答案,金子不知道!

或許有一天,他心血來潮,他良心發現,會去看三娘一眼……

總而言之,金子現在無法毫無隔閡,毫無障礙地跟金昊欽兄妹情深!

辰逸雪看金昊欽碰了一鼻子灰,心中甚是暢快!

這倔強的蠻人,終於也有了軟肋!

金昊欽見辰逸雪幸災樂禍,眼刀子飛了好幾個,還不時的使眼色,讓辰逸雪出言幫腔。

辰逸雪佯裝未覺,翹着手,昂首闊步的往前走去。

一襲黑袍將他修長挺拔的身姿勾勒得近乎完美,只是陽光下高大如樹的背影,卻似乎帶着些微的寂寥和落寞……

金子眯着眸子凝望着,他。內心很孤單麼?

他的家境那麼好,母親是地位顯赫的郡主,父親也是儒雅之人,兄友弟恭,家庭和睦,這不是再完美不過的生活了麼?

那他眼底、他身上從骨髓裏散發出來的那絲冷冽和落寞,到底是因爲什麼?

金子看着他偏瘦的體型,不由暗自猜想着。

難道。他有隱疾?

思及此,金子不由睜大眼睛,心中怦怦跳着,一個被挑起的八卦念頭在腦海中迅速蔓延着,她突然間對探尋大神的心理,很感興趣!

金子大步跟了上去,還未及開口說話,就聽辰逸雪沉聲問道:“是三娘你向逍遙王推薦在下的?”

金子頓了頓,只是乾笑幾聲。算是承認了。

“多事!”辰逸雪輕叱一聲,嘴角卻微微翹起。

金子見他不是真生氣,便笑道:“你循循善誘很有一套嘛。不過這功夫也得常常練。隔得太久,就生疏了。此舉又是利己又利民,何樂而不爲?”

“利己又利民?”辰逸雪俊眉挑了挑,冷然一笑道:“利己從何看出?”

金子剛想要誇誇其談,轉念一想,又覺得自己腦中組織好的拿一套說辭。實在是非一般的牽強。

這跟兇手近距離的接觸、談判、誘導,在現代可是有專業的談判專家擔任,而且往往會有警察在旁保護,確保談判專家的人身安全問題。畢竟,要做好萬全的準備。以防談判失敗,兇手情緒失控而做出瘋狂的舉措。

這次金子貿然跟逍遙王提議讓辰逸雪去說服鍾二郎。 九爺的掌上小天妃 其實是她衝動了,完全沒有考慮這樣做或許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而這後果,又是不是她可以承受得起的?

金子心中自責,她那時只想着辰逸雪深諳人心,沉着睿智,能對此案有所幫助,卻從沒有設身處地的爲他的安全問題着想過……

她擡起那雙盈亮燦奪人心的琥珀色眸子,含着深深的歉意,對辰逸雪認真道:“對不起,這一次是在下欠缺考慮了,若是辰郎君因此犯險,在下委實難辭其咎!請接受在下誠摯的道歉!”

金昊欽此前一直悶悶不樂,一張臉陰沉幾欲融冰。三孃的態度讓他很難受,但此時看到妹妹自責不已的神情,他又心生不忍。

金昊欽努力掩下心中的負面情緒,含笑追上前,與二人並行,調笑道:“三娘你就不必自責了,有阿兄在一旁保護着逸雪,哪能讓他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誠如你所說,這傢伙對循循善誘很有一套,不多加利用,還真是浪費了!”

兄妹二人,一個道歉,一個調和,真是有意思!

辰逸雪朗聲一笑,那笑意炫然魅惑,卻是從心而發的,清潤直達肺腑。

不知爲何,聽到這釋然的笑聲,金子的心微微感到欣慰和溫暖。

笑一笑,十年少!

多笑笑,人才能越活越健康嘛!

“有昊欽在,的確不必擔心安全問題!”辰逸雪側首看了金子一眼,這既是對金昊欽的肯定和信任,也是對金子的一個暗示,讓她不要再自責了,大神,壓根就沒有將這個放在心上,更談不上嗔怪!

金子也釋然了,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這個案子終於結了,她終於可以領着驗屍費,打道回府了。

這個案子,辰逸雪有功,人家山長水遠的過來相助,總不能虧待了,於是金子便提出請客建議,她決定邀請辰逸雪和金昊欽到驛站用膳,大廚當然是她親自出馬了!

金昊欽一臉興奮,三娘雖然對他始終冷冷,但這還是她第一次邀請自己吃飯,這說明他們的兄妹關係,正在慢慢改善,相信假以時日,三娘會完全地敞開心扉,接受自己的,再給彼此一些時間,她也會像妍珠那般吧?

金昊欽腦中開始勾勒出一幅兄友妹恭的美好藍圖來……

驛站那邊,笑笑見辰郎君和阿郎一塊來了,驚訝得睜大眼睛,傻傻笑着,金子連喚了幾聲,她這才堪堪回過神。

“娘子,奴婢看你邀請阿郎來,真的太意外,太高興了!”笑笑一邊洗着菜,一邊說道。

金子握着小刀,將羊肉從骨架上片了下來,刀工麻利嫺熟,無人能及。

她淺淺一笑,回道:“本娘子這次邀請的是金護衛,他於本案有功,本娘子請他吃頓飯,表示感謝之意,跟你家阿郎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笑笑聞言,臉上的笑容煙消雲散,嘟囔道:“娘子真小氣,還記着阿郎的不是麼?其實夫人走的時候,他才七歲,也是半大的孩子,還在主院那位的教唆下,纔會對娘子不聞不問,可現在阿郎對娘子已經不一樣了,娘子就跟阿郎和好吧!”

金子撇撇嘴,眼睛擡都不擡,應道:“那時候小不懂事可以理解,可是長大後呢?可曾來探過我?若我一輩子不醒,或者乾脆在那一次裏掛了呢?”

笑笑垂眸,想起這十三年來娘子過的日子,鼻子就一陣發酸。

娘子,她之前有多渴望溫暖,渴望關愛,她現在就有多害怕受傷,害怕傷害……

笑笑無言地嘆了一息,在心中默默祈禱着,阿郎和娘子早日冰釋前嫌! 第4426章

有帝溟寒在他們不擔心找不到無憂島!

而一路上,他們的代步工具都是小彩,墨九狸坐在帝溟寒的懷裡,身上始終被帝溟寒的力量包裹著,只有這樣墨九狸才能安然離開諸天界,畢竟她現在的身份不同啊!

「寒,是不是每個像諸天界,都有像我這樣的天道?天道可以這樣隨意更換嗎?不然總是讓一個人多無聊啊?」墨九狸十分愜意的被帝溟寒抱著好奇的問道。

「不是,雖然每個界面都有天地規則,但是低級界面,比如我們相遇的大陸,只有基本的天地規則,低級界面的天道是沒有意識的,低級界面的天道只有本能,控制著整個界面的規則……」

「等級稍微高一點的界面中,天道有意識,但是卻沒有實體,只是一道規則的存在,意識也是如同出生般的比較弱……」

「再高級一點的界面天道時間久了,是可以慢慢成型的,時間越久,形成的心態越逼真,不過也只是魂體罷了,有意識,卻沒有任何感情,畢竟天道說到底就是規則,沒有感情可言……」

「也只有少數諸天界這種存在天地間時間很長的界面,天道從最初到現在慢慢的進化到成為實體,有的是獸體,有的是人體,諸天界的天道就是人形,之前哪個老頭兒就是……」

「一般化形成人後,雖然他們依舊是規則依舊是無情的,但是時間過去的久了,就算是他們也會對諸天界的生靈有情感的,只是不能做違背規則的事情罷了!」

「而且,如果化形的天道,找到適合諸天界的人選,是可以這像你這樣,繼承諸天界的,而他們可以自己選擇去處……」帝溟寒十分有耐心的解釋道。

墨九狸其實大概都知道一些,但是經過帝溟寒的解釋,也就更加的明白了!

說起來,這世間的規則其實很簡單,不管是低級界面,還是高級界面,一切都建立在實力至上,強者為尊是到任何地方都適用的……

而她從前或許是不幸的,經常識人不清,害的自己掛了,身邊人跟著受累!

但是現在的她是幸運的,因為她遇到了寒,一個可以護得住,深愛自己的男人!

墨九狸心裡很開心,嘴角忍不住上揚,靠在帝溟寒的懷裡,沒過多久竟然睡了過去……

————

無憂島

墨九狸是被帝溟寒給親醒的,她沒想到自己的心境發生了改變竟然頓悟了,本來只是困了,靠著帝溟寒想睡一覺,然後就進入了一種奇怪的結界裡面,意識剛回來沒多久,眼睛還沒睜開,就察覺到帝溟寒在咬自己的嘴唇……

墨九狸……

「醒了?」帝溟寒帶著笑意的聲音傳來。

「你幹嘛!」墨九狸無語。

「喊你醒來,到了!」帝溟寒笑著道。

「到了嗎?這麼快?」墨九狸詫異的看向下面,果然發現無邊海域中,有不少小島,而此刻他們就在一片群島包圍的一座看起來很大的島嶼上空! 這頓飯,似乎讓金昊欽和辰逸雪,對金子又有了新的認識和了解。

原來,她除了驗屍了得之外,還會做一手好飯菜,而且出乎意料的美味和別緻。

笑笑看着辰郎君和阿郎意外的眼神,由衷地爲自己娘子的手藝感到自豪。

餐具撤下後,金子爲客人親自煮了茶。

“在下的茶道手藝尚不過關,二位勉爲其難吧!”金子纖纖素手爲辰逸雪和金昊欽各奉上一盞茶,一面說道。

辰逸雪接過茶盞,禮貌地道了一聲謝謝。

金昊欽怔怔看着金子,這樣的相處方式,讓他甚感溫暖,也極享受,心中幼稚地祈禱着:時間過得再慢一些,再慢一些!

三人對坐品茗,倒是愜意自在。

閒話間,笑笑走了進來,對辰郎君和金昊欽欠了一禮後,便跪坐到金子身邊,小聲說道:“娘子,逍遙王的馬車在外面,阿桑公公說他家少主有請,讓娘子出去一趟!”

逍遙王來了?

那他咋不進來?

難道他知道辰逸雪和金昊欽在這兒?所以不進來打擾?

那他叫自己出去幹啥?

金子不得其解,心想難道這腹黑男有那麼好,親自上門送驗屍費來了?

呀,她面子有那麼大麼?直接打發人送來就成了呀!

得,人家給面子,倒不好讓人久等了。

金子朝辰郎君告了聲擔待,讓笑笑代替自己在一側伺候着。自己則整容起身,走了出去。

剛走出驛站的大門,映入眼簾的是龍廷軒那輛極致奢華但古樸低調的大馬車。

說低調,是因爲馬車的外形古樸不張揚,奢華那套,都在車廂裏。

阿桑從車轅上跳下來,含笑喚了聲:“金娘子!”

金子朝阿桑會意一笑,剛要開口。便聽到逍遙王慵懶迷魅的聲音從車廂內傳來:“上來吧,倒是讓本王一陣好等呀!”

金子扯了扯嘴角,這不是馬上出來了麼?有什麼不滿意的,就爲了拿你那百十兩銀子,人家容易麼?

阿桑挑開竹簾,笑着道了聲:“請!”

金子臉上毫不遮掩不情願的情緒,冷哼一聲,提着裙角踏上踏凳,鑽進馬車。

一股宜人的沉水香氣迎面而來。金子看到氤氳的冰盆旁邊,還有一個香薰爐子,那香味帶着絲絲涼意。此時聞來。頓然醒腦,心情不由愉悅起來。

“王爺怎麼來了?來了卻不進去?”金子斂衽跽坐,迎上視線一直不曾移開的黑眸。

“怎麼,難道不歡迎麼?”龍廷軒含着玩味兒的笑意,透過馬車的車窗,望着驛站二樓靠窗的方向。

她做飯給他們兩人吃?

她做的飯。能入口麼?還是說很美味?

“在下敢不歡迎麼?”金子沒心沒肺地笑道:“哈哈,難道王爺是來給在下送錢的?”

龍廷軒英挺的俊眉一挑,狐疑道:“送什麼錢?”

啊?

金子伸手扶額,瞧着模樣,敢情是要賴賬呀?

我的天。這官字兩個口,這皇親國戚的更是厲害。 神魂武尊 這是要將驗屍費吞了不兌現的節奏麼?怪不得這廝連扇柄那吊墜都選擇貔貅,原來竟是隻吃不吐,人如貔貅呀……

前夫,拜拜! 金子咬了咬牙,努力擠出一抹笑,提醒道:“您答應要給的驗、屍、費呀!”

“哦!你說的是這個呀,本王差點忘記了!”龍廷軒做恍然大悟狀,從軟榻上撐起身子,含着高深莫測,又有些興奮的笑意看着金子道:“金娘子要收多少?”

“王爺看着給吧!”金子沒了討價還價的心思,這案子費力又費神,這傢伙要是好意思昧着良心壓價錢,那她就真無語了。

龍廷軒看着金子不加修飾的薄怒,心情大悅,眼中波光閃爍,笑意竟不自覺的溫柔了幾分。

“這裏是一千兩銀子!金娘子辛苦了!”龍廷軒將一張面額一千的銀票放到矮几上,笑意吟吟看着金子說道。

金子瞳孔猛然放大,看着矮几上白花花的銀票,沒有看錯,是一千兩!

丫的,這廝腦袋被驢踢了?

要不怎麼會改了鐵公雞的性子改行當土豪了?

狐疑的深望他一眼,見他一臉誠摯,並不像開玩笑。

“不,不用那麼多的,咱們上次不是隻談一百兩銀子麼?”金子乾笑道。

“金娘子之前跟本王談加砝碼的事兒,本王可是放心上的。收下吧,這一千兩相對你付出的,實在不算多!”龍廷軒淡然笑道。

金子推了兩遍後,龍廷軒還是堅持要付一千兩的驗屍費,這讓金子微微有些恍惚,難道之前是自己誤會人家了?人家壓根就不是鐵公雞?

既然如此,金子也不再推脫了,再推脫就顯得矯情了,於是便恭敬不如從命,含笑接過銀票,道了一聲謝謝。

將銀票收好之後,金子尋思着找個藉口告辭下車,這不是還有客人在麼,不好撂着人家不管。

沒等金子將藉口說出來,龍廷軒便調整好姿勢,側坐正面對着金子,斂笑正色道:“本王要走了!”

走?

金子看着龍廷軒,心道是該走了,這案子完了,她也要走了!

“本王要回帝都了!”龍廷軒目光灼灼,看着金子續道。

“哦,案子已經完結了,王爺是可以走了呀!”金子笑了笑

龍廷軒滿含期待的眼神中閃過一絲失落,連句挽留的話……都沒有?

“嗯,案子完了,本王是……該走了!”龍廷軒的笑意有些僵硬。

“那王爺一路順風哦!”金子笑着送上祝福。

龍廷軒點了點頭,笑道:“好!”

如此,便再無話題了吧?金子驗屍費也拿到手了,無意再寒暄,朝着龍廷軒欠了欠身,笑道:“在下還有客人,便不送王爺了,您多多保重!”

龍廷軒看着挪坐到車廂口,準備下車的金子,忽然間身軀一閃,將人一把從身後拉住。

“不要走……”

金子猝不及防地跌入龍廷軒的懷裏,一股陌生的男子氣息將她緊緊的包圍着,金子仰頭的瞬間,正迎上龍廷軒絕美無暇的下顎,白皙的頸項處,喉結一陣滾動。

看着那張慢慢貼近自己的俊魅容顏,金子的心差點蹦了出來!

她睜大眼睛,在龍廷軒靠近耳鬢之前,將人用力推了出去,低呼道:“王爺請自重!在下不是龍陽之興者!”

車轅外的阿桑咕嚕一聲,掉到了車下…… 第4427章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