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68 Views

因爲等不到劉珊,我們只有朝着山上行動了。鄧超跟唐笑笑還有孫老也帶上的夜視儀,反正只要看到活的,就能發現。

Written by
banner

我跟師父倒是不用,直接就能看得比他們清楚。

我們八個人圍城了一個圈前進,四面八方都同時看着,而我跟唐笑笑被被圍在中間,看着上方。

“砰!”

寂靜的黑夜中忽然一聲槍響,只聽得一人突然喊道:“快臥倒!”

接着我們趕緊都趴在地上,而孫老的三個助手則拿着槍繼續朝着各方時不時的進行射擊。我躲在一顆樹後面,小心的側着腦袋,觀察着。

我靠!這人還沒看到在哪兒呢,就打起來了。看來有時候會夜視也不是多大的優勢,至少人家孫老的助手是經過專業訓練的,能判斷出哪裏可以藏敵人,而我就只能瞎碰。

得了!這種遠距離的槍戰,我絲毫幫不上忙,還不如自己躲好點兒免得給人家添麻煩。

而讓我沒想到的是,拿着***的師父居然正回擊着敵人,而且動作極其嫺熟。看來師父身上的故事的確是有些多,如果他以前沒有用過槍的話怎麼可能這麼順手。難道他以前也是部隊的?

我們這頭突然傳來的一聲悶哼,是誰中槍了。不管是誰,我都不希望有人出什麼事情,幾個人來的,我還是想幾個人一起回去。

我躲在那兒整整躲了三個小時,槍聲才徹底消失。

是那天不讓我上樓的那個傢伙手受傷了,他直接從急救箱拿了些藥和紗布纏上就了事。看到他臉上並沒有多大的痛苦,說實話,我真的佩服。

雖然這附近的人已經解決了,但是我們仍然不敢放鬆,誰知道這上面還有沒有人呢?我猜想那些女人應該是被關在這了,不然的話也不可能有這麼多人守着。

這麼大的槍響,上面的人肯定有反映,說不定人家已經埋伏好了就等着我們上鉤。

“我建議我們還是原地待命,白天再行動吧。晚上看不清楚,危險係數太大。趙凱你也順便處理一下傷口。”孫老說道。

我一想也是,畢竟對方在暗處,要是我們貿然再繼續上去,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事情。

超神學院之黑色長城 孫老的話音剛玩,師父就說:“這樣吧,你們先找地方隱蔽一下,我跟小峯偷襲上去,畢竟我們看得更清楚。”

“不行,這太危險了!”孫老立馬說道,“而且曉峯還是個孩子,他也不會用槍啊。”

其他人也同意孫老的說法,都建議我們白天在行動。

“不行,誰知道他們會不會趁着今晚跑了。”師父回道,“而且小峯的劍法不錯,我們偷襲的下近身作戰用槍跟用冷兵器沒什麼差別。”

衆人拗不過我師父,只好答應了下來。不過師父在走的時候卻問了我一句:“小峯,你去麼?你不去的話師父就走了。”

第50章 夜襲

“去!”我立馬就給出了答案。

雖然我很怕,我很不喜歡陰間沒有陽光的日子和昏暗的天空,但是我必須得去。就憑劉珊在上面。

“小峯,小心!”唐笑笑跟鄧超提醒道。

我點了點頭,又告訴他們一定要記得拿好我給的符,如果遇上了那女鬼,還可以起了一個緩衝的作用。

好歹孫老也不差,再加上他的三個助手也算是入門級的陰陽師而且絲毫不比我差。如果遇上柳念芸的話,應該能撐到我跟師父趕過來。

“你確定?”師父又問了我一句。

“確定。”我說道。

師父說:“跟在我後面,準備好你的劍。眼觀四路,耳聽八方。一有不對,要麼打,要麼躲。”

我點了點頭,就跟在師父的後面上了山。

我們兩貓着腰,慢慢前行。這裏全是樹,我猜得沒錯的話這山應該是封山育林區了。我的腳無意中碰到了一個東西,低頭一看,居然是一具屍體。那人的傷口正好在腦袋上,把他的腦袋炸開了花。

忽然,師父停止了向前,用心靈交流跟我說道:“這前面有兩個,你藏好,我來解決。”

我回道好。我發現師父要我跟上來不是真要我做什麼,而是想讓我得到鍛鍊而已。我敢保證,如果現在一出事,師父肯定護着我給我擋子彈。

我感覺師父就跟那小說裏的兵王似的,我還沒看到人在那兒呢,就聽師父一槍出去,然後傳來了什麼東西摔落地的聲音。

師父又是接連幾槍,對面的槍聲戛然而止。

解決掉這三個人,整座山已經爬了一半了。因爲屍蠱是極陰的東西,所以他們不可能在山頂上,這裏山頂的陽氣很足。也就是說那地方就在我們附近了。想到這裏,我的心砰砰跳個不停,就是把手放在胸口,都感覺要把手給抖開了。

“我們沿着這裏找找,看還有沒有隱藏的傢伙如果沒有的話就叫他們上來。”師父又說道。

於是我跟師父便以我們剛纔的地方爲界限,開始圍着山腰繞圈。剛繞了一半,我們眼前忽然閃過一道黑影。接着傳來的一個厚重的男聲:“哈哈哈,沒想到你們還是來了。”

話音剛落,一個穿着黑色袍子的男人便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他帶着黑色面罩,也看不清他到底是誰。不過按照電影裏的橋段,這應該就是終極BOSS了。

“你應該不超過20歲吧?你以爲你故意這樣說話我就看不出來?”師父有些戲謔的回道。

“你……你怎麼知道?”那人顯然有些慌亂。

我沒想到師父連這都能看出來,我也仔細一看,那身形看着確實不像是中年人。

“你打不過我們,所以你還是跑吧。”師父依然淡定。

那黑衣人也不敢示弱,說道:“我知道你槍法好,但是柳念芸的地魂和天魂都在,我就不信你還能打得過她們兩個?”

黑衣人的話音剛落,他的身後便出現了一個跟他一樣身穿黑袍的女子,這女人正是柳念芸。

“怎麼只有天魂?地魂呢?”黑衣人有些奇怪的問。

“不知道,她出去佈陣,直到現在還沒回來。”天魂回道。

黑衣人一聽天魂這樣說,頓時有些火了。但是仍然不肯認輸,又是幾槍朝着師父還擊。如果地魂沒回來的話,意思是說地魂現在還被困在陣裏?太好了,這樣的話我們也多了一些勝算。如果孫老他們及時趕過來的話,說不定還能收了天魂。

在師父跟那黑衣人槍戰的時候,柳念芸的天魂已經出動了。她就跟瞬移似的,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就到了我的面前。

媽呀 !地魂來了我都只能勉強逃走,現在天魂來了那還得了?我用師父交給我的飛雲腿符篆帶上就開始狂奔,天魂在後面緊追不捨。

我又不敢跑遠了,只能是圍着師父周圍,不然跑遠了誰來救我?

“師父,快乾掉那個傢伙來救我啊。”我一邊跑一邊喊道。

剛喊完,柳念芸的手就朝着我的脖子伸了過來。正在這時候,黑衣人那頭突然沒了槍聲。原來要抓住我的柳念芸突然就回轉身去朝着那黑衣人跑去。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柳念芸忽然就鑽進了那黑衣人的身體,一人一鬼頓時結合在了一起。

我靠!這麼***?只見那黑衣人跟柳念芸結合之後,身上散發着強大的陰氣,肉身外一道黑色的影子若隱若現。

“你小子,沒子彈了就找鬼幫忙啊你。”師父把槍裝進包裏就抽出了桃木劍,又對我說道:“徒弟,咱們表演的時候到了!”

正在這時候,孫老他們也上來了。我看到唐笑笑和鄧超也跟着來了,心想他們兩個可幫不到什麼忙啊,現在黑衣人已經跟柳念芸成爲了一體,子彈對他是沒有用處的。

這時孫老叫趙凱保護着鄧超跟唐笑笑,而他帶着兩個助手很快加入了我們的戰鬥。

“好啊,既然都來了,那就都解決掉。”黑衣人說道。他的聲音中夾着男聲和女聲,聽着特別扭。

話音剛落,黑衣人就奔着我們衝了過來。那原本普通的手突然露出了黑色的爪子。

“你是怕死躲在她的後面吧,膽小鬼。”師父說罷就朝着那伸出來的爪子砍去。

而那爪子伸向師父的同時,一頭長髮也朝着我甩了過來。我一躍而起,拿着劍就砍向那長髮。這時候孫老跟他的兩個助手也不甘示弱

孫老也是一手翻出一張符咒就往那黑衣人身上蓋,本來巴掌大的符咒突然飛向了空中,變爲了被單大小的金色光印,壓在了黑衣人身上。

趁着那黑衣人被暫時制住,孫老的兩個助手手中的紅繩就跟子彈一下射了出去,纏住了黑衣人。

這時候師父正巧一刀砍開了柳念芸的爪子,見與柳念芸合體的黑衣人已經被困住了,趕緊一劍朝着黑衣人的胸口刺去,我也從後面準備偷襲。

我沒想到柳念芸的天魂也沒多難對付,這麼容易就控制住了。正當我一劍要刺過去的時候,黑衣人的周圍突然爆發出強大的氣勢,如同是爆炸過後產生的氣浪,把我們幾個一下逼出了好遠。而同時柳念芸展開了漫天的長髮,像是從天而降的一張天網。

我想起了第一次見到師父的時候,那晚師父被柳念芸的頭髮纏住都沒辦法脫身。 鬥羅之諸天抽獎系統 柳念芸的頭髮可不是普通的刀就能砍開的,我想到自己的劍剛纔砍開過,於是提劍就衝了上去,直接朝着柳念芸的頭砍去。

我心想看我砍了你的頭你還這麼用頭髮,可是我的人還沒到柳念芸的面前,一張黑色的大網就朝着我飛了過來。我的劍還沒碰到柳念芸的頭髮呢,手就被纏住了,劍也一下掉到了地上。

緊接着眼前一黑,整個人就被困住了,幾乎看不清外面的情況。

“嗎的,居然敢纏我徒弟。”我聽到了,這是師傅的罵聲。

透過縫隙,我看到了師父的劍影。而這時候孫老跟他的助手也有了行動。

“用我的劍。”我喊道。而這時候身上的頭髮也越纏越緊,我靠!她是要勒死小爺啊。

不過就在這時候,我的後面突然有什麼東西劃過。沒幾下,整個人突然輕鬆了許多,往後一下,只見孫老正拿着我的劍砍着那些漫天的長髮,而他的兩個助手也在用紅繩,想要再次纏住黑衣人。

第51章 被迫離開

我們這麼多人對付一個天魂都尚且吃力,要是一會地魂來幫忙的話,那就真沒什麼勝算了。此時我的心裏只有祈禱地魂遲點找個陣法的漏洞。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破!”師父把手中的桃木劍一扔,那劍頓時飛向了空中,繞着那頭髮。柳念芸的頭髮頓時被纏做一團。雖然師父沒法砍斷這頭髮,卻制住了它。

這時候我也出來了,我趕緊接過孫老手中的劍。孫老的兩個助手把手交叉在一起,我往後退了幾步,一個助跑踩在了他們的手上,那兩個助手再同時往前一送,我頓時就躍向了空中。

這時我趕緊揮劍砍向被師父桃木劍纏住的頭髮,一刀下去,砍向柳念芸的頭和師父桃木劍之間。柳念芸一頭的黑髮頓時散做片片黑色絲線,還未落地就消失了。

而這時候柳念芸已經向前移動了好幾步,長長的爪子勾到了我的前面來。師父拖着我往後一退,我外套直接被勾破了。

嗎的,老子纔買幾天啊,你就給老子勾破了。我越來越火大,又提劍衝向前面。可是讓我沒想到的是柳念芸的長指甲輕鬆就擋住了我的噬魂劍。

“哈哈哈,堂堂噬魂劍居然被用來當了砍刀。”柳念芸一邊笑道一邊勾住我的劍就要往後拖。

這時候孫老趕緊祭出自己的劍替我擋住柳念芸的爪子,我這才得以脫身。

“咱們一起用符鎮住這個傢伙,老黃再收魂。”孫老大聲喊道。

“好!”我們齊聲回道。

接着數張鎮鬼符打了出去,我也不甘示弱,拿出了自己包裏的全部鎮鬼符。期間更是因爲精力消耗過大而使得胸口一陣疼痛。

師父拿出了收鬼的竹筒,抽開羊皮紙密封的蓋子,一張符篆燃燒之後扔了進去。

“弟子黃章拜請中方五鬼姚碧鬆,北方五鬼林敬忠,西方五鬼蔡子良,南方五鬼張子貴,東方五鬼陳貴先,速收柳念芸歸法壇。”

師父話音剛落,只見那黑衣人外面柳念芸的影子已經開始慢慢剝落,慢慢被師父的竹筒給吸了過去。

“弟子李小峯(孫爲民……)助黃章拜請中方五鬼姚碧鬆,北方五鬼林敬忠,西方五鬼蔡子良,南方五鬼張子貴,東方五鬼陳貴先,速收柳念芸歸法壇。”

我跟孫老他們也趕緊做法助師父一臂之力。

只見柳念芸本還想掙扎,卻一下被吸入了竹筒之中,師父趕緊蓋住了蓋子,接着又加了一張鎮鬼符。那黑衣人見沒了柳念芸的庇護,拔腿就跑。

後漢長歌 我剛想追,師父叫住了我說道:“小峯,別追了,他是用的高級飛雲腿符篆,你也追不上他。而且那柳念芸的地魂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出現,咱們折騰不起了,所以還是救下那些女人然後迅速撤離纔是。”

於是我們趕緊又朝着山上走去,沒一會,就發現了隱藏在樹林間的一個破舊小屋,進去一看裏面五個女人都被鐵鏈鎖住腳,看到有人來了,頓時有些慌亂,可是又不敢叫出聲。

看得出來,他們多多少少都受了驚嚇,而且身上也有不同程度的傷。

“別怕,我們是警察,來救你們的。”唐笑笑趕緊上前說道。

這裏就她一個女孩,她去的話也容易安撫那些女人。

“那些壞人都被我們解決了,你放心,你們肯定都沒事。”我也笑着說道。

好一會那些女人才反應過來,看樣子她們也都鬆了一口氣。我拿起噬魂劍,一劍一個,砍斷了她們腳鏈。

救下了那些女人,我問他們有沒有看到一個小女孩,他們都說沒看到過。我又把那破屋翻遍了,依然沒有看到可以裝鬼魂的東西或者是劉珊的影子。

我又試着召喚了劉珊一次,依然沒有絲毫的反應。我的心一下就跌落了,感覺像是有一塊石頭,從我的頭頂重重的壓了下來。

召喚不回劉珊,有三種可能,第一是劉珊已經灰飛煙滅了,第二是她被人控制了,第三是她不想回來,因爲劉珊是不受我強制控制的,所以她可以不聽命於我的召喚。

可是劉珊最依賴的人就是我,她又怎麼會離開我呢?我現在只祈禱他是被人抓住了,而不是灰飛煙滅了,如果劉珊真的出事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纔好。

唐笑笑跟鄧超他們也趕緊過來安慰我,說劉珊肯定會沒事的。可是我現在急得想要發狂,我拿起劍用力砍着屋子裏的東西,把那些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的女人們又給嚇住了。

“小峯,停下,你要是力氣用不完用去找劉珊也好。”師父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大叫一聲,一拳捶打在牆上。那本來就不結實的牆頓時鬆動了幾下,我的手也撞破了皮,血順着往下滴。

唐笑笑趕緊過來給我包紮,我只是愣着,毫無所動。

人家那麼好一女孩,就這樣爲了幫我做事而不知所蹤。還不如被賣了好,那樣至少還存在吧,說不定還能轉世投胎呢?可是現在……

我錯了,我根本就不該讓劉珊參與到這件事情中來,撇開人鬼殊途這一條來說,她只是個單純的孩子。

“劉珊!”我咬緊了牙齒,緊緊握着拳頭,手上的傷口因爲緊繃裂開更大了。

這時孫老走了過來,發生了這種事情大家誰心情都不會太好,畢竟劉珊幫了我們很大的忙。而且這些天的相處大家也接受了劉珊這個朋友。

孫老說道:“小峯,我知道劉珊失蹤了你很難過,我們大家也不好受,只是現在,我們必須離開了。”

我知道趙凱的傷亟待救治,子彈還在他的胳膊裏,而這些女人也必須馬上送回鎮上。再加上如果地魂回來的話,以我們現在的疲憊狀態,很危險。

我沒得選擇,只有離開。但我發誓這是我人生中第一個最痛苦的選擇,比當初讓我放棄何媛還要痛苦不知道多少倍。

我跟着大家一步步往外走,每走一步都覺得格外沉重。也不知道太累了,還是捨不得離開。

“如果我能輕鬆打敗柳念芸的話,大概就能留下來了吧?”我想。

是我太弱了,在面對自己應該保護的人的時候,纔不得不選擇離開。

我努力學會堅強,可是成長讓我熱淚盈眶。

唐笑笑有意識地靠近我站着,我知道她是想陪着我,讓我別那麼難過。可是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心情。

要想回到我們停車的地方,還得翻越七八座山,等出山,估計都已經下午了。而且現在大家都累,根本走不了多久。

“趙凱,用我的衛星電話,跟上級申請調用直升機。再給山下的隊部打電話,請求他們的支援。”孫老說道。

我聽了有些吃驚,我沒想到孫老的權利那麼大,居然可以調用直升機,雖然只是申請調用,但在我看來,能調已經很牛叉了。

飛機在省城,飛到我們還需要花一些時間。而跟隨孫老一起來的在派出所臨時替職的隊員們到這兒會快得多。在飛機來之前,那些隊員可以保證我們的安全。

我們選了一個山頂休息,只要等太陽一出來,鬼就徹底沒法活動,那樣我們也就算安全。而且這裏經過稍微處理也可以停直升機。

沒有了劉珊,我們只得輪番休息。沒多會,我就被頭頂螺旋槳的聲音給吵醒,這種聲音,第一次離我這麼近。

第52章 大賺一筆

先送那幾個女人上了飛機,孫老他們才依次上了飛機,我是最後一個上去的,上去之前我回頭望了一眼,我多麼想我一回頭,就看到朝着我跑過來的劉珊。

回了清水鎮以後,我們全部都被送到了醫院做全身檢查。後來我也不知道怎麼的,就睡着了。等我醒來的時候,正巧一個護士進來了。我問她現在什麼時候了,她一說,我頓時就就牀上一個彈了起來。

靠!今天期末考試啊,我居然還在牀上睡覺。算了,反正我也不想考,乾脆就再睡會兒吧。那時候我們還沒有分科,高一上期整整得靠三天共九科。而且我文科還行,理科的話要是不抄我的分數基本就看能蒙對幾個選擇題了。

護士姐姐很好心的幫我打了一碗稀飯,我吃了飯,這才又舒舒服服哦躺在了牀上。回來這麼久,身上的味兒還真有些大,算了,中午還是回家洗個澡吧。

而中午讓我沒想到的是,我媽居然來了,還端了飯菜。

“兒子,沒事了吧?”我媽在飯菜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說道。

“媽,你怎麼知道我醒了?”我有些好奇地問。

“我在護士站留了電話,說你醒了讓他們告訴我。”我媽說道,“行了,快吃飯,吃了回去洗個澡,瞧你這一身味兒。”

我身上味道確實有些大,在外面呆了幾天幾夜,還天天累得一身汗水,不熱纔怪。

“對了嘛,我的東西呢?”我問。

“你是說你那破口袋吧?給你拿回去洗了。你那劍也在。”我媽回道。

我心想虧得我裏面的黃紙硃砂什麼的都用完了,不然我媽非得盤問我不可,我懶得跟我媽他們解釋,也沒打算告訴他們我現在已經算是個陰陽師了。

不過我還是試探着問了一下:“我說媽,今天可考試呢,我不去您都不罵我?”

我媽掐了我胳膊一下說道:“你個小兔崽子,累成這樣,我難道擡着你去?再說你那分數有幾分是自己的?”

我邊吃着老媽的回鍋肉邊傻笑着說:“老媽就是好。”

我這飯還沒吃完呢,鄧所長突然來了,我趕緊跟鄧所長打着招呼。

“鄧所長?”我媽好一會才反應過來這是派出所的所長,趕緊跟他問好。

鄧所長笑着說道:“曉峯,是這樣的。因爲你救人的英勇表現,我們所裏決定獎勵你一萬塊錢,再順便授予你“英雄少年”的榮譽證書。不過因爲情況特殊,這具體事蹟咱就不宣傳了。”

我媽只知道我去住旅館被派出所叫去問話,然後就幫警察一些忙。本來我累成這樣她就已經夠奇怪了,沒想到現在居然還有榮譽證書和獎金。

“這是……”我媽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