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1, 2020
86 Views

鎧甲映日閃光,士兵刀劍頻頻舉起。

Written by
banner

「開拔!」

懸浮在空中的夏洛奇沉聲喝道。

於是,兩路大軍分別向東南與西南逶迤而去。

士兵們此時充滿了必勝的信心,還有些底子比較好的已經動了修仙悟道的念頭。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

從此,上古神州大地掀起了一股修鍊的狂潮。

這狂潮則是從夏洛奇張弓射日、劍敗蚩尤開始的。

但此時,夏洛奇倒有些悶悶不樂。

因為,他知道真正的敵人還在不知什麼地方醞釀著陰謀。

三苗族乃華夏族之死敵。

這從當年黃帝軒轅怒斬第一代魔神蚩尤之後就結下了生死仇怨。

傾向光明的三十三天玄黃界與傾向黑暗瘋魔的三十一天血鴆界為了上古神州這一方宇宙時空的統轄翻翻滾滾的爭鬥了已有數萬紀元了。

當代血鴆界魔主三苗老祖乃是一奇人。

他擅長煉器,能夠煉製戰神境級別的大力傀儡。

目前像十代魔神蚩尤的出產,已經能夠參悟到維度奧妙,八維是三苗老祖目前最高的境界。

而且與三星宇宙的聯盟亦是三苗老祖締約而成。

他沒有想到夏洛奇的出現,讓他恢復河山的舊夢再次破碎。

三苗老祖獨自一人坐在三十一天的魔神宮內喝悶酒。

在暗忍怒氣中,手指沒忍住,「啪」的一聲捏碎了酒杯。

這酒杯也是上品神器,會不斷從中誕生出天地元漿。

沒想到,這次失敗竟然還搭上了一個玄天英界中所得的混元杯。

氣也氣死了。

沒辦法,三苗老祖辛苦了數萬年的積蓄今日全部賠了進去。

而且還是以一種大失人心的方式潰敗。

三苗老祖其實並不心疼這十尊戰神蚩尤,他心疼的是氣運與人心得失。

熱辣新妻:總裁大人給點力! 如此一來,他再想讓三苗勢力重新佔領上古神州大地,又不知要等到何年馬月了。

於是,他撥通了如來、玉帝、撒旦、宙斯等人的電話。

許下承諾,滅殺夏洛奇,視出力多少與斬獲多少兌換宇宙星系。

在三十一天中,三苗老祖的地位是中上,手裡自然有無數的宇宙星系領地。

大多是偏向於陰暗、狂暴、邪惡等能量的星球。

一通聯絡后,三苗老祖關上了魔神宮的大門,繼續打造下一代魔神蚩尤去了。

夏洛奇此時顯得意氣風發,大好河山不再有兇殘暴虐之氣橫行。

重返十三歲 大好河山將沐浴在夏皇的光明與火焰仁厚的統治之下。

夏洛奇似乎已經看見了百姓樂未央、孩子歡快生長的圖景,看見了千里麥田、萬里桃園的豐收富裕景象。

人生至此,可賦詩吟唱了。

嬋娟一看這傢伙又要冒傻氣,連忙把夏洛奇拉住。

「喂,你看謝爾娜在幹嘛呢?」

「什麼?謝爾娜,她怎麼了?」夏洛奇問。

「她好像在哭呢!」

「為什麼啊?」夏洛奇驚訝。

「你去問問唄,人家一個大美女,來投奔你,你也不去關心關心。」嬋娟不知什麼時候變得風趣與惡作劇起來了。

「我查看一下她的內心世界,看看這宇宙第一美女究竟在想什麼?」

「啊,你竟敢偷窺!」嬋娟假裝氣憤道。

「不能忍啦!」嬋娟跳起來要揪夏洛奇的耳朵。

這是她與夏洛奇兩人的小秘密,兩人在夜裡爽完后,嬋娟經常喜歡捏夏洛奇的耳朵。

她覺得夏洛奇的耳朵捏起來很軟和。

有點像她故鄉大海邊上沙灘的感覺。

夏洛奇一邊躲,一邊放開靈力直接進入謝爾娜的內心世界。

「嗯?」

「竟然?」

夏洛奇知道謝爾娜為什麼哭了。

金烏宮中的三重幻境有真有假,關於謝爾娜的那一段竟然是真的。

那個淘氣的陸昊的確是謝爾娜尋找了數萬紀元的恩主。

可現在,陸昊竟然私下逃跑了。

命運已經將她和他拉得這麼近了,可還是沒能謀面。

謝爾娜在進入金烏宮時就已經感應到了陸昊的前因後果。

所以,劫難未死,因果卻渺茫了。

謝爾娜哭主要是擔心陸昊的安危。

另一方面,謝爾娜的內心中又有了十分矛盾的感受,那就是她喜歡上了夏洛奇。

夏洛奇探知到這一點時不禁驚訝了。

這可是眾宇宙第一美女,名聲在外,若是與自己有了什麼瓜葛,那是要對人家負責的。

夏洛奇的正經是一陣一陣的,這時候想起這些,多少是想到陸壓的孩子陸昊,那個苦命的傢伙。

好不容易有個美女愛上他,他卻到處亂跑。

真想讓毛美麗警官把這小子緝拿歸案,交給謝爾娜管束。

這樣自己對陸壓也有個交代。

嬋娟終於揪住了夏洛奇的耳朵,夏洛奇回首對著嬋娟那張古典而娟秀的臉說:

「晚上饒不了你!」

嬋娟臉一紅,轉身就進了帳篷,不理夏洛奇了。

夏洛奇呵呵一笑,萬般柔情縈繞心頭。

「嗯?」

夏洛奇感覺不對,西南、西北、正中央、東面等四個方向突然升起了奇怪而龐大的能量波動。

迅速朝自己圍了過來。

「做死啊!」

夏洛奇腦袋裡的那個聲音又說話了。

「你什麼意思?」

「誰做死啊?」

「別問我,我懶得管這些小破事。」

「我先睡會,等睡好了再看,交給你了。」

那個聲音消失不見了,夏洛奇內視,那傢伙竟然又打起了鼾聲。

「我靠,這傢伙誰啊?」

「怎麼跑到我意識之海里去的啊?」

「難道不出來了么?」

「長久居住?」

「還說是我的前任?」

「什麼前任?」

夏洛奇一肚子糊塗。

「夏洛奇,快過來受死!」

天空正中央赫然一尊金光閃閃的佛像如來。

左手豎起如峰岳,右指戳出若命根。

「哦,找到這裡來了?」

夏洛奇眯縫著眼,漫不經心的說道。

夏洛奇不怕這如來,當年在雷音寺里如來都沒奈何得了他,現在又能如何?

「夏洛奇,拿命來!」

從東面的春風中走出來一位青玄玉帶裝束,頭戴冕冠的帝王。

「哦,玉帝!」

我的奶爸人生 夏洛奇冷冷的看著。

東方的天幕中忽然風起雲湧,如升騰噴涌而起的浪潮。

那些雲朵中閃現出十萬天兵天將。

「夏洛奇,今天就是你魂歸地獄的日子。」

西北向一個聲音響徹天地。

「撒旦,你也來此!」

夏洛奇一看三面被圍住了。

正西方忽然一個閃電擊穿了天空,漆黑的時空裂縫中滾出轟隆的驚雷。

這些驚雷瞬間就將上古神州天穹的西面染黑了。 「悖逆與挑釁就是你今天應得的下場!」

玉帝在風雲翻卷的十萬天兵天將中朗聲說道。

「放你媽的狗臭屁!」

莫邪不知從哪裡顯身出來了。

「你他媽算哪門子正統,還悖逆,還挑釁?」

「我看你才是邪魔外道,是正義的反面,正統的敵人!」

莫邪喝了一壺混元玉漿,噴著玉帝罵道。

「莫邪,你!」

玉帝一看莫邪在,很多話沒法說了。

手一揮,托塔李天王與四大天王閃身上前。

「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

李天王的鎮神塔朝空中一拋,直接對著莫邪罩了下來。

四大天王各自擎著寶器,羅傘、琵琶、寶劍、明珠光芒大放。

第一重天的白銀、琉璃、水晶、黃金虛像界域亦封鎖莫邪的時空。

「哼,你們不是我對手,閃開,我的對手是玉帝!」

莫邪本體混沌邪獸橫空暴漲,須彌間已達千里。

「李天王,你若是還想要你的寶塔完好,就收回去,否則被我當瓜子吃了可別怪我!」

莫邪對東方天庭的這些舊部還是願留有一些餘地。

畢竟干翻玉帝后,這些人還是要用的。

莫邪在潛心修鍊混元奧義數千年。

忍受被玉帝囚禁之苦,今日一戰,是他等了很多年的時機。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