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00 Views

秦羿知道無法避開,運足真氣,符皮咒骨催發到極致的同時,使出了護體術。

Written by
banner

一道紫黑的真氣法牆,如同小屋子一般,籠罩在兩人周身。

古老的地獄符文,來回遊走,秦羿周身更是紫光大作,猶如神魔下凡。

嗡!

四大宗師的殺招,同時落在了幽冥壁上。

咔擦!

足足幾萬斤的氣力,以秦羿現在的修爲如何承受得了。

瞬間,壁破。

秦羿抱着溫雪妍,凌空旋轉,以自己的符皮咒骨,硬扛了四人一連串的攻勢。

待落地之時,溫雪妍渾然無損,而秦羿已成血人。

這是這一輪!

他中了三十多劍,與十幾掌。

劍劍入骨,掌掌傷身!

“噗!”

秦羿吐了一口鮮血,渾身一顫,已是站立不穩。

“羿哥,羿哥!”

“今日要是活不了,我願與你同死,絕不後悔!”

溫雪妍早已是淚流滿面,心痛的擦拭着秦羿嘴角的血水。

“小妍,相信我,咱們一定能活着走出去。”

“我還要娶你!要去最美的地方,再無紛紛擾擾!”

秦羿緊握着溫雪妍的手,堅定笑道。

真的不是重生 “秦侯,你不是我們的對手,自廢修爲,現在還來得及。”

馮萬里冷喝道。

“真可笑,你以爲你們能殺得了我嗎?”

“天魔劍訣,第一式!”

生死關頭,秦羿吞下一顆回春丹,強行再蓄真氣,發出一聲驚天大喝。

但見他雙手之間,隱約浮現出一把黑色的長劍!

劍身火光閃現,煞氣逼人!

劍招一出,天地間隱約響起一陣莊嚴、蒼茫的古老魔咒,頓時整個山頭瀰漫起一股恐怖的氛圍。

秦羿騰起沖天黑光,天地也爲之黯然失色,烈陽無光!

一種無形的恐懼,瀰漫在每個人的心頭。

便是薛高山等人也是驚詫不已,他們甚至不知道秦羿的極限到底在何處。

他就像是一個擁有無窮無盡神力的鬥士!永不言敗!

“捨生取義!”

秦羿渾身魔光大熾,雙眼血紅,揮動了手中那把紫火氣形長劍!

唪!

魔劍燃燒着他的本元與真氣,以劈天裂地之勢,橫向斬了出去。

強大的劍氣,硬生生將空間給撕裂了!

“不好!”

薛高山大叫一聲,運足罡氣抵擋!

“嘿嘿,老匹夫,你以爲你們能攔住我嗎?”

“受死吧!”

秦羿張嘴又是一口血,吐在了長劍上。

這是天魔宗,最霸道的劍法,絕非他現在能夠駕馭的。

要論殺招,三界魔宗最強。

秦羿在絕境中使出這招,不僅僅消耗真氣,更是燃燒着本命真元。

但他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

薛高山首當其衝。

他是宗師不假,但卻是肉體凡驅,哪裏抵擋得了。

當黑色劍波涌過來的時候,他如同大海中的扁舟,頓時心生一種無力之感,哪裏抵擋得住。

魔劍無堅不克,一道紫色劍影滑過,薛高山攔腰被斷!

好厲害!

馮萬里最是狡詐!

他知道這劍是躲不過了,猛地一掌拍在正爲魔劍之威震驚的清虛道長身上。

倒黴的清虛道長,哪料到會突然遭人襲擊。

徑直撞向了魔劍餘威!

唰!

清虛狂催罡氣護體!

仍是無法阻擋!

來自地獄最強大的劍法,絕非俗人能擋!

清虛只覺的脖子一涼,劍氣已經滑過,但回過來,人頭已經落在了地上!

護體罡氣與劍氣交織,爆發出巨大的爆裂聲!

“火龍盾!”

馮萬里祭出最強大的火龍護體功法。

籲!

火龍張開大嘴,嘶鳴怒吼,張牙舞爪總算是接住了劍氣餘威!

一劍斬殺兩宗師!

山頂上,山風呼嘯!

沒有人會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這還是人嗎?

此刻的少年,早已化身成爲了地獄中最可怕的魔王!

那恨天恨地的殺意,在天地間瀰漫!

薛家莊的人,雖然有千百好手,但卻無一人敢上前半步!

“秦賊,發出這一劍,你已經無再戰之力了吧!”

“正好,少了兩個分東西的老雜毛,該輪到老夫動手了。”

馮萬里擦掉嘴角的血水,一步步的逼了過來。 他可是成名已久的宗師,心知這種殺招可一不可二。

秦羿一招未能殺掉他,便是死局。

這無疑是便宜了他,誰能想到秦羿一招除掉了兩位競爭對手,竟然讓他撿了個大便宜。

“壞了!”

秦羿心下一緊,暗自很是無奈。

爲了揮出這一記魔劍,他幾乎消耗了全部的真氣,以及十年壽命的本元。

原本以爲地獄毀天滅地的殺招,秒殺幾人不是問題。

卻不曾想,終究還是修爲太淺,又無神劍在手,發揮出來的威力,不及地獄魔君百萬分之一的威力。

此刻,他真氣耗空,渾身傷痕累累,已經到了崩潰邊緣。

甭說殺人,就是念咒的氣力也沒有了,似乎只剩下死路一條!

“小妍!”

秦羿吐血呼喊了一聲溫雪妍的名字,兩人眼神相對,已是做好了死的準備。

“羿哥,我不怕,更不後悔!”

“能與你同日而亡,攜手赴黃泉,何嘗不是人生一大幸事呢?”

溫雪妍溫柔笑道。

“可惜,可惜了!”

“哎呀!”

龍嘯天也是暗自錘拳,但終究還是沒有上去施以援手。

馮萬里、安化千這兩人的修爲都在他之上,如今薛莊主一死,整個山頭已經大亂成糟。

他這時候去救秦羿,萬一這二人心生歹意,只怕他與女兒也會遭殃。

爲了保存實力,龍嘯天只能袖手旁觀,別無他路。

“萬兄,秦賊殺我兒子,這仇我必報不可,還是讓我來吧!”

重生星際空間女皇 安化千橫裏殺出,搶在了馮萬里的身前。

“嗖!”

“秦侯,你殺我兒龍城,拿命來!”

安化千大喝出劍。

長劍如虹,不可阻擋!一劍洞穿了秦羿的胸口,頂着他往懸疑邊忿然直衝而去。

“江湖路遠,年輕人下輩子再好好做人吧!”

安化千拔出長劍,一掌拍在秦羿的胸口上。

秦羿頓時吐血橫飛,用最後一絲氣力,摟着溫雪妍墜入了山崖。

“安兄不可!”

馮萬里追到崖邊,但見兩隻白鶴馱着二人,扇翅之間,已消失在青山之中,哪裏還得尋覓。

“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安兄,我能說你是在放水嗎?”

馮萬里雙眼殺機騰騰,冷喝道。

“馮兄,請注意你說話的方式,我可不是你的弟子。”

“怎麼報仇是老夫的事,何時輪到你指手畫腳了,你要不服,請指教?”

安化千長劍入鞘,凜然大喝道。

“還有,我提醒你一句,這裏是華夏,只要我隨便大喊一聲你的名字,你永遠也別想再回羅剎門,懂了嗎?”

“籲,今日總算是了了一樁心願,再也不用與爾等小人同流合污,痛快,痛快!”

安化千說完,負手仰天長笑而去。

“失算!失算!”

“秦侯,不管你是生是死,我一定要親眼見到!”

馮萬里好不懊惱,他還想拿着秦羿的人頭與丹方回去向羅剎門門主交差。

如今,秦羿雖然身負重傷,又中了致命一劍,按理來說是必死無疑,但馮萬里心裏仍是很不踏實。

“爸,秦侯就這麼沒了嗎?”

龍菲菲擡起頭時,已是淚流滿面。

她很羨慕秦羿與溫雪妍在生死間,那種轟轟烈烈的情感,比電視劇裏演的還要感人。

只可惜,天下間只有一個秦羿,她此生又如何再能得到如此這般知己?

“不!”

“他會活着,從今天起,江東是他的了!”

“他說的對,這江湖我已經玩不轉,也玩不下去了!”

“齷齪、骯髒,還是留給年輕人吧。”

龍嘯天望着安化千那飄然遠去的身影,仰天悠然長嘆了一聲。

今日一戰,秦羿若不死,必定是名揚天下。

此後,江東武道界只怕再無人敢撼其鋒芒,一劍斬殺兩宗師,這已經是超越當年燕九天的神蹟了。

龍嘯天知道,以他現在的精力與手段,以及人望,是玩不過秦羿了。

秦羿對他的建議,是情真意切,是真實的,並非挑釁。

要想安然而退,唯有拱手讓出江山,讓龍幫在他的手上繼續發揚光大。

只有這樣才能保全自己與女兒!

可惜的是,沒能把女兒的終身託付給他,終究是一大憾事。

這一聲長嘆後,龍嘯天瞬間已是蒼老了十歲。

“龍爺,我們都老了,是時候離開這是非之地了。”

石衝也是欣然感嘆道。

“龍爺,秦羿身受重傷,還中了安先生一劍,豈能有活路。”

一旁觀戰的江海濤,雖然爲這一戰心服口服,但聽到龍爺要讓江山,還是有些不爽。

“雲龍,你的修爲極高,見識也廣,你給他說說。”

龍嘯天道。

蔡雲龍咳了幾聲,續了根香菸,徐徐道:“江堂主,安化千殺人從來都是一劍封喉!明白了嗎?”

“我明白了!”

“此等英雄,天下人誰人不愛,誰人不惜,安老爺子終究是正派高風亮節,忘卻恩仇了啊。”

江海濤頓悟,仰天感嘆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