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0, 2020
47 Views

微夢的店內氛圍燈是淡紅色的,給人一種朦朦朧朧的感覺,蘇韜很快鎖定衛素素的倩影,和她坐在一起的是一名年齡不大的男子,穿著白色的襯衣和西褲,三七分頭抹得油光鋥亮,屬於那種極其注意外表的男士。

Written by
banner

衛素素的目光一直盯著入口,見蘇韜過來便站了起來,看到蘇韜武裝到牙齒的裝扮,笑道:「你還真好辨認。」

蘇韜笑了笑,沒有摘下墨鏡,道:「是啊,這個時間點,像我這麼打扮的人,幾乎沒有。」

衛素素給蘇韜介紹旁邊的男子,「這是我的同學陳傑,前段時間剛留學歸來,偶然間我才知道,他是這家店的老闆。」

她又給陳傑介紹道:「這位是我的同事。」衛素素知道蘇韜的身份特殊,如果暴露出來,今天這頓飯就休想吃得安逸了。

陳傑看似很客氣地跟蘇韜握了握手,不過眼神中的敵意一閃而過,「你也在三味國際工作,聽說那邊很少會招收男性員工。」

「雖然少,但還是有的。」蘇韜笑了笑。

陳傑目光明顯又多了幾分警惕,沒有追問蘇韜具體的職務,但他知道衛素素的級別很高,能讓衛素素這麼客氣,肯定位置也不低。

陳傑雖然是老闆,但雇了員工,沒有離開,而是坐在桌上侃侃而談。

蘇韜始終沒有摘掉墨鏡,也沒有厭煩,而是耐心地傾聽,衛素素不大喜歡陳傑的故作高深,很簡單的問題,非要拔高到很深的哲學層次,讓自己有點頭大。

「我們出去走走吧。」衛素素終於還是忍不住,低聲與蘇韜說道。

蘇韜點頭,兩人起身走出去,陳傑的臉上立馬鐵青,站起來追了兩步,又慢慢退下,目光閃爍不定。 街邊路燈的燈光柔和,初夏時節的晚風吹拂,讓人心情舒暢。

「我和陳傑不是特別熟,只是覺得吃飯到朋友店裡,會方便一些。沒想到他竟然坐在旁邊滔滔不絕。」衛素素低著頭,滿是歉意地解釋道。

蘇韜望著地上被燈光拉得斜長的黑影,笑著說道:「你不應該跟我解釋,而是得跟杜平解釋,他如果知道自己的媳婦在別人追求,估計會暴跳如雷。」

衛素素搖頭苦笑道:「他才不會那麼緊張呢。有句話叫做人生有三喜,升官發財死老婆。現在他巴不得我死了,他好重新娶一個嬌妻入門呢。」

蘇韜哭笑不得,「沒人這麼詛咒自己吧?以你的條件,杜平想要再找個比你更加優秀的,恐怕很難了。」

衛素素嘆氣道:「再漂亮的皮囊也有看厭的時候,再鮮艷的家花哪有野花來得有新鮮感?」

清風吹拂,蘇韜能嗅到衛素素淡淡的發香,就和以往一樣,熟悉而又陌生的氣息。不過,衛素素的精神狀態的確不大好,表面看似光鮮亮麗,卻如同缺少雨水滋潤般,枯萎乾癟。

「找個地方吃飯吧。」蘇韜轉移話題道。

「我不餓,你看喜歡吃什麼,就找一家吧。」衛素素拉了拉衣領,似乎有點冷。

蘇韜嘆了口氣,道:「那我陪你再走一會兒吧,等你餓了,咱們在找地方吃東西。」

衛素素笑著說道:「讓你這麼大一個明星跟著我壓馬路,仔細想想,其實我挺幸福的,為什麼還要怨天尤人呢?」

蘇韜笑道:「我哪有那麼大的魅力,如果換成杜平,你心情就沒有這麼壓抑了吧?」

衛素素停下腳步,望著蘇韜的墨鏡,輕輕搖頭,「第一,杜平絕對不會抽出寶貴時間來陪我浪費時間,在他的眼裡,事業就是自己的生命。仔細想想,他再忙,難道比你還忙嗎? 婚久情深,錯惹腹黑總裁 第二,換成杜平,我的心情會更加糟糕,我現在只要想到他,就會覺得抑鬱。我知道是自己變了,但他何嘗沒變?變得誰也不認識誰,權利和金錢真的能改變人。」

蘇韜微微點頭,「你說得沒錯。」

「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衛素素充滿希冀地望著蘇韜,雖然看不清蘇韜的眼神,但她知道蘇韜在認真地看著自己。

「放心吧,即使有一天你和杜平分開,你也是我的朋友。」蘇韜望著衛素素清澈似水的眼眸,很認真地說道。

衛素素的聲音低沉下來,「我不是想和你說這個。如果我有一天真的和杜平分手,那也是我和他選擇的路。」

兩人又默默地走了一段,衛素素仰起頭,恢復了輕快的語調,「你先得答應我。」

蘇韜鄭重地點頭:「我答應你,就算再難辦的事情,我也會為你爭取辦到。」

衛素素笑了笑,伸出了柔荑,「那我們拉鉤!」

蘇韜苦笑,無奈地伸出手,勾到衛素素光滑的縴手,心臟莫名地跳動幾下。

「答應我,以後要快樂哦。」勾著蘇韜的手指,衛素素很認真地說道。

蘇韜愣住了,原本以為衛素素會要求很過分的事情,沒想到竟然是這麼簡單的祝福,他情不自禁地點了點頭。

「雖然表面上看,你光鮮亮麗,每個人都尊敬你,喜歡你,但我看得出來,你其實很孤獨,也不是很高興。你總在傾聽別人的困擾,幫助別人解決難題,但很少有人會關心你是否有心事?」衛素素輕聲說道,「謝謝你今天能出來陪我,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成為傾聽者,雖然沒有辦法幫你處理棘手的問題,至少能幫你排解一下煩悶的情緒。」

蘇韜笑著說道:「很意外的一份禮物,讓我特別感動。」

衛素素微笑道:「總得投桃報李吧,你對我幫助那麼多,現在公司誰都知道,我是你提拔上來的。」

蘇韜嘆了口氣,苦笑道:「你不會想讓我真開掉林穎吧?」

衛素素搖頭道:「我知道自己還沒那麼大的魅力,雖然林穎心機很多,但對公司的貢獻有目共睹,如果開除她的話,對公司會造成很多損失。」

蘇韜佯作鬆了口氣,「謝謝你的理解。」

衛素素的表情突然變得嚴肅,「不過,你還是得加倍注意,林穎畢竟不是忠誠於你,而是忠誠於別人。」

蘇韜道:「你這是在挑撥我和晏總之間的關係嗎?我和晏總經歷過很多事情,即使有一天三味國際完全屬於她,我也不會後悔。」

衛素素微微一怔,低聲感慨道:「晏總,還真夠幸福的。」

蘇韜臉上再次掛笑,「好啦,我看你的狀態好像沒有那麼糟糕,那我也就放心了。」

衛素素聳肩笑道:「我沒那麼脆弱,雖然偶爾會陷入低谷,但很快能調整好。」

「那你諮詢心理醫生的事情,是真還是假?」蘇韜問道。

「當然是真的。」衛素素道,「不過,並非為了婚姻,更多是為了自己的事業。我發現自己走入迷茫期,對未來沒有信心,也不知道何去何從。」

蘇韜頷首道:「知道自己陷入迷茫,總是一件好事。」

衛素素指著不遠處一家粵菜館,道:「我突然餓了,咱們去吃粵菜吧,比較清淡養生。」

蘇韜笑了笑,跟著衛素素走入其中,衛素素表示今天她做東,點了一鍋海鮮粥,還有幾份小菜,蘇韜吃得津津有味,衛素素只吃了一碗,便沒有什麼食慾。

「怎麼不吃了?」蘇韜奇怪問道。

「最近在減肥,年齡大了,新陳代謝變慢,如果控制不住食慾,就容易變胖。」衛素素倒也沒有隱瞞。

蘇韜暗嘆了口氣,感慨道:「果然美女都是自己保養出來的。」

衛素素笑道:「原來在董事長眼中,我還算是個美女。」

蘇韜啞然失笑道:「我又沒瞎,美醜哪能分不出來!」

衛素素得到蘇韜的認可,比吃了蜜糖還要開心。她發現跟蘇韜在一起,自己那些煩悶的情緒全部一掃而空,彷彿年輕了很多歲一般。

吃完飯,蘇韜開車將衛素素送到小區,衛素素很真誠地感謝道:「董事長,謝謝你今天抽空陪我散心。」

蘇韜笑著說道:「你可以將這個看成是我的管理哲學,對於我很信任的人,我願意將他當成朋友和家人看待。」

衛素素深深地看了一眼蘇韜,搖了搖手,蘇韜發動車子,緩緩離開。

衛素素等車子消失在視野中,才轉身朝樓上走去,推開門,家中依然宛如平常,安靜和冷寂。女兒最近和婆婆住在原來的小區,自己新購置的房子,幾乎都是自己一個人住,牆壁上懸挂著自己的寫真,鞋櫃里擺滿了自己的鞋子,如果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是個單身女性的房子。

衛素素從冰箱取出一瓶礦泉水,咕咚咕咚地揚起修長的脖頸,喝了小半瓶,這時手機屏幕亮了起來,衛素素點開之後,發現是陳傑發來的消息。

「你怎麼走了?」陳傑問道。

「我有點急事,所以邊走了,下次有空一定會再照顧你的生意。」衛素素禮貌性地回復道。

「嗯,以後覺得寂寞了,我會在微夢等你。」陳傑迅速發送一條消息。

衛素素皺了皺眉,沒有再回復這條簡訊,她不是一個單純幼稚的女人。

當一個男人對女人表現出足夠的耐心和熱情,他的目的絕對不會單純。

雖然自己和杜平現在的感情處於很不穩定的狀態,但衛素素還沒有想過,背叛婚姻,牽扯婚外情。

陳傑坐在吧台前,等了十多分鐘,見衛素素沒有再給自己回復消息,低聲提醒自己,「不要太心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蘇韜開車返回的路上,腦海中不時地閃現出陳傑的樣子,他在猶豫,是否要告訴杜平此事。最終蘇韜還是打消念頭,畢竟從衛素素的態度看得出來,她對陳傑沒有任何好感,如果貿然告訴杜平,不僅沒有好處,反而可能會讓兩人的關係惡化。

蘇韜撥通晏靜的電話,也沒有拐彎抹角,提起衛素素和林穎之間的矛盾。

晏靜笑道:「公司內部偶爾還是需要增添競爭元素的,此事雖然林穎的做法有點不對,但也是人之常情,我建議你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蘇韜聳肩道:「還是在會議上,稍微安撫一下衛素素吧,畢竟兩千萬的大單呢,誰被搶了,不心疼啊?」

晏靜無奈嘆氣道:「你也太偏心了。」

衛素素是你的員工,難道林穎就不是嗎?

客觀來講,論貢獻值,林穎遠遠要超過衛素素。

蘇韜笑道:「別人都知道衛素素是我招進公司的,打狗還得看主人,你還是得給我幾分薄面吧?」

「罷了,明天的高管會議上,我會委婉地點一下此事。不過,下不為例,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你可別再護短了。」晏總無可奈何地說道。

蘇韜吸引自己的,還不是身上這股單純、幼稚的勁頭嗎?

只要他認定誰是自己人,只要她受到欺負,他絕對不會講什麼原則,會無條件地選擇支持。

蘇韜掛斷晏靜的電話,歪著腦袋,自言自語地反思:「我真有那麼偏心眼嗎?」 第二天三味國際的內部高層會議,晏靜果然將林穎批評了一頓,「雖然公司一直講究競爭,但對內還是要按照規矩辦事,誰接觸的客戶,必須得按照優先原則,即使最終由其他部門談下來,業績也得記在最先接觸的員工身上。林總,你覺得呢?」

林穎沒想到晏靜竟然提起此事,她惡狠狠地看了一眼衛素素,知道肯定是她在背後動了手段。

衛素素的目光一直在放在筆記本上,上面寫了一串亂碼式的文字,心知肚明,昨天自己約老闆吃飯奏效了。

衛素素一直以為林穎是晏靜的心腹幹將,即使蘇韜說了什麼,晏靜恐怕也只會左耳朵進右耳朵出,但沒想到晏靜竟然絲毫不給林穎面子。

林穎面紅耳赤,她好歹是歐洲地區執行總裁,在高規格會議上還是第一次被晏靜點名批評,氣得渾身直打哆嗦。

「晏總,我覺得公司的這個政策一直存在問題。某些商務代表的素質太低,和客戶簽下意向合同之後,態度就會變得傲慢,後續服務不到位,以至於客戶不滿意,主動要求調整對接人員,您的政策豈不是給這些低素質的員工提供了保護。」 巨星從演太監開始 林穎毫不留情地說出內心的想法。

晏靜有點意外,她沒想到林穎會直接反駁自己,這也是為何她在今天的會議上主動敲打林穎的原因。

林穎隨著和奧克利財團簽下合約,如今在公司的風頭一時無二,很多人傳聞林穎將會更進一步,晉陞為公司首席副總裁。

當下面的人翅膀硬了,你便得適當的敲打一下,否則,早晚會失去控制,變成斷了線的的風箏,失去掌控。

晏靜沖著林穎淡淡一笑,林穎只覺得傳來冰涼的寒意,她知道自己剛才的話,讓晏靜心情很不舒服。

美洲地區管理中心的徐艷艷一直都很低調,此刻她開口道:「提升員工的業務素質,和合理科學規範的商務制度,是兩碼事,還請林總不要混為一談。而且,在我看來,很多員工之間競爭,爭奪客戶,比拼的並非是服務,而是價格。將價格一味往下壓,只會讓公司蒙受損失。」

徐艷艷是財務出身,對數字比較敏感,所以她一下子就抓住了關鍵點。

林穎意外地看了一眼徐艷艷,還真是會咬人的狗不叫喚,她什麼時候跟衛素素一個鼻孔出氣了。

「徐總,現在三味國際對所有代理商的價格都是透明的,何來價格戰一說?」林穎冷聲問道。

徐艷艷嘴角泛起微笑,「雖然價格都是透明的,但歐洲地區不是一直在年終返利上做文章嗎?歐洲地區管理中心年終對代理商的返利比例,在三個地區管理中心是最高的。如果不服氣的話,可以讓大家看看前幾個月營收表。」

林穎微微一怔,沒想到自己這麼小的動作都被徐艷艷看在眼裡,「歐洲地區的代理商都有經營多年的經驗,公司一直也在希望攻克那邊的市場,所以加大的資源傾斜力度。」

徐艷艷淡淡一笑,「但林總下面的員工搶奪的兩千萬訂單,並非屬於歐洲地區範圍吧?如果你將資源用在歐洲地區的代理商身上,我絕對無話可說,但投入在其他地區只會打亂市場,讓我們很難做。」

林穎被問得啞口無言,知道自己今天不適合繼續說什麼,否則,只會遭到更多的詰難。

晏靜輕輕地嘆了口氣,道:「雖說大家都是站在公司的立場處理問題,但我希望大家還是得遵守規矩。三味國際一直在籌劃上市,財務數據、管理制度都需要公開透明。如果有人觸犯規則,即使能力再強,對公司貢獻再大,我也只能按照規矩辦事,決不輕饒。」

林穎陷入沉默,晏靜雖然語氣很輕,但話的內容卻是很重,讓人喘不過氣來。

衛素素始終一言不發,風輕雲淡地像是局外人一般,這讓林穎恨得牙痒痒的。

會議結束,衛素素將筆記本夾在腋下,朝門口走去,徐艷艷走到她身邊,兩人交頭接耳,相談甚歡,這讓林穎感覺到被孤立了。

林穎直接來到晏靜的辦公室,她需要了解晏靜的真實想法。

晏靜讓秘書送上一杯茶,關上摺疊式窗帘,道:「怎麼,心裡很憋屈?」

林穎眸中布滿血絲,沉聲道:「晏總,您難道懷疑我對公司的忠誠度嗎?」

晏靜微微一笑,「你是最早跟著我加入公司的老員工,三味國際能夠發展如此迅猛,你是功臣之一。但是,現在三味國際已經進入全新的時代,我們必須要轉換思路,不能再採用以前的那一套方式處理問題。」

林穎重重地嘆了口氣,道:「是不是董事長給你施壓壓力了?」

晏靜苦笑:「沒錯,昨天董事長的確給我打了電話,我完全可以敷衍過去。但我覺得那樣不利於你以後在公司的發展。今天會議上,徐艷艷對你主動發起進攻,你也看到了。你現在樹敵太多,並不是一件好事。相反,在這一點上,你要學習衛素素。或許你們所有人都認為,她是靠著抱大腿才能夠往上晉陞,但她的處人與事能力絕對值得你們關注。」

林穎沉默,因為晏靜的分析很到位。

「此事到此為止,那兩千萬訂單需要重新交給亞太地區,至於你所承諾的條件,將由歐洲地區承擔。」晏靜做出決定,「這算是給你一個教訓。」

林穎現在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不僅單子最終還是飛了,還得承擔高返利的部分。至於衛素素最終成為最大的贏家。

林穎憋屈地說道:「好的。」

晏靜淡淡地看了一眼林穎,「站得越高,越是要謹小慎微。你是我重點培養的對象,相信你接受此次挫折,以後處理問題將更加審慎。光靠一些小聰明是沒法服眾的!」

「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吩咐,那麼我就出去了。」林穎的情緒很低落。

晏靜微微頷首,等林穎出門之後,暗自嘆了口氣,希望林穎不要因為此次敲打變得消沉,而是能夠變強。

至於衛素素,晏靜忍不住有點頭疼,儘管她的業務能力比不上林穎,但在處理人際關係上,是三個地區執行總裁當中最為到位的。

衛素素的團隊十分和睦,員工之間的關係很好,彼此非常團結,否則,衛素素也不會為了給下面的員工出頭,不惜搬出蘇韜這個大BOSS來壓制林穎的強勢搶單行為。

衛素素在辦公室招待了徐艷艷,她私下和徐艷艷的關係不錯,兩人的市場都比較新,因此遇到的困難也有一致性,彼此經常商議對策,徐艷艷的性格比較古板,但認真謹慎細緻,考慮問題非常周密,有自己的獨到之處。

徐艷艷喝著茶,心情不錯,「之前林穎多次搶我的單,現在算是遭到了報應,還是衛總你的面子大,不然的話,晏總怎麼捨得批評自己的愛將呢?」

徐艷艷在公司的位置很尷尬,她是薇拉安排在公司的重要人員,但薇拉的精力不在三味國際上,所以徐艷艷屬於邊緣地帶的人物,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

美洲地區和歐洲地區有很多業務重合,尤其是北美的化妝品市場,那些大型的代理商總部都在歐洲,所以徐艷艷經常出現訂單被林穎搶奪的尷尬情況,今天她在會議上炮轟林穎,也是鬱悶情緒積攢到一定的程度。

衛素素笑著說道:「能搶單也是一種能力。在業務拓展上,我們還是得要跟林總多多學習。不過,在財務管理上,我們都得向你徐總學習。」

徐艷艷謙虛地笑道:「衛總,實在太會說話了。以後希望遇到難事,咱倆能夠同進共退。」

衛素素頷首道:「那是自然。」

桌上的座機響了起來,傳來助理的聲音,「晏總請您去她辦公室一趟。」

衛素素掛斷電話,沖著徐艷艷無奈一笑,「雖然在會議上,晏總敲打了林穎,但在私下裡,林穎永遠是她的心腹愛將。」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