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49 Views

我只好在圍觀羣衆的目光中,將小花給抱住,然後迅速的打了一輛車回來我的住處!

Written by
banner

回到住處,我將小花放在客廳的沙發上坐着,而我則是嚴肅的坐在她的對面,眼睛一動不動的盯着她!

“說,你到底是誰派來的!”我嚴厲的問道。

“姐姐,你在說什麼呀?”小花依舊睜着那雙天神無邪的眼睛看着我。

我現在是一點心思都沒有和這小花開玩笑,我只好再次重複了一次,“我問你,是哪個姐姐讓你過來找我的?”

小花搖了搖頭,對我說道,“我不認識那個姐姐啊,但是那個姐姐認識你呀,她讓我來跟着你,她說你能給我好的生活,不會打我罵我……”說着小花又低下了頭,一雙美麗的眼睛又開始閃爍着淚花,看着我說道,“其實姐姐,我的要求真的不高,我只求有口飯吃,有衣服穿,有地方睡覺就行了。”

看到小花這麼可憐兮兮的樣子,我還是不忍心,不過對於那個讓小花來找我的那個女人,我還是你耿耿於懷,很不甘心。

“那你告訴我,讓你來找我的那個姐姐,長什麼樣子?”我繼續問道。

小花撓着小腦袋想了想說道,“長得很漂亮的,反正就是很漂亮,啊,對了,她的手裏還拿着一條鞭子呢!”

“鞭子?” 千億萌寶極品辣媽 我的眼睛一亮,腦子想到了什麼,於是問道,“是不是一條血紅色的鞭子?”

小花趕緊點頭,“是的,是的!就是一條血紅色的鞭子!”

按照小花這麼說,那麼那個讓她來找我的女人應該是魔界公主冷筱若!

我的總裁 我暗道不好,這樣說的話,那冷筱若應該是知道了我的身份,可是冷筱若是怎麼知道的?

知道我身份的人就只有夏天,主人,陸梵音還有鳳念,難道是他們其中的人泄露了我的祕密?

想到這裏,我的心裏一沉,冷筱若將這個小女孩安排在我身邊幹什麼?監視我?

看這小女孩的思維和智商也不像是一個四歲女孩有的,說沒有貓膩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那我就乾脆將計就計將這個小女孩給留下來,看冷筱若要搞什麼幺蛾子出來!

反正敵不動我不動!

“那小花,你會不會聽姐姐的話?”我將小花給抱到我身邊坐着,溫柔的問道。

圈黎圈外,總裁不談愛! 小花似乎是被我這突然而來的溫柔給嚇到了,她愣了一會兒纔對我說道,“姐姐,我會很聽話的!真的,很聽話!”

聽話就好,至少我不會像她那個養母那樣那麼對她。

看到小女孩一身髒兮兮而且衣服破爛,我想了想,決定帶小女孩去買衣服。

“那姐姐帶你去買衣服好不好?”我問。

小花愣了一下,突然非常開心的抱住了我的脖子,在我耳邊說道,“謝謝,謝謝姐姐!”

於是小花成了我白撿的妹妹兼女兒,我帶她去商場買東西,這商場裏面有很多的專櫃,很多的有錢人都是在這裏買東西!

我看到小花的目光一直在往專櫃瞟,看樣子這個小傢伙對這專櫃的衣服感興趣呢,有眼光!

反正我現在也不缺錢,我將小花帶進了一間童裝專賣店,也許是我穿得很普通,而小花身上也是有點破爛。

所以這童裝的導購都對我們無視……

好吧,現在這個世界還真是一個看臉又看錢的時代,我堆小花說,“小花,你自己選選,喜歡什麼就試試。”

結果旁邊一個導購斜睨着我們,翻着白眼說了一句,“不買的話,不可以試的。”

哎呀,臥槽,這個導購真是太那個啥了!

“我們要買!”我理直氣壯的說道。

導購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陰陽怪氣的說,“那倒不一定,很多人看了都不買的。”

我無視這個導購,讓小花繼續選衣服,小花智商本來就比較高,聽到導購的話她自然知道是什麼樣子,她擡頭狠狠的瞪了導購一眼,一抹紅光從她的眼中一閃而過。

我愣了一下,隨後再看小花眼睛的時候,她已經恢復了原樣。

難道是我看錯了?

“小花不用管她,姐姐有錢!”我肯定的對小花說道。

開什麼玩笑,如果我沒有錢,我會帶着小花到專櫃來麼?

我從手提包裏掏出了一踏人民幣,啪的一聲拍在了導購的懷裏,“你數數這些錢夠不夠?”

導購突然被我的舉動給嚇懵逼了,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懷中的人民幣,愣了一會兒,馬上換上了衣服恭維的笑臉。

我懶得理她,要不是小花喜歡這裏的衣服,我怎麼可能來這裏?

我在休息區坐下休息,卻看見在休息上的沙發上坐着一個眉目面容都非常英俊的小男孩,這小男孩的身上穿着的全部都這家店裏的最新款,而且非常的適合他,反正看起來就是一個萌萌噠的小帥哥!

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我在他的旁邊坐下,看着手中的手機,小花在一旁選衣服。

小男孩突然朝着我湊了過來,在我的身上聞了聞,突然對我說道,“這位美麗的小姐,你的身上有一股不熟悉你的氣息。”

本來正在看手機的我頓時就呆住 了,我趕緊朝着旁邊看去,這個小男孩正嚴肅的看着我,一雙劍眉非常散發着冷冷的英氣。

wωw★ ⓣⓣⓚⓐⓝ★ c○

看這小男孩的樣子也不過才四五歲的樣子,不過他竟然能說出這番話的話,那就證明這個小男孩一定不是普通人!

“小朋友,你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我裝作很好奇的問道。

小男孩朝着我神祕的笑了笑,“這件事情你我都懂的。”

不,我一點也不懂了,現在的小孩怎麼都這麼的聰明瞭,而且越來越讓人猜不透了。

我突然覺得現在的小孩真是特別的難哄了。

“我不懂,你給我說說唄。”我說道,我也是蠻佩服自己的,和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都能聊這麼久。

小男孩看着我,笑得非常的邪魅,看到這個笑容,我特麼竟然想起了鳳念那個王八蛋!

別說,兩人的笑容還真是有點像!

“噢,美麗的小姐,您非要我把話說得這麼清楚嗎?你身上不屬於自己的氣息,當然是這具屍體原有的氣息啊,別以爲借屍還魂我就不知道了。”小男孩說道。

我特麼被嚇到了好麼?這個小男孩怎麼會知道我借屍還魂這件事情的?

我驚恐的看着這個小男孩,難道真是應了那句話,叫做自古英雄出少年?

“你……”

“你是想問我怎麼知道麼?”小男孩得意洋洋的說道,“我當然知道了,我師傅可是這個世界上最厲害的天師了,從小他就教導我這方面的東西!”

聽到小男孩這麼說,我的心在此刻提了起來,很多的天師都是屬於那種路見不平一聲吼的類型,要是小男孩的師傅知道我的現在借屍還魂的話,會不會直接將我送到地府去報道。

雖然一直有主人替我保駕護航,可是我還是很不想給主人添麻煩的

“誒,這位美麗的小姐,你放心,你不用着急走,我的師傅是不會管你這閒事的,再說了沒有人出錢的話,我師傅根本就懶得出手!”

我去,又是一個財奴!不過這樣也好,反正我現在是不想待在這裏了!

我想起身趕緊去找小花,沒有想到一扭頭小花竟然換好了衣服站在我的身邊,不得不說這人得靠衣裝,小花換了一身衣服後,瞬間變成了小公舉!

只不過在小花看到小男孩後卻移不開眼睛了,我心想這小花該不會是被這小男孩給迷住了吧?

果然男神是從小開發的!

“走了,小花!”我對小花喊道。

小花卻看着小男孩說道,“我不走,姐姐,我要和這個哥哥做朋友! ”

不是吧,小花同學,這才見人家第一次就和人家做朋友?這會不會太快了啊?

“小花,走了 啊,你是不是不聽姐姐話了?”我嚴肅的問道。 而且這小男孩也非常不簡單的樣子,看這一身的名牌,還有這談吐之間,一看就是富家少爺,而且還有什麼天師師傅。

我覺得有點危險啊!

“姐姐,聽話呀,但是我還是很想和這位哥哥做什麼啊,我很喜歡他呢。”小花非常認真的對我說道。

小屁孩家家的懂什麼啊!

可是對小花的要求,我卻只能點了點頭對小花說道,“好吧,允許你問這個小男孩的電話號碼,QQ號,微信號。”

得到了我的允許,小花趕緊跑過去找到了小男孩,一臉開心的樣子,聲音脆生生的問道,“小哥哥,我們可以做朋友嗎?你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我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真是會拍馬屁啊!

着小男孩給我的第一感覺就是高冷,我想這個小男孩肯定會拒絕小花交朋友的請求。

誰知道這個小男孩竟然對着小花溫柔的一笑,“呵呵,小妹妹,我一看你就有種熟悉的感覺,我同意和你交朋友。”

小花高興的點了點頭,不過我現在是真的很想離開,我讓哪兒導購將小花看中的衣服都包起來,拉着小花直接就要走,結果這個時候小男孩卻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他拉住了我的衣角,卻是對小花說話,“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我叫天賜。”

聽到天賜這個名字,我是忍不住要吐槽的,因爲這個名字我實在是聽到太多遍了!

“那你有什麼聯繫方式沒有啊。”我忍不住問這個叫做天賜的小男孩。

結果小男孩非常淡定的報出了一串的手機號碼,沒有辦法,看到小花那充滿了希望的眼神,我只能用手機將天賜報出來的號碼給記了下來。

當我和小花走出這間專櫃的時候,我看到一名年輕的男子從外面進去,這名男子身上的氣息跟別人不一樣,我忍不住多看了幾眼,一回頭竟然看見他在和天賜說話,不知道是不是那個年輕的男人發現了我在看他,反正在我看他的時候,他也正好擡眼看見了我。

我有點害怕,直覺告訴我這個年輕的男人就是天賜說的他的師傅,很厲害的一個天師,連天賜都可以看出來我現在的這具身體不是屬於我的,那他的師傅更加不用說了,想了想還真是非常的可怕,我得趕緊走。

所以在那個年輕男人看我的第一眼起,我就趕緊拉着小花消失在了專櫃店的門口。

又買了一些零食後,我帶着小花出了商城,不過對於小花的舉動我還是表示很好奇的。

“小花,你爲什麼想要和那個小哥哥交朋友啊?”我不解又好奇的問道。

小花吃着我給她買的冰激凌跟我說道,“因爲我感覺他很像我的哥哥。”

“你還有哥哥?”我驚訝的問道,“那你哥哥呢?”

張雪母親說小花的養母一直想要個兒子,卻領養了小花這個女孩,如果小花有哥哥的話,那她的養母不可能不領養小花的哥哥的,難道小花這個小傢伙在撒謊?

說到她的哥哥,小花又變成了那副可憐兮兮又傷感的樣子了。

“我不知道,我和我的哥哥分開了,我也不知道我哥哥去了哪裏,反正剛纔那個小哥哥跟我的哥哥很像,所以我才……”聽到小花這麼說,我也沒有說什麼了,畢竟這是人家的只能思念哥哥而已啊。

我將小花安排在我家住下了,也不知道小花養母那件事情怎麼樣了,怎麼好端端的一個人突然就死了呢?

小花肚子一人來找我,不知道那些那些警察會不會查到我這裏來?

想想,我還是覺得挺煩的!

看到小花在我家開心的樣子,我也不好再趕她走,等下次夏天和陸梵音來了,問問他們的意見。

之後的某一天我回家一打開門,小花就撲進了我的懷裏,對我說道,“姐姐,家裏來了個怪蜀黍,好可怕!”

怪蜀黍?聽到這個詞我就想到了之前看到的那些新聞,有些猥瑣的怪蜀黍就喜歡小蘿莉,他們最喜歡的就是猥瑣小蘿莉,所以對於小花說的怪蜀黍,我一時間腦袋裏就出現了變態兩個字!

“怪蜀黍有沒有對你怎麼樣?還有人呢?”我趕緊問道。

小花躲在我的身後,“怪蜀黍在客廳裏,他一直看着我笑,太嚇人了!”

此刻我的腦袋裏想的是要不要報警?我還是先偷偷的看看,這個怪蜀黍到底是誰?

我大着膽子到客廳一看,結果這不看還好,一看嚇一跳,坐在客廳的人竟然是鳳念!

這傢伙怎麼又來了?反正看到這個傢伙我的心裏是很不爽的!

居然還來調戲我家的小蘿莉!

“姐姐,就是他,那個怪蜀黍,你快趕走他!”小花抱着我的大腿惡狠狠的瞪着鳳念。

聽到小花這麼說,不好意思我腦補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可是我卻看見鳳念正眼神溫柔的看着小花,我心裏暗道不好,看這鳳唸的眼神該不會真的有*癖吧?

我還沒有說話,鳳念倒是先說話了,他笑着對小花說道,“哎,小丫頭爲什麼叫我叔叔,卻叫她叫姐姐呢?爲什麼不叫我哥哥?”

小花鄙視的看了鳳念一眼,冷哼了一聲說道,“不要,看到你我就覺得非常的討厭!十分的討厭!”

小花剛說完這句話,鳳唸的表情變了變,有點受傷的樣子,我看到鳳唸的表情有點微愣,難道現在鳳念練就了一顆玻璃心,動不動就心碎了?

我也不想去多想,我整準備趕鳳唸的時候,門鈴響了,一打開門,看見的卻是陸梵音和夏天。

這兩個傢伙終於來了,終於有可以商量事情的人了。

結果我剛把門打開,陸梵音將我往門外一拉,對我焦急的說道,“你跟我走一趟!”

“什麼事情這麼着急?”我疑惑的問道。

“主人傷勢嚴重,可能熬不過……”陸梵音低着頭,眼淚突然就流了出來,我被陸梵音說的這句話給整懵逼了。

“等等,梵音你說清楚點,主人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問道,現在得好好的捋捋!

陸梵音一臉憂傷的看着我,“主人受傷了,很嚴重,很有可能就這麼……”

之前我知道主人受傷了,可是沒有想到竟然會這麼嚴重,按照陸梵音說的,主人很有可能就會死掉!

一念情深,總裁大人好眼熟! 不,我不能讓主人死掉!

“梵音,走,趕緊帶我去見主人!”

結果小花和鳳念從客廳走了出來,陸梵音看到鳳念和小花,瞬間就愣住了!

“弦兒,你不會……”陸梵音指着我和鳳念說道,又看了看一邊的小花。

我趕緊擺手,“怎麼可能,你不要誤會,我跟這個男人什麼關係都沒有!是他一直再糾纏我!”

陸梵音狠狠的瞪着鳳念,輕聲的對我說道,“如果主人還在的話,是肯定不會讓這個渣男纏着你的。”

可是如果我走了,小花誰來照顧?

看到一旁的夏天,我只好對夏天說道,“夏天,你幫我照顧小花,好麼?我跟梵音走一趟!”

夏天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了。

我以爲鳳念會阻止我,可是他沒有,竟然目送着我和陸梵音離開,然而我現在比較擔心的是,夏天和鳳念在一起會不會打起來,要是打起來的話,夏天可不是鳳唸的對手。

“梵音,主人的傷不會真的那麼嚴重吧?”我還是不敢相信。 陸梵音的臉色很不好,從她的臉色來看的話,我想我大概知道了,主人這次恐怖是真的受了很嚴重的傷。

在路上我想了很多,主人一直在我的背後默默的支持我,保護我,雖然以前我很懼怕他,可是現在他卻很有可能會離開我。

我始終無法接受這件事情,在我的心裏主人是那麼強大的一個存在,怎麼可能會輕易的受傷?

"主人一直都有傷,從來沒有好過,前幾次鳳念找上門,主人的傷又嚴重了一些,這次不知道怎麼的,傷竟然復發了而且更加的嚴重了!"陸梵音梵音的說到。

我把主人這次的手上歸根於鳳唸的頭上,如果鳳念不去找主人打架的話,主人是不會受這麼嚴重的傷的,也不知道以前主人到底是受了什麼傷,竟然這麼嚴重,聽陸梵音這麼說,主人這是要死的節奏!

此刻我的心裏着急程度不亞於我對我兩個孩子的着急。

“梵音,主人的傷不能治嗎?”我問道。

在我的印象裏傷痛一般都是能治癒的,像主人這樣厲害的人,身邊應該會跟着一個神醫什麼的。

說到神醫,我想到了一個人,那個人是鬼醫!醫術那麼厲害,肯定能治好主人的!

陸梵音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主人的這個病,是沒有人可以治好的,就連鬼醫也束手無策!”

天啊,那這到底是什麼病?到底有多嚴重?

“梵音,趕快趕快!”我催促。

陸梵音也是很無奈的樣子,“我也想快點啊,可是這裏是人間而且是城市,比不得那些荒野山林和魔界之類的。”

我知道陸梵音的意思,如果不是在人界的話,那我們可能分分鐘的就飛上了天,在現在這種事情說起來都非常的讓人震驚,更別說讓人看見了。

我渾渾噩噩的跟在陸梵音的身後,也不知道到底是經過了哪裏,反正就是來到了地府。

在地府,路過忘川河的時候,我忍不住朝着忘川河看了好幾眼。

“弦兒,你看這忘川河做什麼?難道是還忘不了那忘川?不是都知道了麼,忘川就是鳳念,你就別在想了!”陸梵音怒瞪着我。

我表示很無辜啊,我纔沒有想到忘川好不好?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