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0, 2020
102 Views

陳雅立刻拿好手機,跑到小吃鋪屋裡,小吃鋪屋裡一個人都沒有,正好可以變身,拿出神光棒,一道光棒出現,怪獸面前出現一個光之巨人,迪迦! 迪迦擺出戰鬥姿勢,怪獸朝迪迦跑來,迪迦上去就是一腳,之後翻個跟頭到怪獸後面,雙手抓住怪獸的頭,使勁朝後面拽著,只見怪獸使勁把頭往前面一甩,迪迦整個身體都從怪獸身後甩到前面並且重重的摔在地上,怪獸並沒有給迪迦喘氣機會,直接用它巨大的腳踩向迪迦,一踩一個電火花,聽見迪迦的慘叫,戰!

Written by
banner

踩了3腳后,迪迦突然一雙手抓住怪獸的腳,試圖讓怪獸停下來,不過,怪獸的力氣實在太大了,直接一隻腳把迪迦整個人都帶起來了,然後又使勁朝地面踩去,地上直接被怪獸踩出個坑來,迪迦躺在裡面。

這時候,在不遠處,就是之前出現的女警,女警在樓上,腳踩著滑板,從腰帶右側崩出來一支膠囊,又從左側抽出一張卡片,將卡片塞入中間的讀取器中,一把手槍出現在決的手上,同時決右手開啟膠囊,塞入手槍內,朝怪獸的頭部發射

「超級*,發射!」一束光朝怪獸頭頂打去,打出了巨大的電火花!我趁機起來,給怪獸一腳,這一腳直接把怪獸踢倒了,我朝那位女警比出一個真棒的手勢,女警朝我擺個OK,就在這一瞬間,怪獸朝我發了一個大火球,我沒來得及躲開,又被打倒了,怪獸看向決,張開巨大的嘴,蓄力似乎要發射一束巨大的光線,不行,保護民眾是我的責任,我立刻起身,再戰怪獸面前,光線剛好打中我的後背,我對決說

「快跑!」之後我回頭,怪獸也停止了放光線,不行,我得趕快解決它,之後我就站起來,雙手擺平於胸前,之後程L狀,哉派利敖光線!

怪獸中了我的光線后,一動不動的向後傾斜,倒在地上,爆炸了,往常這個時候都完事了,我也以為完事了,剛要飛走,從爆炸的地方,出現一個渾身黑鐵的鎧甲人!

朝我跑過來,手裡還有一把劍,直接砍到我的胸前,啊,這一刀是真疼啊!

我一下被他砍到在地,胸口處隱隱發疼,沒力氣反抗,那個鐵人朝我走來,劍放在我胸口上,直接朝我扎來,我雙手接住,這傢伙力氣好大,我們在力量對峙著,隨後,我一腳踹中他的胸口,直接把他踹飛了,然後我娘娘腔腔的站起來,發現,怪獸呢?

不見了,怪獸不見了?我走了幾步,還是沒找到。就在我愣神了一瞬間,突然周圍出現兩個透明的玻璃罩把我困在了裡面。

這是什麼?我用拳頭捶打,放我出去,這手那個怪獸在我面前出現,對我說

「真遺憾迪迦,你看不到自己的末日了。」

「你這個混蛋,快放我出去!」

「真是太對不起你了,但是我很高興看見你死去。」說著,突然這個罐子上方一亮,周圍開始冒不知名的透明液體,壞了,我這是怎麼了?

感覺喘不上氣,我的力量也在流失,不行,我得趕快出去,這時候我的彩色計時器告訴我,時間不多了,開始閃爍了,不行,我左手一蓄力,本該放出的手掌光彈,變成了一堆氣泡,怎麼會這樣,這,這可怎麼辦,我焦急的摸著玻璃罩,慢慢的,我越來越虛弱了,我感覺有點頭昏眼花,突然,一個腿軟讓我倒在了地上,沒力氣站起來了,難道我要死在這裡了嗎?

父親。我雖死不足惜,但是,父親,女兒不孝沒,我沒能好好的繼承您的光之巨人,也沒能生出下一代繼承人,光之一族難道到我這就要斷了嗎,女兒不孝,這時候我絕望的等待死亡到來。

突然,一道劍光閃過,直接把那個鐵人砍倒在地,又一道光把這個玻璃罩打碎了,我面前出現一個,也是光之巨人。

!另一個! 我實在是沒有多少力氣了,想站,又站不起來,那位光之巨人朝我走過來,朝我伸手,我抓住他的手,他一把把我提了起來,但我還是有些站不住,因為我快沒能量了,這手他用他手裡的劍,沖我的彩色計時器傳輸能量,不一會,我的case計時器就停止閃爍,變成藍色的了,我對他說,謝謝你,歐布。

這個也是光之巨人的另一個分支,而且我們從小就認識,只是不知道他後來去哪了而已,歐布沖我點了點頭,他說

「現在不是感謝的時候,集中精力對付眼前的敵人。」

「好!」歐布拿著手裡的劍朝天上畫了一個七彩的圓,

「歐布至高聖劍!」說著把劍指向鐵人,放出一道光線,而我則是雙手在胸口擺平,然後呈現L狀,哉佩利敖光線!

兩道光線一起打中了鐵人,鐵人倒在地上爆炸身亡。我們互相握手后,飛走了。

謝謝你,歐布,今天要是沒有你,我就死在這裡了。不用和我說謝,保護地球也是我的責任,歐布比以前更帥了。

這一陣連續半個月左右都沒在出現怪獸,我們二人在一起,又像小時候那樣,喚起了我們小時候的回憶,如果時光能停止在這一刻就好了,不過,好景不長,我得了很嚴重的感冒,嚴重到需要住院,但是我的病,不單純的是感冒那麼簡單,更像是一定病毒,歐布在這裡經常來照顧我,不過我也說過了,你不用經常來找我的,你也有自己的事,但是他總是微笑不語。

我也沒有繼續阻攔,但是,在這一天的晚上,爸爸,我就要去陪您了。

今天的夜晚是這麼黑,我為什麼今晚心驚肉跳,坐卧不安,總感覺今晚有什麼事要發生,算了,先睡覺吧。

就在我剛躺下的時候,突然我感覺床下有什麼東西,我立刻起身跳躍到床前的地板上,我這是VIP房間,隔音效果很好而且也沒有別人。

隨後這個床就炸開了兩半,中間出現大量黑霧

「別裝神弄鬼,你是誰?出來!」那團黑霧裡出現一個和我一模一樣的聲音

「怎麼?不認識我了?也對,估計爸爸也沒對你提起過我。」待煙霧散去后,一個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身著黑色風衣的我,拿著一支黑色的神光棒看向我

「你在害怕?」說著,便拿起桌子上我的神光棒,扔給了我

「變身吧,一會你就知道真相了。」說著,她便打開神光棒,一道黑紫色的光衝上了天,我也變身,一道銀白色的光衝上了天,我們二人在天上,想不到變身都一模一樣,黑色迪迦說道

「不想傷及無辜的話,就跟我來。」說著她便飛走了,我也跟了上去,我一路跟她到了月球上,

「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嗎?我不想幹什麼,我就是出生在你前面的姐姐」

「什麼?姐姐?」

「當年媽媽她生下我們倆,當時我只是皮膚髮黑,而且眼睛冒著代表邪惡的紫光,我們光之一族,容忍不下我這樣的怪胎,便將我拋棄,若不是三叔,我早就死在外面了,我忍辱負重的活了這麼多年,我就是為了找你復仇的!」 「今天,就在這裡做個了斷吧,放心,我不會讓你白白死去,我會替你繼續當光之巨人保護世界的,因為只有殺了你,才能去除我體內的異況!你的身體現在是打不過我的,我給你個選擇,你可以選擇直接接我一招,不管你接沒接下來,從此我們的恩怨兩清,你覺得怎麼樣,妹妹。」

「不要答應她。」在我思考的時候,歐布也來月球了,

「歐布,你怎麼來了?」

「我看到你飛向月球,不放心我就跟過來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放不下你的仇恨嗎?」我明白了,原來歐布失蹤的那幾年,一直陪伴在我姐姐的身旁,在試圖感化她這些年的仇恨

「呵呵,放下?我放下,有意義嗎?我放下,我還是這個黑暗巨人,我只有殺了她,我才能解脫,才能不讓自己陷入黑暗的深淵,我想你們也不願意讓世界多一個黑暗巨人吧。所以。」

「所以,我答應你,接你一招。」歐布說

「不可以!」

「這是我們的家事。」

下堂妻遭遇鑽石男:迫嫁豪門 「好!」說著,黑暗迪迦雙手擺平,然後呈現L狀,一道黑紫色的哉佩利敖光線朝我打過來,我雙手擺出護盾樣子,防禦,這樣拼了大概有3分鐘左右,我終於頂不住了,防禦被打破了,這股黑暗能量直接朝我的彩色計時器打來,不好,是計時器粉碎光線!

完了,看來,我真的要死了。終於光線停止了,我也被遠遠的打飛了,歐布跑了過來扶著我

「你怎麼這麼虎呢? 假裝愛過 這是計時器粉碎光線,你就要完了!」

「沒關係,這個怨恨本就該我來化解。」黑暗迪迦走了過來,蹲在我面前說

「妹妹,不是姐姐太狠心,實在是。」

「你不用說了,姐姐,我理解你,這大概就是父親臨走時的遺願吧,姐姐,我希望,在我,咳咳…在我死後,替我好好保護地球,繼承好光之巨人的..的信仰。」我感覺到我的生命正在消逝,原來,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是真的,這時候我看到姐姐她也哭了,歐布搖頭說

「不,你不會死的,只是一道光線而已,你大不了變回原形,我在照顧你就是了。」

「傻子,沒用的,你都知道的,這是計時器粉碎光線,你看,我的彩色計時器都碎了,怎麼可能還有希望呢。」說著,我的彩色計時器,怕擦一下,碎了,我拿著姐姐的手

「姐姐,以後你就是真正的光之巨人了。」

「傻妹妹,我原本以為我們這麼多年沒見面了,殺了你我會很乾脆利落,但是發現,我做不到。」

「別哭..姐姐,這說明你心裡的善念沒有被泯滅。」我抬頭看了看歐布

「歐布,我走以後,你要陪在我姐姐身邊,輔助她完成保護地球的責任,謝謝你一直陪著我,如果有下輩子,還要你陪著我。」說完,我抬頭看著一望無際的宇宙,這是我最後一次變身,最後一次以光之巨人,迪迦的身份了,我在看向地球,再見了,我摯愛的世界,父親,母親,我要陪你們去了。

說著,我頭上的水晶也碎了,變成了光芒散去了。迪迦在那裡站著,突然,妹妹散去的光點都集中到我身上,我的黑紫色變成了真正迪迦的紅藍銀色。

這手,歐布突然給我一拳

「你怎麼能殺死你妹妹呢!」我不說話,因為我無話可說,我也確實對不起妹妹,說著他站了起來,用手裡的劍在天上轉出一個圈

「歐布至高聖劍!」說著一道七彩炫光朝我打來,我無力躲閃,我就接下這一招吧,不過,在馬上打到我的時候,歐布自己跑過來,跑到我面前,自己被自己的技能打中了!

我立刻扶起他

「歐布,歐布你怎麼這麼傻,為什麼要替我擋技能。」

「因為,這是你妹妹死前的遺願,希望我輔助你繼續完成保護地球的意願,我不能這麼殺了你。」說著,他一把甩開我,飛回了地球上,他變回人形,在一個無人的小街區里,歐布的心裡因為陳雅的死,受到了巨大的刺激,衝天大喊

「啊!」 總裁假正經 這時候,他手上的歐布聖劍,也碎了! 歐布看著地面碎了的召喚器,然後,似乎是暈倒了,倒在了地上,周圍散落著歐布聖劍的零件,散碎的零件很多,是不是意味著以後都沒有歐布奧特曼了。

歐布心裡這樣想,他心裡出現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他在無助的遊走,走著走著,面前有兩個人,以為比較年老的男人,一個比較年輕的女生,歐布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是陳雅和她父親,

「陳?陳雅?」陳雅說道

「是我,歐布。」陳雅走到我身邊,

「歐布,你這是怎麼了?一起去玩啊。」歐布來不及想象這是怎麼回事?

既然還能見到陳雅,當然是要珍惜這在一起的時光,不遠處有個鞦韆,我們去那裡玩吧。

「嗯,好。」說著,我們倆手牽手到鞦韆那裡,鞦韆剛好有兩個位置,陳雅的父親在後面緊跟其後,我說

「陳雅,你坐上去,我推你。」

「嗯,好。」於是,她便坐了上去,之後我在後面慢慢的推她,慢慢的,鞦韆動起來了陳雅高興快樂的說道

「來啊,一起玩啊。」

豪門替身:撒旦寵兒別囂張 「好。」說著,歐布坐在了旁邊的鞦韆上,靠自己的力量推動,二人在這一唱一和的好生快活,這如果是場夢,就不要醒來了。

「歐布,歐布。」

「嗯?怎麼了?」

「我們好久都沒這樣玩了。」

「是啊,誰讓我們兩家都是光之巨人呢,肩負保護地球的責任。」

「是啊,我想你爸爸也給你講過吧,這是好幾千年前,光之巨人來到地球,託付給我們兩個家族的使命。」

「是啊。使命。」

「是啊,使命,那你為什麼要這樣呢?」歐布立刻露出尷尬的眼神

「我。我…」

「歐布,答應我,不管以後發生任何事,都不要向今天這樣,好好輔佐我姐姐保護地球,完成一個光之巨人該完成的使命,好嗎?歐布」歐布在那低頭,似乎在思考什麼,突然抬頭看到陳雅

「我的歐布聖劍已經碎了,已經無法變身了。」

「沒關係」這時候陳雅的父親說道

「我有一位朋友,我一會把他的位置告訴你,你去找他,他會幫助你的。」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歐布,我已經不再了,這裡只是夢而已。」歐布落淚了

「我不想醒來這夢,如果是夢,我想一直在這裡。我喜歡你,陳雅。」陳雅轉頭看著歐布

「我知道的,歐布,我也喜歡你,但是,我現在只是個靈魂,我即將消逝,我就是怕你做傻事,所以才在這最後的關頭來囑託你,歐布,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你有你身為光之巨人的使命,替我,保護好這個星球,我會在天上祝福你們的。去吧,帶著這光明的力量戰鬥吧,很高興我的生命里有你來過。」說著,陳雅和她父親便從這裡消失,鞦韆也隨之消失,只剩下歐布一個人孤零零的在這裡

「啊!」

「啊!我,我這是怎麼了?」歐布從坐在地上,腦門猛的出了一頭冷汗,歐布抬頭看著藍藍的天,出現一張陳雅的笑臉,歐布站起來說

「陳雅,放心,我會替你保護好這個地球的,盡全力完成作為一個光之巨人的使命。」只見天上的笑臉點了點頭,散了變成了一片片白雲飄走了。

這時候,歐布立刻收拾下周圍聖劍碎片,之後說

「出發!」找他腦海里出現的那個地點的一個人。 「大爺,這就是您修好的歐布聖劍嗎?」歐布拿著手上的東西疑惑的問道,歐布聖劍已經沒有劍的樣子了,這分明就是一個圓環下面加一個把手。

老者轉頭說

「年輕人,別著急,我這手藝是全天下獨一無二的,如果我都修不好,那就沒人能修好了,你的聖劍粉碎過度,如果按照原樣去修,不但無法復原還會導致你無法變身,所以我就給你改進了一下,日本拍過奧特曼,你知道吧。」

「我知道,他們拍出了很多我們的故事,不過幾乎都是瞎編的。」

「我按照他們拍的《歐布奧特曼》這部里紅凱的變身方式幫你修復的歐布圓環,你目前為止只能像他那樣利用別的奧特戰士卡片變身了。」

「不會吧!那我什麼時候才能變回原來的自己。」

「一切皆有因果,你命中注定有此劫難,能否安然度過就靠你自己了。」

「可是,我沒有奧特戰士卡片我如何變身呢?」

「我這裡有三張卡片,分別是銀河奧特曼,維克特利奧特曼,艾克斯奧特曼,我小時候也是個奧特迷,喜歡收藏各種各樣的卡片,但是目前我只有這三張了,送給你吧。」

「可是,我要怎樣變身呢。」

「你需要虔心祈禱,向奧特戰士借用力量,之後將卡片塞入圓環讀取就可以了。」

「那好,我試試。」我拿著銀河奧特曼卡片,塞入圓環

「銀河奧特曼!」我的左邊出現銀河奧特曼,我又拿著維克特利奧特曼卡片,塞入進去

「維克特利奧特曼」維克特利奧特曼在我右邊出現,我又拿出艾克斯奧特曼卡片,塞入進去

「艾克斯奧特曼!」艾克斯奧特曼在我前面出現,我按下圓環

「三重融合!」出現一把匕首,只不過這把匕首很大,上面有4道光,我按次序滑動

「歐布奧特曼三重形態!」說著,這三位虛擬奧特戰士都進入到我的體內,頓時感覺身上特別輕盈飄逸,而且還好像身著一身鎧甲一樣,而且我的頭部手腕和腳腕處都有裝甲保護,裝甲上還有水晶還冒著光芒,太酷了,還有一把匕首作為武器,雖然沒有我之前的歐布聖劍強,但是也很好了。

「看來我成功了。」

「是啊,小夥子,回去看一遍歐布奧特曼吧,你會了解地球人所創造的奧特曼的。」

「是,謝謝您大爺。」

「不謝。」原來地球的歐布奧特曼是這麼變身的,真是給歐布丟人,居然需要借力量變身,現在的我又何嘗不是呢,哎。

手機突然響了,原來是李夢妍,陳雅的姐姐

「說,什麼事?」

「XX地區,出現怪獸,你來不來。」

「你先對付吧」說著我就給掛了。然後到一個沒人的角落,右手拿著歐布圓環伸出。

銀河奧特曼!維克特利奧特曼!艾克斯奧特曼,三重融合,請三位把力量借給我吧,歐布奧特曼三重形態。

說著,朝那個方向飛去。這邊,那個黑紫色風衣的女生也找到一個沒人的角落手拿著神光棒

「迪迦!」 這隻怪獸,看我的,說著,迪迦一隻手放到頭部的水晶處,然後朝上指,一把彎彎的頭標從頭部飛出來,就漂浮在迪迦的頭部上,和迪迦的頭部保持一致,隨後迪迦右手指向怪獸,頭標尖銳處便發出一道藍色的耀眼激光,直射怪獸的頭部,到怪獸頭部就像擴散開了一樣,一直在射擊怪獸,迪迦在那雙手抱胸的看著,不過看了一會,迪迦就沖了過去,朝怪獸的臉上上去就是一腳,隨後左一拳,右一拳,膝蓋一頂,然後翻個跟頭腳跟打向怪獸的頭,之後又一腳,右一拳,左一拳。

這時候迪迦跳到空中,朝怪獸來一個飛踢,不過,在飛踢馬上落地的時候,怪獸不見了,消失了,迪迦一腳踩在地上,不過那地上有可坑,迪迦的腳陷了進去,迪迦拔了兩下,之後迪迦左手指向她在天上的頭鏢,手勢一揮,頭鏢就回來了,之後使勁一拔終於拔出來了,這時候,怪獸出現在迪迦前方,迪迦想都沒想就沖了過去,殊不知,怪獸的眼睛發出一道藍色電光,直接打在迪迦身上,迪迦身體像不受控制一樣,雙手舉過頭頂,從兩邊放到身體下方,立直站在那裡,不過迪迦還在左搖右晃似乎在掙扎,很痛苦,周圍有藍色閃電,怪獸的眼睛放出四條線來,分別纏住迪迦的兩隻手和兩隻腳,慢慢的把它們挪開,就像大一樣的立在那裡,之後又發射了一遍藍色閃電,迪迦在那裡痛苦的搖頭。

這時候迪迦胸口的彩色計時器閃光了,時間不多了,就在迪迦絕望的時候。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