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0, 2020
45 Views

「等等!」

Written by
banner

我都差不離走至門邊了,華禹風叫住了我。

「有事么?華總裁!」

「我想聽完你的方案!」

「可是尹小姐叫我離開的!」

「沒完成就想離開,你是不是太不負責任了呀?對不對?甄總監!」

「青晨,既然華總都發話了,你就繼續罷!」

聽見華禹風如此說,尹黛妮當然也不敢多講啥,窘迫之餘,我穩了穩心神,深吁了口氣,從新把我做的方案講述完畢。

「謝謝大家!我先下去啦!」

「恩!青晨,你先出去罷!」

甄治良跟我點了下頭,我便出去了,臨走時,我還是沒忍住回頭瞧了眼華禹風,而他的目光也正停留在我的身上,情侶間目光的交流,自然是心無旁騖。

我就曉得自己沒機會了,因此,徑直回了自個兒的辦公桌,泄氣地給瑩瑩發了個信息:這回項目的甲方居然是尹黛妮,今天比賽她把華禹風請來做評委了,我肯定是沒戲了。

剛放下手機,瑩瑩的電話就打來,這丫頭真是個欠兒蹬!

「幹嘛呀?不是發信息都跟你講了么?你還嫌我不夠鬱悶么?」

「太TaMa背了罷,甲方怎會是她呢?」

「這我哪兒能知道呀,這回華禹風也知道我跟甄治良在同一家集團了,大約都氣死啦。」

「那怎麼辦?」

「走一步算一步罷,我都不知該怎麼面對他跟甄治良了。」

「擦,你這日子過的,比甄嬛傳都精彩!」

「好了,我煩著呢,你便不要逗我啦!」

「那好罷,小的退下了,娘娘你別太費心了呀!」

「滾!」

氣的我跌了電話,記得當時華禹風問過我一些關於集團的信息,可是我並未說甄治良是我們總監,他對甄治良從第一回見面便有敵意,並且,他也目睹過甄治良跟我求愛,可能對於一個男人而言,這算是種恥辱罷!

再講了,他們集團跟我們集團屬於同行,我選擇跟甄治良一塊工作,都不願意去幫他的幫,他一定氣死啦。 「青晨,你怎麼在這呢呀?趕緊到會議廳。」

「我還去幹嘛呀?」

甄治良秘書倏然匆匆忙忙跑過來找我,會議廳?我才不想再回去面對他們仨人呢,實在太窘迫了。

「好事唄!快去罷!」

「你就說我腹瀉上廁所了,我便不去啦!」

「那可不行,如此大的事,我可做不了主!」

「好罷!」

我強迫自己穩定情緒,大不了就是分手唄,有啥可怖的呀!對! 閃婚大叔用力寵 天底下男人多的是,也不單他華禹風一個男人。

來到會議廳時,所有設計師都在,我是最後一個到的,Rihanna終究沒忍住講了句,「吳青晨,你架子不小呀,還得林秘書去請!」

「實在抱歉,我方才腹瀉上廁所啦!」

「青晨,沒事罷?」

「恩!」我點頭卻不敢瞧他。

「過去坐罷!」

甄治良跟我講話時,顯得非常曖昧,華禹風的眸子里顯而易見已經開始冒火光了,兇狠地瞠著我,我只可以垂下頭,聽甄治良講話。

「第一輪比賽結束,獲勝的設計師分別是Rihanna、吳青晨……」

「啥?」

我不禁冒出一句,霎時所有人的眸子都望向了我,失措用手堵住了嘴,怎還有我呢?不可能呀,我應當是第一個被淘汰的呀!

「第二輪開始,餘下的設計師自己安排順序,進行理念闡述!」

講完我們就又都走出了會議廳,坐在外邊等候,大家你瞧我,我瞧你,誰都不願意第一個去闡述,尹黛妮要我進入第二輪鐵定是繼續搓磨我,瞧我出糗。

「算啦,我來罷!我第一個去!」

我一想,反正也是沒戲,早死早托生,沒啥好怕的。

「唷!小女孩膽量不小嘛!」

「謝謝Rihanna誇獎!」

我甩了他一眼就進入了,講話跟個娘們似得,反胃死啦。

「各位評委好,我是吳青晨。」

隨即,跟他們鞠了個躬,抬眸時,他們仨人的眸子,都死死盯著我,我還真是有些惶張。

「開始罷,青晨!」

聽見甄治良叫我『青晨』,華禹風的神情即刻像公雞中的戰鬥機似得,瞠了他一眼。

我淡定地講述了自個兒的理念,講完的剎那間就疾步跑出,沒給尹黛妮找茬的機會,反正,我也不可能是留到最後的,廢那多話,也是無用。

「吳青晨,你是想要累死我么?你怎麼又回出啦。不是跟你說在會議廳外邊等著么?」林麗麗又出啦。我瞧見她,心便開始慌,不曉得又會遇見什麼劫難,該講的都講完了。就該放過我了罷!又不可能用我的設計方案,幹嘛總找我呢!

「不即是宣布個結果么?我便不去了罷!」

「快走罷。我的祖宗,你知道是什麼結果呀,你便不去了。我跟你說。你不去的話,到時懊悔可不要怪我呀!」

我雖然不情願,可是。還是想要知道結果的,並且,林麗麗也並未想放過的意思。我便去了,結果進了會議廳我就傻了。

除卻他們三人,設計師團隊只餘下我跟Rihanna了,這又是如何回事呢,我倆壓根不是一個級其它呀!

「青晨跟Rihanna是最後一輪的參賽選手。」

「啥?跟她?傳出去還不令人笑掉大牙么?我不幹啦!」

我還未等反駁,Rihanna先不幹了,邊說邊用蘭花指沖著甄治良指指點點,甄治良顯而易見面子有些過意不去了。

「這是甲方的意思,Rihanna你不同意可以退賽。」

「啥?」

講完這倆字,他便沒再吱聲,這是由於他曉得甲方才是買家,倘若開罪了甲方,他的方案再好都無用了。

「吳青晨,你今年多大?」

尹黛妮倏然冒出來如此一個問題,我多大跟項目有啥關係,不過這是集團,她不專業並不代表我也不專業,跟她這類人,還是快些回復她的問題,早點出去才行。

「尹小姐你好,我今年30歲!」

「那吳小姐應當到了結婚的年歲了,是否有男友?」

有還是沒呢?這項目屬本市今年最大投資項目,因此,作為設計師靠這項目出人頭地鐵定是沒問題的,男友?有還是沒,在這類場合對我而言都沒任何益處。

「有!」

「那可糟糕了,女人過了30歲基本都會結婚,結了婚又著急要生寶寶,這項目須要兩年的時間,恐怕要耽擱吳小姐了。」

「我兩年之內沒計劃結婚,更沒計劃要生寶寶。」

此話一出,華禹風即刻激動的站起,「吳青晨,你過分了呀!」

「華總,你怎麼了?」

甄治良站出來一副要平事兒的架勢,可是,華禹風的神情,卻沒給他任何機會,繼續說,「吳青晨,如今就辭職去。」

「華總,你彷彿有些奇怪噢!我為何要辭職呢?」

「行,那你繼續跟他工作罷!」

華禹風用手指頭了下甄治良,甩手便走了,我曉得他是真的生氣了,實際上,他已經跟我求過兩回婚了,我都沒應允,這回當著他們的面,我又說自己沒結婚的計劃,他一定傷透了心了。

「尹小姐,我們還繼續么?」

「當然了,我們的項目非常緊急的,並且,我一人可以做主的。」

尹黛妮一副Whocare的神情,唇角不自然的向上翹了下,我跟華禹風鬧這麼僵,她應當是最得意的人了,她問這問題,也必定是為破壞我跟華禹風的關係,目的簡直太明顯了。

「Rihanna你呢?多大?有沒家庭呀?」

「我一人,單身,我最討厭複雜的家庭關係了,會牽絆我的事業,我可不想因為感情生活,葬送我美好的前程。」

「連家庭觀念都沒的人,不配做這項目的設計師,甄總監,這回項目我們甲方,就定吳青晨設計師了,其它的事,你安排一下罷,往後,我們再談細節,我先走了。」

她站起來便走了,甄治良跟著後邊送出,房子中我跟Rihanna倆人都傻了。

「擦,臭娘們,長沒長眼眸呀!這算啥問題呀?蠢貨罷?」

等他反應過來時,氣氛非常窘迫,回頭瞠了我一眼,扭著臀部便走了,怎麼就一個問題就定了我呢,這尹黛妮是存心的罷,大約我回復什麼最後都會定我,她鐵定是要拿這項目搞死我。

一人回至座位上,仍舊還是沒回過神的狀態,這欠兒蹬的瑩瑩就打過電話來。

「恭賀呀,如此大的項目,看起來你這設計師要出名了,到時可不要忘了我呀!」

「滾罷你,非常明顯尹黛妮要整我,這你都看不出來么?」

「她花那多錢,就為要整你?不可能罷,她有那多錢幹嘛不好呀!」 「那她為什麼定我呢?我對於他們這些大人物而言,也太不知名了罷,如此大的項目,比中雙色球一等獎都難,行不行?」

「也是噢!」

「掛了罷!我心中亂著呢!」

懶得跟瑩瑩辯駁,沒好氣的收了線,獃獃的坐在那中,考慮下一步該怎麼辦,華禹風生氣了,我又接了如此一個大Cass,這是公開比賽的結果,我肯定是推脫不掉了,華禹風該怎麼辦,他鐵定是傷心了,如今想想,我也懊悔了,可是這世界,就是沒賣懊悔葯的呀!

給他撥個電話,刺探一下軍情罷!

「嘀、嘀、嘀……」被扣掉的聲響,怎麼辦?繼續打,待我打到第4回時,他的聲響終究出現了。

「你還給我打電話幹嘛?」聲響涼涼地,聽的我直打寒顫。

「你還好么?」

「你說呢?吳青晨,你是不是回來報復我的呀?」

「我沒,禹風,我是真尋思著跟你在一塊!」

「那我跟你求婚,你一直都不應允,你啥意思呀?」

「我心中的坎兒還未過去,再等待我,好么?」

「等個屁,吳青晨,你心中沒我,就早點說,倘若,你真是回來報仇的,你想要啥就說,不要再跟我耍心眼兒了。」

耍心眼兒,我被他講的啞口無言,連我的真心他居然都看不出來,如此的人,我留在身側又有何用呀?這時,我的淚水奪眶而出,而我卻強忍住,沒哭出聲響。

「吳青晨,你講話呀?說不出來了罷?被我說中了,心中不舒適罷!」

我如此愛的一個男人,居然說我在耍他,為他我忍受了許多煎熬跟磨難,才再一回回至他的身側,可他也不過如此,跟普通的男子沒啥兩樣。

「禹風,去用餐罷,不要講電話了。」尹黛妮的聲響倏然出如今電話中,我第一時間扣掉了電話,我不想讓任何人看見我脆弱的一面,更何況她是我的情敵,華禹風從未如此講過我,可是,打從這尹黛妮回來,他就變了,我曉得這一切都是尹黛妮搗的鬼,可是,華禹風居然相信她,卻不相信我,這是我最傷心的地方。

我跟華禹風的事,就如此擱置了。他沒給我打過一個電話。而我,也看見倔犟地不給他打電話,每到夜間心中都會隱隱的疼,想起他時。我的淚水便會不爭氣地流下來。

「青晨,內線。」隔壁桌同事提醒我電話響了。我正在神遊中。

「噢!」

「青晨,來我辦公間一趟!」

電話中的人是甄治良,叫我去他辦公間。多半是談項目的事。對於其它人而言,這可能算是天大的好機會,但對於我而言。就是災難。

待我來到他辦公間時,發覺並不是他一人,尹黛妮也在。身著紅色蕾絲連衣裙,裙邊兒懸懸挂著珍珠,看起來高貴典雅,在紅色高跟鞋的襯托下,就似一位剛結婚的新娘子,坐在沙發上。

「青晨,今天尹總來是想要跟你商定一下方案細節。」

替嫁嬌妻:冷情凌少腹黑寵 「噢!」我壓根不想理她。

「甄總監,我想單獨跟吳青晨談談,你迴避一下可以么?」

「行,那我先出去!」講完甄治良走了。

空氣中瀰漫著火藥的味道,她站起來雙掌抱著胸,單掌捏著下頜,望著我,道:「如此大的項目,你認為你有這實力完成么?」

「有還是沒,不即是你一句么?跟我的能耐,沒任何關係罷!」

「吳青晨,你還挺傲慢呢!誰給你的自信跟勇氣呢?」

「因為我沒做過虧心事,因此,我也不怕鬼叫門,不像某些人,做了壞事,才會遭報應。」

「好呀,我瞧咱倆誰報應的快!」尹黛妮咬著后槽牙,字字句句講的兇狠。

「尹小姐,倘若你來找我,不是談項目的事,那麼,我就先出去了,我沒啥想跟你談的。」

「這項目你敢接么?」

「那有啥不敢的?」

「你確定么?2年之內不結婚,也沒時間戀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