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0, 2020
85 Views

「噢!都在我帶來的包中!」

Written by
banner

「行,那你睡罷!晚安!」

等她睡著了,我認真分析了下鄭琦所講的狀況,實際上還未那麼簡單,這是由於對方掌中有啥證據跟資料,我們壓根一無所知,並且對方財大氣粗,說不定便會花錢搞出什麼名堂來,瑩瑩身上這點小傷,鄭琦說也陪不了許多錢。

姜醫生每天都在艱難求生 倏然,想起來一人,華禹風,我得告訴他一聲兒,瑩瑩在我這,否則他又半夜來訪,就窘迫了,因此信息發過去:我的閨蜜來了我家,跟你說一聲兒,夜間不要出啦。

他非常快便回來:原來,你是覺得我夜間會去呀!那我不去,豈非會要你傷心了,那你倆早點睡罷,她啥時候走的話,你跟我說,否則,我便叫小白白哄人了。

這討厭鬼,居然還拿小白白嚇唬我,拿一條狗做姦細,太可惡了,關上電話睡覺,預備明天跟王八蛋開戰。

一大早,鄭琦恰在樓下等著了。倘若跟他戀愛。他決對是二十四孝男友,好的無可挑剔。

「你快些呀!鄭琦已經在樓下了,幹嘛呢?這麼慢!」

「我不得好端端打扮打扮,在氣勢上。壓倒那姓成的么?」

「大姐,今天只是去起訴。我們今天見不到他的!」

「呀?今天去了,不是徑直打官司呀?」

「當然不是,起訴是有過程的。哪兒有那麼快!」

「那古代。你要是想要告誰,去衙門邊敲鼓,大人喊『升堂』。當時不就找人帶過來,徑直問話了么?」居然還用天真的眸子一眨一眨望著我。

「大姐,你還是不是大學生呀?這類法律常識都不懂。你是不是做貴夫人,把腦子做壞了呀!」

「那我們快走罷!別要你家鄭琦等久了,多不好!」

「你還知道呀!就是你,慢吞吞的!」

即便等了那麼長時間,人家鄭琦仍舊笑顏相迎,不花錢的律師兼司機,餓了請用餐,渴了給買水,真是太不好找了。

「馬律師呀,我也不曉得你多大,有女友了么?」

「瑩瑩,你問人家這幹嘛呀?」

「路程這麼遠,駕車當然得談天了呀!光聽個收音機,有啥意思?」

鄭琦並未在乎,回復了她,「沒呢!」

聽見他說沒,戴瑩瑩即刻像打了雞血似得,「那你喜歡啥類型的呀? 狂拽冷少妖嬈妻 會否是你要求太高了呀?要不要,我給你引薦一個呀!你這類年輕才俊,如今非常搶手的呀!」

「還是算了罷!我有喜愛的人啦!」

「原是心有所屬呀!怨不得呢!那怎沒在一塊呢?」

我推了下瑩瑩的胳臂,叫她不要再問下去了,說下去非常窘迫的,人家鄭琦被我回絕已經夠傷心了,她還偏要哪壺不開提哪壺。

「她並不喜歡我,因此~~~」

「噢!原是單相思呀,那你還是非常辛勞呀!這女生兒,還真是沒福氣,馬律師人多好呀,長的帥,性子好,為人正直,樂於幫助他人,還有錢,呵呵,這倒不是關鍵的呀,總之就是人品一等。」

這戴瑩瑩,不會夸人還非要顯擺,講的哪兒都不挨哪兒,搞的鄭琦的臉,片刻白片刻黑的,乾脆不再理會她了。

「青晨,昨天跟你講的資料,都預備好了么?」

「恩!都預備好了,在我這兒!」

「等一下跟我進入了,你們儘可能少講話,問你什麼再說,不問便不要講話,曉得了么?」

「馬律師,我都聽你的!」

到了法院,我們才知道,想得到財產,幾近是難上加難,自那裡出來后,鄭琦給我們講述了下訴訟過程。

「想訴訟離婚,主要有仨問題:夫妻共同財產、夫妻共同債務、子女撫養問題,因此要搜集這三方面的證據,調查夫妻共同財產跟債務是你們的主要任務,這是由於你們倆個沒孩子,你名下都有啥財產?」

「我也不曉得呀,我倆結婚時,啥都是他家預備的。因此,也沒啥是我自個兒買的,不過,當時他母親說給我預備了套房子,等孩子生下來便給我,可是,後來孩子沒了,也便沒再提這事兒,可是那房子,應當是我的罷?」

「聽你如此一說,幾近都是婚前財產,如此的話,他有多少錢,是跟你沒任何關係的!」

「那他的錢,啥是跟我有關係的呀?」

「就是你們婚後他掙的錢,這須要他們集團的財務報表,期望你可以拿到手,這樣我們便有證據了,婚後你們的共同財產,應當是一人一半的。」 「好!青晨,你陪我去他們集團拿,行么?」

「好!」

我轉頭瞧瞧鄭琦,他為這事,已經耽擱工作了,不可以再打攪他了。

「鄭琦,你先去上班罷,待我們材料預備足了,再找你!」

「好罷!那你們自己當心些,有啥事,及時跟我溝通。」

「行,謝謝你,馬律師!」

我跟戴瑩瑩謝過了鄭琦之後,就直奔她老公的集團,他的集團,坐落在市郊,佔地面積還挺大,看名字應當是個海產品加工企業。

「你們幹嘛去?沒看見我在這兒么?」一個門衛大爺叫住了我們。

「我們找成海威!」

「好大的口氣,成總,是你們這些小人物,想見就見的么?幹嘛的?」還真是狗仗人勢,就連看門狗都這麼凶。

「我是成海威老婆,你瞎了狗眼了,敢攔我?」

「我還是主席老丈人呢,就你這長相,還想當成總老婆,你瘋啦罷?去、去、去,我沒空跟你們瞎扯淡,快些走罷!」

這老頭居然如此不識抬舉,氣的我想抽他,也即是瞧他年歲大了,要不,我非得跟他比劃比劃。

「大爺,她真是成海威老婆,不信你往裡邊撥個電話問一下,她叫戴瑩瑩。」

「這女孩講話還挺客氣,你們等片刻!」

那大爺進了門衛,沒片刻,便出來了,這回沒了方才的霸氣,笑顏相迎,「成夫人,抱歉呀!成總,他不在辦公間,你有啥事么?」

「少廢話,要我進入就是啦!」

「行,你等著!」

說著,便把大門打開了,我跟瑩瑩走進大樓,「財務室在哪呀?」

瑩瑩鬱悶的望著我:「我哪知呀?」

「你沒來過這兒么?」

「我沒事兒,來這兒幹嘛呀?」

「那你結婚如此長時間,他集團現狀什麼樣,你都不清晰么?」

「我管他呢!給我錢花,隨意花便行啦!」

「擦,你還真是膚淺!」

「就你高尚,疼快兒的找罷!」

通過我多年的職場經驗,5分鐘后,終究找到了財務室。

「財務經理在哪兒?」

「我是,請問你們是?」

「我是成海威太太,把集團四年內的財務報表給我!」

「噢! 梟少寵妻:老公,放肆撩 原是成太太呀,成總都交待好了,我早便給你預備出來了,給你!」

早就預備了?還是成海威交待的,這是如何回事,莫非他曉得,我們會來查財務報表?不會如此巧罷!

「青晨,你看罷,我也看不懂!」

我接過財務報表,就傻在那了,數字居然是負的,並且還是負7位數。

「這數據是真的么?」

「當然了,財務報表肯定是真實的呀,否則稅務局早就查我們啦!」

「靠!瑩瑩,我們走罷!」

「成太太,你慢走呀!」

我拉著瑩瑩便出去了,她不惑地問我:「怎樣?是不是可以了?」

「出去再跟你說完!」

剛要邁步,便聽見財務室中,那幾名女子議論起來,「連個財務報表都看不懂,還想打官司要錢,成總早便有所預備了。」

「他們要離婚么?」

「就這類女人,換做誰都得跟她離呀,沒看見么,啥都不懂,當時也不曉得成總為啥娶了她。」

「還不是懷了成總孩子,被逼結婚的!」

「那也不可以娶個蠢貨呀!如今,想離婚撈錢,哪兒有那麼容易!」

瑩瑩的神情愈加難看,徑直衝到房間中,叮叮噹噹砸了個稀爛,我也沒進入攔著,只須她可以發泄出來,我覺得也不錯,總要比憋在心中要強許多,我覺得差不離了,才進屋去找她。

「瑩瑩,我們走!」

「你們給我記住了,往後把自個兒的嘴管嚴點兒!你們永遠都是臭打工的,有啥可臭美的,有能耐你也嫁個富人,我瞧瞧!」甩給他們幾句狠話,我們便走了。

瑩瑩這通發泄,給了他們一個下馬威。但走出大門的剎那間。她便沒了方才堅硬的架勢,剎那間撲在我身上。

「青晨,你說我該怎麼辦呀?」

「這樣罷!你先回我家歇片刻,我去找鄭琦商議商議。」

「好罷!」

我給她買了點吃的。給小白白喂好了狗糧,囑咐了幾句。便去找鄭琦商議對策,看起來成海威是有備而來,並不是暴發戶這麼簡單的角色。

我找了個咖啡館。恰在鄭琦律師樓附近。同樣是要了杯卡布基諾,開始等鄭琦,大約半個小時左右。他便急急忙忙的來了,一本正經,還拿著個筆記本的包。

「青晨。怎樣了?東西到手了么?」

「你先坐下罷,要點兒喝的,我詳細跟你說!」

「服務生,來杯美式咖啡!」他轉頭跟服務生說道,他喜歡喝美式咖啡,而我喜歡喝卡布基諾。

「你瞧瞧罷,這便是從她老公集團拿回來的財務報表!」

鄭琦瞧了一眼,大約就懂了,成海威的伎倆,莞爾一笑。

「看起來人家是有備而來呀!這報表做的非常精細,基本找不出什麼差錯。」他皺著眉說,看模樣是難辦了。

「那你覺得我們該怎麼辦?」

「大約我們可以想到的,人家早就想到了,那成海威那麼富有,大約是找了知名律師,這些應當都是律師支的招數。」

「那我們就一丁點兒法子都沒么?就要他那麼囂張,瑩瑩這氣就白白受了么?」

「以我的判斷,法院鐵定會支持庭外跟解,也即是對方賠點錢,但這類狀況下,應當也賠不了許多錢,倘若,真的摁這財務報表來看的話,戴瑩瑩還得跟成海威一塊背負債務呢,因此,那姓成的壓根沒必要在她身上多花錢,這官司最好的法子,就他們捨出點錢來,我儘可能幫她多要一丁點兒,但應當不會太多,你要她有個心理預備罷!」

鄭琦的一席話,聽的我心驚膽戰,沒料想到,這社會仍舊不是公平的,瑩瑩白白跟了他如此多年,最後居然被掃地出門,並且還是凈身出戶,往後她的生活可怎麼過呀!

「那麼,開庭的話,須要多長時間呀!我們還須要預備什麼么?對了,我掌中還有一段語言錄音,是成海威跟其它女人鬼混的,這有用么?」 「你帶在身上么?我聽聽!」

「恰在我手機中,不過我得給你找個耳機,要否則這咖啡館就待不了人啦!」

「那麼勁爆么?」

「恩!我都抱歉講出口!」

我從包中摸出耳機,給鄭琦插上,撥給他聽,聽見一半兒時,他的面龐就一紅一白的,果斷拿下了耳機。

「太反胃了,這可以做證據,回頭你用個優盤考下來,給我,有了這有力證據,我們便可以多要點錢了,對於戴瑩瑩這類生活不可以自理的人而言,多一分錢便多一分期望。」

「行,那我就先回去了,瑩瑩還在家中等著我呢,我得回去照料她!」

「青晨,你人真好,她有你如此的朋友,真是她的福氣,倘若我要是女的便行了,我們便可以做閨蜜啦!」

「我們這樣也可以做閨蜜呀,如今有『男閨蜜』這麼個詞,你不清晰么?你真是太老土了,往後,我便叫你閨蜜怎樣?」

「算啦,還是別逗了,我送你回去罷!」

「老是要你當司機,真是太抱歉啦!」

「跟我還可以氣什麼!」

「好罷!」

沒等進門,便聽見小白白在裡邊癲狂的叫喊,我還覺得是華禹風來了,就趕緊開門,可是,客廳中並未人,小白白在廁所門邊蹲著,一個勁兒的叫,茶几上電腦開著,我記得我走時,是關著的,已經非常久無用了,上邊寫著:資產轉挪對離婚的影響。並且下邊還有個案例,我一想不好,是不是瑩瑩曉得了,她離婚得不到多少錢,又回去找成海威了,這時小白白跑到我身側拉我褲子,就往廁所跑。

到了廁所門邊,我才是完全傻掉了,浴缸里一片嫣紅,戴瑩瑩躺在裡邊,手腕兒上一條清晰的刀傷。

「瑩瑩,你好傻呀!你醒醒呀!」

我趕緊找了紗布把手腕兒纏住,摸了下動脈,還有跳動。

「鄭琦,走遠了沒?趕緊回來,瑩瑩自殺掉!」

「呀?即刻到!」

我使出全身力氣,橫抱起她,徑直奔出家門,待我到樓下時,鄭琦的車也到了,我們驅車急速敢到近來的醫院。

「醫生,救命呀,救命呀!」

「她怎麼了?」

「割腕了,快救她!」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