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39 Views

這不,我話音剛落,那燒死鬼當即換上了另一副鬼臉,詭笑着對我說道:“楚大師,我們兄弟動用了一些天賦鬼法,終於感應到了那個方向,有和鬼氣相似的氣息存在,而且異常澎湃……”

Written by
banner

說完,燒死鬼便擡手指向了它的正後方。

一見燒死鬼所指的那方向,始終沒有開口的衛旭突然出言道:“那個方向……是東海集團和蓮花集團的方向……” 衛旭突然插進來的一句話,並沒有影響燒死鬼繼續向我邀功。

燒死鬼幾乎連看都沒看衛旭,繼續對我說道:“我們大家感應到了那股奇怪的氣息之後,便順着氣息傳來的方向查了過去,最後,我們追到了一棟大廈之下,那股奇怪地氣息,便是以那棟大廈爲中心,不斷向着四周擴散,尤其是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個位置,更是那股奇怪的氣息重點照顧的地方!”

我似笑非笑的看了衛旭一眼,又將目光轉移到了燒死鬼的身上,輕描淡寫的說道:“那棟大廈,是不是叫做……東海集團?”

聽了我的話,燒死鬼那張滿是焦黑,幾乎看不到五官的臉卻突然一滯,不僅是燒死鬼,包括燒死鬼身後的那十一隻厲鬼,全都面面相視!

根本不用燒死鬼解釋,我已經能確定,我的推斷,完全正確,劉志的師父,真的是他……

其實,在燒死鬼回來之前,我已經有七成把握確定了劉志師父的身份,只不過,我還需要進一步的確認一下,而燒死鬼它們帶回來的這條線索,便是我一直在等的,最後的確認!

“楚大師果然英明,那棟大廈的確叫做東海集團,而那股奇怪的氣息,便是從大廈的最頂樓傳出來的!”燒死鬼奉承的說道。

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話還真不假,拿了我的鬼藥,並且得到了我事成之後,還有重謝的承諾,燒死鬼的態度也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我朝着燒死鬼揮了揮手,淡淡的說道:“我現在就去東海集團確認一下,如果你們說的是真的,大廈頂樓的人就是我要找的人,我會把我的承諾兌現!”

說完這句話,我便不在理會燒死鬼等衆鬼,而是朝着李東揚了揚頭,道:“李東,你和我去東海集團,會一會我們苦苦找尋了很久的幕後黑手,其他人,就留在醫院吧!”

言罷,我便轉過了身,朝着門外走了去。

“師父,該不會,劉志的師父現在就在東海集團的頂樓吧?”嚴雷不敢相信的問了我一句,“好像,由始至終,我們都沒有懷疑過東海集團……”

“我們之所以沒有懷疑過東海集團,那是因爲強子,以及劉志的師父,始終在將火往食爲天身上引,劉志的師父佈下的局,就是想讓食爲天成爲替罪羊!”我扭過了頭,淡淡的朝着嚴雷笑道:“具體細節,解決了劉志的師父,我會全部告訴你們的……”

“好了,別廢話了,趕緊去把該辦的事辦了,該處理的人處理了,這裏交給我!”我的話還沒說完,張銘便不耐煩的打斷了我的話。

張銘可是那種一分鐘不和我鬥嘴,不踩我,就會渾身難受的主,除了一開始張銘出手救下了李東等人之外,他好象沒有什麼出彩的表現了,尤其是夜探食爲天的失敗,以及對付子鬼的無力,都讓張銘這位“北地槍王”在我面前丟了顏面,如今,好不容易抓住一個機會和我鬥鬥嘴,順便緩解一下緊張的氣氛,張銘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了。

“銘叔,林纖,就拜託你了!”我沒有和張銘鬥嘴,只是對他輕聲的說了這句話。

而後,我便頭也不回,甚至連林纖都沒有再看一眼,徑直和李東走出了病房,然後飛快的奔出了醫院,直奔停車場而去!

坐上了汽車,李東立刻發動的車子,發動機發出了一陣低沉的咆哮聲之後,便猶如一匹脫繮的野馬,風馳電掣的朝着東海集團的方向狂衝而去!

李東不認識東海集團,我也不認識,自然而然,那十二隻厲鬼便成爲了我們的嚮導,漂浮在我們的車前,爲我們負責引路。

警車開路很牛叉?

豪車打頭很囂張?

不好意思,哥們外出,一般都是厲鬼在前面開路!

當然了,這羣厲鬼之所以爲我開路,除了怕我不認識路之外,還有另外兩個原因……

第一個原因,它們害怕我不兌現承諾,所以纔要跟着我!

第二個原因,它們害怕留在醫院,因爲嚴雷身邊的那柄桃木古劍和張銘手中的符咒,對它們來說,都具有極大的威脅,一旦我離開,它們也害怕嚴雷和張銘會對它們下手,畢竟只要幹掉了它們,我的鬼藥也就省下來了……

況且,陰陽先生和陰魂,本就是水火不容的天敵,當然,像劉志師父這種邪術人,和我們楚家渡鬼人,算是陰陽圈子裏的另類,我們對陰魂,並沒有嚴雷那般濃郁的敵意。

不得不說,這些陰魂想的太多了,煉製那些鬼藥,其實對於我來說並不算什麼難事!

書歸正傳。

我全身放鬆的靠在了椅背上,愜意的拿出了手機,撥通了羅藝的電話,完全沒有大戰之前的緊張。

不多時,羅藝冷冰冰的聲音從電話的另一頭傳入了我的耳中,“什麼事?”

“東海集團大廈,我已經查到了幕後黑手了!”

“好!”

簡單的幾句話,我和羅藝之間的通話便結束了。

也不知爲什麼,許多事情我可能會用很多話來向寧思思還有林纖解釋,可對於羅藝,絕大多數的事情我都不用去解釋,而且羅藝也不會追問,就好像是我們之間達成了一種默契似的。

“小風爺,幕後黑手真的在東海集團?”李東到現在都有些不敢相信,我們苦苦追查的真兇,竟然來自東海集團!

“許多你不相信的事情,並不代表它不是真的!”我淡淡的笑道:“十年前,我們一起撞見了鬼童,如果沒有那件事,你會像是世界上有鬼嗎?”

李東想了想,這才搖頭對我說道:“我肯定不信!”

“其實,如果沒有發生十年前的那件事,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會繼承楚氏古玩店……”我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旋即便閉上了雙眼,自顧自的閉目養神了起來。

汽車穿梭於夜幕之下,在無人的街道上飛馳着,沒過多久,一道刺耳的剎車聲將我驚醒。

我睜開了雙眼,此時,一棟足有三十幾層高的大廈靜靜的屹立在我的眼前,整棟大廈,只有星星點點的幾口窗戶散發着明亮的燈光,應該是留在東海集團加班的工作人員還沒離去,可是他們並不知道,一場超脫人類認知範疇的陰陽大戰,即將在這裏開始了……

大廈頂端,“東海集團”四個散發着耀眼燈光的字體,一閃一閃的,彷彿在預示着什麼…… 我輕輕的揉了揉太陽穴,拿出了手機,給李靈兒發了一條短信,內容很簡單,我只是讓她立刻趕到東海大廈,幫我處理漏網之魚。

做完了這一切之後,我纔打開車門,走下了車。

迎着夜風,我心情複雜的仰望着大廈的最頂層。

忽的,一陣嘹亮的警笛聲從四面八方傳來,緊接着,幾十道閃爍着紅藍燈光的警燈映入了我的眼簾,不多時,幾十輛警車也緩緩的駛入了我的視線之內。

只見那幾十輛警車沒有任何的停留,直接將東海集團的大廈裏三層外三層的包圍了起來,旋即,接近百餘名身穿制服,荷槍實彈的警員魚貫從警車裏走了出來,動作極其嫺熟的在東海大廈下面拉起了警戒線,將整棟大廈都圍了個水泄不通!

這時候,不遠處的一輛越野車,車門被打開了,只見身穿筆挺警服,柔順的黑髮隨意的披在了肩上,幾乎與夜色融爲一體的黑色絲襪將那修長筆直的美腿完全包裹,顯得性感妖嬈,只不過,那張傾國傾城的俏臉上卻滿是寒霜……

望着這張既熟悉又陌生的俏臉,我情不自禁的笑了起來……沒錯,來人正式羅藝!

隨着羅藝走下越野車的,還有宋其良,這二人剛剛下車,便見到了站在大廈正門口的我,旋即,二人便朝着我走了過來。

“今天是怎麼搞的?怎麼突然降溫了?”宋其良纔剛走到了我的身邊,便下意識的緊了緊外衣,旋即便迫不及待的向我問道:“楚大師,你真的找到了這件大案的幕後真兇?而且還是東海集團的人?”

我沒有說話,只是笑着點了點頭。

“什麼時候行動?”羅藝並沒有像宋其良一樣,詢問我有關案情的事情,而是直接問我什麼時候開始行動,這簡單的一句話可不單單是默契,更是一種對我的信任!

“現在!”我深深的看了一眼羅藝,旋即便朝着東海大廈邁出了步子,“宋局長,羅大警花,你們可以帶一隊人和我一起進來。”

話音尚未落地,我已經走進了東海大廈,緊接着,李東不疑有他,立刻跟上了我。

倒是宋其良,用那種詢問的目光盯着羅藝,直到羅藝也邁出蓮步,走進了東海大廈,宋其良才揮了揮手,召集了十餘名全副武裝的警員,跟着我們幾人一起進入了東海大廈的內部。

此時已是深夜,饒是東海集團內部有加班的員工,但這少數的員工與龐大的東海大廈相比,卻好像滄海一粟似的,根本掀不起任何的風浪,所以,整個東海大廈幾乎都被寂靜籠罩了起來。

我,李東,羅藝,宋其良,以及十餘名警員徑直穿過了燈光昏暗的正廳,直接走到了電梯旁邊,就在這時候,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這部電梯的門,竟然在沒有人去按上下鍵的前提下,緩緩的打開了!

如此詭異的一幕,當真是嚇傻了那羣荷槍實彈的警員,甚至宋其良都被嚇了一大跳,緊張之色溢於言表!

相比於宋其良和警員們的慌亂,李東和羅藝就要好的多,因爲李東和羅藝畢竟和我一起經歷過不少靈異事件,雖然此刻李東和羅藝沒有開啓陰陽眼,但李東和羅藝卻能感覺到四周徹骨的冰寒,自然而然,李東和羅藝知道,有陰魂在附近,這電梯的詭異一幕,很有可能就是隱藏在暗處的陰魂搞出來的!

由於我對這股陰寒之氣並沒有露出敵意,出於對我的完全信任,李東和羅藝堅信,隱藏在暗處的陰魂不是敵人!

當然,從一開始,那十二隻厲鬼便始終跟在我的身邊,直到後來這羣全副武裝的警員出現之後,厲鬼們才分散開來。

因爲警員身上的煞氣比較重,尤其是百餘名警員一起出現,就算是厲鬼,也有些吃不消,所以,現在跟在我身邊的,只有鬼力相對較高的燒死鬼而已,這電梯,自然是燒死鬼幫我叫的,因爲我根本不知道我要去第幾層,燒死鬼也只好頂着宋其良等人身上的煞氣,來充當我的嚮導了!

“大家分批上去吧,一部電梯乘坐不了這麼多人!”我沒有對這些人解釋電梯自動打開的問題,畢竟這種陰陽之事是見不得光的,不宜讓太多人知道。

言罷,我一邊指着電梯內部的狹小空間,扭頭對宋其良說着,一邊當先走進了電梯。

我走進電梯之後,李東,羅藝,以及表情遲疑的宋其良帶着四名警員也先後進入了電梯,這時候,在沒有人按動電梯按鈕的前提下,三十三樓的電梯控制按鍵又突然的亮了起來!

“這是……”宋其良驚疑不定的望着我,接連兩次發生了電梯靈異事件,宋其良也終於回過了神,隱約的猜到了什麼。

“沒什麼,一點小魔術而已!” 魔卡諸天 我不以爲意的笑了笑,所謂的魔術,自然是爲了掩人耳目,宋其良知道我的身份,可不代表那些普通警員們知道,我可不想在沒開戰的時候,就把自己這邊的幫手嚇個好歹。

旋即,電梯的門關上了,電梯也緩緩向上升了起來,大概過了一分鐘左右的時間,當電梯到達三十三樓的位置之時,電梯發出了一道清脆的響聲,頓時,電梯門也緩緩打開了……

就在電梯門打開的一剎那,一股比之前還要陰冷數倍的寒氣彷彿倒灌一般,幾乎要將電梯都擠爆了!

頓時,我們這羣人幾乎是毫不停留的奔出了電梯!

離開電梯之後,首先映入我眼簾的,是一條異常寬敞的走廊,這條走廊的地面是用上等的大理石鋪成,在明亮的燈光照耀下,堪比鏡面,竟然能隱約的映出我們衆人的身影!

不過,此時我們這羣人,卻沒有人將注意力集中在走廊的大理石地面上,因爲在走廊的盡頭,一條挺拔如蒼松般的身影,已經將我們的注意力全部吸引過去了……

這人西裝筆挺,站姿筆直,雖然樣貌威嚴,氣度不凡,但他的身上卻是充斥着一股詭異的邪氣,尤其是他的笑臉,談不上恐怖,也算不上猙獰,可就是充滿了詭異……此人,正是東海集團總裁,汪東海! 汪東海的出現,對於我來說並不算是意外,可對於宋其良等人來說,卻是無比的意外!

汪東海是什麼人?

堂堂西市五大財團之一的掌舵人!

西市經濟的支柱之一!

西市金字塔最頂端的幾人之一!

這一圈圈的光環,皆是代表了汪東海超人一等的身份和地位!

可如今,在這最敏感的時刻,汪東海卻出現在最敏感的位置,還有他那張充滿邪氣的臉,也將衆人精神上的敏感,挑撥到了最巔峯!

“楚大師,難道……整件事情都是汪東海謀劃的?”宋其良怔怔的望向了我,雖然他的眼神之中充滿了複雜的神色,但眼底的那一抹堅定,卻是從未動搖過!

曾經,宋其良說過,不論罪犯是誰,哪怕真的是西市金字塔頂端的那幾人,他都會將其繩之以法,而此刻,宋其良眼底的那一抹堅定,便證明,他並沒有忘記曾經的諾言!

“汪東海……並不是主謀,他只是幫兇,或者……我們也可以把他當成受害者!”我淡淡的笑了一聲,隨後便朝着踏出了幾步,雙眼注視着汪東海那張詭異的笑臉,氣定神閒的說道:“事情都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了,你還打算繼續躲着嗎?”

汪東海沒有回答我的話,李東,羅藝,還有那羣警員沒也沒有發出任何的響動,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整條走廊靜的出奇!

忽的,汪東海笑了,他的笑聲很詭異,好像兩塊金屬在不斷的摩擦,同時,他的笑聲也也很淒涼,彷彿戰士窮途末路,充滿了死志那般!

但是說實話,汪東海的笑聲,真的讓人很不舒服,甚至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就連正常人的哭聲,都要比他的笑聲好聽!

“哈哈哈……”汪東海狂笑了一陣之後,突然,他的笑容變成了那種駭然的獰笑,彷彿五官都扭曲了似的,嘴角幾乎扯到了耳垂的位置,模樣無比的駭人,甚至有些警員都被他那張扭曲到詭異的臉嚇的後退了數步!

“楚家的後輩竟然如此難對付……楚風,我終究是小看你了!”汪東海歪着脖子,一雙散發着怨恨光彩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你對於我,到底知道多少呢?”

“既然你想和我聊天,那我就陪你聊聊吧!”我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平靜無比的說道:“說實話,我始終都不太相信,躲在幕後的黑手是你……當然,我指的是你本人,而不是站在我面前,被你操控了靈魂的汪東海!”

走廊內寂靜無聲,包括汪東海在內,幾乎所有人都不想打斷我的話。

“我承認,你很謹慎,你的佈局也很完美,可惜,我剛到西市,就機緣巧合的碰上了衛旭,進而和雙生母子鬼對上了,這一點,應該是你始料未及的吧?”

“不過,你的下一個舉動,卻是讓我始料未及,因爲你要挾了強子,逼迫他成爲了我的隊伍之中的內奸,雖然這步棋在前期堪稱妙棋,但是到後期,卻是成爲了埋葬你的開始!”

“你授意強子,讓他將火引到食爲天集團和薛陽的身上,又故意讓強子向我提供假消息,什麼食爲天的頂樓有祭壇,都是子虛烏有,只是你在爲我下一次夜探食爲天所佈下的殺局罷了,這一點,我們一會再說!”

“然後,我查到了吳茵和吳致遠,因爲強子的存在,你對我的行蹤瞭如指掌,當我離開精緻裝飾,你便派遣你手下的陰魂殺了吳致遠,斷了我的線索,這步棋的確給我接下來的行動帶來了很大的難度!”

“接着,我們第一次夜探食爲天集團,完全是你和強子演的一出苦肉計,不過,你這出苦肉計卻是一石多鳥,不僅是想把火引到食爲天,還想通過苦肉計,讓強子徹底取得我的信任,順便讓三絕鬼煞試試我的實力,而且,你還可以通過這個機會慢慢剪除我的勢力,這是一步妙棋,可惜,我早在最開始,就已經派胡老三去調查強子他們了,而且,我的夥伴們實力並不像你想象中的那麼弱!”

“第一次夜探食爲天失敗,你成功的將火引到了薛陽的身上,這一點你做的很好,因爲當時我也的確在全力的查薛陽和食爲天!”說到這裏,我笑了起來,“不過,智空大師的出現,卻徹底的的打亂了你的佈局,我從智空大師那裏瞭解到了很多情報,比如說擁有純陰命格的女子,陰婚之術,還有東海集團在一年前接連發生的那些事情,再結合劉志臨死前留給我的有關於陰沉木的線索,我做了一個大膽的推斷……”

“一年前,汪東海長子汪晉東意外死亡,汪晉東死因成謎,之後,東海集團的靈異顧問辭職,自此,東海集團便再也沒有了靈異顧問……所以,我不妨大膽的猜測一下,陰婚之術雖然只能讓死去的人變成行屍走肉,但卻相當於半條生命,所以汪東海想要讓汪晉東重新活過來,然後,因爲某些原因,你和汪東海達成了共識,由你來進行陰婚之術,祕密的復活汪晉東,這纔有了那幾名擁有純陰命格之女子的慘死,也有了陰沉木的事件!”

“至於汪東海爲什麼如此迫切的想要復活汪晉東,我猜測,是和汪如海有關,而汪如海,便是我破解所有謎題的關鍵!”

我頓了頓,穿了一口氣,這才繼續說道:“我見過汪東海一家人的照片,汪如海的確沒有遺傳到任何汪東海的基因,所以,我再次大膽的猜測,汪如海並不是汪東海的兒子,而是沈嵐和別人生下的孩子,這樣就可以解釋,爲什麼汪東海那麼討厭汪如海,又爲什麼會和沈嵐離婚了,甚至,汪東海會不惜一切代價的想要復活汪晉東,哪怕是行屍走肉,汪東海也願意,因爲汪晉東是汪東海唯一的繼承人,也是支持着他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我洋洋灑灑的說了這麼一大篇的話,四周的警員,包括宋其良,李東和羅藝在內的所有人,都目光呆滯的盯着我,因爲我所說的這番話,對於他們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不僅是豪門的祕聞,更是聞所未聞,天馬行空般的跳躍推理!

而另一邊的汪東海,他臉上的詭笑卻是在一點一點的僵硬,直到此時,他臉上已經沒有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冷漠,甚至還有些許的驚訝!

“你知道的還真不少!” 次元法典 汪東海冷冷的說道。

“我知道的,還有很多!”我不冷不熱的回了汪東海一句,旋即便接着說道:“本來,我沒有理由懷疑你,但當我揭發了強子的內奸身份之後,我突然想起了兩件事情……至關重要的兩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強子始終都在將我的思維引向食爲天和薛陽的誤區之中,而你……還記得那次在品海樓的鴻門宴吧?你找到了我,竟然對我說,你懷疑汪東海被薛陽用邪術控制……你又一次將我的思緒引到了薛陽的身上,當然,你這麼做也是無可奈何的,因爲隱藏在汪東海身上的邪氣,是你無法遮掩的,也是瞞不住我的,所以你纔將計就計,乾脆將火再往食爲天和薛陽的身上引一引,逼我啓動第二次夜探食爲天的計劃,順便一箭雙鵰,把你之前布的局收一收網……”

“我之前說過,第一次夜探食爲天,你已經爲之後埋下了伏筆,而引誘我第二次夜探食爲天,就是你的伏筆,因爲你打算在我第二次夜探食爲天的時候,將我幹掉,對吧?”

“楚家的人,果然不是泛泛之輩,竟然將我的計劃全部看破了!”汪東海聽到了這裏,臉色更加的陰冷了。

“我是看穿了你的計劃,可惜,我發現的有些晚了,所以纔沒有停止第二次夜探食爲天的計劃!”我冷笑道:“那天晚上,我本應該出現在食爲天,甚至會死在鬼力暴漲的子鬼手裏,或者是直接被炸藥炸死,可惜的是,就在我們準備進行第二次夜探食爲天的計劃之時,我被它引出了醫院,並且找到了第五位擁有純陰命格的林纖,這才導致我最終沒有出現在食爲天,躲開了子鬼,也躲開了炸藥!”

“我想知道,救你的人究竟是誰?按照正常的邏輯分析,你不可能不親自前往食爲天,因爲你當時已經無人可派了!”汪東海陰沉着臉,好奇的問向了我。

“救我的,不是人……”我只是簡單的回了汪東海一句,旋即便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而是繼續自顧自的講述着我所知道了一切。

“之後,食爲天頂樓被炸,有關於食爲天的所有證據都灰飛煙滅了,我相信,這是你不得已而爲之,因爲這樣做的後果太嚴重,甚至嚴重到你根本承受不了的地步,那時候,你已經開始害怕了,你害怕暴露,所以你纔打算用這種玉石俱焚的方式除掉我,可惜,你失敗了,我沒死!”

“爆炸發生之後,我得知了有關於子鬼的情報,再結合我所得到的其他線索,我推斷,子鬼吞噬了夢魘陰靈,並且獲得了夢魘陰靈的天賦鬼法,事實證明,我的猜測是正確的,子鬼不僅吞噬了夢魘陰靈,更吞噬了三絕鬼煞……”

說到這裏,我突然停了下來,戲謔的盯着汪如海道:“你知道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真正的懷疑到你身上的嗎?就是那一刻!”

“通過子鬼,我想到了韓少梅,然後又想到了汪如海,所以,我決定找汪如海聊一聊……汪如海說過,有一位神祕人曾經幫助他鎮壓過韓少梅,但僅僅是讓韓少梅不能接近他而已,那神祕人並沒有滅了韓少梅,這一點,讓我很意外,不過,那神祕人爲什麼沒有滅了韓少梅?這是個很關鍵的問題,韓少梅可沒什麼深厚的背景,充其量就是一隻鬼力比較強的陰魂而已,鎮壓陰魂,可要比滅了陰魂更困難!”

“那麼,問題來了,韓少梅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如果有的話,那也只能是韓少梅體內的子鬼了,也正是因爲子鬼,韓少梅纔沒有成爲你進行陰婚之術的祭品之一!”

“子鬼是韓少梅和汪如海的孩子,如果那神祕人是因爲子鬼,纔沒有對韓少梅下殺手的話,順着這條線索想下去,那神祕人和汪如海一定有很親近的關係,不然神祕人不可能費盡心機的去救汪如海,又費盡心機的保下了韓少梅的靈魂,讓子鬼順利出世!”

我頓了頓,接着說道:“當時在海宴漁村,聽了汪如海說的這番話之後,我便近距離仔細的端詳了汪如海一番,突然,我竟然發現汪如海竟然和你有一些相像,這可是至關重要的線索!”

我話鋒突然一轉,“也許,你根本就沒有想過要幫助汪東海復活汪晉東,你進行陰婚之術,是另有目的,汪東海,只不過是你手中的一枚棋子,掩人耳目的一枚棋子!”

“雖然我還不知道你進行陰婚之術的主要目的是什麼,但我猜測,你的目的之一,是想找個正當的身份進入東海集團,讓汪如海順利繼承東海集團,因爲汪如海是你和沈嵐的孩子,對吧?東海集團的總裁助理,白莫言先生!”

我此言一出,走廊內的所有人,包括汪東海在內,都神色僵硬……難道說,真正的幕後黑手,劉志的師父,是東海集團的總裁助理,白莫言?

走廊內的氣氛很寂靜,甚至是死寂!

不過,這種死寂的氣氛並沒有持續多久,忽的,汪東海身後的銅門被推開了,緊接着,一條挺拔的身影緩緩的從銅門的後面走了出來。

來人西裝筆挺,戴着一副黑框眼鏡,雖然他的樣貌斯斯文文,但嘴角上噙着的那一抹邪笑,卻是和他所表現出的斯文,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沒錯,從銅門後走出來的人,正是白莫言! 白莫言緩緩的邁着步子,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汪東海的身邊,躲在黑框眼鏡下的那雙眼睛,透着一抹充滿着戾氣的眼神,而這雙眼睛,此時正死死的盯着我呢!

“楚風,你是我遇到過的,最難纏的對手!”白莫言陰虐的低吼道:“我的計劃很完美,可人算不如天算,很遺憾,我的計劃,被你全盤識破了,但我想不到的是,你爲了找到我,竟然不惜聚集陰魂……你知道嗎?楚風,你已經觸犯了圈子裏的規則,你將會成爲衆矢之的!”

“規則?二叔曾經對我說過,楚家人,從不講規矩,我的逆鱗,豈能向那所謂的規則妥協?”我不屑的冷笑道:“再退一步說,如果我不大規模的召喚陰魂,你又怎麼會露出破綻呢?別以爲我不知道,你一直都在等我亮出所有的底牌,然後纔會選擇破釜沉舟的和我決戰!”

“楚家人……哈哈哈……想不到,韜光養晦了幾十年的楚家,竟然會出現你這種人才,看來少主這次是遇到對手了!”白莫言肆意的狂笑了起來,笑夠之後,白莫言道:“如果不是因爲警方破壞了陰沉木的交易,我不可能會這麼快的和你決戰,因爲我實在是太需要那批陰沉木了!”

白莫言頓了頓,怒罵道:“還有,雖然我始終都在懷疑關海的誠意,但是……那該死的大田拳二卻始終堅持交易,倭島國的人全都他媽是蠢貨!還有劉志,這逆徒臨死前留給你的線索,當真是幫了你的大忙!”

“少主?”我對白莫言口中的其他話語,根本不感興趣,我只在意他口中的“少主”,究竟是誰……

我皺着眉頭,深深的看着白莫言道:“負責和關海接頭,操縱着陰沉木交易的白言恆,也是聽命於少主,難道你不是所謂的少主?”

“白言恆?”白莫言戲謔的看了我一眼,“看來,有些事你並不知道!”

“白言恆,白恆言,白莫言,我只能猜到他和你有關係,但是,如果說你不是白言恆口中的少主,那我就真的沒有頭緒了!”我雙手一攤,冷笑着對白莫言說道:“也許,我能從你身上問出一些什麼呢?比如那位少主,又比如……有關於劉志身上的那塊白玉牌的祕密!”

“你想從我身上找到那些問題的答案?”白莫言一邊說着,一邊摘下了眼鏡,陰狠的喝道:“就怕你沒有那個實力!”

白莫言話音剛落,忽的,表情怪異的汪東海猛的動了起來,整個人猶如一頭潛伏的獵豹,瘋狂的朝着我撲了過來,更誇張的是,汪東海的速度簡直快到了極致,就好像當初在西鎮曾經掀起過一場血雨腥風的傀儡鬼屍李麗……

“大家小心!”我一眼就看出了汪東海的異樣,立刻擺出了鬼脈拳的起手式,旋即便朝着身後衆人凜然大吼道:“汪東海被施了邪術,他已經不是汪東海了,現在,他應該只是一具行屍!”

我的聲音還沒落地,下一剎那,汪東海便已經衝到我的身前了!

只見汪東海那充滿着未知力量的拳頭,夾雜着風捲殘雲的威勢,瘋狂的朝着我的面門轟了過來!

就在這時候,我的身側,一條強壯的身影猛的閃到了我的身前,來人正是李東!

下一刻,只見李東揚起鐵拳,毫不畏懼的衝向了汪如海!

“嘭”的一聲悶響,李東和汪如海的兩雙拳頭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二人之間沒有任何的花哨動作,完全是肉與肉的硬撼!

然而,結局卻是大大的出人意料……

看似瘦弱的汪東海,與無比強壯的李東硬撼了一招之後,汪東海竟然將李東震的倒退數步,直到李東的身體撞到了牆上,身體的慣性才消散!

果然!

汪東海真的被白莫言改造成了一種類似於傀儡鬼屍的邪物,不然的話,憑李東強悍的身體素質,不可能被常年養尊處優的汪東海一拳轟退!

要知道,在正常的人類之中,李東算是那種頂尖的強者了,除非遇到邪物或者是身懷古武的異人,否則的話,尋常的人類不可能做到秒敗李東!

然而,汪東海一招擊退李東之後,並沒有任何的停留,又徑直的朝着我衝了過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