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384 Views

“你女人是我主人,我再叫你爸爸,那主人不揍死我,還是叫寧老大吧,你快看。”小金訕笑一聲,顯然知道這個稱呼有多嚴重了。

Written by
banner

我讓它別出聲,我順着縫隙看向上茅山的公路,一路鬼火上來,搖曳的鬼火,看不到盡頭,一路過來,都不知道有多少。

如果是其他顏色,估計也挺好看的,可偏偏是幽綠色的鬼火,看着怪陰森恐怖的。

鬼火很快就到了茅山廣場上,這時候我發現,紅伊躺着的那一條椅子,兩邊都有一團黑氣。

陰魂借路!

這些陰魂不滿足他們,豈不是要從紅伊身上過去? 全民女神會除妖 被這麼多陰魂踏過去,被勾魂是輕的,隨時有魂飛魄散的危險啊!

我屏住呼吸,心跳蹦蹦的加快,生怕紅伊出什麼事情。

挺過去,一定要挺過去啊!

“陰魂借路,路通幽冥,去!”周青稚大喝一聲,那些一個個飄在空中的陰魂開始迅速鑽進紅伊椅子前面的那一團黑氣中,接着從飄在了紅伊頭頂。

接着,懸浮在紅伊身上的陰魂,緩緩的低下頭,張開了猙獰的獠牙…… 陰魂準備帶走紅伊魂魄的時候,周青稚迅速將荷精心放置在紅伊的腹部,一陣光芒閃爍。

停留在紅伊身體上方的陰魂微微停留了一下,但是因爲後面陰魂不斷趕來,已經顯得十分擁擠了。無奈的只能夠迅速進入紅伊躺着的椅子另一頭的那一團黑氣之中。

每一個路過的陰魂都會帶走一抹淡淡的光芒,而那光芒,正是荷精心散發出來的光芒。

我明白了,陰魂借路,那是要同時帶走紅伊的靈魂,或者說是部分靈魂,但是這荷精心就代替了紅伊的靈魂,然後讓紅伊躲過一劫。

不過,那荷精心可是妖精的所有精華所在,這次算是完蛋了,這不是我該關心的,我關心的是,這荷精心能否支撐這些陰魂全不借路離開?

要知道,下面還源源不斷的有陰魂過來啊。他媽的,我平時沒看到周圍有這麼多玩意,周圍的那些送魂場都罷工了嗎?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足足支撐了三個小時,陰魂終於過得完了,奇蹟的是,荷精心居然還剩下一點點。不過卻被周青稚給收了起來。

雙手結成一朵蓮花臺,將荷精心放在蓮花臺上,然後將蓮花臺收了起來。

“青媽媽。”紅伊醒了過來,臉色紅潤,比之前好了很多。剛纔陰魂帶走荷精心精魄力量的時候,更順帶帶走了紅伊身上的九轉黑金丹毒素,讓紅伊看起來更加的充滿活力,而且,現在紅伊已經有五歲小孩子那麼大了。

又長大了不少啊,竟然是瞬間的事情。

紅伊膩在周青稚的懷裏,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天空的烏雲漸漸散去,太陽重新灑落大地,我跟小金迅速的走了出來。

紅伊看到我出來,張開雙臂衝我跑過來。一下子撲到我懷裏。

“哎喲,我家紅伊又長大了,爸爸都快抱不動了。”我笑着對紅伊說道,寵溺的摸了摸紅伊的長髮。

“那紅伊就不要長大了。我不想,我不想長大喔……”紅伊可愛兮兮的歪着腦袋,甜甜的唱起歌。

我看向周青稚,會心一笑,小金卻是不知道從哪裏搞來一坨金子一邊啃一邊無所謂的說道:“像我這樣寧老大你就不用擔心了,可大可小,可輕可重,想怎麼抱就怎麼抱。”

我一腳踹飛,不理他,走向周青稚,將白骨的話,一字不差的告訴周青稚。

周青稚愣了一下,有些奇怪的看着我。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勁的嗎?

“第一,武則天有沒有精血,這個不確定。第二,你敢找她要精血,我敢保證,她分分鐘將你吊打,第三,你自己就有這玩意,還需要找別人?”周青稚翻了翻白眼,對我的腦袋轉彎速度很是無語。

第一第二我完全理解,要知道,精血這玩意,可是等於實力的一種形式,這不等於廢人家實力嗎?

但是第三,我就納悶了。

我有帝王精血?我他媽真是驚呆了啊!

對了,九五之尊,而我修煉到是九龍之力……這豈不是我也是帝王的命格了?

“現在天還亮着呢,別想那些洗洗睡的事情了,你這可以充其量算是帝王精血,但是你沒有真龍之魂,所以,勉強湊合,至於其他的,你就不要想了。”

看我臉上露出了那盪漾的笑容,周青稚翻了翻白眼,果斷知道我心裏想什麼。

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我嘴角抽了抽,做不到想想有錯嗎?做不到還不准我想啊?

不過,主要的材料已經得到了兩種,剩下的就是千年極品血玉了,對於這個千年極品血玉卻一點頭緒都沒有。

“我找姐姐問一下。”周青稚知道我這邊沒辦法,掏出,準備通過自己的方式去尋找。

姐姐?

“你有姐姐?多大了?”

“怎麼你想連我姐姐也……嗯?”周青稚不懷好意的看着我。

我頓時噎住了,不就問問嘛,又沒別的意思。

“我知道,青媽媽的姐姐是武阿姨。”紅伊露出小虎牙得意的笑起來。

噗!

差點一口老血就噴了,武則天,是周青稚的姐姐?日了狗了這關係!

不過武則天那邊的確有千年極品血玉的消息,不過只知道個模糊地點,金陵那邊的一個江南古鎮,一個叫雨臺的小鎮,不過武則天特地提醒了我一句,極品血玉邪性得很,並且雨臺那地方,跟當初她的烏東差不多,極有可能有很強大的存在。

我撇撇嘴,江南小鎮哪有烏東那麼恐怖,再說了,江南古鎮啊,我一直想去的,現在帶着紅伊去,當是度假了。

一想起江南古鎮,我就想起了那麼一首古風歌:

一折紙扇,水墨繪上了江南。

烏篷船,採蓮畔,槳聲流水自悠然。

執筆題扇,楷字寫不盡江南。

青石板,炊煙晚,空惹歲月嘆。他歲場亡。

煙雨染了青衫,那年我輕舟一葉別了江南。

東風將思緒吹亂,橋頭可有你曾執傘?

……

煙雨朦朧的江南,婉約如水的女子,執一把油紙傘,漫步在煙波浩渺的江南古鎮,回眸一笑,融化了塵世喧囂,除去一心疲憊。

我要留下來……

“給你,油紙傘。”周青稚翻了翻白眼,將一把油紙傘遞到我面前。

我尷尬一笑,這不是有感而發嗎,艱難女子真心溫柔美麗,婉約大方好嗎?

我擺了擺手,跟紅伊,周青稚坐車出發去金陵的雨臺鎮。

不過我犯難了,小金沒辦法被周青稚給收起來了,這帶着一個大熊貓去坐車,我日,腦補一下那場面,估計不出十分鐘我就被帶去相關部門瞭解情況了。

小金看到我皺着眉頭盯着它看,小金立馬縮了縮脖子,然後身形迅速縮小,接着跳到紅伊懷裏,一趟,雙眼呆滯,活脫脫的一個玩具熊,一動不動的,還真像那麼一回事。

事情解決了,出發。

值得一提的是,這車票的錢還是周青稚出的,可以想象現在我到底窮逼到什麼程度,不過,這次周青稚回來,實力略有提升,達到了六境達府巔峯的實力了。

щшш⊕ тTk ān⊕ ¢○

因爲交通工具不行,紅綾蒼鷹也讓它找個地方歇息着了,既然解散了,就不要那麼招搖了,何況,這樣跟普通人一樣的生活方式也不錯,至少不用每天擔心着被算計,或者是想着如何算計人,殺人,提升實力,殺人,循環往復,沒完沒了的。

“對了,雨臺鎮的資料,你看一下,我剛纔看了一下,這地方稀奇得很。”周青稚將遞給我,一封已經打開了的郵件。

我接過來看了一下,也是暗暗稱奇,居然還有這樣的地方啊?這雨臺鎮也是江南古鎮,但是出名的只有江南六大古鎮,這個雨臺鎮卻是一點消息都沒有。

這些資料都是通過其他資料給弄到的。

雨臺鎮,因爲雨而得名,白天下雨,晚上沒有任何行人。

白天下雨沒什麼奇怪的是吧?江南多雨,江南古鎮和油紙傘幾乎成了絕配,也是因爲江南多雨。

可是,這雨臺鎮多雨不是一般的多,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白天都會下雨,只不過下雨大小而已。

這是觸犯了雨神,給這雨臺鎮上空裝了一個水龍頭了吧?一年四季不停歇的開着水龍頭。

“爸爸,要是那樣的話,這個雨神也太浪費水資源了,應該受到譴責!”紅伊聽到我的分析,頓時非常憤怒的嘟着嘴,對這個雨神行爲非常的不滿。

我汗了一個,那是人家雨神的事情,跟我沒多大關係,不過,這地方的確有古怪,居然一年四季白天都在下雨。

不過也正好,千年極品血玉充滿邪性,更是千年的血玉,這越是奇怪,在這裏的記錄也越大。

“對不起先生,前面不是我們能夠走的,請下車吧。”出租車在一條水泥公路一座石碑前停了下來,轉過頭,蒼白着臉,語氣充滿哀求。

我看了一下石碑,光滑潔白,什麼都沒有,不過還是下了車,到這裏,似乎是普通人的極限了。 付了車錢,司機頭也不回,連看都不看,直接一踩油門,一副見了鬼的表情。逃也似的離開。

我日!

你不看一下就算了,可問題是,你他媽還沒有找零呢!

看着司機走遠了,我也沒辦法了,搖了搖頭,看着綿延不斷的公路,我有些傻眼了,這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我們被坑了?

“走吧,這裏有古怪。”

周青稚看了看周圍的山勢,伸出舌頭在空氣中晃了晃,點點頭:“有些古怪,空氣溼度好重啊。”

我……

這周青稚的舌頭不僅能夠檢查身體,還能夠檢查空氣溼度?這簡直逆天了!

果然。我們剛跨國石碑,一陣濛濛細雨飄灑下來,周圍迷迷濛濛的,如同陣陣仙霧,弄得周圍的情景若隱若現,仿若仙境。

周圍不少人,穿着古裝。老少皆有,有男有女,有的披着蓑衣,有的撐着油紙傘,給我的感覺就是穿越了。還有一個感覺就是,我好像……進入了另外一個烏東一樣。

唯一的區別是,我看得到他們,他們同樣看得見我們!

“這些人,是人是鬼?”我已經到了人鬼不分的程度了,在烏東鬼城,被鬼把我當成了鬼,但是到了這裏情況也差不多,到底誰是人,誰是鬼啊?

無敵升級至尊 “我敢保證,他們絕對是人。”周青稚搖了搖頭。奇怪的四處觀看着,紅伊也是一臉好奇,這地方太怪異了啊。

我退後兩步,跨出石碑範圍。雨停了,周圍的人和霧氣都消失不見了,還是一望無際的綿長公路。他歲坑技。

我不經意撇了一眼石碑,發現本來光滑潔白,空無一字的石碑上,有着兩個古樸而蒼勁的大字——雨界!

雨水分界線?

往前兩步,跨過雨界,濛濛細雨依舊,消失的人又出現了,那些人奇怪的看了看我們之後,又繼續做他們的事情去了,前面不遠處有一個朦朧的古鎮,細雨朦朧,古鎮若隱若現,不是仙境,勝似仙境!

“幻境?陣法?還是鬼打牆?”我有些搞不懂了,看着這些古裝,如果他們是人的話,那這裏簡直是置身於人間的世外桃源,能夠接觸,卻沒有幾個人進得來,而且這些人沒有出去的意思,全部都是穿着古裝,恐怕根本不知道現在是什麼年份了吧?

周青稚仔細的看了看,學着的樣子來回走了幾趟之後,搖頭:“都不是,沒有任何非自然的力量波動,這可能是這個古鎮出現就存在的,或者是自然形成的。”

這麼詭異!

自然形成這玩意?聽起來比百慕大三角洲還詭異啊!

研究不明白,我們只能夠繼續往前走了,這地方確實詭異啊,天天下雨,還有這幾乎是自然形成的保護結界,裏面的人還全部穿着古裝,彷彿又穿越了一回。

其他江南六大古鎮我沒去過,但是網上搜過圖片,已經嚴重被現代化的東西給污染了,現代設施隨處可見,現代的痕跡已經將古鎮侵蝕得連表面的東西都不存在了。

這裏不一樣,完全是古香古色的,除了我們三人之外,這裏任何的一切,都沒有任何現代化的氣息存在。

有人注意了一下我們這一行奇裝異服的人,最後沒有再理會,都安心幹活去了。

來到古鎮高大的牌坊前,我們到了,雨臺鎮!

雨臺鎮是兩排房屋並立的江南風格小樓,一排靠着高山,因爲煙雨朦朧,只能夠看到一部分,根本不知道山有多高,不過很陡峭,根本無法攀爬,太高了,我深知惡趣味的想,這一塊山石掉下來,這小鎮估計得毀得七七八八了。

另外一排則是直接在水邊建造的,一大部分都懸空,下方是一條小河,小河河面上煙波浩渺,當真是依山傍水的好地方啊!

不過我發現一個非常怪異的事情,這裏的道路,非常大,真他媽的大,差不多跟高速公路那麼大,一眼望不見盡頭,這開大卡車也不用這麼大的道路啊?

“寧一,你看這路面!”周青稚忽然發現新大陸一樣,指了指我們面前的大路。

我皺着眉頭看了一下,全部是青石板鋪就的路面,然而,青石板上密密麻麻的佈滿了腳印的凹痕,一個接着一個,而且凹痕有些深了。

要知道,這能夠在青石板上踩出這樣的腳印的話,那得需要走多少次?況且,還得每次都踩在同一個位置。

周青稚再次伸出舌頭,差點沒把我嚇壞了,她要是舔這腳印,我下次絕對得跟她保持三米距離。

幸好,周青稚只是伸出手摸了摸那些腳印,臉上的疑惑更濃了:“奇怪了,這些腳印不是刻在青石板上的,是實實在在踩出來的,你看,這腳印還非常的新,表示,幾乎每天都有人踩在同一個地方。”

“估計是神經病吧,或者是閒着蛋疼踩青石板玩。”我對於這個結果很是無語,不過我知道,這樣解釋不通。

“是嗎?那你看看周圍。”

我站起來,放眼看去,還有仔細看了一下我周圍,我一陣頭暈,有密集恐懼症的絕對要跑路了,每一塊青石板都不是很大,一級臺階大小,覆蓋的路面足有一級公路那麼寬,前面又看不到盡頭。

可每一塊青石板上,都有許多腳印,非常規律,非常密集,更要命的是,全部都很新鮮,但是……看完一遍之後,更讓我驚奇的事情發生了,一條青石大路分爲三個道路一樣,每個道路佔據三分之一,因爲這三個部分的腳印居然是不一樣的。

這他媽簡直跟公路上劃分摩托車道,小汽車道,大卡車道路一個樣啊!

這小鎮徹底讓感覺到不對勁了,三個部分的青石道路上的腳印,大致是鐵靴,長筒靴,還有光腳的。

終於花開 光腳都在青石板上踩出腳印了啊!每天都踩啊!日啊!

我在想,這是不是這裏的原住民搞的鬼?

因此,我們三個找個屋檐避雨,等着他們回來,看看他們是不是這麼的無聊。

一邊玩一邊等,一等就是四個多小時,天色終於要昏暗下來了,隨着天色昏暗,雨也停了。

這真是隻是白天下雨嗎?那豈不是天一亮就開始下雨了?

“他們逃難啊?”周青稚驚奇的看着不斷回來的人們,我也是傻眼了,因爲那些人,不管是穿着蓑衣,還是撐着油紙傘的姑娘,一個個都逃命一樣跑了回來,看到我們三人,眼中充滿的警告意味,不過只是看了一眼就匆匆跑回家門,迅速關上門,咔嚓一聲還將門栓上了。

就看他們的凌亂腳步我就知道,這腳印跟他們真心沒關係,可他們這樣逃命一樣跑回來,讓我感覺事情不對勁,強烈的危機感傳來。

“年輕人,你們是怎麼進來的?迷路了吧?我是東陵客棧的掌櫃,你們趕緊跟我回去吧,天一黑,就走不了了。”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朝我們走了過來,帶着臉上閃過商人的奸詐氣息。

不過我還是挺喜歡這樣的人,只要給足利益,就能夠得到我想要得到的東西,我現在需要的就是這樣的人啊,而且到了這裏第一個找我們打招呼的人。

“掌櫃?你們什麼年代?”我有些奇怪的問,難道說這地方是個古代小國不成?

“我不知道,但是看你們奇裝異服,不是中原人吧?”掌櫃的笑眯眯的看着我。

我日!

中原!

這果斷沒有跟外界接觸的人啊,對於外面的事情居然一點都不瞭解。

可是,他們沒出去過?外面的人也沒有進來過?這太詭異了吧!

“不好!快跑!天要黑了,你們再不走就沒機會了。”掌櫃的撒腿就跑,招呼了我們一聲就迅速跑了,我們眉頭緊皺,跟不跟上去?

沒辦法了,衝!這是唯一能夠套到信息的人了,至少目前是。

我抱起紅伊,迅速的追上去,奇怪,我實力不錯啊,速度更是不慢,可是眨眼間,居然將那個大胖子跟跟丟了!

我眼神一撇河邊的方向,猛然嚇了一大跳,差點沒直接栽了個跟頭。

媽了個雞,這地方太可怕了!

抱着紅伊迅速的往前跑去,周圍黑暗越來越嚴重了,冰冷的氣息更是愈來愈濃重,空氣中瀰漫着血腥氣息充斥鼻尖! 這處處充斥着詭異氣氛,又如同仙境的小鎮,如果沒有這詭異氣氛,絕度是世外桃源一樣的存在。

但是,現在我不這麼認爲。

這尼瑪哪裏是世外桃源啊。這裏簡直就是人間地獄!

周圍寂靜無聲,漆黑一片,所有五香古色的房屋都漆黑沉默,如擇人而噬的怪獸一樣。

沒有任何燈光,死氣沉沉,白天那些人,都跑哪裏去了?

我背後冰冷氣息愈來愈近,彷彿有一大波怪物正在靠近一樣,旁水的閣樓房屋,下方的河水已經是一片血紅,泛着淡淡的血光,滾滾的冒着氣泡。

屍體,骷髏,殘肢。斷臂,泛黑的鎧甲,破碎爛的軍棋,全部在血色河水中上下翻滾,時隱時現的。

血流成河!

我沒有經歷過戰爭,沒有看過這樣恐怖的血流量,對於血流成河。我都感覺是一種誇張,血流成河,那得多少鮮血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