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0, 2020
368 Views

「枕骨高正者富貴,平陷者低賤,頭殼兩旁凸出者,聰明富厚,顴骨高者,易主掌權,女主克夫,平塌者無主宰……」

Written by
banner

他將摸骨術的一部分口訣和樂包詳細的說了說,樂包眼前一亮,對於自己摸到的骨頭有了理論上的見解。

「咦?老師……我摸到的叔叔的骨頭應該是一個富貴之人,可是為什麼他卻疾病纏身?」樂包有些不理解。

徐老怪哈哈大笑。

「你這個小子,你才剛剛摸了一個頭就可以肯定他是一個富貴之人了?你看這裡……他的腳骨薄而無力,這說明這個人其實是一個勞碌命!雖然衣食無憂,但是不能停止勞動,一旦有了錢,停止了勞動,他就會生病!甚至是因為命格的抵觸原因死亡。」他解釋道。

樂包仔細地看了看,叔叔這樣的腳骨就算是薄了嗎?

他有一些不理解。

徐老怪又趁機仔細的解釋了一下,正好有現成的教材,一個願意教,一個願意學,兩個人慢慢的都入了迷。

「咔嚓!」

樂包一個不小心,他突然碰了一下小碗。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種原本非常結實的小瓷碗突然變得非常的脆弱,樂包只是輕輕的壓在上面,兩隻小瓷碗上面的那一隻就碎了。 包子臉色大變,他一動也不敢動的看著徐老怪。

徐老怪也是驚訝的看著樂包。

「怎麼辦?」樂包緊張地問。

「我也不知道。」徐老怪搖搖頭。

他是中醫國手,對於這種古怪的情況他可不會處理。

「老師……你快點幫我聯繫樂天哥!」樂包著急地說道。

他現在一動也不敢動,有一件事樂包很清楚,一旦他徹底將這隻小碗弄碎了,心凌的爸爸一定會出事的。

徐老怪撥通了樂天的電話。

「喂?」

樂天和蘇紫萱正在吃晚飯。

「樂天嗎?我是包子的老師……」徐老怪問道。

「是,我是樂天,徐老怎麼了?」樂天回道。

「我和包子在一個患者的家裡,包子不小心將那兩隻勾魂碗壓破了,他讓你馬上過來一趟。」徐老怪說道。

樂天一愣。

「徐老你把電話給包子。」他說道。

徐老將電話放在樂包的耳邊。

「樂天哥……快點來救命!」樂包喊道。

「你這小子……是不是想在老師的面前裝逼?這一下可慘了吧?」樂天沒好氣的問道。

「沒有啊,我只是想證明給老師看,我其實是很厲害的……沒想到老師教我摸骨術的時候,我一不小心就碰到了那隻小瓷碗,原本很結實的小瓷碗突然就碎了。」樂包欲哭無淚的說道。

他的確是存了顯擺的心思,小孩子……難免的,可是他絕沒有害人的心。

萬一心凌的爸爸死了,他可真的是沒法交代了。

「還能撐多久?」樂天問。

「半個小時……」樂包回答。

他現在的姿勢很難受,也就是他從小到處野慣了,身體素質比較好,給一般的孩子,早就撐不住身體將小碗壓碎了。

徐老怪伸出了一隻手幫樂包托住了身體,樂包鬆了口氣。

「我馬上到。」樂天說道。

掛上了電話,徐老怪看了看滿頭大汗的樂包。

「你小子……現在吃苦了吧?」

樂包連連點頭。

「師父你多用點勁啊……我腿都軟了。」他說道。

徐老怪無語,這小子現在的姿勢可真的是高難度,真虧他能堅持的下來。

「怎麼了?」

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

「樂包那小子出事了,將我做的定魂碗給壓碎了一個,我得馬上過去看看……晚了可能有出人命。」樂天說道。

「用我去嗎?」蘇紫萱問。

「不用了,你吃完飯就抓緊時間休息一下,晚上可能沒有睡覺的時間。」樂天搖搖頭。

蘇紫萱看著樂天離開的背影,沒有睡覺的時間?要做什麼?

樂天火急火燎的趕到了滕玉婷的家,按了幾下門鈴,宋心凌這小丫頭過來開了門。

「叔叔好。」

她認識樂天就喊了一聲。

樂天點點頭,急忙走進了屋,宋心凌又回去專心地看自己的電視了。

等樂天在卧室看到了樂包的形象的時候,他實在忍不住笑噴了。

「我說小子……你這可是高難度動作啊!將來你媳婦可是幸福了。」他說道。

樂包聽不懂樂天的話,這小子累壞了。

徐老怪倒是附和著笑了幾聲。

「樂天哥……你快點幫忙啊,我實在撐不住了。」樂包都要哭了。

他也是個小孩子。

樂天過來看了看,小碗上布滿了裂紋,可以說只要樂包移動身體,小碗必碎無疑。

「我說包子,你是不是退步了?你難道不知道定魂碗會在魂魄進入之後變得陰涼無比,同時小碗也會變脆?」樂天問。

「我知道啊,我是不小心才碰到的,我學習摸骨術入了迷……」樂包苦著臉。

徐老怪點了點頭,這小子學起摸骨術倒是一板一眼的。

樂天看了看徐老怪。

「徐老……既然您是包子的老師,我也就不避諱您了。」他說道。

徐老怪點點頭,他從樂包的身上已經知道樂天也是一個有奇異手段的人。

樂天的手中飛出了十幾片柳葉,柳葉圍著小碗盤旋了一圈,然後奇異的貼在了小婉的上面。

「氣機牽引?」

徐老怪驚訝的看著樂天。

「徐老也知道這個?」樂天看了徐老怪一眼。

「知道,我在年輕的時候跟著老師到處遊歷,見識過一次,不過我是在一個跳大神的鄉野村夫那裡見到的,一開始我有點不以為然,後來是老師告訴我的,說這是一種對於氣機的牽引,是一種極為高深的手段。」徐老怪說道。

怪不得樂包說自己的樂天哥是個有本事的人,還一直不太想跟著自己學中醫呢,原來這真的是事出有因。

「還行吧!其實我也是個跳大神的。」樂天微微一笑。

徐老怪一愣,你不是個警察?

「包子……小心的起身,不要給小碗半點壓力!」樂天說道。

樂包慢慢的起身,樂天的手指微微一動,柳葉突然收縮到了一起。

「啪!」

小瓷碗發出清脆的聲音,被柳葉強行凝結到了一起。

樂天看了看,微微皺眉。

「萬幸啊,嚇死我了。」

樂包捂著胸口。

「小包子……給我你的兩滴血,柳葉有點封不住這陰氣。」樂天說道。

樂包一愣,他急忙咬碎自己的手指。

兩滴鮮紅的血滴在小碗的碗底,這兩滴血不斷地在在碗底四處遊走,奇怪得很。

樂天看了看,沒說話。

「樂天哥……好像還是不行!」樂包看了看,擔心地說道。

「問題不是太大!再支撐一天還是可以的,現在就要看心凌的爸爸的歸骨什麼時候可以成型了!如果明天還是不能成型……」樂天說到這就停了下來。

樂包抿了抿嘴唇,因為他的原因,原本幾乎沒有什麼危險的歸骨正魂變得完全不確定了,他的臉色有些難看。

「怎麼了?有一些意外是無法避免的,無須過多的在意!即使明天歸骨沒有複位……我還有別的辦法。」樂天淡淡的說道。

樂包馬上抬頭看著樂天,他不知道樂天還會有什麼別的辦法。

樂天也沒有多說,辦法他還是真的有,還是高小秋給他的呢!如果到了明天歸骨還沒有成型的話,定魂碗就一定會碎,那個時候樂天就只能將宋心凌爸爸的歸骨挪到高小秋基地的那個聚陰地去了,只有那裡還能為他固定住靈魂中的陰氣。 接下來,我就沒有理會那邊的事情。只要等到天亮之後,去問那個女鬼就可以了。不過我也並沒有放鬆警惕,生怕出現任何意外。

幸好,整夜並沒有發生什麼大事兒。那些村民到了天亮之後,纔回到各自的房間,然後再也沒有出來。我也沒有再去問那些村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直接上了閣樓,問那個女鬼昨天夜裏的情況。

“大姐,昨天晚上那些村民都說了一些什麼?”我進入房間之後,直接坐在了上次的那個位置。女鬼並沒有現身,但我知道它就在這邊。

當我話音剛落。女鬼出現在了我面前。臉色比之前更加蒼白。看上去好像虛弱了不少。

看到我之後,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開口朝着我問道:“你說天民可能還活着。是真的嗎?”

問完話之後,就直勾勾的看着我的眼睛,期待又有一些害怕。

“大姐。我不敢保證他真的還活着,但是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而且。最快還有一兩個月,我們就能夠把它從哪個地方救出來。”說這話的時候,儘管我的心理很沒有底,但是卻說的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看到我這樣,那個女鬼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它才告訴我那些村民的事情。

昨天晚上它飄出去之後,就在村民開會的那個房間窗戶外面聽着,裏面所有的話它都聽得清清楚楚。

村民們是被我昨天帶來的那個消息嚇到了,有人把他們的房子給炸掉了。 變身絕世武帝 而且據女鬼所言,那些村民好像知道炸了他們房子的人到底是誰,甚至也是因爲那些人才不敢回去的。他們之所以會被鬼纏身,也是那些人所作所爲。

“大姐,你是說,村子裏發生的事情,都是人爲的?”我有些好奇的朝着女鬼問道。

“從他們的談話內容當中聽得出來,確實是這樣。而且他們好像很怕那些人,之所以住在這邊,也是有人給他們指點,所以才住在了這兒。對了,指點他們的,就是山上的一個叫花子一般的道士。”

聽到女鬼這話,我再次愣了一下。看來,這事兒還真的是那個老道士指點的,當時就覺得老道士知道村子裏發生了什麼,看來他還知道的不少。

“那村子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呢?”我再次朝着女鬼問道。

“不清楚,他們沒說。不過他們好像達成了協議,村子裏的事情沒有明朗之前不回去,而且還要堅決的住在這邊。有村民提議報警,但是很快就被否決了。”

從女鬼房間裏出來之後,我更加的困惑了。昨天在丁家村那邊,有人炸掉了村子裏的房子,我們並不知道他們爲什麼要那麼做。而今天又在這兒得知,村子裏的事情是人爲的,而且那些人很厲害,這些村民根本就不敢回去。

更讓我疑惑的是那個老道士,明明知道村子裏的情況,卻不說破,這其中到底隱藏着什麼祕密呢?

拿起手機想打電話問一下楊老爺子他們,但是想了想還是沒打。反正他們說過到時候需要我的時候,就會打電話給我,現在我打過去可能會影響到他們。而且我覺得,就算我打過去,估計也打不通,之前就是這樣。

再繼續待下去也有些無聊,所以我給女鬼交代了一番之後,直接回了學校。不過交代的時候,女鬼提出了一個條件,到時候救鄭天民的時候,必須帶着它一起。反正我覺得問題不大,也就直接答應了下來。

剛回到學校,就被潘曉瑩和沫寒逮了個正着。這已經有好長時間都沒有看到她們倆了,沒想到這次看到之後從發現,兩個人原來還挺漂亮的,尤其是天氣熱了,衣服穿的少了,身材更凸顯了出來。

“葉子,你就穿成這樣出來啊,衣服多久沒換了?”看到我之後,沫寒和潘曉瑩倆人的眼神中充滿了鄙視,朝着我問道。

我這才意識到,這些天我自己根本就沒有換過衣服,之前從山上下來渾身都是溼透的,褲子上鞋子上沾滿了黃泥。低下頭看了一眼,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然後也沒有給兩個人打招呼,轉身就朝着房子那邊跑去,跑的時候,還能夠聽到身後潘曉瑩和沫寒的笑聲。

在房子裏把自己收拾乾淨了之後,又照了好幾次鏡子,纔出門朝着學校走去。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裏,雖然我依舊在上課,但是心裏總是想着那邊的事情,手機從來不離身,一直在等着楊老爺子他們那邊的電話。

但是,楊老爺子他們好像把我給忘記了一樣,一直都沒有聯繫我。這樣越等下去,我的心情也越發的煩躁。

眼看着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如果再拖下去的話,說不定我會和去年一樣,再次錯過期末考試,這對於我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兒。

在這期間,讓我最不爽的就是沒心沒肺的羊駝子了。自從他家裏的人都離開把車鑰匙給他之後,就時時刻刻的惦記着朝學校這邊跑。明明自己喜歡林萌卻不敢說,每次都非得拉上我一起,然後就是一大羣人在一起。

到了晚上就住在我那邊,開始抱怨人太多了沒有機會單獨在一起。

就這樣過了好幾天,終於在那天半夜接到了楊叔叔的電話,讓我立刻趕往丁家村,他們經過計算過後得知,那輛火車出現在丁家村的時間應該在月底,已經沒有多長時間了,必須提前做好佈置。

聽到這話之後,我立刻從牀上爬了起來。臉都沒洗,直接抓着揹包三更半夜出了門,打車朝着臨近的那個縣城趕去。

等到了縣城那邊之後,太陽纔剛剛升起來。這次打車費都花了好幾百塊,不過相比之下我更想早點看到楊老爺子他們,所以並沒有在縣城下車,而是直接讓師傅吧車開到了丁家村那邊。

剛下車,就看到楊老爺子他們一圈人都圍在了一起,不知道在商量什麼。

“葉子,你來了。”楊叔叔看到我下車之後,朝着我這邊走過來,而楊老爺子他們還在那邊商量着,根本就沒有看到我過來。

火影之春野櫻的豪傑物語 “楊叔叔,情況怎麼樣了?”我指了指楊老爺子他們那邊,朝着楊叔叔問道。

“我們已經算出來了時間,現在需要找一個行之有效的辦法,讓火車停下來,時間緊急,那邊商量了幾個方案,現在正在看可行性。”楊叔叔指了指楊老爺子他們那邊,朝着我說道。

跟着楊叔叔到了楊老爺子他們那邊的時候,從發現楊老爺子智明和尚和那個老道士他們幾個老前輩,每個人手中都拿着一副圖,這些圖就是他們這次商量出來的方案。我分別在他們旁邊朝着幾個人手中的圖看了好一會兒,根本就看不懂他們的圖是什麼意思。

幾個人討論的很激烈,根本就沒有在意我的到來。別說是我了,就連楊叔叔他們兩口子,都被排擠在外了,兩人看到我這尷尬的樣子,無奈的看來我一眼,好像他們都已經習慣了一般。

如果不是這回需要楊叔叔他們兩口子,我估計楊老爺子早就把他們給趕回去了。

“楊叔叔,丁家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那村子裏的爆炸又是怎麼回事兒?”我從那個圈子裏出來之後,朝着旁邊的楊叔叔他們問道。

“可能有人也在打那輛火車的主意,對方在暗處,老爺子他們幾個人都沒有找到。所以,這次的事情可能會有些麻煩,不過沒事兒,老爺子已經喊人過來幫忙了。”楊叔叔說這話的時候,看我的眼神都有些變化,讓我心裏咯噔一下。

“找誰?”我趕緊朝着他問道。

“他們你認識,之前還差點把你帶走的那幾位。”

聽到這話我就知道是誰了,腦子裏立刻浮現出來十三老頭那猥瑣的笑容。雖然我真的不太想看到他們幾個,但是現在對於我們這兒來說,他們還真是最好的選擇。

而且楊叔叔說,給我打電話的同時,他們也打電話給了那邊,估計這兩天他們就會過來。

“那這兩天,村子裏有什麼變化沒有?”我再次朝着楊叔叔問道。

楊叔叔搖了搖頭,說他們這兩天並沒有在村子裏,而是今天剛剛到村子裏來查看地形的。之前,他們都在外面。

我們正說話的時候,楊老爺子他們那邊也已經告一段落了。幾個人收起圖紙之後,笑呵呵的朝着我走了過來。

“怎麼葉子,這麼早就過來,是不是想念你那小媳婦兒了,放心,我們保證給你就出來。”那個老道士看着我猥瑣的笑着說道。話音剛落,其他人都跟着一起笑了起來,讓我也略微有些尷尬。

好在,他們也就這麼隨便說了說,然後就帶着我一起朝着對面的山上爬去,那天晚上,楊老爺子他們也就是從這山上下來的。

等到了山頂之後,我才知道爲什麼他們會在這兒,爲什麼那幾天我打他們電話根本就打不通了。 樂包聽到樂天的話,他才算是鬆了口氣。

「咕嚕……咕嚕……」

樂包的肚子突然叫了起來,他餓了。

樂天奇怪的看著樂包。

「晚飯沒吃?」他問。

「沒有……阿姨已經熬夜熬的不行了,我只能幫阿姨守著,還沒來得及。」樂包無奈的說道。

「徐老,您帶兩個孩子去吃飯吧,這裡我先守著。」樂天看著徐老怪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