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71 Views

「我姓佰,你們稱呼我佰老就好了,別前輩前輩的了!」佰老看著墨九狸笑著道。

Written by
banner

墨九狸點點頭說道:「好的,佰老!」

佰老也沒在離開,直接在墨九狸等人這裡待下了,馮院長和齊老從出來看到佰老的時候,就十分的好奇,他們看得出來佰老對他們沒有惡意,特別是對墨九狸十分親近,但是這並沒有讓兩個人放鬆警惕。

畢竟佰老出現的突兀,又十分可疑!齊老是因為有自己的理由,對墨九狸夫妻好,而馮院長這是因為自己的女兒,現在跟著墨九狸夫妻,自然要弄清楚佰老的身份才行,不然到時候危險的可不只是墨九狸夫妻啊!

於是在第二天,墨九狸和帝溟寒回到帳篷休息,馮香菱姐妹也進去休息時,馮院長和齊老出來跟佰老坐到了一起,開始打探起佰老的身份來了。

佰老開始還沒察覺,後來話里話未兩人問的問題,讓佰老微微一笑的直接說道:「你們放心吧,不管是那丫頭夫妻,還是你們的女兒,我都不會傷害他們的,我知道你們也是煉丹師,就算進去這秘境走散了,我可以發誓,他們有難我必定相幫,絕對不會傷害他們任何一個人的!」

隨著佰老的話落下,一道誓言光芒落在佰老的身上,馮院長和齊老見狀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佰老,我們也就是擔心,你其實不必如此的!」

「沒事,我能理解你們,再說我沒那個心思,發誓也無事的!」佰老完全不在意的笑著道。

而佰老的舉動也徹底收買了馮院長和齊老兩人,看佰老也越發順眼了,幾人的話也多了起來,最後乾脆把果汁換成了酒,三個老者直接喝了起來了。

三人雖然年紀和實力上,馮院長和齊老不如佰老,但是畢竟外貌上看著差不多,閱歷馮院長和齊老也不少,跟佰老也聊得到一起,所以還是蠻投機的。

「佰老,您現在的實力,似乎完全可以離開雲上界吧?要是您進學院參加歷練任務,一定會進前一百的,難道沒想過離開嗎?」齊老喝了一口酒,看著佰老好奇的問道。

「我知道,可是我這把年紀了,在那裡都是一樣,雲下界也好,雲之巔也好,都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差別啊!」佰老感概的說道。

他本來就是雲之巔的人,因為之前那抹凶魂來到雲上界的,守護了兒女的魂魄萬年有餘,他也就習慣了這裡了,現在他的孩子去投胎了,轉世回來也不會記得自己了,他徹底變成了孤家寡人了!

想想雲之巔,再想想雲下界,他也沒有什麼好奢求的,在那裡都是一個人而已! 我嚇了一跳,定睛一看,那竟然是阿嬤的鬼魂。

我以爲阿嬤心願未了,纔沒上黃泉路,正想問她還有什麼心願未了,阿嬤冷森森的陰笑對我什麼撲過來。我本能的閃躲,可人想躲一隻鬼魂,怎麼容易?

我就覺得有個東西拼命地擠進我的身體裏,之後我所有的行爲都已經身不由己。意識模糊之前,我心中忍不住哀叫,真倒黴,又被鬼上身了!而後就失去意識。

等我醒來,身子仍動不了,這倒不是因爲鬼上身,而是身子被人用草繩綁了。

我心知被鬼上身的時候,不知道做什麼出格的事了,要不然也不會落到這步田地。我往周圍看一下,注意到盤綺羅還是很傷心的攬着阿嬤的屍體,傷心的模樣讓人瞧了挺酸楚的。

而按說盤伊洛該和盤綺羅一樣忙着爲阿嬤的死傷心,沒心情搭理我,但是她見到我醒了,好像氣得很厲害,一個勁兒的問我要解蠱的辦法。

我真想罵她一句有病,我要是懂得解蠱的法子,還至於中金蠶蠱嗎?要不是遇到條巨蛇,貪嘴的金蠶蠱吃了蛇膽中毒,我身體裏還有隻蠱蟲藏着爬呀爬呀。

我火大的剛想發飆,突然注意到唐瑾臉色很難看的半躺在我旁邊,之前昏迷的庭媛反倒是已經醒了。這時候的庭媛很安靜,我吞吃蛇眼後能看到不乾淨的東西,此刻卻看不出庭媛是不是還被女鬼附身?也只有在心底防範着她點罷了。

我被鬼上身,元氣大傷不說,那幾個喘氣的,誰也不肯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還是我從盤伊洛那沒頭沒腦的話裏,自己總結了下。好像阿嬤附身我後,給唐瑾下了情蠱,所以盤伊洛才瘋狗似的對着我亂咬,還說唐瑾不是一般的男人,讓我死心,唐瑾一定寧可情蠱發作而死,也不會和我在一起!

我聽了差點笑死,說的好像她挺了解唐瑾似的。別說我根本不懂蠱,就算我確實給唐瑾下了蠱,那也是阿嬤對我鬼上身的時候乾的好事,和我有什麼關係?我要她找阿嬤算賬去,她更火了,說我羞辱死人,揮起鞭子就對我抽過來。

我還被草繩綁着呢,眼看就要硬生生地挨盤伊洛這一鞭子,我嚇得一閉眼,可是明明聽見鞭子抽過來的風聲,半路又沒動靜了。等我慢慢睜開眼,纔看到鞭子竟然被唐瑾給抓住了。

這個傢伙明明剛纔好虛弱的樣子,此時卻站在我旁邊,手裏緊抓着盤伊洛的鞭梢。那雙眼睛散發着迫人的寒芒,俊美的臉上表情更是像猛獸一樣駭人。

不但盤伊洛被他嚇到了,連我也不例外。這個傢伙平時渾身總散發着一種無法言說的貴氣,稍嫌高冷,但給人感覺總是超有安全感,甚至可以說是無害的,沒想到收起笑容來,他也可以給人一種又霸道又不講理,還有可能隨時捏碎你的樣子。

盤伊洛估計是根本沒料到她是維護唐瑾,卻換來對方兇她,愣了一愣,扔下鞭子,跑到阿嬤屍體那邊哭去了,那哭聲一聽就是給氣着了。

唐瑾這才扔掉鞭子,搖晃着身子倒退了兩步。庭媛跑過來想扶住他,他卻躲開庭媛,緩緩地坐到我旁邊,幫我將草繩解開。

我頗有意味的看了唐瑾一眼,我眼再瞎,此時也看出來了,那盤伊洛對真的喜歡他。那就怪不得盤伊洛會幫我向盤俊拜師了。

可是我真不領唐瑾的人情,我討厭太桃花的男人,尤其我覺得唐瑾利用盤伊洛,心裏就噁心他。

這時候想起他送給我的那個玉蟬,想起庭媛第一眼看我脖子上玉蟬時,說的那句“定情信物”,一直扎我的耳朵,我毫不猶豫地將玉蟬摘下來,對唐瑾說,“還給你!”說完就將玉蟬扔過去。

唐瑾沒接住,玉蟬就掉地上了。庭媛幫着他撿起來,還沒還給唐瑾,唐瑾就怒氣衝衝地奪過去,將玉蟬狠狠的摔向一塊石頭,清脆的一聲玉響後,那玉蟬碎裂了。

庭媛還帶着些遺憾地去撿,被唐瑾暴吼着喝住她。

而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唐瑾轉身時,我竟看到他的眼裏對我掃過一抹淡淡的恨意。

我的心突然被什麼堵得滿滿的,說不出來的難受!

好在空中突然傳來的一聲鳥的哀鳴,轉移了我的視線。我剛擡頭,就覺得有個東西對着我砸下來,要不是我躲得快,說不準就給砸成肉餅了。待我驚魂未定地閃在一邊,纔看清砸我的竟然是一隻被箭射中的鳥。

我內心淚流滿面,無端的天上掉只鳥,我這是要多命大,纔沒有被鳥砸死?

我這邊爲自己大難不死慶幸着,盤綺羅也看到了那隻死鳥,我想也想不到的是,盤綺羅看到鳥上的箭後,又哭又笑了半天,好不容易正經了,才說這是盤俊的箭。

我這才四處的找,果然遠遠的看到一個瑤族男人飛快地向這邊跑過來。

我之前對盤俊可是心底記了仇的,怎知這一刻見到他,心底反有說不出的暖意。第一次,我見到他,從心底喊出一聲“師父!”

盤俊還不知道阿嬤已經死了,見到我和盤綺羅姐妹,也是很開心。直到盤綺羅姐妹哭着將阿嬤的屍體指給他看,他的膝蓋就如被煮熟一樣軟下來,“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接下來,盤俊會傷心一陣也是難免的。不過他是個男人,不會像盤綺羅姐妹那樣哭起來沒完。難過之後,就想着將阿嬤的屍體安葬。

盤綺羅姐妹有了哥哥這個主心骨,情緒也就穩定多了。

他們兄妹商量了一下後,用樹枝做了簡易的擔架,一行人一起擡着阿嬤的屍體,回到了盤寨。之後按照瑤族人的殯葬習慣,爲阿嬤舉行了葬禮。

葬禮舉行的時候,我和唐瑾同樣算是盤家的徒弟,唐瑾的輩分按說比我還高,但盤俊卻並沒有讓唐瑾參加葬禮,反而讓我白布包頭陪靈守孝。我起初也沒介意,誰讓我是盤俊的徒弟?

可是後來我從盤家其他親屬的嘴裏得知,我在葬禮中,竟然是按照盤家的孫媳婦排位,這可真將我嚇了一跳,認爲這根本就是亂來,輩分兒都差哪兒去了?

我去問盤俊,他臉黑的跟鐵鍋似的,讓我按規矩行事。我只能默默的閃到一邊。

而到了出殯的那天,唐瑾卻突然從人羣中衝到我面前,一把將我從送葬隊伍裏抓了出去。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馮院長和齊老,能理解佰老的心情,就跟他們差不多,到了他們的年紀,如果不是有子女在,真的是在那裡都無所謂的!反正都是孤家寡人,現在想想馮院長覺得自己運氣還是不錯的。

起碼他有兩個女兒,如今女兒也懂事了,他也算是老懷安慰了啊!

「佰老沒事,我也是一個人,但是以後我還是要回雲之巔的,到時候什麼時候佰老想上去,去學院找我,我們可以做伴一起上去!」齊老看著惆悵的佰老笑著說道。

「好的,等我想上去的時候,就去學院找你!」佰老微微一笑的說道。

「你們啊,還是都別走了,不然都走了,我一個人會無聊的!」馮院長聞言說道。

「你還有香菱和香雪,你怕什麼無聊,我們羨慕你還來不及呢!」齊老聞言瞪了眼好友說道。

「哈哈哈……但是女兒大了跟我都不親了,你看她們現在為了狸丫頭,連接生都去學了,比對我這個爹都好啊!」馮院長笑著道,嘴裡說著酸酸的話,但是臉上全是幸福的笑意。

「這倒是,我也很意外!」齊老也笑著說道。

「確實很意外!」連佰老也跟著說道。

三個人閑聊喝酒一天的時間就過去了,明天就是鬼秘境開啟的日子了,眾人都十分緊張和期待,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能進去,有多少人進不去……

而洛天蓬這兩天也是鬱悶不已,派人暗中監視這馮院長等人,但是馮院長等人直接把那些洛家暗衛都給無視了!這麼多年來,馮院長和齊老早就不把洛天蓬放在眼裡了,沒有滅了洛家,不是他們做不到,而是他們不屑,有洛天蓬這個傢伙在,也算給他們的生活起了點兒調節的氣氛,不然日子漫長過的有些無聊……

墨九狸和帝溟寒半夜醒來的,因為齊老他們喊的,說秘境開了,誰也沒有想到秘境會在半夜打開,而不是明天白天。於是墨九狸和帝溟寒從帳篷內出來。

讓大家收起了帳篷,這才看向對面的懸崖,墨九狸掃了眼雲海學院的煉丹師們,比起那些家族勢力和煉丹師們,強了不少,起碼兩位長老沒動,誰也沒有因為好奇,衝到前面去看。

都是修鍊之人,隨著站在後面,隔著的距離很遠,但是懸崖上面的字,還是看的清楚分明的!

只見原本平淡無奇的懸崖,忽然間亮起了淡淡的波紋,還帶著淡淡的熒光,整個懸崖壁上出現了一個直徑大概兩米的圓形漩渦,不斷的閃爍著光芒,接著左側出現一排文字:「鬼秘境入口開啟,只有煉丹師可進入,每一個煉丹師必須組成五人以上的隊伍,才能進入鬼秘境!隊伍的隊長走在前面,隊員跟在隊長身後,隊長通過了,跟隨隊長身邊最近的五個人,可以直接進如鬼秘境,其餘隊員需要接受秘境入口驗證方能進入,入口開啟時間,直到所有煉丹師隊伍的隊長和隊伍成員都進入秘境后結束!」 我不知道唐瑾爲什麼來搗亂?剛想推開他,前面擡棺的人突然有人喊停。

本來喪葬途中是最忌諱棺槨停下來的,可是喪葬隊伍還是停了。大家都好奇,哭的也不哭了,都忙着問爲什麼停下來?

唐瑾也不例外,這樣也就將我放開了。這時候,盤俊在怒斥擡棺的人,擡棺的人則回答,“棺材裏面有動靜!”

於是大家都屏息聆聽,果然聽到棺材裏面好像有什麼東西猛撞棺材板。

盤綺羅比較天真,大聲喊着說,“阿嬤沒有死,阿嬤又活過來了!”

我心知這根本不可能,阿嬤已經死了好幾天了,這時候天熱,屍體早就腐爛散發出一陣陣的惡臭了。死人活過不可能,詐屍倒可能。

盤俊應該也意識到,一直猶豫着要不要開棺。除了已經封棺,開棺不吉利,更怕是阿嬤詐屍,會嚇壞寨子裏的鄉親,也損失他們家的威望。

可耐不住棺材裏鬧騰的動靜太大了,不得不逼着盤俊下令開棺。

當棺材蓋被打開的那一刻,一隻白貓從裏面竄出來,將所有人都嚇到了。而那隻白貓站在棺材沿兒上,舔舔貓爪子,等有人大罵着去抓它的時候,它往人羣中瀟灑地一躍,瞬間就沒了蹤跡。

那一刻我都毛骨悚然了。

因爲我認得那隻白貓。那是我遇到聶宸時,那隻鬧兇的白貓,以及我到盤寨後,被一個老鬼附身前見到的那隻。只是我沒想到它還會白天出現。尤其那白貓在逃走前,我還覺得它似乎又對我詭異的笑了,從那一刻起,我就有個感覺,這隻白貓還會回來的!

當我注意力還在那隻白貓身上時,也不知道誰先看到了棺材裏的情景,驚悚地大叫起來,接着我才聽見有說阿嬤的頭不見了!

我的冰山總裁未婚妻 我汗毛倒豎,其實不但是我,周圍其他人感覺也未必能好到哪裏?阿嬤是昨天傍晚入殮下棺。入殮的時候,頭好好的還在,之後立即將棺材蓋釘死,晚上還有守夜人守在棺材旁邊。

現在阿嬤的頭卻不見了,看那斷口非常整齊,是被人用極鋒利的刀,一刀砍下的。這更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就算阿嬤生前有什麼仇人,畢竟她人已經死了,有仇也算是老天給報了,誰還會跟一具屍體計較?

我想不通,盤俊兄妹也想不通。盤綺羅和盤伊洛除了失心瘋似的大哭大叫,已經不能正常一點兒了。那盤俊畢竟是個男人,開始也因爲阿嬤的慘狀撕心裂肺地,逐漸的就冷靜下來。

有人就問他這葬禮怎麼辦?

我覺得這時候纔是盤俊最爲難的時候,要是讓葬禮繼續,將阿嬤下葬,就讓阿嬤落個死無全屍,九泉下難以瞑目;要是不下葬吧,已經開始腐爛的屍體,哪裏放置也無法保全。

我遠遠地看着,就見盤俊和盤氏姐妹稍微商量了下,或者那根本就不算是商量,因爲我都看得到盤綺羅和盤伊洛在哭着拒絕,但盤俊還是下令將棺材蓋上,葬禮繼續舉行,就這樣將沒了頭的阿嬤給埋了。

阿嬤生前是寨子裏的巫婆,威望不小,死後卻詭異的落了個無頭屍,無疑給盤家留下一筆羞恥債,在寨子動搖了地位。所以盤綺羅姐妹,一心想要將阿嬤失去的頭找回來。可盤俊不知道怎麼打算的,說一切都是定數,不讓盤綺羅和盤伊洛隨便行動。

盤伊洛素來怕盤俊,心裏不滿,也只能乖乖聽話。盤綺羅就不同,盤俊的決定差點兒將她氣死,鬧騰了好幾天。只是她有氣不敢對盤俊撒,專挑我這樣好欺負的。

那幾天我算是倒了大黴了。

可能是唐瑾在一邊瞧着我受氣,動了什麼惻隱之心吧!一天,他突然問我要不要跟他一起離開?

他說他那幾個同伴,遲旭和聶宸都早就回去了,他是因爲庭媛的病一直沒好,才留在這裏的。現在阿嬤已經不在世,他要帶庭媛回城裏了。這一走,就沒理由再回來了。

我呵呵笑笑,對他說那就再見!

之後,就真的和唐瑾再見了。他走的時候,我都不知道。

我本來以爲唐瑾走不走都不關我屁事,可他真的走了,我突然覺得心沒了。躺在炕上接連睡了兩天。這兩天也沒人叫我,等我自己醒了,才發現盤家兄妹都不在家。

我去掀鍋找吃的時候,才發現鍋裏的剩飯早就已經餿了,而且那剩飯還是我昏睡不醒前做的。照這樣看,盤俊兄妹在我昏睡後,就出門了。

我倒也不關心那兄妹幾個去哪兒了,這時候只想着填飽我的肚子。可等我忍着餓得頭暈眼花的苦楚,好不容易將飯做好,盤綺羅和盤俊也進門了。

盤綺羅一見我端着飯碗,不由分說就搶了過去,吃的溜幹二淨不說,連碗都給舔了。

我捂着餓得腸子打滾的肚子,那個悲催勁兒就別提了。

盤綺羅吃飽喝足,就爬炕上睡去了,那盤俊也不例外,看樣子像是走了很遠的路,累趴了。

等這兄妹倆歇夠了,我才知道原來他們去追盤伊洛去了。說唐瑾走的時候拐走了盤伊洛。

我聽了擦擦冷汗,心想多虧我沒答應唐瑾跟他走,要不然失蹤人口也添了我一份了。

那唐瑾身邊本來已經有了個庭媛了,現在居然將盤伊洛拐走,讓我對他的印象算是毀到底。這倒讓我一下子恢復精神了,準備跟着盤俊更吃苦耐勞的學本事。

可誰知第二天,我卻看到一羣孩子在爭搶什麼東西。其中一個孩子率先搶到,逃跑的時候正好撞到我身上,那孩子手裏的東西一下子撒手掉到地上。我這才注意到那孩子搶到的是一把銀鎖。

而我一眼認出竟然就是爺爺留給我的那把銀鎖,我聲音都跑調了,驚問那個孩子是從哪裏撿到那把銀鎖的?

估計是我臉色太嚇人了,那孩子嚇得“哇”地一聲大哭起來。

這時候剛好盤俊出來找我,看到一個孩子在我身邊哭,還以爲我沒事逗孩子玩,對我一陣臭罵。

我紅了眼珠子的對他吼着,“這把銀鎖是唐瑾的!他一直貼身戴着的,我要了好幾次都沒捨得還給我,現在銀鎖在這裏,那麼他一定出事了!”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文字不斷的出現,因此大家都可以看的十分清楚,距離入口最近的家族已經開始紛紛動了起來,馮香菱也有些緊張的看著墨九狸問道:「夫人,我們什麼時候進去啊?」

「最後吧,免得去跟他們搶了,這麼多人,估計天亮之前也進不完吧!」墨九狸看了眼周圍的人說道,大大小小差不多要有幾百個隊伍了。

因為有的家族人多,又為了能多帶一些人進去,組成了很多的隊伍,畢竟一個通過驗證的隊長,身邊可以帶五個人不需要驗證就能進去,這讓很多人都覺得是個機會啊!

但是,墨九狸看著那閃爍光芒的入口,總覺得這些人怕是要失望了,絕對不會那麼簡單的!

而墨九狸和帝溟寒誰都沒有發現的時,鬼秘境入口的光芒,有淡淡的一絲純凈的,幾乎肉眼無法看到的光芒,在慢慢的向周圍飄去,然後繞道了墨九狸等人隊伍的最後,從后側鑽進了墨九狸的小腹,因為墨九狸等人身後是雲海學院的煉丹師們,因此墨九狸等人誰都沒有察覺到。

那光芒就這樣神不知鬼不覺的慢慢飄進了墨九狸的小腹中,如果此刻墨九狸神識看看自己的小腹,就會發現原本毫無動靜的寶寶,似乎有點兒長大了,可惜墨九狸並沒有察覺到。

而第一個隊伍這是一個小家族的煉丹師們,他們一共來了不到五十個人,分為了6組。每一組8個人,畢竟最低人數限制是五個人!

墨九狸和眾人也都好奇,這秘境入口的驗證標準到底是什麼,所以都在看著慢慢走到秘境入口的第一隊人!只見八個人來到秘境入口猶豫了下,帶隊的一個老者率先飛進閃爍著光芒的入口中,老者跳進去似乎是踩空的,瞬間老者的身影就沒了!

接著後面的七個人剛想飛上去,就看到秘境右側出現一行字:等級不夠,無法進入秘境,下一組!

一行字消失的同時,剛才飛進去的老者有被丟了出來,沒錯,就是被丟了出來,好在對方實力不俗,否則怕是要摔的很慘的!

「大長老,怎麼回事?」老者身後的幾個人紛紛走過去擔心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進去之後裡面漆黑一片,然後就被一股力量甩出來了!」老者站穩身子想了想說道。

眾人聞言都有些驚訝了,沒有想到會這樣,看起來並非誰都能進去的啊!

「看起來我跟這秘境無緣,你們換個帶隊人進去試試吧!」老者看向其餘七個人說道。

幾個人聞言也明白只能這樣了,剛想選擇一個人帶隊,從新去試試的時候,就發現秘境一邊再次出現一行字:每一隊的隊長如果被淘汰,跟隨他的隊員,將全部被淘汰,無法再次進入秘境,違反者……死!

眾人見狀一驚,這是什麼鬼啊?這意思是說,剛才那個老者被淘汰了,那麼還沒進去的七個人,也都不能再去了,全部都被淘汰了的意思嗎? 盤俊聽我這麼說,也慌了。因爲盤伊洛是跟唐瑾一起走的,如果唐瑾出事了,那麼盤伊洛又能好到哪裏去?

盤俊趕緊去問那羣孩子,有個抹了一臉灰的孩子,就說是從後山撿的。

我和盤俊趕緊就找去後山。結果找到被火燒的變形的一塊手錶,和一堆像是布料燃燒後留下的灰燼。我只看到那隻手錶,人立即就不好了,腿一軟,要不是盤俊及時抓住我,我就從山坡上滾下去了。

我當時的感覺就是唐瑾一定死了。被人殺死的,所以才被人焚屍滅跡。

盤俊卻說不可能,那堆垃圾裏只有衣服,沒看到骨灰什麼的?人不一定死。他還說他們瑤寨民風質樸,唐瑾也在這裏住了好一段日子了,大家都知道唐瑾是阿嬤的徒弟,都會給阿嬤面子的!

wωω▪ttκā n▪c○

我立即挖苦盤俊自以爲是,問他要是他們家在寨子裏真的那麼得民心,爲什麼阿嬤死後會被人砍下腦袋?

我當時是急昏了頭,才口不擇言,要知道俗話說“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我的話剛好戳到盤俊的痛處,將他氣壞了,伸手要打我。

我本能的躲閃,腳下失重,一下子從山坡上滾下去。

我還以爲自己死定了,然而下一刻,我就感覺有道風聲從我上方呼嘯而過,下一刻,我身體就停止了墜落,等我睜開眼睛,第一眼看到就是一道斷崖僅離我咫尺的地方,如果我的身體沒有及時停止滑落,我這個人肉餡餅早就可以開吃了!

我都不知道盤俊是怎麼做到的,在我掉下山崖前抓住我,反正算是我命大吧!成功逃過一劫。想讓我感謝盤俊救命之恩的話,那就免了,沒恨他害的我摔下來,我就算是夠大度了。

就在我僥倖逃過一劫之時,草叢中突然傳來一聲貓叫。

我耳朵都對那聲貓叫過敏了,一聽見立即就寒戰了。等我順着聲音來處看過去,又看到了那隻充滿詭異的白貓。每次白貓出現都會鬧鬼鬧兇,所以這一次我也沒作好想。尤其在那隻白貓從阿嬤棺材裏跳出來時,我已經預感到會和它再次見面。

我對盤俊說,“多半我要死了!”

盤俊臉馬上黑的跟鍋底似的,罵我胡說。

我跟他說清和這隻白貓的糾葛,盤俊一下子就火了,非要抓住那隻白貓不可。

而那隻白貓也似乎有意故意引我們到什麼地方。開始我還是有所防範,到後來那白貓不斷挑釁,我的火氣也被逗上來,發誓不追到它就不罷休。

結果被那隻白貓引到一個山洞。那山洞本來十分隱祕,形似最常見的山間夾縫,除了山洞前面荊棘和灌木,還有一塊如窗簾般的倒掛懸石遮擋着,若不是那隻白貓在我們眼皮底下鑽進懸石後面不見了,我們也不會發現那個山洞。

我自小在山裏長大,對山洞根本不陌生。通常來說,背面超陰的山洞,潮溼非常,長滿苔蘚,動物也基本上不會選擇這樣的山洞當窩,毒蛇、蠍子之類的毒物,以及蝙蝠才最喜歡出沒在這樣的山洞裏面。

不過,當我面向山洞口之時,竟然能感覺到一陣陣涼颼颼地山風吹來。這就說明這山洞是活的,至少有縫隙穿透山體,這樣風才能流動。

發現這個山洞時,盤俊首先驚訝了。他說他從小到大在盤寨長大,後山也沒少來,從不知道這後山有這麼大的一個山洞。

我開始覺得不妙,不想進這個山洞,可盤俊不死心,說來都已經來了,非要看看裏面有什麼鬼!

我沒辦法,也只能捨命陪着。

進了山洞之後,才發現山洞大的不可思議,只是裏面黑黢黢地,沒光,正常人進來的話,什麼也看不清。我和盤俊算是個例外,我先後吃了鮎魚精和蛇王的眼睛,現在不但能看到那些不乾淨的東西,對黑暗環境,不說視如白晝,也差不多。

盤俊的夜視力也是極好的,我都沒看清前面吊掛着什麼東西,他就已經先發現了。

我順着他的手指看過去,立馬被嚇了個半死。既然是山洞,如果有什麼野獸毒蛇的,那算不得稀奇,可是這山洞裏竟然吊掛着好幾具乾屍。

我聽爺爺說過,瑤族有很多種,有的瑤族有山葬的習慣。當時也就是認爲這就是山葬的結果。盤俊卻說不是。他膽子大,不愧是個男人,竟然研究起那些乾屍起來。

我可沒他膽大,起初害怕出什麼狀況,一步也不敢離他遠了,現在是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