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80 Views

蘇齊搖晃着夜輕寒的手臂,成敗就在夜叔叔的身上了,今天他一定要在夜叔叔身上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

Written by
banner

“好!好!夜叔叔陪你去,夜叔叔這次急着出門,沒有帶多少生活用品,正好要出去買一些。”

夜輕寒爽快的答應。

“太好了,夜叔叔,齊兒就知道夜叔叔最好了。”

蘇齊高興得眉眼開笑。

看了一眼哥哥。

“哥哥,你繼續修煉齊兒和夜叔叔去逛一圈就回來。”

“嗯!不要玩得太晚,孃親會擔心的。”

“遵命,哥哥。”

叔叔顯得非常的高興。

夜輕寒起身,牽起蘇齊的小手,一大一小很快就消失在房間裏。

蘇櫟起身,往三樓的窗戶看向大街上去,大街上人來人往的很熱鬧,很快看到了弟弟和夜輕寒的身影已經投入到人羣裏,蘇櫟手猛地扶上窗戶邊。

看着弟弟臉上開心的笑容,他脣角也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

眼眸微擡,小小的身影快速的掠出窗外。 蘇櫟很快來到了郊區的一間小茅屋裏。

晚霞中的小茅屋顯得孤零零的,頂上的煙囪裏冒出一縷縷青煙,顯得更加的淒涼。

蘇櫟在小茅屋外站了一會,還是推開了小茅屋的門。

一進門,蘇櫟就感覺一股冷風吹了迎面吹來,冷的刺骨,吹得蘇櫟哆嗦了一下。

蘇櫟皺了皺眉頭,快步往裏走去。

一到牀榻邊,一名老者已經奄奄一息的半趟在牀榻上。

看到蘇齊,老者虛弱的睜開眼眸。

“櫟兒,你來晚了一步,他們已經開始行動了。”

“他們傷了你?”蘇櫟一臉憤怒的問道,渾身散發着寒氣。

“不錯,還記得半年前你救我的時候我跟你說過的話嗎?”

蘇櫟點了點頭,他當時還不相信,今天在修煉的時候,聽到他用意念的召喚,他這才根據他氣息的指引跟了過來。

這位老者是蘇櫟在大約半年前出來巡視她孃親名下的生意在樹林裏救下的,他當時給蘇櫟說了一些瘋瘋癲癲的話,蘇櫟當時以爲他年邁,腦子糊塗了,也沒有放在心上,可是這老者在臨走的時候突然在他額頭裏注入了一束光芒,說有事的時候他會召喚他,之後,這件事情他壓根沒有放在心上,也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沒想到今天在修煉的時候,他真的在召喚他。

“我記得一些。”蘇櫟想了想說道,他當時沒有太在意,記得不是很清楚。

“看來你已經不完全記得了,他們已經開始行動了,這天下很快就會打大亂的。”

老者說着,眼眸裏閃過一抹急迫,氣息奄奄,彷彿只要閉上眼睛,就永遠都醒不過來。

“天下大亂與我何干?”蘇櫟冷酷的說道。

“要是與你沒有關係,我也不會遇到你,你孃親是唯一能阻止這一切發生的人,她是萬里挑一的淬鍊靈體,和你的父親合體修煉,一定能打敗他們,你孃親已經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了。”

聞言,蘇櫟眼眸裏閃過一絲冷冽,陰沉沉的看着老者。

“半年前你是故意讓我救你的?而你是爲了故意接近我。”

蘇櫟冷冽的質問道。

這個男星有點帥 “也不全然是,這件事說起來也是巧合。”

老者生怕蘇櫟不相信他,急急的解釋到。

“半年前,我從巫族的大牢裏逃了出來,正好遇到了你,要不是你救了我一命,我如今已經是一具屍體了,在巫族的大牢裏,巫族的人本就把我折磨得奄奄一息了,沒想到短短百年的時間,在次讓她發現了我的蹤影。”

老者的氣息越來越弱。

“我,我的時間不多了,你記住我說的話,讓你孃親儘快去白虎山裏,找到另外的聖冰雪蓮花,只有聚齊了塔木族族長的精元,她孃親才能打敗他們,才能破解詛咒。”

“這些事情你應該去跟我孃親說,跟我說無用。”蘇櫟拒絕道,天下的事情都與他們無關,他要的是孃親安全。

“我沒有辦法見到她,但是我已經用意念感應她了,如果能感應到她,她自然會來這裏,不過你先到,看來已經來不及了,我死以後,你把我的晶石交給她,你爹孃皆是不凡之人,全靠他們了。”

“你是魔獸。”聽完老者的話,蘇櫟狐疑的問道。

“不錯,要不然我也不能憑意念召喚你,塔木族與我有着不解之緣,不能讓塔木族就這樣消失了,更不能讓巫族的人危害世人。”

“除了我爹孃,難道就沒有其它的辦法了嗎?”

蘇櫟怒聲說道,不想把自己孃親置身於危險之中。

“你孃親並不是完成這個使命的人,但是你孃親想解除你身上的詛咒,就必須被牽扯在這件事情中來,需要靠她自己的能力破解。”

一聽,蘇櫟懂了,可他的心裏仍然不願意這樣做。

老者一看蘇櫟的神情,眼神瞬間暗淡了下來。

“櫟兒,你必須這樣做,這是我最後的希望了,塔木族與你孃親也有着不解之緣,而且靈魔現世,你孃親更是逃不過的。”老者語氣中帶着期待。

“能否殺了巫族的人,可是要看你孃親的天資了,不過此路困難重重,你雖然年紀小小,但也看得出來。”

蘇櫟冷冷瞥他一眼,冷冷的說道:“我孃親沒有那個天資。”

“櫟兒,這一切都是命,你孃親逃不掉的,你只要記得把我的晶石帶回去給你孃親就可以了。”

說完,老者的氣息越來越弱,最後看着蘇櫟漸漸的閉上了眼睛。

蘇櫟眼尖的發現他胸口的傷口,眼眸有瞬間的呆滯,在他來這裏之前,那些人已經傷了他了。

在老者閉上眼睛的那一刻,他的身體漸漸變得透明,最後一個血紅的晶石出現在了草蓆上。

蘇櫟一看,脣角蠕動着,一雙冷酷的眼眸緊緊的盯着草蓆上的一顆紅色的晶石,一雙小手緊緊的握在一起。

“你們爲什麼都要逼我孃親去做他們都不喜歡做的事情,爲什麼?爲什麼……?”

隨着蘇櫟一聲怒吼,整個茅草屋變成了一堆廢墟,蘇櫟緊緊的攥着手心裏的紅色魔獸晶石。

“把他晶石交出來,去可是快等了半會時辰了。”

蘇櫟猛地轉身一看,一個身穿紅衣的男子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意,看着蘇櫟。

嘲諷的在開口:“小小年紀,修爲不錯。”

“是你殺了他的?”

蘇櫟冷冽的問道,黑色的幻影神鞭已經握在手中。

“我們初次見面,送了你這麼大的一個禮物,你可滿意。”

男子眼睛微微眯起,眸中似乎有一股狠光閃過,卻緊盯着蘇櫟手中的晶石。

蘇櫟甩了甩手中的幻影神鞭,響亮的聲音在晚霞下透出憤怒的聲響,一張粉雕玉琢的小臉上透着雷霆之怒。

“想得到魔獸晶石,問一問我手中的幻影神鞭。”

冷酷的聲音自心底發出,精緻的小臉上處之泰然。

“哈哈!”紅衣男子大笑一聲。

“幻影神鞭,不錯,從修煉意念裏幻化出來的神鞭,可以說是天下無敵,只是在你一個神級七品的人手中,還真是浪費了。”

紅衣男子臉上帶着桀驁不訓的笑意,語氣輕狂又諷刺。

而隨着他的笑意,周圍被的雜草被風掀起。

隨着風力的威力加大,周圍的一切雜物全部被大風捲襲而去,最後只剩下蘇櫟和紅衣男子。

“我不喜歡身邊髒兮兮的,那會讓我心情煩悶。”

蘇櫟不說話,氣勢沉着又冷靜的看着他。

此人也是聖玄期一階的高手,難怪在他面前如此狂妄。

“只要你把魔獸晶石交出來,我們一切都好商量。”

紅衣男子妖媚的眼眸眯成一條縫,脣角微微上揚,到是有幾分媚意。

“如果我不交呢?”

蘇櫟當着紅衣男子的面把魔獸晶石放入空間指環戒裏,同一時間,脣角也泛起一抹淡淡的冷笑。

“從今天開始,你們巫族的人我見一個殺一個。”

“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們之間也沒有什麼好商量的,這個老不死的,我本以爲可以順順利利的得到這顆晶石,沒想過會殺出你這麼個小娃娃來。”

紅衣男子說着,眼眸裏掠過一抹自信與殺意,在他的眼中,蘇櫟彷彿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蘇櫟長鞭一揮,婉若游龍的幻影神鞭恣意揮灑的直擊紅衣男子。

紅衣男子微微側身,心裏想着能輕而易舉的躲避開。

那知幻影神鞭卻像長了眼睛一樣,猛地纏上他的脖子。

他猛的一驚,自己還沒有出招,可不能敗在一個孩子的手中。

他眼眸一凜,雙手猛地抓住幻影神鞭,想把鞭子從他脖子上解下來。

那知它握緊神鞭的手突然傳來一陣刺痛,他猛的放開,雙手已經血淋淋的了。

“這是怎麼回事?”

男子漲紅了臉,驚恐萬狀的看着蘇齊。

“哼!”蘇櫟輕哼一聲,猛地一晃幻影神鞭,紅衣男子整個的摔在了地上。

蘇櫟居高臨下的看着紅衣男子。

“現在還覺得自己能從我的手中拿走魔獸晶石嗎?”

“你,怎麼可能……?”男子伸手指着蘇櫟。

這幻影神鞭居然能跟着它主人的意念走。

“幻影神鞭,天下無敵,可以隨着我的意念做任何的擊殺,在你心存僥倖時想輕而易舉的躲開他的時候,它已經爲你打開了死亡之門。”

蘇櫟好心情的解釋道。

“好!好啊!你好得狠!”

紅衣男子冷笑的看着蘇櫟,沒有被束縛住的手,快速的縮到廣袖中。

脣角一抿,帶着迷惑的笑意。

猛地一揚手,幾根毒針朝着蘇櫟射來。

“砰……!”的幾聲,毒針被一道光芒擊入草地中。

蘇櫟和男子猛地擡眸看去。 只見沐雲軒陰沉着臉看着紅衣男子。

懷中依偎着一身紫色衣裙的蘇紫陌。

蘇櫟一看,冷冽的小臉上閃過一絲暖意。

“爹爹,孃親,你們怎麼會來?”

“櫟兒,你沒事吧!”

“孃親,櫟兒沒事?”蘇櫟笑着搖了搖頭。

蘇紫陌走過去,把兒子全身上下檢查了一遍,才冷冽的看着地上大面朝天的男子。

“你是庚桑瑤派過來的?”

“閉嘴,不許你直呼我們族長的名字。”紅衣男子狠狠的瞪着蘇紫陌。

“哼!我早上還給了她一巴掌當警告呢?沒想到她沒過幾個時辰就開始犯賤了。”

蘇紫陌譏諷的說道,蹲到男子的身邊,譏笑的看着男子,長得跟小鮮肉一樣的帥,只可惜,這顆心卻是毒蛇的心做的。

說完,蘇紫陌手中的玄冰雪練毫不留情的往男子脖子上抹去,只見男子頭一偏,身影瞬間消失。

“啊!”蘇紫陌和沐雲軒快速的相視一眼。

蘇紫陌曾經過說過,巫族的人,她見一個殺一個,可是眼前的景象是怎麼回事,屍體爲什麼會突然不見了?

蘇櫟也驚訝的收回幻影神鞭。

“孃親,你也是聽到他的召喚纔過來的嗎?”

蘇櫟有些迫不及待的問道。

沐雲軒深入深潭又冷如水的眼眸快速的看了兒子一眼。

蘇紫陌猛地蹲下,“櫟兒,你是怎麼知道的,齊兒走了以後,孃親便無事想修煉一會,可是剛剛的進入意境,就聽到了一位老者的聲音,在他的意境帶領下,孃親和你爹爹才找到了這裏來。”

蘇櫟一聽,突然想起老者剛纔說的話。

蘇櫟想了想,還是把半年前遇到老者和今天的事情給蘇紫陌和沐雲軒說了一遍。

“孃親,這就是那個老者留下的魔獸晶石。”

蘇櫟把魔獸晶石遞給蘇紫陌。

蘇紫陌接過看了看,魔獸的晶石一般是白色透明的,而這顆晶石卻是紅色的,正疑惑間,一抹笑聲傳來。

“哈哈!”

蘇紫陌猛地擡眸看去,“師公,你怎麼會在這裏?”

蘇紫陌母子三人很訝異他的出現。

“丫頭,天意如此,天意如此啊?”

老者一身白衣,臉上滿是欣慰,伸手捻着全白的鬍鬚。

“什麼意思?”

對於老者的出現,蘇紫陌的心裏升起了一抹不好的預感,其實她的心裏並不喜歡這些突如其來的天意,她只想解除櫟兒身上的詛咒,過幾天安生的日子而已。

“丫頭,你可知道這是什麼魔獸的晶石?”

老者指了指蘇紫陌手中的晶石。

蘇紫陌搖了搖頭,她會知道就成神人了。

“這是意境魔獸晶石,他會犧牲自己把他的魔獸晶石給你,其目的就是爲了幫助你。”

“師公,陌兒和他素不相識,她爲何要幫助陌兒?”

“陌兒,所謂不挑擔子不知擔子中,你孃親的木塔一族,正是被庚樂羽所毀,意境魔獸是木塔族最忠心的魔獸,它身形如大雕,全身雪白,也是你孃親的坐騎,它當時爲了保護你孃親而被巫族的人抓走,巫族的人一直想得到它的晶石,因爲擁有他的晶石能讓人敵人的意志削弱,任憑對方控制,也能隨着主人的意志而幻化出虛影身形來,但是必須是它心甘情願獻出晶石,否則誰也用不了,陌兒你可以把它的晶石植入丹田,用意念幻想出它的樣子來,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有她在你的身上,可以抵擋巫族的異術。”

老者笑着說道。

蘇紫陌皺了皺眉頭,這不出門還好,一出門就攤上大事了。

“師公,陌兒看今天就算了吧!陌兒改天再試。”

蘇紫陌頓時就沒有了心情,找一百八十片花瓣已經夠要命的了,現在又來了一個木塔族。

一提到木塔族,沐雲軒腦海裏也開始搜索着記憶中的事情。

明月谷裏,山洞裏,莫雲天和白傾君看着眼前的這一切。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