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98 Views

門被重重摔上,侯小飛將怒氣全都算在我頭上,衝着我惡狠狠的說了一句“都怪你!”以後便氣勢洶洶的離開。

Written by
banner

我心裏邊覺得比竇娥還冤,這又關我啥事兒啊!

接下來的日子,我們的家裏邊便多了一個既勤快又手腳麻利的高級勤雜工。

侯小飛每日忙裏忙外的,造成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把影的房間門口打掃的乾乾淨淨,然後準備豐盛的早餐,聽說何首烏有治療白髮的奇效,這小子不惜花了一筆鉅款搞來一大堆何首烏,把整個後花園都快堆滿了,不明真相的,還以爲我們是賣藥材的呢。

接下來我們所有人都進入了“何首烏節奏”,早餐是何首烏,午餐和晚餐還是何首烏,侯小飛甚至把何首烏煮熟了切成小段小段的讓我們當零食吃,弄的我現在一提起何首烏三個字就想吐。

而影卻總是冷着一張臉,對我們幾個男人幾乎一句話都不會主動說,只是和龍小蠻她們偶爾聊聊天,像是對男人有種歧視一樣。

我問龍小蠻這是咋回事,龍小蠻卻讓我別多問,說女人的事,男人少插手。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我們終於在某天等到了一個消息,神木會在貴州和當地的玄術界勢力相持一段時間之後,終於開始慢慢佔據優勢,大有一鼓作氣將整個貴州的玄術界一口吞下的氣勢。

而我們等的也就是這一天。

經過商議之後,由我和侯小天兩人前去貴州,進行我們計劃的第一步。

這次我們不是去打仗的,所以去的人不必太多,太多了反而會引起誤會,本來我是打算一個人去的,但龍小蠻還是不放心,非得讓侯小飛也跟着我一同前去。

之前已經派出了偵察營潛入貴州進行消息的打探,根據偵察營傳來的消息,說兩天以後,貴州當地玄術界的幾大組織頭目將在貴州南部的某個城市進行一場祕密的會晤,商定如何聯合起來對付神木會的事。

我麼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之前雙方勢均力敵的時候,如果我們突然

介入,肯定不會被他們放在眼裏。但現在形式不同,神木會的優勢越來越明顯,這個時候我們再去和他們談判,將會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

那座小鎮暫時還沒被神木會的勢力滲透,所以戒備不是很森嚴,我和侯小飛沒怎麼費勁就打探到了他們會晤的地點。

地點是當地一家最豪華的酒店,我和侯小飛走到門口的時候,被幾名黑衣人攔住。

“幹什麼的!”一名黑衣人沉聲道。

“找人。”侯小飛說。

“這裏沒有你們要找的人,請你們馬上離開!”

“噢。”

侯小飛和我對視一眼,然後我倆幾乎同時出手,幾下就把這幾名黑衣人打倒在地,然後一腳把包間門踹開,並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

一時間,包間裏坐着的十來個人呼一下就站了起來,祭出各式各樣的玄氣,一人衝我們怒喝道,“你們是什麼人!”

隨着這聲大喝,頓時從四面八方衝過來一大片黑人將我們團團圍住。

我連忙舉起雙手道,“各位頭領不必驚慌,我們是天玄教的人!”

“天玄教?”

一名頭上包裹着少數民族頭巾的男人警惕的的看着我們道,“天玄教不是在雲南嗎,你們跑到貴州來幹什麼!”

我道,“來幫助你們,也算是幫助自己。”

說着,我從懷裏掏出天玄教的令牌遞了過去,那人將信將疑的接過,細細看了一陣之後,才道,“既然你們是來幫忙的,可是剛纔爲什麼要出手打傷我們的人。”

我聳了聳肩,道,“如果我們不那樣做的話,恐怕各位頭領不會把我們放在眼裏,如有得罪,請多多包涵。”

“我們憑什麼相信你們?”一人警惕的問道。

我笑了笑,道,“因爲我們這次只來了兩個人,你們現在要對付我們易如反掌,我想這應該是我們最好的誠意了。”

那人一面上下打量着我和侯小飛,一面冷哼道,“那你們怎麼就能肯定,我們一定會和你們合作。”

我聽完哈哈笑道,“因爲我估計用不了兩個星期的時間,你們就會被神木會完全吞併,相信在座的各位頭領這點應該比我更加清楚。據我所知,在座的各位以前可是死對頭,如果不是現在貴州的玄術界已經到了命懸一線的時候,我想各位也不會冰釋前嫌,坐下來商量吧!”

那人繼續問道,“既然你們隊現在的形式如此瞭解,卻在這個時候提出幫我們對付神木會,我想你們肯定不僅僅是想幫我們那麼簡單吧,說吧,你們的條件是什麼。”

我正準備說沒條件的,可是侯小飛卻搶過話,道,“條件嘛,倒是有一個,只不過對於你麼來說無關痛癢。”

那人冷哼一聲,“就知道你們不會做這虧本的買賣,事到如今,我們也就不需要遮遮掩掩了,如果你們天玄教在這個時候願意發兵前來相助,條件你們儘管提,只要我們能做到的,一定會盡力而爲。”

侯小飛點了點頭,道,“聽說你麼貴州產何首烏,我們的條件是事成之後,你們得送我兩噸品質最好的何首烏。”

尼妹!

我差點忍不住把侯小飛拖出去打一頓,都特麼這個時候了,還惦記着何首烏呢!

(本章完) 我剛纔咋咋呼呼又是打人又是裝作大義凜然的形象全給侯小飛這個逗逼全毀了。

包房裏坐着的可都是貴州玄術界各個主要大型組織的頭目,現在他們看着我倆的眼光充滿着懷疑與不解。

其中一名頭領甚至還旁敲側擊的向我們打探,問吃了何首烏會不會有利於玄術的修煉,不然的話我們費那麼大勁兒幫他們,爲什麼只要區區兩噸何首烏呢?

接着侯小飛這個逗逼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起何首烏是如何如何的好,把這十幾個頭領忽悠得一愣一愣的,於是便開始討論起何首烏來,諸如哪裏的何首烏最好啊,市價怎麼樣之類的。

一場好端端的談判會,被侯小飛這個逗逼硬生生的搞成了何首烏交流大會。

我連忙咳嗽兩聲,把話題給硬拽了回來,“各位頭領,如今貴州玄術界的形式想必沒有誰比在座的各位更清楚了,我也就不拐彎抹角,我們天玄教既然決定出手幫你們,那自然會竭盡全力,希望大家也把心裏邊對我們的猜疑打消。”

“脣亡齒寒這個道理我們再清楚不過,貴州這道屏障一旦失去,接下來就輪到我們天玄教了,所以我們必定會拼盡全力,一定不會讓神木會的陰謀得逞。”

我這番話七分真三分假,脣亡齒寒的道理是真的,但是我們幫助貴州玄術界一同對抗神木會的原因,可不僅僅是自保而已。

只不過這個目的我自然不會給對他們說出來,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把這些個人徹底唬住,讓他們對我們深信不疑,我們接下來纔好展開進一步的行動。

“哲寧老弟多慮了,神木會是我們共同的敵人,雲貴本就是一家,貴教在這種時候願意出手幫助我們,我們怎會對你們做出猜疑。”

吃雞之無限升級系統 說話的是那名頭上包裹着少數民族頭巾的中年男人,此人名叫普達,是這羣人中實力最大的一個頭領,而且經過我的觀察,在座的這十幾個頭領當中,也就這普達還算個人物,其餘的那些,要麼心胸狹隘要麼匹夫之勇。

普達完後,直接進入了正題,“這次神木會進來的勢力非同小可,我們現在手裏邊還能夠控制的地盤雖然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但根基卻還沒有遭到損傷,現在我們能調動的人馬,加起來至少有兩萬,依哲寧老弟看,我們該怎樣對付神木會?”

普達能在貴州玄術界做到首屈一指,自然有兩把刷子,他的這番話表面上看來誠心誠意,可卻透着一股子江湖的老辣,

一方面,他向我們展示了勢力,表明他們貴州玄術界現在依然強大,暗示我們不要對他們打什麼小算盤。

另一方面,他表面上在問我的意見,實際上則是想試探我們的實力如何。

談話到了這個份上,我也就不跟他囉嗦了,直接道,“看來普達老哥還是對我們不信任啊!”

“噢,哲寧老弟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聽不明白。”普達的確是一隻老狐狸,這個時候還在裝瘋賣傻。

對付這種老狐狸,就不能拐彎抹角,所以我也就毫不客氣道,“據我

所知,神木會現在已經佔領了貴州玄術界三分之二的地域,這點沒錯,只不過剛纔普達老哥說貴州玄術界的根基還未遭到動搖,而且能調動的人數還有兩萬以上,這就是在開玩笑了。”

未等對方開口,我便接着道,“自神木會入侵貴州以來,雙方一度成膠着狀態對峙,但是神木會這次派往貴州的兵力,據我所知還不到三千,僅僅三千人便將整個貴州玄術界攪得天翻地覆。”

“而且這種膠着狀態並沒有持續多久,你麼就全線潰敗,現在只剩下南部一小塊地界,依託地形勉強支撐。所以從這些看來,第一,你們的實力比我想象中的弱,第二,你們的根基已經遭到了極大的撼動,現在差的就是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至於第三嘛……”

我說着故意停頓了一下,暗暗觀察他們一羣人錯愕的表情,然後才繼續道,“也許你們目前的確還能湊出兩萬人馬,但我想都是一些烏合之衆而已,真正能夠戰鬥的,超過八千就已經不錯了,普達老哥,我說得對嗎?”

我說這番話的時候,語氣雖然平緩,但是用詞卻連敲帶打,毫不客氣的揭開他們的傷疤,其實有些數據是我瞎蒙的,不過看他們的表情,我算是蒙對了。

普達不愧是人精,被我當面戳穿之後,只是微微一愣神的功夫,便又恢復了波瀾不驚的表情,衝我哈哈笑道,“天玄教果然名不虛傳,哲寧老弟心思縝密,情報準確,實在令人佩服。既然哲寧老弟已經知曉我們的真實情況,那依哲寧老弟來看,這場仗應該怎麼打呢?”

果然是隻老狐狸!

我心裏邊暗罵一聲,我本以爲這傢伙被我當面戳穿後,肯定會變得慌亂,這樣的話,我就可以趁機獅子大開口,多提一些對我們有利的條件。

可是這隻老狐狸卻又不動聲色的把皮球又踢了回來,這場仗該怎麼打?說得好聽,其實就是想試探我們能夠出多少兵馬來幫助他們。

我家太子妃超凶的 還好我事先已經有了足夠的準備,仰了仰下巴,衝他搖了搖一個巴掌,道,“我們天玄教成立不久,根基尚且不穩,所以這一次,也只能勉強抽調出五千兵馬前來援助。”

這羣人一聽就直接楞住了,包括老謀深算的普達眼裏也閃過一抹錯愕的神色。

他們現在能夠調動的,真正能夠作戰的人馬只有八千,可我們一個外來勢力,卻直接開口就是五千的大手筆,不得不讓他們驚訝。

“五千?”

一個肥頭大耳的頭領道,“你們不是在開玩笑吧,據我所知,你們天玄教成立沒多久,怎麼會能夠抽調出那麼多的人馬?”

侯小飛突然接過話茬,大咧咧道,“這有什麼,現在整個雲南的玄術界都是我們天玄教的,而且我們還有妖王的支持,誰要是敢在這個時候入侵雲南,只要我們吹個口哨,妖王就會動用妖界的實力前來幫助我們。”

“還有,我們也用不着依靠妖界,我們能夠抽調出五千兵馬前來援助那不算什麼,在我們的地盤上,還留着五萬兵馬駐防,不是我們吹牛,就算是神木敢進雲南

,我們也能叫他來多少死多少,保證一個活的都走不出去!”

我在旁邊聽得心驚膽戰的,雖然來之前我們商量過,爲了把這羣人鎮住,得稍微吹點牛逼才行,可是也沒有這麼吹的啊!

我們有妖王支持不假,可別說現在歐陽鐵蛋和它的妖界要無音訊,就算是當初它在的時候,也從未給我們承諾過碰見事兒會發兵相救。

這是一個非常明顯的BUG,如果妖界真的肯發兵幫我們,那我們還窩在雲南下蛋啊,早就帶着一羣妖兵衝出亞洲走向世界了。

還有就是那恐怖的五萬兵馬,我們現在七拼八湊,真個天玄教上上下下把勤雜人員加進去,真正能夠作戰的最多也就八千,我本來想着吹牛逼說兩萬都還嫌多了點兒,可侯小飛這小子倒好,開口就是五萬,唬誰呢!

再有就是,雲南因爲是妖界的大本營,所以其玄術界應該是全國最薄弱的一個省份,就算我們現在的確一統雲南玄術界,但是搜幹刮淨也湊不出五萬兵馬啊,一個玄術界薄弱的身份,怎麼會蹦出那麼多玄術修行者?

這羣也不是傻子,對侯小飛這個牛逼表現出非常的不信。

仙王的日常生活 正當我琢磨着怎麼解圍的時候,侯小飛突然從懷裏掏出快東西扔在桌子上,大咧咧道,“知道你們不信,你們好好看看,這是什麼東西!”

我一看桌上那東西,心裏邊頓時鬆下一口氣,侯小飛這小子,看來還沒有完全被戀愛衝昏頭腦嘛。

他扔在桌上的那塊東西,正是當初歐陽鐵蛋給我的妖王令牌,我早就將這玩意兒忘道了九霄雲外,可是侯小飛卻把它帶了過來。

總裁的完美甜心 妖王歐陽鐵蛋雖然表示不會直接發兵幫助我們做任何事,但允許我們可以扯着它的虎皮做大旗,並給了我這枚妖王令牌用來唬人。

Wшw ▪тTk án ▪C O

當初我沒把這玩意當回事,現在終於派上了用場。

那羣人小心翼翼的捧着妖王令牌上看下看,確認不是假貨之後,那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真是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啊!”

老謀深算的普達也驚訝的情緒失控,小心翼翼的捧着令牌道,“想不到你們竟然真的爭取到了妖王的支持,如此一來,這次我們有救了!”

侯小飛收回令牌,撇嘴道,“那可不,妖王日理萬機,這些小事就不麻煩它了,我們自己能夠解決。”

說完之後,不動聲色的給我使了個眼色,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說:牛逼我幫你吹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能夠得到妖王的“支持”,並且有令牌在手,如此不可思議的事我們都做的出來,那麼侯小飛剛纔說的五萬兵馬也就沒再引起他們的懷疑。

實力展示完畢,這羣人頓時一個個把我倆像是救世主一樣盯着。

我心裏邊暗暗欣喜,費那麼大勁兒,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接下來,就輪到我們獅子大開口了,我們冒這麼大的險,要的可不僅僅是擊敗神木會以求自保那麼簡單,當然,也更不是爲了那兩噸讓我反胃的何首烏。

(本章完) 趁着這羣人被侯小飛成功唬住的間隙,我接着又在上邊加了一把火,“這次雖然我們能夠派出的人少了點兒,不過全是精銳,這五千人中,最次的也有二階修爲,加上我們兩個,天階的至少有五個,三階的上百個,而且全都是身經百戰,我想應該能夠撐一陣子。”

這羣人聽了這番話後,眼珠子都差點蹦出來,一個個嘴巴張得大大的。

而我則裝作若無其事,就像是拔下九牛一毛一樣,還一個勁兒的強調人數“少了點兒。”

其實這番話我並沒有誇大事實,我的確也是這麼計劃的,此番面對的敵人是恐怖的神木會,要想贏,我們必須要下血本。只不過這五千人,幾乎已經是我們大半的實力,就是想集中所有力量,給神木會來個迎頭痛擊,就算是用牙咬也要撕開一條口子來。

被我和侯小飛輪番“轟炸”之後,這羣人已經把我倆當成救世主了,其中一個肥頭大耳的頭領好爽道,“既然你們天玄教有如此誠意,我們也就不囉嗦了,有什麼條件儘管提!”

“好!”

我等的就是這句話,趁熱打鐵道,“條件談不上,神木會是我們共同的敵人,就算是在座的各位不出手,我們也會想辦法和他們幹上一仗的。”

“對於這次戰鬥,我們事先已經制定了詳細的戰鬥計劃,最需要的就是各位頭領的配合,首先,你們得給我們打開一條通道,讓我那五千人馬祕密潛入貴州,而不被神木會的人發現。”

“沒問題,這點小事兒我們還是能做到的!”那肥頭大耳的頭領揮手道,“還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繼續說。”

我點點頭,接下來纔是真正的重點,“等我們的五千兵馬祕密抵達貴州以後,還得勞煩各位頭領在自己的地盤上給我們騰出一點空間,我們需要把這五千人馬分散駐紮,這樣才能夠做到能在各個方向有效的對神木會發動的攻擊進行防禦。”

“這也不是問題,而且你們在這邊的吃穿住行什麼的,都交給我們……”

那肥頭大耳的頭領是個爽直之人,絲毫沒有聽出我這番話裏的玄機。

讓別人的勢力駐紮到自己的地盤上,那可是兵家大忌,一旦發生什麼事,到時候裏應外合。同時這也是我們這個佈局中非常重要的一環,挫敗神木會只是第一步,我們要的,是整個貴州的玄術界。

Www ✿ttκa n ✿Сo

可是那頭上包着少數民族頭巾的普達就不一樣了,這隻老狐狸聽見這話後,連忙打斷道,“我認爲此舉有不妥的地方。”

“噢?”我扭頭看着這隻老狐狸,裝作特別真誠的問道,“此事有何不妥,還望普達老哥賜教。”

普達喝了一口水,緩緩道,“這次神木會來的勢力非同小可,如果我們將兵力分開的話,肯定會被他們逐個擊破。況且我們現在雖然處於劣勢,但自保的能力還是有的,我覺得,我們首先要做的,就是集中天玄教優勢兵力,對其發起迎頭痛擊,先滅了他們的威風,打掉他們的士氣,然後我們再分兵數路進行各點防禦,最後伺機而動,定能取得最後的勝利!”

普達這番話說得慷慨

激昂的,衆人聽後連連點頭。

而我心裏邊則把這隻老狐狸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一遍,說得好聽,集中優勢兵力,說白了,就是讓我們衝到前邊去當炮灰。

要是敗了,損失的是我們,而且必定會讓神木會付出代價,他們就可以隔岸觀火坐享其成。

要是打贏了,我們必定也會損失慘重,到時候還談什麼分兵把守,普達這隻老狐狸這是給我出了一道難題啊!

“依哲寧老弟看,我的這個提議是否合理?”普達一臉賊笑的看着我。

他的這句話其實就是句廢話,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如果我再說點兒什麼的話,這傢伙定然會再燒一把火,將我們推到膽小如鼠心懷鬼胎的層面上。

“普達老哥這個計策真是精妙無比神鬼莫測,晚輩佩服!”

我朝着普達一拱手,裝作崇拜的模樣,接着道,“這次的迎頭痛擊至關重要,我們天玄教當仁不讓,到時候再加上普達老哥的精銳之師,我們雙劍合璧,必然能夠將神木會殺得片甲不留!”

不等普達開口,我又繼續道,“這一次能和普達老哥並肩作戰,是晚輩的榮幸,在戰鬥當中,還望普達老哥多多照顧,至於別的頭領,就在大後方等着我們的好消息吧!”

“這……”普達的臉色唰一下就聳拉了下來。

“怎麼?普達老哥不願意嗎?”我故意拉長音調。

普達楞了楞,皮笑肉不笑的道,“哲寧老弟這是說的什麼話,你們千里迢迢趕來幫助我們,我們還有什麼願意不願意的,放心吧,到時候我一定會和我的部下衝在最前頭!”

“普達老哥真乃英雄豪傑,我提議,我們共同敬普達老哥一杯酒!”

我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下,看着普達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心裏邊早就樂開了花。

這隻老狐狸想讓我們去做炮灰,行,那就拉上你們一起,要衝大家一塊兒衝,到時候看你還能耍出什麼花招來!

將事情敲定之後,又是一頓吃吃喝喝,席間,我暗暗觀察着在座的這些人,心裏邊卻是已經有了自己的主意。

回到雲南後,我連忙召集大夥兒開了個會。

一番商議之後,決定由我、侯小飛、耳機哥、志剛還有醜奴各率一千人馬前去貴州,其餘的人留在大後方繼續鎮守雲南。

這次帶過去的兵馬的確是精銳,除了耳機哥手下的狼騎營以外,還從各個營抽調了部分精兵強將,組成五千人的精銳之師。

在商議作戰計劃的時候,我們幾個達成了一致,做出兩個主要決定:

第一,進入貴州的第一戰必須打贏。

第二,普達這隻老狐狸絕對不能留,此人腦子太過聰明,有他在的話,對於我們日後滲透貴州非常麻煩。

我們把五千人馬分成五個批次,在貴州那邊的接應之下悄悄潛入過去。

出發前我刻意吩咐過,所有人都必須裝成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萬不可讓那幫人摸清我們真正的實力。

其實對於第一仗的勝利,我們基本沒什麼擔心的

,神木這次入侵貴州的也就三千人馬而已,只不過實力比較強悍,貴州這邊雖然人數比他們多得多,但綜合實力就弱了不少,一羣只是數量佔優的烏合之衆,面對三千虎狼之師,豈有不敗之理?

而我們就不同了,這次抽調過來的全是精銳,加上我們五個天階的高手,想要挫敗他們綽綽有餘,同時打敗他們也不是我們的最終目的,我們的最終目的就是想要藉着這個機會吞併貴州。

但是我們必須要裝出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否則讓這些頭領看出我們的真正實力,普達那隻老狐狸指不定還能想出什麼外招來。

“果然是天玄教的精銳之師,氣勢非凡啊!”

普達衝我讚歎了一句,其實我從他的眼神裏可以看出,這老小子並不是這麼想的,看着我們的隊伍散散亂亂,一個個無精打采的坐在地上吹牛抽菸,她心裏邊肯定在想:什麼精銳之師,不過如此嘛。

而普達的勢力也不弱,加起來恐怕也有三千之衆,看得出來這支人馬的確有一定的殺傷力,秩序井然,訓練有素,一個個站在那裏就跟木樁子似的一動不動。

只不過同時我也能看出,普達的這支人馬雖然訓練有素,乍一看的確挺能唬人的,不過其實力可就參差不齊,有一大半都是剛入門的一階,少部分二階,零零星星的幾個三階,只有普達一人,是藉着上次玄氣元素大爆發而到了天階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