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4, 2020
131 Views

雲凌萱白了陳若柯一眼,這種感覺不正是她想要的嗎?

Written by
banner

兩人洗漱完畢,穿戴好之後,再次來到了天海居,正好趕上吃午飯的時間。

進入客廳之後,雲鼎顯示看了陳若柯一眼,隱祕的露出詢問的意思,陳若柯自然能夠明白雲鼎是在問什麼事情,微笑着輕輕點了點頭,雖然他們兩個看似隱祕的小動作被雲凌萱還有周雪華兩個女人全部看在眼底,但是誰都沒有點破。雲凌萱是害羞,而周雪華作爲過來人自然知道他們兩個大男人是在問什麼事情。

既然陳若柯和雲凌萱的事情已經解決了,周雪華看陳若柯的目光越發的親切起來。

“叮咚”

幾人剛剛坐定不久,門鈴就響了起來。

王媽打開門一看,正是快遞小哥,快遞小哥身後還有一個用大紙箱子包裹住的東西。

“您好,是雲先生的快遞到了,請簽收一下”那快遞小哥知道能夠住在天海居這種地方的人肯定不是簡單地人物,所以只要確定自己沒有找錯地方,有人簽收就可以了。

王媽回頭看向坐在客廳中喝茶的雲鼎,雲鼎聽到了門外的對話,點了點頭。

“老雲,你買的什麼東西?”周雪華問道。

“是那檀木的梳妝檯,到時候放在臥室,我感覺也不錯”雲鼎笑着說道。

“什麼梳妝檯?”周雪華不解的問道。

“就是咱們在國外旅遊的時候,碰到一個賣古董的,說這是咱們國家的老物件,我一想這是咱們國家的東西怎麼能夠流露在外不是?我就買了回來,當時不好攜帶就直接讓他們給我們郵寄過來了”雲鼎解釋道。

等幾個快遞小哥將雲鼎口中的梳妝檯搬進來之後,雲鼎這才起身親自去將那包裹在外面的紙盒剝開,露出來那梳妝檯原來的樣子。

邪魅總裁,狠角色 臺座上爲五屏風式,中扇最高,向左右遞減。搭腦挑出,頭作龍頭狀。臺座爲櫃式,兩開門,內設抽屜三具。屏風四邊扇全部透雕龍紋、纏枝蓮紋等,惟正中一扇用龍鳳紋組成圓形圖案,外留較寬的板邊,不施雕刻,至四角再鏤空透雕,運用虛實對比的手法,雕刻技藝十分精湛。

陳若柯看着那一面有些斑駁的鏡面,昏黃不清,不過卻詭異的能夠清晰地照出人影。

陳若柯走到鏡子前面看着映射在鏡面上的自己的倒影,感覺自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看了?

雖然陳若柯一直認爲自己不吃藕,但是也從來沒有覺得自己這麼帥鍋,在這面鏡子上一照,果然很帥!

“怎麼樣,看着還行吧”雲鼎走到周雪華身旁得意的說到。

“這個······”周雪華看着那透露着一股子古老氣息的鏡臺,有一種說不出來的不舒服。

“還行吧”興致缺缺的周雪華說道。

“那就放在咱們臥室,你早晚都能用到的”雲鼎建議道。

“不行”周雪華當即否決掉這個建議。

雲鼎一愣“那咋整?這麼大個物件,原本我就是想要放在臥室給你用的,現在你說不讓放,那放在哪?總不能扔了吧”

“就是不行,我總是感覺這東西有些詭異,要不扔了算了吧”周雪華猶豫了一下說道。

“詭異?這有什麼詭異的,不就是一個鏡臺嘛,古代的時候這種鏡臺多了去了”雲鼎說着目光一下子看見了站在一旁的陳若柯,瞬間想起來陳若柯就是幹這營生的,當即指着吃烤肉說道:“這樣吧,咱女婿就是懂行的,讓他看看,這鏡臺咋樣”

雲鼎說着就將陳若柯推了上去。

陳若柯硬着頭皮走到鏡臺前面,左看看有看看,只是看到了精美巨輪的製作,還有唯一不足的就是鏡面上有些瑕疵,其他的也沒有發現什麼地方又詭異啊。

“這東西我感覺看着不舒服”雲凌萱忽然皺着眉頭出聲說道。

“啊?”陳若柯驚訝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後的雲凌萱。

雲凌萱的直覺一向是很準的,雖然雲凌萱的修爲不如自己,但是直覺這種東西就像是能夠預知能力一樣,不得不信。

“我在仔細看看”陳若柯聲音沉了一下說道。

陳若柯走上前,將鏡臺上的三個抽屜全部抽開,裏面空空如也,不過當打開的一瞬間卻能夠問道強烈的脂粉氣,依據陳若柯的目光看的話,這東西大概是明朝的時候的東西,不過明朝時候的胭脂的氣味能夠存留到現在着實不易,但是陳若柯在問道那股味道之後也感覺那裏有些不對勁。

落魄千金:薛少認真疼 陳若柯的手撫摸在鏡面上,閉上眼睛仔細的感應着這鏡子上面的一切。

“救我,公子救我!”

陳若柯忽然睜開了眼睛,敢吃啊他聽到有人求救!不過睜開眼睛之後依舊還是那幾個人,王媽在旁邊靜靜地看着,雲凌萱也在旁邊看着奇怪的陳若柯。

陳若柯疑惑的搖了搖頭,再次將手貼在了鏡面上。

“救我,公子救我!”那道聲音再次響起,陳若柯這一次沒有把手挪開依舊貼在鏡面之上,“公子這鏡子把我的魂魄吸了進去,您一定要救我啊”

這一次陳若柯聽得清清楚楚,不過那鏡中的聲音是誰?

“小妖,你出來看一下這鏡子有什麼古怪”陳若柯心中召喚到。

小妖悄無聲息的從鬼戒之中飄了出來落在吃烤肉身旁,雲凌萱幾人都看不到小妖。

小妖看着那面鏡子,閉着眼睛好像是在傾聽着什麼。

“鏡子中有一個女人的魂魄,好像是被這面鏡子給囚禁在裏面的,她想要我們救她出來”小妖的聲音在吃烤肉腦海裏面響起。

“真的有個魂魄被這面鏡子囚禁了?”陳若柯心中問道。 “救我,救我~”女子的聲音不斷的在陳若柯耳邊迴旋。

“怎麼了?”雲凌萱的聲音中唉耳畔響起,瞬間將吃烤肉驚醒過來。

陳若柯睜開眼睛之後一股濃濃的疲倦感襲上心頭,好像是睡不醒一般,渾身痠軟無力,陳若柯現在的身體素質因爲修煉的緣故已經提升了很多很多,即便是昨天晚上和雲凌萱折騰到夜裏三點多今早起來依舊生龍活虎,但是剛纔只不過是看了這鏡子一會兒就有一種疲倦感襲來,實在是有些詭異。

“這鏡子確實有些詭異,我先看看再說吧”陳若柯看着雲鼎說道。

重生之無限網遊 “真的有事情?”雲鼎不相信的看着陳若柯,他還認爲從客人這麼說是雲凌萱的授意呢,因爲在雲鼎的眼中,陳若柯和自己一樣也是氣管炎……

陳若柯神情有些凝重,“確實有問題,先把這東西弄到我們那裏去,我再仔細看看”

雲鼎對陳若柯的話不會懷疑,就像是從來都不會懷疑陳千機的話一樣,陳若柯就是那老神仙的孫子,雲鼎沒有理由不相信的。

帝少的替嫁寶貝 “行,你先弄過去看看”雲鼎知道陳若柯是想要幹什麼,陳若柯的神色已經能夠說明問題了,這個鏡臺確實非常的有問題,還有剛纔陳若柯和雲凌萱進門的時候還是神采奕奕的,精神飽滿,但是陳若柯子啊出沒了鏡子一會兒,臉上的神色就有些不太好了。

午飯過後,陳若柯和雲凌萱在天海居待了一段時間之後便起身離開重新回到自己的家,還有那鏡臺,陳若柯也將胖子還有林無敵叫來一起給弄了回來。

“陳哥,這東西到底是幹什麼的?有什麼詭異?”在電話中陳若柯已經和他們說的清清楚楚了,這鏡子又詭異。

“這不就是一個古代的那種梳妝檯?不過倒也是個好東西,古董啊”王胖子看着鏡臺不斷的嘟囔着,肥嘟嘟的手還不斷得在鏡臺上面拍幾下。

王胖子的手拍在靜態上發出“篤篤篤”的悶響。

“還真是有些年頭了”王胖子拍了兩下之後聽到靜態裏面窸窸窣窣的好像是直掉東西,尷尬的說道。

“被扯淡了,這鏡子確實有古怪,裏面應該是被拘禁着一個靈魂,當我的手觸摸着鏡子的時候,就聽到她在求救”陳若柯將事情的原委說了一遍。

“裏面真的有一個靈魂?”王胖子不相信的問道,看着陳若柯的目光有些詫異。

“沒錯”陳若柯說道。

“那你想怎麼辦?”王胖子問道。

“這鏡臺是我岳父弄回來的,看那樣子好像還挺喜歡在這東西,我就想着看看把這鏡臺裏面的髒東西全都弄沒了,然後暗暗信息的給岳父送回去”陳若柯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救我~救我~”

忽然,房間中響起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果然有問題”王胖子還有林無敵這下是真的相信了,先前陳若柯說這個鏡臺之中有靈魂還不是太相信,因爲畢竟沒有見過,雖然以前陳若柯說什麼話,他們兩人都是信服的,但是這一次所說的話太過太異想天開了,實在是有些難以置信,但是現在聽到這求救的聲音之後,確信無疑。

在這間房間中的幾個人都知道那不是人,是靈魂,或者說是鬼,但是他們是什麼人?會害怕鬼?

“我打算進去一趟,看看能不能做點什麼,如果真的是悲劇進了的靈魂的話,這鏡子是不祥之物,裏面肯定藏有什麼東西,一定要儘快弄清楚這件事”陳若柯說道。

“真的要進去?”雲凌萱擔心的看着陳若柯,雲凌萱的直覺一直都是非常準確的,他總感覺這件事沒有那沒簡單,這個古鏡好像只是一個開始,就連上次自己的父親中了降頭的事情還沒有查清楚,現在又出來一座鏡臺,鏡子中還被拘禁着靈魂,雲凌萱總有一種感覺,就是自己這些人好像是被人一直都在算計着。

“放心吧,要是真有危險的話,我直接出來”陳若柯投遞出一個放心的眼神。

“你們替我護法,我會進去一下,看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就是這件事可能和幾天前我岳父中降頭的事情有關,我一定要弄清楚”陳若柯聲音之中充滿了嚴肅,他也有一種感覺,這件事情不簡單。

“好”林無敵和王胖子對視一眼,同時點頭答應道。

隨後只看到陳若柯平躺在沙發上,不一會兒之後,只看到另一個“陳若柯”出現在他們幾人眼前,是陳若柯的神識,或者說是靈魂。

“小心點”幾人同時說道。

陳若柯點了點頭,看着那詭異異常的鏡面,身體直接從鏡子中穿了進去,並沒有從鏡子的後面出來,而是進入了鏡子的裏面。

“這裏面果然有玄機”陳若柯置身於一片灰濛濛的空間之中。

“救我,救我”

那道求救的聲音在陳若柯四面八方涌來,在這灰濛濛的空間之中陳若柯根本就分不清方向,只能憑藉聲音的來源往前面探索。

“啊~”

一道尖銳的叫聲響起。

似乎是在遭受着極度痛苦的事情,那種痛入骨髓的叫聲,震撼着陳若柯的心。

“你在哪!”陳若柯大聲呼喊道。

陳若柯等了一會兒,沒有人迴應他,只有無盡的安靜。

“你在哪~”

陳若柯的聲音再度響起,朝着四面八方傳了出去,這片灰濛濛的空間似乎是永無盡頭的,“這是什麼地方?”陳若柯心中疑惑的看着這片空間。

他現在是靈魂,根本就不需要空氣,但是卻也不能離開自己的身體太長時間,他必須要抓緊時間將這件事情解決掉。否則的話,就有可能無法回到自己的軀體之內,就真的死了。

在鏡子外面的陳若柯的身體已經開始僵硬,沒有了心跳,沒有了呼吸,一切症狀就像是死了一樣,不過有林無敵王胖子還有云凌萱三人在外面照看着,是不會出什麼事情的。

陳若柯現在就是要找出,鏡子中的求救聲到底是有什麼事情發生,這件事請沒有那麼簡單。

“你終於來了~”又是另一道不同於先前的聲音響起。

“你是第四十九個了,只要將你吞噬了,我就能夠重生了!”那是一個女人的聲音,一個極度危險的女人。 “是誰!”陳若柯警惕的看着四周。

“我是誰?哈哈哈,我是誰?”那道聲音似乎有些亢奮。

“唰”

一道身影從陳若柯周圍飄了過去,速度極快,快到連陳若柯都都沒有看清那人的面容,只是能夠從聲音分辨出是一個女人。

“我就是偉大的渡邊井雄的女兒,渡邊川子,將我請回家,你們就要接受來自神明的懲罰!”渡邊川子聲音之中好像蘊含着極度濃郁的怨憤之情。

陳若柯能夠從起名字就知道這渡邊川子是個小日的人,只是不知道爲什麼會進入到這鏡子中走過來。

“你放了我!”忽然另一道女人的聲音響起。

“站住!”

就在這時,一個衣衫襤褸的女人跌跌撞撞的跑到了陳若柯身邊,一把抓住了陳若柯的褲腳,神情慌張的看着身後,好像是有什麼兇猛野獸在追趕她一樣。

“救救我,救救我”那女人倉促的呼喊着。

“你別害怕,可以先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嗎?”陳若柯將那個女人扶了起來,神情凝重的問道。

“我,我原來是一個賣藝女,後來我得到這座鏡臺之後,這鏡臺就像是纏上我一樣,原來的時候這鏡臺之中有一隻厲鬼,專門吸食處女的精血,我就是被他吸進來的,但是後來這鏡臺不知道怎麼回事流落到了海外,到了和我們一衣帶水的小日的國家,被這個女人得到了,這個女人進來的時候怨氣非常之中,沒有想到他進來之後直接變成了厲鬼,將原來掌控這座鏡臺的那隻厲鬼直接消滅了,之後便有她掌管了這座鏡臺,我們一直都是被他控制着的”女鬼說道。

“那我聽到的求救聲是誰發出來的?”陳若柯看着那賣藝女說道。

“是她,是她自己,他就是爲了將人引進來,將靈魂囚禁在這裏面,讓死去的人無法超生,她要將所有的國人都吸進來,她要毀滅,毀滅所有人!”賣藝女如是說道。

陳若柯心中一陣冷笑,“把所有的人都吸進來?把所有的人都毀滅?真是笑話!”

“你不信?”

就在這時,剛纔見到的那道身影終於出現在了陳若柯面前。

陳若柯定睛一看,一個長相普通的女子,穿着一身黑紗,雖然長相普通但是身上卻有着一種令人難以忽視的氣質,彷彿這個女子就是這裏的天。

陳若柯也不例外,當陳若柯看清楚這個女子的容貌的時候,終於相信了自己心中的感覺,這個女子就是神明。

“臣服吧,我的子民”那黑紗女子也就是渡邊川子聲音悠悠的傳入陳若柯腦海之中,臣服於眼前這個女人彷彿是烙印在內心深處的一種渴望,只有臣服才能夠令內心安穩,不臣服就會一直慌亂。

“你是誰!”陳若柯忽然身體一震,似乎是清醒了過來,剛纔那種感覺令他心慌,現在想起來還不有的一陣後怕。

剛纔要不是體內的舍利忽然釋放出一陣白光刺激了自己的眼睛,吃烤肉就真的有可能會被那渡邊川子迷惑住了。

“真可怕”陳若柯心底想到,看着面前這個長相普通的女人的時候再也不敢大意,剛纔聽到賣藝女的話之後以爲只是一個有野心的瘋女人罷了,但是這麼一接觸之下才知道,着哥女鬼果然有一些本事。

陳若柯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尖“你想幹什麼!”

Wшw▲ttKan▲℃O

“你要臣服我”渡邊川子沒有回答陳若柯的話,只是一直重複着那句“臣服”陳若柯險些再次陷進去,不過在最後關頭,再次狠狠地咬了一下舌尖,那股疼痛感靈陳若柯沒有淪陷。

“浩然正氣!”

陳若柯雙手掐訣。

“沒用的,你在這裏任何術法都沒有辦法使用,這裏不是人間。這裏是另一個世界”渡邊川子好像是對自己的解釋非常的滿意,瘋狂的笑了起來。

江山為聘之冷麵帝皇天價妃 看着陳若柯焦急的樣子,渡邊川子心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快感,她就是要看着那些人絕望的樣子,她在享受這個過程。

果然是渡邊川子所說的這樣,在這裏根本就沒有辦法施展術法,即便體內靈力充沛也沒有辦法使出來。

“我知道你是中國的道士,但是你卻沒有辦法毀滅我,因爲我是不死不滅的”渡邊川子雙目直視着陳若柯,彷彿能夠看穿陳若柯的所有。

“哼,你已經死了,不過我會令你徹底在這個世界上下消失,至於你想毀滅所有人,只能是一場夢了”陳若柯冷笑着說道。

雖然這個地方不能夠使用術法,但是自己是以一種神識,以一種靈魂的狀態才進來的,自己的術法沒有辦法使用,但是可以使用靈魂力量!

“吼!”

忽然一隻黑色的大老虎朝着陳若柯撲了過來,就從渡邊川子的眼睛中竄出來的,逐漸的在陳若柯眼前放大,放大,一隻到了陳若柯面前。

“滾開!”

陳若柯瞬間打出一拳,一拳貫穿了那隻老虎的腹部。

不過這還沒有結束,就在那隻黑色的大老虎被陳若柯一拳貫穿之後,再次出現一隻,一隻之後又出現一隻,這一次竟然是兩隻,竟然是一模一樣的兩隻。

“喝~”

吃烤肉依然不懼,在這裏雖然不能夠使用術法啊,但是陳若柯的靈魂力量依舊強橫,就像是在外界的肉體一樣強橫。

“破!”陳若柯再次將兩隻老虎消滅,冷笑的看着渡邊川子。

不過子只看到渡邊川子冷笑的看了吃烤肉一眼:“莽夫就是莽夫,眼神中的冷意不減,頓時無數的黑色老虎從四面八方撲向陳若柯。”

“就是這個,就是這個!”那賣藝女突然驚恐的說道。

剛纔那個渡邊川子就是這樣對付她的,無數的老虎撲向她,她不得不屈服,因爲只有屈服渡邊川子纔會讓那些老虎消失,如果不屈服的話就會想以前那些靈魂一樣,硬生生的被那些老虎耗到消散,直接消失,根本就沒有投胎的機會。

現在這片空間直之中就只剩下渡邊川子還有這個賣藝女了。

“不要!”賣藝女驚恐的喊道,不過那些老虎根本就不可能停下里,依舊以一種極其快的速度撲向他們兩個。

“我屈服,我屈服”賣藝女終於雙腿跪到了地上,哭哭啼啼的吼道。

“不對!”陳若柯忽然想想到。 這裏的是鏡子中的世界,根本就沒有這些老虎,這些老虎全部都是自己的幻覺,但是爲什麼渡邊川子能夠影響其他人的精神世界呢?

“靈魂力量!”陳若柯心中忽然想到。

靈魂力量的強弱決定這氣場的大小,其產的大小同樣能夠決定靈魂力量的強弱。

這渡邊川子說她的父親是什麼渡邊井雄,陳若柯不知道渡邊井熊是誰,但是卻也能夠猜測出肯定是某個以前的大人物,要不然這渡邊川子不會有這麼大的怨氣,而且還專門殘害中國人,那賣藝女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雖然那賣藝女最早被吸進來的,但是現在這個鏡子中的世界卻是由渡邊川子在掌控。

“滾開!”

陳若柯一聲大喝,忽然間身體表面金光大聲,一尊大佛的虛影在陳若柯身後顯化!

“卍”

一個巨大的卍字,金光閃閃的出現在陳若柯的身前,那四面八方撲向陳若柯的黑色老虎瞬間在那巨大的卍字的金光之下灰飛煙滅。

而就在此時,身在鏡子外面的陳若柯胸口一陣白光大盛,九竅玲瓏心下面的蓮臺飛速的旋轉着,一斤歸位的兩顆舍利源源不斷的提供着能量,淨化的力量。

“找死!”渡邊川子怒喝一聲,原本平平無奇的面龐瞬間變得猙獰起來,臉上顯露出一片片腐肉,已經結疤的腐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