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82 Views

“怎麼樣?”江素素一臉期待的擡起了頭,但見小八那張臉的時候她又羞澀的連忙低了下去。

Written by
banner

“你呢,將會和戊寅年出生的人走到一起!他很疼你,很愛你。你的未來很幸福!”

小八欣慰的笑着說着。

聽到這話,江素素沒有和小八預料中的一樣興奮地跳了起來,反而仍舊是低沉着頭。

“戊寅年,是哪一年啊?”江素素小聲的問。

“嗯~我給你算算啊~”小八說者有迷瞪着眼算了起來。

忽然,他一下子笑了起來,說道:“嘿嘿,我算的不錯的話應該是1938年!”

“啊?!”

江素素瞬間叫了出來,然後磕磕絆絆的說道:“怎,怎麼會是1938年?!”

小八壞笑着,看蘇夢妍臉上寫滿了絕望。

這時小八也是收起了笑容,連忙說道:“咳咳,逗你的!我猜的不錯應該是1998年!”

“1998年?”江素素疑惑的喃喃自語起來。 第508章你是屬豬的嗎?

「她怎麼會這樣?」

「可不是,裝成清純玉女的模樣,對外說真愛出現結婚,結果根本不老實。」

「也不知道誰這麼慘,娶了她,被帶上綠帽子。」

場下莫名其妙的語言不斷湧現出來,顯然是在針對容幼儀。

容幼儀再遲鈍也感覺到不對勁,她轉身朝後望去。

一張張引人遐想的照片進入她的視線。

照片中容幼儀躺在一張略顯邋遢的小床上,眼神迷離。

她完全不記得拍過這種照片。

「原來容幼儀,不過就是妓女罷了!」

「真是對不起我們的喜歡!」

台下開始正大光明的議論,噁心的話語如同利劍刺過來。

容幼儀使勁的搖頭,但台下的觀眾根本不買賬。

這時有人將一瓶礦泉水,直直的朝著容幼儀臉上扔過去。

「小心!」

容幼儀躲閃不及,緊緊閉上雙眼,等待疼痛降臨。

突然身邊傳來冷冽的薄荷氣息,容幼儀感覺她正被一道高大的身影遮蓋住。

「影帝尊霍。」

「剛才的礦泉水瓶誰扔的,要是砸傷影帝的臉,你們賠得起嗎?」

「天吶,這一幕簡直像極偶像劇。」

底下議論紛紛,容幼儀緩緩睜開眸子,入目是一張人神共憤的俊顏。

「謝謝。」

「沒關係,你沒事就好。」

容幼儀不解的看向尊霍,眼下這種複雜的情況,他為什麼要幫自己?

「今天的活動暫時取消,保全立刻請所有粉絲觀眾出去。」

「大家不要發生擁堵,容幼儀小姐稍後一定會給你們滿意的答覆。」

活動負責人短暫驚訝過後,立刻開始維護秩序。

秦公館內,馮青青正在敷面膜,五官她已經不能改變,只能爭取將皮膚調整到最佳狀態。

這時微信傳來閨蜜的語音消息,馮青青點開聽起來。

「青青,你的好機會來了!」

「微博上面好多關於容幼儀的新聞,她私生活特別不檢點,已經成為全民攻擊的對象!」

「我敢肯定秦少帥見到新聞,會選擇和她離婚!」

馮青青起先不相信,登錄微博找到最新熱搜。

當看到容幼儀狼狽的一幕後,馮青青一把摘下面膜。

她快速的穿好拖鞋,前往秦凌予的卧室。

秦凌予坐在床邊,聽到門直接被打開的聲音,他略微有些慌張。

容幼儀這不知道安分的,這麼快就回來了?

秦凌予發現他真是昏了頭,居然傻傻的真的給她留著門。

「秦大哥出大事了,你趕緊過來看看!」

「你看上面有關於容幼儀的視頻。」

馮青青著急的聲音傳過來,秦凌予心中沒由來的一陣失落。

難道容幼儀還沒有回來,原來活動要參加這麼長時間。

「馮醫生,不管出什麼大事,你都應該先敲門再進來。」

「是,這次是我不對,但是你看看上面的內容。」

秦凌予興緻缺缺的接過手機看起來。

視頻中,容幼儀無措的望著屏幕中不堪的照片。

她比誰都了解自己的身體,自然明白這不是Ps,不是所謂的換臉技術。

就在容幼儀不知道如何解釋時,有人沖她扔過去礦泉水瓶。

這一幕落在秦凌予的眼中,他一顆心緊張的提上來,但很快有人英雄救美。

「秦大哥,你說容小姐會不會和尊霍也糾纏不清。」

「畢竟身處娛樂圈,他們都玩的很開。」

馮青青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使勁在秦凌予身邊說容幼儀的壞話。

秦凌予一言未發,但臉色沉的可怕,他一把推開馮青青,轉身朝外走去。

馮青青心中暗暗得意,上天都在幫助她,現在容幼儀完了!

悍馬車在街道疾馳,秦凌予問過助理,掌握到容幼儀的行蹤。

抵達容幼儀所在商場酒店的時候,外面圍了不少群眾以及記者。

他們都在等,他們就不信容幼儀能像縮頭烏龜一樣守在裡面整晚。

當容幼儀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會撲上去,將她啃得渣都不剩!

黑暗的車廂內,男人拿出手機播出一個電話,隨後大步朝內走去。

「先生,本商場已經暫停營業,請您明天——」

「看清楚上面的字。」

秦凌予拿出軍G證,保全立刻讓路。

活動場地內,經紀人的電話已經快要被打爆,同時還要應付各種巨額違約金。

「想休息嗎?」

「你可以坐我的車出去。」

尊霍來到容幼儀身邊,遞上一瓶水,溫和的開口。

「你為什麼不走?」

「如果被外面的媒體拍到,對你的事業會受到很大影響。」

「等你站到一定高度,便會不懼任何流言蜚語。」

「我看過你的電視劇,看過你的採訪,我相信你沒有做過,所以我願意幫你。」

尊霍朝容幼儀伸出寬厚的手掌。

他在等她將手放上去。

「容幼儀!」

從門口傳來一道熟悉的男聲,容幼儀如同受驚的小雞,立刻慌慌張張的站起來。

她害怕面對粉絲的質問,但更害怕的是面對秦凌予的質問。

此刻秦凌予大步朝她走來,一定是算賬的,他會不會打她?

容幼儀嚇得將脖子都縮起來。

「你是屬豬的嗎?」

「外面這麼多記者媒體,你出不去不知道打我電話嗎?」

「還是你要在這邊坐一晚上?」

「真是蠢死了!」

「現在和我出去!」

秦凌予直接一手抓住容幼儀,往外走。

尊霍望著氣場強大的男人,他的手還在原地,卻只能觸碰到空氣。

「不行的,秦凌予,你等等,叔叔!」

「你在喊一遍試試。」

容幼儀一心急連輩分都忘記,他現在可是她老公。

「我錯了,可是我們不能出去,外面很多媒體,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他們全部都已經各回各家,放心吧。」

秦凌予拉著容幼儀抵達商場外面,發現一個人,不,是一隻鳥都沒有。

「你怎麼做到的?」

「武力鎮壓。」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透出令人敬畏的權勢。

進入溫暖的車廂內,容幼儀不知道該怎麼和他開口。

「別磨磨唧唧的,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對!根據你的年齡來看應該是這樣!”小八肯肯的說道。

聽到這話,江素素陷入了沉思。

“小八,我問你一個問題你可千萬別多想啊!”

小八心裏哈哈一笑,看江素素這唯唯諾諾的樣子,他想問什麼小八心裏基本已經猜的差不多了。

“好,那你問吧!”小八一副瞭然於胸的樣子說道。

這時候,江素素也是發現了小八那得意的樣子,臉色瞬間掉了下來。

“目次~你想什麼呢!”說着白了小八一眼,然後說道:“我是想問,你到底是什麼啊?”

聽到這話小八頓了一下,然後一臉失望,哼聲道:“我?男人唄~”

“目次~沒個正行!說認真的呢!”

江素素教訓道。

小八聽了故意白了江素素一眼,道:“還說我沒個正行,明明是你先的!”

“什麼?!”江素素怒視道。

小八見了連忙求饒。

外星蘿莉很傲嬌 “啊,別別別!我的意思是,是….哎呀,反正我是什麼人不重要!就是個普通人嘛!”

“普通人會捉鬼?普通人會算命?”江素素質問地說道。

小八聽着,看了看他,搖手道:“好吧,我不是普通人。我的真實身份呢,現在不能告訴你! 都市之最強聊天群 得等以後時機到了,才行!所以,你現在就不要問了~問你想問的把哈!”

“什麼叫時機到了…”江素素話說到一半忽然想到小八那最後一句話,臉色瞬間紅了起來。

“去你的!我想問的就是這個!沒別的了!”

“真沒別的了?”小八壞壞的笑道。

“沒了!”

江素素紅臉厲聲道。

說完,小八盯着江素素看了足足三秒,然後一下子站了起來。

“好吧~!那咱回去吃飯吧?這天也不早了~”

小八笑着舔舔嘴說道。

“切!你個小吃貨!” 商業兄弟 江素素白了小八一眼,拿起了放在石頭上的鞋,穿在了腳上氣呼呼的直奔沙灘邊的車子方向而去。

小八見狀,偷偷一笑,跟了上去。

“坐穩了哈!”

“哎呦我去~!”

江素素話剛說完,車子“轟隆”一聲就衝了出去,小八險些飛出去。

小八氣急敗壞的看向江素素,見此時江素素臉上已經笑開了花。

小八見到江素素這樣,心裏的怨氣也就如同那扎破的氣球,一點一點漏盡了。

江素素的正臉和蘇夢妍可謂是伯仲之間,基本上都是絕對的校花級別的。但是,江素素的側顏,此時看起來卻有一種別樣的味道,給人一種清淡出塵不在人間的錯覺。

二十歲出頭的她,開着車,陽光從他的臉一邊照射到另一邊。迎着陽光,捂着嘴沒心沒肺的笑着。就宛如一個落入人世間的美麗仙子,天真,無邪。

此時的她絲毫不像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大學生,反而像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一樣。

鐵骨 小八坐在一旁漸漸看入了迷…

“哎,你想吃什麼啊?這個城市我以前經常來,我知道這裏有一家韓國料理非常不錯,你有沒有興趣?”

小八一時不答。

江素素回過頭髮現了盯着她看入了迷的小八,笑道道:“哎!發什麼呆啊!”

“啊?!哦…哦…”

小八一陣慌神。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