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19, 2020
97 Views

馨兒去了城西的廟會,她得快點去告訴大哥。

Written by
banner

一切,看起來是那麼的平靜。

在秦詩語轉身之際,蘇櫟也正好走進糕點鋪。

看到南宮黎在一旁發呆,他眉頭微蹙。

他頎長的身影快步走過去,冷冷地說道:“你不去做事,站在這裏發什麼呆?”

被蘇櫟這冷冷的聲音一吼,南宮黎的好心情瞬間感覺到被人從頭上澆了一盆冷水。

他不是很忙,這個時候怎麼回來這裏?

不過能見到他,心裏是最開心的。

她擡眸,鼓起勇氣看着他俊逸無雙的容顏,笑着說道:“馨兒剛剛來過,所以就和她聊了一會。”

蘇櫟面無表情,嚴肅地說道:“明日開始試吃你的糕點,要得到大家的認同,你做的糕點纔可以拿出來賣,知道嗎?”

“知道了,你放心吧,我對自己的手藝很有信心。”南宮黎說的底氣十足的。 她對自己的手藝一向很有信心,若是沒有那個實力,她又怎麼敢跑來找他。

她可是知道他的做事風格的。

蘇櫟微微揚脣,冰冷的語氣緩和了很多:“有信心就好,若是通不過,即使我孃親在喜歡你做的糕點,在本少主這裏,這一關也不能過。”

南宮黎忙不迭地點了點頭,他知道他這樣做,都是爲了他孃親,夫人喜歡吃糕點,他纔會和自己合作。

而且,這皓月國的糕點生意,就慶雲街上的最好。

“明日先上五種口味的糕點,都是免費試吃的,把你自己最拿手的做出來,剛好我孃親明日會出門,到時候,本少主會帶孃親過去嘗一嘗,具體要怎麼做,你和雲師父商量。”

“好,我已經想好了做什麼糕點,桂花糕,馬蹄糕,復明糕和紅豆糕,綠豆糕。”

這幾種糕點,是她最拿手的。

就連大哥和爹爹都非常喜歡吃。

“這些你決定就好!”蘇櫟說完,轉身就要走。

南宮黎一看,快速的跟了過去。

快速地說道:“少主,我剛剛做了綠豆糕,你要不要嘗一嘗?”

蘇櫟一聽,回頭看了她一眼。

不由自主地出口:“要兩塊!”

南宮黎一聽,瞬間笑得一臉燦爛,她就說嘛,她做的糕點,誰吃了都會上癮。

“少主,你在這等一會兒,我馬上就回來。”南宮黎歡快的轉身往後院跑去。

因爲太着急,她連路都沒有看,瞬間撞到擺糕點的木架上。

“砰!”

“啊!”南宮黎摸着被撞疼的額頭。

心裏尷尬的要死,在他面前爲什麼總出這樣的事情。

蘇櫟一看,走了走眉頭,走過去不悅地說道:“你怎麼總冒冒失失的,不會看路嗎?”

南宮黎看着他,咬了咬脣說道:“你說要吃,我這一開心就……”

“本少主說要吃,你就能開心到連路都不看了嗎?”蘇櫟氣質優雅,帶着幾分玩味的看着她。

“嗯,只要被你允許的事情,都會變得很開心。”南宮黎說完,轉身去拿糕點。

蘇櫟站在原地,看着南宮黎的背影,眼神變得複雜起來。

爹爹會因爲孃親的一個眼神或是一句話,就會變得非常的開心。

那就是愛嗎?

蘇櫟收回目光,南宮黎有這樣的心境,是愛上他了嗎?

隨即!

蘇櫟自嘲一笑,他居然會這樣猜對方的心。

南宮黎的速度很快,不一會,她就端着一個白玉盤子過來。

裏邊放着兩塊綠豆糕,“給。”

南宮黎遞到蘇櫟的胸前。

蘇櫟看了眼糕點,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南宮黎的額頭,看着那額頭上一片紅腫,他的目光深了深。

白皙如玉的大手,緩緩拿起一塊綠豆糕,輕輕咬了一口,他神色微微一凝,這綠豆糕入口鬆軟,細膩,很是爽口。

蘇櫟點了點頭,:“你這手藝,確實不錯。”

糕點太甜太膩,除了孃親做的,外邊買的他基本上不吃,今日去破天荒的吃了好幾塊。

糕點生意在雲城,也是很重要的一門生意,每天的利潤極高,他還是很重視的。 南宮黎一聽,笑得合不攏嘴。

許是得到了蘇櫟的讚賞,南宮黎的心,拘謹的心瞬間不由自主的放鬆了許多。

她有些洋洋得意地說道:“只要吃過我做的糕點的人,就再也忍不住想吃第二次,我爹爹和大哥,每次都能吃很多呢?”

她得意中帶着幾分可愛的舉動,讓蘇櫟的心瞬間愉悅了幾分。

她說話的時候,一雙大眼澄澈而熠熠生輝,洋洋盈耳的聲音讓人對她增添了無數的好感。

“那本小主就期待你明天的表現了。”

蘇櫟微微,五官車輪越發的精緻,那微微一笑的畫面,畫面感美的簡直就像在做夢。

南宮黎愣在原地,貪戀得看着他這一刻的美好。

蘇櫟看着她呆愣的目光,眉心輕蹙,纖長的睫毛輕輕的顫了顫,他緩緩移開眼眸,轉身,頎長的身影大步流星的離去。

南宮黎看着他的背影,整個人微微怔了一下。

唉!!!

她心底無比的惆悵。

真是一個陰晴不定的男人,上一刻笑得很開心,下一刻就變得跟塊冰似的。

南宮黎的胸口悶悶的。

不過幸好,他還願意和自己說話,這對她來說,已經很幸運了。

南宮黎看着盤中的兩塊糕點都被他吃了。

她突然幸福的笑了笑,她拼命的做好糕點,就是爲了能讓他吃她做得糕點。

如今這個願望還真的實現了。

南宮黎心情又突然變得美美的,她轉身,邁着歡快的腳步,到後院去準備明天試吃的糕點。

而嶽桐梓和馨兒,兩人騎着青龍去西城的廟會。

馨兒輕輕的靠在嶽桐梓的懷裏。

她微微擡眸,以這樣的角度看嶽哥哥,他整個人看起來清雋美柔和,五官精美絕倫,讓人找不到一絲缺憾!

嶽桐梓低着,笑得一臉溫柔的看着她,他的視線定格在她絕美的臉上。

這樣的畫面,讓他感覺如做夢一樣。

馨兒一向和他親近,但也緊限於挽着他的手臂,那是妹妹經常對哥哥做的事情。

而現在,她卻在自己的懷裏,這一刻,是自己之前遙不可及的。

而現在,馨兒就在他的懷裏,這樣的感覺,真的在美好,讓他想讓時間永遠的停在這一刻。

馨兒看了一會,纖長的睫毛輕輕顫了顫,她想眯一會,嶽哥哥身上散發出來的乾淨好聞的氣息,讓她沉淪到想永遠的在她的懷裏。

誰能想到,嶽哥哥長大了以後,會如她的兩個哥哥一樣的俊美。

一行一動,宛如不染凡塵的仙人,她應該是從小的時候就開始喜歡嶽哥哥了吧?

他總是靜靜的,很少說話,可他一旦開口,每說一句話都非常貼心。

嶽桐梓看着她已經有了睡意,快速的在周圍設下一道屏障,讓風不會吹到她。

多年來的潛心修煉,讓他的修爲已經達到聖玄期四階,足夠有能力保護好自己心愛的女人。

他們經常一起修煉,如今,馨兒的修爲已經進入了聖玄期二階。

他擁着她的手,瞬間緊了緊,讓她可以睡得更安穩一些,他溫柔的目光,一刻也沒有離開過她絕美的容顏。 馨兒只想閉一會,沒想到真的睡着了。

醒來之後,發現自己還在嶽哥哥的懷裏,她對着他溫柔地笑了笑。

看到她這般溫馨的笑容,嶽桐梓的心瞬間一窒,整個人都微微怔住了。

她的笑,很柔情,能瞬間迷惑人的心智。

他對她本就沒有任何的抵抗力,嶽桐梓整個人頓時向石化了一般,就這樣,緊緊的抱着她。

馨兒微微動了動身子,換了一個姿勢,讓自己更舒服一些。

馨兒的視線掃了一眼下面。

她微微起身,驚喜地喊道:“嶽哥哥,我們到了。”

馨兒看着熱熱鬧鬧的大街,整顆心都雀躍了起來。

要知道,她小時候因爲生病,不能亂吃東西,也不能去人多的地方,不能跑,不能跳,病好了之後,她把小時候沒有做過的事情,通通都做了一遍。

可她和孃親一樣,始終喜歡往熱鬧的地方跑。

“青龍,我們下去。”

嶽桐梓微微一笑,看着她一開心起來,什麼都沒有注意到。

他以爲她醒過來之後,發現自己抱着她,會變得很嬌羞。

可惜他想錯了,馨兒性格很像夫人,有些大大咧咧的,卻讓人慾罷不能!

帶着一股強烈的征服欲。

快要落地的時候,馨兒收回青龍。

嶽桐梓抱着她,緩緩落到地上。

“哇!嶽哥哥,人好多呀!”馨兒看着熱熱鬧鬧的廟會街。

年輕的男女居多,這樣的廟會,很多人能找到自己的另外一半。

各種小吃散發出各種誘人的香味,馨兒瞬間嘴饞了。

看着人來人往的大街,連走路都要側着身,嶽桐梓微微蹙眉。

這樣的地方很容易出事。

“馨兒,人太多了。”說着,嶽桐梓鼓起勇氣,快速地牽起她的手。

馨兒感覺到,衝着他溫柔一笑。

嶽桐梓的心,微微一顫,蘇櫟的話迴盪在他的腦海裏。

“馨兒她很喜歡你!”

不由得,嶽桐梓拉着馨兒得的手瞬間緊了緊。

馨兒有些撒嬌地說:“嶽哥哥,馨兒想吃雲吞。”

嶽桐梓一聽,輕聲細語地說道:“好,這就帶馨兒去吃。”

嶽桐梓小心的護着她,儘量往人少的地方走。

馨兒看着他小心翼翼呵護着自己的樣子,心裏更加的開心。

嶽哥哥,你難道看不出來,馨兒很喜歡你嗎?

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你纔會發現。

她不敢說破,她怕捅破這層關係以後,嶽哥哥就會躲着她。

她不想看到那樣的結果。

孃親說,若是遇到自己喜歡的人,就要勇敢的去追求。

可是,她和嶽哥哥之間,真的可以勇敢嗎?

唉!!!

這樣的想法,她在心裏想過上百次了,可是,她依然不敢表自己的心。

而此刻的嶽桐梓,小心的護着馨兒,在各種小吃攤上找賣雲吞的地方。

一時間,到也沒有注意到馨兒在想什麼?

突然,嶽桐梓閃過一絲驚喜。

他溫柔地說:“馨兒,你看,那邊有賣雲吞的。”

“嗯!”馨兒開心的點了點頭。

“嶽哥哥,吃完雲吞,我們去朗月寺裏許願吧?”

之前她去的廟會,她都會去虔誠的祈禱,孃親能早日回來,而這一次,她想爲自己的愛情祈禱一次。 “好,馨兒,都依你。”嶽桐梓輕聲應道。

他以前進寺廟,都會祈禱夫人能早一點醒過來,讓馨兒不要這麼傷心,這一次,他也想爲自己的愛情祈禱一次。

祈求他今年年底,能抱得美人歸。

這樣一想着,嶽桐梓的目光輕柔的看着身側絕美的側顏,心裏劃過如水一樣的溫柔。

馨兒,我會讓你知道,嫁給我嶽桐梓,絕對不會後悔的。

他的這一生,只會爲她而活。

他這一生的愛,只給她,他這一生的寵愛,也只會給她。

賣雲吞的是一個老大娘,整個人清清爽爽的,攤子也很乾淨。

生意也特別的好,嶽桐梓要了兩碗雲吞,不一會,老大娘就給他們端了過來。

老大娘慈愛的看了看他們二人。

“喲!你們小兩口真是郎才女貌,我老婆子活了這麼大年紀,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漂亮小姐和這麼俊的公子呢?真是讓了賞心悅目!”老大娘說着,目光不由自主的對看了馨兒幾眼。

馨兒嬌羞的抿了抿脣,這位大娘說的是你們小兩口,他們真的看起來像小兩口嗎?

“大娘,你可真會做生意!”馨兒笑眯眯的看着老大娘。

“小姐,你呀!是一個有福之人,我老婆子看人一向很準,這爲公子,五官俊美,溫潤面善,也是一個心腸好的人……”看到有生意上門,老大娘沒有接着往下說,招呼道:“你們快吃吧!”

隨即轉身去招呼其他的客人。

嶽桐梓低着頭,嘴角勾起一抹光華瀲灩的笑意。

那小兩口三個字,讓他的心瞬間激動得有些無法自持。

馨兒偷偷看了嶽桐梓一眼,看着他臉上依然溫潤如玉的神色,比以往深情了幾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