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97 Views

秦羿微笑道。

Written by
banner

“羿哥哥,你回來了。”

溫雪妍悽然笑道。

“你沒回去?”

秦羿問道。

“是啊,我看了一場刻骨銘心的演唱會,在臺下見證了一場驚天動地,浪漫至極的表白!”

“林小姐,你真美,也許只有你這樣的女人,才配的上羿哥哥吧。”

溫雪妍苦笑之餘,晶瑩的淚花像玉珠一般落了下來。

“她是誰?”

林夢梔心中一痛,臉上的笑容僵滯,面無血色道。

她甚至還沒來得及將內心的甜蜜加溫融化,便已冷如寒冰!

林夢梔與溫雪妍兩眼相望,彼此都希望從這個男人身上得到答案!

“她跟你一樣,是我融入我生命、血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秦羿平靜道。

“我明白了,秦羿,謝謝你,讓我明白了什麼叫真正的渣男!”

“大騙子,後會無期!”

林夢梔扯掉胸口的玉佩,哭着照着秦羿砸了過去。

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分享愛情!

絕不可能!

更可恥的是,秦羿居然說的這麼冠冕堂皇!

她沒想到,初戀來的這麼快,去的也這麼快!

唯一慶幸的是,這僅僅只是開始!

“小梔,在你們離開之前,能否聽我講一個故事!”

“給我一小時的時間,好嗎?”

秦羿伸出左右手,牢牢的抓住二女的手。

“你放開我,你個大騙子!”

“我再也不要相信你的話!”

兩人都是流淚忿然掙扎着,然而哪裏掙脫得了!。

“安靜!”

“相信我好嗎?”

秦羿突然大吼了一聲,驚雷般的聲音,嚇的兩人同時愣住了。

不由分說,秦羿左右手夾着兩人,閃電般的掠到了樓頂。

夜風淒涼!

秦羿站在天台邊!

夜風吹拂着他的長衫與凌亂的頭髮,清瘦的身影是如此的落寞,讓人心疼。

二人彼此看了一眼,也不催促,就這麼默默的等待着。 此刻,她們的心情已經平靜了下來。

秦羿並非花言巧語之徒,對二人而言,她們需要一個解釋,這樣哪怕是分手,也不至於那麼痛苦。

良久,秦羿摸出根香菸,吸了一口。

他並不喜歡抽菸,重生以來,除了治病,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一根菸抽完,秦羿靠着扶欄,望着天際,思緒回到了上一世,眼中閃過一絲恨苦之色,徐徐打開了話匣子。

萬年前的血海深仇!

痛徹心扉的愛戀!

積壓了萬年,此刻他終於說了出來。

他只能把那當做一個故事,一個可悲、可嘆的故事!

當故事說完以後,林夢梔與溫雪妍已然是泣不成聲,兩人無法相信,這世上會有這麼悽慘的愛情故事。

然而,秦羿認真、痛苦的神情,告訴她們,這絕非一個故事,而是真實的。

她們便是故事中的那兩個悲情女主!

因爲講這個故事的人,本身就不是凡俗之人。

“好了,故事我講完了,你們對我來說,都是摯愛,我絕不會放棄任何一個人!”

秦羿掐滅菸頭,深沉道。

“我相信你的故事是真的,因爲我也可以像故事中的小梔一樣,爲了守護神聖的愛情,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辭!”

“但請原諒我,我的心已經亂了,我需要時間,我需要思考!”

林夢梔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苦笑道。

“小梔……”

秦羿還想挽留。

“秦羿,對不起!如果有一天,我的心還會想你,我會告訴你的。”

“再會!”

林夢梔嫣然一笑,驕傲的轉過身,緩緩走下了天台,只留給秦羿一道靚麗的背影。

這個打擊來得太突然了,莫說她剛剛與秦羿相愛,便是最堅貞的愛人,也會難以承受。

秦羿很想上前拉住她,但終究還是停住了腳步。

既然話已經說開了,接下來,只能交給時間慢慢發酵了。

“小妍,你也要離開嗎?”

秦羿閉上雙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羿哥哥,我終於明白,爲什麼你與我在一起時,當初爲何那麼的不自在,那麼的拘束。”

“因爲在你心裏,林小姐其實比我更重要!”

“也許她確實是比我更合適的女孩!”

“羿哥哥,去追求她吧!”

“我,退出!”

溫雪妍悽楚一笑,走到秦羿身旁,輕輕與他擁抱了一下。

那一刻,她的心平靜了下來!

沒有妒忌,沒有仇恨!

當聽到林夢梔一身紅妝,驚天一跳殉情時!

她就知道,林夢梔也許比他愛的更深,更痛!

她至少有父母,有兄長,還有何雅沁這種知己朋友!

林夢梔呢?

她自幼孤苦,快樂的背後,滿是心殤,這也是爲何她一開口,溫雪妍便聽的淚流滿面。

溫雪妍知道,林夢梔比她更需要秦羿。

至於她與秦羿的感情,總會在時間下衝淡的。

“珍重,羿哥哥!”

溫雪妍離開了秦羿的懷抱,平靜的笑了笑,身形慢慢消失在夜風中。

呼!

秦羿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壓住了內心的悲楚。

空氣中殘留着二女淡淡的體香,這也是他唯一能感觸她們的方式了。

他沒有去挽留,也不想去挽留!

答案他已經給了二人,至於最終能不能解開三人之間的死結,誰去誰留,日後自有定數。

不過,他心裏反而釋然了!

終於卸下了一個沉重的包袱,此後,他的世界裏便只剩下金戈鐵馬了!

……

夏季,天悶沉的厲害。

天明時分,雲海下了一場大雨,空氣爲之清晰。

林蒹葭一早就在樓下的泳池旁等着了。

日久生情:愛你,一錯到底 “秦先生,昨晚睡的還好吧。”

一見面,林蒹葭在秦羿臉上掃了一眼,想尋找這個男人失眠的痕跡。

讓她失望了,秦羿神清氣爽,渾身如出鞘的利劍般鋒芒畢露。

“好!”

“大明星,也是來跟我告別的嗎?”

秦羿淡然笑問。

“嗯,我今天就要跟小梔離開雲海,回家族了!”

“小梔告訴我了,她一時間還無法接受。但我知道,那就是真實發生的!因爲三年後,林家與燕家就會聯姻,而我們都是籌碼!”

“但是我現在不能告訴她這個殘酷的事實!”

“秦先生,如果你真是從萬年後的地獄回溯而來,告訴我,三年後,你會出現在燕家,對嗎?”

林蒹葭臉上揚起一絲自嘲的笑意。

秦羿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

他不知道三年的時間,能否突破到金丹期與燕九天決一死戰,但不管如何,他一定出現,絕不讓悲劇重演。

“夢醒了,也該散了,再見!”

林蒹葭淡雅一笑,蹬着高跟,走出了山莊。

人皆散去!

秦羿卻並沒有閒着,東旗雖然劃到了溫雪妍名下,但這麼個國際大銀行,沒人打理是不行的。

白天,他先是召開了銀行會意,安定原班人心,又在夏子川的推薦下,請了幾位國際金融專家坐鎮。

開完會,又接收了其他幾處產業,一直忙到晚上八點多鐘,才空了下來。

晚上十點!

燈火闌珊!

秦羿收拾了心情,走出酒店,雲海的事也告一段落,是時候離開了!

剛走出門口,幾個殺氣騰騰的壯漢迎面走了過來,領頭一人上下打量了秦羿一眼,冷然問道:“你就是秦羿?”

“嗯!”

秦羿點了點頭。

“小子,跟老子走一趟,有人要見你!”

領頭的壯漢,擡手就要去扣秦羿的肩膀。

“看來你的主子沒教你禮數!”

秦羿冷笑一聲,肩膀真氣一吐,咔擦,壯漢頓時被撞飛,整條胳膊骨頭盡碎,倒在地上慘叫了起來。

不科學的原始人 “媽的,這小子傷翟爺的人,弄死他。”

一旁其他漢子拔出匕首、鋼管等武器,就要撲上來。

“住手!”

“你們這羣廢物,都給我滾!”

一個穿着黑色長衫,長髮邋遢的漢子,喝住衆人,走了過來。

但見他面目陰鷙,右邊袖子空蕩蕩的,只有一條左臂,走起路來也有些跛!

此人是個殘疾!

然而在雲海,絕對沒人敢小覷他!

因爲他是殘刀!翟爺手下八大金剛之一,一條斷臂不知道斬殺了雲海灘上的好漢! 壯漢們被殘刀罵了狗血淋頭,也不敢聲張,低着頭退到了一旁。

“秦先生,翟爺請你到府上喝杯茶,還請賞光!”

殘刀冷冷道。

“翟爺? 侯門醫女:我勸將軍要善良 什麼狗東西,他也配請我喝茶?”

“滾!”

秦羿雙眼一寒,渾身真氣外放!

強大的真氣像千萬把刀子,勢不可擋!

殘刀大驚之餘,連忙拔出藏在袖中的彎刀,擋在胸前,這才避過了秦羿護體真氣的衝擊。

他終於明白了,秦羿爲何這麼橫,確實是有資本啊。

眼看着秦羿殺機大動,就要殺人,殘刀猛然大喝一聲:“秦爺稍等!”

秦羿冷然一笑,“給我一個不殺你們的理由!”

“秦爺,你要殺了我,這個人必死無疑,相信我,這不是你想看到的!”

殘刀從懷中摸出一塊綠色的玉佩,亮了出來。

秦羿接過玉佩一看,這不是謝長庚送給雲瀟瀟的嗎?

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你是在威脅我?”

農家小命婦 秦羿劍眉一蹙,殺氣更濃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