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9, 2020
42 Views

冥落聽后暗自一驚。

Written by
banner

「但那道冰魂咒印並非我族長老所想的那麼簡單。那是一種詛咒!在我母親誕下我后,她便離世。而那冰魂咒印沒有任何跡象地通過我母親的身體轉移到了我身上。但那咒印只是隱藏在我的魂魄中,對我沒有產生任何影響。正因如此,這也讓我和族中長老沒有發現它的存在。也正因我的忽視,直接導致了現在的結果。

「我在一百年前誕下了緋兒。那道詛咒也通過我的身體沒有任何跡象地轉移到了緋兒身上。而這次,那道咒印卻沒有像在我身上時一樣沉默。

「冰魂詛咒在緋兒身上的第一次發作,是在我誕下她的一個月後。巨大的冰之力量與緋兒的朱雀血脈發生了互斥反應。我與族中長老聯手才堪堪將其壓制下去。也在那時,我們才發現了那道一直存在並隨血脈遺傳的詛咒!但我們用盡手段也無法將其祛除,只能暫時壓制住它。

「詛咒發作的開始一段時間,由於緋兒尚還年幼力量弱小,只能由我與長老強行將那股冰之力量壓制。但過了數年,詛咒發作的次數愈來愈緩,而與此同時,緋兒體內的朱雀血脈也發生了某種異變。最後,令我與長老沒預料到的是,緋兒體內的朱雀之血與那道詛咒的力量逐漸趨於平衡,而詛咒也再沒有發作過。直到數天前。

「雖然緋兒安好,但那詛咒的力量始終不是她自身的力量。只要那詛咒一天還在緋兒體內,她便依舊有生命危險!

「而這次的遺迹之行,緋兒卻主動使用了那道詛咒的力量,這直接導致了詛咒的力量壓制了朱雀之血,並且現在那道冰之詛咒還在不斷銷蝕著緋兒的火之力。」

凰櫻看著冥落,她知道凰緋之所以會使用那咒印的力量,多半與冥落有關。

「她現在在哪兒?」冥落問道。

不知為何他現在心裡如一團亂麻。

「我從玄武神殿借來了其鎮殿至寶:玄武神鼎。現在族中長老正聯手利用神鼎的力量壓制著緋兒體內爆發的詛咒。但這樣也僅僅只能做到壓制,而非根除。」凰櫻微微抬頭,目光彷彿穿過了殿頂看向天上的那尊神鼎。

「是不是只要有「混沌之花」就能將那詛咒根除?」冥落看向凰櫻,嘴唇緊抿。

「是的。」凰櫻極為肯定地微微頷首。

「抱歉我先出去一下。」

冥落直接轉身出了大殿…

大殿外,尋彧正閉眼靠在一根石柱旁等待。

冥落閉上了眼…等走出大殿時,一抹詭異的笑容突然自其嘴角浮現而出…

尋彧猛地睜開雙眼…

『冥落』來到尋彧面前…

「天魔隼的遺孤啊,我們再來做一個交易,如何?」

「什麼交易?」尋彧看著『冥落』的眼神無比戒備。

「從七階降為六階初期的你,至少在十年之內無法自行恢復至你巔峰時的力量」,『冥落』微微一笑,「但我可以讓你在一月之內重回巔峰!條件是,天魔隼一族的另一件族中至寶「混沌之花」。」

尋彧龍瞳微縮,旋即緩緩變得冰冷…

「你是如何知道吾族擁有此物的!?」

「我知曉這個世界大半歷史,而如此天地神物的下落,我自然一清二楚。而且,它現在十有八九就在你身上吧!」『冥落』的眼神彷彿穿透了尋彧。

尋彧沒有說話。

良久

「吾族確有此物,但它並不在我身上。」

尋彧看向『冥落』的眼神帶著一絲玩味。

「哦?你的意思是不答應這樁交易了?」『冥落』依然微笑著看著尋彧。

「非也,吾答應你的交易」,尋彧離開石柱,站直了身體,「雖然「混沌之花」乃吾族至寶,但它現在對吾沒有任何作用。如果能讓吾之力量重回巔峰,將它給你也並非不可。」

「我現在就需要它,你應該知道它具體在哪兒吧?」『冥落』邪魅一笑。

老闆,來一卦吧! 暗黑天魔戟突然出現在尋彧手中…

尋彧將之平伸而出,然後緩緩扭動…

天地間彷彿寂靜了一瞬。但下一刻…

嗡!

一道黑光突然衝天而起,刺破雲霄,而與此同時,在尋彧與『冥落』面前,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痕緩緩張開…在其中,一棵通體透明的巨樹呈現在二人面前!

…… 姜雲卿一席話挑起了周圍那些人的憤慨之情之後,才直接一抱拳說道:

「我不過是尋常人,決定不了國家大事,卻也不願見這般囂張跋扈之人踐踏我大燕顏面,這裡的事情魏統領慢慢處置,我就先告辭了。」

魏卓心裡隱約猜到姜雲卿想要做什麼,連忙低聲道:「多謝公子仗義執言,替本官解毒,今日之事我定然會一五一十告知陛下。」

姜雲卿聽著魏卓的話后,眼底生出抹笑意,轉瞬即逝。

她朝著魏卓點點頭后,這才看向徽羽:「放開她。」

徽羽手中長劍一收,朝著鳳玲郡主肩上擊了一掌,將她打的倒飛了出去狼狽落在地上,卻又未曾傷她。

「郡主,今日看在你是宗蜀使節,代表宗蜀皇室的份上,我不傷你,可你若再敢在我大燕皇城肆意傷人,拿那惡毒之物損傷我大燕百姓,我大燕定然有的是人教訓你。」

姜雲卿說完之後,便直接一甩袖子,帶著徽羽朝外走去。

旁邊的人見她過來都是紛紛朝著後面退去,在中間讓出一條路來。

他們讓開,不僅僅是因為姜雲卿方才所做的事情讓他們出了一口惡氣,也撿回了大燕的顏面,更是因為她們主僕兩人的武力。

這些人之前可都親眼看到的,這個小公子身邊的那個護衛是怎麼一劍砍斷鳳玲郡主手中長鞭,險些要了鳳玲郡主的命的。

徐家主母 眼見著姜雲卿離開,鳳玲郡主氣得怒聲道:

「你站住!!」

鳳玲郡主被徽羽揮退摔倒在地上上,屁股撞的生疼,此時眼中含淚滿臉難堪,只覺得丟人至極。

她撐著地面爬起來就想要去攔姜雲卿二人,誰知道卻是被身旁的幾個時辰用力拉住。

「郡主,您別去……」

「你們放開我,他們竟敢羞辱我,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她要他們的命!!

「郡主!」

那之前被姜雲卿懟的險些吐血的那個使臣,聽著鳳玲郡主嘴裡的話臉色黑如鍋底。

沒見得周圍那些大燕人本就對他們不喜,剛才鳳玲郡主的話落下之後,更是對他們虎視眈眈嗎?

他們之前雖然拿和親的事情來要挾魏卓,可是他們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們這次來是為了什麼,那和親的事情更是不容破壞。

要是真的壞了和親之事,他們回去之後南王絕對不會放過他們。

那人緊緊抓著鳳玲郡主的胳膊怒喝出聲:「郡主,你當真忘了王爺跟你說過的話嗎?!」

鳳玲郡主神情一僵。

旁邊另外一人壓低了聲音道:「郡主,我們這次奉命來大燕,便是與大燕皇帝修好的,若是真毀了和親的事情,王爺不會放過我們的。」

「是啊郡主,王爺的事情要緊……」

鳳玲郡主臉色變了變,她雖然任性,卻也知道她那個父王有多看重皇位。

父王的確是寵愛她,平日里也願意縱著她行事,讓她比公主還要過的尊貴,可是她如果真的壞了她父王的事情,南王定然不會放過她。

在父王眼裡,皇位才是一切。 「你不是說不在你身上么?」

『冥落』看著空間裂縫中的那棵透明巨樹,眼中異光閃爍。

那棵透明的巨樹就在眼前,卻彷彿與人極為遙遠,觸不可及。巨樹的根部,黑色與白色的光芒交織,仿若養分般滋潤著巨樹。

一種奇異非凡的氣息從巨樹上散發而出,頃刻間便瀰漫了整片天地!

「吾只是擁有找到它的「鑰匙」。」

尋彧伸出手,觸碰到那巨樹,一圈圈漣漪在其上蔓延……

唰!

就在這時,凰櫻與數名白袍長老突然出現在『冥落』身後…

當他們看到空間裂縫裡的那棵透明巨樹時,眼中不約而同地露出狂熱的驚喜。

「這是…混沌之花?」一名長老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無陰無晴,無因無果;混沌之中,盡歸虛無。沒錯,這就是混沌之花!」另一名看上去年紀頗老的長老緩緩說道。

凰櫻強行收回眼中的驚喜之色,看向『冥落』…

「朱雀神殿的殿主啊,你要的混沌之花就在這裡」,詭異的笑容浮現在『冥落』嘴角,「我可以將它給你,條件是用「不死鳥之羽」交換。」

「什麼?!」

豪門交易:總裁,請剋制! 凰櫻身後的長老齊齊驚呼出聲。

凰櫻也是頓了頓…

「你可知,「不死鳥之羽」是我殿的世傳至寶?」

「我當然知道。」『冥落』淡淡地回道。

「不行!別的東西都可以,唯獨不死鳥之羽不行!」

還沒待凰櫻說話,其身後的長老便一口回絕。

凰櫻垂下眼帘,彷彿在思索著什麼…

「不行?」見長老態度強硬,『冥落』依舊不為所動,「看來我有必要提醒你們,這是你們唯一一次可以見到並得到混沌之花的機會!也是唯一一次能救那小姑娘的機會!不死鳥之羽對你們有多重要與我無關,但若錯過這唯一的機會,希望你們不要在那小姑娘被青龍一族的冰之詛咒折磨致死之時後悔!」

見『冥落』寸步不讓,眾長老冷下臉來…

「小子,你現在可是站在我殿的地盤上!我等現在站在這裡和你心平氣和地商量已經是相當客氣了!若我等有意,直接搶過來也是抬抬手的事!老夫勸你不要太過得寸進尺!」

瞬間,一股強大的威壓籠罩了『冥落』,天地間的空氣都是變得緩慢下來。

「如果你們覺得能抬抬手搶過去的話大可以試試,只是混沌之花若是受到什麼損傷,那小姑娘也就不用指望活多久了。」

『冥落』淡淡地說道。

見『冥落』絲毫不把他們放在眼裡,一位白袍長老冷眼踏出一步…『冥落』眼神微斜…瞬間,那名長老心頭猶如有一條蛇竄過,身體僵在原地!

就在這時,凰櫻突然伸出玉臂擋在二人中間…

「你是誰?」凰櫻盯著『冥落』的雙眼,「雖然外表相同,但你並不是冥落吧?」

聽聞凰櫻突出此言,其他幾位長老皆是一愣。

「我是誰並不重要」,『冥落』淡淡回道,「重要的是現在有一個可以救你女兒…下一代朱雀神殿殿主的機會擺在你面前,而你只需要用一個於你們無用的東西交換。」

葉寶媽咪 凰櫻看向『冥落』身後的尋彧…

「擁有龍族之瞳的魔獸少之又少,不知你是?」

「吾之身份與汝無關。」尋彧冷冷回道。

凰櫻嫣然一笑,再度看回『冥落』…

「不死鳥之羽乃我族上古朱雀先祖所遺傳下來的神物,傳至現在只剩三根。即使得到混沌之花,要治緋兒的病也需要一根神羽。如若與你交換,我殿便只剩一根神羽。難道沒有別的東西可與你交換嗎?」

「我只需要不死鳥之羽」,『冥落』嘴角微勾,「況且,縱然不死鳥之羽乃朱雀遺物,但與混沌之花相比,二者的價值孰輕孰重我想朱雀殿主也清楚。這種選擇放在任何一個智者身上都會選擇混沌之花。但你身後的諸位長老卻寧願守著那些多餘的東西到死,也不願換取比之更大的利益,這種行為人類稱之為「愚蠢」。」

「你…」

聽到『冥落』當眾諷刺他們,幾位長老氣得瞪眼,當即就欲上前…

但凰櫻攔住了他們。

「好,依你所言,我用不死鳥之羽與你交換混沌之花。」凰櫻說道。

「殿主,還望三思啊!」

聽到凰櫻當即答應,幾位長老連忙勸說。

「諸位長老,本殿問你們,緋兒的性命與一根神羽相比哪個更為重要?」凰櫻冷聲問道。

「這…」

長老們互相對視一眼,沒有說話。

「既然如此,那就這樣了。至於建族長老,我相信她老人家也會同意本殿的做法。」

凰櫻上前一步,伸出右手,一滴赤紅色的血從其食指滲了出來…

玉臂飛舞,一個用血凝結成的印記在空氣中緩緩浮現…而與此同時,一聲嘹亮的鳳鳴突然響徹雲霄,彷彿太古神鳥從沉睡中蘇醒,展翅高啼!

『冥落』盯著從那道朱血印記中緩緩浮現而出的一道朱光,眼中異光閃爍…

那是一根燃燒著熊熊烈焰的羽毛。在其尾端,一道如人眼般的花紋在火焰中熠熠生輝!

不死鳥之羽!

當神羽從印記中完全浮現而出時,整個天地間的空氣都化為赤紅,騰地燃燒了起來。而眾人所站的火焰巨鳥身上,赤紅火焰彷彿與那神羽發生了共鳴,火焰轟地一聲衝天而起,將天空染成一片赤紅!

凰櫻與眾長老看著那根神羽,眼中露出虔誠之色。

『冥落』卻不顧幾人的表情,直接伸出手,一個黑色矩陣體瞬間將那根不死鳥之羽包裹,然後消失不見…

天地間的火焰也隨之消失,一切恢復如初。

凰櫻深深地看了『冥落』一眼,然後隔空伸出手…彷彿有一隻無形巨手突然抓住了「混沌之花」,然後一把將其連根拔起,扯到凰櫻身旁來…

「立刻準備封祭儀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